Download...

果不其然,李嬤嬤在看到芍藥捧著一堆零嘴回來,又得知她在車上吃了一路,拎著她的耳朵就開始教訓她,要不是李沐沐攔著,怕是要被體罰了。


「大小姐!你就是太慣著她們了!」

看到幾個丫頭湊在一塊兒開心的分著零嘴,李嬤嬤覺得李沐沐的性子有點太好了。

「有什麼關係!咱們又不是什麼官宦之家,不用講那麼多規矩!只要她們知道用心伺候我就好!而且她們這樣吵吵鬧鬧的,我這兒看著心情也好!」

李嬤嬤一早就看出了李沐沐是個安靜的性子,有這幾個丫頭也好,沒事還能哄大小姐高興一些。

不過主子性子好,她們也不能太放肆了!回頭自己還是得敲打敲打她們。

「對了,大小姐,今兒你出去以後,老爺讓人送來了一些新的賬簿,說是咱們在江南的產業!讓你有空的時候隨便翻看一下!」李嬤嬤有些心疼李沐沐,但是又不好說些什麼。

這老爺也真是的,且不說大小姐還懷著個身孕,就是個姑娘家也不能讓她做這麼多外間的活啊!

看來爹是把自己要鋪子的事情放在心上了,「那我爹回來了嗎?」

「還沒有!老爺已經讓人回來傳話了,說是午飯和晚飯都不回來用了!」

李嬤嬤站在一旁,李沐沐問什麼她就答什麼,不論什麼時候,態度都是一樣的恭敬。

李沐沐一聽李文博還沒有回來,那就不急著去問他鋪子的事情了。

「那就先在那放著吧!既然我爹不回來了,那我就去陪我娘一起吃飯吧!」

想到李文博不回來,王春桃也是自己一個人吃飯,李沐沐就打算去陪她。

「麻煩李嬤嬤跟廚房的人說一聲,就說我的飯也送到我娘那裡吧!」

「是!」李嬤嬤領命躬身退了出去。

……

陪王春桃吃過午飯,李沐沐精神得不得了,她也不打算去午休了!

直接腳下一轉,往書房的方向走去。

新搬來的賬本都被摞在了書桌的一邊,李沐沐粗略的翻看了一下,果然除了藥材鋪以外,就數百草廬的收益最好了。

想到郭初夏,李沐沐就覺得有些遺憾,這麼有先進思想的一個女人居然不是跟自己一樣穿越過來的人。

不過她一個古代的女人都能這麼有想法,這也是非常可貴的。

李沐沐打算下次見到郭初夏的時候一定要好好跟她溝通一下。 李文博開始越來越忙,每天早上不是一大早就出去了,就是要忙到深夜才回來。

李沐沐只好每日上午去陪陪王春桃,下午去書房整理賬簿來打發時間。



這天李文博過來取賬簿,倒是讓李沐沐難得的碰見了他。

「爹最近這麼忙嗎?我都有好幾天不見你了!」

李沐沐放下手中的活起身給李文博到了杯茶水。

李文博喝了一口就把茶杯放下了,然後起身來到書桌後面的架子上開始找起賬簿來。

「嗯!各地鋪子的事情交接的差不多了,秦相還想要咱們的暗線,我得提早做一些準備!不然辛苦這麼多年打通的路子,就真的什麼都剩不下了。」

看到李文博在那裡翻找,李沐沐也過來幫忙,賬簿都是她整理的,放在什麼位置她最清楚。

「爹,你找哪兒里的賬簿,我來幫你找!」

「皇城的賬簿!現在就差皇城的鋪子沒有交接了!」

已經很久沒有人在自己跟前提到過皇城了,驟然聽到皇城這兩個字李沐沐竟然覺得有些陌生。

李沐沐想起皇城除了那個人以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人在。

「爹,皇城的鋪子交接出去了,那元澤怎麼辦?」

李沐沐想起了被他們留在了皇城的元澤,自己是真的把他當做弟弟的,現在卻把他一個人丟在那個水深火熱的地方。

李文博也惦記那個懂事的孩子,他有些愧疚的看著李沐沐,「秦相想讓元澤留在皇城幫忙打理店鋪!」

其實說白了,還是不放心李文博,要把元澤扣在皇城限制住他們。

李沐沐回想起自己跟蕭炎救下元澤后,並沒有更多的去照顧過他!

相反一開始還是他照顧她們母女更多一點,在認回了李文博之後,雖然給了他更好的學習環境,但還是幫他們李家做事更多。

李沐沐覺得元澤反倒是被這認得乾親牽絆住了,他應該有更自我的生活才對。

知道現在想把元澤接回來也不太現實,李沐沐就想托皇城裡的人好好關照一下元澤。

蕭炎其實是最好的人選,但是想到他對自己說的話,別說自己這個人了,只怕自己寫的信他都不會看吧!

李沐沐想了好久,在把賬簿交給李文博的時候還是說出了口,「爹,如果我想給秦相的公子寫封信,不知道能不能通過你的渠道傳給他!」

皇城店鋪的賬簿有厚厚的一摞,李文博趕緊從李沐沐手中接了過來。

「可以是可以,不過信可能秦相會先過目一遍。」

「這倒無所謂,反正我也只是托錦彥幫我照看一下元澤。」

其實李沐沐是有些不好開口的,雖然她跟秦錦彥是好友,但自己總是在受他的恩惠,這讓李沐沐很不自在。

但現在元澤可比面子可重要多了,相信有秦錦彥的關照,秦翔也不會太去為難他!

只要把他當做一個普通人放著就好。

讓李文博放下賬簿在一旁稍坐了一下,李沐沐快速提筆給秦錦彥寫了一封信,然後交給李文博,讓他幫自己傳回皇城。

李文博收好信件,搬上賬簿就急匆匆的離開了,他現在的時間是真的很緊。

李沐沐的心情很久都不能平靜下來,心情煩亂的她只好拿過一旁的賬簿重新整理起來。

……

秦錦彥一直都知道李沐沐在江南,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李沐沐會給自己來信!


雖然是讓自己幫忙照顧元澤的,但李沐沐能在需要幫助的時候想到自己,這也讓秦錦彥很開心。

「來人!」秦錦彥叫著門外的侍衛。

「大公子!」侍衛在門外抱拳等著他吩咐。

「相信這封信秦相已經看過了,去告訴他!這個人他不許動!」

秦錦彥的聲音冷冷清清的,跟當初石清縣那個溫和語氣完全不同。

「是!」府中的侍衛早就習慣了秦錦彥跟秦相的關係,也不管秦錦彥說的是什麼意思,直接領命把原話傳達給了秦相。

「知道了!」秦相在書房聽到侍衛來報,也不生氣,只是冷冷一笑。

「竟然因為一封信就敢挑釁我!這李沐沐果然不能留!」

秦錦彥沒有想到因為自己秦翔居然對李沐沐起了殺心。

……

又到了每三日一次的診脈時間,這回佩蘭和玉竹可是卯足了勁兒才讓李沐沐帶著她們兩個出門的。

其實李沐沐本著公平的原則,都是一組一次的帶著她們幾個人出門的,可李沐沐喜歡看她們幾個為了爭著出門的時候,那吵鬧的模樣,所以每次她都故弄玄虛,直到出門的那一刻才說出被選中的人。

佩蘭和玉竹歡喜的不得了,趕緊去幫李沐沐準備出門的東西,芍藥鬱悶的趴在桌子上,聲音悶悶的跟佩蘭說道:「佩蘭,你可一定要記得給我帶零嘴回來吃啊~」


李沐沐看見芍藥這模樣抿著嘴微微一笑,佩蘭也笑著對芍藥說:「芍藥!你放心吧!我一定帶你最愛吃的炸油餅回來!」

「真的嗎?佩蘭~我最喜歡你了!」聽到油餅,芍藥瞬間來了精神,摟著佩蘭不肯撒手。

「吃吃吃!就知道吃!再吃你都要胖成小豬了!大小姐懷孕都沒有你胖的這麼快!」

李嬤嬤從外面走進來看見芍藥又在鬧騰,伸手在她腦袋上打了一個爆栗!

芍藥雙手捂頭大聲呼痛,「嬤嬤瞎說,我哪有那麼胖!」

一屋子人都被李嬤嬤和芍藥逗得哈哈大笑。

「好了~別在這兒胡鬧了,還不快去看看馬車套好了沒有!」

芍藥沖著李嬤嬤吐了吐舌頭,跑了出去!

「這丫頭…」李嬤嬤被芍藥氣得哭笑不得。

「嬤嬤再生氣小心老得快!她這樣挺好不是嗎?我倒是挺喜歡她這活潑坦率的性子!」

看到李嬤嬤又想訓人,李沐沐趕緊攔下了她的話頭。

「是,芍藥的性子是不錯!只是她這麼毛躁,老奴擔心日後她照顧不好孫少爺!」

李沐沐的肚子越來越大,李嬤嬤也越來越謹慎。

李沐沐的屋子裡一屋子沒有生養過的小姑娘,性子又都這麼皮,李嬤嬤還真是放心不下呢。

「還有好幾個月呢,慢慢調叫就是了!我看白芷倒是挺穩當的,到時候就讓她多費點心吧!」

李沐沐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已經六個月了,就像揣了個小西瓜似的,就連做得久一點她都覺得憋得慌。

「是!大小姐放心吧!奴婢一定會照顧好小少爺的!」

李嬤嬤聽了李沐沐的話,倒是認同的點了點頭!這幾個人里,就數白芷還靠得住一些。 等到芍藥回來,說馬車已經準備好了,李沐沐一行人就往百草廬出發。

「大小姐,大小姐!咱們這次去西大街轉轉吧!我聽打掃院子的小廝說,最近從南荒那邊來了一群會雜耍的人們!耍得那些雜技都是咱們這邊沒有的呢!」

看著李沐沐今天心情不錯,佩蘭一上車就纏著李沐沐想去西大街玩一圈再回家。

「佩蘭…」玉竹的性子比佩蘭沉穩得多,雖然她也很想去,但是李沐沐現在的身子不適合去那麼人多的地方。

「沒事,如果一會兒見完郭大夫有時間的話,咱們就去轉轉!整日跟著我這個行動不便的主子,把你們給憋壞了吧!」

「可是,大小姐你…」玉竹還是有些擔心李沐沐的身體,她們只是做下人的,要是讓主子遷就自己,再出了什麼問題,她們可就萬死難辭其咎了。

「西大街那邊有家裡的鋪子,我正好要去鋪子裡面看一看!到時候我就在鋪子裡面等著你們!你們自己去附近轉轉,早些回來就是了!」

西大街那邊有李家的鋪子,李沐沐這些天查看賬簿發現了些小問題,正好過去問問掌柜的,看看是怎麼回事。

「太好了!謝謝大小姐!」

佩蘭高興的歡呼,大小姐從懷孕以後,性子越來越溫和了,簡直好說話得不到了。


玉竹聽見李沐沐這麼安排也很高興,她也很想出去玩呢。

李沐沐到了百草廬,郭大夫的房間沒有病人,李沐沐就直接走了進去。

「大小姐,你來了?」

郭初夏看到李沐沐來了很是開心,趕緊拉著她在自己的對面坐下。

經過幾次的接觸,李沐沐和郭初夏對彼此都非常的有好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