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按理說這種屍體失去靈魂就是行屍走肉,根本不會形成戰鬥力,可這些屍體卻可以無限復活。


駭人一幕就在眼前發生,之前四分五裂的屍骨竟然像頭部聚合,再次變成一個完整的整體,再次不要命的朝我攻擊過來。

目標明確,就是我。

一波一波,從形體大小全方位覆蓋。有耗子專門對付腳,稍微大點的貓狗瞄準身子,屍體發動全身攻擊。

意識到這點之後,容祁、葉凌、慕桁將我護在身邊。

我苦笑,“他們好像是專門針對我的,在加上之前說明的情況,讓我不得不想起一個人。”

說完這話我看向了葉凌。

葉凌對視上我的目光,點點頭說:“從操控屍體的手法上來看,應該是婉婉。”

“葉凌。”現在葉婉婉這三個字就是容祁的逆鱗,聽到這個名字他直接將仇恨轉移到身邊的葉凌身上,“這是不是你們兄妹合謀算計我們?我果然高估了葉家人,怎麼可能善心的過來幫我們。”

葉凌看向我。

“我相信你。”我迅速道,知道他在等這四個字。

容祁臉色更加陰沉的看着我。

我不知道要怎麼和他解釋,索性將注意力轉移到那些殭屍身上,這兩年我也不是吃乾飯的,他們可以無限復活那沒關係,我就把他們轟成渣,讓他們無法形成戰鬥力就行。

這個方式果然行之有效,在連續幾次攻擊之後,屍體就會變成細碎的小塊,砸在身上根本不會受傷。

容祁直接將怒氣轉移到那些屍體上,上演了活生生的一幕手撕殭屍的大戲,他的鬼氣雖然被算計無法攻擊,卻能壓制,震懾那些東西,將他們覆蓋之後,只能趴在地上掙扎,根本無法向前一步。

葉凌深知葉婉婉的手法,他能輕易的制服他們,卻是不能外傳的葉家祕術。

慕桁不攻只守,主要是那些屍體根本不攻擊他,他也比我輕鬆的多。

最煩的就是這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額感覺,我真是被葉婉婉那個女人給惹怒了。

“葉婉婉,你給我出來!”我直接吼道。

沒動靜,只是“葉婉婉”這三個字好像觸動了那些行屍走肉身上設置的某種機關,他們竟然分開行動,一部分繼續持續不斷的攻擊我,另外一部分各自成陣,將我們分散。

容祁也被徹底惹惱,他也吼道:“葉婉婉,我要見你。”

那個女人果然對容祁中毒已深,聽見容祁的這一喊,四周那些屍體,竟然真的突然退開,讓出一條道來。

緊接着,我看見一個白色的身影緩緩走來。

是葉婉婉。

她不知用了什麼術法,看起來竟然和之前一樣美豔動人,但是隔着老遠還是能聞到從她身體上發散出來的腐臭味道。

那是任何術都掩蓋不了的,身體從裏壞到外的噁心味道。

看着風情萬種、款款走向自己的葉婉婉,容祁很清楚的表達了自己的厭惡:“你爲什麼會在這裏。”

葉婉婉笑吟吟的看着容祁,深情道:“我自然是來見你的。”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葉婉婉在笑的時候。似乎有什麼東西從臉皮下露出來。

待我要看清楚的時候,那東西被葉凌婉婉本身發散的鬼氣散開。

想象一下,大概是蛆蟲之類的。

葉家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竟然淪爲現在這種樣子,她一定是恨我到極點吧。

對於葉婉婉的示好,容祁一臉厭惡,她也不去自討沒趣,只是將目光落在了我身上,剎那,就變得冰冷。

“舒淺,聽說你找到了互換命格的方式,真是恭喜你了。”她冷笑道,“你是不是以爲這樣,你就可以和容祁在一起了。”

什麼?

真是大吃一驚,葉婉婉竟然什麼都知道?

難道說……

我心裏突然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沒錯,從你們到了英國之後,我就跟着你們,你知道那對告訴你們逆天改命的辦法的吸血鬼姐弟怎麼樣了嗎?我把他們幾百年就停止生長的**一點點的撕成肉條喂狗。

“在折磨他們的靈魂的時候,我告訴她們,是你舒淺讓我這麼做的,你知道他們最後的下場是怎麼樣嗎?我把他們的靈魂釘在純銀的棺材裏。”

這個惡毒的女人,雖然吸血鬼姐弟並不是什麼好東西,可她的這種做法簡直是喪盡天良,那是無窮無盡的沒有盡頭的折磨。

“你舒淺當然不會爲兩個吸血鬼的死而感覺怎樣,畢竟已經從她們嘴裏知道了這個叫瑪麗的孩子的存在。”她隨手一指,瑪麗的身體出現在她的身邊。

雖然是瑪麗的身體,但身體裏面依舊是惡靈,她對葉婉婉做出一個讓人相當錯愕的表情,跪下來,吻了葉婉婉的腳。這是最恭順卑微的奴僕對主人表達敬意。

葉婉婉一腳將惡靈踢出去,之後連續的下腳踢踹着瑪麗的身體:“我之前是怎麼吩咐的?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我要你何用。”

“主人,請原諒我,我現在就幫你收屍了這些人,我一定會讓你滿意的。”在我們面前囂張跋扈,天不怕地不怕的惡靈竟然抖的厲害。

我在她的正面,可以輕易的看出她眼神裏的敬畏,沒錯,就是這兩個字。

我不同情惡靈,我要知道葉婉婉到底做了什麼。

又或者說,她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擡起頭向老魏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見那片荒蕪的沙漠陰風陣陣,半邊天空之上好像還映出暗綠色的光芒。

我估摸了一下自己出來的時間,大概已經過了一兩個小時,我必須要趕在10個小時之內,把胖子的靈魂給救出來,好讓自己的魂魄可以回到自己的身體裏,不然我們這幾個鬼就真的回天乏術了。

我隨着老魏向片荒漠走去,一直走了很長時間,終於在前面出現了一羣人影,他們蓬頭垢面,晃動着飄來飄去。

“老魏,這就是你說的那些孤魂夥伴吧!”我好奇的問道。這個時候我發現一羣孤魂正趴成一圈,圍繞着個巨大的地洞好像在看着什麼,這個地洞的面積大概有十幾平方米,從裏面往外閃爍着綠幽幽的光。

“老馬,你瞅見沒?那個地洞就是第一層修羅界的入口,這羣遊蕩的孤魂正在觀看裏面的打鬥!”老魏指着那個閃爍着綠光的地洞說道。

“老魏,我剛纔聽你說,這修羅界一共有九九八十一層,那胖子有可能會被放在第幾層呢?”我邊走邊問。

老魏轉過頭面露難色的說道:“這還真的不好說,這層級的安排是根據魂魄的實力來定的,越是天資厲害的魂魄,所排的層級就越緊接阿修羅的真身所在,也就是越往下,像胖子那實力,估計怎麼也要在個六七十層,當然,這都是我的猜測!”

我一聽六七十層,腦子裏“嗡”了一下,這他孃的去哪裏找啊,要是一層一層的下,至少也要好幾個月的工夫,看來死胖子這次真的是萬劫不復了。

老魏長嘆了一口氣道:“不管怎麼說,如果不救出胖子和火狐狸,僅僅靠你自己是根本無法逃出這個地獄的,咱們總要試一試,我倒是無所謂,就算是灰飛煙滅了也在所不惜!”

我和老魏走到那個地洞跟前,我伸長脖子往裏面觀瞧,只見下面是一片廣袤的平原,一羣人赤着膊手持武器相互廝殺着。周圍的地面上滿是躺在地上,扭曲呻吟的人,他們活肢體殘缺,或口吐鮮血。

“老魏,這就所謂的第一層?”

“不錯,他們在這裏廝殺,受傷後肢體又會重新復原,繼續廝殺!我在這裏已經觀察了很長時間了,他們就這樣周而復始的相互殘殺永遠沒有盡頭!”老魏皺着眉說道。

“那第二層的入口在哪裏,這……這可怎麼下啊,還有,下去以後怎麼上來!”我顧慮的問道。

我的話音剛落,只感覺身子好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往下吸我,讓我馬上就失去了重心。

“老魏!這怎麼回事?”我大聲叫道。

老魏也是大吃一驚,連忙伸出手來拉我,但是他拉住我的手後,明顯力量不夠,一下子也跟着掉進了地洞裏面。

我們兩個掉入地洞後,身子迅速的往下墜去,我驚慌失措,心說這可如何是好,他孃的這地洞下面又是一個世界,一會兒想出來都沒有能夠的着的東西。

我們下降的速度很快,我目測了下自己身體和地面的距離,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不摔死幾乎是沒有可能。

“老魏,這次真的是玩完了,咱們太冒失了,居然會毫無準備的就掉下去,胖子還沒見到,就活活的摔死了!”我在半空中嘶聲大吼道。

老魏緊緊的抓住我的手說:“老馬,你剛剛處於靈魂狀態不久,還不瞭解,你是摔不死的,咱們也是沒有重量的,吸引你的也絕對不是重力!”

“不是重力那是什麼?”我吃驚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兄弟願意更你同生共死,你去哪裏我去哪裏!”老魏大聲叫道。

我心說去你大爺的,我纔不願意跟你同生共死呢,我家裏還有老婆孩子呢,他孃的,你小子是不是在下地獄前找個墊背的,我他孃的真的是太倒黴了。

我們以極快的速度迅速下墜眼看就要接觸地面,那些彼此廝殺的人,我們已經可以看的非常清楚,距離也就只有十幾米。

我下意識的調整自己的身形,讓兩隻腳朝下,可是這麼快的速度下墜,不管是哪個部位着地都不會有好果子吃。而我此時卻是極其倒黴,因爲我所在的位置剛好是在一個巨大的石頭上方,看着那巨大的石頭,我琢磨着接觸時帶來的巨大的疼痛,不由的心有餘悸。

下墜的速度絲毫沒有減弱的意思,反而越來越快,我並不相信老魏所說的那一套,生活的經驗告訴,我這次死定了。

還沒容我來得及繼續胡思亂想,我已經掉在了那個巨大的岩石上,然而令我吃驚的是,我並沒那種強烈的撞擊感,眼前的一切都彷彿是空氣似的,我居然從中間穿了過去。老魏死死的拉住我的胳膊,一時間這天地間所有的事物,彷彿只有老魏是實實在在的存在。

我穿進石頭之後,就進入了厚厚的泥土層,周圍的一切就好像是火車窗外的景色一樣,迅速的往後退,並沒有給我們造成實質性的阻攔。

過了有一會兒,我們又進入了一片的廣闊的天地中,這裏羣山環抱,樹林密集,只見兩隊人馬站好方陣,開始相互彼此衝鋒,一時間,刀槍劍戟交錯,血流成河,比起剛纔在上面看到的景象,這裏的打鬥體面多了,最起碼不是那種一對一的單練,想來,這裏應該就是第二層吧。

我掉在第二層的地面上後,又開始重複穿越第一層時的場景,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會掉到哪一層,按照目前的情況看,我的終點站似乎還很遠。

“老馬,我害了你了,我忘記了你也是個實力雄厚的靈魂,還讓你往那個地洞跟前兒湊,現在你的下場和胖子一樣,也進入這修羅地獄,要面對無盡的廝殺了!”老魏沮喪的說道。

其實不用他說,我心裏此刻也清楚一二了。我此時考慮的不是去抱怨老魏,倒是琢磨着自己究竟會掉到第幾層,會不會和胖子來個大會師,如果我們兩個聯起手了,就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

老魏見我不理他,也不敢再說話。

我也記不清自己到底下墜了有多少層,總之很久很久,我腦子裏也不再去盤算什麼離開身體幾個小時了,去他大爺的,老子現在是蝨子多了不咬,愁多了不煩啊,索*咋咋地吧。

終於,牽引我的力量慢慢的若了下來,我掉落在一個冰天雪地的世界,這裏到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一眼望不到邊際,更令我奇怪的是,這裏似乎並沒有廝殺的場景,倒像是一個流放犯人的場所。

現在別說找犯人了,就是找個對手都沒有。倒是我們現在都處於靈魂狀態,我感覺不到寒冷。但是看着周圍一望無際的冰原和山峯,還有遠處那深藍色的天空,我心中有一種無盡的失落感。

老魏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說道:“老馬,這裏的環境還真不錯,雖說冰天雪地的,但是也遠離了塵世的煩惱,沒想到修羅地獄居然還有這樣一個所在!”

我對這個孫子已經沒有任何語言,這個時候他居然還有心情觀賞風景,隻字不提我們這次來的目的,不過我又能怎麼辦呢?事已至此,也幸虧有個老魏在我身邊,能陪我說說話。

我拍拍他的肩膀苦笑的說道:“老魏啊老魏,我被你害的來日本送死,我老婆孩子還在國內苦苦等着我回去,你說你缺德不缺德!我被你給徹底害苦了!下輩子,你好好想想怎麼補償我吧!”

老魏一聽我的話,滿臉歉意的看着說道:“兄弟兄弟,我真的對不住你,我以前在這裏讀書的時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腦袋裏被人家給別了改錐,回國後我居然一點察覺也沒有,直到前些日子才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不由自主的老是追憶以前的事,直到自己的靈魂離開軀體才徹底醒悟過來,兄弟這輩子是沒辦法補償你了,下輩子……下輩子,也要讓我去投胎啊,我是怕要被永遠困在這裏了!”

老魏的話剛說完,只聽見他一聲慘叫,眼睛瞪的跟燈泡一樣,接着身體就像兩扇破門版一樣,從上到下被分成了兩半,癱到了兩邊兒,鮮血瞬間就染紅了地面。

我大驚失色的看着前方,只見老魏身後站着一個模樣奇怪的傢伙,熊的腦袋人的身子,肌肉發達健壯,身高足足有兩米多,手裏拿着一個巨大的板斧,嘴裏呼呼的喘着粗氣。

這傢伙彷彿是一下子從空氣中鑽出來的,之前一丁點預兆也沒有,像他這麼大的塊頭,如果出現的話,我一定會留意到的,真想不明白他到底是從何而來。

還沒等我繼續想下去,那巨大的板斧已經向我狠狠的劈了過來。

看見敵人發起了進攻,我哪裏會白白捱揍,立刻向旁邊一閃躲過了他的進攻,其實不談道法的強弱,單說個人搏擊,眼前這個孫子,我還真的就沒有放在眼裏,他只是空有一身蠻力而已,毫無任何技術含量。

這傢伙見我躲開,立刻又是橫着一斧子,向我的腰間劈來。他的速度不算慢,但是要想砍中我,似乎還有一定差距,我身子一轉就把這一橫斧給躲開了。

我也不願意一直將戰鬥持續下去,想盡早的解決了他。飛身一腳猛踢他的手腕,想把他手中的斧子給踢掉,令我吃驚的是,這傢伙的手腕奇硬無比,震的我的腳掌一陣生疼。 我知道我問葉婉婉不一定能說,可是容祁問就不同了,我給容祁遞了個眼神。

容祁顯然對葉婉婉十分厭惡,他還是問:“所以這裏發生的一切你都參與了。”

“是啊,是不是一場大戲,看着你們被我耍的團團轉,你不知道我多開心呢。”

女人面對心愛的男人就會變成白癡,這句話最能形容葉婉婉現在的狀態,這個心機婊竟然就這麼將自己全盤佈局和盤托出。

用得意洋洋的語氣講述了她追蹤我們到英國,刑訊逼供問出我們之後的行程,她竟然比我們更早達到希臘,在這裏進行了嚴密的佈局。

“你以爲你們爲什麼能夠輕易的找到瑪麗?你以爲真是你和舒淺那個蠢女人一起才能找到瑪麗的嗎?不覺得太巧合了嗎?”

葉婉婉還是和以前一樣,不遺餘力的貶低我!

“你們不覺得你們第一套租住的別墅倒塌的很奇怪嗎?要不說你舒淺災星附體,好好的一棟別墅竟然只因爲租住給你就倒了。”

“是你做的。”我已經想到某種可能就直接問了。

“沒錯,就是我,如果不這麼做,你們怎麼可能來到這裏?”葉婉婉大方承認。“真不知道容祁怎麼看上你這麼遲鈍的女人,竟然沒有發現小林的異常,在去你們那裏的時候,她已經被我控制。”

之前當然也有察覺到小林有些不對勁,不過當時沒有聯繫到葉婉婉就很容易的被忽略過去。

葉婉婉接着說:“小林你們就不用惦記了,她在那裏。”

隨着葉婉婉手指的方向竟然真的看到了小林,只是之前長相甜美的小丫頭已經爛的不成人樣,身上爬滿了白蛆,每走動一步,身上就會有腐爛的碎肉掉下來。

如果不是葉婉婉特地說明,我怎麼都沒辦法將它和小林聯繫在一起。

“葉婉婉!”我現在恨不得過去將這個女人撕成碎片。

畢竟我已經不是兩年前的舒淺,我自恃可以控制好情緒,只有葉婉婉能一次次挑戰我的底線,激怒我。

“怎麼?又要展現你的菩薩心腸了? 農家福妻有點錢 我告訴你,她就是因爲你死的,所有幫你的人都必須死。”

“在發現瑪麗的鬼魂的時候,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就能和容祁在一起了?哈哈哈,現在怎樣?”她隨手將瑪麗的身體捏在了手裏。“只要我將這個身體毀壞,你就永遠無法和容祁在一起。”

我終於看清葉婉婉的目的。

是她,一步步引導我們走向改命。

是她,毀了一切的希望,將絕望帶給我們。

這個女人!這個女人!

我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希望想要弄死一個人,不是簡單的死掉,是將她折磨死,讓她經歷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狀態悽慘的死去。

我一定要弄死這個女人。

因爲葉婉婉的話,我被徹底激怒,一心只是將葉婉婉拿下。

葉婉婉在我動的同時就察覺出我的企圖,她冷笑一聲揮手,那些本來被定住的屍體再次行動,將我們所有人包圍。

不對,不是所有人。那些屍體沒有包裹住容祁,她單獨剩下容祁,將容祁交給對他攻擊有所免疫的惡靈。

“現在是你爲我盡忠的時候,我要你拿下這個男人。”葉婉婉冷冷對那惡靈說到。

從瑪麗的嘴裏發出不似人的尖嘯,她已經變異,衣服粉碎露出裏面用暗紅鮮血畫滿符咒的身體,就算沒有接觸到容祁的身體都能對他造成傷害。

葉婉婉怎麼會傷害容祁?她只是讓容祁逐漸虛弱下去,當惡靈接近他的時候,他已經體力不支的癱倒在地。

容祁從來沒有如此狼狽過。

他的臉上因爲抗拒這股力量而滿頭大汗,甚至沁出血珠。

他的身上不可抑止的顫抖,就好像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一樣,就算身體呈現出最差的狀態的時候也比現在要強上百倍。

看到這一幕,我感到一陣陣的心疼。

不行!

我不能眼睜睜看着容器收到折磨我大開殺戒,力求每一次攻擊都能直接讓屍體氣化,不會再有第二次出手的機會。

可是這些東西實在是太多了,埋藏在這個小鎮地下幾百年的屍體都被葉婉婉弄到了這裏,我被困住,根本沒有辦法出手去幫容祁。

葉凌的狀態也比我好不了多少,不知道爲什麼,之前對於兄長充滿敬畏的葉婉婉已經不在,她對葉凌也是起了殺心的。

徹底瘋了!

這個瘋女人。

葉凌苦笑:“淺淺對不起,我沒想到婉婉會變成這樣。”

我沒有迴應他,注意力全部被容祁那邊的情況吸引,葉婉婉走到了容祁面前,她用癡迷的表情看着容祁:“容祁,只要你答應我,我就可以放他們一條活路,我們兩個就在這裏,在這裏隱居下來,過二人世界。”

“我愛的人只有舒淺。”說這話的時候,容祁目光堅定的看着我。

他的舉動明顯的激怒了葉婉婉,那個瘋女人竟然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扯下了自己的衣服,在接觸到陽光之後,她的身體竟然快速的潰爛,先是一個個黑色的斑點,那些斑點無限擴大,之後露出裏面已經腐臭的肉來,更加濃重的臭味在整個亂墳崗飄散。

那些屍體在聞到葉婉婉身上發散的氣味之後全部變異。

這只是副作用,葉婉婉根本不在意這點,只是盯着容祁,尖叫道。

“這個世界怎麼可能存在一成不變的愛?你看看那個女人,這兩年也不是和葉凌在一起嗎?她的愛不僅僅對你,可是我不一樣,我只愛你,我愛了你九百年,爲了你,甚至變成現在這樣。”

訂婚後我穿到了十年後 說話的時候,她竟然撕扯了了之前還算完好覆蓋在臉部的麪皮,將那張已經毀容的徹底的臉露了出來。

一半天使,一半魔鬼,結合在一起除了猙獰估計也沒有什麼詞能夠形容現在的葉婉婉。

看到她這樣,容祁更是露出厭惡的表情,他堅定的重複了剛纔的話:“我愛的人只有舒淺,我愛了她九百年。” 眼前的這個熊頭怪人,人高馬大,蠻力過人,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是速度太慢,雖然他張牙舞爪的向我連撲帶砍,但是並不能近了我的身。

見踢他起不到任何作用,我一邊躲閃一邊琢磨着也尋來一個武器,不然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雖然我心裏早已有了準備,這既然掉下來了就一定免不了面對一場場廝殺,只是沒想到對手竟然是一個長着一個熊頭的怪物。

按理說這修羅地牢裏關押的應該都是人類的魂魄,這傢伙到底從何而來,我實在是搞不清楚,我趁他一個沒留神,一腳踹在他的膝蓋後面,他的腿吃力不住,一下子就跪了下去,由於重心不穩,他雙手趕緊去扶地面,手中的板斧也一時鬆開,被手掌壓在地面之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