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是的,這花冥冥中自有註定,是你的,旁人也拿不走。不是你的,別人也留不住。”


“帝尊在這喝兩盞茶,興許回去,人家又給你送回來了呢?”

丹徒子安慰道。

“但願如此吧。”秦羿道,旋即又問:“對了,解毒的丹藥煉製出來了嗎?”

“託帝尊的福,經過我師兄弟幾人的研究,總算是找到了破解之法,這枚解毒丹,可破天下奇毒,應該可以化解那人所中之毒,帝尊但可一試。”

丹徒子道。

“好,茶喝的差不多了,我也該走了。”

秦羿道。

兩人起身,剛出了竹亭,一個留着黑亮柔須的白衣客,沿着山路而來,自二人身邊經過,連眼皮也沒擡一下,仰着高高的頭顱,徑直而過。

“姚師兄!”

丹徒子見秦羿一皺眉,衝那人大喝道。

那人轉過身來,傲慢的嗯了一聲,依然是不帶正眼看人。

“帝尊在此,怎可如此無禮?”丹徒子拉着臉喝道。

“帝尊?方寸山只有祖師,我不知什麼帝尊。”

“哼,還有我提醒你一句,我是上洞的師兄,不是你一個下洞俗流弟子能叫的。”

那人冷笑了一聲,拂袖飄然而去。 “這人是誰?”秦羿見他面生,又如此狂妄,冷然問道。

“他叫姚勝,是上洞的師兄,最近剛剛覺醒,他是煉器大師,在整個先天期,煉器高手少之又少,所以性子狂妄了一些,帝尊勿要多念。”

丹徒子連忙解釋道。

“好一個狂徒,下次來,我倒要好好會一會他。”

秦羿笑道。

他知道方寸山是神仙世界,神仙嘛,難免有脾氣古怪之輩,越是有本事的人,越有性格,這並沒有什麼值得生氣的。

“聽說掃把天天在姚師兄門口蹲着,這傢伙喜歡煽風點火,帝尊若是不能早些令姚師兄心服,方寸山怕是少不得雞飛狗跳啊。”

丹徒子道。

這世道強者爲尊,姚勝又狂妄無比,自然不會服丹徒子、古清的管理,如此一來,方寸山的人心就會分化。

看來是得想辦法,制服這個姚勝才行。

神識歸位,秦羿取了解毒丹,正好琴婉也在,一同去了南廂房。

“侯爺,這丹藥真的能解他的毒嗎?”

“別回頭又……”

琴婉站在一旁,有些擔憂道。

秦羿自信笑道:“不會,這可是神丹,保管奏效。”

“那好吧。”琴婉取來了溫開水,調和了丹藥,融化成藥水,遞給了秦羿。

“瘋子,該吃藥了,這顆藥下去,你便會毒消,恢復清明。”秦羿扶起瘋子道。

瘋子拼命的搖着頭,看着秦羿的雙眼充滿了恐懼、哀求。

“不用怕,有我在,一切都會好起來。”

“相信我。”

秦羿抓住他的雙手,直是瘋子的雙眼,正然道。

瘋子無力掙扎着,看向二人滿臉是淚。

“聽話,這可是侯爺給你求來的神丹,喝了這碗藥,你就會好起來的。”琴婉溫柔道。

湯勺湊到了瘋子的嘴邊。

瘋子看着她,淚滴落在湯藥內,最終還是顫抖着張開了嘴脣,乖乖的服食了藥水。

一碗湯藥下肚。

瘋子渾身滾燙,臉變的血紅火燙,渾身發起了抖來。

“侯爺,該不是湯藥有什麼問題吧?你看他……”琴婉見情況不對,大驚問道。

“不應該啊,丹徒子的煉丹之法超絕,而且素來嚴謹,不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

秦羿探脈道。

光從脈象來看,瘋子體內那股毒確實被壓制了下去,但卻有一股莫名的火熱在他身軀內遊走着,着實怪異的很。

不過,唯一的好消息是,瘋子的眼神變的清明起來。

他的手指向一旁,口中含糊不清的喃喃着什麼,由於實在太渾了,秦羿一個字眼都沒能聽清楚。

“瘋子,你是不是想說什麼?”

“告訴我,告訴我。”

秦羿搖了搖瘋子。

瘋子落淚不止,口中大股大股的涌出鮮血,身子抽搐着,一連張了好幾下嘴,氣都沒接上來。

他用盡最後的氣力,伸出了一根手指頭,沒等秦羿運功爲他續命,甚至連還魂丹都沒來得及使用,瘋子一口氣沒上來,當場慘死。

瘋子死了!

直到他死,秦羿都沒能套出任何有利的線索。

“侯爺,你已經盡力了,這是命。”琴婉哀嘆道。

“不應該,不應該這樣的啊。”

秦羿搖了搖頭。

“什麼不應該?”琴婉問道。

“丹藥不應該出問題的。”

秦羿痛苦道。

“你太累了,好好歇息吧。”

“雷魔、秦龍,你們去處理下屍體。”

琴婉扶着秦羿走出了南廂房,秦龍、雷魔二人領命而行。

整整一天,秦羿都在想問題出在哪。

瘋子的手勢又是什麼意思?

沒有頭緒,完全得不到任何有利的線索。

他晚上又去了一趟方寸山,丹徒子又重新檢驗了丹藥成分,甚至親自服食了一顆,並無任何的不良反應。

這就證明了丹藥沒有任何問題。

難道是神的毒,本身對丹藥有排斥性?引發另一種毒素?

但似乎又不太合理,因爲當時他分明能感覺到,瘋子已經清醒,毒是解了的。

難道是……

不會,不會的!

就算是又如何,一切都該結束了。

夜已深沉。

秦羿坐在窗子邊,揮筆寫着請柬。

“你真要娶我嗎?不怕我是個不祥的女人嗎?”琴婉撐着側臉,呆呆的看着秦羿,無比幸福的笑道。

“不會。”

“我想早點把這事辦了,這樣我心裏才能踏實。”

秦羿笑道。

“有什麼不踏實的,我又不會長翅膀飛了。”琴婉溫柔道。

“那我也不想等了,我的想法是,這幾天我會再抽空見一趟廣王,看他能否上朝,如果可以,讓他做咱們的證婚人,你看可好?”

秦羿問道。

“不太好吧,他可是帝尊,我不過……”琴婉有些不情願。

一品女神捕 “你是怕他責怪,你背棄了他昔日的愛將,選擇了我?”秦羿笑問。

“我以前見過他,我覺的他不像是個會祝福別人的君王。”琴婉如實道。

“好,那咱們就換個人,讓靈普大師來。”秦羿道。

“大師德高望衆,若能請的動他,自然是最好的了。”琴婉點了點頭道。

次日,秦羿着人發送了請柬。

他與琴婉的婚事定在了七天後,也就是陰曆的七月二十二。

開鬼門關的法門,如今他已經完全掌握,也不急着一時召喚大軍入地獄,他想借着這場婚事,跟這次的事件徹底的告個別,帶着琴婉離開酆都城。

……

幽牆內。

陸判貼着牆,低聲道:“帝尊,李賢送來了請柬,說七天後他與琴婉成婚,想邀請你出席。”

“哼,好一個秦侯,他倒是算到了本王死不了,該到重掌朝政之時了。”

“他想安身而退,不可能。”

“孤王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有趣能玩的對手,豈能如他願?”

“你告訴李賢,孤王一定會去參加他的婚禮。”

廣王冷笑道。

“長生大帝,秦侯,我要是玩不過你們,又怎配爲天下唯一的神。”

“秦侯,我要你這一生孤獨終老,你不是長生嗎?我也要你品嚐下孤王生不知味的滋味!”

“到時候,你就知道,神,其實一點也不好玩,哈哈!”

有牆內傳來廣王癲狂的大笑聲。

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無論是所謂的神,還是秦羿,都在他的股掌之下,秦廣王是不會讓他們失望的,他要給這齣戲一個最精彩、最刺激、最難忘的結局。

讓那些人永遠生活在他的陰影、恐懼之中。

何以解憂,唯有死亡,唯有孤獨!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自從瘋子死後,秦羿的心情平靜了。

他沒有再去探查任何與神有關的事,也沒有再去懷疑人,每日只跟琴婉耳鬢廝磨,享受着愉快的時光。

但在這份快樂、幸福之中,兩人之間一直有一層無法化去的淡淡憂傷。

那是來自內心深處,也是來自直覺的敏感。

總像是彼此一鬆手,便再無相見之日,哪怕是幸福,也是帶着憂傷的。

秦羿很不喜歡這種氛圍,這也是他成親的目的。

只要琴婉嫁給他了,他便可以藉着婚事,向天下人宣告,琴婉是他的女人,無人可動。

同時也可以像那些虎視眈眈之徒昭告,他,已經決定退出這次的王城之亂。

豪門之假婚真愛 從琴婉房裏出來,他去了後山,秦龍已經閉關三天了,這傢伙吞服了老黑龍的龍神丹,修爲必定是大爲精進,同時秦龍也將成爲後天期,地獄、凡間兩界唯一的龍了。

“情況怎樣了?”秦羿對在洞外護法的雷魔問道。

“不知道,他最近的心情很不穩,老黑龍的死讓他很傷心,失去了唯一一個同族,失去了唯一可追趕的目標,哎,秦龍纔是真正的孤家寡人啊。”

雷魔感嘆道。

秦羿走到洞口邊,肅然道:“秦龍,我知道你現在很迷茫,很彷徨,但我要告訴你,老黑龍並不是天下唯一的龍族。在天界太清宗,有一條至少三千萬年的金色正統龍神,那纔是最純正,最高貴的龍族霸者。你要挑戰的不是黑龍,而是他。”

“打起精神來,你的敵人很強大,修煉之路,纔剛剛開始而已,我和雷魔都需要你。”

秦羿道。

洞內傳來了一聲痛苦的嘶鳴。

“主公此話當真嗎?”

秦龍問道。

“我何曾騙過你,你是我的兄弟,秦龍,速速煉化龍珠,天界纔是你的終點。”

秦羿繼續爲他加油打氣。

洞內再無迴音,秦羿知道秦龍是有靈性的,也不再多言。

“主公,我什麼時候才能修爲精進,最近我一直在拖後腿,昨天我要是但凡有點本事,就可以攔住神,可惜……”

雷魔坐在石頭上,無比的惱怒自責道。

“我打算給你打造一雙飛天翅,一雙雷神錘,煉器大師已經有了,只需要些時日罷了,到時候你會像先天期的雷震子一樣強大。”秦羿拍了拍雷魔的肩膀道。

方寸山的上洞弟子,一共三十六人,是菩提祖師的手下最得力的門生,方寸山的主力,這些人在三界都是威名赫赫之輩,姚勝作爲三界有名的煉器大師,跟佛祖弟子阿依那伐是同一個級別的存在。

天界大多數法器,都是出自這二人之手,只要姚勝能聽他命,再打造一套雷震子的法器,並不在話下。

“太好了,多謝主公。”雷魔感激道。

秦羿扶起他,淡然笑道:“你們雖然叫我一聲主公,但一生既然決定追隨我,那就是我的兄弟,當同生共死,我的也就是你的。”

“嗯!”雷魔淚然點頭。

……

聖使是個不死心的人。

當然,任何一個人但凡在心裏種下了長生這顆種子,就會變的無比瘋狂。

不死印法,天底下唯一一種長生不滅之法,無論是誰都會覬覦幾人。

不同的是,真正有機會跟廣王談判的人,寥寥無幾。

聖使覺的自己是幸運的,因爲他就是這寥寥幾人之一。

他相信廣王會做出明智之舉。

而神,居然放棄了這個機會,無疑是天地間最愚蠢的人。

雨落霓裳之殺伐天下 聖使如同往常一樣來到了枯井內。

陸判恭敬的立在一旁,聽候差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