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時聚的七彩流雲瞬間消失,金色小鼎也隨著隱了起來,時聚雖然可以站起來,但他手中只有那把光能槍,當幾名聚心境界的仙師走來時,他扣動扳機,道道光彈飛出,幾名聚心境界的仙師都不能向前移動。


這把光能槍比光能手槍可要強上很多倍,時聚把光能槍換到綜合作戰的功能,五顆散光彈發出后,就會跟上幾十道激光點射,並且時不時的進行激光掃射,時聚想要逃跑已經不可能,單單靠這光能大槍的威力就阻擋了三派仙師們的多次進攻。

三大掌門雖然沒受什麼傷,但靈力也消耗不少,仙師們都不能靠前,這光彈居然可以爆炸,而且還會放出雷電之力,更奇怪的是,雷電之力還能掃射,雖然要不了仙師的命,但幾輪攻擊都沒能靠近時聚,三個掌門看到這種情景,也不敢輕舉妄動,時聚光能槍的威力確實不小,可以和幾十名仙師周旋。

迷霧宗主都天道怒道:「這是什麼寶貝,明明他已經沒有多少靈力了?」

時聚苦笑著道:「這叫聚靈槍。」

三大掌門只好再次合力,這次他們分別是從三個方向向時聚擊來,時聚只好用靈力護住身體,如果被他們擊中,肯定就會丟掉半條命。

時聚的臉上已經露出蒼白的顏色,三個掌門額頭的汗都流了下來,但是他們也是一刻不敢放鬆。

就在此刻,那些仙師也紛紛用靈力攻擊,時聚的鮮血從口中瞬間噴出,他已經很難再抵擋下去了。

就在此刻,一道血影瞬間劃過,那些仙師隊伍都彈了回去,只有三大掌門還在用靈力護住自己原地沒動。

時聚雖然很痛苦,見到有人相救,激動的說道:「血劍聖主,你怎麼來了?」

「我來救你,一個人想對付這麼多仙尊、仙師,你找死啊!」

玲月說完,聚起血色巨劍一斬而下,瞬間劈出一條通道,幾個掌門怎能放過他們。

迷霧宗主都天道:「血劍聖主,我們與妖魔二族的約定你不會不知道吧!不要幫助這小子,否則我們對你可不客氣了。」

玲月在妖魔二族已經被發現功法沒有魔化,她可不管什麼約定,玲月說道:「這個時聚仙尊,我一定要救,你們和妖魔二族聯合,一旦妖魔入仙域,你們三派還能立足嗎?別怪我沒提醒你。」

迷霧宗主也曾考慮過這件事,但血劍聖主這麼一說,更加擔心起來,藍御谷主勸道:「都宗主,不要聽她胡言亂語,她現在可不是魔族聖主,前些日她已經被逐出魔族了。」

都天笑道:「你不是我們的對手,想分散我們的注意力,藉機救走這小子,聽說血劍聖主的劍,仙、魔、妖三界只敗給過瓏月,今天我都天斗膽一試,如果你能傷我我迷霧宗就放你走人。」

「哈哈,就算走我也要帶上時聚仙尊,接招吧!」

玲月靈力繞體,道道紅光凝聚血劍,時聚無力的說道:「聖主,不要上了他們的當,你還是離開吧!」

「少廢話,好好休息,我一定救你出去。」

血劍在上空再次形成一把巨劍,都天手中的劍也開始變大巨大,玲月的血劍瞬間斬下,速度之快肉眼個根本看不清楚,就算靈力之體的仙尊,也很難想象血劍的速度。

當血劍與都天所形成的巨劍碰撞時,道道衝擊光波四處散開,附近凝光境界的仙子們好多沒能躲過這光波的散射,都天瞬間雙腿跪地,口吐鮮血。

都天認為雖然三個掌門都消耗了靈力,但每人分散一些她的靈力,很容易就能制服她,他萬萬沒想到血劍聖主玲月會用四成的靈力攻擊他。 藍御谷主和黑風谷主暗自慶幸,這血劍聖主居然用四成靈力攻擊都天,他們兩個任何一個要是接這一劍,恐怕都要倒地不起,還好是都天接的,估計都天沒個十天半月也恢復不了身體。

藍御谷主道:「黑風兄,我們幾個合力解決血劍聖主吧!」

黑風谷主和藍御谷主紛紛擲出靈寶,而且迷霧宗的兩個仙尊也趕到,玲月對著時聚笑道:「小子,趕快釋放藍焰,不然我們可走不了了。」

時聚自己留了一部分逃跑的靈力,玲月的出現,不知是福是禍,兩個仙尊一起攻擊著玲月,玲月只好躲避,玲月見時聚無動於衷,喊道:「相信我,我能救你出去。」

如果釋放藍焰,時聚就會耗盡靈力,逃跑只能寄托在玲月身上,玲月確實是為了救自己才跟他們打了起來。

他看到玲月在四個仙尊的攻擊下,只好用僅有的一些靈力釋放了藍焰。

玲月見到那團藍焰升到空中,片刻血劍穿過藍焰,驚奇的一幕再次發生,血劍變成了紫紅色,天空也隨之變成了紫色,血劍變得巨大,周圍散發著紫紅的光焰,瞬間沖向空中,接著數千把紫色血劍,從空中暴雨般落下,每把劍上都散發著紫色電弧。

當日時聚就是敗在此劍之下,玲月大喝一聲,那些仙人隊伍都倒地不起,有的化成塵土,有的化成水霧,就連四個仙尊也口吐鮮血,和都天一樣都盤坐了下來。

玲月扶起時聚一道血影消失了,萬里之外的一處山脈上,時聚問道:「你幹嘛這麼拚命的救我,我們不是很熟。」

「是,我們是不熟,不過我喜歡你,就算是犧牲也要試一試。」

玲月的樣子雖然沒有那些仙派的女子受看,但樣貌確實和月穎一模一樣,時聚心裡暗道:「這裡的女子可不像古代那樣羞澀,思想還是很開放的,就算是自己的世界,有女追男的事情,也不像這裡見過幾面就以性命相救。」

不過想想也不足為奇,當年秋揚也是為了救孩子去擋子彈,時聚發現后才沖了過去替秋揚和孩子擋了子彈,要知道那時秋揚只是大學生,可沒法和魔族聖主相比。

其實這也是心念問題,玲月見他不說話,問道:「小子,你喜歡我的樣子嗎?」

時聚看了看玲月,說道:「你救了我,我要說不喜歡你,肯定傷你心,非常感謝你救了我,不過不要叫我小子,我叫時聚。」

玲月笑了笑,樣子簡直和月穎一模一樣,道:「好,以後我就叫你時聚,你和他們打鬥時看到一個女子了嗎?」

時聚知道玲月說的女子肯定是月穎,便說道:「女子,到是見到一個,你和她什麼關係,她也是魔族的?」

「不是,她是凡人,可是每次都不能找到她,好了,我們都調理一下身體吧!爭取十天之內恢復靈力。」

這裡是一片大山,周圍都是參天大樹,綠草枝蔓到處都是,清晨只能聽到各類鳥兒的歡叫,他們服用了丹藥,時聚緊用了五天時間就恢復了全部靈力,他用意念查看了月穎和嚴兒的下落,雖然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但時聚知道他們是安全的。

時聚看了看正在調理的玲月,她的頭髮和眉毛正在變成黑色,一身紅色的長裙,散發著淡淡的紅光,看來她的靈力也快恢復了。

時聚布下了禁制,向遠處飛去,時聚飛過了紫域城,仙域入口處,一隊青衣人正被圍殺,時聚用意念掃去,這正是迷霧宗的弟子,而圍殺他們的卻是妖魔之人,時聚掐指一彈,上百隻紫色鳳凰啼,向圍殺的妖魔飛去。

片刻,妖魔全部化為空氣,可是那隊迷霧宗弟子只剩下了三個人,時聚隱匿功法落在了他們面前,老者道:「多謝仙友救命之恩。」

「哎,時聚前輩你又救了我一次。」

時聚望去,原來是當日那個白衣青年化雲,這兩名老者時聚也認識,正是當日的在紫域城時偷聽他們談話的兩個仙人,而且還交過手。

「原來是時聚仙尊,晚輩是化雲的父親,以前做過的事還望前輩饒恕。」

「你們迷霧宗怎麼會遭妖魔圍攻?」

「實不相瞞,幾日前妖魔入域,說要攻打仙宮,三派掌門都受了傷,不過有妖魔幫助肯定也會拿下仙宮,沒想到妖魔入域后,便殺死了三大掌門,現在的迷霧宗等三派已經被妖魔佔領,三派弟子死的死,傷的傷,逃出的沒有幾個。」

化雲的父親說完,口吐了一口鮮血,化雲跪在地上求道:「仙尊,求你救救我的父親。」

時聚用意念掃去,嘆道:「化雲,對不起,已經到了坐化的年紀,沒法救了。」

站在一旁的奉鳴也跪在地上,說道:「仙尊,我和師兄確實已經到了坐化的年紀,這孩子雖為迷霧弟子,但從來沒做過傷天害理之事,而且天性善良、單純,熟悉各類陣法,還請仙尊收下化雲。」

時聚想到,化雲現在只有凝光的境界,仙界大亂的確很危險,不如送他到瓏月仙宮,仙宮失去了啞女玲兒,也許化雲可以做玲兒的事。

時聚說道:「化雲,你就跟隨我吧!」

「多謝仙尊。」

奉鳴說完,也口吐鮮血,自己盤坐了起來,化雲不停的喊著父親和師叔,片刻化雲的父親和奉鳴形成了兩座小山,小山和山脈相連,也許這裡的群山峰脈都是由仙人坐化而成,時聚帶著化雲向仙域飛去。

剛一進入口,後面一道血影飛來,道:「時聚,你居然丟下我不管,我可是好心救你。」

此刻的血劍聖主,一身白裙,樣貌也是恢復了仙派的容貌,如果不說話的站在時聚面前,肯定會以為她是月穎,時聚道:「聖主,我為你設下了多重禁制,就是靈力之體的仙尊一時半刻也不能破壞掉,怎麼能算我丟下你不管呢?」

「還好你為我設下禁制,不然我把你胳膊卸掉一百次。」

時聚想道:「這女子也太霸道了吧!如果她和月穎見面,會不會和嚴兒跟炎谷門主一樣的合體,炎谷門主可是失去仙體的情況下跟嚴兒合體的,玲月現在可是真實的靈體,如果她和月穎合體,那月穎還會有嗎?」

時聚看著玲月說道:「我怕了你,聖主你想去哪?」

玲月露出一絲笑意,幾次感應本體見到的都是時聚,也許本體和時聚有些關聯,玲月道:「你去哪?我就去哪?」

無奈之下,時聚帶著玲月和化雲從雲崖城飛過,他怕月穎在雲崖宗,直奔獸靈門而去。

獸靈門的內殿內,瓏月聖尊、南宮門主還有五行仙尊正在議論迷霧宗三派之事,時聚和玲月的到來,南宮門主既喜又憂。

玲月道:「南宮,現在仙域大亂,你我的恩怨暫且丟在一邊,日後我定要逃回公道。」

瓏月見玲月還在為以前的事耿耿於懷,說道:「玲月,都過去這麼久了,當年南宮門主失去的可是懷有身孕的伴侶。」

南宮門主見聖尊為自己講情,說道:「玲月聖主,當年我取下了靈獸的內丹,想為伴侶補補身體,沒想到我卻失去了伴侶和未出生孩子的性命,我更是後悔了多年。如果你想要我性命,等仙界平靜下來,隨時可以來取。」

五行仙尊見到玲月的到來,紛紛走了過來,為首的仙尊道:「玲月聖主,你能回來,仙宮又添仙尊,守護仙域我們更加有信心了。」

玲月笑道:「大仙尊,我可沒說要加入仙宮,現在的魔族聖君可是真靈之體,我只要保命就行。」

二仙尊也笑道:「玲月就是玲月,一點沒有改變,還是那個樣子。」

幾個仙尊都和玲月開起了玩笑,時聚對瓏月說道:「這名迷霧弟子叫化雲,他熟悉各路陣法,路上被我從妖魔的圍攻下救來,仙宮就收下吧!」

瓏月用意念掃去,化雲雖然功法差了點,對於陣法確實精通不少,瓏月說道:「你都帶來了,我還能拒絕嗎?」

時聚笑了笑,道:「化雲,還不謝謝聖尊?」

「多謝聖尊,多謝仙尊。」

南宮門主見玲月的情緒有了變化,自己也放下心來,說道:「今日兩大仙尊回歸,也是仙域的榮幸,我這就去準備酒菜,為二位接風。」

瓏月點了點頭,和時聚商議道:「迷霧宗三派已經被妖魔佔領,紫域城內肯定會有很多的散落仙人,我想把輕靈她們找回來。」

「好啊,她們兩個女孩子在紫域城也不安全,回來也許更好些。」

「好,我這就派人接應她們。」

玲月見到時聚和瓏月竊竊私語,走了過去道:「瓏月,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柔情了,你向來嚴謹,可從來沒有這樣過。」

也可能是玲月說道了瓏月的心思,瓏月不自在的解釋道:「我讓時聚仙尊去接應一下紫域的弟子,什麼時候變得柔情了?」

「好啊,我和時聚一起去。」

瓏月不自然的說道:「好,你們明日一起去。」

玲月用秘術好瓏月說道:「不要吃醋,要想和他在一起,我們必須找到本體,只是到時候會變成一個人。」

瓏月也用秘術說道:「我們不合體,做快樂的自己不好嗎?」

「瓏月,我知道你喜歡他,我也是,我們本來就是一個人,誰都瞞不了誰,雖然我還不知道本體長什麼樣子,但合體后一定是個美女,我們把一切不開心的記憶都抹掉,好嗎?」 第122章冰封之力

玲月微微一笑,可以看出她的眼淚含有淚水,瓏月和她對視一陣,都各自離去。

時聚知道他們在對話,自己先行離開,他沒有猜測她們的談論,在時聚心裡,瓏月心繫天下,是個值得尊重的聖尊,而玲月雖為魔界聖主,但一千多年來,魔族從來沒有和仙域大打出手,這次妖魔入域,玲月更是站在了仙界這邊,並且還救了時聚的命。

宴會上歡歌熱舞,一個個仙子美的如畫,不像古代那種優美的舞姿,也不像當代那種時尚,這是時聚第一次觀看這麼多人的表演,獸靈門大殿上靈酒、靈果種類齊全,大家都品嘗的不亦樂乎,只有時聚像喝涼水一樣不停的把酒倒在口裡。

瓏月見到時聚的狀況,表情也困惑起來,身為一界聖尊,當著各仙尊、仙師的面,她沒有過來,玲月正要起身前來,一位身穿白裙的女子已經在時聚的旁邊做了下來。

「時聚仙尊,我敬你一杯。」

這聲音柔美動聽,此人正是冰寒峰的峰主雪念。

時聚看了看雪念,舉起酒杯一飲而下,雪念又道:「仙尊海量,不過這靈酒喝多了也會傷身,還是少喝點的好。」

「謝謝你。」

「不用謝,我知道你只有幾十歲的骨齡,也不是此界仙人,肯定是想家了,是吧?」

雪念笑著說完,時聚答道:「不要把我當成小孩,我和你一樣可是靈體。」

「哈哈,知道就好,開心起來,我陪你出去走走?」

時聚點了點頭和雪念向殿外走去,和美女散步本身就是一件幸福的事,何況雪念的容貌比水瑤、秋揚還要出眾。

玲月見時聚和雪念出去,有些生氣的看了看瓏月,瓏月用秘術說道:「雪念妹妹只想讓時聚開心起來,不要多想。」

玲月笑了笑,用秘術道:「我不是吃雪念的醋,我們是分身之體根本不能享受一個女人應有的幸福,合體的事你想的怎麼樣了?」

瓏月沉默了一會說道:「等仙域穩定下來在說吧!」

玲月明白,當初和瓏月爭仙域聖尊時,事事都想著自己,沒有想過他人,所以仙域推舉瓏月做聖尊,於是玲月便離開了仙域去了魔族。

瓏月和玲月的功法強大,通玄中期便可戰勝後期境界,所以玲月在魔族做了聖主,但她怕自己在魔族受到魔化,二十年前把自己的本體寄放在紫域城外的山村裡,想想現在的瓏月聖尊,她當初分體時應該把本體給了自己。

宴會很快的結束了,時聚和雪念還在獸靈山上散步,他們談的都是功法上的問題,時聚了解到冰屬性功法的真諦,而且還領悟到《游水之說》中記載的東西,他終於知道,冰屬性功法只要有仙資的人都可以修練,但要成大器就要看自己的體質屬性了。

修仙講究仙資,五行體質少之有少,而且通過和雪念交流,時聚知道五行體質外還有一些異行體質,比如雪念和冰岩的冰體,她屬於水系異靈體,還有金系異靈體,雷體……

這晚,時聚沒有休息,他一直修練到天亮,雖然沒有什麼異常的景象,但他的功法提高了很多,他很想去感謝雪念,但玲月站到時聚面前。

「時聚,我們出發吧!」

玲月和時聚一路趕到紫域,時聚知道青幕婉和輕靈修練的地方,很快的找到了她們,玲月見到輕靈懷裡的孩子情不自禁的摸了摸孩子的臉蛋。

青幕婉見到時聚,還是和以前一樣不像輕靈那樣一口一個仙尊,而是一個時聚大哥就退了回去,如果不是玲月在此,她肯定還會多喊幾個。

他們返回仙域的途中,一隊妖、魔、仙組成的隊伍跪拜在一個黑一人面前,異口同聲的喊道:「鐵魔神君,一統天下,鐵魔神君,一統天下。」

「停,我有朋友來了,把他們給我拿下。」

此人正是鐵國妖君,他已經成為妖魔族的主人,並且迷霧宗三派的幾個仙尊都拜在他的座下。

時聚如果和玲月也許還能逃脫,身邊有青幕婉和輕靈並且還抱著一個孩子,想要逃已經來不及了,時聚說道:「玲月聖主,你趕緊帶她們離去,我來阻擋他們。」

「把聖主兩字去掉,等我。」

玲月瞬間把青幕婉和輕靈一起帶走,時聚則毫不留情的聚起層層雲浪,紫色雷電瞬間形成,道道雷電直劈妖魔隊伍,這次的天雷比以往的都要強大,很多聚心境界的妖魔都沒能接下一擊,瞬間化為塵土。

幾個靈體的妖王、魔尊、仙尊一同攻來,時聚靈劍在手,紫色火焰瞬間形成百隻九玄鳳凰,一個回合下來,就有一個妖王化為冰末。

鐵妖一怒之下道:「你們都退下,我來。」

天空頓時形成了藍色的海洋,這是鐵妖的水屬性功法,他不但殺死了迷霧宗三派的掌門,還殺死了魔族水尊,正好恢復了他的水系功法,看樣子他已經是真靈虛體了。

這些水域一旦攻擊過來,如果時聚抵擋不住,整個紫域都會變成海洋,無奈之下時聚只好用靈力拚了。

無情的水域洶湧的猶如幾萬條廬山瀑布飛流直下,時聚在離地千米的地方,阻擋著水域的襲來,時聚散發著各種屬性的靈力,靈力很快的遍及紫域,紫域上空片刻形成了冰封,有的像山脈,有的像雲端,紫域上空片刻變成一片冰域。

鐵妖兩隻大手瞬間形成航母大小的拳頭,幾拳砸來,好多冰山脈被砸碎,還好這裡離凡人城區遠,不然不知有多少無辜的人死去。

大地在顫抖,鐵妖的隨便一擊,都是地動山搖,時聚正好用靈力在次施加到冰域上,藍色的火焰更是漫及紫域。

就在此刻,天空形成一朵巨大的銀蓮,銀蓮化成萬千小銀蓮,飄入冰域中,儘管鐵妖如何拍打,冰域都不會顫動。

此人正是雪念,於此同時,玲月也接時聚的紫焰之力,形成一把紫色血劍,巨大的紫色血劍瞬間斬到鐵妖的手上,鐵妖頓時收回了雙手,這次玲月可是用了近七成的功力,時聚見此,天空中的紫焰瞬間形成一把紫色巨劍,巨劍冒著紫焰,閃著雷電,向鐵妖的頭頂斬去。

鐵妖見此,在此形成兩隻打手,抓住巨劍,此刻雷電不停的在鐵妖周圍劈起,紫焰也在鐵妖的手上燃燒著,片刻鐵妖盤坐起來。

巨大的黑蓮漸漸形成,鐵妖的身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身影,時聚和玲月剛才的攻擊消耗大部分靈力,留下的靈力只夠逃跑,時聚的七彩流雲瞬間形成九玄鳳凰的樣子,時聚高喊:「玲月、雪念我們走。」

巨大的黑影迅速的向他們撲來,一道紫光閃爍,鐵妖道:「跑的夠快的,不然讓你都死。」

時聚等人已經到了萬里之外,玲月激動的問道:「時聚你、你突破靈體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