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李青青沒有回答李長青的問題,而是擔憂地問道。


現在,李家的大部分勢力都被李霸海父子掌控了,如是世子身份再被他們奪去了,

那以後的李家,可真就變成李霸海父子的一言堂了。

所以,李長青跟李天罡的比斗,不僅僅是個人的勝負,更加關係到李家的發展。

不過,這些李長青並不打算告訴李青青,李長青只想讓她無憂無慮地長大。

片刻之後,李長青笑着說道:

「放心吧,哥的實力你又不是沒有見過,我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的,不能使用擔心了。」

「那好吧……」李青青愣了楞,然後拉起李長青的手,「哎呀,我怎麼把這件事給忘了,哥,你快跟我來,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說着,李青青便拉着李長青走了起來。

李青青帶着李長青一路步行,穿過幾條小巷子之後,很快就來到了一間酒樓。

這酒樓名叫聚仙樓,是青城之中赫赫有名的酒樓。

進入酒樓之後,李青青拉着李長青來到二樓的一個包廂,推開門的瞬間,李長青便看到裏面坐着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

少女穿着一身淡藍色的衣裙,身材婀娜,美麗動人,一雙纖長白皙的美腿在陽光下盈盈發光,恍如一位仙女。

「接下來的時間,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李青青會意一笑,將房門關閉之後,直接離開了這裏。

「柳瀟瀟?」

看到女孩的時候,李長青也是微微一愣,

這個就是自己前世曾經喜歡過卻從未引起他注意的女孩!

他也算是李長青前世第一個喜歡上的女孩。

『當時,柳瀟瀟可是青城數一數二的美女,自己正值青春年少,再加上她出落的容貌,自己難免會新生好感。』

李長青微微一滯,又覺得當時年少的情愫有些好笑。

「可惜以她天賦和容貌,又怎麼會看上天賦衰落的我?」

李長青搖了搖頭,當時自己修為跌落,早已沒有了天才光環,這般的美麗女孩自然是看不上自己,

『自己似乎還苦苦追求過一段時間,不過那時的他,自然看不上淪為廢物的自己,我在她的身上接連碰壁,可讓我頹廢了很長時間。』

『記得前世,她似乎是嫁給了皇城一個勢力的繼承人,想想也是,自己畢竟只是一個青城家族勢力,而且還是一個毫無修為的廢物,

跟皇城的天才比起來,自然是有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可笑的是,當初的我,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竟然還哭得死去活來,現在想來,還真是有些莫名地好笑。』

李長青現在早已不再是前世的那個他,自然表示會究竟這段無從談起的暗戀。

片刻之後,李長青緩緩開口,「好久不見了,柳瀟瀟。」

唉……

李長青啊李長青,你還是老樣子。

柳瀟瀟不動神色的掃視了一番。

李長青的穿着十分普通,樣貌清秀,平平無奇。

而且修為跌落,已然是一個廢物。

柳瀟瀟的眼中不由閃過一絲不屑。

『這個李長青也看看自己什麼貨色,竟然也好意思追求自己,他跟皇城的那些公子們比起來,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柳瀟瀟看着李長青,心中大為失望。

「今天,我是特意來找你的。」

柳瀟瀟淡淡說道。

「哦?你特意找我?」

李長青好奇,畢竟前世的柳瀟瀟可是看不上李長青的。

「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再繼續糾纏我了,我們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我有我的未來,我的未來是在皇城,不是在這裏,跟你渾渾噩噩地浪費時間。」

「我喜歡你那是之……」

李長青剛想說話,柳瀟瀟便打斷了他,

「我知道你喜歡我,但是,你要知道,你只是一個廢物!還有無限的可能,

實話告訴你,我已經跟皇城的徐公子有了婚約,你若是再纏着我,影響到我們的關係,我不介意讓他出手!」

李長青臉色一冷,「所以,你今天是來警告我?」

柳瀟瀟直視李長青,

「沒錯,你要這麼理解也可以,正好明裏暗裏還有很多人想要追求我,你若是再執迷不悟,正好拿你殺雞儆猴。」

看着柳瀟瀟的樣子,李長青忽然笑了。

「你笑什麼?」

李長青的笑容讓柳瀟瀟感到非常不舒服。

「柳瀟瀟啊柳瀟瀟,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不得不承認,你的確有着幾分姿色,但是還沒有達到傾國傾城的地步。

你知不知道你面前的人是怎麼樣的存在?你是不是太看輕我李長青了?」

李長青整個人散發出一股凌厲的氣勢,彷彿天山之巔的君主,凌駕蒼生,俯瞰九州!

這便是一代神王的氣概!

他李長青堂堂神王人物,仙宮神女都是唾手可得?

就連九重天的池瑤女帝,都想在榻上給他暖床。

論起姿色,他柳瀟瀟確實稱得上美女,可跟風華絕代的池瑤女帝比起來,無論是氣質還是容貌都差了一大截。

李長青連女帝都看不上,更別說現在區區一個凡女了。

如今,李長青的眼中,這些無關緊要的人,皆是如同螻蟻一般,

面對螻蟻,誰會在意,若是不悅,一腳踩碎就是。

李長青的聲音如同滾滾的音浪襲來:

「我之前對你客氣,不過是因為之前的關係,你在我的眼中沒什麼不一樣的,皆是螻蟻一般的渺小存在。」

「若是不爽,抬腳便能踩死!」

李長青說完之後,直接離開,留下柳瀟瀟,傻愣愣地站在原地。

過了好久,柳瀟瀟才中震驚之中反應過來,

「李長青,你在我的面前如此歇斯底里,難道就是為了在我這裏找回曾經失去的尊嚴嗎?」

「呵呵,這未免太可笑了。」

「別人張狂霸道,尚且有一絲修鍊的底氣,但是你呢,你不過是一個廢物,你說什麼都是沒用的,今後,我們只能成為兩個世界的人了。」

說完,她的眼中流露出一片堅定。「你幹嘛?等會兒有人過來,你就不怕被人瞧見?」雲若月冷聲道。

他不怕丟人,她還怕呢。

楚玄辰在戰場上是戰神,是智計無雙的軍事天才,可是在愛情上,卻有些束手無策,不知道拿雲若月怎麼辦。

所以,他喜歡像打仗對付敵人一樣,直接把人擄到自己身邊,懶得和她講道理。

反正人是他的,就行了。

「本王問你,你剛才偷偷跟來,是不是怕本王和她做什麼?」楚玄辰的聲音,性感低沉,在雲若月的耳邊訴說著,聽得她的耳根痒痒的。

《雲若月楚玄辰》第854章那男人,不是本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掌門明鑒,弟子既然已經自首,自然不會否認罪狀。」

「只是,晶石虎妖之事,確實與弟子無關!」

「弟子從那【羅網】組織法寶上接到的最後一個任務,便是……」

凌清雪瞥了眼王昊,神色略顯不自然:「想辦法得到王師弟的毛髮或血液。」

原來如此!

王昊雙眼瞪大,他明白了凌清雪之前為什麼要忽悠他去聖女峰!

這是想抓我去剃毛放血啊!

太危險了!

還好自己夠機智,躲過一劫!

鍊氣弟子王昊感覺陣陣后怕。

凌清雪要是能猜到王昊此刻的想法,可能會感覺很委屈。

她只是想獻身用美人計,然後趁著王昊不注意,剪下幾根頭髮而已。

凌清雪自知「修為不如王昊」,哪敢對王昊動粗啊?

……

「如果佈置晶石虎妖的人不是凌清雪,那會是誰?」

「想要得到王昊毛髮和血液的傢伙,又是誰?」

「他是想用巫蠱秘術對付王昊嗎?」

周恆陷入思索。

對於巫蠱秘術,周恆有所了解。

這種手段極其詭異,一旦中招,受術者會被操控心靈,做出很多違背意願的事情!

敵人想要操控王昊做什麼?

查探機密?暗中搞破壞?還是……借刀殺人?

周恆想起了姬若水。

周恆不由多想。

王昊前一天才救下姬若水,今天就被人針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