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捂著嘴,王翠花面上有毫不掩飾的嫌棄之色,而言語間更是完完全全的針對曲家三人,只在瞬間就令趙梅的神色有些尷尬起來。


這個臭八婆又出來搞什麼?!有這個想法的不只是趙梅,一旁的曲文氏也同樣心中暗叫不好。

可還不等她出口阻攔,王翠花卻又搶先一步在人群中起鬨,「鄉親們說是吧,這個宴會多熱鬧啊,我們還真是要多謝曲姑娘的好心了,一點不像某些人,沒點數。」

「是是是,謝謝曲姑娘,也恭喜庭生中舉啊!」不屑的嗤笑一聲,王翠花對曲家的不喜是所有人都看的出來的,但也正是她的一句話,卻是提醒了不少人。

所謂吃人嘴軟拿人手短,村民們立刻跟著附和討好,更有甚者還幫腔曲蝶開始指責曲家三人的不是,可把幾人氣的臉青了又白了,好不精彩。

「走吧,趕緊走吧,太丟人了,真是看不下去了!」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王翠花也是好不容易才風光一次,直接將狐假虎威表現了個淋漓盡致。


氣惱的咬了咬牙,若說趙梅剛才還敢拿這件事耀武揚威,那麼見現在這麼多村民都幫著曲蝶,哪還有那個膽子繼續囂張。


被說的更是沒有臉面繼續在這裡待下去了,只能滿心不甘地被驅逐出去。

而就在三人離開不久后,眾人本都以為可以相安無事的繼續聊天吃飯了,卻不曾想突然一對神情兇惡的人馬就這樣不打一聲招呼的沖了進來。

「抓曲庭生!領頭一名滿臉胡茬的男子揚聲叫道,而聽到這聲命令的瞬間,他身後的數十名男子就二話不說將所有人包圍住了。

驚地所有村民一邊驚叫著一邊抱頭鼠竄,場面毫不混亂,就是曲蝶都無意間被人給撞了好幾下,險些站不穩。

「這是怎麼回事?!」面上一抹驚懼閃過,可是現在的情況卻很本沒有人能給她一個解答。 可惡!「你們到底是誰?做什麼!」暗暗咬了咬牙,即使看出來者不善,曲蝶卻也根本沒有辦法,沒過多久,人群慌亂之下曲庭生就被兩個人制住了行動。

「你就是曲庭生?」從袖口掏出一張畫像打開,領頭男子仔細對比了好些下,這才確定了他的身份,眉宇中滿是冷意。

冷哼一聲,此時包括曲庭生在內的所有人都是懵的,他們根本不知道這些突然闖入像個強盜一般的傢伙到底是誰,又為什麼莫名其妙的抓人。

更別說抓的還是大古村多少年才出一個的讀書人,不少村民面上都有幾分敢怒不敢言。

而曲蝶則就根本沒這些顧忌,由於她的女子身份,並沒有被太過鉗制,狠狠甩開一名男子的手。

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就已經先沖了上去。


「你們到底是誰?又有什麼資格抓人!難不成現在強盜都如此膽大包天了嗎?!」眸子上似籠罩了一層寒冰,曲蝶這副架勢的確有幾分威懾力。

就是那領頭男子都不禁怔了怔,但隨即,他就露出一抹輕笑。

或許要是個普通人,還真就會被鎮住,但,他不是!

從貼身衣領中拿出一張蓋有紅色印章的薄紙,之間上面赫然印著刑管司這三個大字,「衙門辦案,我們得到消息,說有個叫曲庭生的秀才考試作假!所以,需要抓他回去好好查查這件事。」

「什、什麼?!我沒有!」聽到這句話的瞬間,本來還有些不明所以的曲庭生登時就驚了,面上更是有幾分怒氣。

險些跳起來同男子理論,卻被肩膀上的幾雙手給壓制的死死的。

絲毫不理會他的叫嚷,聽著耳邊傳來的村民們吃驚的抽氣聲,貫仲面上不禁露出一抹滿意的神情。

「現在知道了吧,打擾衙門辦事的,一律按照同犯抓起來!」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這可是上面那位大人親自交給他的事情,自是要給辦的妥當。

因為,也不再同曲蝶廢話,一揚手,直接就有好幾個人上來講曲庭生給架著往外拖,任憑他如何叫喊,也依然沒法掙脫幾人的束縛。

眉頭一皺,雖然不知道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但她心裡依然堅信自己這個哥哥絕不可能作弊!可還不等她再衝上去,眼前一閃,就已然有幾個衙役橫身擋在了自己面前。

仿若一堵人牆,根本連一絲縫隙都找不到。

氣惱的跺了跺腳,貫仲面上卻依舊是冷冷的,想他在這行幹了多少年,又花了多少年才爬上現在這個地位。

上面的人之間有多亂他自然也是看的清清楚楚,可正因為此,儘管知道曲庭生只是被冤枉,他也依舊能做到袖手旁觀。

「走!」淡淡地揚了揚手,眼下既然已經抓到了要抓的人,那也就沒有必要繼續在個窮鄉僻壤的苦地方受罪。

只一瞬間,再看去時,已經不見了人影,就恍若他們來時一般,讓人根本反應不及。

而也就在他們離開之後,曲蝶就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氣一般,登時就癱坐在了地上,任憑乾淨的衣擺上沾染了泥土也恍若未覺。

驚地衛嬛曲婉婷二話不說就沖了上來,看她如此情況,差點就抑制不住掉下眼淚來。

「哭什麼,我沒事,就是有點累,進屋坐去吧!」嘆了口氣,一隻手重重的抹了把臉,她的確沒什麼大事。

畢竟不是什麼脆弱的人,只是這些天一直忙活酒館本就有些累了,如今又花這麼大功夫舉辦宴會,更是累的不行。

這才會一時間頭暈眼花,一下跌到在地。

平靜的擺了擺手,內心的翻湧只有自己知道,現在還有這麼多人等著看笑話,如何能在他們面前丟臉?

眼神一一掃過那些瞬間轉變的面容,想來他們剛才還都是討好的笑著,如今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每個人面上的笑卻都已經滿是嘲諷。

也對,畢竟他們都是些外人,曲蝶也不指望他們能站在曲庭生這一邊。

眼睛下一片青黑,曲蝶的一雙眸子中滿是無法掩飾的疲憊,這樣的狀況下,宴會自然是無法繼續舉辦了。

也好在,嘲笑歸嘲笑,村民們現在得知曲庭生作弊並且被抓進衙門之後,每個人都抱著唯恐不及的心態,飛一般的,原本熱熱鬧鬧座無虛席的院子里,就一個人都看不見了。

張了張口,雲氏的眼底也不禁閃過一抹厭惡,早因上次古力教唆工人尋釁挑事之後,她的心裡就或多或少對曲蝶有了些意見。

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什麼安慰的話,幾次悄悄提醒衛嬛,見她執意不走,只好自己氣蹬蹬的甩著袖子回了屋。

第二天,天才亮沒多久,曲蝶已然在縣令家門口恭候著了,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思考對策。

儘管曲蝶並不知道曲庭生為何會被冠上作弊的名頭,但眼下既是進了衙門,那像村長這一級的就已經無法插手了。

無奈之下,曲蝶只好找上了十里八鄉官位最大的縣令。

「拜託您,我想找縣令大人,我有事情相相求他相助,可否進去通報一聲!」

咚咚咚的敲了幾下,等了不一會兒,就有個門衛打扮的男子走出來開了門,見她是個女子先是一愣,剛要開口卻聽她直接點名求見縣令,登時就有些疑惑。

「可有請示過?」一般來說,要相見縣令都是要提前預約的,可曲庭生被抓就是昨夜發生的,曲蝶哪有那個機會去提前拜會。

搖了搖頭,她的確沒有提前請示過,但她真的是有要緊事!

可令她萬萬沒想到的是,突然響起的「嘭!」一聲,門衛已然關上了門,導致曲蝶要說的話戛然而止,好不尷尬。

暗暗咬了咬牙,這才剛來就吃了閉門羹,要說心情受挫那是自然有一點影響的,但是心中強大的信念卻又堅定著她再次砸響了那扇沉重的大門。

「拜託了,進去通報一聲給縣令大人好嗎?我真的……」眸子一亮,見大門再次被人打開,也顧不上裡面的人到底是誰,便飛快地說道。 「嘭!」可還沒等她說完,只聽沉重的砸門聲再次響起。


「我真的有……」皺了皺眉頭,說實話,門衛這傲慢的態度已經隱隱有些激怒她了,但奈何自己要面對的是縣令,並非什麼可以拿捏的小角色。

只得強行抑制住自己滿心的怒氣,可還不等她再說完,之間門衛已經滿臉不悅的冷喝出聲,「行了,沒有提前請示,你當縣令大人是你相見就見的嗎?!趕緊出去,別在這搗亂!」皺著眉頭,若非看曲蝶是個女子家,門衛怕是早就按捺不住將她打一頓丟遠了。

但眼下,幾次煩擾,他的耐心也差不多被耗光了。

咬了咬牙,曲蝶這才想起這個世道的暗規則,強行掛起一抹笑來,曲蝶的一隻手,已經暗暗將一把銀子塞到了這個門衛的手中。

再一次問道:「拜託您了大哥,您就進去通報一聲,這是給您的感謝費。」果不其然看到門衛驟然發亮的眼睛。

曲蝶這下也算是鬆了一口氣,她放棄了酒館的生意卑微來這求見縣令,要是最後連門都沒進,那多可笑。

抿著唇,其實她的心裡更多的,還是對曲庭生的擔憂。

前些日子曲江才進去獄中,如今又換做曲庭生被抓進衙門,來這待了小半年,這還是曲蝶第一次碰到這麼背的事情。

不過好在,有了銀兩的中間關係,門衛的臉上的確好看了不少,假裝無事的輕咳一聲,拿人手短吃人嘴軟這點道理他還是懂得。

「你要見縣令大人究竟是為了什麼事?你和我說聲,我才好進去通報不是?」

一邊說著冠冕堂皇的話,門衛那是不是瞟向自己手心的小動作卻絲毫沒有逃過曲蝶的眼睛。

「有人誤會說我哥考試作假,這件事情我希望縣令大人能幫我討回公道,不置可否?」神色有幾分小心翼翼,天知道她問出這句話時心裡有多緊張。

眼下縣令就是她唯一的希望,要是連縣令都拿著沒辦法,那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就在等著門衛進去通報的這片刻功夫,曲蝶已經來回踱步走了好幾圈了,但是心裡的不安非但沒有降下反倒愈來愈重。

耳朵微微動了動,一抬眸看到門衛已經大步朝著自己走來,曲蝶本來有些激動的情緒卻在看見他表情的那一剎那,像是被人澆了盆涼水一般,嚴肅的可怕。


猛地將自己手裡的那些銀兩塞回到曲蝶手中,然後還不等曲蝶發問,他便已經板著臉用力關上了門,隔著門板還能聽見他最後說了一句。

「別來了!縣令大人說了,這個忙不會幫,你死心吧!」

緊接著,任憑曲蝶再怎麼敲門,裡面都不會再有響聲了,似是鐵了心不願意搭理她。

忿忿地咬了咬牙,又待了好一會兒,見那扇木門依舊緊閉,她這才嘆了口氣,帶著滿心無奈離開了。

頭頂毒辣的太陽烤著,曲蝶只能盡量靠著樹木那點可憐的陰涼走著,明明已經到夏末了,可這天氣也不知怎的就是沒有一點好轉。

就像她碰到的愈來愈多的麻煩,這一個還沒解決,下一個就又接踵而至。

這般想著,心情不由得有些抑鬱,明明是好不容易打聽到的方法,可眼下縣令的一句話,算車徹底絕了曲蝶的希望。

那接下來又該找誰去幫忙?

皺著眉頭,恍惚間感覺到一道目光灼灼的注視,抬起頭的瞬間,便和正朝這走過來的鄭宇對上了。

腦子裡一抹亮光驟然閃現,對啊!鄭宇和曲庭生可是同班,他說不定會知道一些在學院關於曲庭生的具體事情。

雖然在昨天晚上,曲蝶就已經去問過衛顥,但是衛顥那性子她也知道,是個神經大條的,問了一個晚上也沒問出什麼有用的。

不知這個鄭宇,能不能幫到自己。

心中有些忐忑,記憶中鄭宇以前對待原身的態度一直就不太好,雖算不上欺負,但那厭惡和嫌棄卻是誰都能感受得到。

可儘管如此,曲蝶還是大步走了上去,「打擾你一會時間,我想問你一些事情。」

面上一派真誠,儘管以前沒少被他嘲笑,但是現在的曲蝶並不是以前那個傻子,更何況現在曲庭生的事情才是最關鍵的,為此,她什麼都可以忍!

愣了愣,鄭宇最開始就只是打量了曲蝶幾眼,結果不知怎的,竟是引得她主動上前同自己說話。

心中正疑慮著自己是不是做了什麼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身體卻已經先腦子一步,猛地往後跳了跳。

「有什麼事這者說就行!沒有必要離我這麼近!」眸中一抹厭惡閃過,雖然現在的他已經發現曲蝶有些不同了,但是腦子裡那個傻兮兮還整天流口水的曲蝶依然徘徊不去。

也因此,下意識的就潔癖發作,想要跟她保持點距離。

頓了頓,曲蝶倒也聽話的沒有再上前,反而就這曲庭生作弊這件事的疑慮對他進行了發問。

「我相信我哥絕對不可能作假,所以真的很希望你能幫我這件事,事後必有重謝!」面上不苟言笑,這還是鄭宇第一次看到這麼嚴肅的曲蝶。

一時間竟又有些走神,隨即,似感受到她看過來的目光,登時就反應了過來,面上依然不加掩飾的厭惡,心中卻是有些驚疑不定。

冷哼一聲,想及曲庭生那看起來呆裡呆氣的傢伙,心中也一陣不喜,「我為什麼要幫你?他是你哥又不是我哥,我可不在乎他是不是被冤枉的。」

偏過腦袋,其實鄭宇也相信曲庭生絕無可能作弊,但是下意識的,嘴上就是不願意承認。

而要問為什麼?呵,他鄭宇看上的對手難道連這點水平都沒有?

不自覺揚了揚腦袋,面上一抹自負一閃而過,一直以來,曲庭生的成績都十分優秀,這讓同樣優秀並且自視甚高的鄭宇早在不知不覺間就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對手。

儘管曲庭生對此並不知道,但是自負的鄭宇卻依舊選擇相信他,當然這主要原因,還是來源於對自己眼光的信任。

撇了撇嘴,這般想著,還不等曲蝶再開口懇求,他就已經喃喃自語道起來。 「你要說那傢伙平常咋樣我哪有多注意,不過……作假這種事情也太扯了吧。」勾起一抹冷笑。

也不想想每年的考試有多麼重要,不只是對個人而言,就是國家也很需要人才,所以就算是曲庭生想作假,怕是也沒那個本事。

但是曲蝶卻是根本不了解這些的,所以見他如此信誓旦旦的,不禁有些疑惑。

冷哼一聲,鄭宇雖有些不情願,但還是回答道:「科舉考可不是一輪兩輪就可以考出來的,更何況還有文試筆試,一旦有一科成績不理想,那麼就會影響到最後的總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