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書房裡很安靜,莫琰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理直氣壯地回答:「我們藝術家,想哭就哭。」


傅歆點頭:「有道理。」

莫琰沒有再說話,他的心似乎被塞得很滿,卻又像被抽離了一塊,許多紛亂的情緒都稀里嘩啦掉在地上,摔成了細細的、色彩斑斕的沙。 莫琰用手指摩挲了一下布料:「我知道,不過還是想做出來。」當初在為新劇設計演出服的時候,他就想再多做一條扎染的裙子,卻因為時間的關係不得不放棄。

「做好后不送給琳秀姐,送去富華劇院。」莫琰繼續說,「讓它和其它演出服掛在一起。」奇迹這種事情,誰又能說得准呢? 綜美劇移動性禍端 說不定哪天就能等到,讓玫瑰重新綻放在舞台上。

金睿說:「也對。」

莫琰挑了一塊寓意很吉祥的布料,旁邊的老師傅都在說,福壽綿長。

無論是劇里還是現實生活中,他都希望她能有很多的福氣,很健康的身體。

這趟行程的收穫頗豐,莫琰在回程的時候,還買了一包好吃的松子糖,送給傅總經理當禮物。

「明天有沒有空?」傅歆問他,「剛剛岳母打來電話,讓我們回家吃飯。」

「好。」莫琰跨坐在他身上,一粒一粒喂糖過去,「聽說悅容這次的活動效果還不錯?」

傅歆點頭:「上次處理得很好,所以反倒有了廣告效應。不過這種事情,出現一次是解決得當廠方負責任,出現第二次,不管處理得再有誠意,也會失去消費者的信任。」

「我知道,我也提醒過琮哥了。」莫琰說,「他本身就比我有經驗,而且現在每一次活動都會親自盯,這個品牌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那就祝他早日開專櫃。」傅歆托住他的腰,「晚上想吃什麼?我煮給你。」

莫琰說:「雞絲涼麵,還有綠豆湯。」跟著靈魂摯友在古城酒吧街混了幾晚,他有點牙疼上火。

「燉鮮奶吃不吃?」傅歆問。

莫琰美滋滋:「嗯。」

變成得體正裝的馬甲,已經忘了自己曾經的身份。

難道傅總經理不是天生就會做飯的嗎?它和美玉君都這麼想。

傅歆把鹼水面過了涼水,又切了很細的黃瓜絲。

在餵飽小情人這條路上,他走得相當順暢。

各種意義上的「餵飽」。

……

周末一早,莫老太太就去市場買了龍蝦,打算和芝士一起焗烤。

小橘子聞到海鮮味,在廚房裡撒嬌喵喵叫,吃完兩塊牛肉還不肯走,莫老太太被吵得頭昏腦漲,

於是叫莫弘老先生抓貓,結果三四聲也不見有人進來,倒是客廳電視的聲音挺大。

「看什麼呢?」她擦著手走出來。

莫弘老先生示意她看電視。

娛樂節目的主持人難得情緒低沉,新聞報道鄧琳秀已經在今晨離世。

「這……阿琰知道了嗎?」莫老太太坐在沙發上。

「都上新聞了,哪還能瞞住。」莫弘老先生嘆了口氣,「真是可惜了。」

電台也在插播這條消息,傅歆把車停在路邊,轉頭看了眼身邊的人。

莫琰沒說話,只是眼眶很紅。

「你應該有心理準備了,是不是?」傅歆輕輕握住他的手。

莫琰使勁搖頭。

「乖。」傅歆抽開安全帶,把人抱進自己懷裡,「沒事的。」

莫琰把臉埋在他胸前,難過得鋪天蓋地。

歲月彷彿被裝在了密封罐頭裡,連初遇的畫面都是鮮活的。

那時他還只是跟著老師實習的學生,在量尺寸的時候,第一次在劇院里見到了鄧琳秀,她剛剛結束一場演出,還沒有完全卸妝,只踢掉了鮮紅的高跟鞋,

就那麼慵懶地坐在沙發上,如同電影里的特效畫面,在一片流淌的嘈雜世俗里,唯有她是靜止的,明艷不可方物,眉眼間風情萬種。

莫琰第一次被女性的美麗衝擊得手足無措,他痴迷地看了她很久,直到被師兄拍了把腦袋才回神。

從此小男生有了他的女神,完美到毫無瑕疵的那種。

傅歆輕輕在他背上安撫,另一隻手給莫弘老先生髮了條訊息,說兩人可能要晚一點才能過去。

「我都沒有來得及做好最後一條裙子。」莫琰聲音沙啞。

「你現在還是可以做好它,然後和其它演出服放在一起。」傅歆輕聲說,「她只是太累了,所以需要很漫長的休息,你要乖一點,好不好?」

莫琰抱緊他的腰。

車外人流穿梭,沒有人會知道,童話里的小王子在這一天里失去了什麼。

連林地間的蟬鳴蛙叫也變得寂靜起來。

……

鄧琳秀的告別儀式沒有對媒體開放,只有親友參加。

莫琰穿著黑色的西裝,一路陪她走完了最後一程,胸前的白色小花被風吹散,像是落了一場很小很小的雪。

……

半個月後,傅歆帶莫琰去了私人海島。

依舊是之前那位喜慶熱情的胖廚師,他還記得這位高大慷慨的有錢人,一見面就表示自己又研發出了一款新甜品,是帶著苦杏仁味的慕斯,比紅絲絨蛋糕更加獨特美味。

莫琰坐在海邊的礁石上,看著遠處的夕陽。

「找了你半天。」傅歆坐在他旁邊,「廚師做了很辣的炒螃蟹,可以配酒。」

「其實不用來這裡的。」莫琰和他十指相扣,「我已經沒事了。」

「我知道。」傅歆笑笑,「但出來散散心也不錯,是不是?」

「嗯。」莫琰靠在他懷裡,「這裡空氣可真好。」

夾雜著潮濕的海腥味,風能吹散所有黯淡的雲。

辣椒炒螃蟹里加了年糕,據說是廚師新學來的創意,酒也是很甜的梅子味,喝完剛好能讓血液微微燃燒。

微醺是最適宜睡眠的狀態,加上遠處的陣陣海浪,這個夜晚,莫琰睡得很安穩,夢裡有溫柔的吟唱,和月光織成的裙子。

……

申請帕森斯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耗費大量精力,不過莫琰在準備作品集的同時,

還是抽空完成了那條扎染藍印花布做成的連衣裙,送到了李總監手裡,富華劇團此時也已經恢復了正常的運營,正在排練新的劇目。

「謝謝你。」李總監說。

「不客氣。」莫琰幫他把裙子掛好,所有為《弄堂里的紅玫瑰》準備的演出服都被存放在這間房子里,

裙擺整齊挺括,纖塵不染,上面還標著序號,如同下一刻就會湧進匆匆忙忙的演員,開始一場精彩的演出。

他沒有問李總監下一步的計劃,只是幫他收拾好房間,就關燈落鎖,把那些綺麗夢幻的華服,重新封存在了寂靜的黑暗裡。

而生活總要繼續。

莫琰的申請資料準備得很順利,手頭有Nightingale、有普東山新店,還有巨大的粉紅色flamingo咖啡廳,

他要比其他學生更佔優勢,金睿還和他一起舉行了一場空間藝術展,其中隋心用上千雙高跟鞋搭建出了一個不斷延伸的怪坡,隱喻著女性無窮的物慾。

傅歆說:「從理性的角度來看,這算不算資源浪費?」

「不算。」莫琰說,「藝術創作本來就是要耗費原料的,你不能因為高跟鞋能穿,就覺得這件作品比起塑料和金屬來算浪費。」

傅歆摟著他:「其實我還可以用生產生產高跟鞋過程中已有的人力耗費和環境污染來反駁,但是算了,你說什麼都對。」

「可是把高跟鞋用鐵絲捆在一起,並不會產生任何二次污染,但把一坨塑料拉成作品肯定會。」莫琰手插在衣兜里,「但是算了,你說什麼也對。」

金睿站在兩人身後,感覺深刻學到了和諧情侶相處之道。

雖然目前自己還在散發單身清香,但俗話說得好,未雨綢繆。

下一件是莫琰的作品,那是他從鄉下扛回來的破舊門板,把下半部分重新精細打磨上漆,繪上了誇張的現代抽象作品,然後圖案越往上越斑駁,直到隱沒在了粗糙掉渣的木頭裡。

莫琰問:「怎麼樣?」

金睿回答:「在現代潮流的衝擊下,古老的事物會消退,也會新生,這種概念很好,在塑造一件作品的時候,儘可能留下它原本的生命,

讓兩種衝突在視覺效果上勢均力敵,雖然是靜止的,卻又有一種流動的美感,

就好像埋有沉船寶藏的寂靜海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來一場疾風掀起波瀾,帶出驚喜,而觀賞者的思維就是那陣疾風。」

傅歆:「……」

傅歆說:「不錯。」

美玉君的靈魂太放飛,傅歆站在旁邊聽了十幾分鐘,也沒能理解什麼是「不同創造力聚集時所產生的平靜表象與終止」,

倒是金睿在旁邊附和了一句,平靜是各種思維自然地交融,終止則是這種狀態被野蠻幹預。

莫琰說:「嗯。」

傅歆拍拍他的肩膀:「你們慢慢聊,我去休息區喝杯水。」

金睿還沉浸在多維空間中,差異和無差異的定義里,直到十分鐘后才後知後覺:「我是不是又快破產了?」

「是。」莫琰盤腿坐在地上,仰頭看著天花板上閃爍的星空雕塑,「我真喜歡這裡。」

你還是別喜歡了!金睿正色道:「我這就去請傅總回來。」

「傅總對時空扭曲沒有興趣的。」莫琰活動了一下脖頸,「你不如讓他安靜地喝一杯咖啡。」

「沒興趣還願意工作日陪你來荒郊野外。」金睿坐在他身邊,頌揚了一番這感人的愛情。

「其實我今天來還有一件事。」莫琰說,「蘇寧雲店和萬達今年的聯名合作商品,楊總打算把上市時間推遲到和秋冬服飾秀同步,九月中旬在全國所有門店同步販售,你覺得怎麼樣?」

「我沒意見。」金睿說,「怎麼,這可是第一次全國同步,打算做一場大的?」

「嗯。」莫琰點點頭,「上次服飾秀主要是市區主店在做,品牌也偏國際化,但這兩年國貨的發展環境越來越好,所以傅總打算把今年的重點放在普東山店。」

「用國貨做主題?」金睿思考了一下,「那就好玩了,創作空間也能更寬鬆,自家人多好說話,不像那些國外大牌,做個活動還得報總部審批。」黃花菜都能涼八百盤。

「我也這麼想。」莫琰說,「而且國貨在年輕人里很有市場,要是這次服飾秀能做好的話,影響力肯定不會低。」

「那我得好好考慮一下,聯名周邊要做什麼。」金睿用胳膊搗搗他,「聽上去你也打算參與,還要申請學校呢,時間來得及嗎?」

「來得及,而且我有自己的想法,有空再慢慢和你聊。」莫琰攬住他的肩膀,「現在先說場地的事。」

「服飾秀的場地?」金睿問,「怎麼,不放在店裡了?」

「是。」莫琰眼睛一眯,輕描淡寫,「如果你願意討好一下我,那我可以考慮放在蘇寧雲店。」

金睿表情嚴肅,「刷拉」就捏住了他的肩膀,服務態度異常良好,宛若專業馬殺雞大師。

「好了好了,癢。」莫琰笑著捶了他一拳,「說真的,蘇寧雲店那家在白楊里的店不錯,前身是國家第一代電子元件廠,既能體現出時代的變遷,也被你改造得很獨特,很適合做秀。」

「怎麼突然就要改地方了。」金睿拉著他站起來,「活動當天可是一大批客流,而且既然萬達想做大,宣傳肯定不會少,真要白白便宜我?」

「當然不是『白白』便宜你,後續合同楊總會帶人繼續談的。」莫琰說,「但換地點的想法,傅總倒是早就有了,

服飾秀放在自己門店裡做,哪怕做得再好再轟動,也只能被歸類到商場促銷活動,只有走出萬達,才能讓它變成一個時髦的符號,擁有更多的意義。」

「明白。」金睿拱手,「佩服。」

「傅總原本打算放在玉山湖畔的,但我覺得,那裡雖然是知名景點風景優美,可又沒什麼深厚的文化底蘊,政府那頭溝通起來也麻煩,不如放在蘇寧雲店。」莫琰笑眯眯地說,「你加油。」

搖滾青年熱淚盈眶,很想把靈魂摯友三百六十度舉高高,以示感激。

但考慮到霸道傅總經理就在隔壁咖啡廳,他只好收斂了一下情緒,很莊重地說:「一定。」

晚餐地點在一家旋轉餐廳,燭光旖旎浪漫得要死,金睿自覺要求沒有姓名,開車和一群狐朋狗友去了老店吃烤羊腿,大家都是單身,十分清香。

「談得怎麼樣?」傅歆問。

「嗯,金睿沒意見。」莫琰切了一塊小牛排,喂進他嘴裡,「我從下周開始工作。」 上次參與服飾秀時,他還是懵懂的職場實習生,連方案都需要葛風華手把手教才能看懂,全程都很緊張忐忑,

而這一回,他已經是經驗豐富的老手,以特聘創意總監的身份回歸萬達,腦海中翻湧著一萬個有趣的想法,迫不及待想把它們逐一呈現出來。

「真的不想和我一個辦公室?」傅歆問,「我可以分你半張辦公桌。」或者直接把你抱在懷裡。

然而美玉君無情地拒絕了他,就很冷酷。

「而且我短期內不打算去萬達上班。」莫琰繼續說,「服飾秀距離現在還有五個月,一點都不著急,你應該催楊總儘快和蘇寧雲店簽合同,然後我才能開始和金睿談周邊商品的事,這個環節很耗時間的。」

傅歆說:「小工作狂。」

「站在萬達傅總經理的角度,你應該獎勵我才對。」莫琰提意見。

「有道理。」傅歆點頭,「那你想要什麼獎勵?我今晚可以自帶安全套。」

「不行。」莫琰拒絕,「我今晚約了劉先生,他難得有時間幫我做指導,可能要聊很久。」

傅歆單手撐著腦袋:「哦。」

傅歆繼續說:「吃醋了。」

「咳。」莫琰差點被龍蝦面嗆到,「你為什麼連劉先生的醋也能吃?」

「不是劉恪。」傅歆糾正,「吃藝術的醋。」

莫琰如實回答:「那就沒有辦法了。」這醋你可能得吃一輩子,不如學會和平共處。

傅歆乖乖嘆氣:「嗯。」

垂頭喪氣的英俊大灰狼,在燭光餐廳里看起來分外……迷人。

就算這種「垂頭喪氣」百分之九十都是在假裝,野蠻的小紅帽也很想立刻把他按在牆上狂親。

「在想什麼?」傅歆笑著簽完賬單,「怎麼一直看著我。」

「沒什麼。」莫琰用餐巾擦了擦嘴,打算在周末送給他一份驚喜大禮,而藝術一定不會有這種豪華待遇。

驚喜的範圍包括但不限於偷偷早起,親手做一頓美味的早午餐,再一起逛超市買買晚飯的食材,在對方的指導下燉一鍋鮮美的酸蘿蔔老鴨湯。

美玉君所嚮往的浪漫,就是這麼樸實又好吃,和最愛的人在一起,廚房裡不需要糖罐,也能讓一切食物都浸透甜。

於是未來的三姨夫方經理再度遭到秘密徵用,最近他和張雲嵐的發展態勢良好,所以對莫琰格外有幾分「一家人」的親切關懷感,

慷慨傳遞了私家龍蝦漢堡的做法,以及招牌沙拉和粗薯條,附贈廚房溫度計一根,以免未來的大外甥炸出一鍋炭。

莫琰信心十足,在周五晚上還特意去關照了一下便利店的成人用品生意。

萬達這兩天事情有些多,所以傅歆暫時沒注意到小情人的鬼鬼祟祟,照舊工作到半夜才回卧室。

莫琰已經沉沉睡著,床頭柜上擺著迷你小鬧鐘,會發出很輕的音樂聲,吵不醒熟睡的人,但是對於滿心期待清晨的美玉君來說,效果堪比打雷。

清晨八點,莫琰敏捷地從被窩裡伸出手,準確按下鬧鐘的靜音鍵。

傅歆睡得正熟,眉宇間有加班后的慣常疲憊,莫琰親親他,輕手輕腳溜出卧室。

麵包胚是方棟事先烤好的,雖然有作弊嫌疑,但對於廚房殺手來說,顯然不能要求太高。莫琰從冰箱里取出食材,很有幾分莫名其妙的……喜悅感,連切黃瓜時也格外順手,如有神助。

煮熟的龍蝦肉用醬汁預先處理過,包裹在鮮嫩的生菜里,用番茄片帶出一點輕微的酸。油溫被控制得很好,

剛出鍋的薯條酥脆金黃,沙拉也是清脆的,莫琰還自學成才了羅宋湯,酸甜有食慾,擺在桌上像藝術品。

莫琰對自己很滿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