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挺好….


一路上無言,氣氛倒是好了不少。一眨眼已經到了聶氏娛樂的地下停車場。

笙歌迅速的下了車,雖然聶氏娛樂的停車場管理嚴格,但是還是要小心些,畢竟有不少人覬覦著自家弟弟的緋聞、黑料。

沒走幾步,她就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哪怕只是一個背影,也是風華絕代,讓人移不開眼。

笙歌並不想跟他有過多牽扯,便徑直穿過了他。

「不去找房子嗎?」身後的男人悠悠的開口。

笙歌立馬就明白了,自家媽媽拜託的人就是眼前的薄大總裁,脫口而出「怎麼是你?」

薄宸身後的卓小卓驚了一下,自家總裁這是,被嫌棄了?

早晨聽說要來接人,卓大助理就很期待,這麼一看,果然沒讓他失望。

總是壓榨還嫌棄自己的大總裁,終於也被別人嫌棄了,卓小卓在心裡悄咪咪的得意著。

「你這樣說,可是會讓我很傷心哎,枉我費了這麼大力氣幫你找房子。」薄宸狀似受傷的樣子。

笙歌眉頭皺了皺,的確,這個男人除了目光灼熱一點,沒有做過什麼過分的事,還幫自己找了房子,應有的禮貌還是要有的。

「抱歉,現在可以去了嗎?」

沒等薄宸開口,身後的車上飛奔下來一個身影,「薄宸哥」語氣里很是欣喜。

笙歌狐疑的看了聶子一眼,「你們認識?」

「你不認識?」這次換聶子疑惑了。

自己五六歲的時候,薄宸哥曾在聶家住過一段時間,自家姐姐還很喜歡他來著,現在這是怎麼了。

笙歌沒有說話,聶子卻意識到了自家姐姐的不對勁。

薄宸輕輕一瞥,發現不遠處來了幾個人,「恩,快上去吧,後邊來人了,我們再聯繫,我先把你姐送回去。」

「好。」聶子立馬閃沒影了。

聶子這麼聽他話,看來他們關係不錯了,笙歌想著。

「走吧。」

「哦,好。」

一路上沒有人說話,氣氛有些尷尬,只有卓小卓時不時的瞄一眼後視鏡,看看他們。

笙歌不說話是她覺得沒有必要,畢竟也不需要跟這個男人有過多接觸。

薄宸不說話是覺得疑惑,眼前這個女孩和家裡溫柔可愛的樣子完全不同,很冷淡,甚至還有點排斥自己。

……

沒過多久,車子停下來了,然而眼前卻不是公寓樓,而是一個裝修精緻的西餐廳。

笙歌看了薄宸一眼,他卻好像理所當然的樣子「先吃飯。」

沒等笙歌拒絕,薄宸已經替笙歌開了車門,還紳士的伸出一隻手,微微一笑。

我去!聶笙歌!穩住!不要被美色迷惑!阿彌陀佛!

她雖是這樣想,手卻伸了過去,下車。

整個過程一氣呵成,沒有絲毫猶豫!

進了餐廳,笙歌才回過神來,恢復了往日高冷的樣子。

看著薄宸似有似無的笑意,笙歌眉頭蹙的更厲害了,這個男人,段位有些高啊。

剛入座,侍者就端上了一道道精美的菜肴,耳邊響起了小提琴的聲音。

笙歌這才發現,整個餐廳只有他們一桌客人,環境也很溫馨浪漫。

怎麼有點,像約會呢?

想的入神,耳邊傳來一身低沉的男音,「不合胃口嗎?」

「沒有,挺好的。」畢竟別人請自己吃飯,自己還挑,那就真的有點蹬鼻子上臉了。

最重要的是,她吃第一口就發現了,這裡的大廚絕對很優秀!

搞得她都想偷師學藝了…… 「康熙……」。

此時女娃也停住了手,疑惑的抬起頭看著康熙,顯然她並不認識這個康熙是何人,但是她的眼神中居然露出了忌憚,如果趙信不是親眼看到的話,根本不相信女娃居然也有忌憚的人。

「銀靈子,想要對付天界就要先打倒了我,不然的話你就快快離去」康熙冷立寒眉,怡然自得地說道。

「居然藏了這麼久……」看到康熙趙信並沒有什麼欣喜的表情,因為趙信知道,康熙應該早都到了,只不過一直都在暗中觀察,如果不是銀靈子做了威脅天界事情的話,估計他是絕對不會出來的,就像是他所說的一樣,他的任務只是保護天界,至於自己的死活他明顯是不想管的。

「如果我說不呢?」銀靈子可不是會被一兩句話就能嚇倒的人,從某種情況上來說,她和趙信還有點相似,都是為了達成自己的目地而不懼任何阻攔的人,只不過她的目地要比趙信瘋狂的多了。

「那麼就只能讓你死在這裡了……」康熙毫無感情的回道,不過他的話說起來很輕鬆,彷彿殺死銀靈子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不管你是什麼人,想要阻攔我就只能動手」這時,女娃將目標從趙信的身上轉移到了康熙的身上,顯然她心裡清楚,趙信對她根本造不成威脅,只要防止他不進入天道中就可以了,這個康熙才是她的絆腳石。

哪知,康熙根本就不想與女娃動手,聽了她的話后,康熙自若的回道:「我的職責只是保護整個天界的安危,至於一些無關緊要人的死活跟我沒有太大的關係,也不想參與進去」。

「你大爺的……」饒是趙信已經想到了這個結果,但是聽到康熙說出來之後,也不免破口大罵。想當初,趙信可是幫了康熙的,更是因為他進入了小洞天幫他解決小洞天的「破爛事」,而今他居然如此的決絕,而且還如此的直白,趙信罵娘的衝動都有。

「那樣最好……」女娃也不想和康熙在這裡動手,聽到康熙鬆了口,她也就順坡下驢,沒有繼續再去刁難對方,而是將關注點重新放在了剛剛緩過來一口氣的趙信身上。

「看來這次沒有人能救你了」。

趙信冷笑了一下「我趙信活了這一千多載,從來沒有靠過誰,不把希望寄托在任何人的身上,相信你跟隨我那麼久應該早都知道了吧?」。

「說實在的,我真的挺喜歡你小子這種性格的,如果不是你對付后卿的話,我真的捨不得殺了你,現在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把后卿放了」女娃也並不是無情的人,不管怎麼說趙信曾經也幫助過自己,所以她再給趙信最後一次機會。

「我喜歡很強的對手,而且也從來都不會向敵人妥協,相信這一點你應該知道吧?」趙信抹掉了嘴角血跡,眼神異常的堅定,而也在此時自己將女娃徹底的當作敵人了。

「咔咔」

趙信扭了扭脖子,灰色的眼球中閃爍著攝人的光芒,忘我狀態現在對趙信實力的提升雖然是有限的了,但是身體對傷痛的感知卻大大地減低了,這一點對現在處於被動狀態的趙信來說無異於雪中送炭,也讓趙信增加了和女娃對抗的資本。

「那就沒有辦法了,只能讓你死在這裡,然後我自己找了……」女娃給了趙信最後一次機會之後,也算是讓自己的心安一些了,這一次就算是殺了趙信也沒有什麼愧疚感了,即使自己早已經想到了趙信會有這樣的回答。

「那就來吧……」。

說話的時間,趙信體內的精血已經沖開了許多,所以一鼓作氣,主動出擊,身上的精氣環繞四周,由於有些地方的精血堵塞了,所以環繞身上的精氣斷斷續續的,就像是有一條粗蛇盤在他的身上一樣。

「破天……」

就在逼近女娃的那一瞬間,趙信大喊了一聲,手臂舉過頭頂,從自己的身後「抽」出來了一根如同鐧一樣的東西。

「黃金聖骨?」看來你已經將骨骼修鍊到極致了,女娃一眼就認出了趙信手中的也為何物,那橙黃閃光的東西正是趙信的脊椎骨。在仗朝境界之後傳承者就可以將自己的身體作為武器了,之前趙信有如意棒所以也沒有為此專門修鍊。二自從將自己的天道和武器給了趙小小后,趙信就將自己的整根脊椎骨作為了武器,為了煉此物趙信幾次都差點死掉,不過最後趙信還是成功了,並且將其取名為破天。

「唰」

破天劃過了一道閃光,所過之處空間扭曲,饒是女娃也不得不為之變色,伸出手一道玄青色從頭頂劃過,頓時一層光盾在頭頂形成,與此同時趙信的攻擊也剛剛到達,兩者相撞頓時引起了轟然巨響。

「嘭……」

煙土四揚,在趙信破天之下女娃已經沒有身影了,只留下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坑印,女娃居然如同釘釘子一般的被趙信釘緊了地底之內。

「哪裡跑……」趙信朝著黑洞伸出了手,通過自己的雙眼已經能夠看到女娃在何處了,並且迅速的攥緊了拳頭,頓時在黑洞中傳出了一聲慘叫。其實就在趙信用破天攻擊女娃的時候,就已經將自己的精氣附著在了女娃的身上,此時自己的血柩也使出。

「轟隆隆……」

必須同時地面開始顫動,放眼百里地面龜裂,無數的碎石蹦出,想要站根本就站不穩,只能為了不被地裂的裂痕吞噬,只能浮上空中。

「哈哈,這回我省事了……」一旁的銀靈子有點幸災樂禍,雙手抱肩,也不與康熙交手了,反倒是看起了熱鬧。

「哼……」康熙轉過頭似乎發現了事情的不對頭,也明白了銀靈子為何會避讓自己了,頓時轉過頭,俯衝向了地面。

「給我回去……」人未到掌先至,康熙直接一掌拍向了地面,雖然趙信已經避開了中心位置,但還是被那掌勁給掀飛,足足飛了十多個跟頭才穩住了身形。 一頓飯就在這樣微妙的氣氛中結束了。

兩個人心情都很好,一個吃的很開心,一個看某人吃的開心他就開心。

哎~

笙歌很自覺的跟著薄宸上了車,這次車子穩穩的停在了天海公寓。

薄宸再次替她打開車門,伸出手,然而,卻被忽視了…….

笙歌輕巧的忽略他的手,鑽出車子,直奔後備箱。

已經被美色誘惑一次的,絕對不能有第二次!

薄宸淺淺的一笑,眼神裡帶著寵溺,很自然的拎起了她的行李箱。

「不用,我自己來就好。」說著,笙歌就伸手去搶自己的箱子。

「跟我在一起,當然應該我來拎。」說著男人就邁開大長腿進門了。

什麼鬼啊?我們不還是陌生人嗎?對一個陌生人說這種話?不覺得很輕浮嗎?

鑒於笙歌之前見過薄宸看自己時毫不掩飾的欣賞,於是此時薄大總裁對某人專屬的溫柔,就被當成了是一種…輕浮…

真的是,欲哭無淚,哭笑不得。

無奈笙歌只好跟著他走進電梯,只不過心裡對他的印象更差了,自然而然的劃分到了紈絝子弟、花花公子的行列

……..

薄宸拿鑰匙打開門,笙歌不免有些愣住。

她就自己一個人,住這麼大房子,不浪費嗎?

一塵不染,大大的落地窗,開放式廚房,精緻的廚房,卧室有個開放式的小陽台,晚上能看到美麗的夜景吧….

溫暖的窗帘,看起來就很柔軟的大床,甚至還放了個賊大的熊熊,更誇張的是,有個大到誇張的衣帽間…

笙歌轉了一下,眼裡毫不掩飾的欣喜,都是她喜歡的,真好。

看著坐在沙發上妖孽的某人,心情不由得也變好不少,「謝謝你呀~」

雖然只是微笑,但語氣很輕快,這讓薄宸眼底的笑意更明顯了。

笙歌有些詫異,畢竟大總裁嘛,小說里不都是說是那種高冷不可一世的人嘛,幾百年不笑一笑的那種,但自從看見薄宸,他好像一直保持著笑容…

挺好,她不喜歡冰塊。

……

等等,什麼她不喜歡,嗯?自己在想什麼。

哎~真是美色誤人啊~要不說自己活該被騙呢,老是不長記性。

想著笙歌直接嘆了口氣,

「怎麼了?」

「啊?沒事啊…」尷尬,他怎麼觀察這麼仔細…

薄宸抬眼看了看她,拿出鑰匙放在桌子上,「給,鑰匙。」

「哦,好,謝謝。」

極品總裁不好惹 「你沒有備用的吧?」笙歌脫口而出。

薄宸嘆口氣,還是防備他嘛,哎,沒辦法,慢慢來吧..

「我是房東…」薄宸見笙歌擰了擰眉,立馬又說道

「不過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把備用的也給你。」

這下讓笙歌有些不好意思了,搞得好像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似的…

算了,他一個大總裁,房產應該不少吧,應該不會過來吧,看來自己要好好賺錢了,早日把這個房子買下來,到時候多給他一點,權當是房租了。

「不用,你拿著就行。」

……

雲虞之歡 一時間沒人說話了,笙歌有些尷尬,他怎麼還不走。

「額,薄總還有事?」

某人皺皺眉,「你可以叫我薄宸。」

笙歌沒準備理他,但是見他一副你不叫我就不走的樣子,妥協了,「薄宸…」

「恩。」

然後呢?沒了啊?不走嗎?

薄宸像是看穿了她的小心思,也不揭穿,難得心情很好,就靜靜的坐著。

終究還是笙歌待不住了,又問了一遍「薄宸,還有事嗎?」

「先坐。」薄宸拍了拍自己旁邊的沙發。

怎麼回事?一副自己要被潛規則的樣子…笙歌暗自菲薄。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想著她還是坐下了,只不過離薄宸比較遠。

「什麼時候能工作?」

萌寵甜妻 「工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