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擡頭望去,還能透過大門見到門外星星點點的世界,沒錯,空幻回來的時候是深夜……嘎。


呼——

ωωω ▪тт kan ▪℃ O

稍稍舒了口氣,在黑骨族內見識了太多沉重的死亡之類情況,這讓空幻很享受朋族之中的安寧氣息。

不過一想到那些東西,都是他和長老院長老們親手締造安排的,空幻就無法高興地起來,即便那些是必須消滅的敵人也一樣。

“該死,怎麼還是那種爛好人性格!”重重地搖了搖頭,空幻向後靠坐在椅子上,輕輕閉上雙眼。

(幾百年了,什麼事都在變啊。)

“累了,不能。”

想到自己一手締造的朋族,空幻無法割捨那種關心,只能重重地揉了揉臉頰,讓自己清醒一些。

實際上,能量化的身體經過研究之後證明,那些所謂的細胞、觸感等等東西,都不過是因爲能量化生物體意識的留戀,而造成的現實現象,精神上的反應完全是與意識相關,而非身體激素等東西影響產生的。

也許上面這麼說人們會不明白,那麼換個簡單的說法。

那就是,‘心想現實’。

也就是說,能量化個體,只要心中想着自己是什麼樣,就能變成什麼樣,這彷彿是變形術的最高境界,但其實與變形術無多大關係。

風流財女 而更進一步,能量化個體其實主體是意識,那些構成能夠碰觸物質世界的身體的能量,只是被意識籠絡起來的非本身物體。

所以,能量化個體是屬於意識不滅,永生不死的情況,而且意識越強,控制能量就越大的存在。

這看起來應該是好事,畢竟永生不死什麼的,可是所有生物的追求。

但對空幻而言卻不一定,先不說他主意識的身份,單單他現在的意識所感知的時間,就已經活了幾百年(已經記不清具體多長時間了=。=),到現在,他似乎有些厭倦了。

這還是空幻,有一個種族需要關心、需要照顧的原因,但到現在,他也開始出現享受、懶散、偏執、漠視生命等等負面的情緒。

由此就可以看出,永生至少對空幻而言,不一定是件好事。

“不知道不斷轉生,是不是個好的解決方法,但是……”

但是,面對天上的威脅,空幻卻沒那個時間精力,去浪費自己從小孩養成之少年的這十幾二十年時間。

“也許等到天上的敵人解決後,可以用轉生來維持我的人性吧。”

搖了搖頭,自身的心理變化,讓靜下來的空幻有些擔憂,擔心自己在某天變得不是自己,不過……

“小細胞時期的我,看到現在的我,恐怕也不會認爲那個殘忍懶散貪圖享樂的傢伙就是自己的未來吧。

但就像人類時期,小時候的我和未來的我對比起來,完全就是兩個人一樣。

要用所謂的‘成長’來解釋說服自己嗎?”

自嘲地笑了笑,略帶扭曲的表情,似乎掩飾了心中難以言喻的辛酸,空幻重重地嘆了口氣,感嘆着自己是不是‘中二病’犯了,還是變得‘傷春悲秋’了的同時,隨手拿起桌面一封文件,翻開由硬紙板做成的淡黃色文件殼,視線移到了文件上方的標題……

《有關全球進入冰河世紀的可能性研討》

“……”

啪!

文件被空幻條件反射般地重重砸在桌面,末了他還唯恐避之不及般地,將文件從光滑的桌子這邊推到另一邊,才幽幽地嘆了口氣。

“一定是打開方式不對。”

自言自語地同時,空幻再次隨意地拿起了另一封報告。

(本來只想放鬆一下,讓自己的心靜下來,怎麼會第一封就遇到那麼沉重的話題呢?)空幻如是埋怨着,輕輕地翻開了手中的報告外殼……

《對整個泛朋族大洲氣候變動的危機預警》

啪!

報告劃出優美的弧度,重重地砸在遠處停在桌面一角的前一封報告正上方,兩者居然疊出了一個分毫不差的報告堆,這或許也算是另一種運氣了吧。

不過空幻倒是沒什麼好心情了。

“一定是手賤,這次還是用念力來挑吧。”

揉了揉額頭,藉着會議室天花板上,由電器廠免費提供的華麗電石燈發出的光芒,空幻從面前的文件堆中,依靠念力重新抽出了一封表面塗着紅字的報告。

《有關南北極冰川正急速延伸情況的內部通告》

“……”

啪。

報告輕聲跌落桌面,空幻鬱悶地將頭埋入雙臂,看着眼前彷彿在嘲笑自己懶散心理一般的報告封面,腦海中忍不住一陣刺痛。

“我就不信了!”

眼前的報告飛速移動,一封又一封位於會議室,本來被堆得好好的文件,就像活過來了一般,排隊經過空幻面前,將自己的標題投射在空幻的能量化視網膜上。

《外域遠西與西陸糧食危機判定》《朋族北面大面積雪災的彙報》《遠西至朋族水泥路受阻報告》《研討朋族對嚴冬應對措施的報告》……

“天啊!你就不能讓我歇一歇嗎!”

寂寂如風夜雨默 “不能。”

溫潤的話語難掩其中的嚴酷,一具婀娜多姿的身影從門外進入,標準的長直雙腿沒有被任何衣物掩飾,正泛着一絲微微的藍光,平添幾分誘惑,盈盈可握的腰肢擺動着差點晃花了空幻的鈦合金狗眼,飽滿的胸部更是讓人熱氣上涌。

不過在見到那張在薄霧掩蓋下,卻依然難掩絕色的面容之時,空幻已經忍不住心中的思念,飄身迎了上去。

“8051?你們之前到哪兒去了?”

推開房門走進的,正是已經成爲空幻妻子的8051,當然,她身後一如既往地跟着那隻小尾巴雙月,但是今天,兩人的表情似乎都非常嚴肅。

而在看到空幻那一臉憔悴中帶着思念的表情之時,8051心中一軟,本來嚴肅的表情也稍稍軟化,重新恢復平靜。

“怎麼選個晚上的時候回來,不過你運氣不好,剛剛我們正在行政院討論問題。”

點了點頭,8051拉着雙月來到了空幻身旁,輕輕抱了抱眼前這個不知什麼原因似乎有些傷感的丈夫。

“空幻,現在的情況很緊急。”

但是這時,8051不得不打破這份溫馨:“最近一段時間,我和雙月在各地調查彙總情況,並通過查閱各地生物亡魂的記憶之後,得出了上次過年時告訴你們的差不多的結論。

全球正在急速進入冰河期。”

附身坐到空幻身旁,8051將頭微微靠在空幻肩上,但臉上卻依然緊皺眉頭,無法得到一點舒緩。

對此,空幻也只能伸手輕撫,同時拉過莫名安靜的雙月坐到自己腳上。

而此時,8051的話語還在繼續:“對於星球進入冰河世紀我們都沒有經驗,即便有你以前所在的地球的一些記錄,但那些記錄畢竟不是親身經歷,所以只能作爲參考。

現在的情況是,我們不知道這到底是小冰河還是冰河世紀,它的發動時間會有多快,低溫時期會有多長,如果是你以前記憶中那種電影裏面,幾天就進入大冰河時期的情況,那雙月星的生物們可就危險了。

不過有一點我們是確認的,那就是,必須快,儘可能快速地應對這次危機。”

“嗯。”雙月在一旁嚴肅地點頭,同時說出了在空幻面前最長的一句話:“大面積自然變化,舊生物滅絕,新生物出現……”

似乎遲疑了一下,雙月歪着腦袋,微微皺起了可愛的小眉毛:“進化?規則?”

聽語氣,連雙月自己似乎都有些不太確定。

“進化?”

看着此時正一臉探尋的雙月,空幻苦笑了一下,搖頭將手中的文件放到桌面,隨後語氣輕微卻又堅定地說道:“那不過是適應環境而已。”

伸出右手摟了摟身旁的8051,空幻的左手卻覆到了雙月的小腦袋上,要此時有人走進來,恐怕就得嚴厲斥責空幻此時不文雅的行爲,但現在沒那種生物。

因此,空幻一面享受着,一面盯着雙月,神色平靜的說道:

“在我看來,沒有壓力的情況之下產生的主動進化,那纔是真正的【進化】,因爲那是在生物的上進心的驅使之下產生的發展,這纔是屬於生物自己的進化;

而被外界壓力所驅趕着,被迫產生的變化,那不過是單純的適應環境而已,那同用鞭子驅使着懶漢開礦沒什麼兩樣,與進化毫無關係。”

看着雙月疑惑的眼神,空幻重重地舒了口氣說道:“當然,在自己無法改造甚至創造環境之前,我上面的話其實是廢話,生物學會適應環境,也是爲了生存的無奈之舉。”

“至於規則,生物們存在其中,爲生存努力,與環境協調,爲未來進化,那就是規則。”

說完這些話,空幻將8051拉到了自己面前,淡藍的能量瞳孔中晶瑩的雙眼,直視着那雙因爲8051個人愛好而時常變化的雙眼,嗯,今天是淡金色。

“那麼,是有什麼事嗎?”

如果換做平常,8051可不會這麼粘人溫和,雖然這說起來真的很辛酸,但空幻大概已經習慣哪個,時不時夥同雙月對空幻來個腹黑加人身攻擊的8051,反倒是此時溫柔嬌柔的8051,讓空幻有些不舒服。

(這算是被調(嘎)教成功了嗎?額- -)空幻OTZ中……

腦袋蹭了蹭,8051順勢乾脆躺倒空幻腿上,卻依舊語氣淡淡地說着:“這次的事情很大,是事關整個星球的,特別是去年冬季,氣溫下降的很嚴重,很多地方的生物都出現了成片凍死的情況。

這導致我和雙月所接收到的生物迴歸意識中,不少都帶着死亡的不甘,如果到時候冰河世紀降臨,過量的意識迴歸,甚至可能影響到我和雙月的情緒。

所以,我們可能要暫時離開一段時間。

其中雙月會回到星球意識坐陣,以確保意識的流動循環穩定,同時收集生物的記憶傳遞給我;

而我則需要到雙月星各地,特別是寒帶、溫帶,對那裏的動物們進行主動遷移。”

說到這兒,8051稍稍翻了個身,剩下的泥土也組成了一張長直凳子,而一張姣好的面容正對向空幻。

“這時候已經不是規則的問題了,而是我和雙月在自保,否則恐怕這一個冰河世紀過去,我和雙月就會變得不再是我們自己了。”

臉色有些愕然地看着8051,空幻苦笑着伸手揉了揉8051緊皺的眉頭:“果然是夫妻倆,剛剛我還在感嘆自己變得不是自己了,結果你也是。”

“不過,就不能在朋城做這些嗎?之前不也是這樣做的嗎?”

說實話,空幻與8051表明關係也才一年多點,所以空幻不想這麼早就分別了。

這並不是自私,很大程度上還是心理的原因,像空幻這種略帶優柔的性格,就喜歡尋找依靠或者確定方向的人,而因爲自從確立關係之後,8051就變成了他最親的人,再加上之前從小細胞時期的一直相伴,其中的感情和依賴深度就不言而喻。

冷戾少爺的囚妻 不過,8051只能搖頭:“不行,要確保安全,雙月必須回到星球意志的空間,而我則因爲這些遷移的事情需要很大的精力,所以留在一地也基本上不可能。8051也有些不捨地表達自己的遺憾。”

“是嗎,有需要幫忙嗎?”

“當然,到時候大量生物進入南部,對朋族也是有利的哦,不過我希望朋族只捕殺滿足食物的部分,並儘可能地保證多樣化,而不去造成生物種族的毀滅。”

事實上這些是在之前會議就與朋族高層定好的,但8051希望自己親口告訴空幻,這不僅是因爲空幻是朋族的主意識,還因爲是她的丈夫。

這或許也算是兩人的相互依賴了吧。

“放心吧。”

緊了緊自己抱着8051的雙手,感受着其中那份柔軟,空幻生出了一絲自己也成爲了一個,需要有擔當的人的新奇感,甚至因此驅散了悠久生命所帶來的苦悶。

大丈夫,萌大奶。

野性之心 嘎! 當清晨的蟲鳴剛剛發出整整鳴叫,就被最近迷上捕蟲的冥獄蝶吞掉之時,空幻終於從用於安撫意識的睡眠中醒來。

此時,懷中已經沒有了8051的身影,而雙月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得不說,空幻和8051兩人,都是那種不喜歡離別的人。

不過仔細想想,這又不是什麼永別,只是暫時離開而已。

而且以8051的全球移動能力,想起來了回來看看也是很平常的事,這可比那些人類因爲外出打工而家人分離的情況要好上不少,所以空幻倒是表現的很淡然。

陽光揮灑在大地之上,帶給小屋的是溫暖與紅光,而帶給一身淡藍色,散發着能量微光的空幻的,則是能夠填補每日身體自然散發掉的能量。

自然界萬物皆以太陽爲生,而朋族的能量化個體,至少在現在看來,每天基本上只需要曬着太陽,都不用吃飯即可一直活下去。

當然,朋族這些能量化的長老正神們,都不是能坐在那裏曬上一天太陽的主。

從用念力拉起的石牀上起身,將石牀降下去變回地板之後,空幻心中一動,身上頓時出現一件樸素的長袍。

配合着他一臉慵懶中帶着沉穩的氣息,倒是給人一種溫潤平和的感覺。

不過,因爲個人愛好問題,空幻還保留着年輕時的外貌,否者換上一臉老人的樣子,他或許看起來會更像一個世外高人。(朋族也有山區中閒雲野鶴的傢伙,而且文化上小說故事可不在少數=。=)

不過想想,空幻本就是朋族的長老外加物種主意識,似乎也不需要用外貌和裝扮來證明自己什麼。

施施然地將桌上,被自己弄地一團糟的文件重新堆積成堆,空幻邁步走出會議室大門,正好看到推開長老院大門的楚琴。

(多少年了,長老院的長老,終於有一個是使用推門,而不是直接飛進來了!)某空幻此時還毫無壓力地吐槽着。

一身華麗的露肩上衣披在楚琴身上,露出在陽光照耀下顯得光滑晶瑩的手臂,雙腿似乎爲了便於移動,而穿着長褲而不是長短裙之類的衣服,以至於將對方修長的美腿束縛成形,視線向中間靠攏……

“你在看什麼?”

“啊,沒。”

看着楚琴那面俏臉上危險地微眯起來的雙眼,空幻在一面哀嘆着朋族的女孩都被教壞了的同時,卻也收回了走神的心思,上前幾步問道:“怎麼呢?”

或許是沒有預料到空幻會是一臉嚴肅的表情,楚琴稍稍愣了一下,才彷彿一拳打在棉花上般鬱悶地鼓了口氣,再恢復平靜說道:“早上8051走的時候,還說過空幻你回來了,看來是剛剛睡醒吧。”

看了看空幻身後的會議室,楚琴卻完全沒有‘空幻是剛剛在會議室辦公結束出來’的想法,一針見血地指出了現實。

然後,她看着一臉無辜的空幻,伸手拉着對方手臂,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向行政院方向走去。

“跟我去開會!”

似乎是因爲在發改部這種實權部門久了,楚琴身上的威嚴,單就官威而言似乎比空幻還多上不少,以至於路上的行人看着兩人時,都只是一面發着諸如‘又是一個氣管炎’之類的話,一面小心地避開兩人。

絕色狂妃:冷王的天才寵妃 誰知道這位官員是不是有急事呢?至於看到兩人從長老院走出的人,更是什麼都沒說,只是一臉羨慕的看着兩人絕塵而去,並不無期待的想着諸如‘什麼時候我(我的某某)才能進入長老院呢?’的事情。

這倒是將楚琴鬧得一臉淡紅,而空幻依舊沒心沒肺地任由楚琴拉着,幾步無法反應過來之後,他的身子甚至索性飄了起來,以免自己還得邁腿跟上,反正能量化幽神體只要控制好身旁磁場,完全可以變成負重力。

這人懶到這個份上,恐怕也算獨此一份了吧……

行政院

這由幾座三層小樓構成的,佔據了朋城內城1/10大小的建築羣,是整個朋族的行政管理中心。

在它其中工作的人們,管理着朋族上下朋人、遁甲人加起來近60萬的人口,而由於主要負責各種常規事務,它更是顯得繁忙而又充滿秩序。

被拉着飄了一路的空幻,直到行政院的大門口,纔在衆人的注視下,自覺不好意思地降了下來,然後快步追上楚琴,兩人並肩而行。

“楚琴,到底什麼事怎麼急?”

之前在路上是擔心被行人聽到,這時候進入了行政院,周圍進出的一般都是中級以上的行政管理者,論保密等級應該也足夠,所以這時候空幻纔開口詢問。

不過楚琴卻依然搖了搖頭,腦後細長晶瑩的觸手,帶着似乎開始增多的髮絲隨着腦袋的擺動而搖動,看起來倒是賞心悅目,只是現在沒人去欣賞。

砰的一聲,行政院內院的會議室大門關閉,坐在座位上的幾位長老,行政院大佬都擡起頭來,在見到是楚琴和空幻之後,紛紛站了起來向空幻兩人點頭。

“坐下,說吧,什麼事?”

毫不客氣地坐在圓形會議桌現任族長瓏月身旁,楚琴也施施然地選擇了空幻身旁坐下,將正常的椅子拉到身下,然後開口說道:“這次請大家來,想來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衆人點頭……

“喂,我不……嗚。”

空幻鬱悶地停下話語,(坐我身旁的目的,就是方便踩我腳嗎?)

被踩了一腳的他向楚琴投去充滿怨念的眼神,但對方卻毫無所覺地繼續說着:“之前有關氣候變化的情況,有了空零長老的幫助,大家相信在腦海中都有了個大致的概念。

現在,空零長老帶着其妹妹有任務外出,所以接下來的情況將由我們自己討論。”

說到這,楚琴用腳踢了踢空幻的小腿,示意對方停下小動作,然後通過精神力說道:(空幻你先靜靜地聽着,8051的事情又不是這裏所有人都知道,當然不能說出來了。)

(哦,那到底之前討論的什麼?)空幻立刻通過精神連接詢問道。

(安靜聽着就是啦!)

似乎有些煩躁,楚琴鬱悶地瞪了空幻一眼,但這樣一來,她的話當然被打斷。

看着周圍一臉驚異的衆人,以及長老院在場的幾人戲謔的表情,楚琴頓時有一陣臉紅。

“對不起,失態了,我們繼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