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於是。


這時,陳浩想都沒想,伸手抓上她胳膊就要站起來,完全顧不上躲避屠田田她父親了。

「哎、你幹嘛去?」甄爽猛的拽開胳膊,沒有要站起來的意思。

「還能幹嘛去,不是你說的證明清白嗎,我帶你去問屠田田去,看她怎麼說不就知道了!」

「那不行!」甄爽輕哼的聲,扭頭看向了別處。

「你看屠田田看你的眼神,一看就知道喜歡你,現在又是你的女人了,她肯定向著你說話,問了也沒用。」

絕寵億萬甜妻 甄爽!

你是想把我氣死,還是想讓我把你給弄死?

死活就認定我陳浩,跋山涉水的跑到這裡來,就為了做對不起我老婆的事情對吧?

「你說個法子。」陳浩咬著牙,耐著性子看她道。

「我、我也沒什麼好法子,反正我知道我們女人,一旦把人給了男人,就連帶著把心也給這個男人了。」

「現在不管讓我怎麼去問,只要你一個眼神兒,屠田田肯定聽你的!」

陳浩聽到這兒,是真的忍不住了。

「那你今天,非要給小雪打這個電話,讓小雪在家生氣了是吧!」

「你、你竟然為了一個女人跟我吼……是!我就是要打電話,讓你老婆生氣行了吧!」

甄爽也火了。

她原本沒想打這個電話,只是隨口一說,看看陳浩是什麼反應。

但現在還真就掏出手機,氣呼呼的解鎖手機屏幕,拿眼睛盯著陳浩眼睛翻找蘇墨雪電話號碼……

「蘇墨雪找到了,我這就打給你看!」

「你還真打啊?」陳浩見她手機屏幕上,真的出現了蘇墨雪三個字。

他想都沒想,伸手就要搶甄爽的手機,可甄爽也得願意給他呀,於是就趔趄著身子往後一躲。

甄爽躲是躲開了,不過身子也躺在了草從里,直接給陳浩大手抓到電話,正想搶過來扔出去個十萬八千里……

「陳浩你混蛋,快把手機給我!」

「現在才知道我混蛋?已經晚了!」陳浩嗖的聲,攥著手機快速揚起來胳膊。

突然的。

甄爽折身坐起來,抓住自己手機塞到自己領口裡頭,心想這樣總算安全了吧。

但對於一個惹火的男人,甄爽做了一個最最錯誤的決定。

這時。

陳浩都不帶過腦子的,氣呼呼的拿眼睛盯著她領口,蹭的就伸出大手這麼一抓……

一秒。

兩秒。

好多秒過後,甄爽跪坐在草叢裡頭,滿眼吃驚的拿眼睛盯著陳浩,也任由陳浩拿眼睛看著自己。

一陣山風吹過,吹的甄爽頭髮飄啊飄的,瞬間就變成了遼源的星星之火。

她突然踮起腳尖,伸胳膊抱上陳浩脖子,快速探頭靠過來的同時,也慢慢閉上眼睛。

「沙沙」的一個聲音過後。

甄爽忘情的抱著陳浩脖子,傾倒在這腰身的草叢裡面,徹底給黑漆漆的夜色包裹了起來。

「陳、陳浩,這是你欠我的!」

「怎麼聽著,你像是個男人?」

「我是女人,但你早就應該是我的男人,我不是甄爽我是杜鵑!」

杜鵑沒把這話說出來,眼下也沒有這個心情,只是看陳浩熱鍋上螞蟻一樣的表情。

她從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知道陳浩剛才和屠田田是清白的,要不然現在也不會這樣。

但這時候,陳浩還一直在和自己做鬥爭,一直提醒自己不能對不起自己老婆……

「甄、甄爽你別這樣。」陳浩嘴上雖這樣說著,心裡還真就跟她名字一樣。

於是。

他和她在這個草叢裡,在距離屠田田不到十米的地方,風在吹草在動。 「沒有道理啊?他怎麼可能還活著呢?難不成他本來就是個死人?」師言皺眉輕問,百齡則一副你在問我嗎的表情,如果說師言不知道的話,那百齡就更不可知道了。

「這個秘密就跟著你們一起下地獄吧」阿翔停止了笑聲,和再次站起的阿香兩個人一前一後將百齡二人包夾了起來。

「秘密嗎?」百齡漠然一笑,兩個護將士再次擋在了自己和師言的面前,師言心領神會,再次在地面上畫著繁複的圖案,既然一次殺不掉,那麼他們可以用第二次,第三次,只要是人就終會有弄死的辦法。

「不要在那裡妄想了,你們是不可能殺了我的」看著百齡源源不斷放出的棋子,阿翔也有些煩躁,不過因為心中的依仗,所以他並不是特別的著急。

「其實忘記告訴你了,我們也不是曾經的我們了」這時師言扭了扭頭,目光一厲,手心翻轉,兩道銀光從手中射出,暴風肆虐,兩聲象吟震徹天地。阿翔看到這一幕忽然睜大了眼睛,而另一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近了身的百齡忽然朝阿翔打出了一掌,掌光中隱隱約約可以看到的是一個陣圖的模樣。

「蕭師兄,沒想到信哥居然會有你們這樣的朋友,我魔扎算是見識了,只是可惜我從來都沒有聽信哥提過你們,不然的話我一定會儘早聯繫你們的……」除了留下解決麻煩殿後的兩撥人,率先離開的蕭正三人還是很輕鬆的,一路上沒有停歇,徑直的奔跑,蕭正也不曾說過話,這讓魔扎有些不太適應了,只好率先出言打破僵局。

「別說話……」魔扎是很有心情,但是心繫自己師弟的蕭正可不會這麼想,對方明顯是來者不善,自己要趕快將趙信送回去,之後好回去營救自己的師弟,根本就沒有心情和魔扎在這裡磨嘴皮子。

「好的,我不說話」自識沒趣的魔扎悻悻然的閉上了嘴,背著被包成蠶蛹的趙信一路疾馳。

就在兩個人飛馳了半個時辰之後,忽然停了下來,由於是蕭正帶的路,所以魔紮根本就不知道目的地是哪裡,只覺得是越來越偏,就在他想問什麼時候到達目的地的時候,蕭正忽然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不明所以的魔扎看著蕭正突然止步,隨即問道。

蕭正沒有回答魔扎,而是皺眉站在原地,好像是在思考什麼一樣,好一會兒他才緩過神來。

「咱們轉路……」說完之後,蕭正突然轉過頭,走向了另一邊,雖然心裡並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魔扎還是很相信蕭正的,所以轉過頭也跟上了他的腳步。

「啪啪啪……」一陣拍掌聲響起,兩人轉過頭,只見三個人擋在了自己的面前,這三個人共是一男兩女,男的俊俏女的嫵媚。當然這並不是關鍵,關鍵是他們的出現完全沒有引起兩個人的注意,也就是說他們是突然出現在幾人眼前的。

「看來我們的大師兄還不算太傻嘛,我就說你們不可能傻到一條路走到黑的,果然沒有讓我失望……」三人中的男子站了出來,雙目泛著幽光,緊緊地盯著魔扎身後的背著的「蠶蛹」。

「蕭言……」看到來人之後,蕭正的雙眼頓時冒出了殺機,咬牙切齒的叫出了對方的名字。

聽到蕭正的話后,那個男子先是假裝吃驚的捂起嘴巴,隨後冷冷一笑,將手放在臉頰上,輕輕一撕,一張和蕭正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張臉展現在眾人面前。由於實在是太像了,魔扎都有些看傻眼了,在兩個人的臉上來回端側,最後終於發現了不一樣的地方。雖然兩個人的面貌一樣,但也只是面貌,兩個人的氣勢卻天差地別,雖然都是一樣的臉,可蕭正給人的感覺就是嚴苛律己,但是那個蕭言則有些玩世不恭。

「我的好大哥還是一眼就認出我來了,好無聊啊」蕭言幾個閃身,就走到了蕭正的身前,兩個人面對面的站著還真給魔扎一種照鏡子的既視感。

「原來是你搞的鬼,你現在又換了哪個主人了?」蕭正是一點好臉色都沒有給自己這個所謂的弟弟,從話中的火藥味可以聽出,兩個人的關係可能是差到定點了,魔扎一點都不懷疑下一秒蕭正會大打出手。

「什麼叫做換了主人了?說的好難聽哦」這時,自蕭言的身後走過來一人,也是剛才和蕭言同時出現的一個女子,該女妙容如水,身形似嬌,一身素衣短裙,露出了她那一雙特別吸引人的大長腿。只見這個長腿女子走到了蕭正的對面,蕭

言則像是一個僕人一般,退到了女子身後,不過那一雙炙熱的眼睛則那女子的雙腿之上來迴流轉。

「你又是誰?」蕭正眯起眼睛,看著這名女子,皺起了眉頭,因為從她身上蕭正感覺到了一股讓人特別不舒服的氣息。

只見那長腿女子媚然一笑「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你只要把那個傻大個身後背著的那個東西給我就可以了」。

蕭正冷冷一笑「給你?是你瘋了還是我瘋了?」,說完,蕭正向後退了一步,一手擋在了魔扎的身前,而魔扎也緩緩的放下了後背的趙信,和蕭正站到了一起,顯然是想同仇敵愾。

「這裡還用不上你,你負責看著人就行了」蕭正瞥了眼魔扎,毅然說道,魔扎頓時一臉的尷尬,不過也並沒有反對蕭正的提議,再次轉身背上了趙信。

「哦?看來你是想要寧死不屈嘍?」長腿女子笑面如花,倩然後退了一步,這時那個一直沒有說話的女子還有蕭言同時走了上來。

似乎不願意放棄,蕭言苦口婆心的勸解道:「我的好哥哥,你這又是何必呢,你以為自己真的夠護住那個人嗎?實話告訴你,你心中那個固若金湯的地方現在已經被包圍的嚴嚴實實的了,就等著你走過去送上門呢,現在那個小子被人族和妖族同時通緝,你一個人是幫不了的,還不如交出來免得咱們兄弟相殘你說是不?」。

「道不同不相為謀,既然選擇做人家的狗腿子,還有什麼資格來跟我說話」蕭正的回答也很簡潔,使得蕭言臉上的笑容一滯,隨後殺機迸現。

「既然你這麼著急求死,那麼我就成全你」蕭言眯起了眼睛,也做出了攻擊的架勢,但是他身邊的沉默的女子反應更快,幾乎在同一時間就已經出手了,頓時冷風期襲。 十多分鐘后,頂多也就十多分鐘。

屠田田背著大石頭,蹲在草叢裡感覺不對勁兒,她左顧右看的站直身子。

夜色,已經徹底暗了下來。

她視線內的一切,都是黑漆漆的,只能看見近處的風吹草動,卻絲毫看不到陳浩和甄爽倆人的影子。

「嗯?這是怎麼回事,剛才倆人還吵吵著呢!」

屠田田輕聲嘟囔著,突然給一陣風刮過來,吹的她髮絲貼到臉頰上,頓時感覺後背一陣陣發涼。

頃刻間,從心頭縈繞出一大團莫名的恐懼,「姐夫!」

「姐夫?你還在這兒嗎,我有點兒害怕!」

「我在這邊。」

「姐夫!嚇死我了。」屠田田突然的,看見右前方草叢裡站起來一個高大的身影,「甄秘書和你在一起嗎,怎麼都沒聲音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朝陳浩這邊走過來,絲毫沒注意到剛才發生的事情。

很快。

也就幾步路的功夫,屠田田兩手拎著長裙,淌著腰身的草叢來到陳浩跟前,長出一口氣笑了笑。

她才總算,把心放到肚子里,卻發現還少一個人。

「姐夫你秘書呢!」

「哦她,她說她去方便一下。」陳浩心頭咯噔的下,隨口編了個瞎話。

「我說呢!剛才還聽你倆嚷嚷,怎麼說沒聲音就沒聲音了,她是不是誤會了?」

「還不是給那群羊鬧的。」

「呵呵其實姐夫,別說你秘書誤會了,我自己都差點兒誤會,難怪我堂姐這麼放心放一個女秘書跟著你。」

屠田田抿嘴笑著,完全沒有多想,畢竟剛才她坐在的地方,跟陳浩和甄爽也不過才十多米遠。

可她那裡會想到,也正是這10多米遠的草叢,剛才就發生了那種事情啊!

但與此同時。

甄爽貓在草叢裡,她慌亂的往身上穿著裙子,還探頭看著幾米外的屠田田,真就為自己捏了把冷汗。

剛才差一點兒,也就那麼一點點,就要給屠田田撞上了。

幸好當時。

她聽到屠田田的聲音,慌忙抱上衣服來到這地方,要不然現在恐怕也就只剩下尷尬了……

「我、我剛才是怎麼了?怎麼會主動對陳浩做那種事情?」

「丟死人了!真是丟死人了,幸好屠田田出現的及時,要不然現在已經跟陳浩那樣了。」

甄爽輕聲嘟囔著,想起來陳浩才剛剛點燃,自己就跑到這個地方……

「甄爽。」陳浩的聲音。

「喊什麼喊啊,人家方便呢。」甄爽抿嘴笑著,從草叢裡站起來滿眼的笑意。

她現在謊稱方便,自然是要配合陳浩說謊,畢竟剛才跟屠田田說她上廁所,都已經聽見了。

她不光聽見了這些,還聽見屠田田說和陳浩是清白的,反倒自己差點兒弄的不清白。

「屠總好,我剛才肚子有點不舒服!」甄爽來到跟前,主動解釋道。

「現在沒事了吧。」

「嗯沒事了,謝謝屠總關心!要不咱們還是繼續?」

她這話一出口。

陳浩和屠田田倆人對視一眼,瞬間明白了甄爽話里的意思,轉身朝大石頭旁邊走過來,繼續蹲在草叢裡等待著屠田田的父親出現。

於是轉眼的功夫。

等甄爽也來到跟前,悄無聲息的收攏裙擺,在陳浩旁邊蹲下來,周邊空氣瞬間又陷入了尷尬。

好一會兒,都沒有人說話,仨人大眼瞪小眼的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的誰也沒說話。

「咱在這裡,是不是耗的時間有點長?」屠田田突然開了口。

「釣魚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著急。」

「是啊屠總,我們陳總說的有道理。」甄爽偷偷的,看陳浩一眼側臉,「畢竟明天,才是您母親的忌日。」

「咱們現在守著,只是擔心你父親提前過來祭拜,好像很少有人會提前祭拜吧。」

陳浩聽完沒出聲,臉上也沒有什麼表情。

屠田田輕嗯的聲點點頭,感覺甄爽說的也有道理,父親那麼在乎母親,應該會選擇在當天來祭拜。

到了這兒,又一次沒人出聲了。

巫術法則 時間卻在一點點的流逝,夜色也在一點點的沉靜下來,天上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

周身黑黢黢的,屠田田蜷縮在草叢裡,兩手抱著膝蓋不知不覺的,就拿腦袋靠在陳浩肩頭閉上了眼睛。

煙盒。」陳浩拿在手上看了一眼,隨手扔在了一邊。

「怎麼了?又想抽煙了!」

「有點困,哎你下山的時候,我讓你買的煙呢。」陳浩一下子想了起來。

「那你就不問問我,為什麼那麼久都沒回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