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打量着飛撲而上的省工院球員,古加泥的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想要依靠半場盯人來防我們,爲免有點癡人說夢了吧!

既使你張若寒的速度再快,也不要妄想一個人,來看住我!

“你能防住我嗎?”古加泥的右手輕輕的拍打着籃球,眼睛盯在那個自己第一次想要去打敗的男人臉上!

張若寒點了點頭,向上提了提黃色的球褲,彎下腰和古加泥對視着。

這個似增相似的場景,已經不知道在張若寒的夢裏上演過多少回啊!;

而如今,總算是真真正正的對上古加泥了,那股從內心深處泛起的巨大興奮,不由自住的充斥在張若寒的每個細胞裏,讓張若寒向是一頭飢渴的野獸似的,雙腳上的力量全力一發,不顧一切的,作勢向古加泥狂衝過去!

來吧,古加泥!

我等這一天,真的已經等的好久了!

……

猛然擡起腳跟後,古加泥整個身體如雄鷹展翅一般展開,瞬間爆起了讓人難以置信的的逼人氣勢,像是一頭將籃球緊緊抓於爪中的雄鷹,沒有任何怯意的與飛快逼近的張若寒,對衝在一條直線上!。

張若寒等這天等了好久,古加泥又何曾不是呢?

只有打敗了像張若寒這樣的對手,古加泥纔可以痛痛快快的在心中,吼出勝者的快感!

“呼!”

左邊還是右邊!

張若寒的頭髮在二人高速對衝,所帶起的氣流中不斷的向後揚起,已經顧不得思考任何一切的大腦,本能的按照多年來人球兼顧的防守習慣,在做着防守時的預判!

電光火石的剎那間,張若寒發現古加泥運在右手中的籃球,隨着猛然提起的右腳尖,在身前有個不經意的往右移動的動作時,終於決定賭一下自己多年來,所積累出的防守經驗!

飛快向右側微微的邁了一步,張若寒等着古加泥向右突破時,卻發現古加泥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無比得意的笑容,猛然一翻左腳腕,運球的右手在身前劃出一個逆時針的圓圈後,突然連人帶球向張若寒左邊高速橫移過去,瞬間從張若寒的左邊一陣風似的穿了過去!

被古加泥一穿而過的張若寒,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可是在心中卻已經大聲狂笑起來!

古加泥,你當真沒有令我失望啊!

這種令人防不勝防的感覺,真的是有夠痛快的!

。。。。。。

目睹古加泥從張若寒的面前一突而過後。掩嘴而驚的蘇雨文和滿臉不敢置信的金娟,對往一眼,繼續向場上看去,卻看到了更加讓她們不敢想象的畫面。

從四十五度角直直的向省工院的籃框斜插而去的古加泥,全身爆起了火一般的殺氣,加上紅色的球衣、桔黃色的籃球,形成了一團彷彿可以燃盡一切的巨大火團,帶給籃下的夜未明一種前所未有的巨大壓迫感時,擡腿就躍了起來。那束有意有無意掃向夜未明的眼神中,滿是極度的不屑和輕視!

md,給我去死!

身處古加泥讓人不能不怒的眼神下,心頭泛起滔天怒火的夜未明,緊跟着古加泥跳了起來,蓄集着怒火和全身力量的右手,更是在身體上升的瞬間,向後一個勁的揚去,就等着掌握到古加泥妄想強行出手的剎那後,送給古加泥一次輕視他人的痛果吃!

兩人的身體在風中不斷的向上升去,突然,古加泥作出了一個讓夜未明非常不屑的舉動。

躍起半米有餘的古加泥,竟然扭腰向零度角上三分外的陳鬆人,爆喝一聲“阿鬆,接球!”作勢用右手,向陳鬆人推出了籃球。

哼~!

身在空中的夜未明看到古加泥的傳球后,不禁搖了搖頭,飛快的泄去右手上的力量,準備和古加泥一起向地上落去時,卻突然的眼前一花,看到了終生難忘的一幕!

已經向右扭着身體的古加泥,並沒有把籃球傳向陳鬆人,而是用右手手腕緊緊夾着籃球后,突然爆起腰板上的所有力量,猛然將身體強行扭回正對夜未明後,閃般的將夾球右手從夜未明的腋下伸了過去,接着,輕輕的一抖手腕。

“刷~”

籃球升到籃框的正中央時,突然得向下掉去,輕輕的穿過球網,落在夜未明身後的地板上,“砰砰砰~~”的一下接一下作響着。

面對古加泥如同雜耍般的一次神來之筆,還有他突破張若寒時的輕鬆隨意,整個紅三環體育館裏瞬間變得一片譁然。

這就是cuba全國第一人的真正實力嗎?

強!

當真強的讓人心驚啊!

令人不可思議的超級球感,再加上靈活的向是全身每一塊肌肉都可以操縱自如的身體,真的不知道還會創造多少個,令所有人無法想象的精彩瞬間,和令對手無能爲力的心碎時刻啊!

轉過身體的古加泥,焦急的目光向場邊看過去,直到看到臉上流露出巨大驚訝的蘇雨雯後,方纔非常溫柔的笑了一下。那張英俊帥氣的面孔掛上如此的笑容,一剎那間,散發出一股讓人無法想象的男性光輝!,

目睹古加泥如此迷人的男性光輝,剛剛已經因爲古加泥的進球而歡呼不以的女fasn們,更加狂熱的歡呼起來。可是卻沒有注意到,古加泥的目光,只是緊緊的系在蘇雨雯一個人身上,再無它物!

丫頭~

看到了吧!

張若寒是很厲害,

但我比他更強!

…..

蘇雨雯在古加泥送上的專屬微笑中,竟然瞬間迷失了自己,內心深處本就有點搖晃的細弦,更是拼命的顫抖起來。

傻子!

原來,你真的很厲害!

……

“呵,另外一支小怪物對籃球的駕御力,還是如此的隨心所欲啊!”主席臺上的陸其順,向後晃了晃身體,微笑着說。

隨着古加泥的一次精彩表演,而滿臉驚訝的吳霆聞言後,默不作聲的點了點頭。能夠用一個假動作,就輕易的晃過張若寒的球員,這可是頭一個!

“看來二人第一次的交鋒,算是戰成平手!”陸其順端起荼懷,抿了一口荼水,隨口說道。

“算是吧!”吳霆順着陸其順的話說了一句,可是仍然堅持己見的又補充了一句:“不過,我還是覺得張若寒,更厲害一些!”

“何解?”陸其順將荼懷放回桌上,側着頭,向吳霆問道。

“他自己會告訴你的!”吳霆順手向場上指去,眼中充滿了對張若寒的信任!

張若寒,我絕對相信,

你纔是最強的!

……

靜靜品味着古加泥帶給自己的一絲無力感,張若寒的像是過足癮似的,非常滿意朝天伸了個懶腰,全身緩緩的流過一股冰涼的快感。

自己有多少年,沒有產生過這種無力感了?

三年,還是四年?

彷彿只有在剛剛學球的那兩年,纔會被對手如此輕鬆的一突而過吧。

呵,沒想到,在今天,在自己最欣賞的古加泥身上,竟然重溫了這種會讓人變得更加振作的無力感啊,真是讓自己好懷念,那種看着眼中強大的對手,被自己一點一點超過的日子啊!

古加泥,謝謝你讓我再次體會到這種無力感。

就讓我好好的報答你吧! 重生之千金傳奇

緩緩走到夜未明身後,張若寒彎下腰,右手貼在籃球柔軟的表皮上,五根手指大力一發,將籃球生生的提起來,兩眼中閃爍着明亮的目光,面帶微笑的向隊友們尋問道。

“大家震憾好了沒有,要是震憾好了,就開始我們的反擊吧!”

震憾?

ps:做人要厚道,看書請投票,謝謝^_^!

鬱郁林中樹2005.9.22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這麼好吃的栗子,父皇到底是怎麼想的?

周子安有點疑惑。秦暮暮到底為什麼被懲罰呢?父皇讓她做雷公栗,這栗子可以說很好吃啊。

「父皇!」

安公主一直是皇上最為珍愛的女兒。皇上甚至允許她,不需等待經通傳,就可以直接進入內殿。

「子安,你來了?今早不是來過了嗎?」

「那兒臣又想父皇了嘛。」

周子安在皇上身邊坐了下來。她的頭靠在皇上的肩上,語氣親昵又嬌嗔。

「都這麼大了……」

雖然這樣說著,但皇上還是摸了摸周子安的頭。父女倆看著對方,呵呵直笑。

「父皇,你吃。」

周子安剝了一個手裡的栗子,然後喂到了皇上的嘴裡。然後她自己也吃了一個。

真好吃啊!周子安又感嘆道。這麼好吃的栗子,父皇到底在想什麼啊!

「父皇,好不好吃啊?」

「你餵給朕的,當然好吃啊。」

霸情冷少,勿靠近-沐小烏 聽到這句話,周子安笑了出來。她的父皇還真是愛逗她啊。父皇果然很疼愛她。

「父皇,兒臣是認真的。您認真說,這個栗子好不好吃啊!」

「好吃啊。是你親手做的嗎?」

父皇也覺得好吃嗎?周子安起初還以為,她的父皇是口味太獨特了。所以覺得難吃,然後他才想打秦暮暮的。

秦暮暮被打的原因,越發難解了啊……不過周子安,是不會把疑問留在心裡的。

「父皇也覺得好吃。那兒臣就有點不明白了……」

「你有什麼不明白啊?是不是想跟朕要賞賜啊?」

周子安聽到這句話,然後捧著栗子,跪在了皇上面前。皇上對子安的舉動,大為不解。

「子安,你這是想幹什麼?」

「兒臣斗膽,向父皇進言。兒臣想要為秦暮暮討個賞。」

「秦暮暮。」皇上聽到周子安說到這個名字,突然明白了不少,「這些栗子是秦暮暮做的吧。」

「嗯,兒臣不明白。父皇,你也覺得這些栗子好吃。那為什麼要罰秦暮暮呢?兒臣覺得秦暮暮該賞不該罰!」

若是旁人這般說,可能早和李雙希一個下場了。但眼前的人,卻是皇上最疼愛的公主周子安。

只見皇上站了起來,將跪在地上的周子安扶了起來,又讓她坐在了榻上。

「子安,朕罰秦暮暮,並非是因為她這道雷公栗做的不好。而是有其他原因。」

「那兒臣想知道,秦暮暮哪裡做錯呢?」

「她沒錯。原本是朕的問題,但最後卻讓她受了罰。」

皇上突然這樣說了,饒是周子安也有些驚訝。秦暮暮沒有錯,但卻被罰了,還是那麼重的杖刑。而且皇上居然肯承認是自己的問題?

「兒臣覺得,秦暮暮一定有地方做錯了,父皇你才會罰她。」周子安覺得,不能直接說父皇錯了,「但是兒臣也認為。有功就要賞,有錯就要罰!秦暮暮的錯,您已經罰了她。但是她的功,您還沒賞呢?」

周子安一番話,明顯給了皇上台階。那時皇上的確是一時沒控制住情緒,才把氣都撒在李雙希身上。

「子安真是朕的好女兒。秦暮暮有功要賞,你也要賞。」

「兒臣,謝謝父皇!」

當李雙希蘇醒時,她發現身上的確很痛,但屋子裡卻好像多了更多,以前沒有的東西。

那些是什麼……

「李雙希,李雙希。」

怎麼還有人叫她李雙希呢?剛剛清醒的李雙希,眼睛還有些看不清楚。

「你醒了嗎?醒了就回答我啊!」

這個聲音,很熟悉。雙希努力睜開眼睛,手用力的揉了揉,她使勁看清楚眼前的人。

林笑笑!

雙希突然完全清醒了。她想要坐起來,卻忘了自己受傷了。一動就會觸痛傷口。

「笑笑……」

雖然身上很痛,但此刻,李雙希的心裡不知道有多開心。林笑笑怎麼會在這裡?

「你看你,一點都不聰明。都說了,外面的人比我更凶的。」

林笑笑遞給雙希一杯茶,然後坐到了地上,這樣雙希就能與林笑笑平視,不用仰著頭那麼辛苦,也不用擔心這樣會牽動傷口。

「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儘力做了,但還是這樣。」

「你別又做出這副苦相。」林笑笑敲了敲李雙希的頭,「你也不是完全沒收穫的。」

雙希有些疑惑,但她還是順著林笑笑的手指方向看去。

難怪她感覺房間好像多了什麼。

那裡居然是……一套純銀的廚具……

「笑笑,那個為什麼會在這裡?」

「皇上給你的賞賜,就連我也是。」

賞賜?不是剛剛才杖打了她嗎? 婚婚欲睡:老公,約嗎? 現在又有賞賜了嗎?

「那是皇上賞賜給我的?你也是?」

「是啊,不然我怎麼會在你這裡。你做宮女都有丫鬟服侍。」

「……」

做宮女都有丫鬟服侍……好像真的挺讓人難以理解的……

「做宮女當然沒有丫鬟服侍,但做御廚,還是可以的。」

周子安來到這裡的時候,正好聽到笑笑說的那句話。

「我是……御廚嗎?」

「不是。」

唉,李雙希覺得自己又白高興了一場。看著這幅模樣的李雙希。周子安不禁笑出聲來。

「笑笑是本公主帶進宮的。等你的傷好了。她就會出宮了。至於御廚,憑你的身份是做不了的。」

周子安這些話,無疑潑了李雙希一大盆涼水。原來,她所期望的東西,全都是不可能實現的。

「你也不用這麼失望。」周子安走到李雙希面前,蹲了下來,「這次你栗子做的好。父皇喜歡吃,所以賜了銀廚具給你。而且還特別嘉獎你。」

周子安從袖子里摸出一隻令牌,塞到了雙希手上。

「這是?」

「這是出宮的令牌。」 朕的皇后總想篡位 周子安站了起來,伸了一個懶腰,「這次我幫你買栗子,真的是累到我了。以後就自己買吧。」

這是一塊可以出宮的令牌!她可以自由出入宮中了?

「但你要記得,每次出去都要和御膳房的採買同行,一個月最多出入三次。」周子安喝了一杯桌上的涼茶,「不要太頻繁,不然我有資格收回的。」

原來是有限制的啊。不過能夠出宮,雙希就很開心了。 餘下的四名省工院球員,互望幾眼,竟然同時指着對方問道,,“xx,被震撼的人是你嗎?”

看到大家互相指着的手指,四個人不禁樂了,同時放下手指後,向張若寒圍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