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林素愣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把脖子上的玲瓏項鍊摘下來交給了我。


拿到項鍊後,我沒有馬上佩戴,而是放在兜裏,就這麼朝着臥室走去。

輕輕推開門,在牆壁上,我們又看到了那張藝術照,張力文嘴角微微揚起,彷彿在衝我們微笑。

我微眯着眼睛,盯着那張照片,又打量了一下週圍的環境,此時一切都還正常,女鬼還沒有出現。

就這麼遲疑了一會,阿銀看了我一眼,走上前,一把扯下了牆上那張照片,然後他拿着那張照片,轉過身,正要朝我們說話……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衛生間的門卻是忽然吱的一聲再次開了!

“什麼聲音?”

聽到那門開的聲音,第一次進來的人臉上都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張力文的屍體就在衛生間裏。”

我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上次就是我們打開衛生間門後,纔不斷有白衣女鬼出現。

“大家都小心點。”

阿銀也提醒道,然後他第一個走上前拉開了衛生間的門。

接着,我們所有人都呆住了!

記憶中上吊的張力文和滿地的屍體並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漆黑的走廊,彷彿直通地獄一般。

深邃,幽暗,充滿了未知的恐懼感! 這突然的轉變,讓我愣了一下,隨即開始思考起來。

上次進來的時候,這裏絕對不是這個樣子,除非那羣女鬼打掃了這裏,並且將衛生間變成了一個通往其他地方的通道。

我不認爲那羣鬼有這麼閒!那麼只能是另一種可能,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幻覺!

我仔細思考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就這麼小心翼翼的朝着走廊深處走去。

此時,我並不害怕這走廊裏會冒出什麼東西,因爲隱隱的我已經想清楚了這裏發生的一切……

無盡的漆黑走廊,似乎永遠走不到邊際一樣。

走着走着,一個愣神間,我忽然發現周圍的人竟然都不見了。

轉頭望去,來時的路也消失了,我被困在了這漆黑的走廊上,只能漫無目的的往前走。

而這個時候,走廊上忽然響起了吱吱呀呀的奇怪聲音,陣陣陰風呼嘯從我身邊吹過。那些奇怪的聲音變成了可怕的慘叫聲,然後我就看到前方的黑暗處,一個白衣女鬼怒吼着向我衝了過來。

她皮膚慘白,雙眼發青,還有兩條血線順着她的眼眸中冒出。

我盯着她沒有吭聲,也沒有動用吳王劍,因爲這裏如果是幻覺,那麼攻擊我的人很可能就是身邊的人,一個不小心我可能殺死的就是身邊的隊友,我必須制服她。

這麼想着,我等女鬼咆哮着衝到我身邊的時候,二話不說,直接繞到她背後,在她脖子後面,輕輕的敲了一下,女鬼哀嚎一聲就倒在了地上……

我繼續走着,速度相當的緩慢,因爲我生怕自己撞到什麼。

按照道理來說,這麼一個房間,只要走幾步就會走到頭,但是我在這裏走了好半天了,還沒有走到頭,這種情況像極了鬼打牆,還是幻境中的鬼打牆!

我知道鬼肯定就在這個房間當中,擾亂了我的五感,讓我的視覺、聽覺和觸覺產生錯覺,甚至到了最後,我們會誤以爲身邊的隊友是恐怖怪物,互相殘殺!

我繼續走着,表情相當的平靜,哪怕周圍不斷響起鬼哭狼嚎的聲音,都沒有讓我有絲毫動容。

就這麼走了不知道多久,我的臉上掛滿了深深的倦意,拖着沉重的腳步,一步一步前行着……

又是走了五分鐘,周圍的哀嚎聲漸漸低了下來。

“算算時間,差不多了,周圍的人應該都昏倒了吧。”我心中默默唸叨了一句,然後趴在了地上。

只是在臥倒的一瞬間,我偷偷將玲瓏項鍊拿出來,掛在了脖子上。

當我將項鍊掛在我脖子上的瞬間,只覺得眼前一花,漆黑的幽暗走廊在一瞬間重新變成了臥室。

在我的周圍,所有人都昏迷在地上,只有劉夢玲、李世博以及王紫涵站在那裏討論着什麼。

他們沒注意到我已經醒了,因爲我此刻的姿勢是趴在地上背對着他們,跟周圍昏迷的人並沒有區別。

豎起耳朵,靜靜傾聽他們的對話。

我知道,我心中的一切謎團,他們都會在這個時候說出來。 “徐然姐,這些人要怎麼辦?”李世博的聲音很小,不過他就在我身後,我勉強能聽見。

果然!是他們在算計我們!不過徐然是誰?劉夢玲?

只是一瞬間,我就反應過來,那個女人根本不叫劉夢玲,她一直都在騙我們!

“就是啊,徐然姐,這些人要怎麼辦?” 諸天之最強BOSS 王紫涵也問了一句。

“先不管他們,這裏是我的房間,我已經用我的夢魘控制了他們,只要拖到十二點,他們無法完成任務,到時候地獄使者就會兌現承諾,復活我們,我們就可以重新變成人類了!”

劉夢玲的聲音陰測測響起,還帶着幾分激動。

不對!現在應該叫她徐然了。

我家世子妃不簡單 聽到徐然的話,我心裏別提有多震驚了,原來這三個人都是鬼啊!

我一開始還以爲是他們三個接受了什麼私聊任務,所以不配合我們,想不到他們根本就不是任務中提到的那三個倖存者,而這裏也不是張力文的房間,而是徐然的房間!

現在,一切都想明白了,因爲這三個人跟鄭老實一樣是鬼,所以不想出賣鄭老實!而當我們要搜尋其他房間時,她們馬上出來阻攔,是因爲那三名倖存者很可能被關在某一個房間裏,一旦我們發現那三個倖存者,他們就穿幫了。

“原來是這樣啊!”我閉着眼睛,心中冰冷一片。

“行了,你們兩個在這裏盯着,我去看看那三個人,你們也不用擔心,在這個房間中,他們絕對不可能清醒過來,你們只要看着他們就行了。”徐然說完,推開門走了出去。

待得徐然走後,我就準備起身解決了這對鬼情侶,解救大家。

我有可以斬殺厲鬼的吳王劍,還有可以屏蔽一切鬼怪靈魂攻擊的玲瓏項鍊,可以說對上鬼我就是無敵的,除了那種特別強大的鬼,可以用靈魂控制物體的,類似地獄使者那樣的,我沒辦法,像這兩個小角色,我根本就沒放在眼裏。

當我站起來,轉過身後,李世博和王紫涵都愣住了,面色警惕的望着我。

其中王紫涵還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因爲她不清楚我是在幻境中還是清醒過來。

我微微一笑,聲音平靜道:“我擁有可以屏蔽鬼怪靈魂攻擊的神器,這幻境困不住我的。”

“什麼!”兩鬼皆是驚住了,隨即面色變得惶恐起來。

看着他們的樣子,我眯了眯眼睛,繼續道:“其實我早就發現你們有問題了,作爲死亡小隊的人,你們活過了四十三個任務,卻連個鬼怪僕從都沒見你們召喚過,身上也沒有什麼仙器,憑這種實力根本不可能活到現在。一開始,我以爲你們是在隱藏實力,可是沒想到你們早就死了。”

李世博和王紫涵沒有說話啊,只是面色複雜的看着我。

“後來,我們四個進了這個房間,結果冒出來一大堆鬼怪攻擊我們,當時我就覺得有些蹊蹺,因爲至始至終,我都沒看見徐然召喚出厲鬼僕從,只是上躥下跳的躲避着,即便是隱藏實力,做到這種程度,也有點太過分了,所以我在想她是不是知道這個房間是幻境……”

(我下午才睡醒,結果醒來發現家裏全是人,然後被拽出去聚餐,都是長輩也不好拒絕,結果一頓飯吃到8點多才開始寫文,基本情況就是這樣了。) 李世博望向我,突然問道:“你是如何知道這裏是幻境的?”

“一開始我並不知道這裏是幻境,牀頭照片不斷爬出來女鬼,衛生間上吊的女人,我都以爲是真實存在的。可是當我離開這裏後才發現,我的脖子上,一點勒痕都沒有,要知道那些頭髮幾乎是將我從臥室拖拽到衛生間的,這麼遠的距離,怎麼可能沒有勒痕?那時候我就已經猜測發生的一切都是幻覺了!”

我看着他們兩個,面色漸漸冷了下來:“現在,我只有一個問題想問你們,你們接到的第四十四個任務‘地獄大逃亡’是不是真的?地獄使者怎麼會給死人發送任務?”

李世博沒有回答,就這麼看着我,臉上罕見的沒有恐懼和猙獰,只是淡然。

良久,他的聲音中忽然有些疲憊,道:“如果我把真相全部告訴你,你會放過我們嗎?”

我搖了搖頭,聲音低沉道:“我從來不會放過任何試圖傷害我還有我朋友的人。”

李世博看着我,目光閃爍,沒有央求,也沒有憤怒,只是淡淡地看着。

良久,他移開目光,輕聲道:“其實我們並不想傷害你們,否則在你們昏倒的時候就動手了,我們只是想將你們困在幻境中,等到十二點,地獄使者兌現承諾復活我們,之後我們就會離開這裏……”

我怔了一下,下意識問道:“那你們離開後,我們會如何?還有那三個倖存者呢?”

李世博微微低頭,聲音中帶着幾分感慨,道:“這個……”

旁邊的王紫涵忽然打斷道:“士博,他並不打算放過我們,我們爲何要告訴他真相?”

李世博看着她,溫柔的摸了摸她的臉,道:“有什麼辦法呢?既然任務已經失敗了,我們註定要死,又何必在最後去坑害別人,算了吧……當初爲了救人而死,繼續堅持信念又有什麼不對。”

王紫涵沒有吭聲,情緒逐漸低落。

李世博的聲音,聽起來倒是平靜的多,衝着我道:“第四十四個任務是真的,而我們拿的手機是那三個倖存者的,所以纔會接收到任務。”

“原來是這樣。”我點了點頭,又問道:“那你們接到的是什麼任務?”

“這就要從所有的事情說起了……”李世博略微沉吟一番,緩緩道:“我和紫涵是在第二十個任務的時候死亡的,只是在遊戲中死亡,無法像普通人一樣入輪迴投胎重生,而是會進入一個黑色的空間內靜靜等待,等待地獄使者讓我們以鬼魂的狀態迴歸遊戲,幫他害人。這次就是如此,我們接到的任務命令是阻止你們完成這三個任務,如果成功,我們就可以復活……”

我哼了一聲,不屑道:“所以你可憐巴巴說了半天,最後只是爲了你們能活下去,而讓我們死?”

李世博沉默了一下,道:“你們不會死,只是任務會增加難度。”

我冷笑一聲,道:“有什麼區別嗎?周幽王和褒姒是地獄使者吧?我們有能力抗衡他們嗎?”

李世博依然淡淡道:“抱歉,我當時考慮不了那麼多,因爲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

我大怒,用吳王劍指着他道:“既然如此,我也考慮不了那麼多了,只能殺了你們了!”

李世博沒有動彈,只是目光平靜的看着劍尖,他這種淡然的態度讓我有些疑惑。

王紫涵卻是衝我喊道:“你懂什麼?你們至少還有活下去的希望,我們呢?你知道那三個倖存者是什麼樣的人嗎?他們是連嬰兒都可以殺死的惡魔!你又知道我們是什麼樣的人嗎?第二十個任務讓我們去殺人,可是我們不願意,只能犧牲自己……所以好人就該死,壞人就應該活着,是嗎?”

聽到王紫涵的聲音,我忽然愣住了,內心深處涌現出一陣莫名的迷茫。

在那一瞬間,我覺得這一幕有幾分熟悉。

在天上人間四樓大包間裏,夏天和白蝶相互擁在一起……

最後白蝶因爲不願意拉人進羣,不願意害人而被地獄使者處死,那個時候白蝶的眼神和李世博現在的眼神一模一樣,他們也曾做過這樣的選擇嗎?

王紫涵衝我怒喊了幾句,眼中的怒意變成了淚水:“你告訴我,我們不能爭取一下這個機會嗎?”

我沒吭聲,因爲我忽然覺得周圍的世界,一瞬間都變得遙遠了。

心中的憤怒、執着,也都慢慢的退去了。

我站在那裏,千百萬個念頭在腦海中激盪着,可是到頭來,卻是一片空白。

最後,我收起吳王劍,沉聲道:“我知道了,我會盡量幫你們的,只是我需要徵求其他人的意見。”

我突然的變化,讓他們兩個都愣住了,其中李世博一臉錯愕道:“朋友,你不怕我們剛纔說的那些話,都是騙你的嗎?”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樣,道:“不會的,我相信你們。”

李世博沉默了許久,才緩緩站起身,抓住我的手,道:“謝謝你。”

我站在那裏,沒有說話,李世博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一地昏過去的人,道:“先將他們擡出去吧,只有離開這個房間,纔可以解除幻境。”

我點了點頭,於是我們三個就行動起來。

在搬人的時候,我和李世博又聊了幾句,他告訴我殺死張力文的兇手就是那三個倖存者中的一個,叫方華,只要將這個名字私聊給地獄使者,就可以完成第二個任務。

接着,只要在101房間找到那三個倖存者,帶他們離開鬼樓就可以完成這次的任務。

將所有人喚醒後,我跟他們說了這件事,大家聽到後都很高興,因爲馬上就可以完成任務了……可是接下來,當我說出我打算幫李世博和王紫涵的時候,所有人都愣住了,因爲他們知道這個決定代表了什麼。

就這麼沉默了好一會,林素忽然道:“我同意小白的決定,他們的任務只是將我們拖到十二點,我們可以在十二點過一秒的時候,帶着那三個倖存者離開。” 衆人聞言皆是沉默了一下,也沒有說什麼,臉上閃過種種複雜和糾結。

道理雖然是這個道理,可是我們都知道,這次要面對的是地獄使者,從他手裏爭取一秒太難了,甚至於十二點鐘聲響起的一瞬間,整個鬼樓都可能被封鎖掉。

大家都明白這一點,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最後竟然所有人都同意了這個方案。

看着大家臉上若有所思的表情,我知道白蝶的事情不只是對我,對他們也有很深的影響。

之後,林素用手機發送了方華的名字給地獄使者,第二個任務也完成了。

“好了,現在我們去101房間見見那三個倖存者吧。”我掃了所有人一眼,淡淡道。

大家都是點了點頭,我們就一路從三樓來到101房間。

敲門的是李世博和王紫涵,當他們跟徐然解釋後,後者也沒說什麼,只是嘆息一聲,將我們請進了屋。

房間的東北角落裏,有三個青年頭髮花花綠綠的青年被綁着手腳。

他們看見我們後,其中一個嬉皮士打扮,鼻子上穿了一道鼻環,馬上衝着徐然大喊道:“他們是誰?你們怎麼能讓外人進入這個地方?”

他的話剛說完,旁邊一個臉上紋着蠍子的青年馬上反應過來,面上一喜,道:“我知道了,一定是地獄使者發佈了最後的任務,你們是來救我們的對不對?嗯,肯定是這樣!”

面對這三個外貌就讓我反感的青年,我理都懶得理他們,低頭看了看錶,現在是十一點,離徐然三人完成任務還有一個小時,當下將目光轉向了徐然,道:“我會遵守承諾幫你們完成任務,但是我希望你能詳細跟我們說一下地獄使者的情況,以及你們後期的任務情況。”

徐然點了點頭,正要說話,旁邊那三個青年看我們無視他們繼續說話,馬上喋喋不休,那個臉上紋着蠍子的青年衝我們喊道:“喂,你們別被他們騙了啊,他們是鬼,我們纔是人啊!”

“我知道,只是我仍然打算幫他們。”我冷聲道。

右眼見鬼 “草!你是不是傻?這麼聖母怎麼活到現在的?”蠍子青年衝我怒吼道。

我沒有吭聲,阿銀卻是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道:“嘴巴放乾淨點,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三人皆是愣了一下,隨即那個嬉皮士青年惱羞成怒道:“媽的!你個小屁孩算什麼東西?敢威脅老子們?老子記住你們了,等我們重獲自由,肯定弄死你!”

聽到他的話,我皺了皺眉頭,這一言不合就翻臉,城府也太差了,這樣的人竟然能活到最後?

就在我疑惑間,阿銀站起身想要教訓教訓那嘴臭的青年,徐然卻是一把攔住了他,只聽她道:“別去,他們是在故意激怒你,等你動手的時候,他們會引誘你攻擊手指上的空間戒指,那裏有我的封印,一旦封印出現問題,讓他們召喚出空間戒指裏的鬼王僕從,你們肯定不是對手!”

此言一出,我們都呆住了,想不到這三個看起來很浮誇的人,竟然有鬼王僕從。

徐然則是繼續道:“你們也不用吃驚,畢竟他們在數萬人中活到了最後,實力肯定是不弱的,而且他們都很有心計,喜歡僞裝成讓人厭惡的樣子,當你開始輕視他們的時候,已經落入他們的算計之中了。”

豪門蜜戀:甜寵萌妻100天 隨着徐然的話音落下,那三個人面色一下子沉了下來,他們死死盯着徐然,也沒有憤怒的大喊,也沒有說惡毒的話,只是眼神冰冷的注視了她一會,就垂下了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則是心中有些慶幸,幸好選擇的是和這三個鬼合作,如果一開始不相信李世博,殺了他們,然後救下這三個人,恐怕我們小隊已經被他們抓起來了。

以這三人的秉性,只怕隊伍中幾個女人都難逃他們的魔爪。

這麼看來,老天也不總是欺負善良的人。

接下來的時間裏,徐然、李世博以及王紫涵給我們講述着他們曾經在死亡遊戲中遭遇過的事情,講到重要的地方還不忘提醒一些關鍵的細節。

這些都是很重要的經驗和情報,每個人都豎起了耳朵,認真聽着……

通過他們三人的講述,我們知道他們在的死亡遊戲版本中,有兩個地獄使者,分別是周幽王和褒姒。一開始他們並不知道這兩個地獄使者的存在,隨着任務進行到後期才知道的。

之後,徐然又給我們講了一下週幽王和褒姒的故事,從某種程度來說跟夫差和西施非常相似。

周幽王繼位第三年,舉兵征伐褒國,褒國獻出美人褒姒挽救國家之命。

褒姒的美貌令周幽王折服,可以說是一見傾心,周幽王對她的寵愛集其一身,甚至廢除原皇后和太子,令褒姒與其子伯服登上皇后和太子之位,嬌寵萬千。

那個時候的褒姒不愛笑,周幽王爲了博取美人一笑,想了很多辦法,可是褒姒始終不開金顏。後來大奸臣虢石父想出了烽火戲諸候的主意,褒姒終於笑了,只是衆多諸侯卻不再信任周幽王。

而正值此時,原來被廢的皇后和太子心生妒恨,勾結犬戎入侵,烽火臺燃起烽火,卻沒有諸侯前來救援,最終周幽王被殺,褒姒被犬戎俘虜走,下場及其悽慘……

簡單來說,就是周幽王是爲了褒姒的一笑,斷送了國家的命,也斷送了自己的命。

最後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周幽王和褒姒變成了地獄使者……

想到這裏,我心中嘆息一聲,忽然覺得這個周幽王有點可憐,有點像現代社會的老實人。

夫差也是如此,強大的吳國本有機會滅掉越國,可是最終卻因爲夫差太愛西施,對她百般寵信,甚至將俘虜勾踐和範螽送回了越國,最終造就了勾踐臥薪嚐膽,滅掉了吳國。

這麼看起來,古代男人還都是癡情啊!

如果是我的話,我會選擇江山呢,還是美人呢?

這貌似是一個很深刻的問題,假設是林素和國家主席的話,我肯定選國家主席。

到時候身爲吳主席,誰敢阻攔我和林素在一起? 講完周幽王和褒姒的故事,徐然又給我們講了一下關於死亡遊戲的情報。

總的來說,死亡遊戲按難度來劃分一共是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開頭的十個任務,這些任務基本上都不太難,只是略微突破了道德底線,但是隻要願意做還是可以很輕鬆的完成。

第二階段:第十一個任務到第三十個任務,這些任務已經非常難了,需要的不僅僅是能力,還有突破道德底線,良心,勇氣還有決心,即便都做到,死亡概率也高達60%以上。

第三階段:第三十一到第四十個任務,這十個任務按照徐然的話說,都是噩夢難度。只是我還沒有感覺到,也許是因爲我們纔剛剛經歷了兩個,不太瞭解。不過上次的死亡倒計時,確實是我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最關鍵的,第四十個任務是終極團戰,所有的團隊在一個戰場裏,只有一隻團隊有資格活下去。

可以想象出,那是一場多麼殘酷的任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