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文員秘書哭哭啼啼捂著臉道:


「葉總監,對於剛剛確實是我不小心把咖啡潑到黎言身上,但是我第一時間也道歉了,他二話不說就給了我一巴掌,你說我氣不氣?」

剛才的全過程,孟涵全部看在眼裏。

分明是黎言看文員秘書不是自己的菜,所以才端著架子欺負人。

孟涵冷笑看着他,恨意滿滿。

「你,道歉!」

黎言一臉你瘋了的樣子看着她,囂張道:

「我又沒有做錯,我憑什麼道歉?」

「一道歉,二捲鋪蓋滾蛋。」

黎言像看傻子一樣看着她,狂笑不止,「葉總監,真是好大的口氣,好,你非要跟我理論是不是?那就請茶姐來,我倒要看看她站那邊。」

那副吊炸天的模樣,看得人只恨牙痒痒。

文員秘書拉了一把孟涵,咬牙道:

「算了吧,葉總監,謝謝你的好心,反正我以後小心點就是了。」

孟涵卻看着黎言不依不饒。

「道歉。」

黎言理都沒理她,一個總監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現在他可是攀上了元茶這跟大腿,就不怕這些小嘍啰。

孟涵笑看着他走了兩步,捏緊拳頭打了過去。

措不及防黎言被打踉蹌了兩步,差點沒穩住身形,他怒火燒起,扭頭看着她呸了一聲,「媽的,真是老公不發威,當我是病貓了。」

孟涵最近一下班就去練防身術,所以對付像黎言這種外強中乾的紙老虎,自然是分分鐘的事。

啪的一個過肩摔,黎言感覺自己腰都要斷了,這個賤人,來真的。

「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敢對我動手,你死定了,我告訴你葉琳娜。」

孟涵只是冷笑,拍了拍手。

「你儘管去,你贏了算我輸。」

文員秘書直接看呆了,她暗自咽了咽口水,這個葉總監也太好了吧!

「謝……謝謝葉總監!」

她發獃看着孟涵的身影離去。

黎言慘到不能再慘又進了醫院,經紀人看到眼前這幕時,差點氣的高血壓又上來了。

「黎言啊黎言,你要我說你什麼好呢?你看看你身上的傷才剛剛好,現在又進了醫院,現在就是把你捧上天也沒用了。」

黎言咬牙切齒瞪了一眼自家經紀人。

「你以為這些是我想的嗎?要不是那個葉琳娜欺人太甚,我現在至於躺在這裏。」

「我看這八成就是她故意的,我老早就感覺他在針對我了,現在看來果真是了。」

雖然說這經紀人也察覺到這個新來的葉總監,似乎是有那麼一點欺負他家藝人,但這一次可沒得說,人證物證俱在,確實是黎言的錯。

「別說這些了,你還是趕緊把你的傷養好,到時候再來說這些。」

經紀人無奈削了一個蘋果遞給他。

黎言根本就無心吃東西,她現在肚子裏全是火,這心情就跟日了狗了似的。

門口突然就吵了起來。

「放開我們,我們要進去看哥哥。」

「哥哥,我們來看你了,到底是誰這麼壞,把你傷成這樣?」

一個個人爭相恐后擠了進來,很快就破了防線,黎言的病床周圍圍了一圈粉絲。

黎言面上是不知所措的微笑。

「謝謝,謝謝各位粉絲的關係,我只是受了一點輕傷,沒關係的。」

一個女粉長得十分好看,卻是脾氣火爆。

「哥哥,你就跟我們說,到底是誰把你弄成這樣的?我們替你報仇。」

黎言眼睛都挪不開了,他刻作溫柔阻攔道:

「謝謝大家的關心,我真的沒事,不過是在公司的時候和文秘小謝鬧了一點小矛盾,現在我們已經和解了,希望大家不要再關注這些事情了。」

「對了,我的網劇馬上就要開拍了,希望大家多多關注我的作品,感謝一直陪伴在我左右的你們,謝謝,真的很感謝你們。」

黎言一張乾淨如水的面孔,加上溫潤如玉的談吐,又是好好俘獲了一波女粉的心。

哇,哥哥真是太好了。

真的好愛這樣的哥哥。 只見那個黑色小球猛的爆開,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蔓延開來。

離得遠尚且如此,難以想象若在中央會是何種感受。

接著一縷縷黑色在狼群上空盤旋交纏。

狼群開始焦躁不安,就連身處其中的殘龍在感受到黑色氣息的那一刻表情變得異常驚恐。

黑氣似乎有意識般的,不急不緩的在打量著這群生命,

片刻后齊齊鑽向狼群和殘龍

殘龍惡狠狠的看向傭兵團的幾人

「我在黃泉等著你們!」

剎那間一片黑霧籠罩了中央。

炎曦月面色凝重的看著那裡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她沒有注意到,手上年麒送給她的手鐲此刻正微微發亮。

遠處的軒轅阡陌眉頭一皺,這是?

閉眼感受了片刻,微微放下心來

那東西,不是朝著曦兒去的。

思酌片刻,他一撫手指上的紅色戒指,上面的寶石微微閃了閃。

迷霧森林中

炎曦月依舊看著那片黑霧

空間中的湯圓和朱雀也難得意見一致

「這東西好討厭!」

它們感受到了那裡面蘊含著無比邪惡的氣息。

片刻,涌動的黑霧散去。

原地的狼群和殘龍消失不見,令人心悸的感覺也消散。

狼王也不知什麼時候跑掉了。

眾人還未緩過神來,一時間竟無人說話。

炎曦月悄悄熄掉了那人身上的火焰。

火焰其實並不強烈,不然那人現在已經化為飛灰了。

剩下的三人面色難看,那可怕的一幕以及殘龍的話被深深的烙在他們心裡。

神色各異,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只有老狼一人面無波瀾

「好了,繼續往前走吧,已經耽誤不少時間了。」

三人緩過神來,神色盡斂。

上前扶著被燒的奄奄一息的那個人,走向了老狼身邊,正要往裡走去,只聽炎曦月開口

「等一下!小毅剛才引了狼離去,我們想去找一下他。」

老狼神色不耐,正要開口拒絕。

一旁的老三開口

「老大,找一下他吧。」

還活著的話,若之後有危險也可以先將他給推出去。

剩下兩人點點頭。

他們可不想像殘龍一樣被當做保命盾牌。

至少這次得完好無損的出去這迷霧森林。

老狼自是看出了他們的想法。

為讓他們還能安心先去尋靈識果,他只好答應。

炎曦月三人走向了毅執離去的方向。

身邊一陣微弱的波動傳來。

三人對視一眼,神色不變的向前走去。

片刻,走到一處略微平坦的地方。

凌亂的靈力打鬥痕迹遍布

炎曦月三人當即面色一變

琥顏聲音顫抖著朝一個方向指去

「那是什麼?」

炎曦月快步走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