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是不是自己天生就是過這樣生活的料啊?


也只是適合這等被圈養的狀態,懷揣著生存在豬圈之中那樣的理想了。

這樣想想,Frank難免也還有一點羞愧之情。

唉,暫時也就先這樣過下去吧。

不是還有什麼「好死不如賴活著」的說法嗎?

何況,眼下自己也還是有一些正經事要做的。

比如說藉機追查那個騙子Cylyn的去向。

這下,Frank馬上想到了昨天去過的那個商業廣場。

怎麼現在都大中午的了,那裡的什麼銷售還是管理辦公室,都沒有給自己打來電話啊?

還好他也留下了對方的電話號碼。

只是打過去之後,Frank也就更加失望了。

我居然是富二代 電話倒還是有人接聽的。

但人家就是明白無誤地告訴他,她們那裡可是從來都沒有一個叫做Cylyn的客戶,購買或者是租賃過任何的店鋪。

甚至整個商業廣場裡面,也都沒有從事服裝銷售的商家和客戶入駐。

至少目前是沒有的。

媽的。

Frank一聽就明白了。

Cylyn根本就是在撒謊。

絕對就沒有租過什麼商鋪。

在那個商業廣場沒有。

在其他任何一個商業廣場或者購物中心也不會有。

根本那就只是一個欺騙人的借口。

估計Cylyn連那些購物中心都沒有去過。

只是嘴皮子動動,順口說了某一個地方的名字罷了。

最後就可以把Frank給玩到了一個團團轉。

而事實上就是,無論如何,Frank在那些地方,都是不會找得到她的。

一胎二寶:總裁寵妻太甜蜜 嘆了一口氣。

Frank也覺得真是有些晦氣。

再想到昨晚在Robinson遇到的那個女收銀員。

就把自己手機裡面的消息都翻來覆去看了個遍。

卻沒有發現任何新的陌生信息。

唉,看來Jackson這一招也沒有什麼效果嘛。

就算成功地把自己的手機號碼硬塞給別人了,人家也還是可以選擇不理不睬啊。

我是如何當神豪的 儘管一大早的就接二連三地遇到諸多不順利。

不過,Frank還是很快振作了起來。

主要還是給餓的。

他現在才算明白了,為什麼人們在安慰人的時候,老是愛說什麼「生活總是要繼續下去的。」

其實那話的意思就是在說,再怎麼不順心,人也總是要吃吃喝喝,要睡覺的。

這樣才能夠活下去啊。

除非是想要自殺的人,才能夠搞什麼絕食的動作吧?

但Frank絕對就不會是那樣的人。

相反,現在他是連少吃了一日三餐之中的任何一餐,都要連本帶利地補回來的人。

很快,飢腸轆轆的Frank,就動作麻利地收拾停當。

只是當他正要走出房間門口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下鋪,居然又來了一個新的客人。

那是一個走路一瘸一拐的年輕男子。

也還是有點胖。

之前,對方是已經看到Frank從上鋪翻身下來的。

現在撞了個正著。

也就微笑著向他打起了招呼。

「Hi,你是個C國人吧?」

真是的,怎麼自己的情況,現在隨隨便便一個新入住的客人都是知道的啊?

Frank有些不悅。

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

好像是察覺到了他的冷漠。

對方就笑得更加燦爛了。

還接著對他解釋到,

「這都是前台那個主管告訴我的。她說我的上鋪,是一個在這裡住了好久的C國人。」

「而你剛剛正好從上鋪下來。所以,我想,那個C國人除了是你之外,也就沒有別人了。」

「其實,我也算是華裔來的。」

「是嗎?」

Frank總算有了一點興趣。

抬頭又認真地看了對方兩眼。

不過,還是沒有發現從其身上還有臉上,發現任何一點華裔的痕迹。

而且,這個年輕男子還是操著一口標準沒有半點口音的英語。

再看看那有些肥碩的身體。

Frank忍不住就想起了之前同樣住過下鋪的那個胖子。

心裏面沒來由地生出一些厭煩。

嘴裡輕聲哼了一下。

「當然是真的了。我的Uncle就是從C國FJ來的。」

這是什麼話?

那個叔叔或者伯伯來自C國,所以本人也就可以算是華裔了?

超智能戰爭獄心之塔 Frank有些不太理解這樣的思維模式。

不過,好像這也不關自己什麼事啊?

於是就順口多問了一句,

「那你應該是會說一點華語的了。確定是懂華文的吧?」

但對方卻是搖了搖頭。

「我可不會什麼華語。只會英語,還有宿務話。因為我的老家就是在宿務省的邊上。從小都在宿務省裡面長大啊。」

那麼這算是哪門子的華裔?

Frank頓時就覺得自己沒有什麼熱情了。

正是想要馬上拔腿就走。

但是對方卻還是保持著高度的熱情。

也像是好久沒有找到聊天對象的話癆一個。

一旦是逮住了他這樣的目標,怎麼都不會輕易放過。

「之後,我又在宿務城裡面上了大學。大學畢業以後,當然也就順理成章地留在城裡面工作啦。」

這次對方所說的宿務,就是現在Frank所在的宿務城了。

相對宿務省那麼大一塊的面積,宿務城就要小上不少。

也是整個宿務省的省會所在。

不過,他們這裡倒是沒有什麼省會城市的說法。

也沒有把兩個宿務明確地區分開來。

說是宿務的Downtown,還有城市中心什麼,就是在指宿務城的意思了。

估計眼前這個男子,就是來自於附近的小島,或者是陸地上面的小鎮或者小城市。

看來這天底下的人都是一樣的。

要消尖了腦袋,往大城市,還有城市的中心地帶鑽啊。

畢竟,這大城市,還有市中心裏面,基礎設施和城市建設的發達程度,生活上的便利條件,還有工作的機會,都會更多更好嘛。

想到這裡,Frank先是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

然後又順口簡單地問了一句。

「那你現在是做什麼工作啊?」

「我在一家呼叫中心上班。」

提到工作,對方臉上馬上就浮現出一股自豪來。

「那是很好的工作嗎?」

Frank有些搞不懂狀況了。

雖然他總算明白這人為什麼能夠說一口如此流利的英語了

之前也是知道這裡很多人都是在呼叫中心那樣的地方工作。

但卻是不清楚,那樣的工作,會不會算是比較高尚的工種。

「當然。我這樣的人才,在呼叫中心裏面的待遇,可是不算差的。」

對方開始變得有些洋洋得意起來。

甚至立即摸出一把車鑰匙,當面炫耀著,

「你看,這是我自己買的車。現在就停在酒店樓下呢。」

呵呵,有了專車,還住進酒店裡面。

這樣的話,對方也還真是可以算作一個事業成功的工薪族了吧。

看來這人也是蠻有趣的啊。 Frank就靜靜地聽對方繼續吹噓下去。

「我是做這份工作好幾年了。已經提拔到了主管一級。所以薪水要比一般員工來得高。」

「總的來說,我還是相當滿意的。所以才會把同一份工作,堅持著一直做下去了。」

「可能這份工作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必須得熬夜。幾乎就是隔一天,或者隔一個星期。」

「而熬夜的時間久了,人就會衰老得很快。你看看我現在,都成這個樣子了啊。」

對方有些自我解嘲地指了指自己。

Frank不明白這人現在的具體意思。

所謂的衰老,到底是指那臃腫的身體,還是指一瘸一拐的走路姿勢啊?

很明顯,之所以會這樣走路,多半是從小就身患某種疾病的緣故吧。

和成年以後的工作,並沒有什麼關係。

但是Frank對這人的衰老還有身體上的痼疾,都沒有什麼興趣。

裝著對這些情況都深有同感,Frank還略表同情地聳了聳肩膀。

他已經有些盼望著這樣虛與委蛇的對話早些結束了。

也準備好了鞋底抹油,立刻開溜。

不過,對方也好像是察覺到了繼續這樣的話題,還是頗為無聊的。

馬上就是話鋒一轉。

「你會做C國的飯菜嗎?我可是覺得,C國的食物是最好吃不過的了。」

「當然,C國人多少都是會一些烹調技能的。難道你也會嗎?」

Frank有些好奇。

心想,這個半瓶子華裔,連半句華語都不會講。

居然還會做C國菜?

那倒還真有些稀奇了。

「不。我才不會做飯呢。從來都是叫快餐解決。或者偶爾去呼叫中心旁邊的小飯店。」

「但是,我以前在老家的時候,卻是吃過不少C國菜來的。」

「唉。那飯菜的滋味,可真是鮮美啊。」

Frank忍不住還是插了一句話,

「那你最喜歡吃的C國菜又是什麼呢?」

但答案完全就出乎他的意料。

「當然就是餃子了。特別是Uncle為我做的餃子。我一次要吃無數個。」

說罷,對方還嘖嘖地感嘆起來。

又模仿著吃餃子時候嘴唇眨巴眨巴的聲音,表示深切的懷念。

不知道為什麼,這人老是要提到什麼Uncle。

Frank之前就已經得知了,那個Uncle就是C國人。

但是,和這人到底是什麼關係,真就是無從得知了。

好像從小到大都生活在一起似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