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既然達到了此次的目標!斗鬼神一刻也不想在這裡停留!家中他父親還在等著他的救治!所以斗鬼神剛離開骨龍,就向原路返回!剛走出一段距離,耳邊傳來打鬥的聲音引起了斗鬼神的注意!


猶豫了片刻,斗鬼神還是忍不住好奇之心。便順著聲源的方向走了過去!

過了片刻耳邊的聲音越來越強烈。而前方也終於出現了兩個身影!

一個黑色身影,看其是個人類。而另外一個白色的身影則是一具獸骨!

又往前靠了靠,斗鬼神終於看清了場中的全貌!

只見一名身穿黑色戰袍的女子正在和一個頭頂雙角的獸骨戰的不亦樂乎!女子渾身衣衫破損,偶爾從中露出一片雪白的春光!而奇怪的是,女子手中只拿著一根骨頭,而從戰鬥來看,並沒有能量溢出。所以斗鬼神估計也就是個凡人!

女子手持骨頭,就像是拿著一根木棍似的,一棒打在了獸骨的頭上!但是不僅獸骨沒有任何的破損,女子手中的那根骨頭卻是「咔」的一聲,斷為兩截!望著衝來的一對雙角,女子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苦笑!

「難道我竟然就要喪命在這種低等的獸骨之手嗎!」

女子似乎在嘲笑,又似乎在無奈!而就在此刻,女子眼前突然竄出一個人影,只見收起刀落。那具衝來的獸骨就被斬為兩截,散落在地上!而就在女子吃驚的時候,一個骨質護腕飛了出去,而後從中伸出了一個骷髏頭,隨即,那具獸骨雙眼中的兩小團藍色火焰便被骷髏吞了去,而後骷髏頭又變成了原樣,回到了眼前之人的手腕上!

「竟然在吞食靈魂之火!」女子心中暗自的吃驚道。


「你沒事吧!?」斗鬼神此刻正目不轉睛的望著黑袍女子,當他看清女子的面容之時,不由的呆住了! 吳汝忠此時已經自信爆棚,他的劍剛剛要動。

“且慢。”肥頭大耳垂高鼻樑的痞子蔡手掌一擡道。

吳汝忠有些奇怪,劍沒有動,手卻依然搭在了劍柄之上。

“吳兄此劍何名?如此之快,可是卻無人可以看見真容,不知道可否拔出一觀?”

“劍名射陽,劍若出鞘,必將見血,因此還是不看的好。”吳汝忠很裝B的道。

“剛剛那位狼牙棒的食宿聽說你包了?看你衣着打扮和此劍的名貴,小弟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

“痞子蔡”有些猥瑣的笑着道。

“請講”吳汝忠道。

“若吳兄能借給小弟一萬兩銀票,小弟馬上認輸,半年之內亦必將歸還這一萬兩,小弟實有急用,可否?”

吳汝忠搖頭笑着道:“蔡兄,此事容後再談,我等豈可在比武招親這神聖之地談此等金黃白亮之物,被善如煙姑娘得知豈不是唐突了佳人?能勝便勝,不能勝亦無憾,吳某豈會爲此壞了自家的名聲,此事休要再提,我們還是手底下見真章吧!”

吳汝忠話音剛落,六尺釘耙已然到了眼前。

他瞳孔微縮,眼中精光爆射。

劍意已經籠罩了身前,劍依然未已出鞘,可劍意已出。

幻化出的黃金光芒亮瞎了“痞子蔡”的腫眼泡。

“嗡”的一聲劍鳴在痞子蔡的耳中響起。

頸上一涼,劍已出鞘,寒冷如冰的射陽劍鋒已經被濺上了一點點血絲。

“啊”此時痞子蔡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脖子已經受傷流血了。

他的臉色瞬時蒼白如紙。

擂臺的木地板已經寸裂,這是被吳汝忠瞬間失控的強大劍意所震裂導致的。

四周極粗的圓木上的青藤和黃花散落了在擂臺四周。

白袍書生迎西風而立。

劍 已歸鞘。


剛剛偷襲出手的痞子蔡手捂在脖子,半跪在擂臺上,頭上冷汗直冒,臉色蒼白的看着微笑不語的吳汝忠。

他道:“大哥在上,小弟蔡勇多謝吳大哥手下留情,不計較小弟的偷襲,饒我一命,今後若大哥不嫌棄,小弟願爲大哥效犬馬之勞,鞍前馬後在所不辭,若有半句語言,讓我永世爲豬,不贖我罪,做不得人,大哥請受小弟一拜。”

說完痞子蔡連磕三個響頭,額頭已經淤青、血跡隱隱可見,良久不見有人說話。

他擡頭一看。

方纔還在的吳汝忠已經不知去向何處。

肥頭大耳垂高鼻樑的蔡勇自嘲的一笑,緩緩下了擂臺。

一刻之後。


今日比武招親的首輪比試就都結束了。

結果亦真可謂:“有人歡喜有人愁”

善如煙坐在一個房間內。

她的身旁一人是那個長的跟葉小仙的丫鬟鈴鐺,很像的丫鬟 玎璫。

她們的茶杯旁就是今日比武“文鬥”勝出的八人寫的十六首詩詞。

稍稍放下了心中牽掛的善如煙,今天的心情比昨天稍好一些。

同樣文采出衆,不善武功卻熟知各派武學的善如煙對此次的“文鬥”、“武鬥”都有所注意。

其中文鬥勝出裏的幾首詩詞文采確實出衆。

武鬥中的幾位年少英俊的少年、青年的武功亦有些出乎見多識廣的善如煙預料之外。

司徒攬月和郭鐵劍這時亦進到房間……如塵和百曉通皆未同衆人一起食飯,匆匆而去,好像有急事待辦一樣。

隨後侍女們上了一桌清淡、營養兼備的養生宴席,菜並不不多,僅僅是八菜一湯而已。

八菜裏四熱、四涼,湯爲一道白玉湯。

幾人邊食邊談着今天比武招親的自己的所見所聞。

最後的話題還是落到了今日的比武招親和善如煙的頭上。

司徒攬月暗示、隱晦的問善如煙。

如何評價今天這晉級的“文鬥”八人,武鬥一十六人。”

善如煙聞言沉吟良久,眼中有些驚奇、驚訝的意味。

她放下筷子,見司徒攬月、玎璫、郭鐵劍都專注的望着自己。

她微笑道:“今日之比,江湖中的俊傑的實力,實在遠遠的超出如煙的預料之外,特別的多。”

司徒攬月道:“此時正值天下安穩,武林傑出世家子弟雲集的各榜公佈之際,確實來的都不錯,有些遺憾沒能入圍明天的次輪的,也有很不錯的少年。”

善如煙繼續道:“先說說文斗的幾人吧。”

她停頓下繼續道:“這入圍的八人中有三人的才華非同小可,以這三人的才華若入朝爲官將來做個翰林應該是綽綽有餘。”

司徒攬月意外道:“哪三人,這三人中何人最好?”

善如煙沉思後道:“若以朝廷取士比擬,這“探花”之人當推李子實,此人文章華麗而不虛浮,言詞溫和卻蘊含至理,惟缺少些鋒芒,詩詞中的意境恭順溫良處處顯現,實爲一詩詞君子,有翰林之才。”

司徒攬月不太懂詩文,不過也是粗通文墨之人,疑惑道:“既然如此大才,竟然屈居探花之位,另兩位又有何驚天才華,讓你另眼相看呢?”

善如煙搖頭道:“如煙只是按詩詞自己的理解和揣摩他詩詞中、文字裏的風骨,才華、胸襟、眼光等,所言之處皆是做不得數的胡言亂語,還是不說爲妙。”

玎璫笑道:“若我家小姐身爲男兒身,以小姐你的才華,我看這三個男人都要給你這狀元擡轎、牽馬呢?”

郭鐵劍笑而不語。

善如煙嬌嗔的白了玎璫一眼繼續道:“別胡說,再說這有榜眼才華之人,詩詞樸實,文字凝練,雖然有些個別地方顯得不夠圓滑、嚴密;但勝在進取之心可嘉,字體剛正、威猛,顯示此人決斷的魄力超人一等,若得貴人提攜必定將一飛沖天、勢不可擋。

司徒攬月問道:“此人姓甚名誰?”

善如煙道:“詩詞上落款爲……高肅卿。”

司徒攬月聞言站起,思考一會道:“其父也許就是如今的刑部尚書高尚賢高大人,前幾日因楚月來之事對刑部的事多了些瞭解,高大人有個兒子,今年剛剛不過十四五歲,他難道虛報了年齡混進了了比武招親的隊伍?”

善如煙聞言苦笑道:“哦,即如此,我們明天最好覈實下這些晉級之人的家世,然後再開始下一輪的比試。”

司徒攬月點頭,面上又恢復了常色,看着善如煙道:“不知這最後有狀元之才的又是何家子弟?”

善如煙道:“此人文章老練而不失風骨,鋒芒而不覺鋒利,字體外圓內方,在這三人之中兼具探花、榜眼兩人的優點,若官運亨通,實有入閣拜相之才,翰林院、文淵閣內必有其一席之地。”

不等司徒攬月開口,善如煙喝口茶繼續道:“此人姓徐名階字子生。”

四周寂靜無語。

幾人都欽佩萬分、驚訝無比的看着博學多才、眼光如炬的善如煙,點評的讓不太懂文章的人都明白了這三人的大才,善如煙的才華、見識、胸襟實不在這幾個所謂的探花、榜眼、狀元之下。

衆人心裏齊齊浮現一句話:“只可惜她身爲女兒身。”

司徒攬月長嘆一聲繼續問道:“這文斗的三人都很傑出,不過如煙,我們始終都是武林中人,這武鬥當中可有人入得你眼?”


他深知如煙這個徒兒在對武功百家的瞭解和駁雜的精通之上,其見解和見識有時讓自己都很驚歎.

她能看的上眼的武林少年將來必定會在這天下武林、亦或朝廷軍中大放異彩、光芒萬丈。

善如煙看了看着幾個求知慾望很強的幾人。

她笑了笑。

咬了下嘴脣道:“這武鬥當中的一十六人,其中我最看好的是……” “是誰?”如煙的侍女玎璫很配合的問賣關子的善如煙。

善如煙投入的道:“我最欣賞的也是三個人,三人不但皆有武舉人之功,並且其人的武功路數在我看來亦是各有千秋,卻又自成一派,隱隱已有一代宗師的風範,他們的未來實在亦是不可限量。”

司徒攬月終於可以說上幾句話了,他看着郭鐵劍說道:“我心裏亦有幾位看好的年輕人,其武功、劍法已然直追鐵劍,雖然經驗的把握上肯定不如你,但假以時日磨練,成長起來,亦必有一人會有機會成爲一代宗師。”

郭鐵劍默然,面無表情的 喝茶。

善如煙笑了下,繼續道:“我這是班門弄斧了師傅,還是不要說了吧?”

司徒攬月笑道:“但說無妨,我相信你對武功的瞭解不在對文學的見識之下。”

玎璫亦笑笑跟着道:“小姐,這是你比武招親,你自己的意見、看法最重要,說說嘛?”

善如煙面色有些黯淡,不知道她想起了誰。

然後她整理好情緒,冷靜的道:“三甲之人,先說第三名探花之位我看好那個用刀之人,此人年紀雖然剛剛十六七歲,但是招法老練,刀勢如虎,只是所學有些駁雜,但選擇應對的招式之靈活實乃我生平所見之人當中最年輕的一位,此時他已有武舉人之才,若今後加以時日苦練,亦或者有大宗師對他指點,我看好他有機會成爲一名刀道宗師。”

玎璫乖巧的好奇問道:“那他叫什麼名字啊?”

善如煙回憶道:“如果我沒記錯,他應該是叫……陸 文 孚。

司徒攬月忽然插口道:“這點我倒是有些不同的看法,有個叫仇鸞的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比這叫陸炳的少年武功高些。

善如煙笑笑答道:“仇鸞武功招數不走尋常路,刀意之中缺少先天上的靈性,是以如煙將他放在了第四名。”

然後她繼續說:“這武鬥的第二名,榜眼之人我看好的是一位用劍的青年,他比陸文孚的年紀要大上六七歲的樣子,劍招、劍勢、劍意已初步融合爲一體,手下沒有三合之人,看其內功功法應該是修習的福建的“龍虎正氣功”,劍法應該是傳自神劍宗的絕世寶典《劍經》中的劍法,幾乎已至爐火純青之境,如果不是遇到了那位絕世劍客,我相信他就是參加本次比武招親的第一高手。”

善如煙越說越投入,愈談愈俞自信。

司徒攬月欣慰的看着善如煙笑笑道:“你說的這人可是……姓俞名大猷,字志輔 的那個二十三四歲的年輕人?”

郭鐵劍的臉色依然平靜如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