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是!屬下遵命。”


只見青銅大門竟緩緩打開了,唔,四大影衛暗暗吃驚,想不到這門是以血脈開啓的,四人面面相懼想不到血脈強大的他們也吃不消這青銅大門施壓的威力,這是何人所建竟然過了一百年了還有如此恐怖的威壓,這纔是真正的強者,想到這裏四人心裏暗暗敬佩起來這位神祕的人物了,大門打開後,衆人放眼望去,都是滿滿的靈氣,讓人感覺自己的修爲又上升了一個層次。突然一個發光的物體跑了出來。

“快快抓住它,它就是木靈珠它已經通靈了,衆影衛聽令,以精血封印它”。聽到凌雨薇喝聲道,衆人不敢怠慢一咬舌尖,一股精血噴涌而出。只見凌雨薇拿出一個袋子,把它裝了進去,此物名爲鎮妖袋,由王級煉器師煉製而成,有以王級強者的精神力餵養,所以能裝下所有同靈的器物並以捉拿者的精血合二唯一共同封印,只見那木靈珠掙扎了一會,就沒有動靜逐漸消停下來。

轟隆隆在市區靈力支撐後,整個洞口開始搖晃起來,頭頂的碎石隨之掉落……

“所有人離開這個洞口要爆炸了,洞的靈力都是來源於木靈珠,快撤”。望着山洞的異常情況凌雨薇從容不破的指揮着,聽到凌雨薇的喊叫聲,剩下的人急忙逃離山洞……

十幾分鍾後,有影衛說道:“統領我們到達天葬場,”

“不知道一組陣眼找到了嗎,”凌雨薇問道。“找到了不過找到了不過我們的修爲不夠還要麻煩統領了”。

“”一組影衛開啓陣眼,二組警戒,一組歸位,以虔誠的心跪下,”凌雨薇取出木靈珠,一口精血噴涌而出,口中喃喃的念着什麼“封印解除,戰天劍從沉睡中醒來吧”!凌雨薇大喝道,

“櫱……想不到戰天族餘孽還想那走戰天劍,也太不把我們魔族看在眼裏了吧。”一股不和氛圍的奸笑聲突然出現,凌雨薇暗叫不好,大意了,我族辛辛苦苦準備了那麼長時間還是不行嗎?“一組影衛聽令,解開封印拿到戰天劍後就撤退去神譚和統領回合,凌雨薇以靈識傳音道,二組隨我拖住他們”。殺!

“老六這娘們交給你了,其餘的交給我吧,一個披着黑袍的中年男子說道:而在他旁邊的另一個黑袍人眼神中露出色眯眯的神情隨即大笑道:“哈哈謝謝五哥,還是你懂我啊,”

“”魔族的六大護法,來了兩個你們還真看的起我啊,”

“那是,凌雨薇投降吧,老大和老三去抓龍陽了,你們戰天族在我魔族面前不堪一擊,說着還不時也淫邪的眼光看着凌雨薇,你這小娘們到生的俊俏,不如跟我回家做妾如何。”

聽到魔族六長老對自己的出言不遜,凌雨薇淡淡的說道:“你去死吧,你這不是人的畜生敗類!”凌雨薇一招發出,“哼,敬酒不吃吃罰酒,也不和你這小娘子廢話了,我把你打個半死,在救活你,以我魔族祕法煉製成爲**讓你每天在我**,”老六冷笑道。

“哈哈就你這涅槃境初期的實力也敢和我交手,太瞧不起人了,我三十年前就進入到涅槃境後期了,雖然遇到的瓶頸無法進入涅槃境巔峯,但是對付你卻是綽綽有餘了,”

“哈哈小美人束手就擒吧,讓我好好的疼你,”

面對魔族六長老的挑釁凌雨薇冷聲道:“”堂堂魔族六長老只會逞口舌之力。說出去也不怕讓人笑掉大牙,”旋即崔動靈力想要先發制人,大喝一聲:“締結閃耀之星”從手中催發出一個巨大明亮武技攻擊,打出這一招後凌雨薇虛弱了不少,暗魔拳老六的地級武技,地級武技的對轟,暗魔拳顯然更勝一籌,只見兩個光點迅速膨脹,然後又飛快的消散而去,“怎麼可能!我的最強必殺技竟然被接住了”。

凌雨薇滿臉震驚之色,要知道剛纔開啓封印的時候就已經消耗了不少靈力而現在面對涅槃境後期強者多少會有些力不從心,“哼。我當什麼呢,締結閃耀之星雖然是地級武技也是你凌家的鎮家至寶,但是有一個致命的缺憾是殘缺的。要是完整的我根本接不下來,要不是上面早前傳下來消息,我還真不敢對付你,不好意思你現在的武技對我構不成威脅,所以我要公事公辦那你回去交差。現在的你不堪一擊”。

魔族六長老解釋道:魔族六大長老也稱爲六大護法,老大魔象,老二魔獅衝擊至尊境失敗隕落,老三魔虎,老四魔豹被龍陽所殺,老五魔狼,老六魔鬼,魔族六大長老以名不副實…… 淵兒,陽哥,戰天族的兄弟姐妹們,永別了,我今生是無法看到戰天族重回故土。不甘心啊,臨死的時候凌雨薇腦海裏面涌出了這些畫面;

“忽然凌雨薇瘋狂大笑起來,眼裏盡是憤怒之色。”魔族;滅族之仇不共戴天,今天就是死我也要使你魔族六大護法之一陪我一起隕落。老六快走!老五大聲喝道,這娘們瘋了,而老六此時此刻眼裏滿是驚恐之色,暗叫一聲不好,今天不會栽在這裏吧,隨即將自己所有的靈力提升,烈焰焚原老六的最強必殺技。而此刻的凌雨薇強行將自己的修爲提到涅槃境中期,以自身爲媒介凝聚靈力炸彈,周圍十幾裏內飛沙走石,

只聽“轟”的一聲,以凌雨薇爲中心爆炸開來:只見得一道強光沖天而上,短短十幾秒後,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出現在衆人面前,魔族強者死傷過半,魔族五長老損失一條手臂即半生修爲才保住小命,以後多半是廢人一個了。魔族六長老被炸的粉身碎骨死的不能再死了。反觀戰天族,二組影衛全體犧牲,副統領凌雨薇於魔族強者同歸於盡……這場戰鬥有很多不可控因素,才使得雙方彼此都付出的慘重代價。

於此同時,神譚禁地,天機營駐紮地,龍陽正在聚精會神的觀察着周圍的動靜,突然發現五六個人,朝着自己走了過來,定睛一看,原來是影衛,怎麼回事十一影衛怎麼只剩下你們六個了,龍陽問道,回統領我們中了埋伏。副統領爲了給我們爭取時間讓我們帶着戰天劍和木靈珠前來與你回合。而她則率領剩下的影衛去阻擋魔族的敵人,怎麼可能魔族怎麼會清楚我們要去取戰天劍,龍陽滿臉竟是詫異。難道是出在自己人身上,只見這時一個影衛大笑起來,龍陽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實話告訴你,凌雨薇已經被我們的人殺了,就是沒有想到付出代價遠遠出乎了我們的預料,龍在天你瘋了嗎,竟然揹着我們和魔族勾結在一起殘殺我族人,誰告訴你我是龍在天了,你是誰,你到底是誰?我乃冥界三皇子,我叫冥神子因爲三十年前冥界動亂我被人追殺逃出冥界的時候,身上受了重傷被魔族魔尊所救因此欠下魔族一個人情,所有我爲了還個人情,便四處奔波打聽戰天族的下落,皇天不負有心人,當我快要放棄尋找你們的時候,魔尊找到了我,並對我說只要我幫他完成這件事以後,他就給我提供天地靈寶助我突破一統冥界,面對這種**,我是來者不拒欣然接受他的條件,而他也告訴我魔族用推演之法,推算出戰天族地點,但是礙於上面的人察覺,他們不好動手,只能私底下除掉你們,至於後來嗎,我遇到了龍在天並取得了他的信任,趁他不注意了時候我就擊殺了他,並辦成他的模樣混在影衛之間,冥神子淡淡的說道。

龍陽知道魔族爲什麼要對你動手嗎,因爲那是上面的意思,你們戰天族這一百多年太不安分了,再加上護佑着你們戰天族的三界制裁者忽然下落不明,上面的人就給當時的六大家族和魔域下達了命令就一句話,讓他們滅了戰天族奪取戰天劍。

說白了就是一句話滅了戰天族,我想事情恐怕沒有那麼簡單,要是那位護佑我族的大恩人在的話,他們怎麼敢?龍陽識時務者爲俊傑,只要你投靠了冥界,以你的實力絕對會使我冥界名聲大振!冥神子拉攏道:

大丈夫生當作人傑,死亦爲鬼雄,今天我就是抱着必死之心來的,從未想過退縮,而且我的字典裏就沒有投降這個詞,與其苟且偷生的活着,還不如痛痛快快的死去,要是我的族人知道我堂堂十八影衛統領,以後會和自己的滅族的仇爲伍。恐怕我做鬼都會被族人唾棄,我龍陽乃一介武夫不懂什麼大道理,只知道人在做天在看,魔族終有一天會步我族的後塵,龍陽鄭重的說道,雨薇等着我,龍陽心裏想到。多說無益,戰吧!

龍陽敬酒不吃吃罰酒,冥神子冷聲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投。看你也是一條漢子,臨死前告訴你,魔族和冥界都是縹緲宮的附庸。你有本事去報仇吧,

魔族強者是不是也該現身了。哈哈,龍陽你這個喪家之犬,也配同我等交手。少廢話,出招吧,只見從樹林裏出來四五十人,個個靈力都達到了生死境中期。而真正進入龍陽眼裏的人則是最前面的兩個人,都是涅槃境巔峯一隻腳踏入至尊境的者,魔象,魔虎,哈哈你們到真看的起我啊,出動這麼多人,想不到我排場挺大啊。哼油嘴滑舌,吃我一招開山掌,一掌發出,魔象見龍陽發出招式,也急忙運轉靈力與之對抗,只見龍陽的招式快到眼前時,魔象一愣很快就恢復的平靜,雕蟲小技,咦?不對這不是武技而是障眼法,魔象恍然大悟,中計了,原來龍陽沒有想和自己打,而是想方設法帶着戰天劍和木靈珠逃出去。tmd魔象忍不住爆了一個粗口,被耍了,追,魔象咆哮道,

統領我們怎麼辦,我們分開跑,“十一”龍陽喊到,統領我在着呢,你帶着戰天劍和木靈珠向龍之谷方向逃跑,我帶領剩下的弟兄引開他們,好了快走,十一給我爹他老人家說,兒子不能盡孝了,讓沒來的兄弟們幫我照看一下我的父親和兒子,龍陽在這裏拜謝了、說完這句話,龍陽率領剩下的兄弟跑向了神譚禁地。

長老龍陽分開跑了,我們兵分兩路,老三和冥神子帶着二十魔甲兵去追龍陽,剩下的人,我跟隨龍陽的手下找到龍陽的藏身之所斬草除根!魔象吩咐道:

報告統領前面是懸崖,影衛彙報給龍陽聽,雨薇等着我,龍陽這裏就是你的葬身之地,魔族你們的狗鼻子挺靈啊,兄弟們殺!喊殺聲四起。雙方混戰在一起,武技招式層出不窮,冥神子你的對手是我,龍陽敬重你是個漢子,給你留個全屍吧,不過我不喜歡單打獨鬥,魔虎隨我一起殺了龍陽,拿着龍陽首級去請功。你們一起上吧,我龍陽何懼,冥神決,闇冥*,冥神子大叫道,只見他的臉滿滿的扭曲開來,而他的靈力卻與之暴漲,龍陽你應該自豪,因爲我是第一次施展我冥界冥神決,能死在冥神決下也是你的光榮,而一旁的魔虎也不甘示弱,隨即將自己最強武技展露出來,魔魂決,泯滅生機。龍陽一看兩人一上來就把自己最強修爲和最強武技拿來對付自己,不由得感到危機四伏,隨即在心中默唸心法,燃燒血脈之力,龍神的召喚,降臨!這招是上屆統領傳給自己的招數,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當時自己以爲不可能使用的武技現在成爲最大的依杖,冥神子看着龍陽的模樣不由得發怵,這種事情讓魔虎出頭好了,自己還沒活夠呢,還沒交戰,冥神子便把自己的退路想好了,心機不可爲不深。只見龍陽身上的靈力隨着燃燒血脈隨之暴漲,直接踏入了涅槃境巔峯,冥神子,魔虎速來受死,龍陽說道,三招對轟,只聽見“砰砰砰幾聲巨響”煙霧瀰漫開來,大概過了幾秒鐘後,變逐漸清晰起來。

怎麼可能冥神子滿是驚恐!同樣是涅槃境巔峯,自己怎麼會和龍陽差距那麼大?看着已經死的不能再死的魔虎,心中有了退意。在看看龍陽全身都是血跡,冥神子還不滾,魔虎已經被我斬殺,你也想死嗎?龍陽淡淡的說的,而此刻的龍陽經脈俱損已經成爲一個廢人,但看着冥神子震驚的樣子,於是計上心頭,好好好! 火影之垃圾站 連說了三個好字,冥神子帶着剩下的人離開了,半路上冥神子一想不對,龍陽爲什麼不成勝追擊呢,想到這裏猛的拍了一下腦袋。我****,上當了,快!回去!冥神子發狂道:

此時龍陽全身上下全是血跡,經脈俱斷,影衛的兄弟們的屍體都在龍陽的旁邊,只聽見他大聲嚎叫起來,“有心殺賊,無力迴天。”只見他拿起自己的配劍,對着天魔神譚的方向跪去,自己無顏再見戰天族兄弟父老,雨薇我來陪你了你自己在哪裏會很孤單吧,龍陽喃喃的說道。舉劍自盡…… 當冥神子回來的時候,看到龍陽已經自盡身亡,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將他們以戰天族最高葬禮厚葬了吧”,冥神子說道,“長老!屬下不知爲何要厚葬和我們魔族作對的人呢,爲什麼不斬下龍陽的首級去魔宮領賞啊”。一名魔甲兵不解的問道,“呵呵,第一我不是魔族的人,第二你哪那麼多廢話?第三我做事還要你管嗎?”冥神子冷笑道:聽到冥神子的笑聲,那位魔甲兵心裏直發毛,“心到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冥界的人嗎”?

其實在冥神子心裏挺敬重龍陽的,面對魔族的威逼利誘都依然風輕雲淡,爲了自己的家族不惜戰鬥到最後,雖然他已經死了,但是我尊重強者,“報告長老埋葬完畢”。那名被冥神子呵斥的魔甲兵慢慢說道,“行了撤回魔域”。於此同時龍之谷,全谷上下瀰漫着即將大戰的味道,原來魔象跟蹤十一來到龍之谷後,並沒有取進一步行動怕打草驚蛇,遺失戰機,不可不說魔族六大長老都不是庸人。

隨即千里傳音給在魔宮四大天王之一的魔尊,至尊境初期強者,而他的大哥就是現任魔族的族長也是魔之大陸的皇帝——魔王,洪荒古域,魔域,天魔神譚,都在他的統治下沒有了當年的繁榮,而他喜好酒色,致使國庫空虛,民不聊生、但值得一提的是他是魔之大陸最強大的人,至尊境中期強者,最牛逼的存在!而他的發跡史則是載入了史冊。

一百二十年前,魔域還是魔神子統治,洪荒古域,魔域,天魔神譚,都是比較融洽的,三方來往貿易,交流合作,可以說那是鬥靈大陸最強盛的時期,直到十九年後這種安寧於和諧被無情打破。

魔王出生於魔域近海的地方,隨着他的出生,六歲是變表現出強大的修煉天賦拜當時魔族長老魔君爲師,十歲時弒母殺父,十二歲屠村,鬥靈大陸的各種喪盡天良的事情他都幹過,喪心病狂的他還自稱魔王,隨着魔族的資源因爲他是魔君的關門弟子以及他出色表現而隨他而傾斜,他也表現出驚人的天賦,六歲成爲煉體三段強者,一年以後進入煉體九段,五個月後成爲武道境強者,十一年後成爲至尊境初期強者,鬥靈大陸前人的修煉記錄一項項被他打破。

直到十八歲那天晚上,他的野心再次暴露出來他找到魔君說明來意,魔君意識到當年的雛鷹已經羽翼豐滿,表面上對自己恭恭敬敬的,可暗地不知道要使用多少手段來求上位,可悲自己竟然被他的表面所迷惑了一直以來自己都是自以爲在掌控之中,萬萬沒想到自己養虎爲患,被別人人玩弄於股掌之間。

想到這裏魔君做臨死反撲,“哈哈老東西,你老啦實力不夠看啊,才涅槃境巔峯,徒兒不才前幾天剛邁入至尊境,雖然離至尊境初期還很遠,但是殺了你簡直一如反掌”。魔王奸笑道。

當初自己被此子所迷惑認爲他就是自己尋找的關門弟子,沒有想到卻是送自己上西天的人,“老東西謝謝你這麼多年對我的“照顧”要不是你我怎麼會殺自己的親生父母,屠殺村民,幹盡所有傷天害理的事情”,魔王咆哮道:“徒兒已經學成你的一切,所以你該上路了,我不會讓你痛快的死去,我要讓你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我這些年來深受百毒侵蝕之苦,爲的就是親手殺了你償還你對我所謂的修煉,至始至終我都是你手中的一顆棋子吧,從拜你爲師那天起,我就已經知道自己已經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老東西要不是我展現出堅毅的性格,以及唯你是從的樣子,那麼我現在也會和那些被你淘汰的弟子一樣被你殺了吧,好了看東西是時候享受享受徒弟對你的孝敬了”。魔王大笑起來,“我隱忍數十載爲的就是一統魔域”。

你與春風皆過客 只見魔王從懷中拿出了一包東西,隨後打了開來,一把閃爍着銀光帶着陰寒之氣打造異常別緻的小刀,“老東西享受這種生不如死的滋味”,嗖的一聲魔王就來到魔君的身後,只聽見‘啪啪啪’的幾聲脆想後,殺豬般慘叫聲便與之而來,看着魔君的模樣魔王冷聲道:“老東西經脈俱斷是不是很爽啊,這僅僅只是個開始呢”?

魔王冷笑道給魔君介紹氣這刀的來歷。“此刀名爲靈力噬魂刃,乃是我根據魔族禁法,噬魂煉器法,一種被魔族是爲禁法打造出的兵器,你應該感到榮幸,因爲你是第一個知道嚐到它滋味的人,據說會吞噬人的的靈力和靈魂並給它的主人提供源源不斷的靈力。今天你就是第一個實驗者。好好體會這生不如死的滋味吧”!三個時辰後魔君就變成骨瘦如柴的模樣,一天後斷了生機化爲一堆枯骨……魔王的手段殘忍至極令人髮指。

三天後魔王就率領自己三個心腹,,魔族族長施壓,索取封號,封地以及修煉心法武技,天地靈材。魔神子礙於他的實力,便同意了他的要求,封魔王、魔尊,魔宏,魔敬。爲魔族四大天王,賜良田千頃,美女三百,天地靈材一百份,天級武技魔相功法,換去魔族的安寧,然而因爲魔神子的忍讓,魔王的野心再次膨脹起來,他開始不滿足魔神子對自己的賞賜,想自己成爲魔族魔域乃至鬥靈大陸的統治者,但是害怕魔神子頭上的那些頂尖勢力發覺,便花了無數的天地靈材於七珠天地靈寶向縹緲宮示好請求庇佑。

縹緲宮一看魔王這人挺不錯挺會辦事,便同意了他的請求,吩咐讓他挑起六大家族,和戰天族之間的戰爭,魔族坐收漁翁之理。順便把戰天族至寶戰天劍弄到手,要是東窗事發,制裁會萬一怪罪下來我們來個栽贓嫁禍,就說是六大家族和戰天族開戰影響的魔族的經濟所以魔族纔會出來平息這場戰爭。這樣自己就可以安枕無憂了……

??第五章《特別章,魔王發跡史下》

三個月後,魔王以不滿魔神子的統治爲由起兵造反,很快便打到魔宮,魔神子沒有想到我會這麼快起兵造反吧,“魔王你休的猖狂,待老夫取你首級,一正我魔族之威”!忠於魔神子的老臣道。

“老不死的就你配和我大哥動手?去死吧堂堂涅槃境後期也敢如此猖狂,對付你一招足以”。只見從魔尊手中凝聚了一個光點,隨後朝着那位老人拋去,光點沒入那人的額頭便消失不見,那老臣還沒來得及慘叫,就七孔流血身體爆裂開來……

寂靜,剛纔還是鬧哄哄的魔宮,現在鴉雀無聲,因爲剛纔那一幕太過於震驚,哪怕經歷過大風大浪的魔神子都不由得驚出了一身冷汗。那可是涅槃境後期強者啊,被人秒殺了,涅槃境強者什麼時候這麼不值錢了,在看看魔尊完全跟沒事人一樣,一臉雲淡風輕見。自己的威懾起作用了,魔尊便知趣的回到了魔王身後,要知道那是自己最強硬的底牌啊,現在恐怕是個修煉者都能把自己拍死吧,因爲自己的靈力已經消耗殆盡了,自己的全力一擊再加上暗地裏吃了魔王給的提供實力大還丹就單單的靈力反噬自己肯定不死也會殘廢吧,要是他在不是死,自己真的無地自容了,要是穿出去涅槃境初期強者秒殺了涅槃境後期強者有誰信啊?想到這裏魔尊暗暗的鬆了一口氣,“哎!不得不說剛纔那種裝逼的感覺真好,竟然把魔神子給嚇住了,魔神子你這個**!聰明一時糊塗一世啊”!自己雖然暫時性的失去了實力,但是跟着魔王老大混,就是拽啊,還能被老大委以重任,魔尊心裏有點飄飄然的小得意。

魔神子開口打破這種寂靜道:“魔王你想幹什麼”?

“”呵呵,我想幹什麼,我想取代你的位置成爲魔族新的族長,以及魔域新的王”面對魔神子的質問魔王厚顏無恥說出自己的想法。

魔神子見魔王如此張狂道:“你有什麼資格在我的面前讓你的手下殺人,你已經觸犯了的規矩了你不知道嗎”?

“規矩這東西實力到了自然要改了它”旋即將一身實力顯露無疑。

“你憑什麼發號施令”!

“魔神子就憑我的拳頭比你硬,資格嗎?我想我殺了你就是最好的證明吧!”

見魔王如此不擦自己放在眼裏,魔神子氣的不輕,旋即道:“魔王你好大的膽子啊,我能感覺出你身上的靈力波動已經進入至尊境初期了,成爲鬥靈大陸最年輕的至尊境強者,不過你和我比起來差的太遠了,因爲我的境界比你早晉級十幾年在至尊境我比你瞭解透徹,上次放你一馬賞賜給你天地靈材,是因爲魔族培養至尊境強者不容易,要付出多少天地靈材才能澆灌出一個呢,我的愛才之心,被你扔風裏了,真以爲我魔神子好欺負是吧”!隨即魔神子將自己一身實力展露無疑,“至尊境初期強者,我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面對魔神子的步步緊逼,魔王再也忍不住了淡淡的道“魔神子我一招就可以解決你信不信”。

“哈哈魔王竟敢口出狂言,帶我以的血來祭我死去的大臣”!

話音剛落魔王大喝一聲,我到要看看你如何用我的血祭奠那個老東西魔神子拿命來吧”。

魔神子還沒有反應過來,只聽到“涮”的一聲魔王便來到魔神子身後,雙手緊緊掐住魔神子的脖子,威脅道。

“給你兩條路,第一條交出魔之刃和魔域兵符,第二條路就是死,你選哪條路”。“我選擇第一條路希望你善待我的家人”。魔神子喘着粗氣回答道:

“哼算你識相,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我可不想留下一個至尊境初期的強者與我爲敵,既然不能爲我所用,我便將你經脈廢除,說着一掌對着魔神子丹田處拍去”。魔神子只覺得喉嚨一甜,然後一口鮮血噴涌而出,“滾吧以後別再讓我看見你了”。魔王對着魔神子冷聲說道。

隨後魔王一統魔域,而接下來的時間裏又以雷霆手段將那些反對自己的人一一斬殺,一個不留真可謂是心狠手辣!

而他仍不滿足現狀,於是以大批天地靈材和武技,買通了六大家族的長老們,慫恿他們幫助自己挑起六大家族和戰天族之間的敵意挑起戰爭!,自己既可以借刀殺人,又可以坐收漁翁之利,何樂而不爲呢。

隨後發生的事情正如魔王所計劃的那樣順利進行着,而六大家族和戰天族此時正打的難捨難分,如火如荼之中。當雙方兩敗俱傷的時候,魔王帶領着魔甲兵揮師天魔神譚,導致存在千年的六大家族只剩其三,而當初被魔族收買的六大家族的長老們,猛然覺醒知道自己一鑄下大錯,都怪當初自己鬼迷心竅才使事態發展成這樣,悔不當初啊紛紛舉劍自盡……而此時魔族風捲殘雲般的將戰爭平息,一舉成爲鬥靈大陸最強勢力,完成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壯舉”!開始了他的邪惡統治。

此刻龍之谷全然不知危險正在一步步向龍之谷逼近。

此時的天剛矇矇亮,天空中泛起了魚肚白色。龍崖子起了大早,猛然間發現一個渾身血跡的人倒在了自己家外面,右手裏緊緊握一把古樸的劍,左手握住一個袋子,龍崖子定睛一看,“這不是十八影衛的十一嗎”!

想到這裏龍崖子心裏慢慢的涌上一種不安,隨即將自己的靈力輸送進十一的體內,隨着靈力的注入,十一那原本蒼白的臉龐漸漸有了血色,看着十一的臉色有了好轉,龍崖子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

急忙傳令剩下的七影前來共商大事,“魔族怎麼會對我們的動靜如此的瞭如指掌”。十二不解的問道,聽到十二的疑問龍崖子到:“你問我我怎麼清楚怎麼回事”!見龍崖子有些怒氣,十二知道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長老息怒屬下太過心急了”。龍崖子沒有搭理他,輕嘆倒:“一切等十一醒了在說吧,那在我們要做的就是等,吩咐下去讓我們的人加強警戒,以防不測,做好最壞的打算”。

三個小時後……

十一從痛苦中睜開惺忪的眼睛,“這是哪裏啊,我還活着嗎”?看着放在自己旁邊的戰天劍和木靈珠才放下心來,

“十一你醒了”!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好受些,龍崖子關心道:

“長老屬下無能,中了魔族的奸計”。

隨後將事件的來龍去脈說給了龍崖子,龍崖子心裏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推測,但是萬萬沒有想到事情竟會發展成下在這樣,自己白髮人送黑髮人,龍崖子不僅老淚縱橫,不過自己的兒子和兒媳都沒給戰天族丟臉,他們的犧牲換回了戰天劍和木靈珠,這兩件東西可是拯救身在天魔神譚禁地的兄弟姐妹必不可少的關鍵啊,“魔族你們欺人太甚,想一口吞下我們戰天族這塊大骨頭,也要做好崩牙的準備”!

龍家就只剩下龍淵這一個後人了,凌家已經不復存在了,淵兒是龍家和凌家結合所誕生的血脈,是龍家振興和戰天族復興希望,自己就是拼了了老命也要保全兒子的血脈。

戰天族由兩大家族組成,分別是龍家,凌家,族長則是兩家實力最強的人來擔當重任,在一百年前爲了保護自己族人逃生而不惜燃燒血脈的族長名爲龍玄子是龍崖子的親哥哥,一生都奉獻給戰天族,因爲沉迷於武學一生未娶,到死也沒有留下一兒半女,把自己全部的心血和愛都注入到戰天族中,想起大哥臨死前對自己說的話,老人久久不能平靜…

龍淵正在熟睡中聽到屋外傳來斷斷續續的哭泣聲,起牀查看,發現龍崖子一個人在偷偷的哭泣。

“爺爺你怎麼哭了啊?是不是淵兒惹爺爺生氣龍?”發現龍崖子正在用袖子擦眼淚,龍淵問道:

“淵兒你醒了啊?沒事爺爺沒哭就是剛纔風沙太大吹進爺爺的眼睛裏了”。

哦,“爺爺你知道爸爸媽媽去哪裏了嗎?”

“淵兒乖,你爸爸媽媽有事情去很遠的地方辦事去了,要很久很久才能回來陪淵兒”。龍崖子佯裝鎮定的回答道;

“淵兒,爺爺有事要出去一下,你不要亂跑知道嗎”?嗯,爺爺,淵兒知道了。聽到龍崖子的話龍淵應聲道。

龍之谷外圍一個極其隱祕的地方,赫然隱藏着一個帳篷。微弱的燈光讓你看不清帳篷裏面的情況…

“情況怎麼樣啦”。一個沙啞的聲音問道:“啓稟魔尊,一切盡在掌控之中,目前沒有發現可疑情況,龍之谷的應該沒有發覺”。

“魔象你做的很好,等滅了戰天族餘孽,我去魔王面前爲你請功,求魔王封你爲第五大天王”。“屬下多謝魔尊厚愛,以後魔尊要是有用得住屬下的地方,儘管開口,屬下定當赴湯蹈火,萬死不辭”。魔象拍馬屁說道。

“好說,好說,以後你我就以兄弟相稱,我年長你幾歲爲兄長你就爲弟吧,可以嗎”?

“哪的話,說這話不就見外了嗎,都是自家兄弟”。魔象一臉堆笑的說道,“今晚血洗龍之谷,我給你四百實力在生死境初期的魔甲兵,有什麼不妥你儘管提,我醜話說在前頭,我在陛下面前立下了軍令狀,要是此戰在得不到戰天劍的話你知道後果。你清楚陛下的手段”。魔尊淡淡的對魔象說道。

聽到魔尊的話,魔象驚出了一身冷汗急忙回答說“沒有沒有,”

“好了你下去準備吧”。

“是,屬下告退……”。

回到營房的魔象不由得打了個哆嗦,要知道現在才進入秋天天氣還很熱,魔象多半是被嚇得,因爲魔象清楚的記得那一天,自己無論如何也忘不了那天發生的事,

一位和自己共事多年的好友因爲一次行動失敗,再加上這傢伙是個死心眼,本來就是給魔王進貢點天地靈材就能擺平的事情,可是這人不知是腦子缺根筋還是短路了,絲毫沒有把魔王放在眼裏,依然我行我素,這事被魔王手下的特務機構所知道,便告訴了魔王,魔王聽後大怒,隨即下令將那人處以極刑並且讓武道境——涅槃境巔峯的強者觀看行刑,然後昭告天下,誰不按自己的意願行事,這就是下場,而自己看完了行刑的過程,吐的死去活來,整整一年沒有吃肉。實在是太悲催了。

在一間空間不大的小房間裏面聚集了十幾個人,爲首的赫然就是龍崖子,見所有人都到齊龍崖子開口道:

“相信各位也聽說解救行動失敗了吧,不怪我們的情報有誤,而是錯誤的低估了敵人的實力,再加上敵人提前混進來,導致我們的行動被敵人所掌握,綜合這兩點因素,迫使我們準備一百年的復仇計劃失敗”。

“值得慶幸的事,我的兒子和兒媳將戰天劍和木靈珠給帶了回來,而他們卻爲我族捐軀犧牲了”。

說道這裏所有人的眼角都溼潤了。這次的打擊不可謂不大,自己朝夕相處的兄弟一個個離自己而去,這種痛心的感覺誰也好受。

“我們應該化悲憤爲力量,呼籲更多的和我們志同道合人蔘加到我們中來,推倒魔族的邪惡統治,建立起一個熱愛和平的鬥靈大陸”。

“長老說得對,我們應該化悲憤爲力量,讓更多的人瞭解魔族的黑暗”。龍崖子擡手示意其中的影衛停止,緊接着說“現在還不是考慮這件事的時候,因爲我們所在的區域已經暴露,務必要在明天早上之前轉移出去”。

剩餘的影衛說道:“一切聽從長老安排吧”。“好!今天晚上就行動”。

夜幕將臨,夜靜謐極了。

“啊!”

一聲悽勵慘叫劃破寧靜的夜晚。只見龍之谷周圍火光四起,“兄弟們殺啊,立功的時刻到了,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也不知是誰大喝一聲,周圍的魔甲兵聽這聲音都爲之一振,精神抖擻。

龍崖子望着周圍的火光,暗叫一聲不好,雖然自己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了,可還是沒有料到魔族進會來的如此之快,讓自己猝不及防。

畢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龍崖子很快的平靜下來,隨後召集剩下的七影和魔族的魔甲兵與之開戰,而受傷的十一則由於傷勢過重沒有來參戰。此時,慘叫聲,哭聲,喊殺聲,響徹龍之谷。“龍崖子束手就擒吧,交出戰天劍,我就放了你們全谷的人”。魔象大聲道:

回答魔象的就兩個字做夢……

“我靠,你這個老傢伙,還挺不知趣啊,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如此就別怪我心狠手辣”。說着魔象闖進一間小院子裏,十幾秒後他手裏抓着一個小女孩,“畜生!”

“壞人你快放開我!龍爺爺快救救我!”

“龍崖子給你三秒中考慮,用戰天劍換去這女孩得命,三、二、一。既然你那麼不配合,那麼不好意思”

“啊!”一聲慘叫聲過後,剛纔還在魔象手裏掙扎的小女孩老實下來沒有龍呼吸……

“畜生!你這人面獸心的畜生!連孩子也不過放過不得好死”!

“哈哈,龍崖子你現在唯一能和我講條件的就是你手中的戰天劍,只要你交出戰天劍我以我人格擔保,放過龍之谷所有人怎麼樣”

龍崖子回答道“你做夢!”回答呢他的依然是這三個字。

“喲喲,你這老傢伙還挺沉得住氣啊,看來不來點厲害的給你瞧瞧,你還不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魔象冷聲道。

“十二你馬上帶着戰天劍和木靈珠去尋找少主,我拖住他們,掩護你們撤退,記住你們就是死也保住淵兒的性命知道嗎!這是我最後的命令,隨即將手中的戰天劍拋給十二”。

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運轉靈力崔動武技向魔象襲來,魔象此刻正在憧憬着自己將要成爲第五位天王,卻不知道危險隨之到來,魔象只感覺到眼前一黑,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涌而出,便倒飛出去,隨即倒地,“我****”。忍不住爆了一個粗口,自己剛纔正憧憬着未來呢,被人一掌打回了現實,要不是有魔王賞賜的魔龍甲護身衣,搞不好今天自己就交代在這裏了,再看看自己的身體狀況,糟糕透了,只感覺五臟六腑都被移位了,身上超過五分之三的經脈被震斷,

這老傢伙瘋了嗎,自己是殺人了還是放火了,至於下這麼狠的手嗎?仔細一想自己就是來殺人放火的啊,難怪會被他這一掌往死裏打,打的自己都有點神志不清,精神錯亂了。

龍崖子看到魔象被自己一招打飛,不由得鬆了一口氣。自己三分之一的靈力都消耗在那一掌上了。 看着滿目瘡痍的龍之谷,龍崖子心頭不由得一陣心酸,遙想當年自己是何等的威風八面,如今卻落得如此田地。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魔族,令我戰天族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心中怒火中燒,自己必須儘快保護淵兒離開此地。

急忙召集剩下的人向西北方向殺去,兩方勢力都殺紅了眼,面對龍崖子的瘋狂反撲,魔象臉色大變,隨即將此事千里傳音給魔尊,告訴他自己輕敵了,魔尊聽完魔象的彙報,心裏暗暗吃驚,龍崖子這條大魚,竟然會隱藏在龍之谷這鳥不拉屎的地方,自己當年都在他手上吃虧,一身實力不弱於自己的強大存在。

想魔尊急忙將第一手資料上報給魔王讓他定奪。此刻的魔王正沉醉在酒色之中,看到魔尊的情報,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隨即便傳令讓第三天王魔宏前去龍之谷增援。

大帳外,魔尊焦急的等待着,魔尊自言自語道:“龍崖子今天是老子一雪前恥的日子。把脖子給我洗乾淨帶着我來宰了你,傳令下去龍之谷四周嚴防死守一隻鳥也不能飛出去,否則格殺勿論”!

帳外傳來一聲急促的呼叫,“二哥自從接到了大哥的傳音我日夜兼程,馬不停蹄的趕來二哥究竟出了什麼事情,讓大哥如此重視,讓你我二人兄弟聯手鏟除”。

“三弟莫急等我於你道來”。魔尊將事情的經過敘述的講給魔宏聽。

當聽到龍崖子的名字時,不僅大驚失色,眼睛充滿了恐懼,自己清楚的記得,一百年前自己率領着魔甲兵於戰天族交戰,龍崖子則帶着十八影衛這個只有二十人的小隊,由龍崖子一手創辦的戰天族執法隊,一夜之間就把六大家族之一孫家給滅了,一夜之間二十人的小分隊愣是將有着近三萬人口的孫家給殺了個片甲不留,乾乾淨淨。而付出的代價也令人瞠目結舌,僅僅付出六個人的傷亡代價,此後又接連將王家這個龐然大物以雷霆手段將其滅亡,此後關於這支小分隊的傳聞又是滿天飛。

然後自己和六大長老之一魔豹率領的魔甲兵和它正面遭遇了,這場僅僅持續了不到一個時辰的戰爭,隨着龍崖子接到天魔神譚的危機的通知而結束了。彼此付出的代價差異在此刻顯露出來,六大長老之一的魔豹被龍崖子的兒子龍陽所殺。而對手只付出了微乎其微的代價,便將自己率領的魔甲兵殺死三分之二,龍陽在掩護影衛轉移時,被魔尊發現並將其重創,隨後龍崖子於魔尊交戰魔尊不敵,龍陽就被龍崖子救走了,而此後的一百年裏就再也沒有關於龍崖子的消息。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聽完魔尊的簡述,魔宏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得知了龍陽已經戰死,十八影衛也死傷過半,魔族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六大長老都快死絕了,才換回如今的局面。

魔尊心中邪惡念頭隨之而來,心道:“六大長老只剩下老大魔象,老五魔狼了。魔象今後就是廢人一個了。等殺了龍崖子拿到了戰天劍,自己就找個藉口把他們做掉,反正他們也沒有絲毫利用價值了,活着還浪費天地靈材。面對龍崖子這塊硬骨頭,自己該如何下嘴呢,這老東西的骨頭又臭又硬”。

“好了三弟,事不宜遲,可敢隨我去會會龍崖子那老東西,讓二哥看看這些年來你的靈力有沒有長進”。面對魔尊的邀請,魔宏應聲道:“既然二哥都說了,做小弟哪有不陪之禮”。

此時龍崖子正坐在地上,運轉靈力,忽然感覺到喉嚨一甜,一口黑血從口中吐了出來,剛纔那一掌打出,引發了體內的舊嫉,導致靈力紊亂。看來自己真的是老了啊不中用了,“爺爺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啊”?

“呵呵淵兒來了啊,爺爺沒事就是太累了”,龍崖子回答龍淵笑呵呵說道:

聽到龍崖子的解釋,龍淵感覺有什麼事情發生旋即問道:“爺爺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啊”!

“淵兒有些事情你還是不知道的好,等你長大了就會明白爺爺說的話了”。

“爲什麼啊”?龍淵不解的問道,龍崖子解釋道:“因爲淵兒太小了啊,那淵兒要快點長大,替爺爺抗下重擔,淵兒有這份心爺爺就知足啦”。

心中的苦只有自己體會了,“淵兒等你長大了就會明白爺爺的良苦用心了,當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就會了解戰爭的殘酷性,你的父母已經爲我族捐軀了,當你知道真相後恐怕會做出傻事吧,爺爺不想讓你過早的接觸戰爭,爺爺只想讓你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長大,遠離這些是非之地,因爲你在爺爺眼睛還只是個孩子呀!有朝一日爲我族正名,現在你還太過於弱小,爺爺可能等不到你強大的那一天了,不過爺爺會天上爲你送上祝福的”!

龍崖子看着孫子,眼睛滿是疼愛,誰能想象這孩子未來會有多大的成就於作爲呢?未來的事情太過於遙遠,誰也說不準不是嗎,龍崖子在心裏默默說道…

“拿龍之谷地圖來”,“長老給”,聽到龍崖子的話一名影衛迅速拿出地圖送到龍崖子面前。

認真仔細的看着每一條路,隨後問道,“敵人的防禦怎麼樣”?

“啓稟長老龍之谷四周都被魔族的魔甲兵包圍,敵人又增加了崗哨,加派了人手士氣正旺”。

“向深淵澗方向突圍,把敵人的包圍圈給我撕出一條口子來”。

“衆位戰天族的兄弟們!今天晚上我們將向龍之谷東北的深淵澗方向突圍,十一,十二你們兩點務必要保護好戰天劍和少主,知道嗎”?

“知道長老我等願誓死保護好戰天劍和少主,請長老放心”。聽到影衛的回答龍崖子道:“你們將淵兒打暈吧,我不想讓他過早的接觸血腥場面,我只想他能遠離殘酷的殺戮,只想讓他無憂無慮的長大成人。“是,長老”!

“龍崖子怎麼想逃跑啊,你什麼時候變得向喪家之犬一樣了啊,哈哈這還是當年執法隊的創始人嗎”?傳來魔尊略帶沙啞的聲音,龍崖子冷聲道:“魔族你們欺人太甚,殺了族人,侵佔我族領土,將我族逼上絕路,你們就不怕遭報應嗎”?

“哈哈哈!三弟你聽見了嗎,這老東西和我提報應,多少年沒聽過這麼可以的事,在這裏我就是法!誰敢動我,老子殺了那麼多人也沒見報應,哼!老傢伙去死吧,和你兒子兒媳下去團聚吧”。

“魔心經第五式”,魔尊大喝一聲,運轉靈力催發出武技向龍崖子拍去,“哈哈我也來,老東西嚐嚐我們兩兄弟的對你的問候”。

魔拳爆發,魔宏也隨即催發武技向龍崖子發出,只見兩個充滿強大靈力波動的武技朝着龍崖子方向打去,而所過之處都卷集的沙塵,兩種招式匯成一個巨大的手掌向龍崖子拍去。

“轟!”的一聲一個巨大的手掌印在地面上形成了,而在掌心位置倒下一個人,滿身血跡,衣衫襤褸,隨後又站了起來道:“魔族的融合性天級武技-狂沙飛揚掌果然名不虛傳,老夫受教了”。

“呦呵,看不出來你這老傢伙挺識貨啊”,見自己的武技被龍崖子認出來兩人都吃了一驚。

“接下來該老夫了,讓你們見識見識戰天族的天級武技-毀滅風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