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揉了揉眼睛,發現並不是幻覺以後,二青的臉色頓時一肅,他知道出事了。


掏出手機,有心想給姜辰打個電話,但是想到連蘇家都已經出事了,那麼姜家肯定也是如此。

想到這裡,二青直接把手機收起,然後快速朝蘇家裡面奔去,他希望還來得及,能夠救出蘇安嵐,完成姜辰的囑託。 正如二青所料,此時的姜家,也已經有人找上門來了。

曾明耀對姜家,那是不可謂不重視。這一次他居然親自上場了。

除了他曾家原有的族人此時已經跟姜家主族剩下的人斗在一起了以外。

此時的曾明耀,帶著那被袁言泓派下來的五個人,和自己的小兒子曾燦,正在跟姜鶴對視交談著。

「到了這關鍵的時候,居然只有你一個人面對我們這一群人,你現在的感受不知道是怎麼樣的呢?」

曾明耀看著孤零零的姜鶴,嘴角不由得浮現一絲嘲弄。

姜鶴沒有說話,他知道自己並不是一個人面對,還有自己的小二跟自己待在一起,只是自己的小兒子,此時正隱身在半空中。

下午的時候,姜辰給姜鶴講了自己的所有副人格消失,而且覺醒了異能的事情。不過卻沒有告訴姜鶴,關於那些副人格的詳情,以及那個所謂的隱藏敵人的事。

姜鶴剛知道是也是一陣震驚傻眼,特別是在姜辰給他展示了一波異能以後,更是如此。不過緊接著,姜鶴便是一陣狂喜,同時他也重燃了信心,知道這次姜家不會被滅亡了。

「我一人,足以抵擋萬人,你們人數眾多,也不過就是土雞瓦狗罷了。」

姜鶴此時是豪氣萬丈,心裡有了底氣的他,說起話來也強硬了不少,甚至開始裝起逼來。

曾明耀等人聞言卻是嘴角一抽,額頭黑線密布。半空中的姜辰此時也是一陣無語,他沒想到自己的老爹居然還有這一面。

「好啊,沒想到你到了現在這種時刻,居然還這麼硬氣。」

曾明耀的嘴角掛著冷笑,他只當姜鶴是死鴨子嘴硬了。

「嘿,我硬氣,那是因為我有底氣。你可以試試,看看你和你的這些人,到底是不是土雞瓦狗。」

姜鶴嘴巴一咧,露出白生生的牙齒,臉上的表情則是一片嘲弄之色。

「底氣?我知道你們姜家有隱藏的實力。」

曾明耀的神情不變,關於姜家的事情,他早就了解清楚了,不然他也不敢直接衝上門來。

「不過,你們姜家的隱藏實力,那得你和你的兩個弟弟各自拿出家族傳下來的印章,放在一起才能動用,你就一個人而已,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動用。」

曾明耀掏出一根煙點上,吞雲吐霧起來,漫不經心說出的話,卻是讓姜鶴的臉色微微一變。

「誰告訴你這些事情的?是誰!」

姜鶴的聲音陡然低沉,臉色也是陰沉無比。

關於姜家有隱藏實力的事情,並不是什麼秘密,曾明耀知道很正常。畢竟這也是姜家一直能成為三家最強,另外兩家合力才能抗衡姜家的原因。

但是關於印章的事情,卻是只有姜家內部的人知道。不,確切的說,只有印章的擁有者才知道。

「是姜恪?還是姜山?」

姜鶴沉著臉問道,心情突然無比的低落以及悲傷。

姜恪和姜山離開姜家大院,去外面居住,姜鶴雖然心頭不爽,但也沒有說什麼。

我的竹馬前夫 畢竟姜家大院嚴格意義上來說,的確算的上是,姜家嫡系家主一脈的居住地。只是因為印章的原因,所以姜家歷代的兄弟,都是住在一起,同住姜家大院里。

姜恪和姜山在姜家之外也有居住的地方,所以他們兩個帶著印章離開姜家在外居住,姜鶴也沒有多說什麼。畢竟兩人跟那兩個逆子不一樣,他倆沒有脫離姜家祖籍,還是姜家之人。

只是現在兩人中居然有人把姜家最大的秘密,告訴給了外人知曉,這這不得不讓姜鶴心寒!憤怒!

「大哥,古話曾說,識時務者為俊傑,現在姜家已經到了生死存亡之際,不如你大大方方的交出你的家主印章,我保證讓曾家主留你一命如何?」

突然,有一個人從曾明耀他們身後走了出來,邊走便說道。

「姜山!沒想到是你!」姜鶴看到來人以後,臉龐氣的發抖,「我早該想到是你,姜恪他雖然也有這心思,但是他卻沒這膽子。也就只有你個心狠手辣的畜生才做的出這種事。」

「數典忘祖,出賣宗族!你好大的膽子!」

姜鶴越說越氣,渾身顫抖,臉龐漲得通紅。

噗!

姜鶴突然吐出一口鮮血,跌倒在地,整個人的神色瞬間萎靡,陷入昏迷之中。

「老爸!」

姜辰見狀陡然一驚,也顧不得隱藏敲悶棍了,直接現出身形,出現在姜鶴的身邊。抓著姜鶴的手腕,便把起脈來。

「家主!」

正在不遠處跟人顫抖的姜德潤看到姜鶴昏迷時也是一驚,連忙發著狠打退了身前之人,便朝姜鶴跑過來。

本來姜鶴暈倒之時,曾明耀以及姜山等人還不由得露出一抹暢快的笑意。

但是當看著姜辰突然出現的時候,這一群人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直接愣住了。曾燦甚至使勁揉了揉眼睛,還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呼,還好,只是氣急攻心。」

認真的把了下脈以後,姜辰鬆了一口氣。

「怎麼樣了?」

姜德潤見姜辰神色一松后,連忙追問道。

「沒事了,氣急攻心,算不得大問題。」

姜辰輕聲回答道。

姜鶴的身體本就沒好透,帶著病根。雖然曾經身為習武之人,但是現在也難免會出現這種氣急攻心,以至於吐血的事情。

「你是人是鬼?」

姜山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顯然他被突然出現的姜辰給嚇到了。

「姜辰?你從哪兒出來的?」

曾明耀此時的表現卻沒有像姜山那樣不堪,他最開始也嚇了一跳,不過很快的就冷靜了下來。

「你們乾的不錯啊,居然敢對我的老爸出手,直接把他打暈!」

姜辰給姜鶴渡了些靈氣,調理了下他的氣息以後,便把姜鶴交給姜德潤,然後站起身怒目的看著曾明耀等人。

曾明耀等人聞言俱都嘴角一抽。

「這明明是他自己暈倒的,怎麼就成了我們出手了了!」

曾燦更是氣不過,直接出聲反駁。

「哼,我不管!既然你們出手了,那你們今天就一個都別想離開這裡了。」

姜辰冷哼一聲,眼裡閃過一絲寒芒。 聽到姜辰的話后,曾明耀直接笑了,笑的很開心。

「大言不慚!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拿什麼來把我留下。」

曾明耀雖然不知道姜辰是怎麼出現的,但是他並沒有因此而對姜辰產生畏懼。

「我今天就要親自會會你,給燦兒報仇。」

曾明耀的眼神一冷,顯然他一直都想著有這麼一天。

姜辰聞言答話,臉上浮現一抹嘲諷之色。

「曾家主,還是交給我來吧,你不是他的對手。」

豈料,正在曾明耀打算動手之時。 信息全知者 他身旁的袁磊攔住了他。

此時袁磊臉上的神情,帶著些許凝重之色。不光是他,跟他一起的那四個人,也都是臉上充滿凝重。

跟曾明耀不同,曾明耀雖然知道進化者一事,但是卻遇到的不多,不太清楚進化者的手段。

而袁磊等人本就是進化者,變異人什麼的。所以當姜辰現身時,他們幾人一眼就看出了,姜辰是個進化者,而且能力還不弱。

「你出手?」

曾明耀聞言一愣,看著袁磊充滿凝重之色的臉,確定了他不是在開玩笑。

「這個還需要搶嗎?反正你們知道都逃不掉,磨嘰!」

姜辰的臉上閃過一絲不耐,緊接著他直接把手一抬,一道風刃便瞬間成型,然後朝袁磊飛去。

「你躲開!」

見到風刃來襲,袁磊連忙把身旁的曾明耀推開。

由於袁磊用的力氣並不小,所以曾明耀差點被推倒在地。

還好他也不是一般人,很快穩住了身子,抬頭正要痛罵時,看到了那道灰白色的風刃,這讓他不由得一愣。

帝少的獨傢俬寵 儘管袁磊的反應已經很快了,但是風刃的速度更快,所以在推開曾明耀之後,他便已經來不及躲開。

「小心!」

這時曾明耀才大喊出聲,畢竟袁磊是救了他一命,他也不能表現的太薄情。

姜辰在發出一道風刃以後,變沒了後續的動作。這一道風刃,更多的便是試探,他想看下袁磊的手段。

鐺!

當風刃來到袁磊身前之時,袁磊只能雙手交叉的放在身前。當風刃劈在袁磊手臂上以後,一陣金屬敲擊聲響起。

然後姜辰便發現,袁磊毫髮無傷,風刃被他完全給擋了下來。

「擋住了! 超神學院之大修者 這是什麼能力?」

姜辰見狀眼睛一眯,心裡不由得有些詫異。

他看的很明顯,袁磊是靠肉體擋住這道風刃的。

「威力不錯,沒想到你居然還是一個進化者。」

袁磊此時咧嘴一笑,一臉興奮的看著姜辰,他現在是見獵心喜,姜辰讓他感受到了一絲樂趣。

「這有什麼稀奇的,你們五個不都是進化者嘛,進化者早就爛大街了。」

姜辰輕笑一聲,難得的沒有再次動手,而是跟袁磊聊了起來。

因為此時的姜辰有些犯難,他看出袁磊的異能應該是強化肉體,讓身體變得無比堅硬。

這種手段讓姜辰一時之間找不到該怎麼應對,於是他在說話的同時,也在不停的思考著對策。

「嘿,可惜的是,你雖然是進化者,但是你的能力,對我並沒有什麼用。」

袁磊咧嘴一笑,眼中一片森然。話音一落,他便迅速朝姜辰沖了過來。

姜辰見狀眉毛一挑,連忙阻攔。面對這種身體強化的進化者,姜辰可不敢讓他近身。

姜辰把手一抬,袁磊腳下的石磚縫隙里,便迅速冒出許多草藤,這些草藤一出現便迅速朝袁磊的腳腕纏去。

「哼,雕蟲小技!」

雖然袁磊被草藤纏住腳腕,讓他不得不停下來。可是他臉上的表情絲毫沒有驚慌之色,反而是直接冷哼一聲。

隨著這一聲冷哼,袁磊的身體便隨之泛起了銀白的光澤。

「這尼瑪是個鐵人嗎?」

姜辰看著袁磊周身泛著銀白光澤,遠遠的看上去就像一個鐵人一般,讓他不由得嘴角一抽。

我真是醫神 「給我斷!」

袁磊猛然一聲大喝,使勁一抬腳,草藤便被他掙的斷開。

「有點麻煩啊。」

姜辰見狀眉頭一皺,不過他也沒有就這樣看著袁磊掙脫開來。在袁磊努力掙脫草藤的同時,姜辰又有了動作。

袁磊身旁的虛空中突然生出大片的火焰,袁磊根本來不及反應,整個人便迅速被火焰包裹住。

「火煉真金,看我把你練成兵器使。」

姜辰咧嘴一笑,然後又招了幾團火焰出來,再次往袁磊身上飄去。

此時跟袁磊一起的那四個人,還尚且沒太大的反應,只是皺著眉頭。而曾明耀父子倆此時則是直接傻眼了。

曾明耀不是不知道進化者的存在,但是他也是第一次聽說有人居然有多種異能的。

從姜辰方才用的幾種能力來看,姜辰至少有三種能力,而且從姜辰的表現來看,說不定還有更多。

「還好我沒出手!」

看著被大火包裹的袁磊,曾明耀不由得一陣膽寒。雖然他也是個化勁的古武高手,但是面對這種進化者的時候,他不免有些無力。

不說其他,光姜辰這一套連招,曾明耀便知道自己擋不住。

不過此時的曾明耀倒也沒有太過擔心,因為袁磊的同伴此時都是無比的淡定,顯然袁磊還不至於就這麼被收拾了。

果然,雖然火焰熊熊,把袁磊給包裹住,但是袁磊很快便從火光中一躍而出,逃離了火焰的範圍。

「臭蟲子,你徹底的惹毛我了!」

袁磊身上的衣服被燒的破爛不堪,露出的皮膚上銀白光澤更甚,在火光的照耀下,甚至有些刺眼。

雖然袁磊看上去沒受什麼傷,只是衣服褲子焦黑破爛不堪,但是痛還是很痛的。被火焰炙烤的痛感,讓袁磊面目扭曲,心裡湧上勃然的怒意。

「這踏馬都燒不死,還真是鐵人不成!」

姜辰見袁磊完好無損的從火焰中蹦了出來,這讓他微微咋舌。

袁磊此時可是惱怒異常,根本不給姜辰反應時間,身體的速度猛然提升,不過眨眼間,袁磊便來到了姜辰的身前。

「死!」

袁磊低喝,手則捏成拳頭,泛著銀白光澤的拳頭,狠狠的往姜辰的胸口砸去。 鐺!

又是一聲巨響。

這讓在場的眾人不由得捂住了耳朵。

「擋住了?」

眾人一愣,這種聲響可不像是砸在身體上的聲音。

「鐵板?」

袁磊看著自己眼前巨大的鐵板,不由得一陣詫異。

眼前的鐵板大約一米開高,一根手指那麼厚,就是這一大塊鐵板擋住了袁磊的這一拳。

「卧槽,震死我了。」

此時鐵板后的姜辰只感覺雙手都被震麻了,但是他不敢浪費時間,迅速的跟袁磊拉開距離。

方才千鈞一髮之際,姜辰從袁磊身上找到了一絲靈感,迅速的凝出一塊鐵板擋住袁磊這必殺的一拳。

但是姜辰現在有些懊悔,用什麼做盾不好,非要用鐵。結果他現在不光被震的手臂發麻,就連內腑都感覺有些被震傷。

「我突然有些好奇,你到底會多少種能力。」

袁磊眯著眼睛看向姜辰,臉上則是極端興奮之色,這是一種見獵心喜的神情。

「想知道,你過來試試不就知道了。」

姜辰強行把喉頭的腥甜咽到肚子里,沒有吐出來,然後一臉冷笑的看著袁磊,眼裡充滿了挑釁之色。

「不知死活!哪怕你花里胡哨的能力再多,你今天也難逃一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