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是,是,我這就給您重新安排去,今晚酒水給你們免費。”


媽媽桑也是明顯鬆了一口氣,連忙跑去給重新安排包廂。

“二寶兄弟,不好意思了啊,今天叫你看笑話了。那個八號包廂的人是羅家的二少爺王聰,哥哥我也招惹不起,今天先委屈你一下,明天我再帶你去別的地方好好玩。”

孫敬轉過了頭,有些尷尬的說道。

“沒事”

趙二寶微微一笑:“我在哪裏都一樣的,主要是賠孫哥喝酒。”

“那就好,那就好。”

孫敬乾笑兩聲,不一會在媽媽桑的帶領下進入了包廂之中。

或許是爲了給孫敬賠罪,這次沒等多久,媽媽桑就叫人送來了兩瓶好酒,身後還站着十幾個美女站成一排叫孫敬挑選。

一時間房間裏香氣繚繞,入眼盡是波濤洶涌。

一看到美女,孫敬頓時把剛纔不開心的事全部忘了,趴在趙二寶耳邊小聲嘀咕道:


“兄弟,你是客人,你先挑,看上哪個就叫號,待會喝完酒直接送酒店去,怎麼樣,這些女人是不是比你們村裏的女人好看多了?”

趙二寶目光在這羣女人身上掃了一圈,突然心裏一動,停在了九號的身上。

這個女人氣血充盈,體內有淡淡的真氣流淌,雖然不是修行者,但也絕對是一個武道高手,這樣的人怎麼會來KTV坐檯,莫非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又或者說昨晚給孫敬下毒的人就是這個女人?

“孫哥,昨晚你叫來陪酒的女人之中有沒有這個九號?”

趙二寶壓低聲音問道。

孫敬楞了一下,往九號臉上瞅了一眼,興奮道:

“哎呀,兄弟,你可真是神了,昨天的確點這個女人了,我記得她就坐在我左邊,一直給我倒酒來着。”

萬界強無敵之升級成神 是了。”

趙二寶心中冷笑一聲,直接對孫敬說道:“那我今晚就點九號了。剩下的孫哥,你看着自己選吧。”

“好”

孫敬一拍巴掌,直接衝九號妹子喊道:“快,快,我兄弟相中你了,你快坐他身邊去。”

九號皺着眉頭坐在了趙二寶的身邊,眼睛卻不時往孫敬身上瞅,眼神中充滿了疑惑。

趙二寶看在眼裏,心中冷笑一聲:

“差不多已經有七成把握可以確定就是這個女人給孫敬下毒了,今晚既然已經落在了我的手裏,你看我怎麼整治你。”

趙二寶故意用手摟住了這女人的細腰,舔着她的耳垂問道:

“妹子,你叫什麼名字啊?”

那女人的身子明顯一僵,迅速低下了頭,小聲說道:

“我叫小百合。”

“小百合?名字還怪好聽的,你家裏是幹啥的啊,種不種草藥,百合應該是一味藥啊,你身上很香啊,叫我聞一聞。”

說着趙二寶不由分說,摟住了那女人的脖子把她的肩帶往下拉下來一點,一團嫩白映入眼簾,只是在那嫩白之上,卻有一處火焰般的櫻花紋身。

一看到這個紋身,趙二寶恍然大悟。

櫻花會。

有動機,有條件殺孫敬的人除了櫻花會的秋田惠子不會再有別人了。

看來,上次給他們的教訓還是不夠啊,打不過自己,居然又把注意打到了孫敬的身上來了? “不要。”

懷裏的小百合微微掙扎起來,孫敬聽到響動,回頭看了一眼,呵呵笑道:

“什麼不要,你在這上班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嗎,我兄弟碰碰你怎麼了,媽媽桑你是怎麼教人的?”

媽媽桑趕緊道歉:

“哎呦,孫老闆,你別生氣,小百合她剛來,還不懂規矩。”

說着,媽媽桑臉色一沉,衝着小百合吼叫起來:

“小百合,你是怎麼回事,還不快給客人道歉?”

“對,對不起。”

小百合站了起來,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勉強擠出一個笑臉說道:

“要是您還不滿意的話,我把這瓶酒都喝了。”

趙二寶齜牙一笑:“滿意,非常滿意,來,坐下吧,繼續陪我喝酒。”

小百合坐在了趙二寶的身邊,趙二寶的一隻手又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小百合身子一抖,迅速給自己和趙二寶打了一杯酒,小拇指不經意的在趙二寶的酒杯裏點了一下,卻已經是不動聲色的在趙二寶的酒杯裏下了毒。


對於趙二寶這個男人,她非常厭惡,恨不得他立刻馬上就去死。

“客人,你剛纔可真是嚇人啊,人家剛纔是想事情走神了,哪裏是不專心陪你了,來你把這杯酒喝了,待會咱倆划拳玩。”

小百合把那杯毒酒遞到了趙二寶的面前,臉上帶着嫵媚的的笑容,膩聲說道。

趙二寶往那酒杯裏看了一眼,神情古怪,笑道:

“小姑娘,你這酒裏不會有毒吧,要不咱倆把酒杯換了喝,或者喝個交杯酒也行,這樣比較有情調嗎?”

小百合臉色大變,結結巴巴道:“客,客人你可真是會開玩笑 ,要,要不,咱們先別喝酒了,我陪你唱歌吧。”

說着,小百合就想把那毒酒放茶几上,不料卻被趙二寶一把搶在手裏。

“酒都倒了,不喝多浪費啊,不如這樣,咱倆你一口我一口,一起喝,不過你先來。”

趙二寶順勢一拉,小百合哎呦一聲就趴在了趙二寶的懷裏,趙二寶一隻手 緊緊夾着小百合的身體叫她動彈不得,然後把那酒遞到了她的嘴邊,輕笑道:

“來吧,自己倒的酒自己喝了,你喝一半,我喝一半,我趙二寶說話算話,絕不耍賴。”

“不要,不要。”


小百合目露恐懼,身子微微發抖,一隻手伸進了自己的小包裏,握住了匕首的把手,心裏已經發了狠——

這個狗男人要是再這麼逼迫自己,自己就算暴露身份也要刺死他。

就在這時,包廂的門突然被人推開了,一個喝的醉醺醺的公子哥帶着四五個膀大腰圓的保鏢闖了進來,惡聲惡氣的叫道:

“小百合呢,小百合人在哪裏,不是說叫她馬上過來陪我的嗎,怎麼在這坐着,什麼人狗膽這麼大,居然連我羅聰看中的女人也敢搶了?”

“哎呦,羅少,您這是怎麼了,喝多了嗎,這不是您的包廂,是孫老闆的包廂,您先過去,我馬上叫小百合過來陪你還不行嗎?”

媽媽桑一看羅聰來了,嚇的臉色大變,趕緊迎了上去,想要打個圓場,誰知道羅聰根本一點面子都不給她,狠狠一把推倒在了沙發上,指着沙發上的孫敬說道:

“我當是哪個孫老闆呢,原來是賣水果的孫胖子啊,怎麼着,現在我要當着你的面帶走小百合,你有沒有什麼意見?”

一聽這話,孫敬就算脾氣再好,也受不了了,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大聲道:

“羅聰,你做事不要太過分了,你前邊搶了我的八號包廂我都沒跟你計較,你現在又來我的包廂搶妹子,你是不是故意搞事來的?”

“呦呵,孫胖子,幾天不見,你脾氣見漲了啊,居然都敢對我叫囂了?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給老子跪下,要不老子今天割了你的肥肉點蠟燭!”

說着,羅聰抓起桌子上的一瓶酒狠狠的就向着孫敬腦袋砸來。

事出突然,孫敬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眼看就要被羅聰打個頭破血流,趙二寶突然閃電般出手,穩穩的握住了羅聰的手腕,冷冷說道:

“給我羅哥道歉,然後滾!”

羅聰回頭一看,見抓住自己的是一個穿的土不拉幾,濃眉大眼的少年,頓時怒了,惡狠狠的咆哮道:

“你小子是什麼人,居然敢用這種語氣對老子說話?”

“你是不是也不想活了,放手,要不,老子今晚就找人弄死你。”

“二寶,算了,算了,這件事,我來處理,你別管了。”

孫敬一看事情要搞大了,心裏也有點害怕,趕緊拉開了趙二寶的胳膊,對羅聰道:

“羅少,我這兄弟是剛從鄉下進城的,不會說話,你別介意,有啥事你對我說,今天大家都喝了酒,說話都有點衝,誤會一場,我看不如就這麼算了得了。”

“你說算了就算了?你TM什麼狗東西,也配跟老子叫囂,你跟你這個二百五兄弟一起跪下喊我叫爺,然後自己抽嘴巴子,啥時候我滿意了,啥時候算完,要不今晚絕對弄死你們倆。”

羅聰氣勢不減,趙二寶剛一鬆手,他就狠狠抽了孫敬一個嘴巴子,指着孫敬鼻子大聲叫罵。

啪!

話剛說完,趙二寶的巴掌也落在了他的臉上,那力道可比羅聰這個二世祖大得多,羅聰直接被打的向後倒飛開去,一張臉迅速的腫脹起來,砰的一聲落在了地上。

“少爺,少爺。”

羅聰的保鏢立即七手八腳的把羅聰從地上扶了起來,不少人衝着趙二寶一夥叫罵:

“你們是不是膽子上長毛了,居然敢打我們羅少,今天一個都別走,你們死定了。”

“囉嗦尼瑪幣!”

羅聰擡手就給那說話的保鏢一耳光,大吼起來:

“都給我上,把孫胖子跟那個二百五小子全部打死,出了事我負責。”

“媽的,老子的鼻血都被打破了,今天非得弄死他們不行。”

說着,羅聰舉起一把凳子就向着趙二寶衝來,保鏢緊隨其後,掏出了匕首,電棍等武器如狼似虎的撲了過來。

砰砰砰砰。

場面極具混亂,尖叫聲慘叫聲混雜在了一起,

裏邊陪坐的小妹尖叫着往外跑,羅聰的保鏢卻像是被割斷的麥子,迅速的往地下倒去。

不到一分鐘,耳根清淨了。

在場的除了趙二寶站着,羅聰以及他的保鏢全部倒在了地上,孫敬躲在桌子底下瑟瑟發抖,正在打電話,好像在求助。

羅聰滿臉是血的躺在地上,兀自叫罵不已:

“好小子,你死定了,你今晚絕對死定了。” 趙二寶沒有理他,從桌子底下拉出了孫敬,轉頭一看,卻發現那個殺手小百合,卻已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兄弟, 你這次可給我闖了大禍了。”

孫敬氣急敗壞的叫到,走到羅聰身邊把他從地上扶起來,低三下四說道:

“對不起,羅少,我朋友他不認識你,也喝多了,您要怎麼賠償您說吧,我孫敬就算傾家蕩產都賠給你,請你不要爲難我的朋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