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林岳正欲回答,恰好這個時候,街道的一頭衝出了一隊銀甲騎士和黑衣武士,為首的正是光明騎士團和暗黑教團的人,他們同時發現了站在街上的二人。


「人來,這邊還有異端者,給我拿下!」

林岳無視這些衝過來的npc,徑自選擇了登出的操作,接著對青鹿撫子道:「老師,我要下線了,如果還你什麼疑問,明天學校見吧。」

話音剛落,林岳的身體慢慢變淡,最後化作一道白光消失,青鹿撫子輕嘆一聲后,回首再看了一眼這個破碎的城市,接著也選擇了登出,在那些npc的面前化作白光消失。

……

林岳睜開了眼睛,首先看到的是一個白色的天花。

「回到現實啦?」

疑惑間,林岳心裡一喜,正欲起床腦袋深處突然傳來一陣刺痛,導致剛撐起的上半身又一次跌倒在床上,好巧還碰到了床頭的扶手,發出「砰」的一聲。

恰逢梨花開 「搞什麼?難道是長時間不下線的後遺症嗎?」林岳摸著腦袋正嘀咕著,一陣開門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把熟悉的聲音傳來。

「老大?你醒啦?」

ps:最近有點小忙,更新方面可能要放慢一些–! 就在林岳下線不久之後,聖徽城破敗的街道上,那些npc彷彿已經恢復了正常,他們茫然地環顧四周,當發現家園被毀壞后失聲痛哭。

與此同時,城主府前,諾亞的首領帝俊嘴角含笑,靜靜地聽著手下的彙報。

「這次活動,我們成功奪取了134件神器,這個數字,比我們當初預計的少很多,造成這個結果的最主要原因,是因為活動提前結束了……」

彙報完畢,阿達摸了摸自己的光頭,又補充一句,「老大,除此以外,我們在這次活動里也折損了3個成員,他們的神器也被別的玩家奪取了。」

「沒關係,那些不合格的成員死了就死了,我們不需要次品,至於失去的神器,我們以後再奪取回來便可。」帝俊笑道。

「真可惜,我們好不容易拿到這個城市的管轄權,計劃本來要狩獵所有的神器持有者的,沒想到中途發生那麼多的事端,3名能夠左右活動時間的『阿獃』我們最終連一個都沒有控制住。」諾亞裡面,一個身材婀娜,皮膚白皙的精靈女弓箭手說道。

「泰山,你是負責這塊兒工作的,為什麼最後會失敗,你之前不是在公會頻道上說,已經控制了其中一個人?」另外一名矮人族的諾亞忽然沖身邊一名戰士打扮的人族大漢質問道。

泰山盯著那名矮人族的諾亞,半響冷聲道:「這次計劃失敗,我的確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說罷,泰山很乾脆單膝跪下,沖帝俊說道:「老大,我願意接受懲罰。」

「老大,這件事跟泰山大叔無關,是我們中途碰上一個神經病,他中途截殺了我們要帶回來的『阿獃』。」巨人妹子娜娜見泰山跪下請罪,連忙跟著跪下道。

「神經病?」帝俊眉頭一挑,笑著問,「什麼神經病?是別的神器持有者?還是npc?」

泰山阻止了還想說下去的娜娜,接著道:「對方是別的神器持有者,一個非常厲害的傢伙,我和娜娜兩人對上他不但沒有佔到上風,甚至最後狼狽地逃跑了,不過老大,我不想因為這個原因推卸責任,我願意接受處罰。」

「很厲害的傢伙嗎?」帝俊摸著下巴,沉吟片刻,接著道:「關於你們兩個的處罰先擱著吧,我另外給你們一個任務,下次再見到這個很厲害的傢伙,不妨邀請他加入我們『諾亞』,如果他願意加入,處罰就不用了,如果他拒絕,你們要麼把他殺掉,要麼……不用回來了。」

說到最後的一句話,帝俊的眼睛明顯閃過一抹寒芒,那語氣沒有一絲的感情。

「對了,知秋人呢?」帝俊好像想起什麼,沖身邊的巨ru精靈問。

「知秋大人剛才跟西維爾說,有一些私人的事情要去處理,所以沒有來這裡。」巨ru精靈沖帝俊甜甜一笑答道。

「哦。」帝俊點了點頭,也不在意,接著笑道:「那麼就這樣吧,今天的聖誕活動到這裡結束,我們接著下線,現實中見面再討論接下來的計劃。」

諾亞們在一陣陣白光中下線,偌大的城主府前很快恢復了平靜。

此時,隨著活動的結束,聖徽城還在線的神器持有者已經寥寥可數,位於一塊倒塌的廢墟中,知秋一葉忽然停下了腳步,沖跟前空無一人的地方喊道:「傾城小姐,我來了。」

驀地,原本沒人的地方突然響起一把動聽的聲音。

「在遊戲里,你還是叫我的遊戲id吧。」

話音剛落,知秋一葉的面前慢慢浮出一個曼妙的虛影,這個虛影逐漸凝實,虛空中走出一名全身裹著黑色盔甲,看不見相貌的騎士。

從聲音和身材來看,這名騎士是一名女性,知秋一葉似乎對此女十分恭敬,微微躬了躬身改口道:「是的,炎黃血帝……會長。」

……

「老大,這個趁熱喝,醫生說你太久沒有進食,所以只能吃這種流質食物。」柳姿妤再次走進來的時候,手裡捧著一碗米糊。

林岳端起來吃了兩口,才感覺好一點,剛才起床的時候,除了腦袋刺痛和全身乏力外,胃部還不停的發出空餉的聲音,火辣辣難受死了。

吃飽後放下碗,林岳才開始問柳姿妤問題,「我說姿妤妹妹,你確認不是在跟我開玩笑,我真的昏迷了一個月的時間?」

「是啊,現在已經是2035年,距離春節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聖誕節早就過了。」說起林岳昏迷的事情,柳姿妤現在還心有餘悸道:「那天我下線以後就睡覺了,結果第二天醒來老大你還戴著ra連接器躺在床上,開始的時候我還以為老大你還在遊戲里,後來知道當天『境界ol』的伺服器關閉了,才發現你根本是昏迷狀態,最後實在沒辦法,我才叫克里斯阿姨把你送來到這裡。」

「你說我當時昏迷了?那麼當時你把ra連接器給弄下來嗎?」

「弄下來啦,不然醫生怎麼給你看病?」

聽到這話,林岳頓時迷糊了,沒有ra連接器,那他人怎麼還在遊戲里?這可是物理斷網啊!

不過話說回來,老子醒來的時候好像也是沒有戴連接器的,難道作為神器持有者的我們甚至不用連接器就可以登錄遊戲?

林岳下意識地捂住了胸口,哪裡的巨龍印記是遊戲里唯一出現在現實中的東西,如果沒有連接器的狀態下,自己還能在遊戲里活動,那麼原因大概跟這個東西脫不了關係。

「老大,你沒事吧?」柳姿妤見林岳坐著一動不動,以為他身體有什麼不適的地方,於是關心問道。

「我沒事。」林岳搖了搖頭,接著打量這個病房。

這是林岳此時身處的地方,據柳姿妤介紹說,這是她家開的一間私家醫院,病房的裝修非常豪華,房間內除了林岳一個人外沒有別的病人。

當日林岳被困在遊戲的時候,柳姿妤慌了神,打電話通知了家人,讓他們派人來處理。然後,林岳的人被送進這家醫院。

所以在昏迷的那段時間裡,林岳的身體還算照顧得很好,除了長期身體沒有活動帶來的輕度肌肉酸痛,基本是什麼事兒。 就在林岳下線不久之後,聖徽城破敗的街道上,那些npc彷彿已經恢復了正常,他們茫然地環顧四周,當發現家園被毀壞后失聲痛哭。

與此同時,城主府前,諾亞的首領帝俊嘴角含笑,靜靜地聽著手下的彙報。

「這次活動,我們成功奪取了134件神器,這個數字,比我們當初預計的少很多,造成這個結果的最主要原因,是因為活動提前結束了……」

彙報完畢,阿達摸了摸自己的光頭,又補充一句,「老大,除此以外,我們在這次活動里也折損了3個成員,他們的神器也被別的玩家奪取了。」

「沒關係,那些不合格的成員死了就死了,我們不需要次品,至於失去的神器,我們以後再奪取回來便可。」帝俊笑道。

「真可惜,我們好不容易拿到這個城市的管轄權,計劃本來要狩獵所有的神器持有者的,沒想到中途發生那麼多的事端,3名能夠左右活動時間的『阿獃』我們最終連一個都沒有控制住。」諾亞裡面,一個身材婀娜,皮膚白皙的精靈女弓箭手說道。

「泰山,你是負責這塊兒工作的,為什麼最後會失敗,你之前不是在公會頻道上說,已經控制了其中一個人?」另外一名矮人族的諾亞忽然沖身邊一名戰士打扮的人族大漢質問道。

泰山盯著那名矮人族的諾亞,半響冷聲道:「這次計劃失敗,我的確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說罷,泰山很乾脆單膝跪下,沖帝俊說道:「老大,我願意接受懲罰。」

「老大,這件事跟泰山大叔無關,是我們中途碰上一個神經病,他中途截殺了我們要帶回來的『阿獃』。」巨人妹子娜娜見泰山跪下請罪,連忙跟著跪下道。

「神經病?」帝俊眉頭一挑,笑著問,「什麼神經病?是別的神器持有者?還是npc?」

泰山阻止了還想說下去的娜娜,接著道:「對方是別的神器持有者,一個非常厲害的傢伙,我和娜娜兩人對上他不但沒有佔到上風,甚至最後狼狽地逃跑了,不過老大,我不想因為這個原因推卸責任,我願意接受處罰。」

「很厲害的傢伙嗎?」帝俊摸著下巴,沉吟片刻,接著道:「關於你們兩個的處罰先擱著吧,我另外給你們一個任務,下次再見到這個很厲害的傢伙,不妨邀請他加入我們『諾亞』,如果他願意加入,處罰就不用了,如果他拒絕,你們要麼把他殺掉,要麼……不用回來了。」

說到最後的一句話,帝俊的眼睛明顯閃過一抹寒芒,那語氣沒有一絲的感情。

「對了,知秋人呢?」帝俊好像想起什麼,沖身邊的巨ru精靈問。

「知秋大人剛才跟西維爾說,有一些私人的事情要去處理,所以沒有來這裡。」巨ru精靈沖帝俊甜甜一笑答道。

「哦。」帝俊點了點頭,也不在意,接著笑道:「那麼就這樣吧,今天的聖誕活動到這裡結束,我們接著下線,現實中見面再討論接下來的計劃。」

諾亞們在一陣陣白光中下線,偌大的城主府前很快恢復了平靜。

此時,隨著活動的結束,聖徽城還在線的神器持有者已經寥寥可數,位於一塊倒塌的廢墟中,知秋一葉忽然停下了腳步,沖跟前空無一人的地方喊道:「傾城小姐,我來了。」

驀地,原本沒人的地方突然響起一把動聽的聲音。

「在遊戲里,你還是叫我的遊戲id吧。」

話音剛落,知秋一葉的面前慢慢浮出一個曼妙的虛影,這個虛影逐漸凝實,虛空中走出一名全身裹著黑色盔甲,看不見相貌的騎士。

從聲音和身材來看,這名騎士是一名女性,知秋一葉似乎對此女十分恭敬,微微躬了躬身改口道:「是的,炎黃血帝……會長。」

……

「老大,這個趁熱喝,醫生說你太久沒有進食,所以只能吃這種流質食物。」柳姿妤再次走進來的時候,手裡捧著一碗米糊。

林岳端起來吃了兩口,才感覺好一點,剛才起床的時候,除了腦袋刺痛和全身乏力外,胃部還不停的發出空餉的聲音,火辣辣難受死了。

吃飽後放下碗,林岳才開始問柳姿妤問題,「我說姿妤妹妹,你確認不是在跟我開玩笑,我真的昏迷了一個月的時間?」

「是啊,現在已經是2035年,距離春節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聖誕節早就過了。」說起林岳昏迷的事情,柳姿妤現在還心有餘悸道:「那天我下線以後就睡覺了,結果第二天醒來老大你還戴著ra連接器躺在床上,開始的時候我還以為老大你還在遊戲里,後來知道當天『境界ol』的伺服器關閉了,才發現你根本是昏迷狀態,最後實在沒辦法,我才叫克里斯阿姨把你送來到這裡。」

「你說我當時昏迷了?那麼當時你把ra連接器給弄下來嗎?」

「弄下來啦,不然醫生怎麼給你看病?」

聽到這話,林岳頓時迷糊了,沒有ra連接器,那他人怎麼還在遊戲里?這可是物理斷網啊!

不過話說回來,老子醒來的時候好像也是沒有戴連接器的,難道作為神器持有者的我們甚至不用連接器就可以登錄遊戲?

林岳下意識地捂住了胸口,哪裡的巨龍印記是遊戲里唯一出現在現實中的東西,如果沒有連接器的狀態下,自己還能在遊戲里活動,那麼原因大概跟這個東西脫不了關係。

「老大,你沒事吧?」柳姿妤見林岳坐著一動不動,以為他身體有什麼不適的地方,於是關心問道。

「我沒事。」林岳搖了搖頭,接著打量這個病房。

這是林岳此時身處的地方,據柳姿妤介紹說,這是她家開的一間私家醫院,病房的裝修非常豪華,房間內除了林岳一個人外沒有別的病人。

當日林岳被困在遊戲的時候,柳姿妤慌了神,打電話通知了家人,讓他們派人來處理。然後,林岳的人被送進這家醫院。

所以在昏迷的那段時間裡,林岳的身體還算照顧得很好,除了長期身體沒有活動帶來的輕度肌肉酸痛,基本是什麼事兒。 「老大你昏迷的這段時間裡,醫生檢查過好多次,就是沒有檢查出原因,老大,你本身是不是有什麼暗病?」柳姿妤問道。

「我身體好得很,沒有暗病。」林岳扶了扶額,關於自己並困在遊戲里的事情,林岳不好向柳姿妤解釋,不說神器持有者的事情實在過於詭異說出去沒人相信,就算她相信,她終究只是一個局外人,林岳不想把她牽扯進去。

那個聖誕活動雖然已經結束,不過留下來的謎團實在太多了,林岳急不及待想弄清楚真相。

啟稟王爺:王妃又忘吃藥了! 「姿妤妹妹,可以說一下我昏迷后的事情嗎?」林岳想了想便道。

「嗯,那天你昏迷后……」

在柳姿妤的複述下,林岳總算知道了他被困在遊戲里那段時間,現實中發生的事情,出乎意料,現實中沒有發生任何特別的變化。

林岳跟其他神器持有者在遊戲里進行死亡活動的時間,現實中的第二天,伺服器便正常開放,玩家們像往常一樣上線殺怪做任務。

林岳聽著聽著,心裡卻震撼不已。

在遊戲里,他明明只是待了兩天左右的時間,怎麼現實中卻過了一個月,這明顯不科學啊。

不過事實告訴林岳,自己的確沒有做夢,遊戲里發生的事情是真的,現實里發生的事情同樣是真的,他自己真的昏迷了一個月,柳姿妤也沒道理要騙他。

「老大,遊戲里的事情你就別擔心了,這幾天快點養好身體,等出了院我跟你一起回到遊戲里努力練級,相信很快會把落下的進度追回來。」

柳姿妤在哪裡安慰林岳,林岳卻沒有停在耳朵里,他實在被搞糊塗了,希望快點搞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遊戲里的時間和現實中的時間差了那麼多?

「對了,我的手機呢?」林岳想聯繫青鹿撫子,可是很快發現自己除了穿著一身的病服外,身上沒有別的東西。

「老大很抱歉,你的手機還在出租屋裡,因為當時你太嚇人了,我一時沒注意就拉下了。」

林岳知道眼前的女孩只是緊張自己,也沒有怪她的意思,只是道:「拉下就拉下吧,我現在就回出租屋,你馬上給我辦出院。」

說罷,林岳作勢就要起來。

「老大現在就要走?」柳姿妤怔了一下,跟著林岳一起站起來,不過她很快又按住了林岳,勸道:「可是你的身體還沒完全好,這樣走真的沒問題嗎?」

「沒問題,就是肚子餓得太久有點虛罷了,回去吃頓飽的就沒問題,快,給我辦出院。」林岳一心想走,說著還捋起衣袖秀了一下自己的二頭肌。

「不過老大,現在回去還是太晚了,就算你要堅持回去,也得等我安排一架飛機。」

柳姿妤接下來的一句話,讓林岳的動作僵住了。

「你剛才說什麼,飛機?」

「對呀,從帝京坐專機回去漢陽市不是應該坐飛機嗎?」

「你……你說這裡是帝京?」

林岳這回嚇尿了,話說回來,他根本沒注意自己被送進那家醫院,聽到柳姿妤的說話,林岳光著腳跑到窗邊。

「唰!」

窗帘被林岳一手拉開,映入林岳眼帘的,是一個璀璨迷人的城市,雖然林岳對華夏的首都不是很熟悉,不過眼前的城市怎麼看都不是林岳從小生活的地方。

「對不起,老大,我是不是做錯事了?」柳姿妤走到林岳的身後怯生生道。

「沒事,你只是為了救我而已。」林岳無力地擺擺手道。

事已至此,林岳現在也不急於一時坐專機回去漢陽市,反正回去之後,除了找青鹿撫子出來商量外,林岳也沒有別的頭緒。

「先養好身體再說吧。」林岳嘆了口氣,重新躺回去床上。

……

兩天後,在醫院裡實在閑得慌的林岳強烈要求出院,這次柳姿妤也沒有阻止,當天給林岳辦了出院的手續。

由於現在身處遙遠的帝京,林岳也沒可能馬上回到漢陽市,所以出院之後,柳姿妤提議讓林岳去她家暫住。

林岳倒是沒所謂,反正他本來就有退學的打算,學校什麼的他也沒打算回去,自然很爽快的接受了柳姿妤的提議。

出院當天,林岳穿著柳姿妤給他準備的衣服走出了門口,哪裡早就有車在等候,看到扯的時候,林岳差點叫出來。

林肯絕版幻影10.0的磁懸浮豪華房車?

作為一個男人,雖然上一世只是一名屌絲,不過林岳對車還是有一定的研究的,眼前這輛車可是三年後才上市銷售,為什麼現在就可以看見。

雖然早聽說過柳姿妤的背景不簡單,但是現在看到這輛車的時候,林岳還是嚇了一跳,能夠隨隨便便拿出這種級別的座駕招呼客人,柳姿妤的家世可想而知。

沒想到自己身邊一直有一位真土豪,林岳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這位「小弟」。

「老大,快上車!」

胡思亂想之際,柳姿妤已經坐到車上,一邊喊著一邊拍著身邊的座位,林岳連忙收斂心神跟著坐上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