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會長,林水城是我們根基所在,我們黑茫和繁花誓死守衛。”說話的是一箇中年人模樣的大叔。“何況還有林水學院,我們退了那些學生們和普通人怎麼辦?流離失所嗎?”


“程團長說的我們也清楚啊,可是海妖的進攻遠比蒼北森林的獸潮更兇狠,我們的戰力分配不夠啊。”宋河無奈地說道。

“我們還有牧良呢。”一個婉婉動聽女聲說道。

“雨團長,牧良畢竟是審判會的人,我們沒法約束。”說話的是天下傭兵團的蕭瀾。“還是要依靠自己的實力啊!”

“哦!蕭團長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嘛,是不是近期就要進階到自由騎士了啊,哈哈!”另一個男聲說道。

在座衆人跟七嘴八舌,不涉及到自己利益的人都贊成退守內陸,而涉及到自身利益的則沒人贊成,都是想抵抗到底。

“琳雪,你怎麼看呢?”沈木扭頭小聲問着琳雪。

“這個小木你決定就好了呢,我只想救更多的人呢。”琳雪喝了口牛奶說道。

沈木搖搖頭,琳雪心地善良他是知道的,但眼下不是救人的問題啊,完全就是事關人類生死存亡了啊,要是蒼北森林守不下來,獸潮大軍將會長驅直入大陸路內部,後果不堪設想,沒了城池的守衛,獸潮的兇猛是人類無法阻擋的。

“大家安靜一下,既然意見無法統一,我想問問還有沒有人有第三種意見的,可以說出來讓大家參考一下。”首座的宋河高聲地問着。

臺下的討論聲漸漸平息下來,大家都靜靜等待着有人有更好的建議。

但是等了片刻也沒人回答,“既然沒人有更好的建議,意見也沒法統一,那我給個建議吧。”宋河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靜。“就如之前黑茫和繁花團長說的那樣,讓你們撤離顯然是不可能了,那我建議所有在內陸的傭兵團團長能組織自己的團員把總部搬遷至就近的沿海城池,也好加固防守,內陸就留給所有的普通人和小傭兵團們居住,大家意下如何。”

宋河提出的意見雖然有一兩家排名靠後的傭兵團不贊成,但終歸是權宜之計,最終在大家的勸說之下,意見還是統一了起來。

隨後所有傭兵團彙報了一下近期獸潮在各自所在地的情況後又確定規劃了一下前二十傭兵團的分佈情況,所有人直到下午才各自散去。

當然也有一些許久不見的好友一起聚聚的,就比如眼下這兩位。

“沐蜃,嘿嘿,小弟弟有模有樣的嘛,跟着琳雪一起來這裏開會啊”一箇中年美婦一把摟住了沈木的身體,沈木的身軀被兩團柔軟頂着搖來晃去的不知所措。

“雨白兮,小木可是我的人,不要玩他!”琳雪對眼前的女子貌似不是很冷淡,起碼願意交流幾句。

“嘻嘻,琳雪啊,好羨慕你啊,明明年紀和我一般大,卻還是十幾歲的模樣,我好羨慕啊,啊啊啊!”另一個揹着劍盾穿着盔甲的女人好像也和琳雪挺熟的,此時摘了頭盔掛在腰間,竟然是個金髮美女。正捏着琳雪的小臉蛋。

“可不是嘛,當初我們在學院的時候可是經常一起出任務呢,現在雖然各自創出了事業,但是卻是好久沒聚一聚了呢。”一個男聲傳入沈木耳中,但此時沈木頭被兩團柔軟擋着,看不到是誰在說話。

“那今天我們好好聚一聚吧!”抱着沈木的中年美婦提議着。

衆人紛紛贊成,琳雪也是少見的舉手同意了。

шшш▲тTk an▲¢ Ο

“小木,你可能不認識,這位姐姐是繁花傭兵團的團長雨白兮中階水靈尊,這位是森林傭兵團的團長籬諾,還有那邊的大叔是黑茫傭兵團的團長程戰天。”琳雪再次給沈木介紹着衆人。

“哎,琳雪你怎麼回事啊,要算年紀你可比我還大兩個月啊,怎麼我就是大叔了啊!”程戰天團長明顯很不服氣這個稱謂啊。

“哈哈,戰天,你也別抱怨了,沒準再過十幾年琳雪都能叫你大伯了!”籬諾使勁的晃動着琳雪的香肩,接着說道:“啊啊啊,琳雪丫頭你可羨慕死我了,爲什麼你就是不老呢!”

抱着沈木的雨白兮也是鬆開了手,加入了搖晃琳雪的行列,沈木嘴角抽搐,一旁的程戰天卻是哈哈大笑。 幾個團長大人除了琳雪以外都沒帶副官,所以一行也就只有五人,由程戰天帶領着來到了一家規模比較大的酒館。

“來人啊,上最好的酒,哦對了,琳雪你還是喝牛奶嗎?”程戰天倒是出門熟路。

“嗯,我和小木都是喝牛奶的,”琳雪很是真經的點點頭。隨後又望了一眼沈木,“小木你要來點酒嗎?”

沈木搖了搖頭,“我喝牛奶吧。”

酒菜上的很快,沒一會兒就有幾個傭人模樣的人接連端上了接近十個菜。

“琳雪,是不是喝牛奶就可以像你這麼年輕啊?嘻嘻”雨白兮抿了一口酒下去,調笑的問道。

“不知道呢,我就是覺得牛奶好喝啊。”琳雪的回答卻是一本正經。

“琳雪性格還是這樣啊,哎。對了聽說沐蜃也是光系靈者呢,是嗎?”一旁的籬諾問着。


“不是哦,小木已經是靈師了呢。”

“哦?靈師!沐蜃小兄弟看起來年紀不大吧?還是學生?”程戰天問到。

“嗯,程團長,我是聖羅蘭學院的學生。”沈木回答着。

“小兄弟別見外啊,叫程哥就好了!哈哈。”程團長貌似還在介意之前那句大叔。

“暮白也是光系靈者吧,可惜了,曾經我們的學院第一啊。”籬諾嘆了口氣說道。

“啪!“籬諾的後腦勺響起了拍擊聲。

“笨丫頭怎麼不知道什麼該提什麼不該提呢!說起暮白琳雪會傷心的啊。”程戰天打完籬諾後講着。

沈木無語啊,這兩人都是沒有情商啊,還互相攀比。

“沒事的,都已經是事實,我早已接受了。”琳雪語氣依舊淡定從容。

“哼,程戰天,倒是你啊,不是追我們家的雨白兮嗎?還陪人家留在林水城,現在追到了嗎?”籬諾反擊着。

沈木在邊上安靜的聽着啊,這些可都是傭兵公會排名前十的大神啊,修爲那可都是在全人類的前列了,現在鬧在一起討論八卦是什麼鬼啊。

幾人鬧鬧僵僵的吃完了午飯,除了沈木和琳雪以外其餘三位都是喝的爛醉,沈木那個累啊,還要給他們三人擡回客房,人倒是沒多少重,程戰天和雨白兮就隨身帶了兩個包袱和兩把法杖,可是籬諾就不一樣了啊,一身盔甲還有劍盾,整個人足足有半噸重了。沈木差點沒背過氣去啊,最後還動用了鬥氣。

“琳雪看來今晚我們是回不去財神團分部了啊,我託人去和黃岩,黃翼凌打個招呼吧。”現在雖然是下午,但是沈木已經預料到了晚上將又是一場“大戰”,還得照顧三位團長大人。

琳雪點點頭,示意自己也有些累,想睡覺了。

沈木會意,找了個傭人給了些跑腿費去財神團分部,然後扶着琳雪上樓去了客房。

沈木給琳雪釋放了一個強效治療術和清醒術後把琳雪抱進了牀裏給她蓋好被子。

有些累的琳雪一下子就睡着了,沈木看着牀上的睡美人,也是微微一笑,拉過了一個凳子在一邊修煉了起來。

下午過得很快,夜晚一下子就來到了。沈木是被屋外的三個團長大人叫醒的,三人醉得同步,醒的也是同步,琳雪不情願的被兩女架着胳膊擡下了樓一起吃飯,程戰天則和沈木講述着琳雪的一些以往事蹟,說的都是他們怎麼照顧琳雪。

晚上吃飯的時候沈木倒是和幾人已經熟悉起來了,還向兩個靈尊大師請教了修煉心得。兩人見沈木年輕好學還不自傲也是非常的滿意,不停的說着有空一定要去林水城拜訪他們,好讓他們盡地主之誼。

“琳雪,你看你們暮雪傭兵團在聖羅蘭城那邊,要不搬到我們蓮花鎮吧,嘻嘻別以爲我不知道你的實力,你上次激戰妖君的事蹟傭兵公會可都已經傳遍了,來幫我好不好,”蘺諾嘗試着說服琳雪。

“蘺諾,還記着你的蓮花鎮呢,你那裏根本就不利於防守,要我是你的話,就帶着那邊的村民一起投靠林水城算了。”雨白兮笑着說道。

“纔不要呢,那可是我家啊,你以爲我撤防了林水城還會這麼舒服嘛,上次獸潮我們森林傭兵團可是幫你們抵擋了全部北下的獸潮啊。”蘺諾雙手叉腰,似乎邀功一般。

“哈哈,這個我們當然知道啦,森林傭兵團團長蘺諾可是被譽爲蓮花鎮的守護神,也是蒼南大陸東邊的一大保障,這是現在今非昔比啊,我讓你放棄蓮花鎮也不是開玩笑呢,沒有城池的守護,你和你的地龍能守住大量妖將的進攻嗎!”程戰天也是微微嘆氣。

其實蘺諾哪裏不明白這個道理,“可是林水城根本容不下這麼多的普通人。”

“放心吧蘺諾,有情況即使通訊讓財神團得人通知我,我們聖羅蘭城有財神團獅頭雕,一個小隊可以很快到你們那邊的,半天就夠了!”琳雪雖然沒有答應前往蓮花鎮協防,但還是給出了建議。

“也只好如此了,對了琳雪,聽說你受傷了?”蘺諾點着頭,隨即好像想起什麼。

琳雪點點頭,沈木卻接過話,說道:“被第八妖君奧茲的黑炎毒入體了,已經找過光系靈尊壓制住了。”


“黑炎毒?暗系的嗎?讓我看看。”程戰天聽聞,直接過去拉住林雪的小手,準備探查。

琳雪也不反抗,收起體內的護體鬥氣。

“嗯?竟然有如此強大的聖光壓制,看來給你們治療的那位光系靈尊也不簡單啊,可惜是主修審判系的,否則以她的修爲恐怕不難化解這黑炎毒。”程戰天一邊輸入暗系法術以便探查着,“這聖光壓制很排斥我的暗元素,我沒法深入探查。”

程戰天鬆開了手,搖了搖頭說道:“我是主修黑暗召喚系的,如果強行突入你體內反而會破壞聖光壓制,要是我能化解你的黑炎毒還好,化解不了的話就麻煩了。不能冒險,你們現在有化解辦法了嗎?”程戰天這話是對着沈木二人說的。

“我的中階法術可以緩慢化解黑炎毒。”沈木說道。

“哦?中階法術?”程戰天有些疑惑的又問了一遍。

“嗯,我的法杖法術加成很高。”

“你有法杖嗎?沒見你帶啊。”雨白兮有些疑惑的問道,並伸手從自己背後拿出自己的法杖,舉了舉。“你看,這麼大,藏不住的啊。”

沈木眼神看了看琳雪,琳雪面對昔日好友也沒什麼好隱瞞的,揮手直接撕裂空間。

“我靠!”程戰天直接爆粗口了,“琳雪你是武皇?”

其餘二女見到琳雪輕鬆單手撕裂虛空的一幕也是嚇了一跳,紛紛好奇的發出相同的詢問。

“不是啊,只是我的鬥氣比較特殊,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鬥氣想比同階的血色鬥氣無論是強度還是穿透力都高了不少。所以我早些年就已經能夠開闢出自己的次元空間了。”琳雪說着,從次元空間內拿出了光耀法杖,“這就是小木的法杖。”

程戰天和雨白兮好奇的接過光耀法杖,蘺諾卻不感興趣,她可是騎士。


“這個法杖和白泉有些類似啊,但是給人的壓力比白泉小得多,而且沒有器靈,不過法術加成確實很高,琳雪你從李輝那裏弄的?”

琳雪點頭。

“李輝真慘,光顧着被你打劫了,估計覺都睡不好了哈哈。”程戰天幾人看來也是認識李輝,打趣了幾句。

“你兩的法杖培育出器靈了?”蘺諾似乎對這個話題比較感興趣。

“沒有啊,戰天的黑蛇應該也沒有吧?不然肯定找我炫耀了。”雨白兮嘆了口氣撫摸了一下自己手裏的水藍色法杖,接着說道:“我的暴雨也不知道還要殺多少妖獸才能孕育出器靈呢。”

“嘿嘿,這你們就不如我了吧,我可是在一次深入隔壁山脈的探查任務中獲得了一塊玄武岩,已經拜託李輝融入了我的巖晶之中了,我明顯感覺到我的劍盾更堅韌了,而且一絲靈性諾有諾無的散發出來,想必不出一兩年就會孕育出一隻幼年的器靈了!”

程戰天和雨白兮都是紛紛羨慕啊。

“對了,琳雪,你的雪影現在成長的怎麼樣了?”蘺諾回頭問着在認真吃飯的琳雪。

此時的琳雪確實吃得很認真,用餐具努力的分出一些烤肉,然後用勺子裝起來再送到嘴裏。

沈木細心地幫琳雪擦了擦嘴角的醬漬後笑着摸了摸琳雪的腦袋。

琳雪小嘴一撅,似乎被當成小孩很不滿意,氣鼓鼓的說着:“小木,我自己吃。”然後轉頭看向蘺諾,回答到:“我的雪影器靈現在也只是人品而已,好像沒有更好的材料或者妖將妖君的血祭就不會晉升了,中低階妖獸殺多少都沒用哦。”

“琳雪,你還不知足,別人不知道我們還不知道嘛,你的雪影融合的神祕材料可是連李輝都沒見過的,當初劍成引發的天地異象我可是記憶猶新啊,不過十幾年了還是人品器靈,確實也是有些出人意料呢。”蘺諾似乎回憶着當初的往事。

琳雪也是搖搖頭,“那掛墜我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只是我父親留給我的。”

沈木聽的雲裏霧裏的,貌似雪影有什麼大祕密啊。

心態不好的程戰天和雨白兮二人不想在討論這個話題,拉着琳雪談天談地談往事談未來。琳雪都還沒吃完,就被兩人控制住了,只能陪着閒聊,一陣嬉鬧後那三個酒鬼又是醉倒。

沈木無奈又是將他們一一擡上樓。 好友的分別總是要來了,第二天一早,四人在樓下大廳一起吃完早飯後互相道別,各位都是團長級別的,也沒什麼好依依不捨的,只是道別,然後分開。

沈木和琳雪一起回到了財神團總部,得知黃翼凌昨日已經先走一步了,蒼北城的事情還是有些多需要他親自處理的。

黃岩依舊是非常客氣,安排着沈木和琳雪的返程坐騎。

“黃兄你不回去嗎?”沈木有些奇怪,因爲他看到黃岩只安排了一頭獅頭雕。

“哦,沐兄,是這樣的,近期這邊財神團有些事務要處理一下,雖然財神團管理層比較多,但是還有很多需要我親自運作的。”黃岩解釋着。

沈木也不疑有他,告別了黃岩後拉着琳雪乘坐獅頭雕,回到了聖羅蘭城。

吃好晚飯回到琳雪房間,因爲要給琳雪療傷,所以沈木打算近期都住一起了。

“琳雪,明天我打算回紅木鎮一趟,見見自己的父母。既然現在大陸局勢如此不穩定,我想紅木鎮也許也不安全了,我想把他們接過來。”沈木打算着明天的行程。

“可以啊,我們人手正不足呢,這麼多的孤兒總需要人來照顧啊,拖給自己人我也放心啊,呵呵,你沒看到小優都快忙死了嗎,又是擴建又是招傭人的。”琳雪掩嘴輕笑。

“嗯嗯,我爹要是知道我現在的修爲一定高興死了,在我爹他們看來我估計也算是出人頭地了吧。嘿嘿。”沈木回憶往事,顯得有些高興。

“那明天我們一起去吧,我也想見見叔叔和阿姨,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喜歡我呢。”琳雪雙手托腮,思考着,彷彿在想如何討好沈木的父母一般。

“哈哈,琳雪這麼漂亮,我爹不知道,但我娘肯定會喜歡你的。”沈木想着也不耽擱,又是釋放一個強效治癒術和清醒術在琳雪身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