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林靜擡起頭,眼神陌生的看着我:“我,認識你?”


我微笑着搖頭:“不認識,但我們現在認識了。”

我不知道林靜爲什麼會不記得我,但我不想讓她爲難,更不想讓她感到痛苦,我相信,南宮澤一定能幫林靜的。

林靜擡着頭,就這樣看着我:“但我的腦子空空的,什麼都沒有。”

我微笑:“我聽醫生說,你昨天晚上意外落水,差點淹死,我想應該是被刺激到了,你別擔心,這是暫時的。”

林靜點頭,我跟她認識四年,她從未如此安靜過,安靜的讓我心疼,我的直覺告訴我,林靜這種現象比昨晚要嚴重。

我試探的問到:“你的父母呢?他們不在嗎?”

我這麼一問,林靜驀然擡頭,驚恐的看着我,我心一沉,看樣子比我想的還要糟糕,我連忙道:“我估計叔叔阿姨有事去忙了,說不定明後兩天就會過來的。”

林靜看向我,如同無依無靠的孩子。

安撫了林靜,我纔想起還沒請假,趕忙打電話給班主任,索性班主任看在林靜的父親始董事的份上,沒跟我計較,還讓我好好照顧林靜。

看着熟睡的林靜,我想着到底要怎麼才能讓林靜去南宮家,卻又不產生懷疑,但怎麼想都沒有好的說辭。

林靜是在傍晚醒過來的,正在我猶豫如何開口的時候,南宮澤竟走了進來,我一愣,南宮澤對我溫和的一笑。

“你是——”林靜迷茫的看着南宮澤。

南宮澤微笑:“我是南宮澤,專門來幫你的。”

我沒有想到南宮澤會來,更沒有想到他居然如此簡單粗暴,我趕忙看林靜的反映,林靜看着南宮澤凝眉,卻沒有表現出反感。

“我可以幫助你恢復記憶。”南宮澤緩緩道。

“真的?”林靜的眼睛一亮。

南宮澤點頭。

“只要你能幫我恢復記憶,我什麼都聽你的。”林靜迫不及待。

看着這樣的林靜,我很難過,我知道那種失去記憶的痛苦,知道自己遺忘了什麼,卻偏偏想不起來的煎熬,何況,林靜現在的失憶已經不單單是忘記了我,好像是把過往的很多事情都忘記了!

這種感覺,一定很迷茫,一定對身邊的人,對這個世界都感到陌生吧,甚至是對自己都是陌生的。

辦理了出院手術,南宮澤帶着林靜回南宮家,對我道:“顧蘇,你要有事情就去忙吧,我會照顧好林靜的。”

我看着林靜,搖搖頭:“我沒事,我陪她去。”

南宮澤點頭。

南宮家。

林靜對於這裏的環境有些陌生害怕,我牽着她的手剛進門,南宮夕卻突然衝出來,憤怒而猙獰的拿東西砸林靜。

我趕忙將林靜護在身下。

啪!

一個花瓶重重的砸在我身上,破碎的瓷片在我手臂上劃開了一道猙獰的傷口,頓時,鮮紅的血從手上流下來。

“走開,走開,不許靠近我,不許靠近我。”南宮夕大叫起來。

“小姐。”正在這個時候,一個穿着樸素的阿姨慌忙跑下來。

“怎麼回事,不讓你看着夕夕嗎?”南宮澤眼眸不悅。

阿姨慌張的拉着南宮夕上樓,我看着一邊被拉上樓,卻還在惡狠狠盯着林靜的南宮夕有些沒反應過來,這幾日看到的南宮夕給我感覺,就好像變了一個人。

“別動,我給你包紮一下。”南宮澤將我扶到沙發上,拿來醫藥箱,動作熟練的給我包紮好,但我卻依舊回不過神來。

“對不起,夕夕自從出過車禍以後,就一直有點精神恍惚,是好是壞。”南宮澤真誠愧疚的向我道歉。

“沒關係。”我笑笑。

“是不是很痛?”林靜在一旁如同做錯事情的孩子,可憐兮兮的看着我。

我的心一下子揪起,曾幾何時,林靜會這個樣子,好像從認識她到現在,總是她在保護我,爲我出頭,可她現在卻像個充滿恐懼害怕的孩子,什麼都不敢碰,也不敢說了。

“我沒事的,只是看着有點嚇人,其實一點也不痛的。”我笑。

安撫了林靜,南宮澤低聲對我說:“現在我要帶林靜去做一個占卜。”

“我跟你們一起去。”我站起身想要跟着一起去。

南宮澤面露難色:“我們這個有講究,除了陰陽師和本人,不得有外人干擾,就算是活着的任何生物都不行。”

南宮澤說的認真,我一下子也不知道說什麼。

“沒關係的,你受傷了,就在這裏等我吧。”林靜故作輕鬆對我道。

我知道林靜是害怕的,但爲了占卜的結果準確,我只能答應待在客廳等,只是等待的時間好像特別漫長,就在我起身準備去看看,南宮澤帶着林靜出來了。

“怎麼樣?”我趕忙走到林靜身旁,林靜的臉色有些蒼白。

“跟我想的一樣,不過,我已經在她身上下了福咒,只要捱過這十五天就好了。”南宮澤道。

“謝謝你。”我真誠道。

南宮澤搖頭。

“那,她的——記憶?”我猶豫的開口,生怕刺激到林靜,好在林靜似乎沒有來聽我們講話。

“她現在身體很弱,不能一次性進行太多,等過了這十五天,我再幫她。”

“謝謝你,南宮澤。”聽到十五天後,健康正常的林靜就能回來,我高興極了。

南宮澤想留我們過夜,但我想到南宮夕時不時的發狂,我還是帶着林靜趁着天還沒黑,趕緊回去了。

“小蘇啊,你帶靜靜去哪了?”我一進門,竟破天荒的看見林靜的爸爸在,一見到林靜就激動的過來。

林靜害怕的躲到我身後,我連忙對林爸爸道:“叔叔,林靜現在——”

“我知道,我知道,我都聽你們班主任說了,小蘇謝謝你這麼照顧我們家靜靜。”林爸爸感激道,倒是讓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了。

林爸爸一直跟林靜耐心的在說話,這才讓林靜漸漸的放鬆警惕。

我雖有些奇怪,林爸爸怎麼會破天荒的回來,但想想,自己女兒出事了,再冷血無情的人也該是有感情的。

“這麼晚了,小蘇,我就不留你了。”林爸爸開口。

我一愣,看着已經在沙發上熟睡了的林靜。

砰!

突然,有東西砸在我的背上,我本能回頭,竟看見花翹正凶巴巴的瞪着我,我這才猛然想起,家裏還有一個蛇妖在。

現在是下半個月,也就是蛇妖對我有渴求的時候,需要我時刻在他身邊。我爲難的看着熟睡的林靜。

“小蘇,你就放心吧,我是靜靜的爸爸,當然會好好照顧她的,你明天就能見到她了。”林爸爸道。

我猶豫半餉,最終點頭,不管怎麼樣,終歸是親生父親,不會對林靜壞的,這般想着,我依依不捨的離開了林靜家。

“顧蘇,你怎麼就這麼喜歡管閒事,你有時間管閒事,你怎麼就沒時間管大人,你知道大人現在怎麼樣了,居然還有心思操心別人。”花翹憤憤不平的數落我,我沉默的聽着。

“我告訴你,你給我好好的伺候大人,否則我一定饒不了你。”一直到江家,花翹兇巴巴的警告我。

“是,是,我一定謹遵您的教誨,好好伺候軒轅大人。”

花翹倨傲的將下巴一臺:“這還差不多。”

我:“……”

送走了花翹,我一進門,江媽媽就趕忙出來:“蘇蘇寶貝啊,你總算回來了,你知不知道,昊天看不見你,真是茶飯不思啊。”

我:“…..”

“還有啊,到現在居然連一個字也沒有說過,蘇蘇寶貝啊,你趕緊去安撫一下我們家昊天那脆弱的小心臟吧。”江媽媽說着,趕緊將我推上了樓。

臥室門關上的瞬間,我只覺得一陣寒氣將我完全籠罩,我貼着門站着,都能感覺到江昊天對我的不滿和憤怒。

我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走進去,看見坐在沙發上的江昊天,討好道:“大人,您怎麼還沒——”

啪!

我的話還沒落,竟一下子被猛然撲壓在牆上,那猛烈的撞擊讓我的後背生疼生疼,但我根本顧不上這些,因爲江昊天竟紅着眸子,盯着我。 “你,你——幹什麼”嗎?

我話還沒落,江昊天已經死死捏着我的下巴,吻上我,霎那間,濃郁的血腥味瀰漫開來,霸佔了我整個味覺,舌頭被江昊天咬的生疼生疼,我都懷疑,是不是已經被咬掉了。

我掙扎着想要推開他,但我一掙扎,江昊天就如同發了狂,越發粗魯的捏住我,吻的好似要將我撕碎。

我的呼吸越來越艱難,再加上江昊天扣着我的脖子,我覺得,我離死不遠了。

但我覺得,如果我死了,江昊天也跟着我死了,那也不能怪我,因爲是他自己活生生把我吻死的。我一想到這個死法就樂了,但我樂的同時,我的意識越來越模糊,直到一片漆黑。

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偌大的臥室只有我一個人,我狐疑的看了看自己,但身上的衣服完好,只是舌頭是痛的,嘴巴是麻的。

看樣子最後江昊天離開了。

其實我直到,江昊天離開是因爲嫌棄我,就像上一次那樣,每每吻着我,但最後卻又推開我,只因爲理性上的嫌棄戰勝了血嫁產生的渴求。

但,回想昨晚江昊天紅着眼睛的樣子,我心裏有點不好受,江昊天一直是一個理性冷漠的人,一般的事情根本不能讓他有情緒上的波動,但這血嫁產生的渴求,竟能讓他發狂至此,可見,這種渴求非常可怕,痛苦。

我的胸口壓上了一塊巨石,要知道,現在才第二個月,花翹說,這渴求只會一次比一次更嚴重,那麼,第三個月,第四個月呢?

我搖搖頭,不再想這些,趕緊去學校,也不知道林靜現在怎麼樣了。

“不要着急,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進去的時候,班上的女生正在安慰林靜,林靜也都微笑着接受,昨天蒼白的臉也好了很多。

我的嘴角微微上揚,我相信,林靜很快就會好的。

事實上,就像南宮澤說的,林靜這十五天度過的還算順利,而她的性格也一天比一天更加開朗。

“顧蘇,謝謝你。”學校門口,林靜拉着我的手,真誠道。

我微笑:“我們是朋友,謝什麼。”

林靜點頭:“等明天去了南宮家,我就能記起你,記起一切了。”

“對,明天你就能恢復所有的記憶了。”我話剛落,卻驀然發現林靜胸口的掛墜不見了:“林靜,你的掛墜呢?”

林靜低頭,看着自己空蕩蕩的脖子,有些迷茫的搖頭:“我不知道。”

我不想刺激林靜:“可能是你放哪了,等明天想起來,你就知道了。”

林靜點頭:“我有種感覺,我原本好像很喜歡那個掛墜的。”

我笑道:“何止是喜歡,是喜歡的不得了,根本不允許我跟你搶的。”

“真的,那等我想起來了,把它送給你。”林靜道。

“那你可別食言哦!”

“嗯。”林靜堅定道。

“靜靜。”正在這個時候,林爸爸準點出現在學校門口,自從林靜出事之後,林爸爸每天準點接受,看得我覺得,林爸爸已經痛改前非,意識到林靜對他的重要性了。

林靜跟我告別,坐上車離開了。

江家的車也準時在校門口等待着我,只是,自從那天早上起,我就再也沒有見過江昊天,我想,他一定是因爲嫌棄我,但又怕因爲渴求對我做出什麼讓他後悔的事情,所以遠離我,在某處受着煎熬。

我摸摸鼻子,希望花翹不要來找我算帳。

但我算了算日子,今天的話,渴求應該已經結束了,或許,江昊天會回來。

果然,當我回到江家的時候,江昊天正優雅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漆黑的眼眸裏沒有了狂熱濃郁的慾望,取而代之的是冷漠。

我笑,這纔是真正的江昊天,不喜不悲,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有的只有——冷漠。

“你去哪了?”我在江昊天身邊坐下。

“跟你無關。”江昊天瞥也不瞥我一眼。

我摸摸鼻子,猶豫半餉開口:“你,是不是很討厭我?”

江昊天驀然轉過頭,黑漆漆的眸子盯着我:“不是。”

我詫異:“不是?”

“是非常非常厭惡你。”江昊天淡淡道。

我:“……”雖然早已經做好準備,但不知爲什麼,竟有種莫名不舒服的情緒在胸口蔓延。

“你討厭我也正常,不過,下個月你準備怎麼辦?”我問出擔心的問題。

江昊天冷哼一聲:“我纔不會碰你!”江昊天滿是嫌棄。

我低着頭看我的手指,嘆了口氣道:“那第四個月呢?”花翹說,只要意志力強,前三個月可以不同房,時刻在一起就行,但第四個月開始,必須同方,否則,生不如死。

瞬間,江昊天沉默了。

江昊天的沉默讓我更加清晰的意識到,渴求的痛苦,我擡起頭看着江昊天,認真道:“蛇妖,你現在所要承受的痛苦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所以,如果你需要,我,我,我一定會給。”雖然,我是不願意的,但,我不會這麼自私的拒絕。

“你不是跟我在冷戰嗎?”突然,江昊天道。

“啊?”我一時之間沒跟上他的思維。

“不要跟我說話。”江昊天扭過頭繼續看電視,電視屏幕上正在放動物世界,裏面的兩條巨蟒正在熱火朝天的交配!

我:“…..”

我鬱悶的看着江昊天完美的輪廓,終於恍然大悟,原來他說的在死亡古堡他欺騙我的事情。

“哼,說完這一句,我再也不跟你說了。”我站起身,憤憤道。

什麼人嘛,不,什麼鬼嘛,我擔心他受痛苦,不跟他計較,他倒好,還跟我較上勁了。

較勁就較勁,反正到時候痛苦的也不是我。

這般想着,瞬間心情好了很多,而一整夜江昊天跟我都在沉默中度過。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過來,今天對於林靜而言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所以,我一定要趕快去學校陪她。

只是當我趕到學校的時候,林靜根本不在,我以爲是我來的太早,便就等着,可我一直等到下午下課,林靜都還沒有來,這一下,我整個人都充滿了不安。

我打電話給林靜,竟然跟上回一樣,幾十個電話一個沒有接,我趕忙趕去林靜家。

林家的別墅竟是一片漆黑,好像根本沒有人,我心下疑惑,不可能啊,今天林靜沒有來學校,難道也不在家?

這般想着,我從老地方拿了鑰匙進了別墅,別墅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見,我趕忙開了燈,但整個別墅空蕩蕩的,根本沒有人。

“林靜?”我不死心的喊,但根本沒有人回答。

這一下,我完全確定,林靜不在家,而林爸爸也不在。

突然,一個念頭閃過我的腦海,難道林靜和林爸爸已經去了南宮家?我剛要關門去南宮家。

叮鈴鈴,客廳裏的固定電話驀然響起,在這寂靜空蕩的別墅裏尤爲的刺耳。

叮鈴鈴。

當電話再次響起的時候,我趕忙跑過去接,但接起的瞬間,我的眼皮狠狠跳動。

“小靜啊,你把爸爸的護照送到機場來。”

我一愣,竟是林爸爸的聲音。

“小靜?”林爸爸有些不耐煩。

“我,是林靜的朋友,顧蘇。”我回過神回答,只是一種莫名的不詳感席捲上來。

“顧——蘇?”聽得出,林爸爸對我的名字很不熟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