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林辰隔空喊了兩聲空性大師。


要進入珍寶閣,還是得跟空性大師打個招呼,否則不問自取,豈不是成盜了。

只可惜,並沒有搭理林辰。 少室山如今大敵當前,空性大師作爲達摩院首座,此刻正坐鎮達摩院。

雖然沒有入山前備戰,但也帶着達摩院弟子緊守山門最後一道門戶。

所以,空性根本沒在藏經閣。

林辰叫了兩嗓子,人家根本就聽不見。

而林辰見沒有人答應,也猜到是空性大師不在,他也沒有想過出去叫人。

這個時候出去,誰知道有沒有機會進來了。

哪怕進來了,又白走了一段路,太麻煩。

所以,林辰想了想,還是決定進去,反正也就是找一把劍而已。

推門進了珍寶閣。


珍寶閣內,確實有兵器,而且玲琅滿目,其中不乏真品之物,不過林辰對此都不太感興趣,徑直走到兵器架上,取過一柄看起來不錯的寶劍。

正經的龍泉劍,雖然不是靈兵,但是也算是好劍了。

而就在林辰把劍取下來的那一刻,偶然發現兵器架上散落一個紅色錦盒。

一個錦盒,看起來不算精緻,手掌大小。

丟在兵器架子上,確實不太起眼。

這是什麼?

林辰頓時好奇心起,拿起錦盒,打開一看,發現是一顆黑漆漆的丹藥。

林辰對於製作丹藥也算是行家了,稍稍拿鼻子一聞,臉色便是一變啊!

這東西,不簡單啊!

裏面竟然蘊含着極爲濃郁的靈力氣息,甚至於比洗髓花的花果還要濃郁。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丟在這裏,顯然應該不算太受重視,或者說,少室山的人根本沒有發現這東西的珍貴,那豈不是便宜我了!”

林辰大喜過望。


現如今的林辰,太需要靈力補充,提升實力了。

且不說白家虎視眈眈,恨不得除了他而後快,只說現如今少室山大難臨頭,而他還需要留下來助戰,如果沒有實力,那就是死路一條。

沒有實力,無法抗衡真武境界的強者,沒有辦法抗衡真武境界的強者,那少室山先天高手再多,武僧實力再強,到最後也是死的份。

林辰猶豫了兩秒,猛地張嘴,一口將丹藥吞了下去。

現在已經管不了在這東西對於少室山是否重要了,先吃了,讓他提升實力再說,至於不告而取視爲賊,那也是有說法的。

這丹藥丟在這邊,連個人看一眼都沒有,顯然是被人忽略了。

這種東西,估計吃了,也不會有人管的。

而隨着他吞服丹藥,下一秒,林辰臉色猛地一變

大量的靈氣,隨着丹藥的消化而孕育而出。

靈氣瘋狂的涌入林辰的奇經八脈之間,然後,順着經脈,朝着丹田衝去。

這靈氣很霸道,根本不需要林辰煉化,加以吸收,完全自主。

當然了,如果任由他們自主下去,副作用還是有的,那就是逸散。

這種好東西,可不能讓其白白逸散掉。

林辰二話不說,立刻盤膝修煉起來,保證這丹藥的靈氣不逸散才行。

……


轟!

少室山結界處,大戰還在進行着。

虛空之上,松鶴和定安鬥得難分難解,山門結界出的小廟早就已經被震塌陷了,不只如此,甚至於連結界口子,都震得開裂了。

這時忽然就聽松鶴猛地大吼道:“你們還等什麼,還不趁機殺進少室山。”

“這老不死的有兩把刷子,我暫時弄不死他,你們先進去,把少室山滅了再說,等你們滅了少室山,我也差不多弄死這老禿驢了。”

“我看誰敢!”定安大怒。

想要殺進少室山,怎麼可能允許。

道宗這邊一共七大宗門聯合,弟子數百,高手衆多,一旦被他們殺進去,少室山今日必定血流成河,恐怕今日就要滅寺了。

他身爲真武境界的大能,豈能任由這種事情發生。

剛要擺脫松鶴子,自己下去堵門,結果松鶴立刻一道陰陽魚轟出。

“跟本掌門斗法,還想一心二用,我看你是找死!”

定安一道佛家萬字打出,擊碎了陰陽魚,臉色微微有些發白,同時氣的肺腑炸裂,咬牙恨聲道:“松鶴,你不要妄動殺孽,有什麼本事便對老衲使出來。”

“呵呵,你,你不行,你代表不了少室山,代表不了佛宗。”


松鶴冷笑道:“我道宗纔是華國正統的宗派,結果你們佛門一來,便強了我道宗在華國的地位,以至於讓我道宗示弱千年,此仇豈能不報。”

“你們佛宗在我華國大地,已經得到的夠多了,是時候吐出來了。”

“聽我令,道宗弟子,給我殺,今日滅**門!”

松鶴仰天大吼,聲震四野。

下面,青松子他們這幫人聞聲,二話不說,立刻帶着人馬往結界裏殺。

“道宗弟子聽令,今日殺盡少室山,裏面的禿驢,一個不留!”

“殺啊,滅了這幫禿驢,讓他們知道,這華夏,是我們道宗說了算!”

“弄死禿驢,推平少室山!”

“……”

“大膽,放肆!”

定安見狀,大怒,剛要出手攔截,松鶴比他更快,瞬間纏住了他。

松鶴的實力本就比定安要強上一分,被松鶴纏住,定安大師再也沒有出手阻止的機會,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青松子這幫人破開結界,殺進山門。

而與此同時,少室山內,定空眼見着大量的道宗弟子衝殺進來,自然不會束手待斃,定空立刻帶着少室山弟子迎了上去。

“少室山弟子,隨老衲護寺!”

“護寺,誅魔!”

“……”


兩方人馬,在少室山山門口相遇,下一秒,大戰一觸即發。

“嗯,沒擋住嘛?”

與此同時,藏經閣內。

林辰正在吸收丹藥的靈氣,結果耳邊突然傳來了陣陣的廝殺之聲。

這一刻,林辰也沒辦法任由自己修煉,煉化靈氣了,猛地起身,站在樓上,朝着山門口看去,當看到無數道宗弟子殺入少室山肆意屠戮,臉色立刻沉了下去。

殺心涌起。

他本來對道宗就沒有什麼好印象,比如豎日前在曠野山上遇見的飛鶴門,比如白家依靠的第一道宗無當宗,這些都沒有給林辰留下什麼好印象。

在林辰看來,這幫所謂的道宗弟子,都是一羣披着羊皮的狼。

這種人,不管什麼原因,來攻打少室山,林辰都認爲是對方無禮。 這一戰,雖然是佛道兩家的大戰, 總裁在上︰萌妻乖乖入懷

且不說他看不上道宗,就說少室山對他也不薄。

這個時候他不出手,那還算是人嘛。

“殺!”林辰怒喝一聲,下一秒,渾身殺氣立刻奔騰釋放。

直接從二樓的窗戶處跳了出去,踩着踩着房頂,直接衝到了山門處,瞧着地下的戰團,林辰二話不說,飛身跳了下去。

一人一劍,直接殺盡了戰團當中。

林辰上輩子一路殺上仙尊之位,活脫脫就是一個殺神,即便這輩子重生,但是殺意不減,一旦紅眼,那絕對是一尊可怕的殺人機器。

衝進戰團之後,但凡不是佛門弟子,一律一劍誅殺,眼睛都不眨一下。

頃刻間,手中寶劍染血。

佛門這邊本來勢弱,呈現不敵之狀,被道宗弟子殺得節節敗退,而林辰這一上場,瞬間,就好像是一鍋熱油掉進了火堆裏。

他一人一劍,一路出手,一路平砍。

一眨眼的功夫,竟然連殺了十多個道宗弟子。

佛門勢弱,結果他一上來,佛門這邊,壓力瞬間一輕。

“林辰施主!”定空見是林辰出手幫忙,心下大喜啊。

同時,看着林辰剛剛下場就大殺四方,不禁一陣心驚肉跳啊!

這個人起初看着人畜無害的,沒想到會這麼可怕,殺人都不待眨眼的。

修爲不弱,醫術高超,丹藥術也厲害,如今殺人又這般乾脆,他究竟是誰啊!

同一刻,定空腦子裏出現了無數的問號。

不只是定空,這會少室山裏面,認識林辰的幾個大和尚,也全都震驚無比。

被林辰大殺四方的氣勢給驚了一下。

不過,也就是那麼一瞬間,很快就恢復了過來,尤其是定遠,眼見着林辰勇武,激盪他也跟着熱血沸騰起來,眼睛都比原來亮了兩分。

大吼一聲道:“少室山衆弟子聽令,隨我殺啊,屠戮這幫滅卻人性的畜生!”

“殺!”

這一刻,佛陀染血,一個個的全都化身修羅了。

在定遠的帶領下,佛門氣勢大勝,紛紛放棄退避,一往無前的衝殺起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