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有一句話怎麼說來着,一個城市的良心在於下水道。一個城市被雨水浸泡,那是因爲城市向着地下的排水系統不好。而元淼大陸上西海岸在元素大潮時期,被天文大潮一年一次蹂躪,然後水退不乾淨,整個西部大陸常年被淹。倘若大潮一年一次來,然後一個月之後大陸上所有水全部退到河道中,大陸上所有水全部消失,留下乾燥的陸地,那麼只要那一個月陸地上的人類全部躲到城市中,根本就沒什麼影響。


沒錯黎明共和國高層就是這麼準備的,準備給登陸的海族挖一個史詩級別的大坑。一個讓天文大潮,引起的大洪水,一個月之內全部退乾淨的大坑。

這個龐大的工程,任迪原本準備用“下水道”給這個龐大的工程取名了,但是黎明共和國的那一幫校官這次是真的忍不了任迪取名水平。

看着這個巨大的計劃書,王龍帶着幾分不容否認的語氣說道:“大禹治水,華夏而立,就叫‘夏’計劃吧。你們看怎麼樣。”王龍看了看周圍的人,然後目光落在任迪這裏。雖然是詢問,但是意思很明顯,要是水平比較低的取名方案,就不要提了。

最終夏計劃被國家規範實行。該計劃在西部領土上二十個已經探測的地下空間上方實施鑽孔,然後在西部大地各個部位開挖,河牀較高的運河。平時這些稍稍比地面低窪的人工河牀是不會進水的,當天文大潮到來時,西部大陸自然河道中水位暴漲的時候,就是這些河道灌滿水的時候,然後這些河道就會將水送入,直徑五十米的天井中,灌入地下空間。

就這樣每次海水浸澤大陸後,退潮後,水先進入水道,然後進入大量開挖的人工水道,最後滲入地下。至於這麼多海水對地下世界可能有的生態系統有什麼影響?這個死道友不死貧道。任迪治水以鄰爲壑。如果海水填滿了地下,甚至對地下的穩定性都是有好處的。

巨大的鑽機,在覈動力澎湃的動力下,朝着地下鑽探。大量的泥土隨時被開挖送到地表。雖然計劃中是挖出來一個直徑五十米的通道到達地下,而實際上,地表形成了一個三百米左右的漏洞,在這個漏洞上各種工作平臺爲地下鑽探的大型機器服務。

而西部地表,大量人工河道正在開挖,現在浸澤大陸的海潮只有天文大潮鼎盛時期浸澤陸地不到十分之一,只要當地下滲透通道挖通後,只要這些河道衍生到這十分之一的浸澤面積上。這十分之一的面積就可以恢復乾燥了。

人類挑戰自然的壯舉,隨着地表一條條河道縱橫交錯的被成網絡狀挖掘,已經開始形成,大地的人造脈絡正在形成。 元素歷53年在星球表面的陸地工程,是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改變自然的工程,也是自動化機器參與生產勞動的起始。正如鐵匠,個體紡織戶,被鍊鋼軋鋼廠以及紡織廠淘汰。二十一世紀所謂機器人淘汰人類的恐慌。不過是類似人手人形狀的機器,像鍊鋼廠淘汰鐵匠一樣淘汰低等勞動力。

當自動化機器出現後,絕不是人類失業的時候,自動化機器生產鏈所需要的勞動力幾乎是比上一次工業革命所需的勞動力數量呈幾何形倍增。在需要勞動力的數量激增的同時,對勞動力的質量要求也激增。

所以說有那麼一膀子力氣的人已經算不上勞動力了。人類需要更長更系統的學習,才能達到掌握知識的標準進入工業鏈工作。這是一場智慧生命在大進化歷程下的淘汰。適合學習知識有工業體系的種族,對無工業體系的智慧種族進行淘汰。

無工業體系的種族無經濟實力進行全國性義務教育,無法與重視教育有工業體系的種族進行平視,後者逐漸發展出來的自動化工業,就會被污衊成機器人即將淘汰人類恐怖片。就像早期工業革命紡織工人污衊先進的紡織機器爲吸收人類靈魂紡織的妖魔之器。

教育這個灌輸知識的過程,從來不是含情脈脈,不是你興趣不在於此,灌你知識就是罪的事情。世界上任何生物生存的大背景都蘊含着叢林法則的淘汰制,人類社會只不過將這種殘忍的叢林法則變成了種族與種族的較量,在種族內部試圖全面開發所有個體的能力,給這個團體增添在叢林法則下的競爭力。

草原上的羚羊無需學習,一旦跑的慢了就會被豹子吃掉,豹子也無需素質教育,跑得慢了就會被餓死。人類社會也是如此,整個社會想要向前跑,想向前跑的人如果沒有團體的決策權,那麼團體長時間停止,掌握試圖進步的人就要革命。如果向前跑的人獲得了團體的決策權,爲了能得到團體儘可能多的合作者,會指定策略鞭策竟可能多的人到達能和自己合作推動團體前進的地步。如果真的鞭策不動了,那麼就不會浪費社會資源,坐等殘酷的生產力進步,將那一部分人淘汰出團體。人類社會就是這麼簡單殘酷。

只要人類一直進步,那種吃喝玩樂還能投票掌握國家政權的所謂“共產主義”,永遠都不會出現。當然能讓人懶下去還能享受吃喝玩樂的社會制度,隨着生產力的發展還是可以實現的。畢竟隨着時代發展,社會有資本能讓每個人儘可能的學習。

社會分工無錯,然而職業世襲制有錯。全球化經濟分工無錯,錯的是全球教育不均等,被分配到低等產業鏈的弱國的國民即使受到教育,也無法和發達國家的國民競爭紅利巨大技術行業崗位。做了低等原料加工供給行業的國家人民,他們的下一代受教育和所分配的工作絕沒有被全球經濟規劃未來,這樣的全球化利用非工業化國家勞動力的行爲。純粹是拿着這些國家勞動力作爲暫時使用的墊腳石。將工業化消耗低等勞動力的巨大犧牲集中讓發展中國家的人世世代代的一隻承受,直到生產力發生突破,最後能將這些從事低等勞動的人類平安無事的養起來。

當然這樣的養,八成是供給充足的垃圾食品,惡俗的信息網絡,甚至在毒品管制方面也可以稍微的放鬆一點,這樣的人羣已經無引以爲豪傳承英勇無畏的精神。已無向上進化的動力。

然而掌握工業體系的那一羣人,會從小接受驕傲自信自審,崇拜哲學先賢,科學巨人,樹立正確價值觀,如猶太人家教一般嚴格的接受繁複的各種技能教育,在智力和意志上全方位培養。

如果這樣兩種人羣完成分化,並且在一萬年之內不通婚,那麼人類之間就完成了一場進化。一萬年前,按照人權理念可以平等的兩羣人類,在一萬年後,變成了類似猿和人類之間巨大的差別。現在人可以心安理得的用着龐大的能源消耗,用理所當然的心態看着叢林裏的猩猩,並且認爲他們是自由自在過自己的生活。

任迪掌握工業體系後,站在人類社會這艘大船的桅杆上了望未來,給現在元淼大陸的人類設定未來的時候,按照假設推演發展,無形中打了一個寒顫。人類社會只有在一個理念下才能聚集在一起,而且這一個理念必須要壓倒一切矛盾纔可以。

比如說傳承已久的文明理念壓倒各個地域之間文化生活差異。讓大一統國家的理念壓倒各個地域省份之間地域理念。讓國家大災大難之間各個省份互幫互助成爲共識壓倒各個省份之間各掃門前雪的自私理念。這是東方文明建國的方式。

至於西方大同小異,用獨立自由的理念壓倒各個種族之間天然的斥力,形成了一個國家。

無論如何一個可以傳承下來國家的建立,必須要有一個統一的理念支撐。

黎明共和國現在註定無法根本性改變這個星球上被神靈思維控制的其他種族。地球上的神從未現世過。而這個世界的神完全是可以看到實實在在的強大。是可以通過化身和投放到元淼的神器以一敵萬的強大。可以說這些種族的神靈就是這一個個種族聚合成文明的統一理念。現在除非各個種族內部發生了大規模反抗神靈浴血奮鬥。否者身爲外族的黎明共和國強制改變,根本無用。因爲就算可以強制從外部入侵摧毀神靈的統治,那麼戰爭過後,黎明共和國得到的必然是一個種族的仇恨,並不能添加勞動力。這麼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黎明共和國不能做。

所以黎明共和國能做好的就是,把自己這個全球唯一工業國的優勢位置做穩,別自我放棄發展方向,別把資金投入方向偏離生產力發展,丟到等價物數字增生的金融遊戲中。至於其他的什麼都不能做。

任迪現在連地下世界的上帝騎士團也不想管,只要他們不威脅到地表的和平發展,他們慢吞吞的玩他們的工業化,根本無法對地表世界一日千里的技術進步產生威脅。

現在以實際行動對周邊和平起到強有力保障的勢力爲黎明共和國莫屬。當然黎明共和國的上層也非常清楚,這個世界隨時可能爆發戰爭。

從神聖元素,現在是神聖之光逃過來的。賓得現在看着自己離鄉十幾年後的大陸。日新月異的科技變化,到處都是精神飽滿的無平民貴族之分的人民。商店中琳琅滿目的商品。以及夜間在充足電能下,華燈佈滿整個城市的華美。

鮮血騎士,褻瀆者踐踏高貴,惡劣對待人類世界精華的罪名,在這十五年後,已經被人類世界這種在繁華上還勝過魔法帝國時代的繁榮證僞。誰是罪惡,在這種大衆智慧和勞動力擺脫枷鎖後釋放的繁榮面前,是可以反問的。

爲什麼?在非元素大潮時代起始的黎明共和國勢力,在組織起凡人和弱魔力者卻可以讓世界變化成如此以人類爲主導的樣子,如果要問罪名的話?阻擋這股力量主導世界的高魔法師和貴族在十五年前宣揚踐踏高貴的罪名,現在是否也要承受阻擋真理的罪名呢?

身爲傳統魔法師的賓得在被老師臨近魔法的殿堂後,就曾被髮誓堅持真理。即是真理再爲渺茫也要去追尋。然而現在回首望去,追逐真理的道路的確渺茫讓人估摸不到方向。但是大革命後十五年人類社會的劇烈變化,等同是將真理擺在了所有人面前。到底是爲過去認爲自身享樂無傷大雅的權勢折腰,還是放開生殺予奪的權力和世俗者恭維的榮耀,繼續追逐真理。已經讓魔法師們不得不做出選擇了。

部分魔法師選擇了朝着光神奧菲折腰。被賜予榮耀。然而另一部分魔法師選擇反抗。當然反抗是失敗的。十五年前,魔法師因爲感覺到自己這一羣最有資格追逐真理的自由被壓迫。所以離開。今天爲了追逐真理,不得不承認其他人有資格追逐真理的權力。

賓得坐在高速火車上看着迅速倒退的大地,似乎想通了什麼自言自語說道:“其實魔法師一直在追逐真理,只不過是道路兩側的環境從迷霧重重的森林變成平原。目標沒變,但是道路環境變了。”

在一旁聽到賓得說話的堪離微笑地說道:“現在還不遲,這個時代依然是屬於真理的時代,神靈並無法取得優勢,讓這個時代變成神的時代。”

賓得說道:“你說我們的東西,這個共和國會感興趣嗎?”

堪離點了點頭說:“一定會的,他們也是魔法師,對送上門的知識是感興趣的。” 從神聖元素中跑出來的那一部分法師,很快在黎明共和國內部得到了重視,一方面是來自神聖元素中內部政變的派系更迭,其中的武備發展狀況,至於還有一方面則是魔法師們準備在元素大潮時期開啓的遺產。

儘管現在工業發展代表未來時代的潮流,但是絕不能否認這個世界上在魔法時代受到泰坦星球諸神影響,發展出來的文明是燦爛的。當魔法大潮時期,魔法師誕生的概率大增,由於星球上能量元素大增,以元素爲能源的各種發明器具,被製造出來,雖然他們在材料冶煉上非常粗糙,在製造大功率武器上雕刻的電路,有點傻大笨粗。因爲他們把握不了大型加工的精度,但是不得不否認,他們在製造細小的魔法器具上,還是非常不錯的。當魔法大潮衰落下去後,爲了保證魔法器具在元素低潮時期能源不足長時間不用,被腐蝕,所以幾乎每一個眼光長遠的魔法世家,都選擇了囤積大量魔石能源,建造可以維持上千年運轉的倉庫,將大量的資料,以及魔法器具儲存起來。等待下一次魔法大潮到來的時候,自己的家族派出後人來繼承。

十年前被彈道導彈教做人的那幫法師的家族都是有底蘊的,假若不是任迪直接發動工業革命,等到正常情況讓上校們進來等待他們的絕對是高難度魔幻世界戰爭。可惜就是在魔法師們力量虛弱的時代,工業力量趁勢崛起,科技發展的速度,大有蓋過歷史上所有魔法盛世可以造就的盛世。

來到黎明共和國後,大部分法師不得不承認,這個世界貌似傳統魔法已經無法翻盤了。當然相對無法翻盤,新魔法現在貌似要抽神靈在凡間的臉纔是一位位傳統魔法師喜歡看事。

神聖元素中,奧菲指示下,發動對魔法師們的清洗,讓魔法師們重新回憶起自己宿敵。當這些魔法師被神聖元素趕出來後,所掌握的遺蹟地點,大部分都在黎明共和國控制區域內,而現在黎明共和國遍佈魔法探針,開啓遺蹟引起的魔法波動絕對會被很容易探測到,所以賓得和勘離兩位大魔法師,覺得與其讓自己這些人飯都不飽,天涯毫無落腳之地,大有可能讓遺蹟失傳,最後當魔法大潮來臨後。被黎明共和國自然發現,倒不如現在做一個順水人情。

這麼一看,任迪到這個魔法世界該做的事情差不多都做了,指揮戰爭,擊敗大帝國,收大魔法師,探險遺蹟。嗯貌似還差一個收妹,嗯,收妹這種細節其實不重要。不做也沒啥大不了的。

正如地球上的盜墓,私人幹這活是地老鼠鑽洞,公家幹着活直接是大張旗鼓的全部挖開,美名爲考古。任迪的探險遺蹟,用探險這個詞不恰當,應當是開發的。

五色谷區域,黎明共和國的起家基地。這麼多年任迪就沒想到這裏最大的隕石坑環形湖底部六百米的地方,藏着魔法遺蹟。不同於大魔法師利用酸液腐蝕,逐漸熔融出岩石通道進入遺蹟的探索。

由六個七米大小的風扇,中間夾着一個鋼鐵架構的網絡,五十個巨型機甲被這種巨無霸運輸機,就像修鑰匙的吊着的一大串鑰匙一樣,投放到了地形不便於搜索的五色谷山區中。同樣投放的還有巨型輪式挖掘機。在充當指引的魔法師眼中,這麼多可以將小山丘平的機器雲集在這裏。巨大的鋼鐵機甲,插管子地下爆破用地震波探測遺蹟。隨後巨大的挖掘機截斷了環形湖泊用抽水機將水抽到挖出來的人工湖中。然後就這樣直接朝着大地上挖出來。

這種對遺蹟探險的模式,與三五個魔法師相邀在一起如同盜墓一樣進入遺蹟,進入遺蹟看到寶貝還要智力交鋒搶奪個一兩下的情況截然不同。一筐筐土被挖掘機挖三米長一點五米高的巨型獨輪車中,然後由工程機甲,直接拖上來,將獨輪車推到平地上,然後獨輪支架收縮,伸出來四個輪子,變成平地上的四輪車。將這些含有充沛鐵元素的鐵礦拉到一邊堆積存放。

在這巨型機甲機器人和四足行動的挖掘機合力作用下,歷經三個月就這麼直接將上個元素大潮末期,大魔法師小心翼翼在幾百米深地下建立的遺蹟,光明正大的挖到了場面中。

在將遺蹟建築結構挖出來的時候,從神聖元素跑過來的魔法師提示的毒蟲也出現了。這些個小蟲子,沉睡後被打攪醒來後,就是瘋狂咬機甲。他們的牙口不錯還的確將工程機甲的鋁殼子咬的坑哇哇的。不過對付這些毒蟲根本用不着什麼,直接丟幾個中子源下去。那些有魔力迴路的小蟲子全部死光光。然後工程機甲揹着乙炔燃燒器下去,對遺蹟外部角角落落進行了消毒。將那些沒有魔力結構的毒蟲也解決了。

看完了新魔法師們這樣的開發遺蹟。賓得大魔法師有點失語。傳統魔法師們辛辛苦苦搞遺蹟防護系統,在這幫全身包着厚重金屬新魔法師面前簡直就是防小人不防君子的無用設施。整個遺蹟的能量防禦系統,都被強大的中子照射,弄得直接失效。大量的魔石躺在能量倉中停止供能。

中子流是個好東西,二十一世紀導彈攔截系統,對帶着核彈頭的洲際導彈攔截的最佳彈藥是中子彈。核彈頭在被附近的中子彈爆炸產生的中子流掃過後直接就變成了臭蛋。

黎明共和國採用了同樣的方式,利用強大的中子流定向照射直接癱瘓了遺蹟中通過控制魔石能源引發自毀的精密系統。整個遺蹟就像毫無抵抗的小姑涼麪對一羣霸王硬上弓的流氓一樣,所有防禦系統,在外界幾倍資源和能源的調集對應下失效。一般魔法師到遺蹟中探險,是自己用自己的體內的魔法能量,對抗數倍於自己體內能量整個遺蹟的能源系統。遺蹟過去人留下來死的東西,魔法師是活得,所以大部分職業遺蹟探險者,還是可以拿到遺蹟中的東西的。

現在,外面直接將遺蹟挖出來的國家探索隊是靈活的,掌握的能量更是有工業國在後面做後盾。挖這玩意小Case。

在巨大直升機的艙室中,一個個屏幕面前展露的是地下探索隊伍開始搜索地下情況,大量的爬行機器人在遺蹟中到處爬行,攜帶着探測器檢查一切能量,嗯只要是有電路,那麼必然是有電磁輻射的,只要用魔法驅動,那麼必然是有高頻率震盪的輻射的。安安靜靜沒有任何能量波動的機關只有一種,那就是最簡單的機械機關,必須用機械能觸發才能產生機械能殺傷的機械機關。不過魔法師不願意做這麼低級的東西。他們做的都是高級的魔法機關,所有的機器運轉起來必然是有能量輸送路線的。找到這些歌路線呢直接切斷,就可以了。至於無線傳輸?無線傳電也是可以探測出力場的。除非他來個量子傳送能量。當然魔法師要是這麼牛掰,哪輪到這個世界的神靈操控大陸。

大量的資料系統被取了出來。坐在駕駛室中看此次挖掘最重要的東西到手,任迪心情十分不錯,對旁邊的賓得和勘離問道:“建造這個遺蹟的家族,在元素大潮時期擅長什麼?”

此時兩位大魔法師就在任迪身邊,但是出現在任迪身邊,任迪當然是自認爲自己非常安全才讓兩位大魔法師在自己身邊。在戰場上大魔法師可以召喚威力強大的傀儡元素魔法,可以瞬發致人於死地的強大穿透性魔法。但是必須有一個前提,這個前提就是魔法師全身魔力充沛,而且魔力處於活躍狀態。

魔力充沛就如同正常人吃飽飯,魔力處於活躍狀態就如同正常人到了睡醒後經過兩個小時運動最旺盛經歷的時間段。正常人吃不飽飯的時候做一個正常的動作需要耗費全身的力氣,人剛睡醒時,做任何動作反應都是慢一拍的。

現在兩位大魔法師身上的魔力弱勢且平靜的狀態,如果兩位大魔法師身上魔力充足且保持活躍,那麼他們所在的地方魔法探針會一直報警的。根本無法融入社會。他們現在體內的魔力總量是非常不足的。想要致死任迪恐怕就要調集全身的魔力。

任迪手上有魔法探針,其實任迪不用魔法探針感應輻射量,對光熱電磁的感應也是比常人敏銳無數遍的。黎明共和國大製造師也就是學問非常高的新魔法師,身上的標配是手腕上的魔法探針手臂上綁着一個如同護腕一樣的元素燃料棒能源系統。未來可能會加載激光系統亦或者是電磁槍械繫統。而現在新魔法師們普片配槍。

當然任迪這樣敏捷過五的存在現在配上手槍,兩百米範圍內,恐怕是魔法師沒有安全感。聽到了任迪的詢問,勘離如顧問一樣仔細的解釋道:“大人,這是弗雷爾家族的遺蹟,他們家族在上次元素大潮前,主攻電系和風系魔法。”聽到這任迪淡淡地點了點頭,從剛剛獲取的資料來看,遺蹟中這些資料有着大量珍貴的材料煉製,這些材料中有超導材料的配方。魔法元素是個好東西,可以將物體隔絕溫度的影響,讓物體達到低溫效果。而不影響外界,也就是你觸摸一個閃耀着魔法光芒的器具,而該器具閃光紋路中是處於低溫環境下的材料。只不過保溫太好了,對光符文中的材料抽取溫度太完美了,讓你摸的不感覺冰。當然魔法紋路隔絕低溫,當然是內外的溫差越小,魔法紋路消耗的能量越小,所以這部分材料研究,可以讓電磁內的魔法器具,可以更少的消耗魔法元素。

任迪笑了笑說道:“超導材料啊?真的不錯。”

至於另一邊,陳鑫這裏看着地震波圖案上六公里外,三千米和一千五百米深處兩個明顯的地下空腔,笑了笑說道:“打草都能碰上撞樹樁的兔子,這地方風水真不錯。” 人類的每一個手可以做出來的靈活動作種類,倘若要讓人類設計的機器來做,這個機器能模仿十分之一,就已經是非常先進的機器系統了。而生物機體的現象結構,以人類工程學的眼光來看絕對是設計完美的,然而任何生命都是爲了生活而進化到這個樣子,所以所有生命機體,都必須滿足在所處環境中可以自我復原的基本條件,纔會在其他功能上發展全面。

想要滿足自我復原,細胞複製這個複雜的生命條件,那麼生命體在整體強度下,遠不如人類尋找的機械材料。但是倘若人類的身軀足夠強,釋放的能量足夠大呢?因爲生命體的天然精密複雜性,可以媲美很多精密儀器。

在精細探測方面,新魔法師可以說是這二十年來工業革命高速發展的最大助力之一。然而高能魔法師呢?——高能魔法師也是掛。他們身上蘊含的龐大能量,在身體機能運用上。天生似乎就能替代很多大型精密儀器。

這個遺蹟上名義上在風系電系魔法的研究,讓黎明共和國找到了大量的超導材料通過魔法煉製的步驟,這些步驟的每一個材料反應都是通過魔法師釋放魔法完成的,然而每一個魔法掩飾的步驟,都將一個個反應的原理,以及反映的數據,全部記錄了下來。只要按着這些反應制造儀器就行了。

如果沒有這些數據要是讓黎明共和國正常研究的話,只能一次次在檢查大型儀器和調試大型儀器的準備中不斷實驗。然而現在這些實驗,這些在能量操作很有能力的高能法師現在已經幫黎明共和國做了。

超導材料這門學科很複雜,不能只看臨界溫度,從三種應用方向劃分,強電型——用來傳輸大功率電流的纜線,瞬間放電發電的強大電池。弱電型,用來製造超導計算機的,還有強磁型——用來製造強大的磁場。

從化合物劃分,銅基,鐵基,有機物,合金,種種類型繁複。

現在挖掘出來遺蹟所屬的家族,在這方面的研究是值得尊敬的,但是在應用方面,他們太暴斂天物了,單純的製造哪些具有攻擊力防禦力的魔法器具,根本沒有用在大規模工業生產級別上。

現在這些技術應用在黎明共和國的工業生產上馬上能產生驚人的效果。看超導材料,臨界溫度是一方面,而生產難度也是一方面,因爲零下一百九十度以上低溫在工業時代並不是非常難的事情。

在地球上工業液氮的價格是八百塊錢每噸,沒錯就是每噸。據說比可樂還便宜。就是儲存佔據的空間較大。所以電磁炮,電磁彈射這玩意都是裝在大型戰艦上的。當元素水晶中的信息,以及大量寫在金箔書籍上數據被保存下來後。

任迪非常開心的對使用精準寶石看這裏的趙衛國和江樂兩人說道:“看來這個世界校官入場大禮包,我們到手了。”

趙衛國說道:“看來這個未知任務世界真的有刮地三尺的必要。”

任迪所說的校官入場新手大禮包,如果要是正常校官入場的話,這種開發遺蹟差不多就是拼人品的時候,如若讓這個世界高魔勢力發展起來,開採遺蹟絕對不可能這麼大張旗鼓用個十天半個月開挖,因爲一旦開挖,其他高能魔法師組成的突擊隊就會過來埋伏了。等到開挖到最關鍵的時候,這些個魔法師直接富貴險中求,校官是很難保住這些來自遺蹟的科技的。

不過現在,地面上大批工業機甲待命,天上一艘戰列機巡航,周圍三個機場被軍事警戒,戰機隨時準備升空待命。這個世界的高魔勢力比如說,龍島,神聖之光,羽族,獸族,海族,可以儘管的來。偷偷摸摸進來,有天羅地網魔法探針檢測,硬闖的話,黎明共和國的陸戰機甲軍團以及空中力量可以檢驗一下戰術核彈的威力。

現在魔法大潮纔剛剛開始,黎明共和國在十年前爆發的武裝力量,各個高能勢力,在計算了一下自己的情況,都不敢挑戰黎明共和國的力量。現在黎明共和國可以放心的在人類法師的指引下開挖。

七十六個遺蹟地點,全部被黎明共和國的派遣軍隊警戒起來。在這裏可以看出高魔時代魔法師們做的實驗千奇白怪。他們各玩各的,百花齊放。在鍊金方面有提煉各種金屬材料,陶瓷材料的,嗯他們要做神器。在電磁方向的他們有玩特斯拉線圈的。有玩磁流體推進的(製造大型海嘯魔法)。玩光的有玩出制熱的,甚至還能玩出了將物體分子平均動能變成統一震盪釋放,最後達光急凍的實驗。

當然最後這些魔法師在元素低潮帶來能源衰竭,這些實驗都無法進行了。變成了空中樓閣。當然這些魔法師要是通力合作,將自己的魔法成果轉爲如何獲取替代魔法能源的成果,當然也不會這麼悲劇,但是並沒有,包括魔法帝國這些自恃強大的魔法師,因爲元素而高貴,在元素最強盛的時代,認爲元素是世界上至高的存在。根本沒有魔法師做這個浪費自己人生的事情。

現在給製造體系找到了穩定能源的黎明共和國現在正好繼承這些實驗數據的遺產。當然如果這個世界上鈾礦全部消失,魔法元素一絲不剩,黎明共和國現在的科技也是空中樓閣。

然而新魔法師沒有強大超凡的個體力量,所以就沒有自持在凡人面前保持強大力量的心理包袱。終於走上了傳統魔法師不是不能而是不願走的道路。

傳統魔法師的研究缺乏了一箇中央穩定的體系,然而他們的研究還是相當有價值的。通過地震波搜索的時候,黎明共和國還發現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那就是用地震波測量這個遺蹟的時候。在六公里的範圍內,發現了兩處遭到地震波波及的微弱電磁波動。這個波動非常不明顯,但是被魔法探針給測出來了。

相當於炸魚的時候,炸出了兩艘核潛艇。這兩個遺蹟沒事好好的藏在地下,本來不可能被發現,然而很顯然是被地震波刺激到了,這個世界的遺蹟可都是魔法能量驅動的,一旦被刺激產生反應,自然會發出輻射和電磁波效應。這種波動很微弱,人類是無法感知的,無論是新魔法師還是大魔法師,對這麼深,這麼微弱的地下波動一定會忽略過去,但是如此密集的魔法探針在此,在微弱的能量波動,在每一個魔法探針的波形圖上微微的凸起,卻被計算機分析出來。

在詢問過兩位大魔法師後兩位魔法師均對五色谷山區新出現的遺蹟感到震驚,因爲在上一個元素大潮時間段,也只有弗雷爾家族把握住五色谷山區作爲自己的封地,隨後在衆神大戰中倒向了傳奇英雄組合一方,直至荊棘寶石帝國建立後,弗雷格家族幾度興衰,五色谷最終變成了荊棘寶石帝國散養魔獸的保護區。

看到計算機整合數據出來的結果,勘離帶着推測的語氣對任迪說道:“首席,這兩個遺蹟應該不是上個魔法時代留下的。”從兩位大魔法師這裏得不到這兩個疑似被偶爾發現的遺蹟的來歷,任迪也只能接受這兩個遺蹟是更久遠時期埋下。魔法師留下的遺蹟基本上都是進入就可以感應。所以也只要是地震波出現,這些防盜系統因爲震動纔會啓動。平時時期大地遙感都起不到作用。

差不多也只有大地搖晃的時候,並且大地上有着大量的魔法探針,才能確定地下有沒有遺蹟。任迪只能祈禱這樣的死耗子碰到的跟多一點。似乎看到任迪發現這兩個遺蹟的欣喜。

賓得說道:“首席大人,魔法師挑選遺蹟其實是有規律的。”任迪頓時將目光從屏幕上轉過來,與此同時周圍的三位新魔法師也將感興趣的偏了偏腦袋。這其中就有比盧特這個有高能魔法資質的學徒。

比盧特和他妹妹曾經被傳統魔法師教導過,但是有關傳統魔法師高層的那些祕辛,比盧特並不知道。雖然比盧特在芯片科技等儲存信息設備技術上一枝獨秀。但是對於傳統魔法師之間的祕密還是要洗耳恭聽的。比如說這個遺蹟埋設的講究。從現在這個遺蹟獲取知識的情況來看,因爲提取信息的工作至關重要,比盧特要在這個項目上有一陣要忙的。

看到了自己的發言引起了黎明共和國高層的興趣,賓得明白自己講到點子上了,不過想了一下,黎明共和國這種探測的過程,以國家力量開發遺蹟效率,賓得突然有點畏懼,似乎整個大陸的魔法遺蹟可能要遭到一場徹底的搜刮。

但是轉念想到這個時代前所未有知識體系整個和新知識的爆炸,賓得感覺到自己的敝帚自珍有點可笑了。

賓得說道:“傳統魔法師在設立遺蹟的時候通常考慮自然破壞作用和人爲破壞作用,因爲大量的魔法遺蹟都是魔法供能的,所以佈置的地方考慮隱蔽性,不會佈置在,平民生活的非魔區域。”

比盧特問道:“我們開採魔石礦的時候,爲什麼沒有發現遺蹟呢?”

賓得補充道:“大量元素聚集的魔石礦區由於魔法師經常開採搜尋,所以也不會佈置。往往會佈置在廢魔礦石區。嗯也就是鈾含量較人類居住區高,但是不足以開採的地方。這些區域往往會被魔獸霸佔,甚至該地方區域,聚集的魔獸種羣有可能就是遺蹟製造者設置障礙。”

任迪笑了笑說道:“謝謝你,我們知道該怎麼做了。”數百噸炸藥造成波動震盪的區域可以讓十公里內魔法遺蹟,就像在21世紀中國街道上炸一捆大紅鞭炮能讓半個街區的車輛防盜報警響起來一樣。只要在該區域放置大量魔法探針就可以探測到大地中的遺蹟。至於大路上魔獸聚集的地方,也就那麼幾點,對舊時代幾十個騎士,魔法師組成的探險隊伍來說這些魔獸可能是麻煩。但是對於現在可以雲爆彈洗地機甲步兵作戰黎明共和國軍隊來說,這些魔獸死期到了。 考古,這個活,恐怕是演變空間中所有演變軍官都不熟悉的學科,因爲無法對技術進步產生效益,而這個星球的考古可以輕而易舉的從遺蹟中收穫技術,本次任務中立刻讓天子盟的演變軍官立刻重視起來。所以這個挖墳找科技的活立刻由一位演變軍官專門來做。趙衛國接手這項工作。

這項工作首先要做的就是到各個魔獸聚集的區域,採用地爆法,拉網式測量這個可疑地帶是否有遺蹟。在這種拉網式測量下,大地下方任何防盜開始運行的遺蹟都會被魔法探針發現。個人盜墓留有餘地,國家挖墳乾乾淨淨。所有的遺蹟的建造者在建造遺蹟之處,恐怕都料到他們有一天會遭到這樣級別的力量尋找開發。

當然更加日了狗的是原本在貧鈾礦區自由自在生活的魔獸,在大陸南部黑網森林中居住着一羣自由自在的巨型蜘蛛,這麼多年來這些蜘蛛的棲息地經常遇到冒險者隊伍的入侵,這些冒險者隊伍是採集這些巨型蜘蛛的蛛網,這些蛛網就是貴族魔法師身上昂貴的魔法袍原料,當做這個高收入工作的代價,往往是冒險者付出生命,在黑網森林巨大的樹木上,掛着一具具陰森的骷髏,這些骷髏中有長着角的大型食草羚羊類,也有長着獠牙骨骼分佈修長的貓科肉食動物,但是同樣也不乏人類的骨骼。整個森林每隔上百米吊着的這個骨架,讓這個森林瀰漫一片片陰森的氣氛。

長達一米的藍色噴燈火焰,從機甲的手臂上噴射出來,噴燈發光的火舌前方五米,宛若一把無形的劍,所到之處,一切絲絲網如同火燒的棉花糖一樣,迅速消融。

機甲手臂上的噴燈被關閉,噴燈噴射的是燃燒的乙炔,只有在面前蛛網實在影響視線的情況下,才動用這玩意清理視野。這個森林的某些地面蛛網如同棉絮一樣密集。尤其是幾棵樹相互非常靠近的中間這些疙瘩中,完全完全就是一團絲,一腳插下去連是不是一個坑有沒有被橫着生長的一截樹根都不知道。如果要看不到落腳的地方,很可能就會一腳踩空。面對這種情況,只能動用噴燈對周圍噴一下。頓時十米範圍內所有的絲網遇到高溫收縮蜷曲,消失。視野一下子清空了。

一個個機甲舉着猶如星戰激光劍一樣的光刃。這些光刃長二點五米,光刃邊緣大量的空氣因爲高溫扭曲着。這其實並不是什麼高科技的東西,就是通過電加熱原理製造的東西。但是一個個機甲拿着這個東西恐嚇力度是十足的。這種熾熱的長刀在緩慢接觸巨大的樹木後,整個赤紅的劍刃會逐漸陷入巨大樹木枝幹中,在陷入的過程中。切口邊緣頓時發黑,跳躍着火苗,在五秒鐘之內,巨大的樹木就被這樣一刀兩斷。切大樹是小意思,切其他的也是小意思。當這些鋁合金機甲走進森林的時候自然是,遭到了這個森林原本主人們的抗議。

很快上百個左右雙足寬度達兩米的大型蜘蛛跳了出來,發出了嘶吼聲腹部不停的在周圍的枝幹中拉起絲網,想要拉起一張由絲網組成的籬笆包圍圈。然而這些蜘蛛很快就發現這次入侵有點不一樣。

九個機甲爲一組,朝着蜘蛛羣開始了衝擊,臂膀上的噴燈掃過,原本置身於絲網中的巨型蜘蛛周圍密集的絲網就像破棉絮一樣碎裂。然後蜘蛛八對小眼睛,看到這一個個大型類人的獵物,舉起的巨大武器被舉起,在一秒鐘之內,被加熱到火焰的明黃色。

電加熱的速度非常塊,當機甲揮劍落下的時候,整個蜘蛛就被劈成了兩節,蜘蛛的被劈斷的節肢,在地面上還在抽動。熾熱劍刃的高溫,在接觸蜘蛛的體液時,發出了赤紅鐵塊遇水淬火的“呲呲”長刃從蜘蛛體內劃出後,帶起大片的煙霧,隨着火焰長劍的舞出,劃出了扇形的煙面。

用電加熱利劍砍,而不是用子彈射,是士兵們選擇的。因爲這樣戰鬥幾乎是你一刀一個,手中熾熱長劍的能量要比子彈更有效率的破壞魔獸的身體,因爲子彈有可能脫靶,或者打在樹木上,將動能浪費,但是這種電加熱的長刃,幾乎斬中後,必然是將高熱的能量作用於目標。當然還有一部分好處是,用子彈要額外攜帶彈藥,用這東西直接用元素燃料棒電加熱。需要砍的時候就可以將長刀加熱。

大量的蜘蛛氣勢洶洶的來,被切瓜砍菜一樣弄成帶着焦黑切割面的屍體。讓這些不瞭解世界變化的魔獸們知道了什麼叫做高能。情況並沒有結束,黎明共和國的探索小隊直接順着蜘蛛的行蹤,追到了他們的巢穴,隨着大型運輸機的到來,對整個蜘蛛的洞穴灌入氯氣,等待整個洞穴冒着黃綠色的煙霧的時候,動用鼓風機將裏面的毒氣吹走。十個小時後,大量的蜘蛛卵被飛機運走運走。

然後就是鑽孔,朝着地下放置炸藥。對大地進行探測的過程。

在元素歷55年已經完成了百分之十的可疑地帶探測,發現了87個遺蹟。這些遺蹟大部分都是實驗室遺蹟,幾乎有百分之五十都是都不是上個魔法大潮時期留下來的。而這些遠古的魔法遺蹟大多數都是實驗室遺蹟。這些實驗在現流傳下來大衆的傳統魔法資料中查不到。

黎明共和國的這種大張旗鼓的行爲,顯然是公開的,面對黎明共和國這種史上未有對所統治範圍內遺蹟大規模開發。大陸上各方其餘勢力聽聞到這種情況是恐慌的。

神聖之光,這個在十幾年前被黎明共和國推到大陸一隅的勢力。在這個原本充滿兩棲爬行生物的河網沼澤地帶建立起了王國。隨着黎明共和國在元素歷44年恢復對整個大陸各方糧食鋼鐵貿易後,這個信仰神靈的國度通過羽族第三方一直在從黎明共和國進口物資。

然而這座城市卻有整個大陸上罕見的資源,任迪在這個大陸上尋找不到的化石燃料,神聖元素的腳下有着大批的褐煤帶,這些木質纖維還非常清晰的煤礦,放在地球上就是次等資源。但是在現在,黎明共和國可以通過加氫對其進行煤變油的工藝步驟。所以這些資源就被神聖之光開採,然後出口到黎明共和國中。

當然在貿易的過程中換來的是這個國家財政上到達富裕,通過進口鋼材,加上神聖元素衆多魔法師的合力,加氫製造柴油的燃料,他們摸索出來了。不過更高級別的裂解制造乙烯,以及將乙烯聚合生產塑料的工藝,他們的瓶頸實在是太多了,可不是通過買合格的鋼材就能克服的。

工業上一個產業不先進,就會制約所有的產業不先進。五百萬人的人口以現在政教合一的制度,做到這個樣子已經很不錯了。值得諷刺的是,由於傳統魔法的修煉資源衆多,神聖之光儘管有百分之三十的未成年人是有資質的修煉傳統魔法的,但是出於物資的緊張,神聖之光普及的是新魔法。只有封號貴族的嫡傳,纔有資格修煉傳統魔法。

當然這裏的魔法已經不叫魔法,而叫神術,光神已經完全把握了這個人類勢力。並把握這個人類勢力在神權下進行革新。巨大祭壇建立起來,在自己信仰有可能消失在元淼的危機下,光神也展開了祭祀。在神器的照耀下,整個祭臺大放光明。祭臺下信徒跪着虔誠的祈禱,而祭臺至上,大量的大型動物沐浴在光明中,享受這光的滋潤,大量的大型動物,寧靜的閉上了眼睛,然而部分大型生物存活了下來。由於對黎明共和國在統一東方聯盟過程中,展露機械化運載力的優勢,抱有畏懼。爲了增強軍隊的機動力,光神奧菲不得不寄託於大型生物。希望這些大型生物可以承擔起軍隊機動力的重任。

光神奧菲並沒對這些生物進行基因改造,在強大的光芒籠罩整個祭臺的時候光芒同樣籠罩了臺下虔誠的信徒身上。當儀式結束後,在臺下的信徒中突然感覺到了腦海中有了另一個微弱的百依百順的思想。

在祭臺上的一個個大型生物,乖巧的從祭臺上走下來,走到了所屬信徒的身邊。親暱的用頭靠了靠自己身邊的主人。如果說戰神和黑暗之神最擅長的是基因改造。而光神最擅長的腦控技術,對頭腦簡單的生物植入類似於芯片的東西,也就是一縷魔法元素,這些有着重核元素的化合物,其實就是一個運算極快的分子芯片。在龐大的意識中,一段連接在動物腦中,另一端連接在信徒腦中。

這就是在神見證下牢不可破的契約。這在大陸漫長的歷史中,這種騎士是僅次於龍騎士的幻獸騎士。當然和傳統的幻獸騎士不同,傳統的幻獸必須是等級越高的魔獸越好,而且在經過儀式後,幻獸的魔法攻擊能力更上一層樓。所以每次幻獸的誕生數量是非常少的。並且在以前,一位幻獸騎士只有一個幻獸。而這次一下三千個,都是體型巨大的普通野獸,盡在肌肉體能上變得完美。並沒有魔法能力。

當然就是這些量產的幻獸在揹負速射熱武器,並且在主人的命令下無所畏懼,並且一絲不苟的執行戰場動作。這已經是一隻非常靈活的生物軍隊。巨大猛禽背部綁着彈鏈和小口徑槍械,負重的馱獸,背部裝載重機槍,或者是自動榴彈投射器。敏捷的貓科動物頭部可以帶着鋼盔鋼盔可以頂着槍管,讓其進行潛伏滲透。如果動物可以遵守紀律,比機器人戰士差不了多少。現在這個世界一切都變了,魔法的傳統正在被火器所顛覆。

大約一百五十個牧師,在這個儀式上獲得了三千二百七十四個可以明白主人心意的執行復雜戰術指令的幻獸。這些牧師在得到神的恩賜後,準備給自己的幻獸綁上武器系統。而這種儀式需要等到下一次神聖之光湊足了足夠的牧師和猛獸才能繼續進行。

在神聖之光中,新的力量階層正在形成。這個力量階層,與修煉數十年獲取強大魔力和魔力施法經驗的老牌階層相對應。在光明大殿上,少壯派和元老派分成兩派在神像下方討論着神聖元素現在面臨的事情。 神聖元素的首都,這個坐落在網絡河道中的城市,幾個月前政變過程中留下的硝煙已經散去。整個城市中唯一不信奉奧菲的智慧生物,恐怕也只有棲息在這個城市裏的巨龍了。對於這個世界越來越兇殘的熱武器系統,巨龍心中都犯怵。過去人類的武器也就是依靠彈力製造巨弩發射的屠龍箭,才能威脅到巨龍,現在任何一個超過十毫米口徑的長管槍械都可以在三百米的距離巨龍表皮上製造大片創傷,這種創傷也許不致命,就像一個殺人蜂釘了人一下,但是天空中飛翔的金屬機器,射出的絕不是一發子彈,而是一大片彈幕。

對於和黎明共和國的戰爭,龍島勢力的龍族元老們有些悲觀的估計,如果和人類發動大規模戰爭,或許加載熱武器的龍騎士能在空中格鬥中擊毀十幾架人類的金屬戰機。但是就算擊毀一百架戰機又能怎麼樣呢?龍族和人類的交戰達到一比一百,這是讓龍族亡族滅種的戰損比。

更何況黎明共和國的武器系統還在無止境的提升。現在人類給予龍族的威脅,已經勝過了魔法帝國的時候。屠龍不是不能,而是黎明共和國現在沒有做。現在黎明共和國內,一個個魔獸的棲息地被人類強勢入侵。無論是陸行魔獸還是天空飛翔的魔獸,如同雞鴨一樣被戮殺。這些魔獸大多是都是有智慧的,並且和龍族結合產生了衆多的亞龍種族。所以黎明共和國境內大規模開發遺蹟的事情,龍族是知道的。

人類現在可不是幾十年到達魔獸地盤小心翼翼如同食腐動物一樣,在叢林中檢漏,而是直接霸氣無比的出現在山嶺中吧周圍驅逐。過去對於人類冒險者恐怖的獸潮水暴動,現在人類不閃不避的直接動用火力噴射鋼鐵硬剛,剛了幾次正面後,大片雲爆彈洗地板,在地面上留下了衆多的大片大片的屍體。

殘酷的殺戮讓所有的魔獸,如同地球上小動物見到人有了警惕一樣。這些魔獸腦中已經留下來深刻的恐懼。

從魔獸中瞭解到這樣的情況,龍族有些兔死狐悲。現在屠殺的是魔獸以及亞龍,未來這樣的命運也會落到龍族頭上。在魔法帝國時期,人類重要的慶典上可是有巨龍作爲食材的菜譜出現的。而且由於龍族基因和其他生物的基因有着自然融合的性質(類似於異形,具體表現是和衆多魔獸沒有生殖隔離的誕生後代)。所以龍族一直是某些專攻職生物學魔法師調配特殊基因藥劑的良好原料。

龍族現在對黎明共和國有種濃厚的不信任。

上萬年來,龍族摧毀的人類城市這樣的仇恨。數萬人死亡,放在貴族時代,不過是數萬草芥的平民,他們只是少數貴族的財產。但是現在放在黎明共和國的價值觀裏,這種過去摧毀一個小城的事情,已經成爲了罪不容赦的問題。過去十大惡龍的評判,現在在黎明共和國已經變成了十大逃犯。在黎明共和國的公開板塊上,則是宣稱龍族如果不交出這十頭龍,任何巨龍不得進入人類區域,一旦進入,則必將摧毀。

這是自人類歷史以來,除了魔法帝國,第二個不給巨龍面子的人類勢力。這樣的態度只是讓巨龍感到不滿。然而現在黎明共和國在利益的驅動下絲毫不在乎魔獸,直接對遺蹟實施強硬開發,則是讓巨龍感覺到畏懼,現在爲了遺蹟的利益可以對整個魔獸區域實施火力覆蓋。那麼在未來呢?龍族擁有的財富和遠古的知識更多。難保未來某一天不會出現工業化屠龍的場面。

巨龍們在神聖之光境內焦躁不安。如果不是龍神和奧菲見證的契約關係,巨龍們並不想參與這場戰爭。

(注龍神,龍族個體成神,在泰坦上爲中等神靈,龍神已經有了十六代。龍神主管龍族和各大主神信徒之間的契約義務,相應獲取龍族在星球上長久生存不受各方勢力摧毀的權力。這纔有了龍騎士契約。而巨龍也因此在元淼上存活長達億年。如果龍族不聽話的話,大陸上任何停下來發展的種族,都無法保證面對神靈幾十萬年的佈局算計。而龍族中產生神靈,讓龍族和智慧種族之間有契約,讓整個龍族這個強大的種族作爲神靈插手大陸的力量,這才讓龍族倖存下來。)

在龍島中一頭頭巨龍從天空中翱翔,落入一個龐大的死火山口中,巨大的翅膀在降落的時候,煽起了大量的灰塵砂石風暴。這個火山口中有着一個個凸起的岩石島,一隻只純血巨龍從天空中落下,降落在這些石柱上,收起翅膀,然後輕輕低吼一下,用龍語報出了自己的真名。巨獸們很快就安靜下來。似乎舉行了一個儀式,將自己場脖子上的龍首輕輕垂下。

然而在這個火山口的邊緣一隻只明顯有着魚類特徵的人形生物,已經在這裏等待着。火山口中央是一個巨大的金字塔狀晶體,在晶體中一個通體金色的龍,所有周圍的巨龍敬畏的向着這個水晶中的生物行禮。這個水晶中的金色龍影像就是龍神在元淼中留下的意識。

金色小龍的眼睛流露出不可動搖的威嚴,然而內心中卻是有一點猶豫。如果不是沒有選擇,龍神寧願和任迪與雲辰和進行一次人神對答。換取龍族在這個時代的安穩渡過,然而和所有元淼本土智慧生命變成的神靈一樣,龍神其實並沒有自主權,五大主神現階段對黎明共和國持保留態度,作爲龍族的神,自然無法越過五大主神組成的默契。而且必須要對各個主神保持支持,不能選邊站。

所以現在的龍神也被迫隨着大勢而行,隨着天上一道光芒降下,照射進入晶體中,整個火山口中一片湛藍。在這一片片湛藍中龍族和海族的部分戰士開始相互選擇了。

龍看起來佔得空間非常大,但是實際上是龍多海族少,龍必須要選擇一位龍騎士,有的是魚尾的美人魚,有的是蛇尾多胳膊的娜迦海蛇族,也有上肢是巨鰲的甲殼生物。在海神和龍神的見證下,雙方在這場儀式中將達成平等契約,契約的光芒爲六芒形態將帶着無數符文分成兩份進入龍騎士和巨龍顱骨中,沒入進去。原理和幻獸騎士的契約是相同的,幻獸騎士的雙方信息交換是,人類對幻獸的思維窺取的權限大,對幻獸的思維的命令權限也大,人類是優勢方向。 匈奴王后 龍騎士和巨龍這裏是平等契約,巨龍公開部分思維,龍騎士也公開部分思維。至於最厲害的靈魂契約,是一方無限制的窺探另一方所有思維,並且隨時有權利抹殺或者添加弱勢的一方任何思想,該不平等契約在地下世界盛行。

當然想要破壞這個儀式非常容易,對準神在元淼上開的服務器,就是這個祭壇或者是神器之類的,來一發炮彈。或者當光芒想要沒入你的大腦的時候,一巴掌將這東西拍散就OK了。

不過現在,儀式很快就結束了,36位龍騎士誕生了。泰坦上海神宮殿中第五代海神艾琳是一位非常雍容華貴的女神,簡稱海母,相比於大地這個直接接受陽光照射的熱烈地帶,海洋的環境非常安靜,在海洋中播撒信仰的海神,往往神格也是非常沉穩的。艾琳第五代海神,在陸地上爭奪理念傳播權的神靈在幾億年中換了一波又一波,過去那些閃亮的神名,比如說太陽神,火神,智慧神,各式各樣的神名都在這幾億年中登場過。然而向着海洋傳播信仰的海神,幾億年來依然是海神。即使一代海神老去也是自然沉寂下去,抱着深邃蘊育的理念沉寂下去,等待新的泰坦神靈拾起這個理念,和神格系統高度契合,就可以繼承海神在泰坦上龐大的神元。

艾琳現在遠沒有到達沉寂的狀態,她如日中天。在這次元素大潮時期,很明顯想躍躍欲試,對着陸地種族傳播理念。所以直接強壓了泰坦上的龍神,要求分配三十六頭巨龍和海族勇士簽訂契約。

海神宮殿中以透明的晶體爲主,這裏的透明當然是以神的視角,神的雙眼可以接受高能量穿透性中子。泰坦的環境絕不是人類的肉眼可以觀察的。艾琳高坐在水流柔和平滑花紋的透明體神座上。慵懶的睜開了眼睛說道:“我的信徒都準備好了。”

這時候一位女神走了出來,她名爲希爾達,在上一代海神還在的時候,希爾達和艾琳爲姐妹,都是上一代海神主神格外的分神格,然而最終沉寂的神格與艾琳的思想最契合。大殿中有衆多女神,僅有七位是上一代海神的分神格,其餘的都是艾琳的分神格。除非海神中途隕落,纔會輪到這些海神姐妹級別的神來繼承海神神格。而正常的情況下,隨着時間推移每一位神的思維開始沉寂,海神會將神格交給自己嫡系思維體的下一代繼承。

這位身上有着別樣風味貝殼鎧甲的女戰神,對艾琳致敬了一個下位者對上位者的禮節後說道:“海神,我們行動,其他主神一點意見都沒有嗎?陸地上出現了特別的人類無信者勢力。我擔心這是奧菲想接海洋力量摧毀,散播壓抑,而她坐收救世的信仰。”

神坐上的艾琳笑了笑,看着纖細長腿單膝下跪,白色細頸優雅垂首的希爾達表達的如此猶豫。艾琳說道:“希爾達,當初你秉承的是波濤中最勇猛的反擊。海洋中的女戰神。而現在波濤可以淹沒大陸的時機已經到來。難道波濤沉寂了?”

希爾達鵝蛋的臉上如同萬年的冰山,看不到情緒的變化,在上一代海神還在的時候,希爾達的性格就如同波濤一樣。然而現在隨着數百萬年的時間變遷。神的性格也是會變的。希爾達擡起頭看着已經成爲了這一代海神的妹妹,然後又安靜的垂首說道:“海神,大海的波濤是大海最兇猛的情緒,應該慎重選擇對象和烈度。不應該被外界左右。”

剎那間大廳中一片寂靜。泰坦的主神與所屬陣營的輔神之間,是主人格和副人格的關係,人類自我思維中會發生猶豫,因爲兩種選擇而產生的衝突,然而在必須要選擇的時候,我們必然會鎮壓主一種選擇,走上自己堅持的選擇,這是發生在人類思維的事情。然而在神之中,由於神的思維體不斷的分化神格,這些不同的思維已經實體化。當同一陣營的兩位神靈理念發生衝突,場面是殘酷的。

上一代海神當初分化的分人格絕不僅僅是艾琳和希爾達現存的這八個,而其餘的呢?身爲神靈雖然會逐漸寂靜,思維沉寂下來。但是決不會這麼快的消亡。之所以現在只剩下八個,那是艾琳這個神格,被認定爲主神格。其餘和她同一代誕生的神格爲輔助神格。

當我們冬天在被窩裏既想躺下了又覺得自己必須要起來,兩個思維發生衝突的時候會怎麼辦呢?徹底斷掉其中一個念想,再也不去往這個方向想。當艾琳爲主神格的時候,她的大多數姐妹不經意間和她的思維發生衝突後。立刻被艾琳解決掉了。神威恐怖如斯。至於艾琳自己的分人格,現在由於是艾琳分出來的人格,不會和艾琳發生理念衝突,因爲她們的思維本來就是艾琳的想法之一。 婚後試愛 而未來艾琳寂靜後,這些一母同出的女神也要面臨主神格被確認後,對同時期誕生的分神格被淘汰的過程。

“哎……”艾琳柔柔的嘆了一口氣,卻猶若最嚴寒的暴風雪充斥着整個大廳。而這個時候希爾達也看了一口氣,落落的站了起來,擡起帶着英氣的絕美面龐,直視這個已經成爲海神的妹妹。

人類在回想過去被放置爲次要的選擇,一直將這個選擇藏在心底懷念,這就是情懷。當回到現在,回到現實的時候,情懷往往被自己現在的選擇否認了。如果上億年海神的思維相當於一個人隨時間變化的思維,現在的希爾達,就是海神過去情懷,尚未放棄的情懷,而現在的艾琳就是現實的自己。

艾琳看着數百萬年間再一次以英武面貌直視自己的姐姐,有些悵然。哀傷地說道:“姐姐,你也離開我了嗎?”

希爾達檀口輕啓:“現在,我認爲我比你更懂波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