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接到趙旭最後的指示時,林玄仲注意到在場的將軍們一個個臉上明顯都有些緊張之色。雖然獸襲計劃成功的可能性已經非常之大,但真正執行計劃時,一個個還是會有焦躁。


大戰當前,那些年齡遠遠比自己大的將軍與自己並沒有差別,當意識到自身心情與他們相似后,再想想即將統領眾將,林玄仲並沒感覺到有多少壓力。

距離計劃執行的時間越來越短,趙旭做最後一番指示后便讓眾將回到各自負責的區域做好備戰準備。等許多將軍都奉命離開后,林玄仲眼看著離執行他們大計的時間越來越短,卻又有種這一段時間比過去的十幾天還要漫長的感覺,林玄仲的耐心很快消磨乾淨,轉而變得更加急切起來。

對於林玄仲而言,上陣殺敵已經不是其需要擔心的問題,眼下如何掌控大局才是關鍵。戰場上局勢千變萬化,若因考慮不周導致獸襲計劃未能發揮最大效用,那便是林玄仲失職。

「將軍,地面都快被你踩塌了,難道你不能坐下來歇歇嗎?」回到住處的林玄仲還沒與張九天、韓璇以及雪吟在桌子前坐一會,又像之前那樣在屋子裡來回踱步,以此緩解內心的焦慮,不過林玄仲是走出了一些效果,但卻讓張九天因此心煩。

像是沒聽到張九天的聲音般,林玄仲還在那不大的一塊地方來回走著。事到臨頭,林玄仲才知道要做到臨陣不懼有多難。在心情有所平緩的情況下,一些之前沒能想到的問題接連被想到,由於心緒不安,其中一些不會幹擾到大局的小問題漸漸在林玄仲腦海里演變成可以影響大局的重要因素。

隨著一個個問題浮現在腦海中,不知不覺間,林玄仲已驚出一身冷汗。剛才即便聽到張九天的聲音,但一定沒聽清楚,所以林玄仲最後乾脆選擇不去理會。

「將軍,你是不是想還沒上戰場就把自己的志氣都給走沒了?」等了半天,見林玄仲最終對自己的話置若罔聞,張九天只好又換一種說法試試。

緊接著,林玄仲還是沒有回話,但身體卻停了下來。由於聽到張九天說的話,還覺得有些道理,所以林玄仲又想找個地方坐下休息。但因為屋內空間狹小令其有些局促的關係,林玄仲又不想再回去到在張九天等人旁邊,所以想了想后直接對三人道:「我到外面涼快一會,你們在屋裡等著。」留下這樣一句,林玄仲直接開門出去。 第721章計劃開啟

門一開,冷風一吹,林玄仲混亂的意識瞬間清醒不少。

「將軍,你放著兩個大美女不陪,偏要到外面喝西北風,屬下真的是越來越不了解你了,」站在門口剛感覺舒服一些,結果張九天那不合時宜的聲音卻從屋內傳來,驚的林玄仲不得不趕緊把房門關上,然後走遠一些。

「兩位,我們將軍一向不解風情,還望你們不要見怪,」可能是因為又沒得到林玄仲回應,張九天有些生氣,所以特意說了林玄仲一句壞話。

可能是走的還不夠遠,林玄仲還是聽到張九天那刻意挖苦的聲音,只好又往前走兩步。

冰涼的雪花時不時地飄落在臉上,院子里的風越吹越冷。靜靜的站在風中一開始還覺得很好,但是時間一長卻有些冷,冷的讓人顫抖。忽然之間,林玄仲想到練功取暖。

十幾天來一直在忙著獸襲計劃的事,一直沒有時間修鍊,現在忽然想到練習體術,那種興緻越發濃烈起來。想想林玄仲便在院子里邁開拳腳,慢慢進入練功狀態。沒多久,林玄仲想起了星宇,以及同星宇在一起的那幾天。

星宇那種純粹的性格似乎是忘記煩惱平靜心情的最佳方式,於是,林玄仲努力回想著和星宇一起練功的那段時間。一陣緊張過後,當時那種聚精會神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接著往下練習一段時間后,林玄仲已經忘掉先前在屋內因為緊張想到的諸多問題,心緒慢慢平靜下來。

等所有負面情緒都消失后,很快林玄仲便想到一個讓其充滿底氣的方面。關於獸襲計劃,他們已經做好充分的準備,接下來只需做好本職工作即可,並不需要太多擔心。經過這一番自我調節,林玄仲的情緒越發冷靜下來,很快便完全沉浸在弓術的練習當中。

「外面好像有些聲音,」林玄仲練習弓術時的動靜不小,屋裡的雪吟很快聽到外面的異常聲響。

「可能是將軍在練功,我們只管在屋裡等著,不要去打擾他,」張九天不僅比雪吟察覺的早,而且還聽出來外面是什麼情況,但現在只能對雪吟搖搖頭。

平日里,張九天是很了解林玄仲,可惜現在張九天是真的不明白為何林玄仲非要待在外面。

「將軍似乎不像之前那麼焦慮了,」一旁的韓璇同樣聽出林玄仲在外面練功,而且根據林玄仲現在的練功節奏,韓璇還聽出林玄仲那平靜的心情。

「韓副將說的正是,雪吟大人不必擔心,我們將軍沒你想的那麼脆弱,」見韓璇說的有些道理,張九天直接跟在後面補充一句。

「原來將軍喜歡練功,」兩人的言語讓雪吟想到既然練功可以讓林玄仲靜下心來,那林玄仲無疑是喜歡練功。

不過今日其實和以往有些不同,當真正沉浸在體術的修鍊中后,林玄仲想著的不是如何將體術練好,而是在想著軍事,越想越是投入。因為意志純粹,許多之前困擾著林玄仲的問題都被想通,林玄仲正在更高層次上一點一點看清當前的形勢。

對形勢越發清楚,對獸襲計劃的掌控力度就越強。獸襲計劃規模再大,涉及到的人員再多,依舊只是由那幾個互相牽連的步驟組成,只要接下來能夠確保那幾個步驟沒有問題,整個獸襲計劃便不會有問題。

想到獸襲計劃的實質特點后,原本牽連眾多的獸襲計劃忽然在林玄仲腦海里變得細小起來,林玄仲越來越能感受到自身對獸襲計劃的控制。從用藥引獸、趁亂投藥、騎兵封路到全面作戰,獸襲計劃的幾個步驟都被林玄仲牢記在心。

只要做好那些事情,確保大局在自己掌控之內,獸襲計劃能否成功在林玄仲心裡變得清清楚楚。等理清思路后,整個獸襲計劃瞭然於胸,林玄仲的意志最終停在當前的形勢上。

「將軍,你終於好了?」在距離執行獸襲計劃不到半個時辰時,林玄仲停了下來,調整一下狀態,然後轉身身體挺直地回到屋內。

「走吧,計劃快要開始了,我帶你們過去看看,」做為獸襲計劃的總負責人,在執行獸襲計劃時前段步驟時,林玄仲自然要親自到場。屋內幾人做為林玄仲直系部下,理當跟著林玄仲一同前去。

「恩,」當林玄仲進屋時,屋內三人都感受到一絲不尋常的氣息,而當幾人看到林玄仲那張充滿冷漠的臉時,他們都意識到那不尋常的感覺來源,此刻站在他們面前的再不是平日里那待人和善的林玄仲,而是一名真真正正久經沙場的將軍。

「將軍,雪吟給你繫上披風吧,」林玄仲那一頭白髮高高束起,因為還未帶上頭盔。臨走之前,雪吟注意到了林玄仲的著裝。

「好,」轉身一看掛在衣架上的那件披風,林玄仲點了點頭,隨即將剛拿起來的頭盔戴上。不多時,雪吟為林玄仲系好披風,紅色的披風配上銀灰色的盔甲使得林玄仲整個人的氣質直接變得威風起來。

等林玄仲轉過身時,那一身盔甲之中,有的只是威嚴。跟在林玄仲身後,張九天與韓璇同樣帶上各自的頭盔,而雪吟則戴上了面紗。四人離開住處后直接往騎營區域趕去,原本守在院子周圍的守衛此刻一個個神色肅穆的跟著騎營區域。

風雪下,平日騎營練兵之處已經站滿士兵,在那些士兵旁邊還有無數戰馬依次排列。彷彿受到氣氛影響,連那些戰馬都是戰前姿態。

在那兩排士兵留出的通道中,林玄仲帶著眾人徑直地走到裡面,越往裡走空間越大。等走到中間區域時眼前豁然開朗,在眾人前面,幾十隻翼鳥分成前後幾排立在那裡。

那些翼鳥旁邊一些夜軍嚴陣以待,其中有一半翼鳥將被用於拋灑藥粉,另一半則像當初起靈用翼鳥對夜軍進行空襲時那樣用於搭載夜軍和相應作戰物資,所以一些翼鳥旁邊還放著竹筐。此次與聯軍作戰,夜軍要用的物資只有一種,全都是火油。

由於翼鳥的數量有限,只有用火油才能起到最好的攻擊效果,夜軍要火燒聯軍大營製造更大的混亂場面,從而對聯軍造成更大的打擊。

與張大膽等人見面后,此處人員已經到齊,由於風雪沒有停下的趨勢,在張大膽他們表示可以隨時執行獸襲計劃后,距離他們之前定下的出襲時間只剩下一刻鐘,因此在張大膽的提議下,林玄仲決定即刻行動。

得到林玄仲同意后,張大膽一聲令下,那些負責拋灑的夜軍紛紛帶著相應物品騎到相應的翼鳥身上,然後按照下面將軍的指示先後飛向幾個不同的方向。

等那些人飛到指定地點后,他們便會按照計劃拋灑藥粉,將凶獸往聯軍大營方向引去。

一連六天過去,山裡的凶獸都已經匯聚到各處的邊緣區域。如果再不解決問題,樊城反而先要遭殃,今晚的獸襲計劃同樣是在為樊城的人化解危機。

等那十幾隻翼鳥相繼飛走後,剩下的十幾隻翼鳥與負責駕馭它們的夜軍已做好準備。那些火油都是放在框子里木桶之中,而那些框子已用繩索綁在對應的翼鳥身上,翼鳥一飛,站在框子里的夜軍便要奔赴戰場。

那些負責火燒聯軍大營的夜軍已做好赴死準備,他們將要用火油攻擊聯軍大營的各個方位。因此其中一些起初便要繞道聯軍大營後方,當然翼鳥在空中飛行直來直去,比駑馬的速度還快,飛個幾十里路需要的時間並不長,唯一需要注意的是現在的風,如果風在大些,吹的翼鳥無法飛行,那夜軍的計劃便要受到影響。

等第一波那些翼鳥都飛走後,林玄仲與張大膽等人把剩下的翼鳥都確認一遍,然後接下來最重要的是便是信息溝通方面問題。那些人何時能把凶獸引到聯軍大營,又何時能用火油攻擊擾亂聯軍都需要計算。

根據現在的作戰計劃,夜軍是想先以翼鳥搭載火油火燒聯軍大營,讓聯軍高層以為他們是要出其不意發起夜襲,同時將隱藏在火油中的引魂香交給潛伏在聯軍大營中的方青等人。為確保將引魂香交到己方的人員手中,夜軍會在聯軍大營前方中部與後方中部投下火油,而且最先都不會點燃。

只要方青與其他人能到那兩處位置,他們自然可以在火油拋灑地方找到引魂香,當然若是火油因為澆到聯軍大營里的火炬上起火,那方青他們可以不去取火油中的引魂香。

而在火油攻擊引起聯軍大營諸多區域出現混亂情況后,依照趙旭等人猜想,聯軍定不會因為一點混亂自亂陣腳,即刻撤離的可能不大,再說他們的糧倉還在大營區域里。

只要兩名統帥不笨,他們一定能猜到夜軍並沒有多少翼鳥,如此一來,雙方都會下令解決翼鳥威脅,以及儘快穩定情況。在聯軍忙著消除那些威脅時,早先派出去的人員有足夠的時間將凶獸引到聯軍大營,讓聯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722章平地生火

等聯軍用來對付夜軍的陣勢再次被凶獸沖亂,再到最後解除凶獸危機不得不撤離時,夜軍的六萬騎兵便可堵在他們的退路上,令他們腹背受敵,到時候便可一舉擊潰聯軍,如此才是獸襲計劃的真正過程。

耗費了將近半個月時間,動用了那麼多的人力、財力才使得獸襲計劃得以真正啟動,現在正是驗證獸襲計劃效用的時候。按照計劃時間,林玄仲匆匆離開騎營趕到步營與李劍然及燕南天碰頭。

對於步營與箭營的士兵來說,三十里的行程需要耗費很多體力,為了保證士兵上戰場時還有足夠的體力,兩營士兵出發的時間早先已經過精密計算。現在獸襲計劃已經啟動,林玄仲他們不必擔心再有外人察覺,因為自從那些負責拋灑藥粉的人員順利出發后,獸襲計劃已經不能逆轉。

「嗚……」等到第二批人員騎乘翼鳥出發后,整兵列隊的號角聲分為三次在城關位置響起,驚醒一個個剛剛入睡的夜軍。睡眼朦朧間許多士兵還不明白現在是怎麼回事,但那號角聲所傳達的軍令已經極其明顯。

一個個下級軍官自己醒來后,當即去把下面的士兵都喊起來,許多士兵慌慌張張的穿上衣服,等到營帳外面被冷風一吹,一個個頓時清醒不少。在前去列隊的路上,許多士兵都在互相問著上面讓他們大晚上整兵列隊有什麼用意。

「不知道,」不過所有人的回答都只有這三個字。

當越來越多的士兵匯聚到城關下的校場上時,城關上下燈火通明的情景讓所有人都意識到現在不是一次簡單的列隊。在上面還未把具體情況宣布下來時,一個個全都變得緊張起來。無論是新兵,還是老兵絕大多數人都已嗅到一種不尋常的氣息。

一刻鐘后列隊結束,二十五萬夜軍擠滿整個關內,趙旭與林玄仲等人及時地出現在城樓上。由趙旭親自出面將夜襲聯軍的計劃宣布出來,從火燒聯軍大營,到獸襲聯軍大營,再到全軍參戰,從前到后,趙旭把夜襲聯軍的大體計劃依次言明。

沒多久,趙旭便用鼓舞軍心激昂士氣的言語讓所有將士明白今晚他們要做什麼,如何做,最後的結果又是如何。在具體細節方面,趙旭並沒有多提,因為只要告訴將士一定會取得大勝便足矣。

等到趙旭說完今晚的出戰計劃,城下的所有夜軍直接激動大喊起來,「大敗聯軍」,聲音之大如同驚雷,瞬間驚動整個樊城。聽到營地這邊的動靜后,許多城民湧上街頭向城關位置看去。在相互詢問之下,很快其中便有人猜到今晚夜軍可能要襲擊聯軍。

當想到夜軍要出兵時,一石激起千層浪,許多城民紛紛為議論夜軍為何連夜出兵議論起來。與此同時,城內那些聯軍密探紛紛把夜軍即將出戰的消息傳往聯軍大營。

當趙旭宣布夜軍要出戰消息時,趙旭已不擔心出戰的消息被敵方人員得知,所以當下面士兵情緒激動的叫喊著時,趙旭很高興己方士氣的直接提升。

等城關處的聲響平息下去后,城門一開,由騎兵帶頭率先出城,緊接著便是步營與箭營的士兵。騎兵要從後方包抄聯軍的退路,步軍與弓箭手則要負責從兩麵包夾,不讓聯軍方面有一個漏網之魚。

等到二十五萬夜軍通過城門到城外再次列隊時,轉眼又過去一段時間。早先騎乘翼鳥出去的人員此刻已經飛到兩面重山上亮著火把的幾處區域,按照計劃,他們正是從那些有火把的位置上方拋灑藥粉,將早先聚在一起的多數凶獸群往聯軍大營方向吸引。

幾十里的路程對於長著四條腿的凶獸並不是很遠的距離,那些凶獸循著藥味的行進速度甚至比駑馬還要快。與此同時,另一隊負責火燒聯軍大營的人員已經飛過聯軍布置崗哨的多個區域,即便方才城內的敵方人員利用飛鳥傳書都不可能快過這些翼鳥。

等那些夜軍駕馭翼鳥避開守在聯軍大營外的諸多哨探后,他們開始從高處往低處飛。因為一直飛的太高並不利於他們接下來的行動,他們必須要在能看清聯軍大營的高度飛行,如此才能在指定的方位投下火油。

寒意越發強勁,雪一直下的不大,但風卻吹的過於厲害,在上面的夜軍被吹的瑟瑟發抖,好在風勢暫時還不影響翼鳥載著他們飛行。

沒多久,那些人員駕馭翼鳥飛到距離聯軍大營不足一里位置,飛行高度已低於兩百米,進入聯軍大營之前,那些筐里的夜軍趕緊做好攻擊準備。

與此同時,聯軍大營里因為此刻已是深夜,為了明日一戰,大部分人都在休息,那小部分負責警戒的人已打起瞌睡。雖然聯軍高層已安排為他們換崗的人,但一個個還是想多睡一會。

夜深人靜,方青那邊,三千多人擠在幾十個帳篷里,一個個睡得死沉。對於那些翼國人而言,今天晚上可能是他們最後一次睡覺。另外,同許多聯軍一樣,為了明日一戰他們需要養足精力。加之他們並不需要負責戒備的關係,所以許多人睡得很沉。

當然有不少人因為頂著巨大壓力與方青他們一樣睡不著,這些人要麼坐在帳篷里打坐調息,要麼披著衣服在營帳外調整心情,總之方青這邊非常安靜。

在如此安靜的氛圍下,分佈於幾個營帳中的方青等人此刻一個個心神緊張。按照計劃,今晚便是他們的行動時間,從入夜之後到現在他們已經等了許久,可遲遲沒有動靜。等待多時后,因為考慮到天氣問題,其中有人還擔心夜軍不會過來。

已經潛入聯軍大營好幾日時間,對於聯軍大營里的兵力布置,方青等人多少摸清一些,如果按照計劃拿到藥粉,他們能做到將藥粉灑在聯軍大營中一些地方。

不過話說回來,聯軍大營方圓幾十裡面積,他們要在不被聯軍方面察覺的情況下將藥粉灑在更多的地方,對於九人而言是一項難度極大的考驗。當然為了完成任務,幾人都已準備多日,事關重大,現在沒有人會想著打退堂鼓。

拋開方青等人的情況不提,此刻還沒休息的聯軍高層都在擔心天氣問題,如果今夜的雪一直像現在這樣下,明日他們還是可以正常攻城。如果雪越下越大,到明日會是什麼情況還真是兩說,所以聯軍高層很擔心天氣會影響他們的作戰計劃。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沒多久,那些已做好投放火油準備的夜軍,在避開聯軍所有耳目的情況下飛到指定位置。因為下面聯軍大營里燈火通明,他們可以一刻都不耽誤地執行計劃。

「動手,」確認位置合適后,竹筐里的兩名夜軍相互示意一下,然後各自抬起裝著火油的木桶同時傾倒出去,倒完桶中的火油后,連那木桶一起扔下。

在他們忙著拋灑火油時,翼鳥按照原定的方向繼續往前面飛,直至筐里的夜軍糧將火油全部倒完,收到最新指示的翼鳥迅速往上飛,飛到安全高度再齊齊調頭往城關處飛,然後再次運來火油。按照翼鳥的體力,他們只有兩次來回的時間,所以不能浪費。

另一方面,那些火油拋灑下去后因為風的關係繼續散開,使得散落面積持續擴大。

「什麼東西?」當一些油滴灑落在下面的士兵身上時,原以為是下雨士兵接連伸手摸了一下。當他們感覺到有些滑膩后,一個個又把火油放在鼻子前疑問,聞出一絲異樣后,有的人當即發出疑問。

與此同時,那些正好灑落在火炬上的火油直接讓火炬中火焰陡然加強,飛濺出的火油則沿著火炬的支架流下,將整座火炬引燃,然後又與地上的火油連在一起,一時間,許多地方平地生火,令周圍的士兵無比驚懼。

「是火油,」當周圍許多地方莫名奇妙的起火后,一些士兵根據氣味聞出滴落在他們身上的是什麼東西。與此同時,一些被火油拋灑的士兵更是意識到他們上方有問題,天上不可能會下火油。

「不好了,有敵襲!」一些反應過來的士兵指著天空大聲喊著,可以天色太暗,他們根本看不到上面有什麼東西。」

「啊……」還有士兵莫名其妙的全身被火燒著,驚叫著四處跳著,或是翻滾在地,結果只讓他們身上的火越燒越大。

「快救火,」另一邊,那些不在火油拋灑區域的士兵見情況不對,還有很多同伴身上著火,當即大聲呼喊起來。

「什麼情況?」險情一現,許多負責守崗的將軍紛紛趕到那些著火的地方,急急忙忙地向周圍的士兵詢問情況。 第723章夜明箭

「天上落下來一些火油落在我們的火炬和一些士兵身上,」等那些將軍過來查看情況時,原本在場的下級軍官們已大概說清情況,一個個用著類似的答案回復他們上級。

「什麼?」那些得到回應的將軍們接連驚呼一聲,然後一個個抬頭看向天空,可惜黑乎乎的一片,除了飛落的雪花外什麼都看不清楚。

「快用夜明箭查看情況,」揚軍大營那邊,那些將軍在無法用肉眼看清上空的情況后直接命下面士兵使用他們的一種獨特兵器,一種與弓箭使用方法相同的東西,所謂的照明箭在用火點燃,用弓發射出去後會在極速飛行過程中散發耀眼的光,可以讓一片區域的夜空在短時間內像白晝那樣的明亮,夜明箭的名字正是由此得來。

「快把敵襲的情況彙報給元帥,」飛軍營地那邊,那些將軍在意識到天上有問題后,一邊讓下面儘快查清上空的情況,一邊命人將異常情況彙報給他們元帥。夜明箭不是稀有之物,飛軍大營里同樣備著,這種白日作戰根本用不到的東西,現在卻派上用場。

沒多久,在一支支會發光的夜明箭下,天上的黑影顯現出來。

「那是翼鳥還有敵軍,」緊接著,許多聯軍都看到那馱著竹筐的翼鳥,還有竹筐里正在向他們拋灑火油的夜軍。有的翼鳥在很高的地方,他們已經看不清楚,但看的出來翼鳥同夜軍的數量並不多,只有一些區域有。

當查清情況,那些將軍們一邊將進一步的信息彙報給他們高層,一邊考慮如何處理現在的問題。

片刻后,聯軍大營里響起一陣急促的號角聲,雙方已發出敵襲的信號。在此之前聯軍大營里已有許多士兵和翼國人士被外面的情況驚醒,現在剩下那些沉睡的人都被其他人叫醒。

與此同時,兩座聯軍大營的中心位置,兩名聯軍統帥各帶己方主將再次會面。

「施元帥,我們兩方的情況一樣,夜軍正在上空利用翼鳥對我們發起突襲,想必夜軍主力已經在趕來的路上,」兩名元帥一見面,鐵心便極其匆忙地向施江川說明情況。

「鐵元帥不要擔心,夜軍只是想利用翼鳥製造混亂而已,但他們的翼鳥不多,不會給我們造成多大問題,」點點頭,施江川語氣一轉又接著道:「要是今晚他們不向我們發起突襲,明日之後他們便再沒有機會。」施江川的語氣一點都不慌張,像是早就預料到會出現現在的情況。

「施元帥以為夜軍會有多少翼鳥?」見施江川分析的有些道理,而且說話語氣不慌不忙,鐵心當即反問一句。

「依本帥之見,夜軍的翼鳥不會超過幾十數,夜軍此舉只是想製造混亂,打擊我們的士氣而已,並不會對我們造成實際的威脅,」站在帳外已有一段時間,施江川不過看到一隻翼鳥飛過,施江川可以斷定夜軍沒有多少翼鳥可用。而他們聯軍大營方圓幾十裡面積,施江川並不覺得那數量有限的翼鳥能起到多大作用。

沉吟片刻,施江川又接著道:「鐵元帥不必擔心,只要我們儘快將那些翼鳥同夜軍射下,再把著火的地方火勢撲滅,夜軍的拙計不會對我們造成實際影響。」

「施元帥說的正是,」點點頭,轉眼鐵心已完全認可施江川的分析,所以當即轉身看向幾個正在待命的箭營主將道:「你們幾個還愣在那幹什麼,還不趕緊過去把那些翼鳥都給本帥射下來。」

「是,」被施江川一吼,飛軍的幾名箭營主將當即答應一聲,然後同時離開去負責此事。

「施元帥,你們怎麼不動?」等那幾名箭營主將離開,轉過身後,見施江川並不為所動,鐵心當即一臉不解地詢問一句。

「鐵元帥放心,來的時候本帥已經讓下面的人去處理那些問題,現在你我要做的是不能自亂陣腳,只管等著夜軍過來即可,」明白鐵心想問什麼,施江川當即笑著解釋一句。

「原來如此,」點點頭,鐵心故作鎮靜的想著原來施江川還真有些本事,竟然把事情看的如此清楚,像是敵軍的動向都在其掌控般,在自覺有些不如施江川時,鐵心趕緊發表自己的高見:「我方的哨探還沒傳來夜軍出現的消息,想必夜軍離我們大營還有一段距離。」

「鐵元帥言之有理,那些翼鳥只不過是夜軍的先鋒部隊而已,在他們主力到來之前,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平息各自營中的混亂,」施江川點點頭十分認同鐵心的說法。

「奇怪,為什麼我們派到樊城的密探沒有彙報夜軍出戰的消息?」當確定自己的分析在施江川看來很有道理時,鐵心慢慢鎮靜下來。

「可能是那些密探正在趕來大營的路上。」

「施元帥說的是有道理,但是夜軍有二十五萬大軍,從整兵列隊到出城一共需要很長時間,那些密探應該早就發現夜軍動靜,不應該會來的如此之遲?」鐵心並不懷疑施江川的猜測,只是覺得還是有些不對。

「鐵元帥不必擔心,既然夜軍的前鋒已經向我們發起攻擊,那邊是否及時傳來消息已不重要,你我雙方只需再派出一些探子關注夜軍的行軍動向即可,」鐵心的疑惑值得考慮,但在短時間無法查清原因的情況下,施江川能想到的最好辦法是密切關注夜軍的行軍動向,那樣他們便沒有必要多想。

「施元帥言之有理,本帥這就再派一些人去關注夜軍動向。」

緊接著,兩名元帥各自派出一定人手往樊城方向查看夜軍動向。

與此同時,兩邊的人員在那一支支夜明箭發出的光芒間,不僅將上空的翼鳥與夜軍看清,還把飛雪的場景看的清清楚楚,似乎隨著夜深,雪勢正在變大。

按照上面的要求,一些將軍正在指揮士兵用弩炮射擊上面的翼鳥,暫時並不過多考慮射下翼鳥會對營地造成怎樣影響,只是簡單通知那些翼鳥下方的人做好隨時躲避的準備。那些箭營將士自然知道他們的弩炮會有可能射空,所以在瞄準翼鳥時非常小心,所有用人都是挑選出來的精英。

在那些人忙著瞄準上面的翼鳥時,另一邊,不斷有聯軍人員向翼鳥飛行的位置放箭,追蹤著翼鳥的飛行詭計。方圓幾十裡面積的聯軍大營現在被那些夜明箭照的四處通明,上方的翼鳥連同夜軍都被現在的情況嚇得不輕。

「咻、咻、咻,」一支支駑箭接連朝天上極速射去。

「昂……」

「啊……」

緊接著,那被射中的翼鳥連同上面的夜軍接連發出驚叫,很快便有幾隻翼鳥被駑箭射中直接墜落,正對著翼鳥下方的士兵趕緊在他們將軍的指揮下迅速避開。

當然要避開體型大的翼鳥容易,但想避開一些射空的駑箭就沒那麼簡單,射空的駑箭飛落下來時速度越來越快,因為上空的明亮多少比不上白天,一些聯軍不幸被落下的駑箭射中,或死或傷。

在兩邊都用駑炮射擊下,很快方圓幾十裡面積的營區只剩下十幾處著火的地方,面積大大小小,但最大的地方對於聯軍方面都不是太大問題。當聯軍方面要全力消除火勢時,天上的翼鳥已經全都消失不見,原本將近二十隻翼鳥最終只有三分之一被射落,其他的翼鳥都已飛走。

當確認不再有翼鳥后,兩邊高層都下令讓士兵定時用夜明箭查看上空的情況。

與此同時,兩邊高層還讓下面將士一邊整兵列隊,一邊安排人消除火勢。因為把一些連在一起的帳篷燒著,一些地方火勢很大,但是他們水源有限,所以只能把著火的地方與安全的地方先區分開,然後再忙著救火。

可能是巧合,剛才有人正好將火油倒在一些糧倉附近,現在那些地方的火勢需要他們重點關注。聯軍的糧倉有多處,分佈在兩個大營區域中的許多位置,加在一起的面積之大超乎常人想象,但幸好並不是在一起,而且著火的地方只是在一些糧倉附近。

救火自然先撿重要的地方救,兩邊高層都在他們的那些糧倉附近安排很多人手。不用多長時間,所有著火的地方都會消失。總而言之,就像之前施江川所說的那樣,夜軍的火燒聯軍大營之計只能引起一些混亂,並不會影響大局。

「鐵元帥,那些翼鳥有的已被射殺,但有的已經飛走,你覺得那些翼鳥還會不會再飛回來?」不等鐵心回答,施江川又接著問道:「為什麼夜軍還沒過來?」

「那些翼鳥受到驚嚇慌張逃去回來的可能不大,再說我們已經讓人定時查看上空情況,即便它們還敢回來,我們也能及早發現,」面對施江川的詢問,鐵心回答的甚是乾脆,「夜軍方面,方才我們又派些人去打探消息,不久應該便能收到消息,施元帥先別著急。」 第724章幾條消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