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按陳老六說的,也得虧近年祁連山搞開發,所以那邊纔有了機場,從西寧到祁連機場,也就五十分鐘的事情。


換成以前,坐車的話得五個多小時。

飛機降落在祁連機場。

白小鳳三人下了飛機,離開機場。

孕期女神 遠遠地,一輛黑色的jeep牧馬人裏就走下來一個年輕人。

白小鳳仔細一看,竟然是當初被他收拾過的陳清河!

陳清河急忙迎了上來,神情敬畏的對着白小鳳一抱拳:“見過白大師。”

白小鳳點點頭,扭頭看了一眼陳老六:“怎麼,他也來了?”

陳老六暗呼不好,當初陳清河可是把白大師往死裏懟呢。

抗日之浴血沙場 陳清河也是臉色大變,惶恐起來。

陳老六忙解釋道:“恩公,清河的天賦,確實在我陳家第一,此次陳家子弟由他帶隊,也是爲了穩妥呢。”

白小鳳笑了笑,看了一眼陳清河。

他倒是沒計較以前的事情了。

畢竟,螻蟻咬人一口,人一巴掌將螻蟻拍飛後。

再遇到螻蟻,有必要因爲那一小口的事情,繼續死纏着不放麼?

召喚神話之萬古一帝 “走吧。”白小鳳上了牧馬人。

陳老六和陳清河同時鬆了一口氣。

陳清河低聲問陳老六:“六爺爺,算是沒事了吧?”

其實這次陳家由他領隊,也是他父親求着六爺爺這麼做的。

目的就是爲了讓他在白大師面前掙個表現,將以前的事情撫平。

畢竟,現在陳家可是依附在白大師手下呢,要是以前的事情得不到白大師原諒,那他就真的沒法在陳家混了。

陳老六點頭笑道:“恩公仁義,你小子的事情算是揭過去了。”

說着,陳老六便和王家家主一起上了車。

陳清河眼中精芒一閃,激動地笑了起來。

只要得到白大師的原諒,那將來的陳家家主之位,就又有希望了!

想着,陳清河就感覺渾身都有勁了,宛若打了雞血似的,暗下決心,這次一定要把事情辦得漂漂亮亮的。

從濱海一路折騰過來,此時已經是早上五點多了。

按陳清河說的,這一路過去,還得一段時間,所以白小鳳他們也不着急。

離開機場後,牧馬人開到了西寧城。

四人找了個早餐店,吃了一頓早餐。

白小鳳也順帶聽了一下陳清河彙報那座漢代大墓的事情。

可結果,陳清河卻是一問三不知。

因爲大墓四周的情形太過嚇人,所以陳王兩家的子弟壓根連下墓的念頭都沒有。

發現情況後,就立刻報告給了兩家家主。

白小鳳也沒在意,那麼兇險的星象和風水徵兆,陳王兩家的子弟要真敢下去,那不就成了鐵頭娃了麼?

正吃着早餐呢。

陳清河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接通了電話,沒幾秒鐘,臉色卻陡然大變,手裏的豆漿也摔落在了桌上,灑了一桌。

白小鳳頓時眉頭擰了起來。

陳老六和王家家主也是臉色大變。

陳老六忙問道:“清河,出麼子事咧?”

陳清河臉色一下變得蒼白,哆嗦着說:“六爺爺,死,死人了,那,那墓,吞,吞人了。” “吞人?!”

陳老六和王家家主驚呼了起來。

白小鳳也眯起了眼睛。

大墓吞人?

開什麼玩笑!

“立刻趕過去!”

當即,白小鳳就起身了。

四人買了單,坐上車就將車子開了起來。

一路上,陳清河有些慌張,不停地深呼吸着,臉色卻始終有些蒼白。

大墓吞人這種事,在他眼裏,簡直是聳人聽聞。

以陳清河的下墓經歷,壓根就沒遇到過。

那場面,光想想就讓人毛骨悚然。

陳老六和王家家主雖說臉色也有些凝重,但比陳清河卻要淡定許多。

畢竟這麼大歲數了,人生閱歷擺在哪,妖魔鬼怪的事情也見多了。

“恩公,這事你怎麼看?”陳老六問道。

白小鳳用手指敲了敲車窗,淡然道:“趕過去看。”

“……”陳老六。

邪龍破蒼穹 “……”王家家主。

其實也不怪白小鳳這麼敷衍。

實在是現在連事情都沒搞清楚,貿然下結論,純粹就是扯犢子玩。

況且,就連剛纔打電話給陳清河的陳家子弟,都沒在電話裏把事情經過說清楚呢。

一路上。

車裏的氣氛有些凝重、詭異。

牧馬人沿着公路開了約莫兩個小時,便開上了鄉間路。

路面雖然也是硬化水泥路,但應該是年久失修又有重車經常跑,所以路面坑坑窪窪的,路況很糟糕。

好在牧馬人的越野性能不錯,雖說很顛簸,但速度倒是一點不慢。

顛簸了將近一個小時,牧馬人便一頭扎進了大山裏。

山路變得更加崎嶇起來,甚至已經說不上是路了,只是被車子碾多了,地面硬生生被碾出了車轍印,牧馬人也是沿着那些車轍印在狂奔。

白小鳳目光始終盯着窗外。

眉頭,卻越皺越深。

從車子開上山路後,他就明顯感覺四周的天地之氣都變樣了。

說不上具體是什麼變化,但以他的感知力,確實能感知到天地之氣在發生變化。

且,時不時地,他還能在山林子裏察覺到幾股邪祟氣息。

這祁連山的大山深處,山精野怪也是夠多的了。

其實現代社會之所以很難見到妖怪之類的邪祟,也正是因爲現代社會的快速發展,讓妖怪很難融入進來。

加上陰陽界系統性的打壓和驅逐,讓那些妖怪都選擇蟄伏在大山深處xiū liàn。

當然,這也是和妖怪xiū liàn習慣有關。

已經,妖怪xiū liàn可和鬼魅不同,它們,只需要吸納天地之氣、日月精華,就能提升修爲實力了。

說白了,耗費的就是時間上的功夫。

所以,沒必要跑到城市裏和人類攪合。

“要到了。”開車的陳清河提醒道。

白小鳳收回了目光,看向車前頭。

四周盡皆是高大的樹木,車前更是雜草叢生,樹木林立,藤蘿橫生。

漸漸地,幾頂帳篷出現在了樹木雜草之中。

但,同時,他卻聞到了一股濃郁的血腥味。

很濃!

甚至,讓人有些作嘔。

陳老六和王家家主也聞到了,饒是以他兩人的閱歷,此時也是臉色無比凝重。

嘎吱!

牧馬人停了下來。

四人下了車。

白小鳳一步當先,就朝帳篷走去。

這次陳王兩家爲了下墓的事,派出的人還挺多的,光是帳篷,就有十來頂,宛若一座座小山包散落在地上。

“這算是祁連山裏了麼?你們陳家老祖宗的典籍也是夠厲害的,隱藏的這麼深的漢代大墓都能發現,且記錄下來。”白小鳳說道。

陳老六凝重地解釋道:“恩公說笑了,漢代大墓呢,兩千年前的墓穴所在,兩千年後我們再來,這麼長的時間,滄海早就變桑田了。”

一旁的王家家主也說道:“主人,按照記載,這片地區在漢代的時候可不是現在這樣呢,這裏不遠處可是當年漢軍的行軍道,繁華得很呢。”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兩千年時間,的確滄海桑田了。

陳清河已經衝到了他們三人前邊,奔着帳篷就跑了過去。

但,詭異的是,空氣中雖然瀰漫着很濃郁的血腥味,卻沒有發現絲毫人跡。

“陳清之,陳清義,你們在哪啊?”

陳清河找不到人,乾脆地大喊了起來。

這深山老林的地方,也不擔心被人發現了。

“啊!”

話音剛落,遠處的密林中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聲。

“走!”

白小鳳一個箭步就衝了過去。

後邊,陳老六王家家主和陳清河急忙跟上。

嘩啦。

白小鳳一把掀開面前的灌木叢,就看到十米外正有二十多年輕男人朝着這邊跑來。

шωш✿ ttκд n✿ c o

一個個全都狼狽無比,彷彿受到了大驚嚇似的,有的更是身上的衣服還有些破爛,沾染着血跡。

從服飾上看,分別是陳王兩家的子弟。

他皺了皺眉,奇怪了!

要是遇到邪祟了,陳家子弟跑就算了,怎麼王家子弟也跟着跑了?

要知道,這次爲了探那漢代大墓,王家派出的可是精銳子弟,就算遇到實力強大的邪祟了,也肯定會先讓陳家人先跑,他們殿後。

絕不會現在這樣,散兵遊勇般的瞎跑一氣。

正納悶呢,那羣人已經衝到了近前。

白小鳳一把拉住了一個年輕男人:“你們跑什麼?”

“不跑,就要死了啊!”

這年輕男人被嚇得夠嗆,一把掙脫開白小鳳,正要繼續跑呢,忽然就看到白小鳳身後的陳清河,忙大喊:“清河哥,你總算回來了。”

緊跟着,年輕男人又看到了陳老六和王家家主,忙哭嚎道:“六爺爺,王前輩,你們總算來了!”

陳清河見年輕男人冒犯了白小鳳,一步上前,啪的一巴掌抽在了年輕男人臉上:“陳清之,你混蛋,怎麼對白大師的?”

“白大師?”

年輕男人一怔,忽然噗通跪在了地上,抱住了白小鳳的大腿:“白大師,你總算來了啊,是小的有眼無珠,求求你救救他們,救救清義!”

這時候,其餘的陳王兩家子弟也靠攏了過來。

一個個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似的,神情也穩定了許多。

“走!”

白小鳳帶着一大票人朝着密林深處走去。

沒走幾步,就聽到淒厲的慘叫聲。

他眉頭一擰,循聲一看,就看到遠處的密林叢中,升騰起了一股濃郁的黑氣。

是屍氣!

這時,陳清河已經帶着陳清之他們衝了過去,掀開了灌木叢。

白小鳳通過人羣間的間隙,就看到不遠處的草地上,一個衣衫襤褸的年輕男人正趴在另一個年輕男人身上撕咬着。

而被撕咬的男人正拼命反抗着,嘴裏卻不停的發出淒厲慘叫,鮮血也從他身上飛灑出來。

“陳清義,你給我停下!”

陳清河當即就衝了上去。

可他剛衝了兩步遠呢,忽然,身後一道狂風乍起。

一道人影便是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硬生生的攔住了他:“你過去,就死了。”

攔住他的,正是白小鳳。

幾乎同時,陳清河臉色陡然變得驚恐起來,大叫道:“白大師小心!”

白小鳳眉頭一皺,豁然轉身,卻看到一張被撕扯下半張臉皮的臉,張着大口,流着口水撲咬了過來。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聲。

白小鳳一巴掌抽在了撲到近前的人臉上。

空氣,剎那間死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