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李芷煙有些懵,怎麼關鍵時刻,請來的竟然還是陳圓圓呢?


就不能給力點,來個殺機重的神?!

沙樂和李芷晴見到這一幕,也是被驚的目瞪口呆。

“呃……用這種方式,化解危機,我姐也是沒誰了。”李芷晴扶額嘆息。

沙樂看着那些鶯鶯燕燕的女鬼,則是雙目放光:“我要是能請神就好了,把那個杜牧,柳永都請來……”

“爲啥要請杜牧柳永?”李芷晴問道。

沙樂嘿嘿笑道:“妹子,你沒聽老杜說過麼‘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從這句詩不難看出,這貨多騷,對付妓……女那是有一套。至於柳永,他跟妓……女的關係就更好了,死了都是妓……女出錢,給埋的呢。”

李芷晴恍然大悟:“原來你是對這些妓……女有意思,那好辦,不用請神。”

說話間,李芷晴一揮手,那些正在跳舞的小鬼,一窩蜂似得將沙樂給圍了起來。

這羣小鬼的樣子,比不上二樓的姿色,甚至有的青面獠牙,雙眼冒血,別提多恐怖了。

嚇得沙樂怪叫一聲:“妹子妹子,快讓她們走開,我開玩笑的,鬧玩不帶當真的啊!”

“慫貨!”李芷晴一揮手,羣鬼又站隊整齊的繼續跳小蘋果。

李芷煙雖然不能控制肉身,但思維意識還在,使得她在心裏對上身的陳圓圓說,叫她問出青樓女鬼,鬼窟的出口。

陳圓圓問完後,那羣女鬼嘰嘰喳喳道:“我們也不知道哪裏是出口呀,若有人或者鬼進出的話,都沒有固定地方的。”

“對呀,這都是鬼君大人說了算。”

李芷煙心裏着急,雖然現在沒什麼危險,但一直被困在這裏,也不是個事兒啊!

最主要的是,李芷煙已經想到,媚女將他們困在這裏,下一步,一準兒是利用他們對付趙天驕。

另外,眼看請神時間就到了,一旦陳圓圓走了,他們也會陷入危機。

忽然的,李芷煙靈機一動,對陳圓圓說:‘你叫她們跟一樓的女鬼學跳舞,會跳舞了,就會有男人喜歡了。’

“各位姐妹,我等風塵之人,若想遇到良人,一定要有一技之長,能歌善舞,精通詩畫……”

李芷煙無奈:‘說重點!’

陳圓圓略略尷尬,指着下方道:“你看她們,就是在練習一技之長……”

女鬼齊齊向下看去,驚呼道:“這是什麼鬼舞蹈,好古怪啊?”

“不過,既然圓圓姐說了,我們跟着學就是。”

呼啦啦,一羣女鬼,一起跑到樓下,然後自發的,站在後面,跟着跳了起來。

與此同時,陳圓圓也走了。

“真愁人,第一次請神就是陳圓圓,怎麼這次還是陳圓圓,就不能請個猛一點的神,把這羣女鬼,全部消滅?”

李芷煙嘟囔一句,然而話聲剛落,身邊虛空的波紋一閃,一個高大的背影,頓時出現在眼前。 趙天驕在千面妖姬的指路下,來到了這家KTV三樓的豪華包房裏。

而那青樓鬼窟的入口,則是包房裏的顯示器。

趙天驕去過青樓鬼窟,知道里面的鬼,不在少數,而且大部分都有道行。

李芷煙雖然有養靈之體,但修道時日尚短,絕對不是鬼窟羣鬼的對手。即便有李芷晴和沙樂,他們三個,也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

使得趙天驕極爲焦急,然而,在進入鬼窟後,看到下方羣鬼跟着動感的旋律跳着小蘋果,趙天驕懵了一逼。

“他大爺蛋蛋的,爺們這是穿越了,還是亂入了?”

李芷煙剛在吐槽,請來的神不給力,想要個猛一點的神,然後就看到了一個高大的背影,出現在了眼前。

看着這熟悉的背影,李芷煙立刻撲了上去,雙手抱在了趙天驕的腰間。

“天驕,你沒事吧。”

李芷煙雖然從進入鬼窟,一直都表現的很堅強,但她到底是個女生,如今有了依靠,就露出了柔弱的一面。

趙天驕還擔心李芷煙呢,驟然聽到耳邊的話,身體一震。

“我沒事。你呢,怎麼樣?有沒有受傷?”趙天驕轉過身,看着李芷煙也是安然無恙,這才放下心來。

接着,孟道靈,千面妖姬,還有寧思靜抱着肉肉,以及獨孤勝寒,也都先後進入了鬼窟。

“敢把我媳婦困在這鬼窟裏,爺們就剿滅了你的鬼窟!”

在來時的路上,趙天驕從千面妖姬那裏得知,這個鬼窟,是屬於媚女鬼君所有。

而且,青煙盟每個鬼君,都有各自的鬼窟。

“妖妖,我將這裏的鬼都殺了,你說,媚女會不會知道?”

千面妖姬點頭道:“會的。”

“天驕,這個女鬼是誰?我怎麼沒見過?”

趙天驕簡單解釋道:“她是千面妖姬,算是鬼軍預備成員,也是猛鬼十八養之一。”

“主人,既然媚女鬼君會知道,我們就剿滅這個鬼窟,然後鳩佔鵲巢,守株待兔,殺媚女一個措手不及。”獨孤勝寒目中寒芒一閃,開口道。

趙天驕抿嘴壞笑:“爺們也是這個打算!”

卻在這時,下面的李芷晴衝着他揮手道:“姐夫,不要殺這些沒有道行的小鬼啊,她們都是我的舞蹈學員,會聽我話的。”

趙天驕這才反應過來,感情這些女鬼跳舞,全部都是跟李芷晴學的。

“哈哈哈,小姨子你可真有一套啊,不僅跳舞能迷惑鬼,現在都能教鬼跳舞了。”

李芷晴傲嬌道:“那是,我可是舞王呢!”

肉肉眨了眨大眼睛,看着下方的羣鬼,嗖的一聲,就蹦了下去。

“我是女王,我也要有手下!”

眨眼間,肉肉就衝進了羣鬼當中,眼球漆黑無比,雙手煞氣繚繞,出現鋒利的指甲。

接着,在那羣有道行的女鬼中,不停的傳出咔嚓咔嚓的聲音。同時,還有胳膊啊,腿啊,還有腦袋什麼的,到處亂飛。

在女鬼的淒厲慘叫,無助求饒聲中,鬼窟一樓,如同成了煉獄一般,黑色鬼氣充斥繚繞,魂體殘肢到處亂飛。

肉肉的兇殘,立刻將所有人和鬼,給驚了個呆。

“這肉肉太殘暴了!”李芷煙心有餘悸:“天驕,萬一哪天肉肉兇性大發,我們會不會有危險?”

趙天驕道:“不會的,肉肉善惡分明,誰對她好,她都知道。”

不多時,那些有道行的女鬼,全部都是缺胳膊少腿的。而且,還有一部分沒有了腦袋,看起來極爲驚悚恐怖。

肉肉卻是恢復常態,萌態可掬的拍手笑道:“好啦,你們以後,都是我的手下啦,要乖乖聽我話哦,不然我就拆了你們的魂體。”

那些女鬼,看着肉肉的目光,極爲驚恐,卻是不敢有絲毫的違逆,立刻跪倒在地稱是。

“是是是,我們以後都聽你的。”

肉肉更開心了,可她忽然想到,獨孤勝寒在面對十八戰將的時候,都是很有威嚴和氣勢的。

於是,肉肉裝模作樣的輕咳一聲,收起笑容,揹着雙手,老氣橫秋道:“你們要叫我女王大人。”

“是,女王大人。”

看着三四十個殘疾女鬼,跪在肉肉跟前叫女王……

這畫面看的趙天驕他們,是哭笑不得。

“肉肉啊,你好歹是我鬼軍女王,是王啊!你就收這樣的手下?”趙天驕難以想象,如果以後遇到對手,肉肉小手一揮,出現一羣缺胳膊少腿的女鬼,跟着衝鋒陷陣,還不笑掉人家大牙?

肉肉嘟嘴,無比認真道:“這樣有什麼不好? 媽咪,他才是爹地 這是我在她們身上留下的記號,省得女帝還有護法把我手下搶走。”

趙天驕和獨孤勝寒,以及寧思靜幾個相視一眼,皆是搖頭苦笑。

獨孤勝寒道:“肉肉放心,這些女鬼,本帝還看不上眼。何況,你這個女王,也是本帝的手下。”

“哼,反正我是女王大人,她們都是我的手下!” 魔改全世界 肉肉氣呼呼的道。

“好吧好吧,女王大人,你喜歡就好。”隨後,趙天驕沉聲道:“你們這羣女鬼,給爺們聽好了,既然我鬼軍女王看重你們,就要忠心不二。不管你們以前跟着誰,殺了多少人,爺們都既往不咎,但此後,絕對不可濫殺無辜。”

這羣女鬼還都處在劇痛,驚恐,和懵逼中。

不過,她們也聽明白了趙天驕的話,那就是收留了她們,不用再繼續留在青樓鬼窟了。

使得這羣女鬼立刻點頭稱是。

李芷晴見狀,立刻道:“姐夫,我不當你祕書了,我要當鬼軍舞王。她們都是我手下,你也要收了她們。”

寧思靜忽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天師,恭喜你呀,又多了好多成員呢。”

趙天驕卻是不以爲然。

在他看來,兵貴精而不在多。

雖然滿足了肉肉和李芷晴,收下了近百個小鬼。

但是在他心裏,這些鬼,不過是炮灰而已,她們根本就不夠資格加入鬼軍。

當然,若是能夠經過戰鬥的洗禮,而沒有魂飛魄散的話,那才配加入鬼軍。

李芷煙的想法,和趙天驕一樣,便開口道:“天驕,你不覺得,你的鬼軍,現在是寧濫勿缺了麼?”

孟道靈也是點頭附和:“的確,你的鬼軍成員,各有特色,這羣女鬼,雖然只是普通成員,但綜合素質方面,照比卿伶還有十八戰將,欠缺的不是一星半點啊。”

雖然獨孤勝寒也是這個想法,但她從來不會質疑趙天驕的決定,便沒有開口。

趙天驕微微一笑,將他的想法說了出來,這才讓二女,放下心來。

“好了,第一層和第二層的鬼,都解決了,現在就去第三層!” 青樓鬼窟,一共就是三層。

趙天驕第一次來的時候,去的是第二層。

使得第三層會有什麼道行的鬼修,他也不知道。

於是,趙天驕衝着下方的女鬼問道:“三樓有多少鬼,都是什麼道行?你們,知道麼?”

“天師,這個我們真的不知道。”

“沒錯呢,三樓是最神祕的了。偶爾媚女大……媚女會在鬼窟三樓留宿,甚至受傷後,還會來此閉關一段時日,然後傷勢就會完全恢復。”

趙天驕一愣:“還有這事?”

“主人,既然媚女受傷會去鬼窟三樓療傷。她之前被你打傷,爲什麼沒有回來療傷呢?”獨孤勝寒說出了她的疑惑。

趙天驕皺眉,沉吟片刻道:“在她逃遁後,我第一時間交出覓影成員,應該是因爲有她們存在的緣故,媚女不敢回鬼窟,怕暴露行蹤,被我找到,繼而繼續追殺。”

“沒錯。而且,就算媚女提前回來,不被覓影成員發現。 豪門寵婚:老婆大人休想逃 但天師一定會從妖妖口中,或者那個男鬼口中,得知鬼窟入口,來到鬼窟。到時候,處在療傷中的媚女,將會更加危險。”寧思靜也跟着分析道。

趙天驕看着三樓,心思急轉,忽然靈光一閃,抿嘴壞笑:“肉肉,小晴,你們各派十個手下,進入三樓,先探探虛實。”

“好哦,好哦!”肉肉一聽,有手下的用武之地,立刻拍手叫好,然後挑兵點將,選了十個女鬼。

李芷晴有了手下,那種能發號施令的感覺,也是讓她極爲喜歡,也是立刻選了十個女鬼,夥同殘疾女鬼,一同去了三樓。

而鬼窟裏的女鬼,其實對三樓也很是好奇,不過之前她們的主子是媚女,主子說不讓進,她們自然不敢進。如今,她們換了主子,便有了底氣,很快的便去了三樓。

與此同時,外界,媚女正狼狽逃竄,胸前流淌的鮮血,已經將粉色的裙子,染成了紅色,可她卻不敢懈怠絲毫。

因爲,身後不僅有覓影成員在尋找她,更有那個令她極爲厭煩的氣息,如影隨形。

那是……雷姬的氣息!

雷姬擔心媚女會捲土重來,使得在她在找到趙天驕的行蹤後,便一直潛伏在趙天驕身邊。

本來,媚女化作李芷煙的樣子,連雷姬也沒看出來,可趙天驕突然發難,重傷媚女,才讓雷姬恍然大悟。

不過,在關鍵時刻,媚女使用保命手段,逃遁離開,這也讓得雷姬,也失去了媚女的行蹤。

但媚女身上流血,使得雷姬還有覓影的兩個女鬼,都能循着氣息,遙遙跟着媚女。

也是因此,媚女纔不敢貿然回到鬼窟療傷。

一旦讓雷姬知道鬼窟的存在,那麼自己的鬼窟,多半會被雷姬拆了。

最主要的是,三樓裏,那被她視爲寶貝的存在,也將暴露了!

“該死的,這趙天驕簡直就是個妖孽。 贈你一世情深 身邊鬼修不僅各有特點,就連鬼君境這種少見的鬼修,竟然也能被他收服。更可恨的是,他到底怎麼看出我是假的李芷煙?”

媚女被傷後,始終都在糾結這個問題,畢竟,她是經過千面妖姬幻化的容貌,被說趙天驕這點道行了,就算是鬼王,也根本看不出絲毫端倪!

“難道,他身邊的某個鬼有火眼金睛?”媚女越想越氣:“趙天驕,你殺了我的手下,還收了我的陰龍鬼當鬼奴,今天更是對我造成重傷……我發誓,我一定要殺了你!”

卻在這時,媚女懷中的銅鏡,突然的,跳動了一下。

媚女大驚,連忙拿出查看,立刻花容失色:“有鬼去了三樓。這羣賤鬼,哪裏來的膽子去三樓?難道是趙天驕的鬼軍?”

“不能讓她們去三樓,絕不!”媚女雙眼通紅,立刻改變方向,朝着皇朝KTV疾馳而去。

鬼窟內,二樓。

趙天驕看着逐漸登上三樓的二十個女鬼,道:“勝寒,仔細留意上面的動靜。靜靜,你看看,你能不能看出什麼端倪。”

獨孤勝寒和寧思靜,全部點了點頭。

然而就在這時,剛剛登上三樓的二十個女鬼,全部快速的跌落下來。

在落下的瞬間,紛紛魂飛魄散,連一聲慘叫也沒傳出。

這一幕驟變,立刻讓趙天驕他們,大吃一驚。

“一羣賤人,也敢來打擾本公子,你們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麼?”

接着,從三樓裏,傳來一個極爲陰邪,同時又充滿暴戾的聲音。

“樓下一定發生了什麼事,你們幾個,給本公子下去看看,到底怎麼了?”

趙天驕一驚,這樓上,竟然有男人,不對,是男鬼!

不是說媚女受傷,去樓上閉關一段時日,就會傷勢痊癒麼。

難道,她是在男鬼的身上,採陽補陰?

“我們先下樓。”趙天驕帶着李芷煙她們來到一樓,和李芷晴沙樂他們會合一處。

也是此刻,從三樓內,竄出十多個女鬼,且道行波動,都極爲強烈,赫然,是鬼法境的鬼修!

“全部都是鬼法境!”孟道靈失聲驚呼。

鬼法境的鬼,趙天驕殺過,可卻是頭一次遇到這麼多的鬼法境鬼修。

使得所有人和鬼,都驚了個呆。

不過很快,趙天驕目中就燃起了熊熊鬥志。

“十三個鬼法境的鬼修,也好,今天就是檢驗鬼軍真正戰力的時候了!”趙天驕立刻將所有鬼軍戰將,全部喚了出來。

肉肉眼球,立刻變得漆黑一片,小手,也變成了煞氣森森的小爪子。

獨孤勝寒,還有李芷煙孟道靈,全部都做出了備戰的狀態。

十多個鬼法境的女鬼,呼嘯間來到一層。

“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指使這羣低賤的鬼,登上三樓。今天,你們都要死!”爲首的一個鬼修,說完之後,立刻朝着趙天驕飛撲而來。其餘的鬼修,也緊跟其後。

趙天驕立刻掐訣唸咒,給所有鬼軍戰將,都加持上了冰甲還有雷袍狀態。

鬼軍戰將雖然都是鬼影境,但全無懼色。而且,已經有十二三個鬼軍戰將,有了鬼王槍。此刻加持雷袍和冰甲狀態,全部都神威凜凜,帶着沖天的殺伐之氣。 “鬼軍出征,誰與爭鋒……”口號喊出的瞬間,方青首當其衝,揮動鬼王槍,殺了過去。其餘鬼軍戰將,也都不甘示弱,紛紛衝殺而去。 億萬獨寵:少主的溺愛萌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