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接着,蛐蟮鑽出,化成一道流星,急速而迅捷,殺向錢不夠。


“不錯的拳法。”錢不夠點評着。

說話間,他跺地而起,狂暴而動,以一雙肉拳,對了上去。

“咚!”

針尖對麥芒,隕石撞大地,兩者相撞,竟發出一聲滔天巨響,震耳欲聾,在場的幾人,都是感覺耳朵炸開了。

那蛐蟮似乎與錢不夠僵持住了。

“哼!能擋住你,就是好拳法。”被人看出了真容,這讓墨丘極爲惱怒,滿臉的憤怒之情,咒罵着。

“是嗎?”

錢不夠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他右肩稍微一縮,隨即,猛地發力,一股狂暴的力量隨之涌出。

“咔咔咔!”

先前的他,不過是在試探而已,這一次,用出了全力,一陣陣玻璃破裂聲響起,那實質化的蛐蟮,被活活震裂,成了好幾十截。

“怎麼會?”墨丘驚呼道。

“不過如此!”錢不夠冷笑,右臂一掄,捲起一股風浪,將蛐蟮直接吹散了。

接着,他踏地狂衝,一個閃爍,就到了磨毛身前,與其展開近身搏鬥。

“砰!”

他揮拳,狂暴無邊,帶着一股猛烈的氣息,砸向墨丘的胸膛。

這一拳,若真的砸下去,墨丘肯定要受傷。

墨丘很精明,不想硬抗,身形搖擺,一閃而過,遁向旁邊,和地級異能者,比肉身,那是找死啊。

“想走!”

錢不夠擺腿,乘勢旋轉,若風車一般,那兩條腿繃直了,若鋼鞭一般,堅硬不可摧,掃了過去。


‘咻’的一聲,墨丘在空中一個翻滾,就要避開這招。

可誰知,這一招這是幌子而已,錢不夠變招,雙腿叉氣,成剪刀腿,絞向墨丘的脖子。

而此時,墨丘正好翻到了錢不夠上方,做出一副將頭伸進錢不夠剪刀腿的樣子。

只要脖子,被錢不夠的腿困住,那墨丘就必死無疑了。

“不好!”觀戰的白羽,神色大變,他一個閃爍,身體虛淡,就要盡全力,趕去救援。

可李紫月豈會任由他離開,嬌軀一動,就擋在了他的前方。

雖然以白羽的速度,可以避開,再次趕過去,但就是因爲這還沒有一秒的拖延,他趕不上了,所以,也就放棄了。

一聲嘆息,墨丘那猙獰的面孔放光,竟是有些模糊了,他沒有恐慌,沒有驚叫,有的只是恢復平靜。

“嗯?”錢不夠皺眉,他的腿,都快要夾住墨丘的脖子了,可爲什麼卻感覺越來越遠?

他凝神一看,一副詭異的畫面出現:墨丘的動作,在‘倒退’;自己的動作,也是在‘倒退’,似乎要回歸到之前的一幕。

兩人的距離,在詭異的拉大!

“時間逆流!”錢不夠這樣想着,隨即,他就搖頭,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時間逆流,雖能逆流時間,但也只能針對一人,不能同時針對兩個人。”

“難道這是時間本源之力?他觸摸到了一絲。”驀然,他想了一個可能。

時間彷彿在倒流,虛空在扭曲,激戰的兩人,都是在‘倒退’着,回到了之前的一招。

這一次,有了先前的例子,墨丘那敢翻騰,一個閃爍,躲向旁邊。

他逃過了一劫。

“真是不錯的能力。”錢不夠沒有追擊,停了下來,他望着墨丘,一臉的嚴肅。

時間,本就是這個世界上,最爲詭異的力量之一,時間本源,更是最強大的本源之一,這墨丘雖只領悟了一點皮毛,但已經能幫他很大忙了,這可是救命的招數啊。

至於墨丘,雖躲過去了,但任一臉驚恐。

就差一點啊,自己就要死在錢不夠的腿上了。

比起錢不夠,他的戰鬥經驗還是太差了,幾乎被完虐,幸好,還有這個保命神通。

此時的他,因爲徹底停了下來,不再動了,將真容徹底顯現在了眼前。

他是個人形,頭顱和人一模一樣,有耳朵、有鼻子、有眼睛,七竅仍在,只是那臉龐,卻不是正常的黃色、白色或者黑色,竟是一種詭異的紅色,鮮豔似血,那臉上的一層皮,似乎被活活剝掉了,露出裏面的肉,猙獰而恐怖。

“嘔!”

看到這一幕,愛美的李紫月,頓感頭皮發麻,身子不舒服,就嘔吐起來。

這簡直不是人,就是一隻蛐蟮啊,太可怕了。

“嘎巴嘎巴!”

自己成了這幅鬼模樣,是墨丘一生的痛,也因此,他的心裏,有點扭曲,當看到李紫月狂吐的時候,他的眸子中滿是殺機,那雙手緊緊地攥在一起。

“紫月,你沒事吧?”錢不夠着急,急忙衝了過去,一把扶住妻子。

“白羽,快走!”而就在這時,墨丘乘勢逃遁,和白羽一起,朝黑沙平原深處逃出。

“我沒事。”李紫月搖了搖頭,從手鐲中,拿出一瓶水,涮了一下口,接着拿出絲絹擦乾淨了嘴。

“我們趕緊追擊吧,絕不能讓他們跑了。”她這樣說着。

花費了這麼久的時間,足足從山南省追到陝平省,豈能就這樣放棄了?

“好。”看着妻子堅毅的眼神,錢不夠點點頭,拉着妻子,又是追了上去。

這一次,一定要解決掉兩人。

雙方疾馳,一追一逃間,又是十數裏之遙,身邊各種沙石倒退,塵土飛揚。

白羽、墨丘,均是輕功不錯者,速度很快,所以,短時間內,錢氏夫婦還真追不上。

這也是兩人一直無法覆滅對手的原因之一。

追不上他,還怎麼殺他!

不過,人力有盡時,異能者也是人,不是神,在奔馳了二十里之地後,兩人扛住了,在一處山頭,停了下來。

錢氏夫婦也停下,擋在兩人之前,距離數十步,隨時可以發動攻擊。

“你倆還真是狗皮膏藥,黏上了就再也甩不了了。”墨丘咒罵着,一個閃爍,朝錢不夠衝了上去。

“紫月,你小心點。”錢不夠吩咐一聲,也對了上去。

“嗯。”李紫月螓首微點,玉手晶瑩,擦試了一下額頭的汗液,至始至終,她的火焰甲都沒有退,一直裹在身上。

她身體側轉,一直緊盯着白羽。

刀氣肆虐,拳風凌冽,剛一出手,錢不夠就動用強大力量,要幹掉墨丘,不再拖了。

一時間,那裏沸騰了,大地在晃,沙石在飛,滿天都是煙塵,朦朦朧朧的,看不真切。

“噗嗤!”

一陣陣衣帛破裂聲響起,在錢不夠強大攻擊下,墨丘節節敗退,身上已佈滿了傷痕,鮮血在流,骨頭露了出來。


而這慘狀,還在不斷增強中。

真正打起來,他根本就不是錢不夠的對手,就算是運用各種神通,也是不行,畢竟地級和人級的差別太大了。

“錢不夠,你去死吧!”就在這時,墨丘一聲大喝,殺機畢露。

“嗯?”錢不夠眉頭微皺,自己佔據絕對上風,爲何會有一種危機感。

他目光轉動,一掃四周和天空,隨即,看向地面,難道說,危機在下面。

“八卦陣,開啓!”墨丘大喝,身形一退,衝入了一個方位。

而白羽,也在李紫月毫無知覺的情況下,衝入了另一個方位。


有一道八卦的圖案,從地下冒了出來。

錢不夠眉宇一擰,急速倒退,但剛一動,身體就被一個玻璃罩擋住了,這是從八卦陣上幻化出來的。

“這是個陷阱,早就埋伏好了,在等我!”望着那隨八卦陣,一起出現的其他兩個異能者,錢不夠臉色嚴肅下來。

怪不得,他沒有察覺到敵人的氣息,原來,他們用了祕法,一直隱藏在地下。

“八卦陣,增幅陣法,每多一人,強度增加一倍,現在,我們這裏,有四個人級中等,四個人級上等,疊加起來的力量,足以越級,斬殺你了。”墨丘站在乾位上,冷冷道。

“轟!”

他話語剛落,一道粗大的閃電,就閃落而下,劈向錢不夠,粗大的銀色電芒駭人心神,讓人恐慌。

錢不夠想閃,但被玻璃罩困住,根本躲不了那裏去,他唯有硬抗。

他伸手一揮,一把金色戰刀,幻化而出,隨即,便是成批成批的刀氣,撕了上去。

“砰!”

刀氣和閃電相撞,彼此吞噬,最終,雙雙泯滅了,消失在了空氣中。

“這纔是兩人合力而已,試一試我們八人合力吧。”罩子外,墨丘放聲大笑。

他站在乾位上,雙掌緊貼在玻璃罩上,體內的白色靈力,不要命的融入了罩子中,衝到罩子最頂部。

接着,又是一人,加註了靈力。

陡然間,‘嗡’的一聲,那白色靈力變色,成了血紅色,一股狂暴的氣息,散發而出。

然後,又是一人,那靈力變成了橙色。

又是……

接連七人,那白色的靈氣,不斷變化,在這紅橙黃綠藍青紫七色中閃爍。

最終,它化成了紫色,霸道無比的紫色,充滿了毀滅性的氣息,就連站在外面的李紫月,也是感受到了她的恐怖,俏臉蒼白,沒有血色。

這一刻,電芒交織,光芒劈舞,將那裏淹沒了。

ps:同胞們,現在的點擊,怎麼差這麼多,距離目標還差足足600點擊,不是吧,我真的要哭了,同胞們,加把勁啊,我的誓言一直在實現啊,這字數也沒有少啊,沒說謊啊,不能這樣對我啊,求崛起,求騰天,求不輸!!! 八卦陣,成黑白兩色,方圓數十米,輝煌而大氣,散發着一股神祕而奧妙的氣息。

在它外面,有一個巨大的玻璃罩,通天蓋地,足有上百米,若一個倒扣的大碗,高聳逼人,將錢不夠困在裏面。

再接着,罩子外面,便是墨丘八人,依次站在乾、坤、震、巽、坎、離、艮、兌八個方位之上,雙掌貼在罩子上,在釋放着靈力。

而在八卦陣更外側,還噴吐着一些詭異的煙霧,讓李紫月不得入,只能站在遠處,幹看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