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時間一轉眼又過去了幾天,另外一名逃出來的先天高手終於也是逃回了泰山派,而距離八月十五中秋節還有三天,武林各大門派紛紛派出了代表前往魔門,而五嶽劍派卻是五大掌門齊出,因爲這他們去的主要目的是五毒教手中的那些弟子長老門。 第一百三十章 前往魔門


凌峯這幾天痛並快樂着,每天他都要爲十幾個天庭的成員洗經伐髓,按照耿樂樂的說法“都要累成狗了”,可是看着天庭的實力迅速的提升凌峯心中又充滿了喜悅。

相比起那些動輒千年傳承的門派天庭無疑底蘊要差了一些,或許因爲凌風的原因 天庭的頂尖戰力也就是凌峯可以以一擋十,而且宗師大宗師天庭並不缺少,可是先天強者跟先天之上的強者並沒有多少,就凌峯瞭解魔門在他那個時代可是有十多位先天,似乎在魔峯後山還有幾位太上長老的,這也是天庭處處低調的原因,雖然在世界組織中很有名氣,可是天庭並沒有跟哪一個組織開過戰。

回到魔門凌峯是沒有想過,畢竟千年過去了,現在的魔門已經是物是人非,有道是人走茶涼,更何況是這麼長時間,所以他才另起爐竈創建天庭,辛苦幾十年如今天庭終於迎來了快速發展的一天。

“小雷、破軍,這些天天庭的外圍也要防禦好,相信前段時間五嶽劍派的動作你們也看到了,儘快把實力提升上來,這樣我們將無所畏懼。”

五嶽劍派的動作自然瞞不過天庭的耳目,天庭也算是這片山裏的半個主人,如此大規模的武者行動天庭怎麼可能一點消息都收不到,再說天庭的各大產業都受到了莫名的狙擊,只要一查就能夠查到五嶽劍派的身影。


“哥,你就放心吧,我保證他們來多少死多少。”小雷是在凌峯閉關煉丹的時候到的,跟他一起來的有顧青閻兄妹三人憨子跟莎莉。

現在的小雷在凌峯的努力下已經是先天中級的強者了,如果再服用了碧靈丹將有極大地可能晉級到金丹期,至於顧青閻跟憨子兩人也成爲了大宗師級的高手,就連顧傾城姐妹都到了宗師級。

“小雷不可大意,如果五嶽劍派敢來找五毒教的麻煩你們可以適當地幫一把,畢竟我們也算是鄰居,而且五毒教也是爲我們受過。”

凌峯對這些大山深處的鄰居們還是十分的有好的,再說這些年這些鄰居們也是十分的遵守當初的約定並沒有泄露天庭的所在。

“我們會的。”破軍一臉嚴肅的回道,他如今已是先天后期,鐵定是要進入金丹期的了。

“你們兩個一定要把天庭守好。”

天庭所有的先天強者除去兩人都已經閉關衝擊金丹期了,所以凌峯才如此慎重的交代兩人。

兩人沒有說話只是認真的點了點頭。

“記住如果有人要渡雷劫任何人不要插手,有我煉製的武器跟盾牌相信他們這一劫應該能夠完全度過。”

凌峯利用手中的資源爲天庭這些即將突破到金丹期的手下煉製了一把武器一面盾牌來應對這次的雷劫,如果這樣他們都渡不過這次的雷劫那就是命中註定要亡了。

老龍嶺位於祁連山脈中,在青海省境長280公里,寬30~50公里,山峯多在海拔4000~5000米,最高峯位於青石嘴以北,海拔5254米,如今魔門的總部正是位於這裏。

凌峯對於魔門的總部可是十分關注的,就在當年凌峯從魔峯出來的時候就已經打聽清楚了,只是凌峯只是在暗地裏默默地關注並沒有露過面,如今他還是第一次正大光明的出現在魔門的總部。

“少爺,我們這次以什麼身份去魔門總部?”半空中凌峯駕馭着龍鱗在飛速的向着祁連山脈飛行而去,說話的是凌峯的兩大侍女之一的小碧。

如今的小碧小環已經是先天級強者了,如今的他們看起來要比以前年輕了二十歲,要不是凌峯怕他們虛不受補兩人說不定已經是金丹期的強者了。

“我可是鄭紅紅的老師,說起來也算是她的師傅了,徒弟的喜事做師傅的又怎麼能夠缺席?”


凌峯負手站在龍鱗上眼神望着前方聲音有些不置可否。

魔門的前輩?說不定人家魔門當場就把自己打出來;天庭的妖皇?恐怕在華夏武林的眼中天庭就是一個新冒出頭的小門派,而且還是一個十分囂張狂妄的門派,因爲他的名字——天庭。

小碧小環相互看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心疼,做了凌峯幾十年的貼身侍女凌峯的許多事情他們比別人知道的多多了。

到了老龍嶺附近凌峯就帶着兩個侍女降下了雲頭,施施然向着老龍嶺魔門的總部魔峯走去。


祁連山已經到了華夏國的塞外,一眼望去天空蒼茫,植被稀疏一片的蕭瑟,而且不時得有大風吹過,要不是三人都能夠發出護身罡氣,就這一會兒恐怕三人就變成土人了。

“給。”凌峯看着兩女的樣子從儲物戒指中拿出兩條水藍色的紗巾遞給了兩女。

“謝謝少爺。”雖然兩人已經達到了寒暑不侵的境界,可是能夠得凌峯如此的記掛兩女也是非常的高興。

“有人過來了。”三人停了下來,一會功夫從遠處就走來幾個人。

“NND終於見到人了。”來人顯然也是看到了凌峯三人,其中的一個漢子眼睛一亮然後吼了起來。

小碧小環爲頭微微一皺,這幾個人一看就不像是善類,只見他們穿了一身不倫不類的衣服,說漢服不是漢服,說是哪個民族的服裝吧看着又不像,就像是臨時拼湊出來的衣服一樣,背後背了一卷黑色的布卷,一看就知道里面藏了兵器。

“三位小姑娘,你們也是來參加魔門婚禮的?奧,不會是暗戀崑崙的許少鋒特意來搞破壞的吧。”

其中的一個漢子調侃着凌峯三人,讓小碧小環差一點動手,就眼前的這幾個漢子實力最高的也就是宗師級,就算小碧小環不擅長戰鬥可是收拾幾人還不是跟玩兒一樣。

凌峯把兩人拉住搖了搖頭。

“師兄,未開化就是未開化,明明是一個男人卻被人說成是一個女人,你說這個人是不是未開化。”

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了過來,聲音雖然好聽可是說出來的話卻是讓人實在是難以接受,尤其是那個大漢平時驕縱慣了有誰敢如此說他。

“那個小婊、子,出來。”那個大漢一下子扯下後背上的布卷拿在了手裏。

這時遠處走過來幾個男女,來人都穿着潔白的衣裙,看錶情各個都有種發自骨子裏的傲氣。

“天山派的。”漢子瞳孔一陣收縮,雖然這些人的實力最多跟他們相同,可是人家的後臺硬,自己的後臺根本不敢得罪人家。

“怎麼,你還想動手?”那個女子穿着一襲白色的紗裙,頭上紮了一個髮髻,手裏拿着一把通體白色的長劍,模樣也是十分的漂亮,而且有種內地女子沒有的風韻。

那位女子雖然是在在跟那個漢子說話,可是眼睛卻是看着凌峯這裏,她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漂亮的男人呢。

不對,何天女忽然知道這個人是誰了。

“凌峯,你是凌峯……”一邊叫着何天女一邊興奮地跑到了凌峯身邊。

“你認識我?”凌峯也是奇怪,在他的記憶裏可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女孩。

“我看過你演的電影,給我籤個名吧。”說着何天女在自己身上找了起來,可是讓他失望的是他並沒有準備紙筆。

凌峯也是一陣無語,沒想到自己居然在這些武林人士中也有影迷了,看來現在的武林跟社會接軌的已經相當的完美了。

其實凌峯也是多慮了,雖然許多的門派中的確是安裝了電視電腦的,可是並不是所有的弟子都能夠有機會使用這些東西的,他們要修煉,師門是不會允許他們因爲這些而產生分心的,所以能夠知道凌峯的絕對在少數。

“到魔門再說吧。”看着小女孩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凌峯有些心軟了。

“凌峯你真好。”現在的何天女可是一點沒有剛纔咄咄逼人的樣子。

“喂,你,趕緊跟凌峯道歉。”何天女用手指了指那個漢子。

“小姑娘,你可不要過分,我們烈火門也不是你天山派想捏就捏的。”漢子明顯的有些色厲內荏。

“怎麼,你們烈火門還想跟我們天山派扳手腕不成?”何天女不屑的撇了撇嘴。

“你……”漢子一陣氣促。

“怎麼,天山派的大小姐又在那裏臭顯擺了。”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是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幾個女子走了過來,領頭的是一個穿了一身紫衣,臉上也掛了一個紫色面紗的女人,他後面的四個人兩個綠衣兩個黑衣,實力跟前面的烈火門跟天山派差不多。

“又是你這個逍遙派見不得人的大師姐。”顯然何天女認識對方,兩者之間應該早有間隙,聽話音對方應該是逍遙派的。

在場的人只覺得眼睛一花那個紫衣女子就到了何天女的身前,一隻潔白的手掌對着何天女就擊了過去。

“你敢。”天山派那個領頭的男弟子也是一驚,他沒有想到對方會不打招呼上來就動手。他手中的長劍“嗆”的一聲向着紫衣女子後背急刺而去。

紫衣女子眼中閃過一陣可惜,如果她不撤招雖然能夠使得何天女重傷,而自己卻是要喪命在這一劍下。

紫衣女子腳尖點地一個急轉,雙手閃出一陣幻影,“叮叮叮”一陣急響,隨着這陣急響刺向紫衣女子的這一劍也被擊偏了方向,而那個天山派的男弟子趁着這個空檔來到了何天女的身邊。

“師兄,教訓他,你一定要教訓他一頓。”何天女剛纔真的是嚇了一跳,剛剛那一掌他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如果不是她師兄反應迅速她這一刻已經躺在地上了。 第一百三十一章 魔門

“李姑娘,雖然師妹口毒了一些,不過你也不用下手如此歹毒吧。”那個男弟子面色冰冷的看着蒙面女子,幸好剛出手及時,不然回去怎麼跟師傅交代。

“穆長歌,你少在那裏說風涼話,有本事手上見真章。”那個蒙面女子顯然也是一個傲的沒邊兒的人物。

星際麒麟


“李秋末你還是留着力氣去跟那個巫盈盈拼吧。”何天女躲在穆長歌身後大聲的叫喊着,讓李秋末氣的恨不能殺了她。

職場人生路

凌峯在一旁饒有興趣的看着,武林還是以前那個武林,一言不合就刀劍相向,因爲如今政、府的強勢這些武林門派除去一些跟政、府合作的以外都遷到了深山老林裏,而逍遙派原本在雲南境內後來才遷到了天山,一山難容二虎,天山派不可避免的跟逍遙派產生了矛盾,可是最後卻是天山派妥協了,這裏面的事情是人就看得清楚,天山派在逍遙派手中吃癟了,所以天山派的弟子跟逍遙派的弟子歷來不和。

“師妹,你就少說一句吧,出來的時候你可是答應過師傅一切都要聽我的。”

穆長歌也是十分的頭疼自己這位師妹,作爲掌門的女兒何天女就是天山派的小公主,天山派中的所有弟子都讓着她,這也養成了何天女有些刁蠻不講理的性格,可是他的本性是好的。

“奧,知道了。”何天女對自己的這位大師兄還是十分敬重的,而穆長歌也是天山派內定的下一任掌門人選。

“李姑娘,今天到這裏可好?”穆長歌不是何天女,作爲下一任掌門的人選,他知道一些別的弟子不知道的事情,這個逍遙派不是天山派能夠隨意得罪的,更何況現在是爲了魔門的喜事而來,不看僧面看佛面,這件事還是不了了之的好。

聽到穆長歌這話何天女有些不願的拉了拉穆長歌的衣袖,不過穆長歌卻是沒有搭理她。

“好,今天就看你穆長歌的面子,不過你最好讓你師妹把嘴閉緊一些,小心禍從口出。”李秋末也不想跟穆長歌發生爭鬥,先不說能不能贏,就算是贏了回到師門以後說不定巫姓一派會以此爲藉口攻擊李姓一派。

“多謝李姑娘提醒。”穆長歌把劍入鞘,拉着何天女就回到了天山派的隊伍中。

“哦,人還不少嘛。”隨着一聲清朗的嗓音又一隊人出現在了這裏。

“見過嶽掌門。”不管是李秋末還是穆長歌都向來人行了一個晚輩禮,因爲來人不只是華山派的掌門還是五嶽劍派的掌門,或許單獨的華山派跟算不得什麼大門派,可是五嶽劍派就不一樣了,那可是能夠跟少**當叫板的門派聯盟。

“門中的長輩開始讓你們出來歷練了。”來人正是華山派的掌門嶽中環,他見到在場的都是一些年輕人聲音中多少有些感慨,彷彿回憶起自己剛出來歷練的那會兒。

“是的,門中的長輩都希望晚輩們出來長長見識。”面對一派掌門這些年輕人絲毫不敢有所怠慢。

“好好好……這位是?”嶽中環看樣子是十分的高興,不過當他看到凌峯的時候卻是一愣,凌峯身上的那種氣質可不是尋常人可以擁有的,雖然一般人看不出什麼,可是當武者達到先天的時候自然就會對一些事物產生感應,所以嶽中環能夠感覺到凌峯的不尋常,可是卻又發現不了凌峯有什麼實力。

“嶽掌門,他叫凌峯,可是一個大明星奧。”凌峯還沒有說話何天女卻是在一邊說了起來,凌峯見狀也不再說話,對於嶽中環他可是沒有什麼好印象,居然打天庭的主意。

“大明星?”嶽中環自然知道大明星是什麼,可是當他看到小碧小環的時候心中卻是一驚,兩個先天,而且看樣子應該是凌風的侍女,就算凌峯沒有絲毫實力,可是有兩個先天侍女的人身份會簡單嗎?難道是那裏出來的?嶽中環心中卻是打起了主意。

這條路大概是去往魔峯的必經之路,就這一會兒的功夫就又有幾波人走了過來。

“我們先走吧。”嶽中環看了看這裏的人,卻是沒有看到五毒教的人,也不在這裏多呆,畢竟這裏都是都是些年輕人,跟這些人在一起是有些有失身份了。本來他還想套套凌峯的底細的,可是凌峯根本就不搭理他,他也就沒有必要留在這裏了。

“凌峯,跟我們一起走吧。”何天女跑過去拉着凌峯的衣袖,或許他還沒有忘記凌峯答應過她到了魔門會給他簽名的。

“好吧。”反正凌峯也不急跟這些門派的後起之秀在一起或許還能知道一些各大門派的事情。


穆長歌看了一眼跟凌峯在一起的何天女搖了搖頭,何天女這樣喜歡凌峯他並沒有妒忌,因爲他知道這只是師妹的心性在作怪,只是對明星的一種喜愛。

一路走走停停,中間也有許多門派的人從他們身邊經過,可是他們還是不緊不慢的向前走着,這中間凌峯也是瞭解到很多現在武林中的一些事情,相對來說現在的武林一片和睦,通俗的說法就是現在是經濟時代那些打打殺殺的事情已經是很少發生了,就算是發生也只是小規模的拼殺,像五嶽劍派那種大規模的行動已經非常少見了。

……

凌峯一行人沿着山上開鑿出來的石階一級級的向山上走着,半山腰有一個巨大的山腹,裏面站了兩個魔門的弟子,見到凌峯一行人來到上前見了一個禮,然後一個弟子在前面引導者向山腹裏面走去。

山腹很深,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個火把在燃燒着,大約走了二十幾分鍾衆人只感覺眼前豁然開朗,出現在衆人眼前的是一派鳥語花香繁花似錦的景象。看到衆人的反應那個魔門的弟子眼中閃過一絲自得。

這是一個坐落在山峯之間的盆地,盆地有幾十裏方圓,從凌峯站的這個方向可以看清山谷中的一切,在遠處凌峯居然還看到一個一里大小的湖泊,那個小湖泊還在徐徐向上冒着淡淡的霧氣。

“溫泉。”凌峯腦海中一下子冒出了這個事物。

這個山谷能夠如如今這個樣子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爲這裏有這麼一個溫泉,當然這裏面魔門一代代的努力也是分不開的。

“哇,真沒有想到魔門的總部居然這麼的漂亮。”何天女雙眼閃閃發亮,他以爲天山的景色已經是無可比擬得了,可是如今見到另一種美才知道這世間不僅只有銀裝素裹,還有花團錦簇一說。

“少見多怪。”李秋末略帶諷刺的話響了起來,雖然面對如此美景她也是十分的震撼,可是她還是不忘打擊何天女。

何天女看了李秋末一眼沒有說話,兩人都是從小在天山上長大的眼界也差不了多少,她這話說的何天女到頭來還不是說得自己。

“你……”李秋末胸膛一陣起伏,她沒想到自己居然被何天女這個小公主無視了。

“各位貴客,裏面請,前面有人接待你們,小的就不下去了。”魔門的那個弟子說完行了一禮就走回了山腹。

“我們下去吧。”穆長歌看了李秋末一眼似是告訴他已經到了魔門了,你可不要亂來。

“哼……”李秋末哼了一聲帶着逍遙派的人當先走了下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