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林風四周隨便的走著,突然看到崖旁后一片樹林間彷彿立著一尊高大的石碑,而且正好陽光照射,顯得石碑上若有若無的出現一些字跡,林風好奇的分開草叢走了過去一看。


只見石碑上模糊的字跡上居然寫著一些什麼學院獎勵之內的什麼內容,由於時間久遠和很少有人來的緣故,有些內容林風也分辨不清,不過照石碑上的意思似乎這裡有個什麼簡單任務,可以領取什麼丹藥之類的。

林風仔細看了幾遍,才搞得大體上懂了一些,揣摩了一陣,一下想起學院發給自己的資料中好像就有對於學分和任務的介紹闡述等相關內容。

自己還沒認真看過,不知道自己面前這具高大石碑記載的簡單任務有說明沒有?林風趕緊從易袋中翻找出那本資料書籍翻看起來。

從書籍中林風一陣細找,還真找到了有關這個簡單任務的記載。

從記載上看,上百年這個任務居然只有五個人完成過,現在已經很多年無人去完成過了,似乎是因為這個任務太簡單了吧,林風想著繼續的向下看,只見任務的獎勵是一枚合氣正形丹,標識的等級為低級普通。

林風一看,真被自己猜中了,這麼低級普通的丹藥在整個這些自身條件就已經很優越的修鍊生眼中簡直就是垃圾一樣,誰會為了得到這麼一枚丹藥去花時間完成這個任務?

林風也搖著頭的無語,這學院真吝嗇,做個任務居然獎勵這東西,而且還堂而皇之的記錄在資料書籍上,感覺有些大損「宗府」高大全,威猛凶的龐然大物形象啊,這和林風心中所想的也出入有些大了呀,讓林風對於在「宗府」能學到什麼高階功法和得到高級丹藥的希翼都動搖了起來。

不過接著看下去,林風一下睜大了眼睛的注意到了此丹藥的功效,不禁一下興奮咂舌的高興叫了起來,這枚丹藥的功效居然是極度強化人體身體和提高人體防禦機制的丹藥,而且是成倍的強化提高。

這一下林風終於體會到學院為什麼要出這麼一個任務了。

學院的那些修鍊生由於先天就有良好的元氣基礎,所以學習的功法和修鍊比起林風可就高上好幾十級,而林風這種全身元氣具無,體資極弱的人正好適合這種丹藥的強化和提高。

林風可是全身封印著許多稀奇古怪的神秘力量,連林風也沒搞明白自己體內到底有那些力量存在著,最清楚的那滴龍皇賜予的龍血融合的力量自己現在都掌握不了,可見自己的身體在沒有精妙絕品的功法穩固前是絕對承受不了的。

記得龍皇大人可是提醒過自己,只要自己的身體防禦強化到一定程度,就能獲得相應的力量,如果要打開那些封印的力量和掌握融匯那些力量,這第一道關口就是要不停的強化和提升自己的身體防禦,穩固力量。


這就好比要想裝水得先造水桶一般,你造多大的水桶就裝多少的水。

林風不知道自己到底能裝多少水,但是卻知道知道的桶可是連一滴水裝不成!

如今居然能通過這個任務得到強化身體的丹藥,對於一心想要修鍊成功報仇雪恨的林風來說,簡直就是門當戶對,對口對胃的任務。

當林風認真仔細的看完任務,分開草叢找到了這個任務的地點,簡直不敢相信的一下瞪目結舌起來。

面對的這個簡單任務居然是一條又黑又長又臭的山洞。

而這個山洞居然是整個學院污穢排泄的地下大通道。

這個簡單的任務內容居然就是從這個發著惡臭的山洞裡游進去,游到盡頭打開一個機關,放水沖洗這個山洞,當打開那道指定機關任務就算完成,將獲得一枚和氣正形丹!(未完待續。。) 看著這塊被風雨飄搖,陳舊灰濛的牌子,林風心中一下也犯起了嘀咕躊躇。

雖然自己的確是急切需要這種在別人眼中不值一提的丹藥,但是林風心中嘀咕的到底這個簡單任務既然這麼多年了沒人前來完成,那麼這個任務到底是不是還存在著的呢?

如果這個任務真的如牌子和手中的書籍資料上介紹的那樣,自己倒是的確有前去一試的必要,畢竟對於自己的水上功夫林風雖不敢自傲,但對於完成眼前這個又長又黑又臭的清理任務,林風還是有把握能夠完成的。

問題是要是這個任務已經明存實亡了,自己這一進去不僅弄得一身臟惡腥臭,而且裡面根本就沒什麼丹藥,要是被人知道了,那還不得笑掉大牙的奚落自己?

林風望著幽幽嘩嘩水聲響動的深洞,眼神不住的變幻,內心一片焦躁狂亂起來,這種矛盾焦躁的心情使得林風不停的在林間徘徊左右,連地上的一片草葉也被林風踏倒了一大片。

最後林風嘩的一下脫掉身上的院袍,一咬的,微閉著眼睛,神情斷然的跳進了山洞。

既然來,就做一回不到黃河不死心吧,總得自己弄個明白吧!管它什麼丹藥任務,權當走自己的路,讓人說去吧。

林風的水技的確是讓自己滿意的,雖然刺鼻的惡臭和划動著的水液有些黏稠,林風依然依然毅然的向前有力的划動著雙臂。

山洞除了惡臭,而且還很狹小,剛好讓人可以冒出兩個頭那麼高的間隙。若果想要偷巧的運用功夫飛過去都是不可能的。因為山洞不但間隙低矮。而且還是彎彎曲曲的,隨時還會有突兀的尖石出現在上方,有幾次,林風都在視目難及的時候被蹭到了頭,弄得頭上起了包。

林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劃過這片幽深惡臭山洞多長了,暗著時間怕是有十幾分鐘,根據估計應該到頭了。

很快,果然如林風估計一般。前方一片嘩嘩巨大的水聲響動一下再空洞幽靜的山洞前方傳來。

有活水?林風心中一喜,加快了動作,很快一片石階便隨著一片昏暗的光線出現在林風的眼前。

林風快速的游過去,忍著一身污穢沾染,爬上石階。


登完石階,林風才發現整個石階之上有著一個很小的平台,平台之前居然有一道石門擋著,在石門外的確有著一個似乎像機關手柄一樣的木棒插在石壁上,布滿灰塵和蛛網,顯得的確是很久沒有被人開啟過了。

林風走過去。慢慢的觀望了一下木棒的位置,發現插入石壁的木棒上下有一道小空隙。似乎顯示這機關是要上下移動的。

林風觀察了一陣,然後用手試著先微微的向下一壓,木棒便緩緩的下沉了起來,隨著一聲「哐」的巨響,林風嚇了一跳的發現石台前的石門居然一下彈了開來。

林風有些警覺的緩慢小心的移近石門,只見石門內又是一片石階緩緩的向上延伸著,不知道通向那裡。

林風回頭望了一眼移近停止下沉的木棒,又望了望毫無變化的滿洞污穢排泄之物,心中狐疑的想了一下,難道機關還在石階之上?

既然走到了這一步,林風只好頂著頭上被蹭的痛包跨進石門繼續向上爬。

等著林風爬上好幾十步石階,眼前一片亮光逐漸的浮現了出來,林風心中一凜,既然有亮光,難道是出口么?林風加快了腳步。

光亮下,一片新鮮的水汽迎面撲來,一個很大的石面平台間,一個巨大的突立石台上擺放著一個精巧的淬鐵手柄,這個應該就是任務中提到的防水機關了。

林風心喜的走上石台,用力的拉動淬鐵手柄,隨著林風吃力的拉動,一陣扎扎的機關響動,轟轟的一陣急揣水流之聲一下響砌透整個石面平台間,其聲勢也令林風一驚。

隨著林風將淬鐵手柄壓到底,突立的額石台一下緩緩的抖動了起來,林風站在石頭上,有些緊張的莫名其妙的。

隨著石台的上升,林風一下看到了石台上升中,對面石壁上居然有著一個石洞,待這上升的石台停止,剛好將林風送至石洞前,石洞正中正好放著一個綠光潤亮的瓷瓶。

林風看到這個瓷瓶,心中才真正的一下欣喜了起來,趕緊一把將瓷瓶拿來出來,啟開瓷瓶的塞子,一股濃郁清香的藥味立即充斥進整個石洞空間。

林風忍著心中的激動,將瓷瓶一倒,一粒黑乎乎的圓珠子滾動著落到了林風的手心中。

隨著林風取走瓷瓶,腳下的石台右抖動著緩緩的降了下去。

一落地面,林風便借著光亮,仔細的打量了一下自己憑生第一次見到的丹藥,而且還是能極度強化提高身體防禦,強壯的和氣正形丹。

林風再次的聞了聞這粒丹藥,感覺一股芬芳葯香陣陣外,還引動著自己的口咽生津起來。

林風呵呵呵的高興的笑了笑,將丹藥重新放回瓷瓶里,收進易袋之中,便開始搜尋起四周的情況地形起來。

要服用這粒丹藥總得先把自己身上這些污穢臟物去掉吧。好在既然這個石面平台空氣中夾雜著水汽,自然就離水很近,林風搜尋一下,就找到了水源。

在石台前一片掩映灌林前居然就是一道轟隆咆哮的巨大瀑布,一條巨大的人工開鑿的大水渠正引著清亮透徹的水流灌進山洞,沖刷著滿洞的污穢排泄之物填滿的山洞暗渠。

林風隨便找了一個淺水流淌的地方,很是愜意的沖刷了一下全身,將自己洗得乾乾淨淨的,才返身走回石面平台。

這次因為適應了環境的原因,林風才看清整個石檯面也很是人工開鑿,而且在一面石壁上仍然寫著很久以前完成這個任務的說明和回去的路線。

林風仔細看了一下,才知道完成這個任務后,得到丹藥之後是可以從左邊石壁邊一道暗藏的石門直接走回去的。不用在經過又長又黑又臭的長山洞回去了。

林風了解完情況,身上的水滴也幹得差不多了,才從易袋中取出衣物穿上,就勢做在石面地上,取出瓷瓶,再次的倒了出來,又端詳了一陣,正好利用此間難道有人前來打擾的清凈,林風決定就在此服下丹藥,感覺一下這丹丸到底是否如學院資料上說的那樣能強化自己的身體。

林風一張嘴,混著自己的唾沫將入口芳香甘醇的丹藥吞了進去,然後閉目盤膝,靜心靜氣的等待著藥力化開。

隨著丹藥服下,立是有股淡淡的熱氣開始慢慢的揮發著向林風全身傳導而出。彷彿躺在一片舒服的陽光之中,全身舒服透頂了,說不出的舒爽開心!

有感覺了!

林風心中立時有些竊喜的等待著這股熱力的繼續傳導。

隨著周身逐漸被這股熱力浸透漲滿,林風漸漸的感到了熱力開始在急速噴張升溫,越來越熱的開始瘋狂在自己全身四處衝撞噴騰,感覺自己彷彿一下就像掉進了一鍋沸水之中,而且這鍋沸水之下還在不停的在添加著柴火。

隨著熱量的急劇增加和積聚在周身,林風開始覺的全身一陣暖洋洋的舒服得根本無法停止這種享受一般,接著便是一下像被沸水刺激的興奮不得了的瘋狂,全身一下由一片微汗晰冒化作了滾滾豆大的水珠冒出,啪嗒啪嗒的淌水一般的侵濕四周的石面,隨著熱力繼續強化噴張,一些烏黑污垢開始快速析出林風全身,黑油黑亮一層的粘糊在林風身上。

接著這股林風開始無法自己掌控的力量彷彿一下又變成了一鍋沸油,開始在林風自己身體之內不停的煎炸著自己的五臟六腑,一陣陣鑽心鑽肉的痛楚開始不停亂竄亂撞的衝擊著林風全身各處,包括肌肉,血液,骨骼,神經,折磨起林風起來。

林風劇烈的顫抖著全身,一身逐漸熱紅的皮膚又開始緩慢的越發如火紅塗的赤紅起來,整個人就像一座著了火的火人一般,連周身析出的烏黑污垢隨著高溫也緩緩的一邊散發出惡臭的糊焦氣味,一邊不停的干沽開裂的從身上不停掉落。

當然林風並不知道自己此時身體外部的情況,早已經被體內完全化開的丹藥酷熱火暴力量撐漲得神智不清了。


隨著身上最後的滾滾汗滴被火紅的熱度完全蒸發掉,林風的全身一下膨脹成一個極大的活人嗷嗷狂嘯的大叫了起來。

隨著滾滾熱力繼續在全身膨脹噴張,林風全身一片火紅的氣韻一下騰的繁冒在林風周身虛空之中,緊緊的包裹著正忍受著極度痛苦的林風。

在這片無形氣韻的騰騰翻騰中,一片赤紅的火色力量一下又開始古怪的強力向林風的體內鑽去。

林風木木的恍惚感覺到自己的皮膚在滋滋爆響個不停,肌肉也在滋滋的爆響個不停,連著全身骨骼也開始在咯咯爆響個不停,全身就沒一處不響的!

這一切即令林風感到高興興奮,又令林風痛苦難當,全身就這麼處在難以言表的水深火熱之中煎炸折騰。(未完待續。。)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

當林風睜開感到厚重迷濛的眼瞼的時候,整個洞府之中已經是昏暗一片的很難視物了。


林風挪了挪有些酸疼無力的手臂,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整個人才有些清醒的發現自己整個身體是倒卧在地上的。

微微開始活動了一下有些感到不聽使喚麻木蕠痛的身體,慢慢的坐了起來,才聞到自己全身居然一片臭烘烘的難聞極了。

借著昏暗光線才注意到自己整個手上,腿上,肚子上居然混黑一片,油膩膩的黑乎乎的,不知道沾染著什麼,要不是林風確定自己的確是已經洗過澡了,林風一定會以為自己渾身沾染的就是進來洞中污穢排泄之物。

林風皺了一下眉頭,忍著自己都被刺激的噁心的一股股全身散發著的怪異腐惡難聞之氣,先活動了一下腿腳,然後活動了一下雙手,才滿騰騰的爬了起來,晃動著醉酒一般的身體,蹣跚的再次移動著腳步走向洞外的瀑布。

林風全身有些無力的坐在水流下,借著嘩嘩激流的沖刷,一邊等著再次洗凈身體,一邊不由得轉動著全身的脈絡氣勁搜尋身體的狀況。

既然從學院的資料和外面任務牌上描述,自己服下這一粒和氣正形丹藥后,身體應該有著顯著的變化才對,如果真是這樣,能向自己希翼的那樣練出一點這世界的元氣么?那怕是一丁點!

隨著林風沉心靜氣的忍著渾身的酸痛和麻木,在全身一片悄悄的瀏覽感知下。

片刻過後,林風有些失望的嘆息著惡狠狠的猛吐出口中一口氣。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啊!

居然全身依然是一片寂寂如常的常態樣子。除了全身這又油又黑的惡臭髒東西外。林風只感覺到了全身的酸痛和麻木,整個身體在和氣正形丹下就根本沒什麼改變。

林風垂頭喪氣的趕緊洗凈身體,赤著全身的又回到洞中,才發現自己起先剛穿上的院袍居然全被化為了灰燼,自己盤坐的地方留下一大灘污穢惡臭的污漬。

好在衣服沒了,學院發放的那個易袋還在,也許是因為沾染了學院法則之力封印的緣故,依然正常保留了下來。只是沾染了一些污跡。

林風從地上撿了起來一邊緩緩的拍打著上面的污跡,一邊望著盤坐之處的一大圈污穢污漬尋思起來。

林風感覺奇怪的再次望了望正滴落著水珠的全身,依著這樣的現象看,自己應該在這粒丹藥下有著變化才對呀,可是自己全身怎麼就感覺不到呢?

林風一陣狐疑奇怪的糊塗鬱悶的搞不明白自己這究竟算不算服用了和氣正形丹。

難道這顆丹藥的功效因為太低級了或是因為只有一粒的原因,對自己不起效果?還是因為這顆丹藥是因為年久沒人來過,放置的年代過長失效了?

林風滿腦子的找著各種原因的,一邊又從易袋中取出自己早先的軍袍穿在身上,依然是一頭迷糊的望著漸暗的天光挪著渾身還發著臭氣的身體從密門行了出去。

密門倒是很簡單,除了一條直直的石道。就是石壁,也不會迷路。直直的走下去就行。

待得林風出了石道,在石道出口才發現整個石道密門的出口居然就在御庫堂里。

林風出來以後整個御庫堂居然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了,林風苦笑了一下,萬幸這裡沒人,要是有人在一定知道自己這是從那簡單任務里出來。

要是問起自己關於那粒和氣正形丹的事,林風一定都不知道怎麼回答。


說到這裡就得先說下林風的為什麼沒有顯著反應一些具體情況,免得讀者犯迷糊。

這和氣正形丹的確有功效的,前面已經說過了由於龍皇為了找個潛修隱藏之地躲到林風的身體里,為了救林風而注入一滴龍血給林風熔魂時就已經為林風打通了筋絡百骸,只是因為的特殊的原因,林風的整過內在元神識海改善了,軀體卻還是普通的平常人軀體,只是力量和強度稍微被強化了一點,所以現在的身體呈現出最尷尬的境地,即無法修鍊這一世的功法又無法繼承下自身的狂暴未知力量,就像已經進化了一個層次去了,但身體這個配套功能卻沒跟上,所以就得強化身體。

由於熔魂后本身的修為起點門檻被龍皇拔高了,所於強化身體的基本起點也跟著要撥高起來才能跟上對應的修鍊門檻,這本是龍皇的一片好意,卻是忘了這個世界已經並不是龍皇存在的那個時代了,資源和修鍊功法遍地都是,而且又遇到林風這個極品是莫名其妙降生到這個世界的,對於修功煉法就是個一知半解的門外漢。

所以服用一顆和氣正形丹對於林風來說簡直就是杯水車薪一樣,猶如滴水融海,這會有感覺嗎?

所以龍神為林風擴容的只是修行的力量,對於林風自身的筋脈肌膚骨骼等可是沒強化的,這好比一台電腦主板晶元內存等都更新到了最牛逼的程度,唯獨機殼電源滑鼠顯示器還是最垃圾的那種。

林風現在的軀體就是最垃圾的那種,不過由於起點高,所以這粒丹藥一下肚只是正常的剛好將林風的軀體洗伐了一番,將體內暗存的各類雜質異物病患清理乾淨了。

如果林風繼續服用這和氣正形丹,當然是大把的服用,自然身體的結構反應就會有一點變化的。不過不是朝著林風希翼的元氣變化,而是朝著整個這個世界和林風也意想不到的地方變化。這是后話,後面慢慢講。

再說林風出了御庫房才發現天色已經黃昏,只得又拖著酸痛的身體步行到學院的垃圾場去,將馬車趕回來,將馬牽入馬廄喂好,出來已經天黑了。

一個人沒精打採的才開始回後山,這可是那位極品女導師交代過的,再說在學院林風也住處,一想到還有那麼遠的路程,林風就又是一陣的氣餒和鬱悶,只得邁著雙腿繼續行路。

好在安心長老還給林風留下了地圖,要不然這黑夜降臨了林風是肯定回不去的了,即便如此,林風還是被山裡寂靜中各種小型野獸驚得心兒一跳一跳的,不是林風膽小,是因為林風就根本沒見過這世界很多小型野獸,突然見到一隻,不心狂跳一下才怪,換作任何人第一見到這麼陌生各異的小型夜獸也會同樣一驚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