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最後一個問題,獨眼巨人算是人類嗎?”韓宇不答反問道。


“這個……”林默寒沉默了,斟酌了一番後說道:“應該算是吧?不過你不要對他們抱有任何可以溝通的幻想。和他們相遇,最好的辦法就是殺死他們。”

“這樣啊,我記住了。”韓宇聞言點點頭,扭頭對軒轅楓和宇文都等人說道:“我們先回去,剩下的事情等回去再說。”

※※※

回到了勇氣號,聽韓宇把知道的事情說了一遍以後,寧平、菲爾德第一個表示反對韓宇的想要去找那些獨眼巨人的提議。

“我反對!” 金主的恩賜:豪門盛婚99天 寧平沉聲說道。

韓宇有些意外的問道:“爲什麼?”

“你要去我不反對,可是你爲什麼不許我們跟你一起去?”寧平氣哼哼的瞪着韓宇說道。

“這個啊,這裏這麼危險,不把你們留下來保護夢馨他們,我怎麼能安心去做事。”韓宇聞言笑着說道。

“你這種個人英雄主意是十分要不得的。”菲爾德站起來對韓宇說道。

“好好好,我保證下次一定改正。”

“哦,那這次就算了是吧?” 左手的旁邊是左手 菲爾德瞪眼問道。

韓宇聞言撓了撓頭,“菲爾德,我一個人去可以很快脫身,打不過我還可以飛到空中逃跑……”

“白日做夢。那些獨眼巨人雖然不會飛,但是各個都是力大無窮,你以爲飛到空中就安全了,他們就是一個個移動的投石車,你飛到了天上,那就是跟那幫獨眼巨人當靶子。”林默寒出聲打斷了韓宇的話。

韓宇聞言瞪了林默寒一眼,心裏埋怨林默寒多嘴。看着寧平等人一張張滿不高興的臉,韓宇有點發愁自己要怎麼才能說服對方呢。

也就在這時,林珂在韓夢馨的攙扶下走了出來。韓宇一見連忙迎上去埋怨道:“你怎麼出來了?現在的你應該好好休息纔對。夢馨,你也是,怎麼就讓林珂出來了?”

韓夢馨聞言連忙解釋道:“這可不管我的事,是因爲珂姐說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才讓我扶她出來的。”

“那你不會來叫我去啊?”韓宇又埋怨道。林珂輕聲說道:“韓宇,不怪夢馨,我是自己堅持的。”

“你堅持的也不行。”說着,韓宇不由分說的將林珂攔腰抱了起來,扭頭對寧平等人說道:“我先送林珂回病房,等我回來咱們再繼續討論。”說完邁步帶着韓夢馨離開了現場。寧平見狀皺了皺眉,不過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對軒轅楓說道:“總之人是一定要救的,就算人已經死了,我們也要去求證以後才能離開。否則,如果有個萬一,這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將是一件終生遺憾的事情。”

“那我們需要做什麼什麼準備?”軒轅楓問道。

陪嫁通房重生記 “盡最快的速度修好勇氣號。喬嫣兒需要製作鐳射炮,所以恐怕沒有時間兼顧維修勇氣號的事情,回頭就讓菲爾德負責勇氣號的維修工作,還請你們儘量配合他。”

“知道啦。那關於營救……”

“營救方面的事情,就交給我們負責好了,我和韓宇他們會想辦法去那個密林裏的獨眼巨人部落進行一次求證,如果還有人生還,我們就想辦法把那些人救出來,如果已經晚了,那我們也能沒有心理負擔的離開這裏。”

“那一切就拜託你們了。”

寧平聞言點點頭,提醒軒轅楓道:“嗯。你們先下去休息吧。對了,告訴你們帶來的那些人,這裏的兇險超出我們所有人的想象,不要因爲好奇就去探險,我們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搜素走失的人。”

“我知道,我會讓這次跟我們一起去遇難星船那裏的幾個人把他們的經歷告訴沒有去的那些人,讓他們心裏有個數。”

“那就好。”

打發走了軒轅楓等人,寧平看了林默寒一眼,開口問道:“林默寒,我們可以信任你嗎?”

“哼,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對你們要說的悄悄話,不敢興趣。”說完,林默寒起身也離開了房間。寧平沒有多說什麼,看了一眼剩下的同伴,輕聲說道:“林珂一定是發現了什麼不同尋常的事情,否則她不會這個時候親自來找韓宇,我們耐心等待一會吧。”

果不其然,林珂的房間內,韓夢馨站在門口放風,而林珂和韓宇則看着擺在桌上的九龍碎玉片發愣。因爲總是要戰鬥,韓宇平時就把真正的九龍碎玉片放在林珂這裏。這樣就算有人把目標放在韓宇的身上,九龍碎玉片丟失的可能也很小。

現在看到九龍碎玉片出現反應,躺在牀上養傷的林珂頓時就明白,在這顆被林默寒稱爲魔境的星球上,有九龍碎玉片的存在。至於這裏爲什麼會存在九龍碎玉片,那就只有天才知道了。韓宇只知道,就算自己不去尋找那些被獨眼巨人抓走的遇難者,也要留在這顆星球上好好找找,畢竟想要讓九龍玉佩產生作用,那就必須湊齊所有的九龍碎玉片才行。

“我去把這個消息告訴寧平他們,林珂你好好休息。”韓宇低聲對林珂說了一聲,起身準備往外走。

“你自己要小心。還有,小心那個林默寒,他的來歷太模糊,目的不明確,我們不能不防。”林珂不放心的叮囑韓宇道。

韓宇聞言答道:“我知道,防人之心不可無嘛。這次的行動我會和寧平一起行動,就讓那個林默寒留在勇氣號負責保衛勇氣號好了。”

“那你自己小心。”

“嗯,你也一樣。”說完,韓宇附身輕輕吻了吻林珂的額頭。

等到韓宇離開以後,韓夢馨回到房間內,不由疑惑的問道:“珂姐,你的臉怎麼那麼紅?是不是我哥對你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去,小孩子少打聽這個。”林珂臉色通紅的伸手嗔怪的打了湊過來的韓夢馨一下。 夜色籠罩下,密林顯神祕而危險。韓宇和寧平二人爲了避免在地上行走可能遇到的危險,選擇了藉助密林中的樹木爲跳板,跳躍前行着。他們的目標很明確,密林深處的最高處就是他們的目的地。

行至一半,突然就在韓宇二人的目的地處傳出一聲震天的巨吼,隨後緊跟着一聲聲巨吼不斷傳出,彷彿是在呼應第一聲巨吼一般。

“看來我們可以省略計劃裏的等待時間了。”韓宇一邊前行一邊低聲對寧平說道。

“噤聲,落地前進吧。那些林默寒雖說那些獨眼巨人頭腦簡單,只知殺戮,但是我不信任他,所以我們還是小心一點爲妙。”

對於寧平跟林默寒的不對付,韓宇也是無可奈何。按理說,自己是火,林默寒是冰,要不對付也該是自己跟林默寒不對付,但是現在卻成了寧平和林默寒,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

兩個人輕輕落地,穿過一片密林,到達了目的地的邊緣。那是一座密林中央的石山,石山的山壁上有着數十個三米左右的洞口,估計應該是那些獨眼巨人平時睡覺的地方。而就在那些洞口的外面,四處散落着骨頭,其中有幾個還是人類的人頭骨。從那幾個人頭骨的外觀推測,這些人頭的主人才死沒幾天,上面的血跡雖然已經開始發黑,但是蒼蠅蚊蟲在上面爬的到處都是。

強忍着一把火燒死那幫獨眼巨人的衝動,韓宇仔細搜尋着可能還存活着的人類。沒有多久,身邊的寧平一把將韓宇按到在地。緊跟着韓宇就見一道黑影從山頂上落了下來。沉重的腳步讓大地也爲之一顫,就在韓宇的眼前,就見那名獨眼巨人走到一個大洞的洞口,伸出粗壯的手臂讓你們一撈,掏出一個已經死去的人類屍體,兩手分別抓住人類的頭與腳,狠狠的張嘴咬在了那個已經死去的人類的身體上,只是一口,就將手裏的人類身體給吞進了嘴裏,緊跟着那名獨眼巨人將兩手分別拿着的人類的雙腿和腦袋扔進了嘴裏,嚼吧嚼吧以後,往地上一吞,一個血肉模糊的人頭骨被吐在了地上。

韓宇雙拳緊握,雙臂青筋凸起,兩眼一瞬不瞬的死死的盯着那名獨眼巨人,而一旁的寧平則是死死的按住韓宇的肩膀,防止韓宇忍不住暴起發難。

而那名吃了一個人的獨眼巨人很顯然並沒有吃飽,而且看樣子它好像對剛纔吃的食物並不滿意,在面前的幾個洞口徘徊了一會之後,站在了一個比起其他洞口稍微要小上一些的洞口。伸手在裏面掏了半天,當它把手從洞裏收回來的時候,就見它的手裏,多了兩個正在徒勞掙扎的人類。

“寧平,放開我。”韓宇沉聲對寧平說道。

寧平默默地鬆開了韓宇,右手搭在了秋水劍的劍柄上,冷聲說道:“我負責吸引對方的注意力,你負責搶人。”

韓宇沒有回答,只是猛地暴喝一聲:“我幹你老母!”

火球猛地直奔獨眼巨人飛了過去。平時在密林中橫行慣了的獨眼巨人沒有想到會有誰敢襲擊自己,被突如起來的火球嚇了一跳,也就在驚愕的時候,韓宇和寧平幾乎同時衝出了隱藏的地點,寧平速度飛快,眨眼的工夫就到了獨眼巨人的腳下,一拔秋水劍,劍光閃過,獨眼巨人抓着兩個人類的手頓時齊腕斷掉。韓宇正好趕到,接住了兩個人類。

隨後對寧平喊道:“寧平,得手了快撤。”

“話音剛落,頭頂突然傳來一陣咆哮,緊跟着數道黑影從天而降,好死不死的正好攔住了韓宇和寧平的退路。”

看着眼睛變得赤紅,狠狠瞪着自己的數十個獨眼巨人,韓宇將手裏的兩個人交給寧平,低聲說道:“一會我喊你名字的時候記得閉上眼睛,順便讓這兩個傢伙也閉上眼睛。”

“你要做什麼?”寧平接過兩個虛弱的無法再行動的人類問道。

“一會你就知道了。”韓宇說話的工夫已經站到了寧平的前面,口中大喝道:“寧平!”

寧平立刻緊閉雙眼,同時伸出雙手將懷裏兩個人的眼睛分別捂住。寧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感到眼皮以外很亮。緊跟着就聽到獨眼巨人紛紛發出慘叫。耳邊傳來韓宇的聲音,“可以睜眼了。寧平,你我一個背一個,趁這幫傢伙沒辦法追咱們的時候趕緊撤!”說完,韓宇不由分說的接過寧平手裏的一個人,背在背上就跑。寧平見狀看了一眼正在拿手不斷揉着眼睛的獨眼巨人,也來不及細問,趕忙也背起自己懷裏的一個緊緊的跟在了韓宇的後面。

獨眼巨人不斷的用手揉着眼睛,但是他們的雙手實在是太髒了,以至於越揉眼睛就越是感到眼睛發疼。而越疼就越是想揉,越揉也越難受,好不容易等到眼睛終於不再疼痛的時候,那些襲擊自己的傢伙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這片密林就是這幫獨眼巨人的天下,現在有不知死活的傢伙膽敢挑戰它們,這些獨眼巨人當然不願意善罷甘休。十七個獨眼巨人像平時一樣分成了八個小隊,分別向着八個不同的方向開始搜索,誓要找到那些膽敢偷襲自己的傢伙。只是讓這些獨眼巨人感到鬱悶的是,平時極爲好用的鼻子卻在今天失靈了,也不知道那些傢伙是怎麼回事,它們的鼻子竟然無法追蹤到對方。

憤怒的獨眼巨人只能拿身邊不會移動的大樹發泄,一棵棵大樹被連根拔起,扔向遠處,直到這些獨眼巨人發泄的差不多了,紛紛回到了自己的洞穴,密林才終於再次恢復了平靜。

韓宇和寧平帶着被救出來的人返回了勇氣號。韓夢馨等人一見韓宇二人出去一趟就救回了兩個人表示很驚訝。不過驚訝歸驚訝,韓夢馨作爲一名醫生,還是立刻對唄救回來的兩個人展開了救治。

數日的擔驚受怕讓這兩個人的精神極度脆弱,在見到這麼多同類,尤其是見到了和自己通乘那艘星船的乘客倖存者以後,這兩人的精神總算是得到了放鬆的機會。不過就在韓夢馨着手爲這兩人做身體檢查的時候,其中一人彷彿剛剛響起了什麼,盯着站在不遠處的韓宇叫道:“求求你,救救我們的同伴。”

“那裏還有人活着?”韓宇聞言心中一驚,連忙問道。

“是的,還有人活着,我們被俘虜的人基本上都活着。前幾天那些怪物只是吃死人,而今天,如果不是你們及時出手,那我和我的妻子就要成爲被他們吃掉的第一批活人了。”

“跟你們在一起的人裏,有沒有一對年紀不到二十的男女,他們是師兄妹的關係,這次是去聯盟求學的。”韓宇聞言急忙問道。

“你是說唐傑和唐怡然吧?他們還活着,就在那些獨眼巨人用來關押我們的洞穴裏。”請求韓宇去救人的男子想了想後問道。

得到了唐傑和唐怡然的下落,韓宇喜不自禁,連連點頭說道:“好,知道了他們的下落就好。”說完起身就準備往外走。一旁的寧平一把抓住,“你要到哪去?”

“救人。”

“現在不是去救的好時機。”

“可是去晚了,萬一有人死了……”韓宇文雅皺眉問道。

寧平耐心的解釋道:“不是不救,而是我們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那十七個獨眼巨人你又不是沒見到,應付它們是件很麻煩的事情。即便這次咱們逃回來了,但是也不見得次次都可以逃回來。”

韓宇沉默了片刻,問寧平道:“那你說怎麼辦?”

“布陷阱,引蛇出洞,一個一個的消滅他們!”

“……太慢了。”

“這是最穩妥的方法,我們是救出那些被抓的人的唯一希望。我們必須謹慎,否則不光被抓的人死定了,就是連我們也會搭進去。”

“……好,你佈置陷阱,我負責監視他們,反正不能讓那些被抓的人出現傷亡。”韓宇想了想,讓了一步後說道。

“可以。菲爾德,陪我走一趟吧。這個佈置陷阱我可沒有你精通。”

“沒問題。”菲爾德爽快的答應道。

“菲爾德,別忘了帶上你的狙擊槍,那些獨眼巨人的弱點就是眼睛,你要是可以趁它們不備幹掉它們,那你可就立大功了。”

菲爾德一聽這話連忙點頭答道:“沒問題,你就等着我跟寧平的好消息吧。我一定槍槍打爆它們的眼睛。”

“那真是太可惜了。”林默寒突然插嘴說道。

石八方聞言不解的問道:“林默寒,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林默寒聞言解釋道:“每一個獨眼巨人的眼珠,只要再離開獨眼巨人的身體以後就會風乾成爲一顆價值連城的寶石,十七個獨眼巨人,那就有十七顆寶石,有了這筆財富,就是想要買箇中型行星做死人領地都是安全沒有問題的。”

“那用眼珠子變成的寶石換錢,我擔心晚上睡覺的時候會做噩夢。林默寒,以後少出這種餿主意。各位,獨眼巨人的弱點是眼珠,但是他們自身的強大也不是我們大多數人可以單獨應付的。不怕告訴你們,在我和寧平把救出兩個人以後,那些憤怒的獨眼巨人在找不到我們的情況下,將身邊的大樹基本上全都連根拔起,隨手就扔到百米之外。你們最好不要心裏存在任何幻想。夢想與幻想的唯一差別就是夢別隻要通過自身的努力就有可能實現,而幻想則是壓根就不可能實現的想法。”

聽了韓宇的警告,軒轅楓和宇文都紛紛點頭表示贊同。他們相信韓宇不會害他們,但是其他人裏,就有幾個聽了林默寒的話以後心動的。

十七顆寶石就可以換到一顆中型行星那樣大的土地,那一顆寶石,想必換到的土地也一定不是小數。

人爲財死!

就在韓宇等人商議用什麼陷阱將那些獨眼巨人一一引出來幹掉的時候,從坦丁鎮來的人裏,有幾個堅信富貴險中求的人也正在祕密商量着結夥去幹掉一個獨眼巨人。這個情況是韓宇沒有料到的。韓宇知道這世上有人可以爲了錢連命都可以不要,但是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遇到那種人。

不過上天是不會眷顧那些人的。當韓宇從獨眼巨人的洞穴附近完成監視,和林默寒換班回來的時候,他就看到軒轅楓和宇文都一臉悲傷的站在那裏,他們的面前跪着兩個趴在地上,淚流滿面的傢伙。

“怎麼回事?”韓宇低聲問石八方道。

石八方聞言看了軒轅楓一眼,低聲對韓宇說道:“昨天林默寒說了獨眼巨人的眼睛值錢,所以……”

話雖然沒有說完,韓宇還是明白了跪在軒轅楓和宇文都前面的那兩個人爲什麼哭了?

“韓宇……”見韓宇走過來,軒轅楓一臉尷尬的說道。

韓宇擺了擺手,“不用多說了。記住這次教訓吧。看好你們的手下,想必經過這次的事情,他們也會認清自己和我們的不同,不會再胡來了。”

“他們要是還敢有這種心思,我就親手宰了他們!”宇文都怒聲答道,“我寧願親手幹掉他們,也不想要讓他們死在這座密林裏。”

“好啦,現在說這些都是沒用的。還是做好各自的事情吧。”韓宇伸手拍了拍宇文都的肩膀,安慰宇文都道。

處理完這件突發的事情,韓宇扭頭問石八方道:“八方,寧平和菲爾德回來了沒有?”

“沒有,寧平說要一次性解決那些獨眼巨人,所以一早上就帶着菲爾德出去了,直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不會出了什麼意外吧?”韓宇望着密林,有些擔心的說道。

石八方聞言答道:“應該不會,寧平是個頭腦冷靜的人,只要這裏面沒有夢馨在,他是不會犯什麼錯誤的。”

就如石八方所說的那樣,在過了半個小時以後,寧平和菲爾德一身狼狽的回到了勇氣號。

“你們這是幹什麼去了?”韓宇好奇的看着寧平問道。

寧平一邊伸手摘着身上掛上的樹葉一邊答道:“時間緊迫,一個一個解決獨眼巨人實在是太麻煩了,所以我跟菲爾德在密林裏轉了轉,想要找到一個可以一次性解決那幫獨眼巨人的地方。”

看着寧平神色中有些興奮,韓宇說道:“看你的樣子你們是找到了。”

“嗯,找到了。到時候還需要林默寒幫忙完成最後一步,否則我們的營救時間會出現很多的變故。”

“那你準備怎麼做?”韓宇追問道。

寧平聞言扭動了一下身子後說道:“先別忙,讓我先去洗個澡,我現在渾身難受,坐都坐不住。”

“那你動作快點,我不習慣等待。”

寧平和菲爾德聞言連忙起身向自己的房間走去。留下韓宇等人開始猜測寧平和菲爾德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兩個人去得快,回來的也快。細心的石八方見寧平和菲爾德出來,連忙將準備好的食物端了過去。跑了一天的寧平和菲爾德見狀道了聲謝,接過食物就大口的吃了起來。韓宇盯着不顧形象,大口吃東西的寧平,有心問寧平問題可又不好意思開口,急得整個人抓耳撓腮,跟只大馬猴似地。

寧平被韓宇盯得渾身感到不自在,無奈的放下食盤對韓宇說道:“韓宇,你現在就把我的計劃告訴你,麻煩你別在這樣盯着我了成不?”

“嘿嘿……你說,你說。”韓宇聞言有些尷尬的說道。

寧平白了韓宇一眼,輕咳一聲後說道:“嗯咳……昨天晚上在跟你們商量完事情以後,我跟菲爾德又商量了一會,一致覺得還是一次幹掉那些獨眼巨人更加穩妥一些。但是那些獨眼巨人的強大我跟你是有親身體會的,所以對於如何幹掉他們,我們就需要好好琢磨琢磨了。根據手頭我們可以利用的條件和附近可供我們使用的東西,我跟菲爾德覺得,還是水攻更加穩妥一些。”

“水攻?”

“對。雖然你可以放火,但是這裏是密林,一旦用火,而火勢又無法得到控制的話,到時候我們反而有可能會陷入被動。而且這附近的風向不穩,無法準確判斷風向,使用火攻實在是下下策。但是用水攻就不用考慮這些,我們只要用水將那些獨眼巨人給沖走,給我們救人爭取到時間,那我們就一定可以安全的把人救出來。”

“可萬一那些獨眼巨人抱住大樹,讓自己沒被大水沖走呢?”韓宇想了想後提出了一種可能。

韓宇聞言答道:“那也不怕,到時候只要讓林默寒發揮能力,在水流淹沒那些獨眼巨人的時候發動凍結能力,就像是在坦丁鎮的湖邊那次一樣就可以了。”

“唔……這倒的確是個好辦法。 快穿當炮灰拿到主角劇本 那你們已經選好埋伏的地點了嗎?”

韓宇聞言答道:“選好了,就在距離勇氣號大約一百公里左右的一處地方。那裏地勢平坦,附近還有河流經過,是佈置水攻的絕佳場所。” 出乎韓宇和寧平的預料,原本以爲之前提出不同意見,會拒絕他們的林默寒很爽快的答應了韓宇對他提出的出手幫忙的請求。面對韓宇有些錯愕的表情,林默寒冷冷的說道:“我願意幫忙是因爲絕對那個寧平所想的辦法有成功的可能,否則我是不會管的。”

“不管你是什麼原因出手,總之你是出手了。”韓宇笑容滿面的想道。彷彿有些不適宜韓宇的笑容,林默寒扭頭走到了一邊,不再搭理林默寒。看着林默寒彆扭的樣子,韓宇忍不住苦笑着搖了搖頭。

事情也就這樣定了下來。次日天不亮,韓宇、寧平、菲爾德林默寒四人就出發前往佈置陷阱的地點,現場聽取了一遍寧平的計劃。寧平很詳細的將計劃對其他三人說了一遍。 重生之探路人 主要是韓宇和林默寒。

韓宇負責引那些獨眼巨人上鉤,林默寒則負責冰凍水面。至於菲爾德,則是帶着他的狙擊槍狙擊有可能僥倖逃脫的獨眼巨人。

四人忙碌了一個上午,用來作爲水攻所用的河流流量不小,短短一個上午不到,就已經達到了可以用作水攻的標準。眼見水攻的條件已經達到,韓宇等人決定,立刻動手。畢竟早一點動手,便有可能多救一個人出去。

※※※

獨眼巨人的洞穴

唐傑與唐怡然並肩坐在洞穴的一角,和他們此刻相同命運的還有十個人。在兩天前,獨眼巨人遭到了襲擊,被獨眼巨人抓走的兩個同伴被別人救走,這讓原本已經絕望的唐傑等人的心裏再次升起了希望,但是,兩天快要過去了。之前來過的人始終都沒有出現,而那些獨眼巨人則是越來越忍不住想要吃自己這些人了。唐傑等人原本心裏升起的那丁點希望也快要消失了。

“怡然,我們會死嗎?”唐傑低聲問唐怡然道。

“會的,我們一定會獲救。”唐怡然一臉堅定的答道。

唐傑聞言笑了,在眼下的這些人裏,恐怕也就只有自己的師妹唐怡然還認爲他們可以獲救了吧。忍不住輕聲問道:“你怎麼就認爲我們一定會獲救?”

“……師兄,我不希望失去活下去的希望。”唐怡然沉默了片刻,幽幽的說道。

唐傑聞言一陣默然,也就在這時,獨眼巨人的大手伸進了洞穴。此時唐傑正在發愣,眼瞧着就要被獨眼巨人的大手抓住,唐怡然奮不顧身的衝上前,一把將唐傑推開,隨即唐怡然被獨眼巨人抓住了。被推到一邊的唐傑大吃一驚,連忙撲到手邊,用腳踢,用拳砸,用牙咬,但是卻都無濟於事。

“小杰,好好的活下去,不要放棄希望。”唐怡然嘴角含笑的對獨眼巨人說完這話,作勢就要咬舌自盡。突然就聽洞外的獨眼巨人發出一聲震天的怒吼,鬆開了唐怡然以後便在洞外大鬧起來。

雖然不清楚獨眼巨人爲什麼突然收手,但是唐傑也顧不上這麼許多,抱着唐怡然退到洞穴的一角,爲唐怡然檢查了一下傷勢,肋骨被獨眼巨人握斷了三根。

“師兄,別難過,至少我現在還活着。”唐怡然微笑着對唐傑說道。

“你還笑!”唐傑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唐怡然聞言不爲所動,依然臉上帶笑的說道:“我爲什麼不笑,也許很快我們就可以獲救了,我幹嘛不笑?”

唐傑不是笨蛋,稍微一想便明白了唐怡然所說的是什麼意思。當然其他倖存者也想明白了。除了有人來救自己這些人,不會有什麼別的原因會讓那些獨眼巨人如此吵鬧。

洞穴外的動靜鬧得很大,大到洞穴裏的人都有點擔心他們所待的洞穴會不會因此而倒塌。不過洞外的熱鬧也就持續了片刻,等過了一會之後,洞穴外的獨眼巨人就像是去追趕什麼了,漸漸的走遠。

“我們要不要出去看看?”有人見狀提議道。

“先不要着急,看看情況再說吧。”唐怡然輕聲提議道。

在衆人的心裏,唐怡然的話還是比較管用的,更何況說是出去看看,但是誰出去看看呢?衆人沒有一個有膽子的。

※※※

韓宇正在前面快速的飛行,同時不斷躲閃着身背後那些隨時會飛過來的不明飛行物,可能是石塊,也有可能是一棵整樹。不跟那些獨眼巨人正面交鋒,無法體會到那種驚心動魄的感覺。

就在剛纔,韓宇在一個大火球燒中撅着屁股伸手抓人的獨眼巨人的屁股以後,居住在那裏的獨眼巨人立刻跳了出來。只不過韓宇故技重施,猛地將匯聚在身體四周的火焰釋放,讓自己看上去就跟一個小太陽一樣,獨眼巨人敏感的大眼頓時再次遭受了蹂躪。

而等到獨眼巨人視力逐漸恢復了以後,就見那個讓它們眼睛難受的蒼蠅竟然打算要溜。當下頭腦簡單的獨眼巨人立刻便拔足狂追,有一個帶頭,剩餘的獨眼巨人就業跟着一起追了上去。轉眼的工夫,獨眼巨人的洞穴內已經沒有了獨眼巨人。

目的達到的韓宇在前方左閃右躲,漸漸的將一心要幹掉他的那些獨眼巨人給引進了埋伏圈。負責觀望的菲爾德見狀連忙對寧平喊道:“寧平,來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