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散布在天穹玩耍的星星也頑皮的眨著眼睛,在附和花襲伊的笑聲。


笑完,花襲伊說道:「呵呵!你胡亂猜些什麼。呵呵!」

推理有根有據,怎麼是胡亂?

羅陽不服,冷笑道:「花姐,生孩子,總不會一歲就能生吧?」

聽了這話,祝子姍都嗤一聲笑了。

「呵呵!一歲生就不行?呵呵!」花襲伊似乎詞窮理屈了。

話聊到這個份上,若再說下去,臉皮就要破了。

「花姐,你是個人才。」

笑了笑,羅陽即時岔開話題。

「花姐,她媽媽長得跟她一樣?」

在監控錄像里看到的那個美人,羅陽覺得是張靜。

至於張靜媽媽長的怎樣,羅陽沒見過。

花襲伊很認真道:「呵呵!不是跟你說了?媽媽就跟你在一起!呵呵!」

雖是很鄭重的話,可花襲伊帶著笑聲說出來,羅陽無法不認為她是在開玩笑。

何況事情一點也不合理!

先前腦子已分析過了,若在宏運大隊的那個是媽媽,監控錄像里的是女兒,那張靜至少有四十歲左右。

這不是沒可能。

一個女生若駐顏有術,那四十歲時,外表看起來跟二十歲的姑娘差不多,也是不出奇的事。

不過,就算外貌怎樣的白嫩,有一個地方是騙不了人的。

以羅陽跟大量美人相處了這麼久的經驗,很容易判斷出來。

不錯,說的就是人的眼睛。

四十歲的美人也算是經歷過不少事情的了,肌膚可以通過美容來達到少女級別,可是眼神絕對不會像少女的那麼清澈無邪。

上了歲數的人,眼睛會沉澱下一種世故的目光,還有就是老成,這是裝不出來的。

在待人接物方面,過來人是很有方法的,不會羞澀。

反觀張靜,跟她在一起的時間不多。

但羅陽曾從她的俏臉和眼眸里看到了黃花閨女的那種羞赧。

別問為什麼能看出來,只因羅陽身邊大把美女,跟那麼多黃花閨女在一起住,對黃花閨女不了解?

現今花襲伊硬要說在宏運大隊的那個是媽媽,羅陽當然不信。

「花姐,你真會開玩笑。」羅陽笑道。

花襲伊也是個脾氣火爆的美人,羅陽不便太過說她。

「呵呵!你以為我開玩笑?我說了我不是開玩笑!呵呵!」

「花姐,要是她十三歲就開始生小孩,她家人會同意?」

關於張靜的底細,花襲伊也應該知曉不少。

只是不肯說而已。

羅陽明知直接逼問,那隻會惹笑笑妞生氣。

只好使用迂迴戰術,看能不能套出一些自己想知道的信息。

「呵呵!我有說她十三歲生小孩?」花襲伊冷笑。

「那二十歲生小孩,她的孩子應該才三四歲,這麼小的殺手,也應該能拿個吉尼斯世界紀錄了吧?」

聽了這揶揄的話,祝子姍噗哧一聲笑了。

二人談著張靜的事,祝子姍也更認同羅陽的看法。

書劍盛唐 「呵呵!你不懂,她其實是……」

話到嘴邊,可能想到說了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花襲伊住嘴了。

「花姐,監控錄像里的那個就是我認識的那個吧?」

「呵呵!都說了是女兒!」

羅陽心裡有些不快,又不便說什麼。

本來就想打電話給郎意鋒,問一下祖孫二人是否還在宏運大隊了。

只是一直沒機會。

現今花襲伊硬要說從監控記錄畫面看到的那個「張靜」是女兒,羅陽只想求證一下,順便也打探祖孫二人的消息。

下半夜時分,估摸郎意鋒都睡了。

都市之異種降臨 若是普通事情,羅陽也不會吵醒郎意鋒。

拿出手機,撥打電話。

打了幾次,終於郎意鋒接聽了電話。

緋聞纏身,不可活! 在還沒有打通電話時,花襲伊警惕道:「呵呵!這麼夜了,你聯繫誰?」

羅陽答道:「我準備叫幾個高手過來,很強的,打遍天下無敵手。」

聽了這話,花襲伊倒安心了。

接通了電話后,只聽郎意鋒問道:「師父,有什麼事嗎?」

從那不清醒的話音,便知郎意鋒曾睡熟了。

若是白天,羅陽可以叫郎意鋒直接去找張靜,就可知她還在不在宏運大隊。

彼時都快天亮了,不便去宿舍找張靜。

不過有一點可以從側面來印證張靜還在不在宏運大隊,那便是祖孫二人是否已走了。

祖孫二人又正好租住在郎意鋒的房子里,只問他便清楚了。

只是花襲伊在旁邊,羅陽若問得太直接,那倒像自己對祖孫二人早已懷疑。

這勢必會引起笑笑妞的警戒,那對奪取血煞子不利。

「我今晚沒回村子,又忘記打電話回去問候她們了。她們都還好吧?住在你房子的也還好吧?」羅陽佯裝不經意地問。

「應該還好,沒聽說有什麼事。住在我家的,就那對母女的女兒不在,聽說跟你出去了,師父,是嗎?」郎意鋒反問。

羅陽聽了,不禁怔了怔。

「對,其他人都在?」他是問祖孫二人。

「在。晚上我還買了宵夜回來給她們吃,就是小惠子和她奶奶。」

祖孫二人還在宏運大隊?

據羅陽所知,祖孫二人會來宏運大隊,那完全由於張靜的原因。

若張靜走了,祖孫二人不可能還會留在那兒。

當然,遲半天離開也行。

原本以為能聽到祖孫二人已離開宏運大隊的消息,不意她們還沒走。

這就難以判斷張靜是否在宏運大隊,只能等到白天,再讓郎意鋒去找她,看還在不在那兒。

「早上,你幫我去問住在村公所的張靜,讓她打個電話給我。她好像換電話號碼了。」羅陽叮囑道。

「師父,我知道了。」郎意鋒應聲道。

待羅陽結束了通話,花襲伊已大抵明白他在做什麼了。

「呵呵!你不相信我?媽媽還在那兒,女兒倒是來了,可能不止一個。呵呵!」花襲伊笑道。 他豈能不知自己被樹人族影響了心智,旁邊的厲芒與格茲也回過神來,他們面色冷漠地看向了樹人族奧爾瑪頓。

「奧爾瑪頓,你是要與我人族為敵嗎?!」

蒙多大吼,他渾身金色的鬥氣纏繞,一大部分甚至隱隱往青色轉變了。

「是又如何?」

奧爾瑪頓眸光平靜,不過眼底還有一絲陰戾,本來這幫人自會自相殘殺而死,誰知道那個鐵面人的戰鬥力居然如此恐怖,與斯坦森的戰鬥,直接讓這幫人回過神來了。

現在局面一時間有些超出掌控,不過在樹人島上,奧爾瑪頓還是有信心,將這些人一個不留地拿下!

「殺了他們!」

帝尊強寵:驚世大小姐 奧爾瑪頓冷喝。

只見周圍的森林中,一株株百米高的古木走了出來,他們揮動著粗壯強大的樹枝,砸向了人族。

「禁咒·樹界降臨!」

古老的吟誦聲於虛空中響起,只見腳下的泥土中一根根樹根破土而出,抓向了所有人族。

人族強者們縱躍著,使用武法或者禁咒抵擋著,但不少銀環級的強者卻是直接被刺穿了胸膛,血灑當場。

血液深入泥土中,匯成小河,朝著中心處的那株晶瑩剔透的樹苗流去。

「可惡啊!」

斯坦森口中血腥味瀰漫,哪有一開始的意氣風發,他此時身形踉蹌,衣衫襤褸,好幾道深可見骨的刀痕落於胸膛,腰間,觸目驚心。

「刀二·斷水!」

易林腳下血氣滔天,他似乎踏血海而行,魔刀所向,刀芒如虹!

斯坦森持雙槍硬接之下,恍如被古山撞擊,吐血倒飛。

「不堪一擊。」

易林冷哼一聲,他手中魔刀一甩,化作流光,朝著斯坦森激射而去,刺進其胸膛中,將其釘在了一株古木上。

「斯坦森!」

傑西卡看到這一幕,頓時喊出聲來。

桑侖也是下意識地捏緊了拳頭:「這人居然敢下殺手?他難道不知道斯坦森是我海國的少將嗎?他不怕被我族追殺嗎?」

露易絲在一旁,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她的眸光從始至終都落在易林的身上,不知為何,她越看這鐵面人,就越覺得熟悉。

這種感覺名為似曾相識。

「主人,這樹人族太難纏了。」

薩魯耶使用水系禁咒將不少樹根擊退,面色難看地說道。

「禁咒·雷道·八十一瞬發!」

西恩渾身紫色的雷霆纏繞,宛如雷霆主宰,她周圍十米之內,沒有任何一根樹根可以靠近,幾乎都在瞬間被撕裂成粉末。

「禁陣·土河流域!」

上官南天也出手了,不同於西恩薩魯耶的禁咒魔法,他使用的是魔法陣。

泥土如同河流一般,開始了流動,甚至泛起了水花浪頭,那些原本紮根於泥土中樹根頓時像是失去了支撐,隨波逐流起來。

「千印魔法陣。」

易林看向上官南天,眸中有訝然之色,他沒想到這上官南天居然還是一名如此出色的魔陣師。

周圍苦苦支撐的人族強者看到上官南天時,頓時眼中一亮,圍了過來,即便是蒙多三名半步宗師級的強者也沖了過來。

「上官南天,你可有辦法?」

蒙多一劍震開空中襲來的樹枝,與魔法,急沖沖地說道。

當初矮人族平定密西大河流域時,他們與上官南天可沒少合作,對於上官南天的智謀還是很信任的。

「沒有。」

上官南天面色平靜,搖了搖頭,他雙手輕划,操控著魔法陣。

「你確定嗎?現在可是生死關頭,我知道我們之前不信任你,是我們的錯,但眼下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厲芒說道。

「我有那麼蠢嗎?」

上官南天斜睨了他一眼,聲音微冷,「樹人族謀划已久,哪有那麼多的漏洞可以尋找,而且此處還是樹人族領地,我們根本不知道這裡埋藏了不少樹人族的底牌,想要對抗,必須有充足的情報。」

「那我們只能等死嗎?」

格茲咬牙道。

「情報缺失,實力不對等,所以現在唯有通力合作,方有一線生機。」

上官南天輕嘆一聲,「我手中有一道家族傳承下來的魔法陣,不過需要四個半步宗師級級的強者坐鎮,合力之下,能夠在短時間內發揮出堪比宗師級的力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