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所以我懷疑,這朝衝恐怕就被老頭授意,監視我們的。


作爲新的領導,這朝衝把我們領到了九隊的一間小型會議室。

一張實木長條會議桌,幾把空牢牢的木頭椅子。

朝衝誰也沒管,做到主位上看着我們。

老貓沒慣病,直接抻出一把椅子坐下。

翦嬡拉了拉一旁的柳盼兒,和她一起坐下。

等我也坐好,那朝衝才說道:“我是你們的領隊,所以這一段時間,你們都要聽老子的,我叫你往東就往東,叫你往西就往西,要是誰敢陽奉陰違,小心我報給海老頭。”

說這話的時候,那朝衝一直在盯着我和老貓。

老貓切了一聲,嘴角微撇。

我則眉眼帶笑,沒有出聲。

朝衝見我倆如此,喝問:“你倆小矮子有意見嗎?”

老貓剛要說話,被我攔住,微微搖頭。

朝衝見我倆沒在說話,眯着眼珠子哼道:“剛纔不是挺好,怎麼這會兒沒?”

“朝衝,你既然是領隊,那就說說吧,怎麼去找巫師?”翦嬡這時候突然問道。

那朝衝側過頭,用大手抓了抓頭髮,沉吟道:“要不,先去出事的仙女湖看看?”

翦嬡點點頭。

此時天矇矇亮。朝衝叫我們白天休息,晚上八點出發。

九隊辦事處有隊員的宿舍。

我和老貓還是第一次進來。

比較像大學裏的公寓,兩張牀,獨立的衛生間。

七點半時,傳來踢門聲,“小矮子,整理一下,一會兒出發。”

老貓衝着門外罵了聲,等爺爺到了仙女湖,怎麼收拾你丫的。

等了大約二十分鐘,翦嬡和柳盼兒纔出來。

還是我開車,趕往仙女湖。

把車停下,我們穿過密林走到仙女湖畔。

“朝領隊,這兒,還有那兒,就是我們戰鬥的地方。並沒有發現巫師副隊長和其他九隊成員。”翦嬡指着兩個地方介紹給朝衝。

朝衝哼道:“就巫師那廢物,一定是死在這兒了。就他那個廢物,要不是海老大護着他,早都不知道死幾回了,還他麼爬到了老子頭上。”朝衝狠狠道。

老貓小聲跟我嘀咕,看來這陰陽總會到處都是這樣的刺頭,看來咱倆以後要注意了。

我點了點頭,問朝衝,巫師和海老大啥關係。

朝衝又是一哼哼,師徒關係。

師徒關係?

我心裏咯噔一下,如果巫師真跟這個鬼皇殿有勾連,那海老頭會不會也?

穿越七十年代之歌聲撩人 他叫我們必須找到巫師,又藉機安排朝衝帶我們重返仙女湖——難道還想殺了我們?

如果真是那樣,那個外表粗獷的老傢伙也太雞賊兒了。

“這一次爲了保險起見,我們合在一起尋找那廢物!”朝衝說完,就當先離開。

我們四個緊隨其後。

當找到老貓他們遭遇鬼卒的地方時,我突然又感應到鬼卒的氣息。

我悄悄靠近老貓,低聲道:“小心點兒,四周還有潛伏的鬼氣,看來我們被人出賣了!”

老貓眉頭一對,說道:“是那個海老頭?”

我說:“有嫌疑,但不絕對。”

話音未落,那前頭的朝衝猛地扭過頭,看我倆,“嘀嘀咕咕啥,這地方有些不對勁兒,都給老子打起精神來!”

我再次盯着轉過頭去的朝衝看,這傢伙到底是好是壞?

“朝領隊,前面似乎有鬼氣,恐怕有埋伏。”我還是決定說出來,萬一是好人呢。

結果朝衝微頓,瞪着眼睛看我,“老子都沒瞧出來,你咋知道的?”

呃——

老貓插嘴,你他麼還蠢呢,誰都跟你一樣?

那朝衝見老貓又損他,氣得就要發火,“出了陰陽協會,老子把你們喂鬼也沒人管!”

老貓直接罵道:“我擦,我也這個意思!”

一旁的翦嬡看見老貓和朝衝又起了衝突,連忙說道:“好了,都少說兩句吧。朝領隊,我覺得還是謹慎一些比較好。”

朝衝放下拳頭,冷哼一聲,對我們四個說道:“你們這些菜鳥,只要乖乖聽話就行了!”

說完,就大步流星地朝裏面走。

隨着越深入,那鬼卒的氣息越明顯。

猛然間,老貓冷不丁打個激靈,飛快伸出手拉住了我的胳膊。

“趙子,有危險!”

說話間,那走到最前面的朝衝突然被什麼東西掀飛了出去。

撞在旁邊的一顆大樹上,昏了過去。

老貓罵了句廢物,衝上前保護翦嬡去。

我則環伺周圍,轉身一拳打中一隻兇鬼的爪子。

隨後翻手一拉,就在翦嬡他們沒回頭前,吸走了陰氣。

被吸走陰氣的兇鬼頓時化成灰燼。

我一步殺一鬼,慢慢的,已經殺掉了很多鬼。 戳飛了朝衝的是一個陰氣森然的長兵器。

冒着絲絲陰氣的鋒利且厚重的槍頭之後連接一個圓滾滾的狼牙棒——這是一杆重槊!

那重槊的尾端,正是一個比扛着斬馬刀的那隻惡鬼略矮一些的鬼影。它臉皮青紫,魚眼鷹鼻獅口,赤着膀子,雙臂肌肉爆炸一般,青筋如同虯龍盤繞。

翦嬡和柳盼兒被突來的變故嚇得一驚,連連後退,手裏各抓起追魂索,驚訝地望着前方。

“桀桀桀桀,你們可算來了,等的老子都要失去耐心了。”那提着重槊的惡鬼突然張了嘴。

“你,你也是鬼皇殿的?”柳盼兒問道。

“他麼的,屁話不是!老子便是鬼皇殿鬼團將軍。”話音一落,遠處林子中猛然間一道陰氣插天而起,驚飛無數鳥蟲。那黑色的帥纛在陰風中獵獵作響,上面隱約寫着乙九。

似乎是鬼團的編號。

“巫師在哪?”翦嬡問道,心裏還惦記着任務。

“什麼巫師?本將軍不知道!”

如果巫師只更之前那隊鬼營的傢伙勾連,面前這惡鬼不認識也是正常。

“你怎麼知道我們要過來?”翦嬡再次問道,“你的目標又是誰?”

“桀桀,你想知道,本將軍偏不告訴你!如今你們都是本將軍的獵物,所以,都去死吧!”猖狂的鬼笑一聲,那惡鬼把手中的重槊猛地掄起一圈,衝翦嬡和柳盼兒劈砸過去。

老貓大叫一聲:“爹來陪你玩玩兒!”喊叫時,已經提着七星銅錢劍衝了上去。

那惡鬼啐了一口,繼續照翦嬡和柳盼兒的頭頂拍。

“你大爺!”老貓狠道。

就在這時,林子裏突然掠過一道黑影,直接撲向老貓。我見翦嬡她們沒人接應,於是連忙出手。至於老貓,那小子可有佛家六字真言的佛珠在,普通惡鬼也別想近身。

砰地一下,那黑影一擊落空。

老貓已經離開了原地,跟我一樣,朝提槊惡鬼衝過去。

那黑影忽地轉身,再撲過來。

老貓轉頭等着衝過去的黑影,這次再也沒有避讓,只聽轟地一聲,那急速衝來的黑影,竟然跟皮球一樣被反彈出去。

老貓吐了口痰,不再停留,再次逼近那自稱鬼團將軍的惡鬼。

再看那被彈出去的黑影,遙遙站在身後,它也是一隻惡鬼,臉上兩腮無肉,三角眼。此時這惡鬼一隻手臂已經沒了,在後面顫慄不止,望着老貓的眼神有些不對勁兒。

“將軍,這小子的身上有法器!”受傷的惡鬼大聲提醒舉槊的惡鬼。

法器?

那提槊的惡鬼眼睛一斜,不確定地又問一遍,而後再看老貓的眼神已經變了。

鬼卒往上填!提槊的惡鬼無心再戰,打退翦嬡和柳盼兒,就趕忙大喊一聲,頓時仙女湖周遭的鬼氣肆虐,嗚嗚的鬼哭聲呼嘯而來。

老貓,開戰了!

天咒 我招呼一聲,叫幾乎沒事兒的柳盼兒去看朝衝那兇漢能不能醒,要是醒了就他麼別裝死。翦嬡一條手臂微垂,咬牙翻出自己的符咒插在七星銅錢劍上,來到老貓身邊。

“哎呦,翦領導,怕我受傷?”老貓沒心沒肺地開着玩笑。

翦嬡冷嗔,“算是禮尚往來。”

老貓嘿嘿一樂,也不再跟翦嬡說話,望着飛撲而來的鬼卒,屏氣凝神念起了金剛經,“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

被佛法金剛加持的拳頭飛快地轟在如蝗撲來的鬼卒身上,老貓這工夫就像一個金剛羅漢。一時間,鬼哭狼嚎之聲四起。

一旁的翦嬡也不弱,七星銅錢劍配合符咒,就在老貓身後擋住一批鬼卒。

此時,之前那個偷襲的惡鬼再次衝過去。

我則纏住那提槊的惡鬼。

那惡鬼鼻子眼兒裏哼出一聲冷笑,隨即大步一跨,雙臂舒展,舉起重槊就殺下來。

我剛要出拳,卻突然想到翦嬡和柳盼兒她們還在附近,老子不能在她倆面前使用右臂,於是眼見那杆重槊拍下來,連忙狼狽地滾到一邊兒去。

那惡鬼的重槊直接擦着我的肩膀戳過去。好懸戳到了心臟。

“差點兒被戳出個窟窿!”我暗呼好險,穩住身子後連忙裝模作樣地掏出乙牛符綁在胳膊上,嘴裏輕哼了句我自己都想不起來的詞兒,然後就衝了出去。

好在老貓在考覈時,幫我編了一個符咒,使用之後勢大力沉,不畏刀槍。翦嬡和柳盼兒都知道這個,不怕她們往多了想。

但,這種程度的力量,恐怕還解決不掉面前這提槊惡鬼。

再見惡鬼出招,我連忙閃身讓過槊頭,微微站住馬步,右拳朝那如同蟒蛇出洞一樣的重槊杆兒上重重一砸。

砰地一聲,竟震得山響,一旁的湖水都彷彿震起了漣漪。

我被震退好幾步。那惡鬼握着重槊的爪子也微微晃動,身子後移了幾米。

“有點兒能耐,看我這招!”那惡鬼說完,把重槊往地上一插,隨後閉上那雙死魚眼,口中嘚嘚出聲,眨眼的工夫,整個仙女湖水好像都搖晃了起來。

湖水彷彿被人攪動了一般,正一圈一圈的轉動起來,而且越來越快。

這湖畔上的樹木也開始擰巴着轉圈,好像一雙無形的大手把它們當成了毛巾一樣擰,漸漸,樹幹裏發出吱吱嘎嘎的聲響,似乎那些樹木隨時都會被擰斷。

陰風呼嘯,飛沙走石。

那些圍殺老貓翦嬡他們的鬼卒竟紛紛露出驚恐的表情,一時間,全被倒捲入遠處那面好似插到了天上去的帥纛。

嗚嗚嗚嗚,風更急了。

所有的鬼卒都像是被帥纛吃掉了一樣。

漸漸地,那黑氣猙獰的旗子面兒上,已經漸漸染成赤色。

而這時,那重槊一旁的惡鬼霍地睜開雙眼,那對死魚眼也變成了瘮人的猩紅。

那惡鬼看着我,嘴裏發出咯吱咯吱的磨牙聲,“人類,看本將軍來取你的人頭!”話音一落,這惡鬼張開雙臂,勾着那尖銳的爪子朝我撕扯而來。

這貨似乎吸收掉了那些鬼卒的陰氣,只是這種祕術下,損失的力量忒多。要不然,它的力量不止於此。

“老貓,帶着人先撤,老子要放大招了!”我突然大嚎起來。 老貓聽我吆喝,知道不是廢話的時候,連忙拉着翦嬡就往樹林外跑。他跑的路線我瞄了一眼,會順路把柳盼兒和朝衝帶走。

“被他麼逞能!”老貓留下一句,人影已經消失。

唯一沒被陰氣帥纛吸走的另一隻惡鬼也追老貓而去。

整個林子裏,只剩下我和那個雙眼已經猩紅的提槊惡鬼。

“誰要買我的命?”我望着那一身鬼魅氣息的惡鬼,冷着聲音問道,“還有,巫師在哪?”

“切,真是聒噪啊,要想知道,除非你的拳頭硬!”

那就試試。

我忽地掏出自有書,紙張翻飛,停留在韓千千那一頁上,於是我伸手過去。

忽然之間,之間陰氣與冥火交融,形成一道龍捲。

隨後這條冥火臂直接撞向惡鬼的爪子。

砰地一下,冥火肆虐!

啊!該死該死!

那惡鬼大叫着往後退,表情惶恐萬分。這鬼東西匆忙縮回了鬼爪,連忙去撲冥火。

於此同時,行陰針裏的小鳳凰妞突然發出一聲鳳鳴,喊了句二次爆燃!

緊跟着,那惡鬼爪子上漸漸被撲小的冥火竟猛然炸裂開來。

那惡鬼慘號一聲,竟要打起滾來。

冥火瞬間把周圍殘裂的樹身燒燬。

我擔心火勢蔓延,掄起冥火拳直接擊殺掉惡鬼。

這之後,我連放出韓千千,叫它止住火勢,只把那一圈斷裂的樹幹毀掉了,遠處的樹木得以保存。

就在這時,突然我有所覺,在那彷彿古怪剪影一般的林隙處,一個人影冒出了頭。

那臉皮彷彿故意被燈照一樣,雖然詭異,但卻清晰。

我去,是巫師那老小子!

我匆忙收回韓千千,直接追過去。

巫師突然閃動了。他在朝更深邃的地方跑。

他孃的,這個巫師竟然跑那麼快!

我乾脆使用了甲馬符,眼看距離被拉近了,前面的巫師的速度居然又變快了。

密林間隙也寬窄不一,七叉八拐的使得我的甲馬符大打折扣。

巫師的速度一快上來,我頓時窩火。

終於穿過密林,那巫師又往一條小路跑去,那速度比之前更快上許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