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有人想要動手,但卻被身邊擔心會殃及自己的人攔住了,還有的甚至被身邊早就不滿的其他人悄無聲息幹掉,連慘叫聲都發不出來的那種。


等到柏樹他們停下來時,最精銳抵抗最強烈的明朝小隊,已經減員到了三分之二,近百十人倒在了地上,而這其中一多半的人,都是死於他們自己人之手。

『我們接受收編!』最後一個鬍子拉碴的中年男人被推舉出來,站在了柏樹的面前。 第五百六十三章當極光絢爛天際

死掉的人,因為擔心屍體被其他變異生物啃食,所以秦思宇直接指使火化了他們,騰出來的車廂,全部被用來拉挑出來的有用變異體,其他的全部成了薪材。

於是等他們動身離開時,整個黃陵縣城已經變成了火海,無數的樹木在火焰中被點燃,至於那株幾十米高的樹體,則成了一桿熊熊燃燒的火炬,壯觀的聳立在大地上。

這火炬之大整片天空都被照亮了,就像是來到了白天一樣,所以秦思宇他們乾脆就趁著這亮光,連夜驅車回了桐城市區。

桐城市區內很多人也注意到了這一幕,只不過市區內剛剛經歷一場變故,人心惶惶之下,所有人只是擔憂的看著北邊,卻沒有一人打算去深究,甚至連走出家門都沒有。

相反倒是剛剛接管了桐城市區的一大隊,為了安全起見,還向這個方向派出了一支小隊,結果剛好遇見了先頭回來的柏樹一行。

一行人進了城,發現上城區里竟然很平靜,雖然街面上多了一些戰鬥的痕迹,但也顯得寧靜許多。

『你們進來的很輕鬆嗎?』柏樹很奇怪,明暉柳承寒並沒有帶走全部的力量啊。

『沒有,他們抵抗了,但在候副團長帶人精準狙擊下,他們的抵抗很快就瓦解了,那些自衛隊的成員大部分都跑回了家,還有的一部分帶著家人離城了,所以我們的進展很順利!』

『而且在我們交火時,他們自己也發生了暴亂,那些下城區的倖存者乘亂攻進了上城區,後來侯副團長出面安撫了他們,他們才安靜的退了回去,現在他們的代表應該正在跟副團長接觸!』小隊長簡單說明了一下他們今天的行動。

柏樹聽完點頭,然後到;『行,你先給我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後面還有一頓事情要處理呢,對了找幾個倉庫讓人嚴格把手,後面有些東西比較重要!』

『明白,剛好他們這次出去騰空了幾個倉庫,就先放在那裡吧,對了兄弟這次出去怎麼樣啊,團長帶你們去哪了?』那接上柏樹的小隊長好奇道。

算是今天柏樹他們一行出來已經三天了,儘管時間很短,但他們這一次出動的人手,幾乎佔了暗黑團一半的中高端力量,所以再怎麼保密還是被走漏了風聲,於是就有消息說,團長秦思宇親自帶隊出去開擴了!

還有一則謠言,那就是暗黑團發現了一處物資充足的戰略倉庫,只不過因為倉庫中還有許多的看守人員,再加上一些變異喪屍,所以團長秦思宇才帶著幾位三級進化者,還有眾多的二級進化者一起。

他是想直接打下那裡,然後佔據那裡作為他們的老巢,要不然幹嘛不是帶一支大隊直接前往,就是因為大隊的人數雖然很多,但戰力的話就差得遠了,他要以犁庭掃穴速度完成開擴。

流言蜚語下,第一大隊突然北調,所有人都在猜測此行的目的,然後就被命令接管一座倖存者營地,也就由不得這小隊長好奇了。

『不就這裡嗎,只不過北邊有一個對我們危害很大的變異體,我們就是去解決他的,順帶接收了這座倖存者營地!』柏樹口風很緊,沒有透漏太多的事情。

等到秦思宇也進了城時,臨時帶隊的侯元身邊帶著幾個陌生的面孔,在倉庫邊上接上了他。

『思宇,怎麼樣?』儘管已經知道了此行的結果,侯元還是問了秦思宇一句。

『一切順利,就是大家疲憊的厲害,這幾位是?』秦思宇用眼神示意問道。

『這幾位是桐城的進化者勢力代表,是專門來見你的!』侯元介紹道。

『秦團長你好,我們是桐城營地裡面的進化者勢力,之前有眼不識泰山,再加上自衛隊勢大我們也不敢主動來見你,現在藉助候副團長的幫助,特來跟你見一面!』一個中年人態度擺得很低,滿臉恭維的笑意。

『見我做什麼,我又不是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有什麼事你直接就決定了,我這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呢!』秦思宇詫異。

『思宇,當下我們的重心不在這邊,但後面桐城是我們發展的重要一環,這些人還是需要拉攏的!』侯元走到秦思宇身邊,用恰好讓幾人聽見的聲音低聲說道。

果然聽見侯元這話,這幾人臉上的忐忑不安減弱了一絲,看向秦思宇侯元的眼神,也更加的友善與熱情。

『我知道,這一切交給你處理吧,你知道這一趟過來我有其它的事情需要處理,你處理事務帶上柏樹就行,讓他也熟悉一下!』秦思宇皺眉。

話雖這麼說,但對方都已經到了自己的面前,不說兩句實在是不會做人,所以秦思宇想了想,看著幾人說道。

『你們也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只要你們合理髮展,不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只要不侵犯法律,我對於你們基本可以不聞不問,甚至提供一些支持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當然這一切取決於你們行動!』

『是的是的,我們一定守規矩!』幾位代表連連點頭,然後看著秦思宇離開。

秦思宇確實有很多事情需要忙,但這些事情卻不能為其他人所知道與理解,因為這些事情都是裝在他的腦海中,都是他今天與變異巨樹精神交鋒時,突然得到的一些精神片段。

這其中最多的其實是一些日常記憶片段,但還有的則是一些巨樹對於天地能量的理解,也就是對於能量的運用。

當然他也不是要什麼模仿學習,然後照葫蘆畫瓢練習,畢竟他還沒有嫌命長呢,兩者生命形態都不一樣,根本就沒有參考性。

秦思宇要的,實際是對方記憶中對能量的一種理解,以及那些被塵封的往事。畢竟活得久了,它們經歷的自然也多了。

對於修鍊這種事,其實他已經讓埃迪卡拉在暗中組織人嘗試了,只不過因為缺乏資料,這件事一直沒有什麼進展。

這一次之所以爽快的參與進來,實際上秦思宇還是希望通過老道,打通與隱族的關係,畢竟長安城如果真的要一直走下去,不與隱族接觸幾乎是不可能的。

一邊不住的吸收著巨樹的精神碎片,秦思宇一邊調整著自己的狀態,然後為了即將到來的二次潮汐準備著。

按照老道的說法,天地能量復甦后,天地間的能量濃度會一點點的變化,但這一過程一般會分為兩個重要時間,一次是剛剛復甦的那一次,另外一次就是能量達到飽和的那一次,與大世界達到一致的時候。

擔心秦思宇不能理解,他又簡單的解釋了一遍,第一次是地球所在的範圍重新接觸到異種能量,第二次則是太陽系外能量到達到地球那一刻。

這就像是非洲大草原的雨季一樣,第一次的降雨較小,但解決了草原的乾旱情況,但第二次的雨季就比較狂暴了,不僅解決了乾旱情況,還將草原直接變成了沼澤。

所以秦思宇自然明白這是一次多麼重要的機會,一次不同於之前小潮汐的機會,在來之前他就已經告訴了團里的核心成員們,必須抓住這一次的機會。

而四級樹族生命體的本源,則是他們企圖獲利最大的催化劑,希望藉助吸收本源之葉時的動靜,最大限度的吸收能量。

媚尊天下 到了第二天的時候,巨樹燃燒的濃煙還在向著天空升去,但在桐城上城區營地裡面,暗黑團的第一大隊已經接管了這裡的一切,至於所有的原自衛隊成員,全被派往了下城區。

或許是感受到了下面眾人的焦灼,時間就像是狂奔的駿馬,很快夜幕降臨了,重新掩去了眾人臉上的狂熱。

隨著夜幕越來越蛇女,於是在眾人看不見的地方,在地球的兩極地區,一些絢爛的極光出現,五顏六色的極光,一點點的點綴滿了或黑暗或蒼白的天空,然後一點點的向著低緯度的地區蔓延。

快穿法則:腹黑男神,強勢寵 很多倖存者看見了這一幕,於是不管是正在外面忙碌的,還是那些正在進行戰鬥的,所有的人第一時間向著附近的建築物跑去,或者乾脆將自己緊緊地鎖在了車內。

當秦思宇坐在樓頂,第一眼看見遠處天際的一抹亮光時,他伸手自身邊的盒子裡面拿起了一份本源樹芯,然後放在了自己的嘴裡。

很快在他的身邊,出現強烈的能量波動,而且這波動越演越烈,就像是潮汐一樣起伏,很快就將秦思宇體內的能量強度堆得更高。

當天際徹底被極光堆滿時,當下面的桐城倖存者營地開始出現慌亂的叫聲時,圍坐在秦思宇身邊的其他幾位三級進化者,也不約而同開始了今晚的進化之路。

而在另外兩棟樓上,其他的二級進化者,以及老道與徐超三人,也同樣吞下了自己的那一份,很快跟秦思宇相似的情況也出現在了他們的身上呢,三棟大樓開始相互呼應,竟然形成了一個輕微的頻率。

陣法聚能,這是老道在傍晚時剛剛吐出來的東西! 第五百六十四章秩序

雖然是二次潮汐,能量回涌的方式也更加的狂暴一點,但造成的後果,卻遠遠不及第一次來的那麼讓人絕望。

經過了多半年的末世洗禮,活下來的人不僅堅強了許多,而且還強大了許多,所以儘管當極光絢爛整個天際的時候,他們內心中依然布滿惶恐,但卻沒有了第一次的茫然與無助。

很快他們就發現,這一次的極光天象,周圍的能量似乎更加的充沛了,隨著他們的呼吸,都會有能量一點點的進入他們的身體。

再加上潮汐能的衝擊,很多人突然就達到了能量飽和,然後身體不可逆的進入了進化的狀態,向著更高的等級攀去。

就連以往那些無望於覺醒成為進化者的普通倖存者,也在潮汐能的衝擊下,身體裡面的枷鎖突然被無形擊碎,開啟了屬於自己的進化之路。

但還是有那麼一些不走運的,狂暴的能量澆灌著他們的身體,雖然他們避開了第一次的大災變,但這一次卻無法倖免了。

『吼!』屍變的吼聲,開始在桐城市區響起,並漸漸變得此起彼伏。

那些沒有感應到進化趨勢的倖存者們,心中則是無邊的失落,一邊羨慕的看著身邊的其他人進入進化狀態,一邊警惕的盯著左右。

極光天象持續的時間並不久,也就那麼兩個小時左右,然後這顆星球上的暗能量就已經與外部環境達到了平衡狀態,能量潮汐慢慢的平息了下去。

但此時在桐城營地內,進化者晉級造成的影響卻並沒有消散,而且得益於本源樹芯的作用,再加上老道貢獻出來的聚能陣法,三棟大樓所在的位置,已經颳起了狂風。

能量漩渦籠罩著他們,源源不斷的將四周的能量吸攏過來,然後就像是無底洞一樣,源源不斷的注入到漩渦的中心位置。

在三棟大樓的樓頂,所有人紅光滿面的閉目盤坐,學著老道的樣子將雙手放在小腹位置,掌心向上緩緩呼吸,只不過吐出的每一口氣息,都灼熱無比。

幾十人中,作為隱族的老道以及徐超師兄弟,三人簡直就像是無底洞一般,源源不斷的能量進入了他們的身體,而他們卻半天也沒有其它動靜。

幾乎每一個人頭上,都有一個氣旋存在,除了老道以及徐超師兄弟之外,就數秦思宇的氣旋最為龐大。

以前的時候,秦思宇不知道自己的體內有異物的存在,每次吸收那麼多的能量,實力卻不見迅猛的增長,為此他還懷疑過自己天分的問題,要知道那時候,他就比其他人能力吸收量更多。

直到他知道了埃迪卡拉的存在,才知道自己的能量,一半都被它偷了過去。

所以這一次剔除了埃迪卡拉這個小偷,秦思宇吸收的所有能量已經全部為自己所有,再加上這段時間戰鬥的磨礪,很自然的他已經來到了更上一層的邊緣。

就像是一層薄膜被戳破一樣,秦思宇隱隱約約覺得自己聽到了一個低微的響聲,然後剛才身體裡面的脹痛以及灼熱感就煙消雲散,全身只感覺一陣舒暢,就像是泡在溫泉里一樣。

對面另一棟樓上,在秦思宇這邊突破到四級時,老道終於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先是欣慰的看了秦思宇一眼,然後才抬頭看向了自己頭頂的夜空。

哪裡依舊漆黑一片,只不過能量潮汐衝散了些許烏雲,露出了久違的星空還有那像玉盤一樣掛在天上的月亮。

『已經快深秋了啊!』說這句話時,老道的眼神中,有著一抹化不開的凝重。

徐超師兄弟也先後醒來,在看見老道的狀態后,先是彎腰恭賀了一番,就與他一起看著那皎潔的月亮,似乎今晚那裡有什麼不一樣似的。

慢慢的許多人睜開了眼睛,一臉欣喜地感受著自己的新變化,十多分鐘后,秦思宇也睜開了眼睛,迎上的就是劉勝以及侯元迫切的目光。

因為他們之前已經猜測過,綜合眾人的實力,最有可能破級的就是秦思宇了,多一兩個三級進化者,遠遠不如秦思宇這個探路人來得重要。

喪屍已經出現了五級屍王,而且它們本來就是蠻橫生長,根本就無所謂晉級失敗這一說,隱族這邊因為有自己的一套修鍊方法,所以就只有進化者們,因為沒有前人的經驗,只能摸著石頭過河。

因為誰也不知道,進化者究竟該怎麼晉級,每一次晉級又會是什麼方向!

『成功了,我感覺已經踏入了四級,我好像可以更清晰的感應到能量的運行,以及四周更細微的變化!』說著話秦思宇攤開了手,一朵黝黑的黑炎在他的手上跳動。

『現在能力的使用,似乎對能量的使用更加的高效,而且感應到外部的能量變化后,我對它的掌控也更近的靈活緊密,再不是以前那种放出去就自生自滅的狀態了!』

『那這次的收穫還是超出預期的,我們這次過來的所有人,除了預訂名單的人,其他人也大都再進了一步。

這其中柏樹、席偉、林昌宇、何學寧、謝燕華等五人積累最為深厚,成功晉級為三級進化者,另有數人也大部分由二級初期一躍成為後期的進化者,我們的實力又更上一層樓了!』劉勝笑得眼睛都眯起來了。

『下面的其他人怎麼樣,屍變的情況嚴重嗎?』秦思宇可沒有忘記能量潮汐最大的危害。

『不嚴重,初步傳上來的消息,屍變的概率只有百分之五左右,這其中普通倖存者佔了百分之四,剩下的百分之一,則是有進化者沒扛過來,進化失敗了!』侯元對城內情況最清楚,見狀大致報了幾個數據。

『百五左右,以桐城倖存者的規模,也就是數百人之多。那長安城呢,長安城的倖存者基數更大,也就是說會有近萬人之多!』秦思宇面色沉重道。

『你放心,那邊已經安排好了,而且咱們還是按照街區控制的,就算出現騷亂,趙冬他們也是可以搞定的,我在出來前已經讓他們全部回撤了!』侯元理解秦思宇的擔憂,聞言立刻寬慰他。

身邊其他隊員聽到這樣的消息,也感覺特別的提氣,雖說之前他們已經是長安城最強的勢力了,但現在他們敢說,自己或許也是這關中平原上的最強勢力了。

在這二級後期就可以橫著走的世界,在這三級進化者,就可以是一處大存者營地掌控者的時期,四級進化者,簡直就是超越的存在,更不要說在他的麾下,還有數量眾多的三級進化者。

他們終於可以不用擔心長安城會被攻破了,也不用擔心遇到超級屍潮損失慘重了,甚至他們已經可以重新建立,以長安城為中心的新秩序了。

之前的時候,他們雖然也可以建立新秩序,但三級進化者並不能形成絕對的等級優勢,再加上諸位三級進化者各有分工,去除需要日常留守長安城的人,可用於開拓荒野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最起碼開擴出來的地方是需要人駐守的,之前他們在外面的物資搜索隊伍,之所以只能先草草的走一遍,就是因為之前他們佔領過一些地方,卻被本地勢力當做了眼中釘。

畢竟在這個只消耗不生產的時期,以前留下來的東西,可以活命的物資,沒有人願意和他人分享。

『你已經成功達到了四級進化者,現在以你的實力,跟徐超他們也相差不多了,而之前我告訴過你,二次天地復甦后,隱族就可以再派出更強大的力量,所以後面隨我去拜訪一下徐超的宗門吧!

你對隱族的勢力有著排斥心理,但信奉無為之道的宗聖宮,應該符合你的合作意向,而且他們也算是北方隱族勢力中的佼佼者,跟他們達成合作,可以幫你們避免很多麻煩!』

就在秦思宇與侯元還要再說時,老道帶著徐超以及解立輝來到了他們面前,看著疑惑的秦思宇說道。

『秦團長,我代表宗門前輩,在這裡正式邀請你前往我們宗聖宮,對於宗聖宮跟長安城之間的合作問題,你可以直接將你的想法,告訴我們宗門的前輩!

而且這一次前往,你還會碰到北地的其他宗門前輩,也可以順勢看看他們是怎麼打算的,也算是有備無患嘛!』徐超站在老道身邊,臉上帶著淡笑的看著秦思宇。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接觸,他相信自己對於秦思宇的判斷,對於這個男人你威脅不到他,但可以給他講道理給他講責任,因為他本身就是那種特別重情的人,所以這些東西,他根本就無法放任不管。

經過之前在長安城的生活以及對末世前社會訊息的了解,徐超清楚地知道那是一個什麼樣的社會,所以在當初的時候,他才選擇一直隱匿不出,看著各家勢力在自己眼前變幻大王旗。

但直到他覺得看清了秦思宇,看清他建立勢力並不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也不是為了讓自己更好地活下去是,而是真的希望帶領更多人一起活下去時,他才選擇站了出來。

他覺得秦思宇這樣的人,才是他出山時宗主說的那人,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得到宗聖宮的友誼。 秦旭睜開眼睛,模糊的視線慢慢轉清晰。

他看到一張陌生略帶浮腫的中年男人的面孔,戴著眼鏡,穿著白大褂。

「醒了。」這個陌生人朝他一笑,厚嘴唇揚起,然後轉頭對旁邊的人說道,「大姐您試著與病人交流一下。」

他話音剛落,頓時旁邊插入一聲可以用「洪亮」形容的女聲,讓秦旭正迷糊混沌的大腦,倏然清醒。

「旭仔,你可算醒了!」

秦旭對這聲音熟悉極了,一聽聲音,本能心中安定。

按照正常的發育計算,他應該在胎兒四個月聽力發育成熟的時候,躲在她肚子里,就能聽到她的說話聲。

這位嗓門敞亮的中年女士,可不就是已經給自己當了二十五年老媽的劉阿妹嗎?

「讓鄭主任看看,身上哪裡難受?頭暈嗎?疼嗎?骨頭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秦旭的老媽劉阿妹嗓音很粗,面部輪廓突出,粗眉濃深,是一個體型高壯,身上看不出一點贅肉的中年婦女。

時光至此甜又暖 她骨節粗大的手掌,粗糙卻溫暖,抓著秦旭泛涼的手臂,緊張關切地詢問秦的身體情況。

秦旭這才突然想起自己的糟糕經歷。

他被車撞了。

老婆大人,名正言順 準確地說,他到一起案件的受害人家裡取證的路上,被一輛急行的轎車蹭到,控制不住行駛的電動車,身體被慣性甩飛了出去,不知道撞上什麼,眼前一黑,失去知覺。

回想起這一經歷的秦旭內心忍不住后怕。

人命太脆。

在這之前,他怎麼也無法想象,連續加班三天三夜還能跑去跟同學打球的自己,會因一次並不嚴重的車輛碰撞,倒地不起,弱成菜雞。

之後獲救的事情,秦旭毫無印象。

但當時腦袋猛然一撞,衝擊而來的疼痛,秦旭回想起來,身體本能下意識渾身僵硬,忍不住手指發抖。

「病人醒來,我馬上安排進行身體檢查,這段時間密切觀察,有任何不妥的情況,馬上聯繫值班醫生。」體型發福的中年醫生給秦旭做了簡單的檢查,然後耐心地說道。

「謝謝鄭主任!謝謝!」

秦旭的母親連連點頭,不斷感謝醫生。

醒來第一個白天,躺在醫院移動病床上,秦旭像個貨物,被護工推來推去。

在人流涌動的醫院裡,以仰視的角度,看著周圍匆匆略過的一個又一個下巴,然後身不由己,被送進預約好的各個檢查室。

秦旭的情況不太好。

頭腦混亂,無數的片段和人影閃爍而過,填塞大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