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月石對他極為重要,若不能弄清楚此物到底有何用處,他生命指不定真的會受到威脅。


若是放在葉飛沒有踏入武道界之前,這樣的誘惑怕是很難抵抗,但他自從融合了醫聖的傳承記憶后,心性早已超出常人太多。

艾莎微微一愣,忍不住俏眉微皺,她對於自己的相貌身材,一直以來都是極為自信的。

而眼前這個華夏人,居然能在這樣的情況下還保持冷靜,儘管心中不想承認,但此時艾莎眼中不免閃過一縷敬佩之色。

「你要的那個木盒,十幾年前就被人從爺爺手中搶走了。」

「從那之後,爺爺好像受了很重的傷,最後被死在了雷格斯的手中,我想要你殺了雷格斯。」艾莎將身上的衣服穿好,眼眸中滿是怨恨之色,抬頭望向葉飛開口說道。

她之所以一直留在這裡,不惜淪落在雷格斯的手中,就是為了等待一個機會,一個能替爺爺報仇的機會。

「我只對你口中的木盒感興趣。」

「聽你話語中的意思,那雷格斯似乎並不知道有這個木盒的存在吧。」葉飛臉上的表情如常,緩緩開口回應道。

若真的如此,他與此人的約戰,幾乎毫無意義,他自己也是時候該離開這座小鎮了。

除了月石之外,他需要尋到一種,能夠讓海外異人體內能量核被取出來之後,其內的力量暫時不會消散的方法。

如此一來,憑藉大量的能量核,他體內被壓制的靈力,能夠徹底的解放出來。

將身體的狀態調製到巔峰,葉飛才有信心面對這一次的危機,他可以確定一旦自己找到月石,離開羅素島之後,怕是會面臨那白髮老者布置的驚天殺機。

「雷格斯可能不知道,但他與奪走木盒的人,有著很大的關係。」

名門情鬥:首席的神祕新寵 「你幫我殺了他,我可以帶你們進入羅素島的中心城,奪走木盒的人就在那裡。」艾莎沒有注意到葉飛臉上思索的表情,只是在聽到他的話語后,連忙開口解釋道。

艾莎的臉上,此時露出焦急之色,她知道眼前之人是她隱忍了這麼多年,等到的唯一機會。

「中心城,你可有那雷格斯熟悉?」葉飛臉上的表情,讓人有些難以琢磨,此時低聲開口道。

艾莎聽到這話,臉色不禁暗淡下來,她是個聰明人,自然明白眼前之人話語中的意思,同樣是給他們帶路,那雷格斯顯然比她更加的適合。

若是眼前這個華夏人將其擊敗,那雷格斯定會毫無條件地為他們帶路。 房間之內,艾莎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隨即向著葉飛一抱拳,如同華夏人一般抬手一拜。

「雷格斯的實力很強,爺爺曾說過他是完全體的異人,相當於華夏武道半步先天的實力,你自己小心點。」艾莎說完之後,便是隨即準備退去。

葉飛臉上露出淡笑,抬頭看了眼前的女孩一眼。

「你爺爺的真名叫什麼?」他的聲音如常,慢慢傳進了前方之人的耳邊。

艾莎的身形一顫,停住了腳步,慢慢地轉過頭來,望向後方的葉飛。

「爺爺叫黑雲,他在羅素島上呆了很多年了。」艾莎閃動著雙眸,望著葉飛輕聲開口回應道。

她那迷人的臉頰上,此時不免多了幾分期待之色。

葉飛聞言眼中忽然閃過一道精光,黑雲這個名字,他並不是第一次聽說,此時腦海之中,不由地出現了一道身影。

華夏中南地區,黑雲世家之人,那個被華夏武道界遺棄的家族。

「黑澤么…」葉飛臉上的表情沉靜,不禁低喃一聲。

沉默了片刻之後,葉飛抬頭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他緩緩抬起手臂,向著艾莎一抬手。

艾莎見此情景,雙眸忍不住有些閃爍,只是片刻的遲疑之後,隨即抬手向著葉飛回禮。

「明日約戰,我帶你一起。」葉飛微微一下,此時心中已然有了決定。

黑雲畢竟是華夏人,儘管不在華東管轄境內,但他確確實實是屬於華夏武道界的。

「你答應了!」艾莎臉上頓時露出激動之色,眼中的光芒同時更盛了幾分。

葉飛微微一下,隨即輕輕點了點頭,之前若不是他對那傑克老大的研究,正處於關鍵時刻,那位雷格斯豈能活過今日。

完全體的異人,葉飛也確實想要見識一番。

前方的艾莎見到眼前之人點頭,身子忍不住向前一步,似乎是想要抱住葉飛,但剛剛踏出一步,她又如似想到了一些什麼,身子頓在了原地。

「謝…謝謝你,我一定會幫你找到那個木盒的。」許是因為有些激動,艾莎的聲音止不住地有些微顫。

幾十年的隱忍,她付出了多少沒人知曉,本以為此生復仇無望,此時再次看到希望,心中的激動自然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連聲道謝之後,艾莎隨即恭謹地退出了房間。

無論明天一戰勝負如何,她此時心中已然決定,到時會一直站在葉飛身後,或許幫不上什麼忙,但縱然是一死她也不會在選擇隱忍下去。

待艾莎走後,葉飛轉身走到了房間後方的窗前,他抬頭望向遠方的天空,臉上不免露出了思索之色。

「看來必須去羅素島的中心城走一遭了。」葉飛低喃一聲,眼中精光微閃。

對於隱龍基地的那位白髮老者,他所知道的甚少,儘管還無法猜到此人的目的,但在離開這羅素島之前,他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

……

娶一贈一,嬌妻有喜了 華夏燕京,隱龍基地,那片試煉之地的身處石屋內。

此時那位白髮老者,正負手而立,臉上的表情帶著些許認真之色,盯著他眼前的那塊光幕。

「因為暗島力量的壓制,那小子的身影有些模糊了。」白髮老者眉頭微皺,此時忍不住低喃一聲。

在他的眼前,那道封靈陣的上方,監視葉飛的那道光幕仍舊浮現,只是其內的人影,已經變得有些模糊不清了。

「哼,此子絕不能逃出老夫的視線!」白髮老者忽然冷哼一聲,隨即全身靈光乍現。

一股無形之勢,從他的身上轟然爆發出來,這股力量之強,使得四周石屋的岩壁,不由地為之一顫。

緊接著只見他緩緩抬起右手,在他的胸膛之處,爆發出一抹蒼白之光,伸手在半空之中,劃出了一道複雜而詭異的圖案。

「給老夫破。」白髮老者低喝一聲,抬手一指點向前方的封靈陣。

隨著他的一指點出,如似有一道白茫劃過,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白線,融入了前方的封靈陣之內。

陣內的封靈石,陡然爆發出一陣靈光,向著上方的光幕瘋狂地涌去。

如此同時,那光幕之中的身影,也隨之慢慢變得清晰起來,其內可以清晰地看到,此時的葉飛正站在房間的窗前,仰望這遠方失神。

望著那如星辰般閃耀的雙眸,白髮老者此時心中忽然產生了一種錯覺,彷彿光幕內的葉飛,正在注視著他一樣。

「這小子…」白髮老者低喃一聲,臉上的表情有些變化不定。

沉默半響之後,他隨即輕輕搖了搖頭,對於自己的實力,已經封靈陣的力量,白髮老者有著絕對的信心,區區一個先天中期,絕不可能發現他的監視。

「看此子所在的位置,應該是在老艾米酒館了,以這小子的實力,想要尋到月石應該不算太難。」

「而且有時之刃相助,此子在羅素島上是無敵的存在。」

白髮老者臉上露出笑容,望著前方的光幕,他的眼中慢慢泛起了一抹陰沉之色,身上隱約帶著肅殺之意。

就在這時,白髮老者的目光陡然一閃,只見他前方的光幕,忽然再次變得模糊起來。

這種模糊更是比起之前,彷彿還要強上幾分,其內葉飛的身影,更是只剩下一個光點,四周的景物也是全部消失不見,通過光幕只能分析出其大概的位置。

「不可能!」白髮老者面色劇變,全身的氣息頓時再度上升了幾分。

若是此時葉飛在此,心中定會驚駭不已,這一刻這個白髮老者身上的氣息,已然遠遠超過了先天之境,這種磅礴之勢,可謂是他生平未見。

「白衣…你好大的膽子!」一道低沉中帶著威嚴的聲音,忽然在老者的耳邊響起。

聲音的來源已然無從查證,彷彿這說話之人,此刻正站在石屋之內,但此刻的石屋內,卻是除了白髮老者之外,並沒有看見第二人的身影。

隨著這道聲音的傳來,石屋內的封靈石上,靈光如同被某種力量壓制了一般,開始逐漸的暗淡下來。

正因如此,其上的光幕才會變得模糊不清。

「林帝,老夫與你向來井水不犯河水,此事與你無關。」白髮老者顯然是猜到了說話之人的身份,臉上的表情不免多了幾分凝重之色。

他身上的氣息,更是再度上升了幾分,目光死死地盯著前方的封靈陣。

「北海十二暗島是本尊的地盤,你過界了…」那聲音再度傳來,給人的感覺很是平淡,卻如似透著一股驚天的殺戮之氣。

白髮老者眉頭緊鎖,沉默片刻后隨即開口道:「月石本就是華夏之物,老夫讓那小子去取,也算是給你免去了一個麻煩;

而且老夫只要那小子的身體,待成功之後,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白髮老者臉上的表情嚴肅,似乎對於那位林帝很是忌憚,望著前方的封靈陣低聲開口解釋道。

他的此言一出,前方封靈石上的靈光,忽然再度湧現出來,上空的光幕恢復了最初的模樣,儘管不算清晰,但還是能夠大致看其葉飛的身形。

「你記住,暗島是本尊的。」此時的聲音中,明顯多了幾分悠遠之感。

白髮老者微微點頭,看了前方略顯得有些模糊的光幕之後,他並沒有在做出任何舉動,那位暗島之主已經給足他面子了。

聲音不在響起,石屋之內恢復了往日的平靜,白髮老者望著前方,光幕內葉飛模糊的身形,臉上不禁閃過一絲陰冷之色。

「找到月石,帶出羅素島,你就可以去死了。」白髮老者露出冷笑,此時忍不住低喃一聲。

……

如此同時,羅素島,那座普通的小鎮酒館內,葉飛一直身處二樓的房間窗前,望著遠處即將暗淡的天空,他臉上的表情,讓人有些難以捉摸。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夜幕降臨…

羅素島的黑夜,如往常一樣,安靜中帶著一股深入骨髓的恐怖。

這一夜,酒館內如同昨夜一般,並沒有多少客人,那雷格斯在與葉飛約戰之後,並沒有留在機關內,早在白天之時就已然消失了蹤跡。

而明日清晨,二人的約戰,也早已經在小鎮之內傳開。

許是正因如此,鎮上的那些異人,今晚並沒有選擇呆在酒館之內,同樣很多人也不會睡去,這一戰無論是對於雷格斯酒館,還是羅素島的這個小鎮,顯然都是極為重要的。

若是雷格斯勝了,自然一切都會如此,可若是那位華夏人勝了,對於鎮上的那些異人,顯然都是影響極大的。

一夜無話,轉眼很快過去…

隨著第二天清晨的到來,雷格斯酒館的門前,早已經聚集的不少的異人。

其中很多人,顯然是早早就守候在此地,生怕錯過了這場精彩的大戰。

「若是那位華夏人勝了,鎮上的這間酒館,怕是又要改名了。」

「不可能,雷格斯可是完全體得異人,華夏人在羅素島實力會受到壓制…」

「是啊,你們難道忘了,十幾年前的那一戰嗎?」

酒館的門前,此時一些異人,都是忍不住開口議論過道。 隨著時間的推移,酒館門前的異人,慢慢的聚集的越來越多起來,一些嘈雜的議論聲,此刻也是在酒館門外此起彼伏。

只是這些人中,大部分都不太看到葉飛,雷格斯的強者早已深入人心。

十幾年前的那個老艾米,就是活生生地例子,當時的雷格斯殺此人,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十幾年過去雷格斯顯然是變得更為強大了。

這天的清晨,羅素道這座小鎮之上,幾乎所以的異人,此時都聚集在了酒館的門前。

而在這些人之中,有著一位全身被黑色衣袍包裹,頭戴一個灰色兜帽的男子,正隱藏在人群之中,聽著周圍眾人的議論一言不發。

「雷格斯怎麼可能贏那個魔鬼。」灰兜帽男子,望著前方的酒館,內心忍不住暗道。

他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被葉飛放走的那位傑克老大,在這座小鎮之內,以前除了那雷格斯之外,當屬他最強無疑。

只是此時的傑克老大,眼中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神采,望向前方酒館的同時,雙瞳更是時而閃動一絲驚恐之色。

就在中熱議論紛紛之時,只見酒館的不遠處,那條悠長的街道盡頭,忽然出現了一位身形高大的男子,此刻正緩步向著前方走來。

「雷格斯來了!」

「那華夏人在哪,怎麼還沒有出現?」

「是啊,那個年輕人該不會害怕,選擇連夜逃跑了吧…」

酒館的門前不遠處,圍觀的異人人群中,隨著雷格斯的出現,再度引起了一陣轟動。

悠長的街道之上,雷格斯那高的身影,伴隨著他不斷前行的步伐,逐漸在人們的視線之中變得清晰起來。

他此時一臉的自信之色,走到了酒館門前,身形矗立在地面上的同時,全身爆出一道耀眼的金光,一股極強的壓迫之力,向著四周橫掃開來。

「這壓力…太強了,我賭那個華夏人只要敢來,定無法在雷格斯手中堅持兩分鐘。」

「兩分鐘?你太高看華夏人了吧,以雷格斯的實力一分鐘的時間足以。」

「…」

酒館門前眾人的議論之聲,此時再度傳來,前方的就街道盡頭,空地之上雷格斯,此時在聽到這些人的話語后,臉上不免多出了幾分得意之色。

只見他緩緩抬起頭來,望向了前方的酒館,眼中閃過一縷狠辣之色。

「華夏人,還不給我滾出來。」雷格斯全身氣勢一凝,頓時開口大喝一聲。

在雷格斯的心中,還是較為喜歡與華夏人交手的,葉飛不是他第一個見到過的華夏強者,這些強者都有一個毛病,那就是雙方正式的約戰,就算勝了也不會下殺手。

十幾年前,他在擊殺老艾米的時候,實則在之前就與之打過一場,那一次雷格斯敗了,但老艾米並沒有殺他,也正因如此他與葉飛約戰,心中可謂絲毫沒有懼意。

隨著他的開口,四周圍觀的那些異人,眼中都是不免露出了狂熱之色。

只是雷格斯的聲音在落下之後,過去了許久,都不見葉飛出現,一時間酒館前方的異人,忍不住再度議論開來,四周不免多了一些嘈雜之色。

「那個華夏人不會真的不敢迎戰吧。」人群之中,不知是誰大聲說了一句。

這道聲音沒有絲毫的壓低,同時也是清晰地傳進了四周眾人的耳邊,人群中大多數人的臉上,都是不免閃過一抹鄙視之色。

前方街道今天的空地上,雷格斯眼中閃過一絲不悅,臉上的表情似乎也有些不耐煩了。

就在這時,前方酒館的門帘,忽然被人緩緩掀開,在眾人的目光之下,一位面帶淡笑相貌極為英俊的年輕人,緩步從其內走出。

在他的身後,還跟著一位身穿淡色長裙的金髮美女,二人如同漫步一般,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葉某如約來戰,你可以出手了。」走出之人正是葉飛無疑,他沒有過多的廢話,只是輕掃了前方之人一眼。

在葉飛的身後,艾莎雙眸閃動,臉上泛著迷人的笑容,慢慢地走上前來,安靜地站在他的身旁。

酒館門前,那些圍觀的異人,面色忍不住一怔,一時間似乎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空地上的雷格斯,則是面露冷笑,對於這種約戰,他顯然已經是輕車熟路,目光一閃之下,身形頓時帶出一道流光。

「你去死吧!」雷格斯大吼一聲,全身已然被淡淡的金光包裹。

這些金光彷彿華夏化境宗師的護體罡氣一般,但卻是要明顯加強盛一些,那高大的身形如似無視風中的阻力,速度之快讓人瞠目結舌。

「雷格斯出手了。」

豪門長媳,總裁的替身前妻 「居然剛剛出現,就直接選擇了動手…」

酒館的門前,那些圍觀的一人,此時眼中忍不住泛起了奇異之芒,他們也沒想到這場約戰居然開始的如此突然。

空地的半空之中,雷格斯的身形已然臨近,那如鐵球般的拳鋒,泛著琉轉的金光帶起陣陣的音爆之聲,直指前方的葉飛而去。

「小心!」艾莎臉上不禁閃過一絲緊張之色,下意識地開口提醒道。

葉飛嘴角泛起淡笑,只見他手臂輕輕一揮,一股炙熱之息,將艾莎的身形包裹,同時將其送退到了後方數丈之遠。

「無妨,他不是我的對手。」葉飛臉上的表情不變,此時開口低語一聲。

相當於半步先天的強者,就算是在華夏武道界,也是稱霸一方的存在,但在葉飛面前卻是顯得有些弱了。

要不是他的靈力,被羅素島的力量壓制,眼前這個人沒有與他一戰的資格。

「小東西,你說什麼?」雷格斯怒喝一聲,已然出現在了葉飛的跟前,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一拳向著眼前之人轟去。

此人顯然是力量型的異人無疑,這一拳之力可謂是恐怖至極。

葉飛身形沒有移動半步,身上的氣息更是不曾爆發半點,望著那來勢洶洶的一拳,他的嘴角不禁泛起了一絲笑意。

「與葉某比力量,你可有資格。」他的聲音極為平淡,但卻彷彿是帶著一股難以反駁之勢。

話語未落,葉飛目光一戰,直接抬起右拳,向著硬生生地向著前方之人一拳迎了過去。

此時酒館的前方不遠處,那些圍觀的異人,面色都是忍不住一愣,隨即臉上露出了嘲諷之色,望向葉飛的目光如似在看待一個白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