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新魔族誕生需要首先建造魔族血池,那可是比趙長征製造銀線惡屍還恐怖百倍的過程,陳青的話讓六號一點頭,可還是反問出聲。


「那魔族的食物怎麼辦?魔鬼軍團也在尋找我們決戰。」

這確實是大問題,陳青的眉頭也一皺,數十億魔族的消耗可不低,更何況它們還是吃肉的!思索一番后回答出聲。

「魔鬼軍團我會想辦法對付,食物問題有點難,讓它們自行淘汰吧,正好選出強壯的。我在想辦法讓幽藍商會盡量購買牲畜,進行投喂。」

一句話決定了魔族將會自相殘殺弱肉強食的命運,六號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答應下來,走出野狼號后,就目送陳青眾人遠去。

陳青的下一個目標是去找碧若塵,當他進入利昂帝國境內,碧若塵就感應到了,當野狼號到了魔鬼軍團的控制範圍,一艘滿是大洞的破爛星艦就攔住了野狼號,從破洞中飛出來一個魔鬼,逐漸變成碧若塵的樣子就飛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陳青也讓人打開了野狼號的艙門,獨自迎了上去。

「你又來幹嘛?」

碧若塵的意志已經控制了這隻魔鬼,她冷冷的問出聲,陳青面如表情的看著她開了口。

「我已經殺了魏淮然。」

聽到此處,碧若塵的眼睛一凝,接著又恢復了淡然。


「他死了跟我有什麼關係?」

陳青還是面無表情,他見到碧若塵后實在笑不出來,「我不管有沒有關係,你最好離開利昂帝國的勢力範圍,去其他地方發展吧,省得我對你下手。」

「好啊,這可是你說的,我這就帶部隊離開。」

碧若塵很痛快的就答應了,接著那魔鬼就變回了原樣,掉頭就跑,弄得陳青大感意外。

這就答應了?她不應該這麼怕我啊!

陳青撓撓頭有點想不明白為什麼,可終歸是輕鬆解決了一塊心病,野狼號再次出發,直奔下一個目的地。

這次到的是利昂帝國都城,一到就受到熱情的歡迎,孽獸大隊中一個成員走下野狼號之前脫掉了斗篷和面具,竟然是臨時加入的長公主利彩茹。

當她看到前來迎接的皇室成員們,立刻淚流滿面,跟曹嬌看到家族成員的場面一樣,利昂皇族現如今也是人口凋零,大多戰死沙場。

「回來就好,不哭……」

現如今的利昂皇帝就像個慈祥的老人,已經變成了滿頭的白髮,他笑著對自己女兒說完,帶領所有皇室成員和大臣們一起跪倒在陳青腳下。

「拜見神魂大帝……」

隨著他們的跪拜,宣布傳承數萬年的利昂帝國宣告滅國,正式納入神魂帝國的版圖,全體皇族成員也被降了一級,成為王族,將只會保留一個星系作為封地。想要在神魂帝國成為一方大吏,還要看自己的能力去拼搏。

這就是陳青將要解決的一件大事,利昂帝國已經承受不了壓力,空虛的國庫甚至都湊不齊購買一艘戰艦的錢。

不但受到侵略,身上還背著霸下商會巨額的債務,已經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經過數輪秘密磋商后,陳青答應替他們還賬,並善待利昂皇室成員,最終讓利昂皇帝決定投降。 利昂帝國竟然併入神魂帝國版圖,消息一經傳出,立刻震動了周邊所有的帝國,全都對神魂帝國的擴充速度警惕起來。

美崙帝國皇宮內,氣色剛剛好轉的美倫皇帝聞聽后,又噴血了!弄到最後,等於他一直在為神魂帝國打前站,免費幫忙。

這次就連丞相也吐血了,怪不得陳青那麼痛快的答應何談,原來都是因為要抽出兵力守衛即將到手的利昂帝國,他這次上大當了,還是自己跑去強烈要求上當!

蒼穹皇帝則是在朝堂上破口大罵,為了侵略利昂帝國,他們付出了太多的犧牲,雖然有所收穫,可最大的勝利果實卻讓陳青輕易的摘走了,這讓他如何甘心。

更過分的是,第一時間神魂帝國的特使就送來了國書,警告蒼穹帝國停止進攻的步伐,當遞交國書的當天起,任何攻擊行為,都將視為是對神魂帝國宣戰。

「宣戰就宣戰,誰怕誰啊?」

蒼穹皇帝也吼出了跟美倫皇帝當初一樣的話語,卻被眾臣勸慰下來,遞交的國書中沒有提及已經佔領的十餘個星系,可以名正言順的佔領下來。人們都懷疑陳青是邪家人是在試煉之中,十大姓氏的千年峰會還有數十年就要舉行,他早晚都是要走的,忍一忍也就過去了。

蒼穹皇帝無奈,只好下令停止進攻,固守已佔領區域。

對於這種結局,陳青還算是有些預料,稍微穩定之後就趕往幽藍星,處理另外一件大事。

邪神宮萬草園中,這裡天地元氣充足,形成淡淡的霧氣,吸一口就讓人心曠神怡。而如今一大片區域被人整平,上面坐滿了密密麻麻的孩童。

這些孩童年齡相仿,雖然一臉稚嫩,但一個個很嚴肅的盤腿修鍊著,沒有一人發出聲音,很是刻苦。

陳青獨自走進萬草園,輕手輕腳走到為首孩童的面前,蹲下身子靜靜的看著。

似乎是感覺面前有人,這孩子緩緩的睜開眼睛,一看竟然是陳青,他開心的笑了,起身一臉老成了施禮。

「拜見神魂大帝。」


陳青卻沒有笑,一臉嚴肅的看著他,「你就別跟我客氣了,告訴我,到底誰是敵人?」

這孩子的臉色微苦,輕輕的一搖頭,「大帝還是不要問了,貧道也是不知。」

一聽這話陳青就火了,手下人已經問過無數次,每次都是這個結果,他的臉色一沉,低聲咆哮出口。

「天屍子,我告訴你,轉生前你是前輩,你們這些人都是前輩,可如今就是一群小屁孩,別逼我使手段讓你們招供。」

沒錯,這幫孩子就是悍屍宗轉生的那批人。由於殘心身死,殘情重傷不治只能活煉成屍,陳青一直就在關注悍屍宗的動態。

前一陣子悍屍宗突然受到無法抵抗的襲擊,宗門損失慘重,這些轉生后的孩子境界還低,被緊急轉移,地魔的人乾脆把他們全都接到了神魂國,陳青安排他們進入了邪神宮這個絕對安全的地方,可一個個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還是全都裝糊塗,就是不說誰襲擊了他們。

見陳青真發火了,天屍子苦澀一笑再次施禮。

「還沒拜謝神魂大帝收留之情,悍屍宗恩怨分明,有仇必報,有恩必還,早晚我們會自己去討個公道,神魂大帝勿要急切。」

陳青更火大了,再次低聲咆哮,「你讓我不急?我兄弟蔣威失蹤,如今生死不知,你讓我怎麼不急?不說是吧?我有的是辦法。」

說完之後,陳青轉身向著院門大吼一聲,「來人,將公主請來,與這些小朋友們玩耍幾天。」

天屍子一愣,這算什麼逼問方式?竟然把公主叫來,大不了找幾個人陪她玩耍也就罷了。被陳青的吼聲驚醒的其他孩子們也是一臉好奇,搞不明白這是要幹嘛。

萬草園看門的人心裡卻是一哆嗦,神魂惡女一來,他們沒準也得跟著倒霉,聽說公主殿下現如今可是發明出來不少新的整人法子!

陳青的命令不能違背,只好派人前往野狼星去請公主駕臨邪神宮萬草園,聽到這個消息,邪神宮裡的人全都打了一個哆嗦,但還是一個個的去準備禮物,好討這位大家共同的掌上明珠歡心。

「爹,這破地方我都玩膩了,你讓我來幹嘛?」

十餘天後陳蘭蘭趕到,一腳就踹開了陳青的房門,身後還跟著為虎作倀的倆鬼嬰,看到女兒囂張的樣子,陳青揉揉額頭擠出個笑容。

「寶貝啊,你都快二十了,就不能淑女點?」

陳蘭蘭張開手臂看看自己的身軀,也就是五六歲的樣子,一撅嘴又看向陳青,「爹啊,你看我哪裡像快二十歲的?以後能不能不提這事?」

知道自己女兒最不喜歡別人提她的歲數,陳青趕忙一搖手,「不提……再也不提了。萬草園來了批孩子,我就是想讓你教導他們一下,怎麼樣,有興趣沒?」

陳蘭蘭的眼睛一下就亮了,驚喜出聲,「你讓我給他們當師傅?」

「額……算是吧,你慢點……」

話都沒說完陳蘭蘭就跑了,陳青露出個苦笑,那幫外表長得嫩,其實是一幫老傢伙的悍屍宗成員可要倒霉了!

數天後,天屍子就臉抽筋的找到陳青,身上的衣服都髒兮兮的,頭花也有點亂,就像是上樹掏鳥窩摔下來的小屁孩。這還是陳青沒看到他屁股上的腳印。

「陳青,把你女兒弄走,我們都無法修鍊了。」

陳青把茶杯往桌上一放,翻了下眼皮回答出聲,「邪神宮是我的地盤,我女兒想去哪就去哪,你管得著嗎?」

天屍子都快瘋了,毫不猶豫的又開了口,「那好,我們惹不起躲得起,她不走我們走!」

「那你走一個我看看啊!」

陳青毫不在乎的語氣讓天屍子一愣,這才想起,只有邪神宮一些有特權的人才能帶外人進出,沒陳青的命令,誰敢放他們出去啊!

天屍子只能是咬牙切齒的問出聲,「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陳青的臉立刻變得嚴肅,「你知道我想問什麼。」


天屍子無奈的嘆口氣,接著也是一臉鄭重,「你要明白,我不讓你知道是為了你好。」

「我明白,可是你不明白,蔣威是我兄弟,被殺的殘心是我朋友,現如今連變成活屍的殘情也失蹤了,你讓我如何忍耐?我管他天皇老子,動我兄弟,我就讓他死……」

最後一句話陳青的語調變成了無盡殺機,蔣威和殘情失蹤了有一大段時間了,一直就查不出來消息,為了收服利昂帝國又耽誤了些時間,讓他每天都是煎熬。

天屍子深吸一口氣,看出陳青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現在還是讓他女兒用溫和的方式逼問,保不準問不出來,就會用爆裂的手段,到時候還會影響雙方的關係。

似乎是下定了決心,天屍子走到了陳青對面的椅子上坐下,開始宛宛敘述。


事情要從悍屍宗發現了攻擊殘心的敵人說起,悍屍宗的人翻遍了所有屍體,除了殘情還剩下一口氣,還有一人失蹤。

最終確定這人就是出賣殘心帶回來大量龍晶和財寶消息的人,並且將其抓獲。

嚴刑拷問之下,這人招供了,並且招出了購買消息的人。知道了仇人的線索,悍屍宗當然不會客氣,直接找到就用最殘酷的手段折磨了一番,想要問出同夥是誰。

這人一開口,人們全傻了,這傢伙竟然是十大姓氏間家人,同夥當然也是如此。

到了這個地步,悍屍宗宗主也夠狠,乾脆殺人滅口,就當這事沒發生過,結果是間家也死了人,還是查出了蛛絲馬跡,立刻大舉來犯,將悍屍宗的駐地摧毀。悍屍宗的人大部分被殺,一部分被俘虜,只有少數逃了出來。

「間家人!」

陳青眼神一凝,露出凶光,他倒是認識一個間家人,正是身在美崙帝國的間任毅,現在已經成了美倫皇帝的女婿,和公主恩愛的不得了。

「知道哪些俘虜被送去那裡了嗎?」

間任毅那邊姑且後方,陳青現在最關心的就是蔣威和殘情的下落,天屍子卻搖了搖頭,他現在的修為還低,逃出來就來到邪神宮,也就比陳青多知道這些。

「好了,你去修鍊吧!其餘事情交給我。」

「那你家丫頭呢?再不弄走我那些人就該瘋了!你是不知道啊,她竟然教我們跳小熊舞,誰不跳就會挨揍,我堂堂天屍子怎麼能……」

話都沒說完,陳青就打斷了天屍子的話語,「好啦,我那丫頭也怪寂寞的,你們就陪她玩幾天,玩膩了自然會走。」

陳青可是知道什麼是請神容易送神難,他可弄不走那丫頭,只能再委屈天屍子這幫傢伙一陣子,誰讓他們不早告訴自己是間家人乾的!

說完之後,還向旁邊站崗的侍衛一打眼色,這侍衛直接就把天屍子抱了出去。

「陳青,你個混蛋,我跟你沒完……」

天屍子哀嚎著走了,陳青差點樂出來,自己丫頭能把叱吒風雲數萬年的天屍子逼成這樣,也算是一種本事!

接著眼神又是一冷,手指敲動桌面,蔣威和殘情既然很可能被間家俘虜,那就一定要救出來,想要知道俘虜的下落,也只有去找趟間任毅。 美崙帝國境內,有顆星球是間任毅妻子的封地,兩人在這裡遊山玩水朝暮廝守,倒也過起了神仙日子,間任毅似乎忘記了所有憂愁,也忘記了試煉任務,很是貪戀這種平靜的日子。

可平靜的日子終歸有打破的時候,這天他正和妻子在林中野餐,十餘身穿黑袍頭戴猙獰面具的傢伙從天而降,讓他來不及保護妻子逃離,就雙雙被擒獲。

「我是間家人,間任毅,你們想過襲擊我的後果嗎?」

第一時間間任毅就爆出了自己的身份,想要恐嚇這些人離去,後腦卻被人一拍,兩眼一黑就暈了過去。

「夫君……」

他的妻子啼哭一聲,就要衝上前保護間任毅,卻被人死死抓住胳膊無法動彈,一個頭戴金色面具的傢伙看了她一眼,抓住這位公主的人立刻也將她敲暈。

帶金色面具的就是陳青,隨他前來的是十位孽龍大隊成員,十餘魂仙同時出手,足可以確保間任毅無處可逃,萬一出現意外也能應對。

見到兩人已經昏迷,陳青一揮手將樂鬼召喚了出來,樂鬼化作一道青煙鑽入間任毅的識海,去翻看他的記憶。對於這種人,陳青可不像對付天屍子那樣手下留情,還要想方法詢問,這樣做更加直接。

讓陳青有點意外的是,樂鬼下一刻就鑽了出來,表情還有些憤恨。

「主子,這傢伙的靈魂上有禁制,我無法查看他的記憶。」

靈魂上有禁制的事情陳青還是第一次聽說,不由的感嘆這傢伙不愧是十大姓氏中的人,這禁制肯定就是為了防止有人強行搜查靈魂,間家的秘密被泄露。

有禁制陳青也不怕,八字銘文從額頭飛出,直接進入間任毅的識海,接著就撲向了靈魂烙印在了上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