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是的,只要兌換怨靈僕從餵養就可以了。”


任羽軒說着,又兌換了一隻穿着白裙的怨靈僕從,然後命令道:“小光,吞了它!”

隨着他的話音響起,我們就看見名叫小光的女鬼撲上去張開大嘴,直接吞掉了怨靈僕從。

吞噬之後,小光的身體光線一陣扭曲,一股更加滲人的陰冷氣息,從她身上傳了出來…… 看到眼前的一幕,我們皆是驚的長大了嘴巴,想不到還有這種套路。

任羽軒看着我們臉上的表情,淡淡笑道:“厲鬼僕從可以吞噬比它低一個等級的怨靈僕從,每吞噬一隻就強大一分,上限有多少我不知道,但吞噬多的肯定比吞噬少的厲害,這種可以進化的僕從,以後將是團隊對抗中的主要戰力,每個人都要兌換一隻培養……”

“至於接受過軍事訓練的阿銀、蕭薔、邢玢宇以及李浩明就不用兌換了,你們四人主要兌換仙器,攻擊仙器防護仙器,總之儘可能的武裝一身。”

我們相視一眼,覺得任羽軒分析的非常有道理,鄭二月則是想到了別的什麼,忽然道:“有一個問題,培養出來的厲鬼,碰上任務中遇到的鬼怪誰比較厲害?比如伽椰子、貞子這些?”

任羽軒沒有遲疑,直接回道:“肯定是伽椰子、貞子厲害,鬼怪本身是由怨、嗔、癡念幻化而成,通俗點講就是擁有強大的惡念魂魄!而我們兌換出來的這些鬼怪僕從,他們是沒有執念的,甚至連靈魂都沒有,只是傀儡,碰到真正的厲鬼,根本就不堪一擊!所以我建議你們在碰到鬼怪任務時,不要召喚出自己培養的僕從,否則被弄死了,錢就白花了,除了萬不得已的時候,可以召喚出來幫拖延點時間。”

聽到任羽軒的話,我們都是點了點頭,同時我腦中閃念間,還想到了玉紅高中井內的林欣。

如果找到荼蘼戒,將林欣從井裏帶出來,我豈不是擁有了真正的鬼怪?

然後再收服伽椰子、貞子、咒怨體、弗萊迪、地獄使者……我不是無敵了?

這麼想着,我心中一陣激動,越發的想早點見到吳菠菜,問問荼蘼戒的事情……

確定了提升實力的方法,大家都很高興,只要能夠活下去,哪怕僅僅增加一點希望,都足夠讓人感覺到喜悅。只是前路還很長,首先一個厲鬼僕從就要一百萬,這錢就要攢好久,而且第一筆錢,任羽軒的建議還是重生十字架,這東西可以一直用,每次任務都可以幫助復活一次。

之後我將我們團隊的信息交給任羽軒後,大家又是聊了一會具體的細節,正事就談完了。

聊完正事自然就到了放鬆時間,張勝原本是想請我們好好玩一下的。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雙方手機同時響了起來,地獄使者發來了新的任務!

我趕忙掏出手機,打開微信羣,看到上面任務的瞬間,瞳孔就是一縮!

【第二十五個任務】:團隊對抗之撕名牌!

【任務說明】:聖母小隊和肉鬆餅小隊將進行一場撕名牌比賽,每隊由地獄使者隨機選五人,五個人身上的名牌全部被撕掉,即判定爲輸,不能自己撕自己的,遊戲將在半小時後開始,遊戲場地限定在月夜迷城夜總會內,名牌在二樓雜貨間裏。

【任務獎勵】:勝利五人分別獲得三十萬冥幣,除此之外,勝利方所在的團隊每人獲得固定評級獎勵。

【任務懲罰】:輸掉的一方,五個人都被扔進滾燙的水中燙死!

我一看到這個任務,心中就暗道一聲糟糕,團隊競賽,輸的一方五名參賽者竟然都要被燙死!

“這太扯了吧,無論如何都要死五個人,這要怎麼協商?”蘇飛臉色十分難看。

“地獄使者是存心不想讓我們結盟啊,現在要怎麼辦,難道真的要相互殘殺?”張勝愁眉道。

看到這個任務,大家都憂心忡忡的,樓下卡座玩的衆人也都被這次的任務嚇了一跳。

他們紛紛在羣裏問我們在樓上談了什麼,爲什麼地獄使者會發這種坑人的任務。

我沒吭聲,而是將目光轉向任羽軒,我發現他好像一點都不擔心這次的任務。

正奇怪呢,就聽到任羽軒淡淡笑了一下,說道:“大家不用擔心這次的任務,輸的五個人雖然會被抹殺,但是隻要那五個人都有重生十字架就可以了。”

聽到他的話,大家臉上都流露出驚喜的神色,隨即又有些顧慮。

因爲重生十字架太貴了,兌換出來雖然可以送人,但是之後必須綁定,綁定之後就無法轉借。

目前我們團隊中只有林素有,還是上次任務任羽軒給的,而其他人中能兌換出來的只有程智和夏天,程智是因爲在刮刮樂中過七十萬,夏天是一直沉睡從來沒換過東西。

這麼想着,我衝任羽軒道:“我們團隊目前拿不出五個重生十字架。”

漫游在影視世界 任羽軒淡淡道:“這點不用擔心,我們團隊能拿出來,並且可以故意輸給你們,只是這次的獎勵我們要一半,任務結束後,你們獲得的總獎勵要砍一半給我們。”

“好的,沒問題。”

這種條件,我沒理由拒絕,直接答應了他。

商量好後,大家都很高興,這次的看起來很殘酷的任務,在雙方協商後,幾乎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就可以完成,並且還能獲得一百多萬的獎勵。

這麼看來,結盟確實有好處,只要雙方配合,就跟刷分一樣。

接下來,地獄使者發佈了這次參賽者的名單。

【聖母小隊參賽名單】吳小白、林素、夏天、鄭淵擇、鄭二月。

看到我們隊的名單,我愣了一下,隨即望向鄭二月問道:“夏天現在在哪?”

“在我的實驗室裏,我叫人把他送過來吧。”鄭二月說着,掏出電話打了個電話。

在他打電話的時候,我又瞅了一眼肉鬆餅小隊的參賽者。

他們團隊參賽的分別是張勝、任羽軒、邢玢宇、徐筱愛、林胤含。

這五個人我只對林胤含不太熟,印象中她是一個挺靦腆的姑娘,而且她也是唯一沒有重生十字架的。

見狀任羽軒就讓有存款的李浩明給她兌換了一個。

選好人後,邢玢宇去二樓將十張名牌拿了上來,這時候昏睡的夏天也被幾個服務員推了上來,我們分別貼好自己的名牌後,就等着任務開始…… “等會地獄使者在羣裏宣佈任務開始後,你們直接在這裏把名牌撕了就行。”張勝說道。

“好。”我們點了點頭,然後擡起手看着手中的表。

此時離任務開始還有一分鐘,秒針從一走到二,然後是三、四、五……每跳一下,我心中就多了一分緊張,雖然我們都知道這次的任務沒有任何難度,但正是因爲沒有難度,纔會擔心。

想在地獄使者手下刷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甚至覺得他會強行提升任務難度來爲難我們。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蘇飛忽然道:“要到點了。”

隨着他的話音響起,秒針走到十二。

就在這一瞬間,異變突起,原本燈火通明的會客廳,所有的燈忽然全滅了!

黑暗在一瞬間籠罩了所有人,大部分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怎麼回事,燈怎麼滅了……”

我只是依稀聽到一個聲音,眼前就是一黑,然後我就失去了意識,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間昏暗破舊的房間裏,這個房間好像是類似雜物間的地方。

囧囧寶寶:媽咪太難追 我剛恢復意識,腦袋有些昏沉,兩邊的太陽穴脹疼不止。

我揉着眼睛,四處張望着,腦中回想着昏倒前的情形,依稀記得,在任務開始的一瞬間,燈就滅了,然後我就像被蒙汗藥蒙了一樣,整個人失去了意識,醒來之後就來到了這裏……

“明明是撕名牌任務,這又搞什麼鬼?”

“滴滴……”

就在我心中疑惑打量着四周的時候,放在我身邊的手機忽然響了。

打開一看,只見地獄使者發來了信息:“爲了防止作弊,所有人將在任務開始時,隨機分散在夜總會的任何一個地方,另外,所有參賽者包括其團隊所在的任何人,手機全部斷網,無法聯繫!”

看到這條信息,我眉頭深鎖,又把這段話重新讀了一遍,心中疑惑道:“這有什麼用?即便把人全部分開,手機不能聯繫,只要月夜迷城的人不撕我們,我們怎麼都能贏啊?”

我無法理解地獄使者爲什麼定下這種沒用的規則。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羣裏忽然出現了一條提示音!

“鄭二月out!鄭二月out!”

這條提示一出來,我整個人都傻了,握着手機,大腦陷入了短路狀態。

“怎麼回事?鄭二月爲什麼會被淘汰?”我失聲驚呼道。

當時我腦子裏想了很多,即便不能馬上明白,但也能想到其中的關鍵,這種情況很可能是對方變卦了。

“又被套路了,是我太容易相信人了嗎?”我腦子亂哄哄的,陰沉着臉衝出屋子,然後找來一個服務生問了一下,得知這裏是三樓,也沒多想,直接乘電梯直接上到六樓。

我不知道六樓有沒有人,但我不知道我還能去哪。

而就在電梯往上升的時候,手機又響起了新的提示音!

“林素out!林素out!”

“林素也被淘汰了……”

短短几分鐘,我們隊伍就有兩個人被淘汰,這麼下去我們幾乎輸定了!

我臉色不停變幻着,心中猜想着任羽軒爲何要變卦,是爲了那多出一百多萬的獎勵?

不應該啊!

以任羽軒的智商不像是那麼短視的人,我覺得他不會爲了區區一百萬就跟我們爲敵。

難道他們團隊中存在着不穩定的因素?有人背叛了?

我心中懷着困惑、不解來到了六樓,穿過走廊,拐彎來到了宮殿一樣的六樓大廳。

而當我看到眼前的場景時,整個人直接呆住了!

只見原本清澈見底的游泳池,此時像是被隱形的火焰煮沸了一樣,水面不停翻滾着,升騰起滾滾蒸氣。

在游泳池正上方,鄭二月和林素被綁着手吊在半空中,蒸騰的熱氣讓他們額頭上臉上汗水涔涔。

他們的嘴上還被厚厚的一層布裹得嚴嚴實實的,只能發出嗯嗯嗚嗚的聲音。

“素素!”

我驚叫一聲,想問問她發生了什麼,是誰幹的。

可是因爲嘴被堵住了,她什麼都說不出來,只能用驚恐的眼神望着我。

看到這一幕,我心中就是一沉,這次任務失敗的懲罰是被燙死,而眼前這種狀況,顯然被撕掉名牌的人都會被吊起來。當一個團隊五個人的名牌都被撕掉後,上方的繩子就會斷掉,然後五個人就會掉入滾燙的游泳池內被生生煮熟,那種畫面想想就很殘忍!

不過萬幸的是林素有重生十字架,鄭二月在幸運兒倒黴蛋任務中獲得了保命卷,即便這次任務輸了他們兩個應該也沒事,可是我、鄭淵擇還有夏天就不行了,我們幾乎是必死的!

正在這個時候,身後忽然響起了腳步聲,我轉頭望去,發現是任羽軒來了,當即面色就沉了下去。

而任羽軒看到游泳池上方的一幕時,先是愣了一下,隨即臉上罕見的露出疑惑的神情,衝我道:“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我冷哼一聲道:“你是在問我嗎?難道不是你們變卦撕掉了他們倆的名牌?”

任羽軒嘆了口氣,道:“不是我們做的,肯定是任務出現了什麼變數!”

我冷笑着說道:“你怎麼知道不是他們做的?任務開始後,手機通信都被禁止了,難道這麼短的時間內,你已經見過你們團隊其他四人了?”

任羽軒搖了搖頭,道:“沒見過,但是我瞭解他們,張勝、邢玢宇絕對服從我的命令,是不可能對你們的人動手的。而徐筱愛和林胤含你覺得憑她們兩個女孩,撕的掉鄭二月的名牌?”

我聞言怔了一下,神色漸漸冷靜下來,他這麼一說確實有道理。

憑鄭二月的本事,不要說那兩個女孩了,即便是邢斌月跟鄭二月互撕,誰能贏都不好說呢。

我面露凝思之色,問道:“那你覺得是誰幹的?”

任羽軒沒有回答,沉默了許久才說道:“首先肯定不是我們團隊的人撕的他,那麼只能是這個遊戲有內奸!他們從地獄使者那裏接到了額外任務!”

我吃了一驚,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們團隊有個內奸,然後偷襲撕掉的鄭二月?”

任羽軒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只是用手摸了摸額頭,片刻之後,緩緩道:“從我的分析來看,只有這種可能,但關鍵問題也在這裏,鄭二月的讀心術可以很容易看穿對他有不軌的人,所以要同時滿足兩個條件才能撕掉他的名牌,第一個是夠聰明懂僞裝,第二個是和他同團隊,而林素第一個被淘汰,鄭淵擇沒這個本事,夏天一直在昏迷狀態……也就是說,唯一有本事偷襲他的只有一個人,就是你吳小白!” 任羽軒說完,兩隻眼睛死死盯着我,彷彿想從我臉上看到什麼掙扎的表情。

不過讓他失望了,我的臉色至始至終都很平靜。

我沉默了一下,冷靜道:“你的分析固然符合邏輯,但我做不了內奸,因爲我是內奸,沒必要淘汰自己人,只要按照約定把你們先淘汰了,然後再對自己人動手,以他們對我的信任,很容易成功!”

任羽軒似乎被我說服了,點了點頭,道:“確實如此,但這樣的話又出現了新的問題,十個人都做不了內奸,卻明明有內奸,這種情況只有一種可能,有個人至始至終都帶着面具隱藏在我們身邊,並且以我們對他的認知,絕對不會懷疑他!”

任羽軒的話充滿了陰謀論的味道,不過細想之下還真是這麼回事!

“你覺得這個人是誰?”我問道。

任羽軒沉吟片刻,道:“誰都有可能,包括你,包括我,不過最有嫌疑的人,有三個!”

甜婚蜜寵:總裁老公夜夜撩 我面色一凝,驚道:“誰?”

任羽軒沒有馬上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下,才道:“林胤含、鄭淵擇,還有那個一直活在夢裏的夏天!”

聽到他的結論,我眉頭緊皺,不解道:“爲什麼是他們?”

“因爲這三個人在團隊中比較邊緣化,而內奸的身份往往都是從這類人身上選擇的。”任羽軒說到這裏,頓了一下,接着又道:“鄭淵擇和夏天我不瞭解,單說林胤含,她在我們團隊中,一直表現的都很普通,沒什麼特別的,即便從身份上說她有嫌疑,我也不認爲她會僞裝。”

聽到他的話,我點了點頭,也沒有表態,而是跟他說了一下關於夏天和鄭淵擇的事。

在我心中,夏天的品行和林素趙安靈一樣,是特別善良的那種,爲了終結死亡遊戲,甘願犧牲自己,爲了曾經的愛人,寧願活在虛幻的夢中……這樣的人,我無法懷疑他。

鄭淵擇則是個很低調的人,平常不怎麼愛說話,若說是她的話還真有那麼一絲可能……

就在我和任羽軒分析誰是內奸的時候,我們的手機忽然同時響了三聲,這是連續淘汰了三個人啊!

我面色一變,趕忙拿出手機,打開了微信。

“張勝out!”

“邢玢宇out!”

“徐筱愛out!……”

看到這三條信息,我驚詫道:“這什麼意思?怎麼又開始淘汰你們的人了?”

任羽軒搖了搖頭,望着游泳池上方被吊起來的三人,深思道:“他們可能是碰到鄭淵擇,遵守約定故意讓她撕掉的,也可能是內奸偷襲了他們,總之無論是哪種情況,都會讓結果變得更加複雜……”

“確實,本來都確定有內奸了,現在出現這個局面,很容易讓我們產生混淆。”我說道。

說到這裏,我們都沉默了,彼此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過了好一會,我深深呼吸,嘆道:“好了,不用多想了,現在只有五個人,內奸可能是一個,更大可能是兩個,每個團隊中各有一個,我覺得夏天沒問題,那麼內奸大概率出在鄭淵擇和林胤含兩個人中,保險起見,我們先把他們兩個的名牌撕了,然後再按照約定進行。”

“可以。”任羽軒點了點頭,我們就準備下樓去找她們。

然而就在我們剛剛走到樓梯口的時候,迎面就看到鄭淵擇焦急的跑上來,衝我們喊道:“小白!這遊戲有內奸!我剛纔看到他們團隊中的林胤含偷襲了鄭二月,並且撕掉了他……”

鄭淵擇說着,警惕的盯着我身邊的任羽軒,也不敢過來,就這麼跟我們保持着五米左右的距離。

我怔了一下,隨即問道:“你是說林胤含撕掉了鄭二月和林素,那麼張勝他們是誰撕掉的?”

“是我撕的。”鄭淵擇承認道。

聽到她的話,我眉頭緊皺,任羽軒則是道:“你把詳細經過說一遍。”

帝少的私寵寶貝 鄭淵擇遲疑着將目光望向我,見我點頭,才緩緩說道:“燈滅了之後,我就失去了意識,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樓衛生間裏,我當時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就一個人走出了衛生間……剛出來我就看到舞池的另一邊,林胤含和鄭二月小聲交談着什麼,我還以爲他們在協商約定,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兩個人說着說着,林胤含突然伸手扯掉了鄭二月的名牌……”

“然後呢?”任羽軒追問道。

鄭淵擇深深吸氣,繼續道:“然後我就逃跑了,想找吳小白告訴他這件事,可是又不知道去哪裏找,只能一層一層往上,剛跑了幾步,林素也被撕了!我當時嚇壞了,覺得肯定是你們團隊設計陷害了我們,就跟在山谷中一樣……我心中越來越擔心,想早點告訴吳小白這件事,然後到四樓的時候,我碰到了邢玢宇、張勝還有徐筱愛,他們讓我遵守約定,撕掉他們……”

“等等!”任羽軒忽然打斷了她,皺眉道:“你沒告訴他們林胤含的事情嗎?”

鄭淵擇搖了搖頭,道:“我當時想說來着,但是我怕林胤含的行爲是你們團隊決定的,我無法相信他們,就想試試看我撕他們,他們是什麼反應。”

聽到她的解釋,任羽軒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而鄭淵擇則是接着道:“撕他們的時候,我還擔心他們突然變臉偷襲我,可是他們並沒有這麼做,只是轉過身讓我撕,那時我就明白了,林胤含和他們不是一夥的,可能是內奸!她一定是從地獄使者那裏接到了別的任務!”

鄭淵擇最後一句話幾乎是喊出來的。

從她的聲音中,我感受到了她發現這件事後,內心是多麼惶恐。

接下來我跟任羽軒商量了一下,認爲這事不能光聽鄭淵擇的一面之詞,我們打算找林胤含對一下口供,不過還沒等找她呢,林胤含竟然自己出現了!

只見她站在樓梯口,怒目瞪着鄭淵擇,嘶吼道:“你說謊!鄭二月和林素明明是你撕的!我當時遠遠看見鄭二月,想讓他按照約定撕了我,可是你卻是先一步接近了鄭二月,並且撕了他的名牌!”

聽到這兩個完全不一樣的版本,我怔住了,目光在兩個人身上來回掃了幾眼。

到底是誰在說謊? 我沉默了一下,望着林胤含道:“當時具體情況是怎麼樣的?鄭淵擇怎麼有能力撕掉鄭二月?”

鄭淵擇趕忙附和道:“就是,我一個小女人,哪裏是二月哥的對手,你不要瞎編!”

“呵呵!我瞎編?”林胤含冷笑一聲,臉色驟然陰沉下來,斥道:“當時的情況我看的一清二楚,你就不要狡辯了!那裏是一樓迪廳,光線很暗也很吵,那種情況下,你想跟他說話,必須貼在他耳邊他才能聽到,這種距離,你們又是隊友,他即便防範你,也不會想到你會突然偷襲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