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房門被衝撞開,王滿滿面潮紅,倒飛而入,胸口一個腳印。


從外面進來了個帥氣的女人,嘴裏面叼着一根棒棒糖。

王滿想要掙扎起來,但是被一腳踢得喘不上來氣。

女人咂吧着棒棒糖朝着裏屋走了進來。

一進門就看到了慌亂穿衣服的楚雨晴,還有躺在病牀上的王浩。

楚雨晴神情警惕盯着女人。

女人帶着幾分笑意,“沒想到這個小破診所竟然還有這種服務呢,長得不錯啊。”

說着話,女人一把捏住楚雨晴的下巴,左右看了看。

楚雨晴神色緊張。

女人鬆開楚雨晴,看向病牀上的王浩,走上前去,定睛一看。

本來面帶嘲諷,忽然就愣了一下。

伸手在王浩身上摸了摸。

“原來是得病了啊。”

女人拍了拍王浩的面孔,王浩毫無反應,伸手摸了摸王浩的額頭,燙的厲害。

楚雨晴警惕道,“你是誰?”

女人回過頭,指着自己問道。

“我?我是他仇人,今天專門來尋仇,沒想到病了。”

說着話,女人猶豫了一下,在王浩身上揣摩了幾下之後,回過頭問楚雨晴。

“你是九陰玉女?”

楚雨晴愣了一下,更加警惕。

女人掃了眼外面的王滿,又看了眼王浩。

猶猶豫豫半晌,最終下定決心,一把扛起來王浩。

一個看起來很單薄的女人,輕而易舉的就把王浩給扛了起來,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楚雨晴要去追,女人回過頭。

“他現在是我的了!”

說完話,闊步就走。

楚雨晴蒙了半晌,王滿掙扎起來往外追,楚雨晴跟着追出去的時候,女人已經把王浩塞進車裏面帶走了。

王浩只覺得身處於混沌之中。

整個人渾渾噩噩的,就像是失重一樣,在真空世界之中漂流一樣。

漂流了不知道多久,王浩只覺得忽然一緊,緊跟着耳中傳來一聲微微有些痛苦的哼聲。

不多時,王浩感覺又像是掉入大海之中一樣,整個人隨波逐流。晃來晃去,時而潮水高漲,時而潮水低沉。來來去去,往復不停。

這個狀況持續了不知多久,王浩感覺體內的炙熱感覺不斷噴涌而出。

胸腔之中的灼燒感覺潮水般退去了一大半。

一切歸於平靜。

等王浩再度有意識的時候,那種彷彿置身於海浪之中的感覺再度洶涌而來,搖搖晃晃,很是舒服。

體內的灼燒感覺又一次退去了很多。

王浩想要睜開眼,但是整個人很累。

不知過了多久。

王浩又一次在海浪之中沉浮,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就像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一個不能醒來的夢一樣,那片大海並不恐怖,反而溫柔似水,且冰冰涼涼,沁人心脾。

體內的灼燒感覺已經消失殆盡。

王浩自身的內力逐漸開始彌補體內的虧欠。

不知過了多久。

王浩睜開眼。

入眼的是潔白的房子,潔白的被褥,潔白的窗戶,似乎處於一個白色的世界之中。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暖暖的打在了王浩的身上。

王浩伸手遮住陽光,緩緩坐了起來,忽然吸了口涼氣,王浩伸手扶着痠痛的腰。

伸手撐着牀坐了起來,環顧四周,覺得有點眼熟,但是這時候腦袋空空,有點遲鈍。一時間記不起來這是哪裏。

往起來蹭的時候,王浩忽然愣住了。

腿蹭到了溫軟身體。


王浩瞬間反應過來自己啥也沒穿,第一時間就是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不痛。

隨後一把掀開了被子。

就看到了一具曼妙酮體。

身材玲瓏有致,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那雙修長的大白腿。

同樣啥也沒穿。

趴在牀上正呼呼大睡,似乎很是疲憊。

一頭短髮很是精煉,從側臉能夠清楚的看到粉雕玉琢般的側臉,很好看,很漂亮。

很多女人短髮效果一般,但是有那麼一些女人短髮效果炸裂,超級好看。

眼前的女人就是其中一個。

女人不是別人。

正是武雪。


王浩想破腦袋都沒有想到,怎麼會在這裏碰到武雪。

但是轉瞬想到這裏是武雪在山裏面的大別墅。

王浩不由得眉頭皺了起來。

難不成老子被這個娘們兒當成鴨子給睡了?

操!

王浩起身去找衣服穿。

一下地,就看到地上凌亂的扔着武雪的黑色蕾絲邊內衣內褲,黑色的小西裝,筆挺的黑色西褲。

這個女人似乎很喜歡黑色。

王浩找到自己的褲衩子,剛剛穿上。

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道倦懶的聲音。


“你醒啦?”

王浩菊花一緊,回過頭,發現武雪揉着眼睛坐了起來。

靠着牀頭,武雪看了眼時間,發現還早,被子蒙着腦袋。

王浩趁機麻利的穿上衣服。

想要站起來,沒想到又一屁股坐了下來。

兩條腿軟的厲害。

回頭看了眼蒙着被子睡覺的武雪,這娘們兒趁王浩睡着的時候把王浩給差點榨乾了。

不過王浩轉念一想,整個人又愣住了。

之前迷迷糊糊也聽到了一些,只有九陰玉女才能救王浩。

王浩現在體內已經沒有火毒了。

不由得回頭看向武雪。

忽然想起來,之前看過武雪的身份證,就九月九日。很多人身份證日期就是陰曆生日。

那要這麼說,這女人也是九陰玉女。

王浩坐在牀邊,反應了很長時間,從兜裏掏出來煙盒,點了根菸。

點菸的時候,王浩感覺摁打火機都沒力氣。真是被這個女人快吸乾了。

一根菸抽到一半,武雪坐了起來,揉了揉肚子。

走下牀,當着王浩的面,只穿了內褲。


走路的姿勢有些彆扭。

武雪掃了眼王浩,一瘸一拐的出了臥室的門,不一會兒,衛生間傳來馬桶抽水的聲音。

隨後武雪走了進來,扔給了王浩一顆蘋果,靠在門口,武雪咬了一口蘋果。

“喂!別給興義會賣命了,我養你啊。” 咬了口蘋果的王浩愣了一下,擡起頭看着武雪。

陽光透過窗戶打在武雪的側臉之上,精緻至極,不施半點粉黛勝過那些濃妝豔抹的十萬倍。

王浩一時間樂不可支。

這女人還是堅信王浩是興義會的人。

王浩掐滅菸頭,彈飛菸頭,吃了口蘋果。

只是笑了笑,沒說話。

武雪吃了口蘋果,“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把你綁起來,你要是同意的話,以後你就住這兒,吃的喝的用的我都會給你運送過來。”

王浩樂了,這不典型的富商包養小三的套路嗎。

“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