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手中同時捏著兩張地圖,一張是整個藍天之巔的,另外一張則是蕭家太祖給的財富儲藏之地的地圖。


不時的查看一下,天奇等人在叢林中慢慢走著!天邪始終寸步不離天奇,耶魯吶他們則是按照天奇的話四處查看,凡是被他們走過的地方,覺得可以為奇門提供場地的,都會被留下記好。

可望著叢林中三分之一的大樹他們兩三個人聯手都抱不完,眾人都驚嘆這裡的樹子怕是已有些年代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太陽當空!已在叢林走了好幾個小時的天奇等人,突聞一陣陣大喝聲從東北方向傳來,眾人都有些疑惑。

「奇少,叢林那邊有人!」

「過去看看!」

此時在叢林東北方向的一片開闊地中,約莫三百人正在這裡接受最為殘酷的訓練,他們身子魁梧,個頭均是一米九以上,縱然是低溫,每個人都是一件灰色背心,將其發達肌肉展現出來。

訓練場放置了各種道具,而在百米之外樹林中,則是搭建幾間茅草小屋!

小屋中,此刻正有一名面色剛毅的男子坐在那木柱之上,盯著遠處的訓練,時不時讓身邊的人去吼兩聲,但凡完不成今日任務的,不但要接受懲罰,還要被倒掛於樹枝兩天,兩天之後,任務加重兩倍。

蹬蹬蹬…..

腳步聲由遠至近,坐在小茅屋木柱上的男子側臉,手下一員大將大步跑上來!道:「頭,西南方向發現有十幾人靠近。」

「他媽的,究竟是什麼人敢靠近這裡?斷魂尊不是已經跟四尊衛說過的了嗎,他們也答應不讓自己的人靠近我魂營的訓練場嗎!派人去查。」

「是!」

大漢轉身小跑離開!訓練場地又是一名大漢跑了過來,立在男子身前,面色剛毅的道:「頭,那小子究竟是誰送來的?每一天拖累我們的進度不說,體力差到極點,我建議將他攆出我魂營,從哪個衛進來的就滾回哪個衛去。」

說到前晚進入魂營的那小子,男子也是一陣疑惑。因為當時送那小子來的人是自己衛中兄弟,說是斷魂尊同意的。

「奇怪了,我魂營成立以來一直都是以實力為尊,斷魂尊也要求不得徇私舞弊,這回他怎麼同意讓一小子進來!」男子也相當疑惑。皺著濃黑的眉頭,對魂營的教官說:「單兇,雙奚那邊可曾查到那小子的來歷?」

大漢一抹額頭汗水,面色凝重的說:「查了,可被斷魂尊知道了!被罵了一頓。我說頭,斷魂尊嚴格要求,可這…」

顯然,魂營教官單兇很不理解秦無敵的用意,為什麼肯接納一個體力極差、不管是單兵作戰還是突襲的小子進入魂營,這顯然很不符合魂營的規矩。

魂營頭頭目光眺望遠處訓練場中,定格在中間身板弱小的少年身上,發現那少年別說是跟著訓練了,讓他站著他雙腳都沒力氣,眉頭不由皺了起來,心裡極其不爽。

「對了頭,今早那小子集合晚到半小時,被我抽了一頓,任務加重,嘿…他居然威脅我說要整我。」

「哦,有這種事!」

教官點頭說:「他說有一天要整死我,他還說他是尊皇衛的!」

尊皇衛?魂營頭頭眼角一跳,沉聲道:「尊皇衛是我奇門戰鬥力最強悍的衛隊,更是天尊身邊的人!蘇河一戰,參與戰鬥的兄弟都說燕雲十八騎能在瞬間將人剔成白骨。天邪那變態更是在前不久應戰五尊衛首領的聯手,那是你我親眼所見!那一戰可真是令人一聲不可忘記,尊皇衛的實力不是五大尊衛可以相比,他們每一個人都很強,怎麼可能是那小子….」

談及天邪,魂營的這些核心人物是面色巨變!

「單兇,你立即將那小子弄到樹立中,掉他娘的三天,狠狠的抽!」

「頭,那小子現在的身體素質很差,要是弔死了斷魂尊那邊問起來怎麼交代?」

一聽,魂營頭頭頓時頭大起來! 霸道總裁你好壞 「狗日的,斷魂尊這是怎麼了?給我勾魂出難題不是,我魂營本來就是將生死置之度外的,整,死了我給你扛著!」

「好嘞,等的就是頭你的這句話!」教官大笑著離開。

這時,一個兄弟大步跑過來,氣喘吁吁的所:「頭,天尊來了!」

天尊?

男子差點沒從木柱上摔下來!怔然之後,跳了下來,急道:「在哪裡?」

「已經過來了!」

側臉,魂營頭頭便看見在小茅屋左邊,走來一群人,聚光之後,他發現竟然是燕雲十八騎!而中間的白衣青年正望著訓練場,在他的身後,是一位銀色面具的男子。

看見年輕的白衣青年,魂營頭頭勾魂腦海中瞬間響起在京都發生的事!與狄家管家狄福和三名影子的兩場比試,可謂是的震撼人心!還有已經覆滅的群義會,也就是被這個看起來很年輕的人孤身闖入,憑著一把妖刀宰殺了數百精銳。

同時,勾魂也想起韋陀堂宣布投降奇門之後,谷老爺子讓他們跪地發誓誓死效忠奇門天尊。

大步走上去,勾魂躬身道:「魂營勾魂見過天尊!」

勾魂?

清冽星目收回,天奇打量著眼前男子,蓄著一頭短髮的他,竟高出林天奇半個頭,一臉的剛毅神色,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氣息,渾厚。

「自家兄弟,不必多禮!」

「天尊,這邊請!」

移步到小茅草屋,天奇的目光卻是在遠處訓練場地中搜索,就是沒看見那小子的身影,不由奇怪起來。

PS:今天繼續爆,已經接近月底了,有花的大大投一下! 訓練場上的兄弟訓練的不時發出慘叫,可就是沒人發現小茅草屋這邊的動靜!這不是他們沒有警惕,而是在惡魔教官單兇的訓練下,精力不集中就是懲罰。

茅草屋這邊,燕雲十八騎散開保護,不管是什麼時候,他們的警惕都一樣。

天奇坐了下來!天邪立在一邊。

林天奇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魂營的訓練場,這令為首的幾人心裡都在想著會不會是有什麼事,然後驚動了忙碌的天尊,可要出口問點什麼,勾魂又覺得不妥。

此時發現林天奇正在點著訓練場的人數,勾魂急道:「天尊,魂營正式成員三百人,候補五十人,戰爭中犧牲多少就會從候補中選實力強的填補,目前在這裡的就只有兩百人。」

「其他人呢?」

「其他人隨副將雙奚在秘密訓練,我們是分階段交換訓練,這樣可以節省很多時間!」

這些都是魂營的機密,今日若不是林天奇親自過來,就算用刀架在勾魂脖子上,他不會說出來。

點點頭,天奇起身道:「時間固然重要,可還是要講就技巧!奇門上至神衛下至星衛,每一衛都有你們自己的殺手鐧,單獨成立的死營都是重點培養對象,你們有什麼需要的就直接找各自的尊衛首領,他們會上報給我,我會及時給你們解決。」

「謝天尊!」

淺笑一聲,天奇拍了勾魂碩健肩膀。道:「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到時候用你們的成績回報我就行了!」

「天尊放心,對魂營只講究結果,不過問過程!明年開春,一定會交上滿意的答卷。」

「好!那你們繼續訓練,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就這樣走了?天尊怎麼什麼都沒交代?望著天奇離開的背影,勾魂有些蒙了!突然,見燕雲十八騎首領耶魯吶站著沒動,勾魂移步問:「魯兄,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交代的?」

耶魯吶再次看了一眼訓練場上的眾人,側臉疑惑的道:「打聽個事,勾魂,前晚魂營不是進來一小子嗎,怎麼沒看見他?」

小子?

魂營的兄弟勾魂再清楚不過,年齡均是二十三以上,要說小子,就只有讓他恨不得抽死的那個,可耶魯吶是燕雲十八騎首領,又是尊皇衛的人,更是天尊身邊的人,突然間打聽這事,這讓勾魂不得不好奇。

可是,為了證實是同一個人!勾魂還是出聲問:「不知道魯兄問的人叫什麼名字?魂營隔三差五的都在交換訓練。」

「衛國,十五六歲的樣子!嘻嘻哈哈的。」

衛國?

勾魂心頭一緊,重視起來了!將衛國那小子的事給耶魯吶說了一遍,聞言之後的耶魯吶,低吼道:「這小兔崽子,真是丟臉!」

「魯兄,衛國是你的….」

「那小子跟我八輩子都沒關係,只是他姐托我問問情況!沒想到這小子這麼不爭氣,沒事勾魂,你狠狠的整,只要不死就行了!」

不死就行了?意思就是不能整死了!勾魂有些哭笑不得。「不知衛國他姐是什麼人?魯兄你也知道到魂營就算要新人,都是從斷魂尊衛中挑自己強大的人進來,還要通過層層的篩選的,這….」

步雲衢:大清最後的格格 「他姐目前在後勤那邊幫忙,具體的事我也不清楚,沒事,你們狠狠的整!」

「那他可是尊皇衛的人?」這個問題很關鍵,勾魂不得不問。

「那小子給尊皇衛提鞋都不配,好了,我得走了!」留下這模稜兩可的話,耶魯吶大步離開!

奇門總部的事,各衛下面的兄弟豈能知道。勾魂愣在原地,從耶魯吶的話他得知衛國不是尊皇衛的人,只是他姐姐在後勤那邊幫忙,或許有那麼一點點關係吧!就求斷魂尊了,然後斷魂尊也不好說什麼,就勉強答應下來。

勾魂有了這樣的想法,不由陰笑起來!大聲道:「單兇!」

正在訓練的單兇大步跑過來,道:「頭,有什麼吩咐?」

「走,見見那小子!」

……

樹林中,陽光斜射! 足球之世界第一等 潮濕空氣泛起一層薄薄的氣霧。

此時在一顆大樹粗桿上,一少年被繩索拴住小腿倒掛著!背心下,別說有肌肉了,看起來頗像排骨清瘦。面色蒼白的他,胡亂蹬著雙腳,可無濟於事!或許是累了吧,這小子連大聲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只是不斷的嘀咕著,所有的話都是罵狗日的無良教官、生孩子沒*的惡魔教官。

倒掛懸浮在樹林中的感覺,真不是常人能夠承受的!頭昏腦脹,噁心想吐。

聽到腳步聲,少年偏頭,看見來人,頓時哀求起來。「勾老大、單老二,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頭昏、我肚子餓、我要尿尿……」

勾老大?單老二?

勾魂嘴角蠕動幾下!聽著少年這一堆的借口,拳頭一緊,怒吼道:「魂營的字典里從不曾有『求』字出現,小子,就算你是托你姐姐進來的,老子照樣整死你!」

「靠…勾老大你別惹小爺,當心小爺回去之後讓耶魯吶那蠻子整死你!」

蠻子?

這回,勾魂和單兇算是明白了,這小子是有恃無恐!

「或許你還不知道吧!剛才燕雲十八騎來過。如果讓魯兄知道你這番話,小子,你是走不出我魂營的。」

「啥….魯蠻子來過?哎呦…我的娘呢!快快快,我要見他!我要見他…」

「混賬…燕雲十八騎是你小子想見就能見到的嗎!小子你姐姐是在後勤,可到了魂營,就是老子說了算。對了,魯兄讓我們儘管整你,小子,從今天開始,二十四小時都會有人找你玩。」

聞言,少年面色一變再變!最後,咆哮起來。「魯蠻子我艹你祖宗十八代,你給小爺記著,有一天小爺我整死你!師父啊….你太雷人了。」

……

凄涼聲在林中回蕩,可惜遠去的天奇他們是聽不到的!之所以不提衛國,天奇是不想讓魂營的兄弟知道那小子跟自己的關係,一旦勾魂他們知道,訓練衛國的時候就有所顧忌,那樣一來,衛國在魂營的效果就不好。

而耶魯吶的話,就是天奇指使的。

魂營是憑實力說話的地方,魂營的人最討厭裙帶關係走捷徑,一旦知道衛國是通過他姐姐進入魂營的,勾魂等人必定會他狠狠出手,只要留口氣,天奇就不擔心了。

可耶魯吶的彙報,讓天奇不斷搖頭,衛國這小子可真是不爭氣啊!

出了叢林,已經是下午了!頭頂紅日開始西移,按照地圖上的標註,天奇他們來到神龍吟天上峰,這裡是斷崖,斷崖之上後面是峭壁,在沒有路可走!前面是峽谷,深不見底的峽谷中,濃霧縈繞,偶爾會有溪水的汩汩聲,峽谷兩側長滿了樹藤。

風口浪尖上,空氣是清新,可卻相對的嚴酷!

立在這個角度,正前方山巒之下是藍天之巔高達兩百米的峽谷!薄薄氣霧縈繞,但還是看得見那四處施工的場地,人影完全淪為黑點。

崇山峻岭,兩邊山巒一重疊著一重,可真是險峻!

峭壁之上,約莫二十來個平米!一張石桌立在斷崖前,配上四個石凳,夏天在這個地方喝喝茶,下下棋,絕對是人生一大享受。

只是,天奇不明白,以前的藍天之巔荒無人煙,平時就沒有人進入,就更別說這麼高的斷崖之上有石桌了!

顯然,這裡曾經有人出現過!

回首,打量著!

在五米之外的壁崖上,四處長滿青苔,上面樹藤掉了下來,將偌大一面石壁鋪滿,可謂是綠色成蔭。

右面,也就是林天奇他們剛才進入這裡的小路口!一塊厚度三十公分,高兩米寬一米的石碑立著,「迷魂崖」三個水紋大字極為醒目。

仔細查看手中蕭家太祖給的地圖,確定就是這裡之後,天奇抬眼道:「就是這裡了,大家找找!看看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天邪和燕雲十八騎動了起來,四處查看這迷魂崖上是否有什麼特別之處,天奇則是靜坐石凳,拿出蕭家太祖給自己的一本泛黃書籍仔細閱讀著,據說要得到那筆財富,就必須先看完這本書籍。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耶魯吶他們足足在附近找了兩個小時,也沒發現有什麼特別之處。

而這個時候,天奇也看完了手中泛黃書籍。

在最後一張紙頁上,一副素畫的畫像竟然是迷魂崖峭壁,這讓天奇有些迷魂,牢記書中的文字元號之後,收起書籍,起身!

耶魯吶上前說:「沒發現什麼可疑的,奇少,我們會不會找錯地方了?」

「根據地圖上的標註,就是這裡!再找找看。」

迷魂崖就是地圖上的那個紅點,應該不會錯!天奇四處打量著,卻看見天邪立在峭壁下,盯著成蔭的樹藤,四處瞄。

上前,天奇問:「怎麼了?有什麼發現?」

「少主你看,這些樹藤似乎都是剛長出來沒多久的,而藍天之巔根本就沒人出現,就算有新的樹藤出現,也不會豎得這麼整齊。」

聞言,天奇上前幾步,查看之後確實如天邪所說!腦海中閃過剛看的那本書籍最後一夜的素畫,天奇似乎想到了什麼,轉身道:「老魯,讓兄弟們都把這樹藤扒開!」

燕雲十八騎一起動手,相互疊在彼此的肩上,把成蔭的樹藤扒開。隨後,天奇讓兄弟們再把上面的青苔刮掉。

果然,峭壁面上有一道門的痕迹,只是門縫太細,加之有青苔和樹藤,外人根本不可能發現。

「奇少你快看,這裡有個口子!」

這一發現,讓天奇喜出望外,聽到燕雲十八騎一個兄弟的喊聲!他大步走上去。

在峭壁右側岩上,確實有個口子,長十五公分寬一點五公分的口子!可這個口子是做什麼用的呢?

再度查看,天奇還是沒能明白!蕭家太祖是把地圖和這筆寶藏的位置告訴了他,可沒說如何開啟這道門。

一時間,天奇頭大起來!將這些日子發生的事在腦海中一一回首一遍!可始終沒有一點線索。返回石桌靜坐,天奇希望自己清醒一點,切不可為了急於得到這筆財富而亂了心智。

越是有慾望的時候,越要靜,心一定要靜!

而這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

夕陽西下,西邊雲朵呈酡紅之色!餘暉斜射,拉長了斷崖之上二十人的身影。

苦思冥想著……

蕭家既然是中長家的一支,他們三千年來所有財富都是為亂世做準備,也就是說,要開啟這道門,或許跟中長家有關係。

可既然是這樣,蕭家每一年是如何將財富放進來的?

一點一點的分析著,暫且不管蕭家是如何放財富放進來的!要開啟這道門,那麼是不是跟中長家有關?

如何跟中長家有關,那與什麼有關係呢?

再度陷入沉思中……

天邪等人不敢出聲打擾林天奇,眾兄弟只是靜靜的站著。眼看著西邊天上的晚霞漸漸地隱去,黃昏在藍天之巔薄霧中悄悄地降落下來。廣闊的天幕上出現了最初的幾顆星星,樹木間晃動著颯颯飛翔的蝙蝠的黑影。

天邪、耶魯吶依舊站得筆直!

斬月 幕夜,百鳥歸林,蟋蟀開始在小草叢中細聲吟唱!

火把亮起!

良久…良久….

幕夜中斷崖上沉思的白影猛然抬起那張英容,深邃黑眸中一道亮光掠過,當天邪他們將目光投去時,只見白影嘴角抿起一道溫醇弧線,隨即,便見白衣反手抽出一把三尺長刀,帶著迷人的笑容走向峭壁。

立在峭壁那個小洞口前,仔細打量一下! 我能垂釣萬物 林天奇在天邪他們的疑惑中,舉刀於頭頂。

叮….

清脆響聲之後,長刀插入那小洞口!正在兄弟們等候之際,大約十幾秒的時候,峭壁開始顫抖,灰層抖落迎風吹走。下一秒,「嗤嗤」聲作響,隨即,峭壁出現一道扇形石門,兩扇石門正慢慢往兩邊滑開。

見狀,林天奇將長刀收回!壓制住心頭的竊喜,從一個兄弟手中拿過火把,出聲道:「大家都小心點!」

「是。」

燕雲十八騎是林天奇的親勛,在他們心中,天尊無所不能,一直都在創造神話,就像此刻,不過想了幾個小時就將這隱秘的石門給打開了。

眾人踏入,石門緩緩關閉!天邪擋在天奇身前,以防萬一,燕雲十八騎也都警惕著!

火把照著光亮,光線雖昏暗,可天奇他們都看見了眼前的景象,空曠。

「噌噌…噌噌噌……」

突然,就在天奇他們往前一步,不知踩著了什麼!耳邊傳來了輕響,眾人將天奇保護在中間之際,眼前光線變得明亮起來,空曠的山洞,宛若一座天宮!五玄彩色映射而出。

頓時,所有人都驚了!

就連天奇,也被眼前一幕弄得措手不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