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手機裏立即傳來劉殿志有些沙啞的聲音:“丁總,請來研發車間。”


回了個“好”字,丁馳掛斷手機,衝着寇宇一招手:“走。”

丁、寇二人出了辦公室,大步奔向研發車間。

遙控門適時打開,劉殿志站在門內示意:“丁總、寇經理請!”

對方神色嚴肅,甚至還有些凝重,丁、寇的心情都不禁忐忑。但二人什麼都沒問,而是進得門去,在劉殿志引領下,沿走廊向前奔去。

來在最後一道工序車間外面,劉殿志收住腳步,衝着丁、寇二人點點頭,然後對着拾音器說:“丁總、寇經理來了。”

走廊過道玻璃裏面的屋門打開,神色同樣嚴肅的科研人員出現在裏面,當先的年輕女子說了話:“丁總、寇經理、劉經理,我受科研組委託,向幾位領導彙報,馳名電子第一代手機正式組裝下線完成!”

稍稍一愕之後,丁馳激動的說:“好,太好了,謝謝你們,謝謝大家,辛苦了!”說話間,深深彎下腰去。

“譁……”熱烈的掌聲響起,所有科研人員全都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不辛苦!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劉殿志代表衆人表態,聲音更加沙啞,眼中泛着晶瑩的淚花。

霎時間,科研中心充滿歡聲笑語,人們說呀跳呀,科研人員更是擁抱着哽咽不能語。

丁馳胸口也是一陣陣起伏,心潮翻滾不已。

過了好大一會兒,人們慢慢告別狂歡模式,才滿眼熱切的望向丁馳。

轉頭抹了抹臉頰,丁馳再次看向衆人:“不容易呀,這都是大家智慧的結晶,都是大家辛勤勞動的結果。沒有你們,就沒有新機子的誕生,就沒有馳一電子的今天,我是打心眼感謝大家。在這裏我表個態,除了之前約定的獎勵外,我以個人名義,再獎給科研組一百萬元。”

“哦,丁總萬……”

“丁總威武。”

歡呼聲、笑聲又響成一片。

劉殿志湊上近前,笑着道:“丁總,您太威武了。”

丁馳卻故意板了臉:“看你剛纔那神色,我還以爲出岔子了呢。”

劉殿志“嘿嘿”一笑:“哪能呢?有您的英明領導,絕不會出錯的。那不是爲了增加儀式感的莊重嗎。”

“好小子,怪不得老薛那時候就說你賊呢。”丁馳笑着挑了挑眉毛。

“噗嗤,哈哈哈……”寇宇忍不住笑了。

隨即丁馳、劉殿志也跟着笑了。

本來隔斷裏面已經笑的告一段落,看到外面三人笑的前仰後合,他們也又跟着笑了起來。

幾個月來一直很是嚴肅的研發中心,又變成了歡樂的海洋。 當天丁馳回去的很晚,因爲他和大家共進了晚餐,還與研發核心人員研討了接下來的一些事宜。

看到臉泛紅暈的丈夫,週一撅了嘴:“哼,又悄沒聲的去喝花酒了?”

丁馳“嘿嘿”笑着,湊上前去:“什麼叫又呀?我根本就沒喝過花灑,近兩個月喝酒也是少數。對了,我今天給你打過電話,說是要晚回來了呀。”

“哼,沒聽到。”週一板着臉,轉過頭去。

“這我不是回來了嗎,來,慶祝慶祝。”丁馳說着,就張開雙臂,摟了過去。

“臭死了。”週一向後一躲,接着苦了臉,“哪有心情慶祝,那個又來了。”

丁馳先是一楞,隨即問道:“哪個?張三李四王二麻子?”

“盡胡說,是那個來了,咱媽又空歡喜一場。”週一說到這裏,眼裏已經有了淚花。

丁馳使勁晃了晃頭,意識才更清醒一些,趕忙關心道:“你是說,沒懷上?怪不得檢查幾次都沒有呢。沒事,下次再來,省得你疑神疑鬼,還擔心有了什麼毛病。”

“你不怪我?”週一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

“我怪你什麼?這又不是一個人的事。再說了,我媽也是明白人,還能說什麼不成?”丁馳說着,坐到牀邊,攬住了妻子肩頭。

週一臉上愁苦這才少了一些,不過還是說:“我看咱媽的那欣喜勁,真不忍心。”

丁馳笑着眨了眨眼:“那有什麼?咱們有地有種,還愁結不出果實?”

“真粗俗。”週一紅着臉,終於有了笑容,隨即問道,“你剛纔說要慶祝,慶祝什麼呀。”

“你猜。”丁馳挑着眉毛,賣了關子。

“我猜……小黎來了?要不就是蕭丹?該不是甄姐吧?”週一故意搗亂。

丁馳擺着手:“別瞎說,正經的。”

“正經的,正……”叨咕了兩聲,週一忽的道,“難道是手機生產出來了?”

“當然了,給你。”丁馳說着,打開挎包,取出一個精緻的盒子。

“哇”,剛一看到盒子造型,週一便驚呼起來。她調整了坐姿,雙手鄭重的接過盒子,平放在牀鋪上,然後小心打開。

週一在看到機子後,直接又“哇”了一聲:“太棒了!學弟,你真好!”直接一口親到對方臉上。

就在丁馳想着趁機“搗亂”時,週一早已迅速復位,雙眼死死的盯着手機,雙手輕輕捧了出來。

“太漂亮了,流線型機身,彩色外殼,舒適手感,真的太棒了。”週一“嘖嘖”連聲,掀開了手機翻蓋,手指輕輕在紅色開機鍵上按了一下。

一陣輕盈的音樂響起,屏幕泛出光亮,先是開機歡迎語,隨即便是待機顯示。

“好,太好了。”週一愛不釋手,卻又不捨得頻繁操作。

丁馳輕輕一笑,擡手示意:“你試試。”

“我,真的是給我的嗎?”週一雙手捧着手機,歪頭問道。

丁馳點頭道:“當然了,這是真正的第一部。”


“那可太好……”話到半截,週一又停止了即將的操作,神色也很是嚴肅,“這可是公司第一部機子,你這直接給我,是不是不好呀,是不是應該使其更有意義一些?”

丁馳輕拍着對方肩頭,很鄭重的說:“你是我的妻子,又是公司法人代表,第一部最應該給你了。”


“對呀,我是法人,是公司老闆,我用再合適不過了。”週一忽的興奮,卻又小心的收住動作,在手機上操作起來。

“不錯,真的不錯,就這個按鍵的觸感,比我現在用的那個好。還有這個外殼,那可漂亮多了,不像那個機子老氣橫秋的。”週一說到這裏,還故意厭惡的瞪了正使用的那部機子。

前後左右欣賞了無數遍,又對功能進行了多次操作,週一指着手機道:“這就是放到十年後,也絕對不會落伍的。”

“你真有眼光。”丁馳豎起了大拇指。

“當然了,要不怎麼能夠淘到你這個學弟老闆呢!”週一自是認爲對方在調侃,隨即膩膩的又在對方臉上親了一下。


其實丁馳並非純粹調侃,他就是按十多年後的樣式提的要求。只不過限於當下相關技術、工藝的制約,有些組件和功能達不到那樣的效果而已。

又操作了一通,週一拆開舊手機,就要把手機卡換過去。

丁馳笑着阻攔:“現在還不能用,還有一系列手續呢,比如型號覈准認證、進網許可認證、其它的一些認證。另外,我們自己也有許多工作要做,手機命名,營銷策略,宣傳推廣……”

“手機上這不是有‘CY’標識了嗎?這不是名字?”週一打斷道。


“沒錯,這是手機的名字,是咱倆名中首寫字母抽象組合。我說的是系列名,就好比‘馳名三號’芯片,以後還要有類似的四號、五號。”丁馳給出解釋。

“手機不同於芯片,是要與最直接客戶見面的,必須有意境才行。可不能像芯片那樣老三老四老五的,就跟農村孩子小名似的。”週一說到這裏,微微一笑,“你說這名字我能給取嗎?我是說,我可以有推薦權嗎?”

丁馳一笑:“當然可以了,我們正準備一定範圍內徵名呢。你是法人代表,又是我丁總的夫人,當然可以了。”

“好,那就行。不過只要給我這個權利就行了,至於其他身份無需考慮,最終還是要選最優的。”做過說明以後,週一轉過臉去,嘴裏叨叨咕咕起來,“取個什麼名字,表達怎樣的理念呢?”

就這樣,週一幾乎沒再理丁馳,而是就那樣神叨的念着,癡楞的想着,只到手機放在枕邊睡去。

“有了手機,忘了男人。”丁馳自嘲着,躺到了牀上。

這段時間天天都是相擁着,嘮叨着情話入睡,這突然就光棍一人,丁馳一時還難以入睡。躺了差不多兩個小時,纔算是睡着了。

“深情凝望,對,深情凝望。”

就在正睡得香甜時,丁馳忽的被喊聲驚醒。他稍稍一楞之後,馬上推着妻子:“週一,醒醒,怎麼啦?”

週一身子動了幾動,才睜開惺忪的雙眼,卻立即抱怨起來:“都怪你,我都想到名字了,被你這麼一打擾,又想不起來了。”

“名字?你好像說什麼望什麼情的,凝望,好像是凝望。”丁馳眨着眼,回想着可能聽到的內容。

週一興奮的手舞足蹈起來:“哈哈,想起來了,就叫‘深情凝望’怎麼樣?”

“深情凝望?”丁馳一時還沒理解。

“你看啊,這家公司是咱倆的,我又是你的愛人,這必然有一段愛的經歷,這可以渲染故事。同樣的,咱們的產品也可以賦予‘愛情’、‘愛人’這樣的喻意,機子既可以理解成另一半,也可以理解成愛的見證。等到第二款、第二款陸續出來的時候,還可以按照愛的進程也賦予相應的名字,比如……”週一越說越興奮,直接坐了起來。

丁馳先還睡意惺忪,後來越聽越興奮,最後直接道:“這個系列就叫‘深情凝望’。”

週一很是高興,卻又自謙的說:“還是要廣納忠言,優中選優。” 七月初的首都,氣溫已經很高,更令電子謎們發燒的是即將開始的一場盛會——電子新品國際博覽會。

據傳,這次參展的既有老牌企業,也有電子新秀,不過所有展品都必須是新產品,這是會務組的規定。也就是說,展品必須都是剛上市不到一年,甚至根本還沒上市的。

博覽會開幕的日子到了,上午十點鐘舉行開幕儀式,之後展區正式開放。

呼啦啦,人們一下子涌入展區,多個展區內入口出現了暫時的擁堵。隨即電子謎們按照印象中的布展位置,奔向自己心儀的區域,當然很大一部分還是沒頭蒼蠅般的亂躥。

“快看,快看,展臺真漂亮。”

“哇,不虧是國際大品牌。”

“這就是新品呀,果然漂亮多了。”

“漂亮是漂亮,價格也漂亮,四個九呀。”

人們品評着、比劃着,觀展氣氛瞬時熱烈。


“這是雕國的,這是阿德的,這是猶斯的,果然都是大牌子,這裏還有……國產的機子。”

漂亮美女的話吸引了周邊人們的注意。

“是呀,去年就有國產的機子了,今年又出來一款,好像不是一家的,過去看看。小靚,你慢點。”帶着好奇的心態,這撥人向着那個邊角的區域走去。

“哇,真的會是這樣嗎?”名叫小靚的漂亮美女離着展臺越來越近,瞬時被屏幕上動態畫面吸引,腳下步子也加快了好多。

來在屏幕前,美女小靚楞住了,目不轉睛的盯在屏幕上。

“漂亮,真的太漂亮了,這是我見過的最漂亮手機。”小靚喃喃自語着,忽的轉過頭去,大聲喊着,“你們快點,太漂亮了。”

相比起漂亮美女小靚,同伴們走的慢多了,這倒不是他們故意的,而是一路走來一路看過,不似小靚那樣直奔目的地。

“哇塞,漂亮死了。”

“歐耶,精品中的精品。”

“我也想要。”

真正看到屏幕上畫面,這些人才感嘆起來。

小靚不再招呼這些人,而是拿起手機撥了出去:“嗯^^小磊,我想換手機……那個是買了時間不長,可是也太醜了……你過來看嘛……就在五號展廳,進門往右拐,然後一直走,就在角這……叫,馳一電子……國產的……國產的怎麼啦?你是沒見……你真好,小磊,我等你。”

甜膩膩的說了一通,小靚對着手機“啵”了一聲,結束通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