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掛斷電話的向禕辰,正在自己的工作室內,看著助理秦哲遞過來的資料。


「田七葵…」向禕辰看著事無巨細的一份調查報告,不覺起了玩心。

田七葵回到辦公室內,除了一臉八卦的許小雅之外,還有的便是滿臉哀怨的方詩悅。

方詩悅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在雜誌社這麼多年了,去過頂樓的次數卻寥寥可數。

這小妮子才實習幾個月,怎麼就入了總編的眼?

模樣也不好看啊! 方詩悅用力的挺了挺自己驕傲的凶脯,不言不語,只是死死盯著回到辦公室的田七葵…

如果目光能夠當槍使的話,田七葵怕是早已千瘡百孔了。

「七葵,七葵。」許小雅看到田七葵慢步朝著工位上過來,便激動的上前,把她拉了過來。

「什麼情況?怎麼又去總編辦公室了?」許小雅一副快快從實招來的模樣,讓田七葵不知如何是好。

「額…有新的工作安排。」田七葵想了下,以後做池魚的編輯,應該也不會是什麼秘密,但是未發通知之前,還是低調為好。

況且,田七葵相信自己的能力,估計過不了幾天,就會被池魚退回來了…

防止到時候大家的譏諷和嘲笑,現在還是規行矩步,低調為好。

「新的工作安排?」許小雅對於這個說辭半信半疑,但是奈何方詩悅的怒氣直衝而來,不可忽視,她便只好點頭作罷,裝作改稿子的模樣,不停的敲擊著鍵盤。

田七葵得到解放,便開始繼續校對中午需要提交的文稿。

現在只是總編口頭上的調崗,正式的文件還沒有下來,手頭上的工作也不可能分出去。

田七葵想到這裡,心裡有些不爽,但是隨後想想就當是磨鍊吧!

中午交完稿子之後,方詩悅下午又安排了新的稿件給她。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時間,田七葵害怕許小雅抓著她問東問西,便借口有事,獨自一個人離開了公司。

向禕辰發來的地址,有些偏遠,但是好在田七葵可以跟著導航走,並且自己的小綿羊也不會有堵車的煩惱。

她查了一下路線,看了一下導航上預估的時間,然後便發了一個消息給向禕辰。

「魚神,您好,我現在從公司出發,預計半小時內可以到達。」

田七葵再次看了一邊簡訊,沒有錯別字,也用了敬語…嗯,沒有毛病,按了發送之後,便騎著自己的小綿羊朝著定位的地方開去。

半小時后。

當田七葵看到一身休閑裝的向禕辰拎著皮箱站在自己的粉色小綿羊摩托車前面,整個人是懵逼的。

向禕辰亦如是。

果然不能用正常的思維,去評定這個小妮子。

小綿羊也是車嗎…

「那個…魚神,您拿著行李是?…」鬧哪樣?離家出走?

後面半句田七葵自然是不會說出來的,便只是試探。

「嗯…床不是塌了嗎…沒地兒住。」向禕辰收起了自己對小綿羊的敵意,故作漫不經心的開口。

「額…總編不說給您買床了嗎?」田七葵說完便後悔了,買不買床,是人家『夫夫』之間的事情,她摻和什麼啊?

「魚神,那我幫您叫車,送您去酒店?」田七葵將小綿羊停好,然後拿出手機,搜索附近的酒店。

「不用酒店了,你不說專屬編輯嗎?就去你家住。」聽到酒店二字,向禕辰不經意間流露出的厭惡,一瞬即逝,田七葵未有察覺。

向禕辰也未等田七葵拒絕,便就將行李箱放到了小綿羊的踏板上,然後自顧自的坐到了後座上。 喵喵喵?

田七葵看著一個身高差不多快190的男人,騎在一個粉嫩色的小綿羊上面,這畫面太衝擊了,好想拍下來…

她心裡一邊想著,一邊按捺著自己的罪惡之手。

「魚神,我住的單間,沒有您的房間。」田七葵覺得自己腦子好像靈光了,作為一個剛剛出學校實習的人,住單間什麼的無可厚非。

「是嗎?」 腹黑寶寶,媽咪拒絕曖昧 向禕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眉角,一條大長腿支在地上,嘴角微微揚起,繼續說道,:「鳳凰灣小區4棟702,一套三室兩廳的房子,不知道現在是什麼人在住。」

「大神,您請!」田七葵狗腿的將皮箱和向禕辰的背包放好,然後從後面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全新頭盔遞給了他。

向禕辰看著黑色的頭盔,面色不自覺的有些難看。

粉絲的摩托車,為什麼會配黑色的頭盔?

向禕辰心裡想著,卻沒有發難。

他將頭盔推去一邊,繼續說道,:「我有潔癖,別人用過的東西,我不會用。」

「什麼別人,這個是全新的!」被質疑的田七葵此刻忘了敬語和裝樣子,氣嘟嘟的回懟了一句。

看著小妮子炸毛的樣子,向禕辰心情莫名的好了起來。

不知道是因為全新的頭盔,還是因為她對自己不再裝模作樣。

「走吧!」向禕辰接過頭盔,說了一句之後便帶了上去。

田七葵感覺一肚子氣,不知道自己惹了個什麼大神,竟然連她家裡的情況都知根知底。

鳳凰灣的房子,是田七葵爸媽幾年前買下的。

田七葵上了大學之後,她的父母便一同去了國外工作,鳳凰灣的房子便留個了她一個人住。

田七葵莫名回想到了從前,想到自己的父母,心裡有些異樣。

向禕辰住的地方離鳳凰灣有些距離,田七葵還是要靠著導航才能找到位置。

願深情不負歲月 她專心的開著小綿羊,而向禕辰在後面,卻覺得格外的舒爽。

平時一直開車的他,很少有機會坐摩托車,看著不受阻隔的風景和徐徐而來的晚風,心情非常不錯。

他越發覺得,自己今天這個決定十分正確,接下來的一段日子,他就要讓這個小妮子知道,誤會他是Gay的後果。

「哈哈哈!」向禕辰心裡想著田七葵以後的慘狀,不由得大笑出聲。

田七葵正專心的騎著車,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她不由得一驚,手上的方向也有些不穩。

小綿羊有些顛簸,向禕辰本能的求生欲讓他本能的將雙手環上了她的細腰。

「啊!」被抱著腰的田七葵大叫一聲,停下了車。

由於慣性,向禕辰向前的一個衝力,抱著她腰部的手臂便更加的收緊。

「你…你…你…」

田七葵氣的說不出來,第一次被男生攬著腰,卻不想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下。

「我…我…我…我怎麼了?」向禕辰聽得出田七葵聲音中的慍怒,但是現在承認卻略顯尷尬,他便裝作不經意的模樣,還挑釁的學著她說話。

「你拉著後面的把手。」田七葵轉身,對著向禕辰說道,言下之意就是不要攬著她的腰了。 「哦…」向禕辰將手臂收回,按照田七葵的指示,拉著後面的把手,然後繼續說道:「我拉好了,不過你可要騎穩了….」

「知道了!」田七葵確定向禕辰拉好之後,便繼續啟動了小綿羊。

車子啟動,少了剛剛溫潤柔軟的手感,向禕辰竟然覺得有點失落。

現在他倒是希望前面的小妮子,再次失誤,好給自己可乘之機。

果然….上天好像聽到了他的禱告,一個小坑的顛簸,讓向禕辰的罪惡之手,再次得逞。

田七葵好氣,但是現在正在大馬路上,又不好馬上停下來,只能默默的忍受…

不過還好,向禕辰的雙手還算規矩,只是輕輕攬過,似乎真的只是為了安全。

田七葵想到他的X取向,不會對女生有什麼非分之想,心中也釋懷了不少,便加快了速度,繼續朝著鳳凰灣的方向。

小綿羊停在了鳳凰灣的地下停車庫裡。

田七葵將皮箱和背包拎了下來,並且主動的承擔拎包的工作。

向禕辰也不伸手,一切顯得理所當然。

「我家裡可能有點亂。」田七葵說這句話的時候,腦子裡拚命回憶,今早出門時候,那些內衣什麼的有沒有放好…

「如果您不習慣的話,我就聯繫總編幫您安排酒店。」田七葵一邊在前面引路,一邊擠出公式化的笑容。

「我不住酒店。」向禕辰本來的有些淡淡的笑容在聽到酒店二字,便收斂了起來。

他沒有繼續說話,而是徑直朝著電梯的方向走去。

「……」田七葵看著這個脾氣古怪的男人,真的是…一言難盡。

702。

田七葵打開門,除了迎面而來淡淡的花香之外,還有一隻…貓?

「你養貓?」

向禕辰的腳步停留在了門外,秦哲調查的資料內,並沒有養貓著一項。

「嗯,它叫七喵~」七葵沒有注意到向禕辰有些難看的臉色,而是將這團毛茸茸抱了起來放到了沙發上,然後才出門去拿行李。

七喵是田七葵幾個月前在小區門外撿到的一直折耳喵。

看到它的時候,小喵咪正一隻喵的靜靜躺在一個籃子里,小爪子不停的在自己的臉上撓呀撓的,著實可愛。

田七葵看到它的時候,頓時間少女心爆棚,左右張望也沒有看到有人過來認領小喵,便將它帶回了家。

比較巧合的是小喵咪的脖子上帶著一條鏈子,是一個七的形狀,田七葵覺得很有緣分,便給它起名叫做七喵。

「額…七喵,七葵…還真是兩個…」小傻子…

「你在叫我嗎?」田七葵將行李放好,隱約聽到七葵兩個字。

「沒有…」

「你不喜歡貓?」田七葵隱約覺得,向禕辰自從發現七喵之後,臉色就不太好看。

「沒有…」向禕辰解釋道:「只是覺得有些麻煩…」

以前的向禕辰確實很喜歡小喵咪,但是自從自己家的小喵咪因病離世之後,他對於這種弱小的生物便有些抵觸。

「七喵很乖的,是我在樓下撿的。」田七葵不知道自己處於什麼原因,開始和向禕辰解釋著七喵很好相處,似乎在她的意識里,這是一家三口是要生活在一起的節奏了。

「嗯,我知道。」向禕辰的目光沒有停留在七喵身上,而是自顧自的看著房間。 「如果不嫌棄的話,你睡這間吧!」田七葵的父母雖然沒有在這裡住過,但是她卻一直把主卧留了出來,自己睡在次卧里。

她認為父母總會有一天回來和她一起住的,雖然她等了幾年,也沒有消息。

向禕辰來到田七葵說的房間門口,看到房間裡面的布置,心裡有種說不出異樣、

根據秦哲給他的資料,田七葵是一個人住在公寓里,如果時間沒差,應該已經有兩年之久。

鳳凰灣的房型並不是特別寬裕的那種,雖說是三室一廳,但是主要的面積都集中在主卧,次卧和書房的大小差不多。

向禕辰本來已經做好了將田七葵攆去次卧的打算,卻不想原來這小妮子竟然一直睡在次卧的小房間里。

「這間房間一直都沒有人住過,我找一套乾淨的床上用品換給你。」

田七葵看著站在門口一言不發的向禕辰,開口解釋道。

她並不知道向禕辰心中所想,只是她心裡想著,他今天無所可去,就先住一晚,明天到了雜誌社,再和總編交涉。

「嗯。」向禕辰聽到田七葵的聲音,方才回神。

他拎著行李箱進了房間,大概掃視了一下環境。

整套房子的裝修不算高級,但是勝在實用和舒適。

房間里的陽光充足,除了淡淡的花香,沒有任何的異味,向禕辰想的到,她應該是定期去維護這間一直空置的屋子。

向禕辰想到這裡,不知因何起,心裡竟然有著絲絲的不舒服。

「喵嗚~」七喵不安於在沙發上,便邁著小短腿去到了向禕辰的身邊,好似認識一般,不停的在他的褲腳蹭來蹭去。

向禕辰沒有說話,只是緊蹙著眉頭,好像很不喜歡的樣子。

「七喵,到這裡來。」向禕辰不爽的模樣很明顯,田七葵便俯身再次將七喵抱了起來。

「是不是餓了?」田七葵一邊順毛,一邊幫著它添置貓糧。

向禕辰看著女孩溫婉的模樣,撇過臉去,關上了卧室的門。

「砰」的一聲,田七葵和七喵都不自己的戰慄了一下,同時也讓自己一直懸著的心安穩了下來。

「哎!我為什麼要接收這個傢伙?」田七葵似乎清醒了過來,自己是只是個實習編輯啊,魚神這種同住的要求,應該一開始就拒絕的啊!現在為什麼會…?

「喵嗚~」七喵睜著黑曜石眼睛傻愣愣的看著田七葵,一臉萌萌噠的表情,好似再說,『主人,你說的事情我聽不懂,我只是一隻喵。』

「嗯,我知道你只是一隻喵。」田七葵似乎接收到了七喵的信息,沒頭沒尾的又自言自語了一句。

主卧的房間,帶著浴室,住起來很方便。

向禕辰將行李放好之後,便去卧室沖了澡。

等到再出來的時候,便聞到了陣陣飯香。

向禕辰坐在房間的床上,肚子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他斜靠在床頭,傲嬌的等待者田七葵過來邀請他出去用餐。

三分鐘過去了…

五分鐘過去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