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所以也沒想到,櫻會突然提出一個大問題!


「師傅,你知道陰遁是怎麼回事嗎?」春野櫻認真地問道,她手中伸出了一根藍色棒子。

聽到她的問題時,綱手還只是輕輕皺眉,挺直了腰,很有點驚訝;看到櫻手中的藍色棒子時,五代火影頓時猛地站了起來。

「這是……!」她情不自禁地提高了聲調!

仔細看了兩眼,綱手才回過神來:「不對,不是那個。」

「師傅,你是想說擁有輪迴眼才能施展的那種查克拉黑棒嗎?」

綱手眼神複雜地望了春野櫻一眼:「是的,你居然也知道這個……是在貓忍那裡看到了宇智波的密藏文庫吧?」

她從桌子後面走出來,湊到櫻身前仔細打量了一番,才肯定地說道:「確實不是那種黑棒……我差點還以為你也傳承了六道的能力呢!」

「呵呵……」櫻自嘲地一笑,「我要是有六道的輪迴眼,現在也就不用這麼辛苦地絞盡腦汁開發新忍術了!」

綱手將細棒掰斷,放到手上仔細打量了一番,也點點頭。

「只是陰遁的簡陋運用而已。不過,能形成這種形態,說明你精神力量無論是質還是量都很強啊,憑著這麼粗糙的陰遁性質變化,也能凝聚成型!」她打趣道。

綱手這一句不知道是誇還是損的話,讓櫻有點哭笑不得。

「師傅,別調侃我了。還是先告訴我吧,陰陽遁的修行要怎麼進行下去?」

綱手搖搖頭:「這方面,我還真沒法教你更多的東西了。要說陽遁,醫療忍術本身就是依靠陽遁性質變化來發揮作用的忍術,我爺爺千手柱間是陽遁的高手,可是自他之後,就再也沒有人能把陽遁的力量發揮到極致了,這種忍術可能需要足夠的天資才能習得。」

「至於陰遁,也是如此。」

「關於這個的資料並不多,我回去找找看有沒有當年爺爺留下來的資料吧!你暫時別在這方面上費心,希望不大,尤其是你還是普通平民的孩子……」

春野櫻瀟洒地聳聳肩,如果是其他人,看到一條安康大道就在面前被關閉,他可能會極度失望;可是櫻對這種所謂的陰陽遁的興趣,主要犯了遇上什麼東西都想研究透徹的怪癖而已。

不過,她深知自己時間有限,沒有必要什麼事情都完全搞清楚,最重要的是按照自己的步伐前進……要不然,春野櫻最近還粗略地學了一點土遁——用來潛行和造房子、火遁——用於野外生火,難不成土遁和火遁也要精研下去嗎?

陰陽遁確實很強大,如果能學會,那是最好;條件不合適,櫻也不勉強。

要懂得取捨。

尤其是她這樣,沒有外掛和與生俱來的血統,一切只能靠自己的人。

「好吧,」櫻洒脫地說道,「我只是有點好奇而已,陰陽遁對我來說最大的作用就是加速研究了。」

「嗯……那就先這樣吧,」綱手拍拍她的肩膀,因為櫻已經比她高的緣故,這個動作看起來有點彆扭,「回去休息一下,準備考核吧!」

「雖然對你來說,也就是走個過場。」

就此平靜地過了五天。

陰陽遁這邊,果然沒有找到什麼好用的資料,一代火影留下的捲軸也是語焉不詳。

春野櫻嚴重懷疑他們那一代忍者文化水平極低。

——他們6歲就要上戰場廝殺,哪有時間學習文化知識?!

把一件簡單的事情用簡單的話寫下來,這是小學難度的題目;把一件複雜的事情用簡單的話寫下來,可能有些人一輩子都掌握不了這種能力。

陰陽遁就是一個極複雜的問題。而千手柱間的文化水平,大概能到小學程度。所以看這一輩人留下的筆記簡直是遭罪——櫻在斑的筆記中已經遭過一次了。

要想搞懂陰陽遁,除非直接把他們穢土轉生出來……不過師傅大概是不會同意為了這事而把穢土轉生教給她的。

所以最終她還是在綱手意料之中的眼神里宣布投降;以其看一代目的筆記,還不如花點時間練習醫療忍術——這個本來應該是她的長處的。但是櫻的戰鬥方式使她極少受傷,所以她的醫療忍術也一直沒有用武之地。

把時間用在這樣的修行中,日子就過得很快。

周一的上午,暗部專屬的第一訓練場中。

場邊簡單地擺了幾張桌子和凳子——這是給幾位年老的顧問和需要寫字的文職人員坐的,綱手和一眾觀禮的上忍們隨意地站在一旁,她站在中間,很沒架子地和旁邊的忍者們說著話。

參與這次上忍戰力考核的有五個人,櫻是他們中年紀最小、資歷最低的那個。

老熟人悠一將他們帶到場上,簡單介紹了一下今天的上忍戰力考核內容。

忍者們喜歡簡潔高效的行事方式,所以這次的考核,並沒有什麼火影大人發表講話、前代火影大人發表講話……直到上忍班長也上來講兩句這樣的流程,搞得又臭又長。

相反的是。

綱手見五人在場上站好,便猛地揮手,宣告了考核的開始。

(第一更獻上,保底更新12。)

(求月票!!求訂閱!!!)

【雙倍月票必須是APP端-發現-活動中-雙倍月票活動頁上投票才有】 「誰先來呢?」場上的五人站好,有人突然問道。

按照忍者們的潛規則,一般就是地位最高或者實力最強的人最先或者最後。

於是……四雙眼睛齊刷刷地望向站在隊伍最後的春野櫻。

「誒?你們看著我幹嘛?」櫻一愣,馬上反應了過來,笑道,「你們自己喜歡就好了,我只要不第一個上場的就行。」

別的方面她都喜歡爭第一,唯獨這種被人圍觀、準備看她表演的場合,櫻有點緊張……

不是第一,那就是要壓軸咯。四人迅速得出了這個結論,再討論兩句,便馬上排出了上場的次序。【注】

第一個進行考核的是櫻的熟人,不知火玄間。

這傢伙之前還擔任了春野櫻的中忍考試考官,轉眼間,便成了和她一起參加上忍考核的忍者。

世事真是奇妙啊。

櫻看著他叼著一根千本,一副酷酷的樣子站在場上,心中有點感慨。

比起原著中佐助使用裝遁裝出的酷小孩模樣,她還是更欣賞玄間這種這種的酷,木葉奔潰行動中他的臨危不亂給櫻留下了一個深刻的印象。

上忍考試的考官是由綱手在觀禮的上忍中點選的,選得相當隨性,這會綱手便直接將日向螢選上去了。

「是熟人呢。」櫻眨眨眼,意料之中地發現,能當考官的精英上忍她都認識,至少是在暗部見過幾面。

日向螢是暗部二分隊的分隊長,她的實力在整個暗部中都是排得上號的。春野櫻以前去日向家找雛田的時候,見過她和日足對練的樣子,在那驚鴻一瞥中,櫻看得出:兩人打得不相上下、旗鼓相當!

雖然只是一場切磋,不過已經可以證明很多問題了。

日向螢本應跟她的兄弟日差一樣被種下籠中鳥咒印成為分家的。因為加入暗部並且在其中身具要職,而且還是火影嫡系,有實力有地位又有人罩著,所以給她種咒印的事情,卻是一拖再拖,始終沒有真正動手。

雛田一直以來積極修鍊、奮發向上,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受到了她的事迹的激勵;雛田是一直以螢姑姑為榜樣的!

若是能做到像日向螢那樣,雛田即使未來成為分家,咒印的事情自然會不了了之。

日向家雛田所在的這一支系,女人都挺厲害的:螢、雛田,以及花火。

不過,場上的玄間打得也不差。

春野櫻對他的印象,停留在平日叼著根千本、弔兒郎當以及關鍵時刻穩重可靠上面,對他的戰鬥力有多高卻是不甚了解。

對上日向螢之後,有她做參照物,玄間的戰鬥力才突顯出來——面對一個接近准影級的忍者狂風驟雨般的攻擊,他還能勉力支撐下去,宛如海潮中的礁石屹立不倒。

日向螢步步緊逼,玄間且戰且退!

退至場地邊緣,不知火玄間眼神一凝,驟然吐出口中的千本,咻——!

千本化作一道寒星,急襲向日向螢,其疾如電火行空!

日向螢側身避過,攻勢便為之一滯;不知火玄間借勢跳起,手上結印,口中吐出一個巨大的火球!

「時機把握得很好。」櫻身旁等待考核的考生們交頭接耳地議論道,「他抓住了日向螢攻擊的間隙!」

「玄間一開始被日向螢近身,是落入了下風的,」又有人說道,「他一退再退,本來已經站到了懸崖邊緣,卻在最後關頭逆轉局勢,真是漂亮的一擊!日向螢現在要轉入下風了。」

接著便開始各種分析、解說起來。

春野櫻聽了這些評論隱隱有些牙疼。

玄間這一擊算是小亮點吧,不過她很清楚,這一招從他被日向螢纏上的時候開始醞釀了;至於說局勢互換、日向螢落入下風……當過考官的她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都是套路。

為了避免意外,作為考官的忍者實力應該比考生高一個層次,才能在戰鬥中遊刃有餘、收發自如;日向螢根本沒使出真本事,只使出了普通上忍程度的實力,不然玄間被她近身之後絕對逃不脫螢的追擊纏打。

實力和眼界不同,看到的世界也就大相徑庭。

櫻看到的是日向螢在一步步引導玄間發揮出全部實力;他們看到的卻是一場有來有回的戰鬥。

但是這群人評論完之後還把目光轉過來,尋求她的意見或者認同,這讓櫻有點迷之尷尬。

「玄間很厲害啊!通過考核應該問題不大了。」 諦魔大人,別亂來! 她笑著說道,這話算是順著他們的意思說的,不過也是一句大實話。

場上的玄間轉守為攻,一波波忍術和體術攻勢如潮,聲勢浩大,看起來是把日向螢壓制住了。

不過櫻看得明白,他的進攻其實對日向螢的作用有限;體術上他不敢繼續近身,只能用忍具騷擾,這對於有柔拳和白眼的日向螢來說毫無作用。

忍術攻擊看起來卓有成效,其實只是日向螢放水而已;一開始那發火遁,春野櫻看日向螢手上微微一動又停了下來,就知道她是想隨手一記八卦空掌將它擊散的,估計是考慮到自己考官的身份才放棄了這個想法。

不知火玄間最大的亮點還是那根浸淫了他的查克拉多年的千本。通過類似傀儡師的查克拉線,玄間可以隔空操縱千本,配合他的忍術和體術進攻,幾次發起迅捷有力的偷襲,時機和角度都掌握得很好。千本戰術在他手中詭計百出,使得出神入化,連日向螢也不得不提高警惕。

在場觀禮的老牌上忍們,基本也能看得出來螢在放水;不過他們更在意的是玄間表現出來的實力,他的忍術、體術和戰鬥智商都在上忍的合格線以上。

看樣子其實早幾年前他就有資格升上忍了呢。

「綱手,你是怎麼說動他申請晉陞上忍的?」三代火影抽著煙斗站在五代火影身邊,偏了偏頭問道。

三代火影有點鬱悶,玄間這傢伙弔兒郎當的,怕麻煩一直沒興趣晉陞上忍,他勸了幾回也沒用。

綱手呵呵一笑,帶過了這個問題;她才不會告訴三代目自己是走了曲線救國的路線,說通了他女朋友逼著他變得上進起來呢……這是女人的優勢。

她看了一眼場上的戰鬥。日向螢被壓制了一會後,稍微認真了一點,玄間頓時又劣勢起來了,在日向螢遠程柔拳空掌的追擊開始左支右絀,那根千本也起不到什麼騷擾作用了。

看到玄間的形勢已經岌岌可危,即將落敗,綱手便乾脆地示意戰鬥停止,考核結束。回頭詢問了一番觀禮的上忍們和幾位高層顧問的意見,便直接宣布了玄間的考核通過。

霍先生,我們同居吧 掌聲歡送了兩人下場,接下來上場的是並足雷同,考官是旗木卡卡西。

等待考核的這邊只剩櫻和另外兩人,是一對兄弟,名字她以前沒聽過,叫做麻生希治和麻生希杖。

剛才這兩兄弟大事評論了一番,打到結束時發現日向螢根本是大放水,才跟玄間打得有來有回,便意識剛才自己說的那些分析根本就是狗屁不通。

這才知道剛才櫻的笑而不語是什麼意思。

大感自己剛才丟人現臉的兩兄弟這會又厚著臉皮開始評論起來了;不過學聰明了很多,開始詢問櫻的意見。

諸如「櫻小姐,你覺得並足雷同可以在全力施展的卡卡西手下走幾招呢?」「雷同防得下卡卡西的雷切嗎?」此類。

場上的戰鬥並不激烈,所以櫻還有閑情回答他倆的問題;只是相比這兩人把注意力放在並足雷同上,春野櫻更關心的是卡卡西的實力問題。

他們已經很久沒切磋過了。

聽佐助說卡卡西最近修鍊還挺勤快的,實力又增長許多,有向影級別邁進的跡象,她倒是很想見識一下;可惜的是並足雷同並不能逼出卡卡西的全部實力。

他現在能把卡卡西的兩三成戰鬥力逼出來已經是很不錯了。

並足雷同考核通過後,這兩兄弟也開始依次上場。他們雖然眼力勁差了一些,不過實力還不錯;很快便順利通過。

最後便是萬眾矚目的春野櫻上場了。

場上的聲音一下子喧嘩起來;一旁觀禮的上忍們,剛才還淡定自若的,現在都興奮了起來。

在一旁坐著的幾位高層人士,也紛紛開始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綱手回頭望了一眼身後的一眾上忍,一副要點選考官的樣子。有幾個人連忙舉起手,毛遂自薦要當考官;剩下的上忍們,也有不少人神色微動,躍躍欲試,五代火影回身望過來的時候,便齊齊把眼光投過綱手這邊,戰意熊熊。

「看來大家都很期待嘛。」她笑著轉過頭,跟三代火影說道。

「呵呵,畢竟那孩子現在已經是高手了嘛。」三代火影眯著眼睛笑著,「能和高手切磋的機會可是很珍貴的啊!他們現在可不是抱著作為考官的心態,而是想要以挑戰者的身份上場戰鬥的!」

「那麼……我應該派誰去當考官呢?」綱手指尖摩挲了一下光滑的下巴,若有所思地回過身,自言自語地說道。

「我來吧,五代火影大人。作為春野櫻的帶隊老師,我應該是最適合上場的考官了。」卡卡西這時站出來說道。

綱手搖搖頭:「正因為你是她的老師,有很多機會和她切磋,所以這次的機會還是留給別人好了。」她的目光掃過身後的忍者們,一個個地打量過去。

眾人隱隱期待的眼神中,綱手目光停在日向螢身上;後者平靜地回望綱手,臉上正要露出微笑,五代火影的目光卻只停留了不到半秒,便轉移到了下一位忍者身上。

她需要的是一個實力足夠強大的考官,不過日向螢已經上場過了。

綱手快速掃過全場,心中很快有了定計。

那麼,就決定是你了,出來吧!

綱手揮手,投出了精靈球——

「阿凱,你來吧!」

【註:壓軸原意是指倒數第二的順序,但現在大家都將它理解為倒數第一的順序。】

(第二更獻上,保底更新22。)

(投月票吧~~在APP端投雙倍月票的話,只差50章月票就有一章加更啦!)

(求月票!!求訂閱!!!)

【雙倍月票必須是APP端-發現-活動中-雙倍月票活動頁上投票才有】 觀禮的其他上忍們,有些驚訝。

說話聲便躁動起來。

「怎麼回事?選了邁特凱做考官嗎?」

「阿凱是純粹的體術型忍者,春野櫻是忍術型的,火影大人是想用體術型來對抗忍術型嗎?一定會很精彩吧!」

「他們兩個可能會打得天崩地裂的……我覺得我們不妨退後一點!」

「忍術對體術,到底誰更厲害點呢?春野櫻能秒殺那種高手,應該還是她更勝一籌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