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李承乾又笑道:「怎麼?你不敢嗎?」


「誰說我不敢!但請求公子快點。」

於是,薛仁貴便隨著李承乾而行。 薛仁貴隨著李承乾一路前行,馮孝約在到門外的時候,便被李承乾給支使出去。

很快眾人的便到了朱雀門外。

薛仁貴有些著急了,畢竟走了這麼久還沒有到。

於是忍不住開了口。

「公子,到了嗎?」

「再往裡面一些。」

李承乾指著大門說道。

薛仁貴驚訝的問:「在裡面可是皇城啊,不是普通人可以進去的!我還是不要進去的好!」

薛仁貴並不傻,他大概猜出李承乾非富即貴了,能到皇城內的存在,一多半都是不可招惹的存在。 惹愛成癮:腹黑總裁太霸氣 況且他還敢直剛候光亮,那他便更加確認,李承乾一定也是高官之後!

李承乾笑而不語。

「你隨我進去便知!」

完后便率先進入其中。

好奇害死貓,薛仁貴為了弄清楚李承乾到底是誰,也跟著他走入朱雀門中。

霸道女土匪:壓寨相公你別逃 說也奇怪,以前薛仁貴一靠近於大門的時候,便有人阻止他前行。

但是今天這門內的士兵似乎一點都不在乎。

而且還對於他是恭敬不已。

他知道,這一切就是眼前的這個小孩子的原因。

那便是說這孩子有可能是皇城內當差的,或者是大臣之後人。

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在他面前的是大唐的第一太子爺,第二的存在。

數人一路前行,薛仁貴越走越是心慌,畢竟越往裡面,便是深宮後院了,這裡可不是所有人都能來的。

同時在他面前的是大量的琉璃瓦片,還有各式的精美建築,讓人應接不暇。

數人又走了一會兒時間,他們到達了一個宮殿門口,門口上書著巨大的兩個字,東宮!

薛仁貴再也忍不住了。

他問:「公子可是在東宮之中當差?這裡可是太子殿下的居所啊!能在這裡當差那可是光宗耀祖的事啊!」

薛仁貴有些羨慕的看著東宮兩個大字。

這兩個大字,他們窮人一輩子都沒有機會看到過,今天他看到了。

李承乾笑了。

「走吧,到裡面說!」

他們進入東宮之中,宮裡的侍女便迎了上來。

「拜見太子殿下!」

當眾女叫出太子殿下的時候,薛仁貴整個人都茫然了。

李承乾笑著看著薛仁貴,這下再也瞞不住了。

薛仁貴詫異到不行。

「太……太子殿下!您是太子殿下!」

牽手人生路漫漫 李承乾輕輕點頭,並且揮揮手道:「你們都下去吧,去準備一桌好菜上來!本王要接待貴客!」

「是!」

眾女下去了,薛仁貴還在那裡呆如木雞。

他心中在想,怪不到李承乾敢直面候光亮,還逼他下跪,原來他是太子啊。

太子的地位可比什麼國公要高也許多,他候光亮在李承乾面前算什麼東西!

直到有人喝道:「大膽!見了太子殿下,還不行禮?」

薛仁貴這才恍然大悟,連忙行了禮。

「小人拜見太子殿下!」

「不必多禮!你到廳堂之中等本王一會!本王去去就來!」

完后李承乾便轉身消失了,薛仁貴只在一邊四下打量,看著來來往往的漂亮小姐姐,他顯得有些拘束,畢竟這宮裡的妹子都是美女的存在。

宮女們一會兒是端茶,一會兒又是送水的,讓他有些尷尬,直到李承乾出現在他面前。

此時的李承乾已經穿上了蟒蛇袍子,顯得格外威嚴。

「太子殿下!」

薛仁貴一見,連忙起了來。

「來來來,坐坐坐!」

李承乾示意他坐下,那薛仁貴突然問道:「不知太子殿下讓薛仁貴來東宮之中所為何事?」

李承乾也不打哈哈,直接說道:「薛仁貴,本王欲招募你為本王的貼身護衛,你可願意?」

李承乾有十足的把握讓薛仁貴服從,但是他錯了,因為薛仁貴沒有直接回復,而是說道:「太子殿下,恕小人不能答應您!」

如此唐突的招人,在薛仁貴這裡,有些不現實。

「喔?為什麼?」

李承乾直接問。

「太子殿下,祖個有家訓在,小人不敢不從!」

薛仁貴的家道都沒落了,人都要餓死了,還要什麼家訓?真是迂腐不已啊。

「你現在惹了候光亮,其實你可不必離開的,直接找個庇護就可以了!而東宮,就是你最好的歸屬!」

如是普通人,早就答應了李承乾的請求,但薛仁貴不是普通人。

「謝謝太子殿下的好意,小人感激不盡,如果僅是想招募小人的話,小人恐怕不能答應!小人家中還有母親在,隨時可能有危險,小人這就告辭」

薛仁貴大概是第一個敢這麼拒絕李承乾的人。

他起了身,就要走,一點面子也不給人。

李承乾也不著急,只是笑笑。

「再等等,本王還有話要說!」

接下來可能要用技能了,否則薛仁貴怕是招募不到了,這次招募不到,等他魅力值到60的時候,他薛仁貴早就不在長安了。

那可就虧大發了,薛仁貴停下了腳步,臉上掛著疑惑。

隨後系統來的提示。

提示:是否使用武將招募?

【是】【否】

原來系統直接就讀懂了他的意圖。

剛才的招募沒能完成,也是因為自己魅力不夠?

朱門惡女 他薛仁貴憑什麼要做你李承乾的護衛?

彼此也不熟悉,就因為你是太子?

這種性格特點,其實李承乾早就應該知道了,就從他要與候光亮賭個輸贏來看,李承乾就知道薛仁貴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說好聽點叫執著,說不好聽的叫固執,不開竅。

【是】

此時系統再次來了提示:使用武將招募成功。請再次招募!即可成功!

刷的一下,武將技能直接就不見了。

根據系統提示,只要再招募一次便可以。

李承乾陷入了沉思之中,而一邊的薛仁貴有些著急了。

因為剛才讓自己停下來,而太子卻又不說什麼。

「太子殿下,若是無其他事,小人先告退!」

此時他害怕自己的母親被暗算,想早些回去。

此時的他歸心似箭啊!也不管對方是不是太子,現在他只想回去。

「等等!」

李承乾總算是回到了現實之中,他制止了薛仁貴。

薛仁貴停了下來,看著李承乾有些茫然。 既然系統這麼提示,那李承乾照做。

於是他叫住了薛仁貴。

並且說道:「薛仁貴,本王欲招募你為本王的貼身護衛,你可願意?」

薛仁貴頓了一會時間,剛才不是回答過嗎?自己也拒絕了。

為什麼李承乾又問了一遍。

就算是再問一次,他也會拒絕了。

同時薛仁貴的口上卻不由自主的應道:「小人薛仁貴願意奉太子殿下為主!永生不忘!」

他有些奇怪,為什麼自己會這麼說,並且在他心中升騰起一股意念,那就是要忠於太子!哪怕是付出生命也是要護李承乾周全。

這是怎麼一回事,一會之後,他的本心竟然丟了,同時也將祖訓給拋於腦袋之後。

此時他的眼中只有太子的存在。

李承乾哈哈大笑。

「哈哈哈,好好好!本王有你相助,何恐天下不利於我?」

李承乾心中在想,原來這個技能如此好用,那簡直是太好了,往後這種技能那是越多越好啊。

要知道,大唐還有許許多多的猛將勇士,如果都入自己麾下的話,那大唐將成為這個世界的霸主,往後這世界還是他李承乾的!沒有人能夠左右他的統治!

雖然薛仁貴心中認可了李承乾,可是他卻臉上有難色。

畢竟大後方也是十分重要的,他家中還有一個母親。

他道:「太子殿下,請容許小人外出安置一下小人的母親,我明天……」

他想說明天再來東宮之中尋太子。

如此對自己母親上心,也算是一個大孝子也。

「不必了,本王為你想好了!」

李承乾如此說道,完后,從門外走入一名中年婦女。

四十歲模樣,眉宇行間與薛仁貴有些相似。

這個女人生得竟然有幾分姿色,也是苦了她,早早就守寡了,一人將薛仁貴拉扯大,也是十分不容易的啊。

而在婦人之後是馮孝約,他也走了進來。

「母親!」

薛仁貴往前,那婦人則是抱住了薛仁貴。

「我兒!你沒事吧!」

薛仁貴點頭,隨後婦人又看了看李承乾,便行禮道:「民女拜見太子殿下!」

「免禮!」

婦女起身。

李承乾道:「薛仁貴,本王為你想到了,知道那候光亮可能會對你們不利,所以讓馮孝約去你家中將你母親接來,往後你們母子都可以住在東宮之中,好好生活!」

原來剛才馮孝約不在一起,是去薛仁貴家中接他母親了。

薛仁貴感動不已,想不到李承乾想得這麼周到。

現在,他沒有什麼要說的,直接跪倒在地。

「太子殿下之恩,薛仁貴沒齒難忘!我定當以後半生來報答太子殿下之恩!」

李承乾連忙將其扶起。

「往後我們便是一家人了,這大禮在沒外人的時候,不必再行!」

李承乾不是形式主義的人,因為那是一點實用性都沒有。

婦人這時說道:

「兒啊,這裡可是東宮啊,往後你便要施展拳腳,光復我薛家往日榮光啊!我薛家從北魏開始就是一大世家,沒想到到了我這一輩卻是沒落,為娘的沒能給你創造一個好的環境,深深愧疚啊!今有太子殿下賞識,你要好好表現才是啊!」

說也奇怪,那武將招募一用,就連薛家的祖訓都不會被拿出來講。

連薛仁貴的母親都主動勸起了薛仁貴,這下有意思了。

如此說來,薛仁貴當真是忠誠度百分百啊。

大愛晚成:許你竹馬情深 以李承乾的做法來看,不管是誰,都會感動不已,何況是薛仁貴呢?

他的這一招,是運用《孫子兵法·謀攻篇》里的:故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為不得已。

說的是出兵打仗,最優先的是用計謀取勝,能影響對方的心境。

其實他概括的八個字,那就是上兵伐謀,攻心為上!

佔據了心這一要點,怎麼都好辦。

這麼做來,讓薛仁貴變得更加的死心踏地的跟著他。

忠誠度簡直就是爆棚啊。

「太子殿下,往後我們母子就要多多煩你費心了!如果有什麼需要的,我願意什麼都做!打雜什麼的,都行!」

「不不不!你們母子兩人便在東宮之中享福吧,打雜自然有下人來處理。」

如果讓薛仁貴母親做這些,薛仁貴不說什麼,他也不會接受的。

婦人便不再說什麼。

如此一來,事情算是定下來了。

於是李承乾便道:

「馮孝約!往後你為左護衛,薛仁貴為右護衛,本王的安全就靠你二人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