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方總,這不是我們兩個說了算的,我們也只是公事公辦而已。再說了,我們也沒有權力下這個決定!”建設局的那個領導說道。


“其實方總你也不必太過擔憂了,只要事件一調查清楚,到時候貴公司在申請復工,不就行了嗎?”張司長倒是口氣輕鬆的說道。

其實方雅男心裏也清楚,只要事件調查清楚了,什麼都好說。可是關鍵,現在連一點線索都沒有,警方也不一定什麼時候能調查清楚,這種事兒一旦查無實據,外界只會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到四方集團的頭上,到時候工程想要復工可就難上加難了,公司的損失那就無法估量了。

所以當聽到那個張司長說起那些話的時候,方雅男心裏就有氣:哼,你倒是說的好聽,真是站着說話不腰疼。

然而,這文件畢竟是國家執法部分頒佈的,也只能執行了。

沒坐一會,那兩個領導便一起離開了。臨走之前還帶走了方雅男送給他們的高檔茶葉!

……………………

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說變就變。

呂情操剛從外面回來的時候,天上還是晴空萬里,偶爾能看見從西面飄來了幾朵烏雲。

可誰知道,才過了不到兩個小時,這天就忽然變了。

先是陽光慘淡,隨後就是整塊整塊的烏雲從西北而來,隨着太陽被掩蓋,一股強烈的寒冷的北風就開始肆虐起整個京城的大街小巷。沒一會兒,天空中就飄起了小雪。

今年的第一場雪比往年要來的早了許多,特別是伴隨着這寒風肆虐的天氣,路上很快就會結冰的。

很快的,廣場上的車頂上就已經被披上了一層薄薄的白色外衣了。不過廣場上倒是可以看見不少的年輕人,正歡聲笑語的迎接這今年的早早就到來的第一場雪。

薄薄的雪花落在窗戶上,不過很過就融化掉了。

呂情操雙手抱着胸口,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黛眉微微皺着望着外面,一動不動,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過了很久,她才輕輕的嘆了口氣,轉身走回辦公桌前,坐在辦公桌上,拿起了一份文件開始工作。

以往的時候,呂情操只要一拿起文件,就會把腦子裏那些雜念屏蔽,專心致志的工作。

可是這次,她拿着這份文件看了足足十分鐘,竟然一個字也沒有看下去,因爲她的心,無法靜下來。

她在想一個人:孫然。

呂情操想孫然,絕不是那種‘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想,而是愧疚的想。

今天早上,孫然被項老二給綁架了,呂情操‘悍不畏死’的追了上去。

本來,在發現綁架孫然的人是項老二後,呂情操理當帶他離開纔對,畢竟他雖然是個色狼,但是再怎麼說也是義父的親侄兒,和她也算是有點親戚關係。

但是最終,呂情操卻一個人走了,扔下了孫然。

雖說她在走時,厲聲要求項老二不許傷害孫然,而項老二也同意了——

但,項成虎會放過孫然嗎?


最起碼,也得讓人狠狠收拾他一頓,警告他以後別再打呂情操的主意。

呂情操根本不用求證,也知道項成虎會這樣做。

因爲她太瞭解項成虎了:這個人外表看起來斯文君子模樣,其實心地相當陰毒,屬於那種咬人卻從不叫喚的一類。

明明知道項成虎不會輕易放過孫然,可呂情操還是走了。

她不走不行,因爲她很想得到項成虎知道的一個消息。

這個消息很重要,關係到她的身世——如果可以,別說是讓孫然挨一頓收拾了,她都甘心付出一定代價的。

今天中午回到公司時,呂情操還是很忐忑的:孫然是不是在一怒之下自己跑着去天都市查案子了,或者是以一副豬頭樣出現在公衆面前?

呂情操越想就越覺得擔心,要是孫然真的出了什麼事兒,那她該怎麼向她義父孫九交待。可以看得出來,義父孫九對孫然很是關心和在乎,這要是那小子出了事兒,義父肯定會埋怨自己的。

呂情操越想就越靜不下心來工作,他要是回來了,會不會立馬就來找她,當面質問她,問她今天早上爲什麼會扔下他飄然而去。

然而,現在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眼見雪越下越大,可呂情操卻始終沒有等到孫然來辦公室找她。

同時,呂情操也在擔心,要是他們今天不離開京城前往天都,看這外面的天氣,恐怕雪會越下越大,到時候機場要是被封,那想要去也去不成了。

眼看着外面雪越下越大,呂情操再也坐不住了,直接起身來到了落地窗前,將目光提留在了廣場上。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出現在了她的視線當中…… 眼看着外面雪越下越大,呂情操再也坐不住了,直接起身來到了落地窗前,將目光提留在了廣場上。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出現在了她的視線當中……

“特麼的,這鬼天氣怎麼說變就變,居然還下起雪來了!”從翹楚大廈地下停車場裏出來的葉三平裹了裹身上的外套,看着滿天飛舞的雪花,不禁皺了皺眉頭喃喃自語道。

眼看着這漫天的雪是越下越大,葉三平趕緊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到首都機場那邊,詢問航班的情況。結果正如他所料,整個首都機場都因爲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雪而被迫暫停了所有的航班。

放下手機,葉三平有些惱怒,要不是早上那些人綁架他,他現在也不至於連天都也回不去了。

看着滿天飛舞的雪花,葉三平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邁開腳步朝翹楚大廈裏走去。他要去見一個人,當面問問她,早上爲什麼要丟下他飄然而去。,雖然他們之間現在還不是很熟,也只不過是見過一面而已,但是好歹現在也是同一屋檐下幹活的同事兒了。遇到自己的同事兒被綁架,理都不理就離開了,這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吧!

經過打聽,葉三平得知呂情操的辦公室是在第十五樓,於是他坐上電梯便朝十五樓去了。

幾分鐘後,臉上帶着水漬,前面襯衣、褲子溼了一片的葉三平,甩着雙手推開了房門。

下次進來,記得敲門!你去洗手間洗澡了?”對於葉三平到來,呂情操並沒有感到任何的驚訝,只不過皺眉低聲喝斥了一句。

“沒洗澡,倒是用冷水澆了一下火氣。”

葉三平懶洋洋的說着,走進室內洗手間。

等葉三平走進去後,呂情操才意識到這小子可能去找毛巾了,連忙站起來:“哎,你別用我的毛巾!”

葉三平的聲音從洗手間內傳出:“我不用你的,還能用誰的?”

“你、你可以用紙巾!”

“紙巾沒有毛巾好用——哇噻,你毛巾很香嘛,用的什麼牌子的香皂?”

“你個死孫然,都說你不許用我毛巾了,你還——真是氣死我了!”

呂情操看着走出洗手間的葉三平,氣的擡手指着他,想喝斥什麼,卻又放下手,心裏打定主意,等他走了後,就把那條他用過的毛巾,扔進垃圾箱。要不然以後想到這條毛巾是他用過的,噁心也噁心死了。

孫然纔不管呂情操是怎麼想的,慢悠悠走到沙發前坐下,翹起二郎腿問:“看到我沒事兒,你一定很失望吧?”

白了他一眼,呂情操淡淡的說:“你真的沒事兒吧?”

葉三平雙手一攤:“你也看到啦,我沒事兒,我很好啊!”

呂情操皺眉:“你明明知道我問的是什麼,別裝傻了。”

“哦,你是問我,今天早上你走了後,他們有沒有教訓我吧?”

葉三平淡淡的哦了一聲。

呂情操點頭:“是的,因爲我很瞭解項成虎這個人,他表面答應我,放你走,但揹着我肯定會——”


葉三平冷笑打斷呂情操的話:“哼哼,你既然很理解他的爲人行事,那你爲什麼還要扔下我不管呢?看來,你是想借他的手,來報復我對你的無禮吧?”

呂情操搖頭:“不、不是這樣子的。”

葉三平提高了聲音:“那是什麼樣子?再怎麼說,我也是你義父的親侄子,和你也算是親戚一場了,可你到了現場,都撇下我走了,你什麼意思你?”

“我、我有難言之隱。”

呂情操輕咬着嘴脣,垂下了眼簾。

葉三平曬笑道:“是痔瘡發作了?”

“什麼?”

呂情操一楞,大怒:“孫然,你才、才那個發作了!”

“我沒有,因爲我好像沒啥難言之隱。”

葉三平站起來:“好了,你現在也看到我安然無恙了,應該放心了。謝謝呂總的關心,反正現在天都也去不成了,要是沒事兒的話,那我走了。”

呂情操跟着站起來:“先別走!”

葉三平看着她,默不作聲。

呂情操又慢慢的坐下,低聲問道:“今天早上,他們沒有爲難你嗎?”

“看來你很好奇我爲什麼沒有鼻青臉腫的,好吧,那我告訴你。”


葉三平走到辦公桌前,趴在上面近距離欣賞着呂情操:“本來,那些傢伙要給我大刑伺候來着,可耐不住我對他們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他們最後被我感化了,讓我開着他們的車子回來了——這下,你明白了吧?

呂情操滿臉都是驚訝的樣子:“他們會和你講道理?”

“哼哼。你以爲都像你一樣不講道理嗎?對了,等雪停了,我再通知你什麼時候去天都吧!”

葉三平冷哼一聲,也懶得再問呂情操爲什麼扔下他了,快步走出了辦公室。

呂情操擡手,剛要說什麼,卻又頹然的放下了。

……

葉三平出了呂情操的辦公室,並沒有直接回酒店,而是來到了公路邊,蹲在路邊吸菸看着車流。

沒蹲一會兒,葉三平的頭髮就都被雪花給染白了。

這次的突如其來的這一場大雪,徹底的將葉三平的計劃給打亂了,真的是應了那句話了,計劃永遠也趕不上變化。

由於這個變故, 女總裁的神秘保鏢 。這個人是他高中時候的死黨,名叫于波,是個大胖子。

說起于波這小子,葉三平最佩服他的,也是唯一佩服他的一點就是這小子電腦玩的十分的精通,現在在網上,他可是華夏十大黑客之一,簡直是牛掰極了。

以前上學的時候,他們二人討論的最多的就是妓-女。

在葉三平看來,妓女就是該存在的。

因爲神州自古以來就重男輕女,男女比例嚴重失調,進入新世紀以來,更是達到了恐怖的100:113。

也就是說,113個男人,只有100個女人可追,那就不可避免的會讓其他十三個人打光棍。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100個女人中,最少得有兩三個,去給高官、富商做小三——這樣一來,光棍又多了幾個。

這些光棍也是人他媽生的,也需女人。

可女人都已經成了別人的老婆,和小三,那他們找誰去啊?

難道說,這輩子只能對着牆皮用左手?

那樣好像對他們也太不公平了。

所以呢,妓女就是他們解決問題的唯一途徑。

現在天朝**一個勁的掃黃,葉三平很想爲廣大光棍們站出來大聲疾呼:你們個個都特麼的有老婆,有情人,晚上不缺暖被窩的,但你們有沒有替光棍們着想?要是妓女被取締了,不但會減弱當地的gdp,而且還讓光棍們精力無處發泄,繼而增加了犯罪率,間接爲你們提供了工作,這不是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

當然了,這些話葉三平只是和于波說起過,並哀嘆良久……

想到于波那張胖臉後,葉三平嘴角翹起了一絲微笑。

也不知道上次託那小子辦的事兒怎麼樣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