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林小芭跟著徐長風進了房間,徐長風關門之際,林小芭走到桌前為他倒水解渴,順便醒醒酒勁。


「小芭!」

關好門的徐長風回過身來,便是一把按住了林小芭拎起茶壺的手,反將她拉入懷中抱緊。

「長風,你今天是怎麼了?可是遇到了什麼事了?」

林小芭擔憂地抬頭,看向和平時有些不一樣的徐長風。

「小芭,自我第一次見你,便覺你十分特別,曾以為只是萍水相逢,沒想到機緣巧合,讓你我還有相見的機會!

那夜在客棧,你毫不猶豫地救下我,無畏人人懼怕的齊驍占,幫我逃過一劫,從那刻起,我就註定忘不了你了!

第三次在齊府相見,你就說你喜歡我,對我一見鍾情,那時我雖覺得難以置信,但心中真的好生歡喜!

漸漸地,我被你的直率、真誠、勇敢、純粹所吸引,我就如你所說的那樣,一步步愛上了你!」

徐長風埋頭在林小芭的肩窩處訴說自己對林小芭的情誼,他似乎是覺得酒喝得還不夠多,因而羞於在此刻和林小芭對視。

「長風,我知道的……」

林小芭聞言,心中感動,輕輕撫摸起他背後的長發,想要緩解他此刻緊張的情緒,但徐長風卻是更加激動地打斷了她的話,繼續道:

「不!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聽到你和齊驍占的那些是是非非時,心中有多難過!

我願意相信你,可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地想要埋怨你,想要嫉恨他!

我一直堅信,你喜歡的人是我,可當我看到你為了蒙冤入獄的齊驍占那般拚命奔波,我又無法再說服自己,說你心裡只有我!」

「長風,我喜歡你,我一直喜歡的都是你!」

林小芭此刻又是心疼,又是擔憂,她十分焦急地辯解著,徐長風這時卻突然抬頭,讓她撞見了一雙發紅的淚眼,使她愣住了。

「小芭,我愛你,而你卻還只是喜歡我!

到底,在你心裡,對我是一種怎樣的感情?

到底,你的情,給我和齊驍占,孰多孰少?」

徐長風心裡明白,林小芭喜歡他,但同時,她一定也喜歡著齊驍占,他甚至漸漸地覺得,林小芭喜歡齊驍占更多一些,只不過礙於家仇的關係,才不願意承認罷了。

「……」

林小芭默然,這樣的問題她沒辦法回答。

這問題就像齊驍占和徐長風掉水裡了,她先救誰一樣,讓人無法回答。

齊驍占和徐長風對林小芭來說都是重要的,不管誰有性命之憂,她肯定都會拚命相救。

所以,要說她給他們的情,孰多孰少,她真的比較不出。

「……我知道了……」

見林小芭良久不作答,徐長風更覺心涼。

「長風!」

林小芭見徐長風垂頭喪氣地轉身欲走,便是又下意識地拉住他,迎上一個吻!

「過去是我做的不好,但是我發誓,從今以後,我的心裡只會有你一個!

求你再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林小芭輕輕一吻罷,蹙眉懇切地看著徐長風。

徐長風深吸一口氣,再度伸手擁住了林小芭,一個「好」字輕輕落在她的耳邊,隨後唇上便是迎來了徐長風的長吻。

二人的呼吸交疊,鼻息間的氣息交互得越來越快,周身的溫度在明顯上升,曖昧的氛圍愈加濃烈,撩撥得兩顆心更加騷動。

林小芭靠在桌邊,一臉羞紅,半眯著眼睛,嘴唇微腫,一個個親吻雕琢在她的玉頸邊,使她越來越覺得口乾舌燥。

「……長風~不要這樣好不好?」

感覺到徐長風的手在摸索裙帶,林小芭忙是將他輕輕推開一些。

「對不起!是我一時過分了!」

徐長風被子蟲刺激得情慾難控,聞言,趕忙鬆開了林小芭,一副自責的神情。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若是想,我自然是願意的!只是現在是大白天,人來人往,我怕有人會來!」

林小芭害怕徐長風多想,又是焦急又是害羞地解釋著。

「是我考慮不周!」

徐長風聞言,又是欣慰地把林小芭摟入懷中。

「小芭,今夜我就帶你走,好么?」

「今夜?!那解毒的方法,你已經找到了嗎?!」

林小芭驚訝道。

「嗯,找到了!

小芭,你與我在一起,今後的生活定然不像在這府里優越,你可會後悔?」

徐長風還是怕林小芭選擇了他之後會後悔。

「不後悔!

只要能跟你在一起,不管未來的生活如何,於我都是幸福的!」

林小芭依偎在徐長風的懷裡,輕輕地回答道。

「小芭~有你,真好!」

徐長風感動地摟著林小芭,享受著此刻的溫存。

而他懷中的林小芭卻是又露出一絲惆悵,因為她沒想到,離別會得如此快!

今夜一走,怕是再不會回來了吧……

。 一根食指還有中指像姚窕的方向進發着,姚窕被動的坐在椅子上面。

沒有辦法只好將眼球的安全箱打開。

但是若果就這樣給他看了,萬一發現什麼破綻,那怎麼辦?

會不會是懷疑她就是兇手呢?

「船長,這個真的是我的東西,不是偷得。」

船長油亮亮的雙眼皮下,一雙黑眼圈比晝夜差不了多少,像是煙熏妝一樣。

他的眼神低沉的看着箱子打開的瞬間,然而雙眉皺着輕微的幅度。

「轟!」打開箱子的瞬間,姚窕無奈使詐了,故意嚇唬了船長一下,打開又緊急扣住了箱子。

船長看向姚窕的方向立即抖動着憤怒的面部肌肉,他的膚色跟王子殿下截然相反,一個是病弱美人,一個是粗獷的漢子。

姚窕忍不住僵硬的笑了一下,然後船長迫不及待的將箱子從辦公桌上面急速掠奪。

然後一下子便掀開了箱子。

那漆黑的黑眼圈一個怔愕,抬起頭時。就像是沒有進化完善的猩猩在向人類露出猙獰兇狠的表情。

就這樣,姚窕連海盜船長素凈灰色的牙齒都清楚的看到了。

那盒子的蓋子,姚窕的視線觸及到蓋子以下的方向,然後裏面竟然什麼也沒有?

她驚愕了,然後手指前伸,當着海盜王的面,將裏面撕碎的黑色泡沫扒拉着,然而連眼睛的腿都沒有找到……

她重新將盒子用力倒扣過來,隨即又拍使勁拍箱子。除了黑色的碎屑什麼也沒有。

她抬頭看着海盜船長那兇狠的神情,他可能以為被耍了吧……

不過真正慌得那個人是她,怎麼會直接消失了?

去哪裏了?

突然間,海盜船長將箱子搶過去,然後姚窕就看見,他那深邃兇狠的眼睛冒着凶光從箱子的底步透了過來,原來是箱子,漏了個洞……

「有東西!有東西!」一個尖細的聲音傳了過來。

姚窕順着說話的聲音看向船長肩膀上面的鸚鵡,他盯着船長的大衣正在彎著靈活的小腦袋瓜,短小的毛髮是熒光綠的顏色,還有一雙炯炯有神的小眼睛。

然後船長盯着那鸚鵡青翠的小眼睛,便開始順着它的視線,看向自己的大衣內襯口袋的方向,直伸到腋下。

姚窕雙手交錯著,惶惶不安,難不成那機械眼用四肢爬過去了?

空氣中翅膀撲騰的聲音,鸚鵡揮動着青翠的羽毛然後一頭扎進船長的懷裏。

只有一抹熒光橘的尾部羽毛暴露在外,想必前半身已經直扎到船長的腋窩深處。

結果鸚鵡發出哀嚎。

「氣死我啦!氣死我啦!」鸚鵡的頭像是被什麼東西拽住了一般,它在扯自己的頭但是扯不出來的模樣。

姚窕驚愕的眼睛定定看着這一幕,明顯那眼球是躲在了船長寬大的腋窩處甚至還會攻擊。

船長一把攥住鸚鵡的屁股將它拽出來,然後鸚鵡那小巧青翠的眼睛上面一塊血斑,像是被打了一拳。

船長沒來得及心疼它,反而雙臂合作,開始將大衣脫下去,並用那手臂開始全身開始摸索,沒有特定的位置,像是完全感受不到機械眼的具體位置。

「還有嗎!」船長臉上嫌惡地問向鸚鵡。

「有!」鸚鵡像是跟家長告狀的孩子,頂着眼睛上的紅斑,落在了桌子上:「它打我!它打我!」

「長什麼樣子!」船長一邊全身上下的摸索。一邊憤怒的質問鸚鵡。

「沒看清,沒看清!」鸚鵡尖細的嗓音在房間中大嚷,還能聽出它的聲帶很有磁性。

「啊!」船長已經憤怒的不行了,看向姚窕像是要殺人一樣。

姚窕尷尬的看着這一幕,然後躲遠了些,現在的局面不好掌控。

她明明是想先研究一下那隻眼睛的,但是誰叫這船長趕上了呢。

姚窕默默嘆息著,看來6元老這個造反的,是要得償所願了。萬一這眼睛要是真的弄不下來,還不把帝王劍的使用方法告訴6元老去?

不行,不能讓他得逞!

船長背過身去走向房間中的浴室,修長的手腕上是帶着褶皺的白色袖子,像是喇叭花一樣的綻放,他的雙手在背後拚命摩挲著。

姚窕小臉猙獰的看見那隻圓滾滾,軟塌塌的眼珠,正伸展着四肢,像是吸血蟲一樣扒在船長的後背。

他那大衣已經被咬開了一個不規則的洞,眼球很大膽,變態的扒在船長的背脊肌膚上面,還是他拼盡全力都摸不到的地方。

背着身子,湛藍的瞳孔上光澤水潤,瞳孔微微舒張,對姚窕展露著微微笑意。

但願他洗澡的時候能洗下去吧……

這哪是人工智能,這是靈異鬼怪吧?

這穆勛還真是有本事,能將一隻眼睛改裝成這樣!

「船長我幫你!」眼看着船長已經要進到浴室裏面,姚窕實在不能忍了:「船長我幫你!」

姚窕跑過去,結果那眼球微微笑着然後爬到了他的帽子上。

姚窕上去一個大耳瓜子便扇飛了船長的白邊三角帽!

船長的腳步從浴室前面開始站住,然後查看那帽子,竟什麼也沒有。他轉身對姚窕巨聲呵斥:「出去!」

隨後姚窕的面前,便被那浴室門阻隔的嚴絲合縫。

「出去!出去!」鸚鵡沖她飛了過來,姚窕一時間驚慌失措。

身後撲騰著鸚鵡的翅膀,姚窕感覺自己的脖子就要被鸚鵡啄傷了。

飛快的打開門,姚窕一路沿着漆黑的交叉口前進,並沒有6元老的身影,只有熒光綠的指示燈。

姚窕沿着來的方向一直跑,直到跑到了甲板的位置,大概率是一到這麼危險的時刻,就下意識的想起了某個人,並且還沒有看到他的身影,便正巧去瞧瞧。

在海盜船側面的方向,喬牧正在黎明中查看着海面,海風將他的銀髮和衣角吹得激烈搖蕩。

「他還沒從海裏面出來?」姚窕雙頰冰涼,走過去后,用兩手撐在欄桿上面時還能呼出迷濛的白霧。

她向海面上望去,這樣在底下憋得時間長了不會出問題吧?海水肯定涼的刺骨。

「雖然,我了解他想用筆記拿捏我的心情,但是也沒必要這麼拼吧?」姚窕看着陰暗冰涼的海面,實在是想不出裏面得有多冷。

「姚小姐放心。」喬牧雙手交叉著,面部帶着大管家的氣度,儘管全身緊繃,非常寒冷:「大少爺肺活量從小就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