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戰鬥到現在,安柳堂的弟子雖然損失不少,但安柳堂作爲目前大荒平原的第一大勢力,最不缺的就是人,精英或許不是很多,但普通的弟子卻不少,這麼多人他就不信還解決不了一個小小的琉新。


隨着安元的大喊,所有的人都是一愣,而後都是反應過來齊齊看向琉新,琉新再一次的成爲全場的焦點!

而後帝國魂師學院,丹鼎劍宗琉新這一方的人頓時感到壓力一輕,因爲他們的對手都不約而同的涌向琉新。因爲安元的命令,更因爲安元許諾殺了琉新的獎賞!

這些人都是紅了眼,因爲安元剛纔的許諾比之前還要高出不少,這獎勵足矣令得人冒險了,更何況琉新只是個師爵魂師。

雖然剛纔琉新是殺了影十三,可是他們也知道琉新憑得並不是自己本身的實力,而是借用外力……

約有近五十人都紅着眼,帶着殺氣向琉新狂涌而來,他們的身上都爆發起各色的魂力,他們的單個實力或許不是很強,但這麼多人匯聚,即使是魂爵強者恐怕也會感到有些棘手,而且在這其中還有着幾名靈爵,所以即使是琉新也嚇了一跳,有些目瞪口呆。

微微愣神了片刻,琉新也是瞬間反應過來,沒什麼好說的,只有跑了,他可不敢直接面對這麼多人,光是一輪攻擊,就足夠他吃一壺了!

“還愣着幹什麼?快去救琉新小友啊!”丹海生環顧其旁那些也是驚愕的人,猛得喝道。

這纔是使得人們都反應過來,於是都向着那些安柳堂的人追去,一場大混戰又是展開!而琉新卻並不戀戰,只是靠着五動身法跑路,他的速度本就不慢,一般人很難追上。即使能夠追上的,也只是幾人而已,琉新很輕鬆的就能夠對付了,所以一時間琉新倒是很安全。

看到這一幕,執法長老也是悄然鬆了口氣,而後手上又是加重了幾分,將安元打的連連後退,已經露出敗勢!

執法長老這邊形式大好,而丹海塵這邊卻出了問題,在剛開始時,他們這邊本就人手不足,於是他就獨自一人擋下了兩名安柳堂的魂爵強者。

作爲丹鼎劍宗的長老,丹海塵的實力自不用說,然而他所面對的畢竟是兩名魂爵強者,時間短還好些,但時間長就露出了敗象。在剛纔他更是由於疏忽,被那名安柳堂的堂主在胳膊上劃出一劍。

這一劍雖說不重,但強者交戰本就如此,稍有鬆緩可能就會影響到戰局的勝利。而且這兩名安柳堂的強者很是擅長合擊之術,增加了不少攻擊力,這使得丹海塵的情況更是有些不容樂觀!

半空中,丹海塵猛然發力轟出一掌,將那二人打的退了幾分,丹海塵也趁此稍鬆口氣。

戰鬥已經進行了不短的時間,由於他一直面對兩人的緣故,所以也不敢疏忽,一直用出的全力,因此魂力的消耗極其嚴重。

丹海塵冷眼看向兩人,微喘着粗氣,心頭卻有些着急,他瞥了一眼執法長老那裏的戰圈,看樣子安元快敗了,他只需要撐到執法長老擊敗安元,那麼這場戰鬥就算是勝了!

而這時,他的兩名對手卻又開始攻擊了,這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而後點了點頭,似乎在謀劃着什麼?

而後,兩人手中同時結出一樣的陣法,看到這一幕,丹海塵微微點頭,他知道這兩人又在使用合擊之術,因爲在剛纔的戰鬥中已經使用過了!

手印結完之後,只見兩人竟然又是同時轉身,雙掌對實,雙掌對碰之處,爆發起濃郁的魂力光澤。丹海塵有些疑惑,不太明白他們在做什麼?然而過了片刻,他的臉色猛然一變。

因爲他察覺到,這對掌的兩人,其中一人體內的魂力在快速的消耗,而另一個人的氣息卻開始拔高,那人本是下位魂爵,而在此刻竟有上升的趨勢。

丹海塵雖然不太明白這兩人在幹什麼,但是他也看的出來,這兩人在使用祕法,其中一人將實力過渡到另一人的身上。

不消片刻,那人的氣息就已經達到了中位魂爵,短短時間內提升了一階,然而卻還沒有停止。

必須要阻攔住了,丹海塵心頭着急,現在那人的實力已經同他一樣,若是繼續拔高,那敗的就是他了!

想罷,丹海塵猛然出手,他的武器是一把拂塵,拂塵上瀰漫着濃郁魂力波動,顯然這也是一件魂器。

丹海塵揚起拂塵,捲起一股魂力龍捲向那兩人襲去,中位魂爵強者的實力盡顯。

魂力龍捲帶起強勁之力就要襲上那兩人時,然而這兩人卻突然分開,其中那名實力提高之人,對着那魂力龍捲猛然轟出一拳。

只見磅礴的拳勁直接將那魂力龍捲打散,丹海塵擡頭,只見那人的氣息已經由最初的下位魂爵達到現在的中位魂爵巔峯,比他還要高出一線!

(看過後請點個頂踩) 這邊一名中位魂爵巔峯魂師的氣息散發出來,將衆人的目光都是吸引,帝國魂師學院這邊所有的人都是一驚,因爲這名強者是安柳堂這一方的。

安柳堂這邊竟然又是展現了新的底牌,原本兩名下位魂爵,卻使用祕法其中一人將實力過渡到另一人身上,使得那人的實力暫時提升到中位魂爵巔峯。

達到魂爵這個階位,每一位的差距都如鴻溝,一位之差天壤之別,在提升了這名強者的實力後,另一名下位魂爵便悄然後退,他的氣息變得極爲虛弱,顯然施展此種祕法也是要付出不小的代價。不過也無所謂,有另一名中位魂爵巔峯就足夠了,勝利的天平再度倒向安柳堂!

執法長老臉色變換,剛纔原本還順利的局面,在此刻竟然又不在,他開始最擔心的就是丹海塵,因爲丹海塵要獨自面對兩名強者,現在果然出了問題,看樣子丹海塵確實是撐不了多長時間了。

僅僅兩個回合的交手,丹海塵就已經落於下風,被那名強者打的連連敗退,模樣很是狼狽。丹鼎劍宗的人都是很急,卻又被各自的對手所拖,而騰不開手。局面險象環生。



正在地面被人追殺的琉新,雖然一直逃跑但也在一直關注着戰局,看到這一幕,也是暗暗道了聲不妙。

他知道真正決定勝負的還是半空中的那些魂爵強者,對待這樣的事情,他也是有些無能爲力。現在他也只能勉強自保。躲避着身後一堆安柳堂弟子的追殺。

婚婚相報,就要賴上大總裁 。琉新暗暗叫苦,而後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一步跨入那扇門。


從外面看安柳堂的這片建築,就覺宏偉異常,而進入裏面更是別有洞天,假山流水,亭臺閣樓,小橋別院,恢宏建築,莊園林立……一派人間美景!

琉新暗暗讚歎,在這大荒平原之上竟還有着這麼一處美景,而且還不止表面這些,他總覺得這裏有些奇異,不過在他精神力掃過之後,就有些明白了,或許這現建築物在建立的時候,就是暗一定的方位所建,相互構建有着陣法之效。

而且琉新還感覺到進入到這裏,他感應到這裏面的魂力濃度明顯要比外面的強出幾分。琉新就知道,在這裏肯定有設置着提升魂力濃度的法陣,幫助安柳堂弟子修煉!琉新暗暗點頭,倒是一處好地方!

微微頓了片刻,將這裏的情況掃清楚後,琉新便又是身形閃掠進去,這裏是安柳堂的老窩,那麼肯定會有不少寶物,這次出來之前屠老可是說了,在安柳堂尋到任何寶物,都算做是自己的,並不用交給學院。

琉新心中欣喜,趁此機會不如進來探尋一番,或許能有這很大收穫也說不定。

帶着這樣的心思,琉新更是來勁了不少,將精神力幅散出來認真打探,可是他卻有些失望了,因爲這裏似乎有着什麼壓迫限制着精神力的幅散,琉新一陣無語,或許這就是所有大勢力的一種防範手段。

在琉新進來不久之後,其後帝國魂師學院的學員,丹鼎劍宗所來的人也是跟着進來,一個個面色激動,他們同琉新一樣都有着尋寶的打算,畢竟這裏是安柳堂的老窩,存放的寶物肯定不會少。

然而這裏面的安柳堂弟子也有不少,見得這麼多外人進來,自然是憤怒不已,於是人們又是交戰起來,戰鬥所造成的餘波將這裏不少的建築都是損壞,不一會原本整齊的建築物就變得破爛不堪。

看着各處爆發的戰鬥,局面一片混亂,琉新蹲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暗暗欣喜,他嘴裏含着根枯草,黑色的眼眸不斷掃過,一邊呢喃着,“亂吧,越亂越好,這樣我就有機會找寶物了!”

在這裏藏了一會,琉新趁着沒人注意,又是悄悄的向裏面的方向掠去,安柳堂佔地極大,現在他所在的纔是前方而已,恐怕連中間的部位都沒達到。

琉新就這樣見人就躲,沒人就跑,憑着精神感應,一路倒也有驚無險,逐漸往安柳堂的深處走着。只是越往裏走,安柳堂的防護也就越森嚴,琉新發現這裏面的人,安元根本就沒有動用,不管外面發生了怎樣的戰鬥,這裏面的人都如沒有發生什麼似乎的。看來他已經走入到安柳堂的核心地帶了,琉新暗暗猜測!

憑着機智與果斷,琉新一路往前,最後終於在一處拱門前停下了腳步,琉新藏在假山後,看着前方不遠的處。

那裏是一處拱門,想要繼續前行就必須通過拱門,除此之外別無他路,而在那拱門外有着兩名身穿黑衣的精壯漢子,這兩人手中的武器始終不曾放下,凌厲的眼神不斷掃過,而且看這兩人的氣息,竟然都是上位師爵。

只是兩個看門的就有如此水準,琉新知道他肯定是找到地方,這拱門裏肯定是安柳堂的重要之地,琉新心頭又是緊張又是興奮,不過他也知道不可輕舉妄動。

要過這拱門必須要把那兩名護衛殺了,而且還不能發出大動靜,外面守護就如此之嚴,更別說裏面了,所以絕對不能引起太大的動靜,要不就危險了!

琉新藏在這處假山裏一動不動,心頭卻有些着急,那兩名護衛一直走動防護很嚴,以他自己只能夠無聲無息的殺掉一人,而那樣他自己也就暴露了,得不償失!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琉新的手心都滲出了汗珠,可是他還沒有想出什麼好的方法,琉新眼珠急轉,心頭卻有些無奈,就在這時,他的精神力突然發現有着一個人從外面走入到他的感應中。

在這裏面精神力受到壓制,只能幅散出近二十米的距離,而他能感應到說明這人已經離他很近了,琉新一驚,肯定也是有帝國魂師學院的學員走到這裏了,或許是丹鼎劍宗的人也說不定。

琉新驚異間緩緩回頭,凝神看去,只見有着一個黑衣人正輕腳的向着假山處走來,看來這來之人也是認爲這是一處藏身之地,由於角度的原因,琉新看不到那所來之人的臉面,但是看那凹凸有致的身形,應該是一個女的。

那人捏手捏腳模樣頗爲的小心,向這假山處靠近,然而或許是由於她太過於注意那兩名護衛,而沒注意到腳下,導致她踩到一塊碎石,這本無事,有事的是她由於踩到碎石的時候,身子滑了下,竟不自覺的輕呼出聲。

這聲輕呼雖不是太過響亮,但依然是引起那護衛的緊覺,於是那名護衛便手握着武器向這裏走來,琉新暗暗搖頭,額頭上已經滲出汗珠,暗歎這人的大意,要是護衛走過來,或許連他也會被發現。


就在這時,琉新從他的藏身處走出,走到那來的黑衣人身後,將她一把拉過來,藏到他所在的假山縫中。

被琉新突然拉過,那黑衣人明顯大驚,身子猛烈的動起來,不過琉新有着準備將她緊緊抱住,同時騰出一隻手來將她的嘴捂住,不讓她發出聲來。

那黑衣人顯然明白現在是什麼情況,倒也不敢過度的掙扎,暫時被琉新制止住了。而這時,那名過來查看的護衛也正好走了過來,不過由於琉新藏身隱蔽倒也沒有被發現。

那護衛見查看無果,便搖了搖頭又回到了拱門處,琉新這纔是鬆了口氣,同時將捂着黑衣人嘴的手也拿開。

“放開你的臭手!” 他剛纔是鬆開手,那黑衣人便開口嬌喝道,聽聲音果然是個女的,而且還有些熟悉,只是由於角度的原因,他看不到這黑衣人的臉。

黑衣人的話令琉新有些疑惑,他不是已經鬆開了麼?不過隨即他便有些愣神,因爲他的另一隻手還沒鬆開,而且剛纔情況緊急, 他只想着救人,卻忽略了手放的位置。

手放處明顯感到一股鬆軟之感,而且有清楚的凹凸感覺,這不是女人的胸嗎?琉新一驚,手卻不自覺得還輕捏了一下!

“流氓!”那黑衣人低聲罵了一句,而後擡起腳對着他的腳猛然跺下,一股難以形容的痛感涌上心頭,琉新差點沒叫出來,而他的手也在一瞬間鬆開,那黑衣人也趁機離開他的身前。

“是你!”

就在琉新腳痛欲裂之時,突然聽到一道驚疑之聲,琉新這纔是強忍着腳痛擡起頭,看了一眼面前的黑衣人,他也是一驚。

入眼處,是一張帶着鬼面具的臉,看上去有些恐怖,不過在那鬼面具空出的雙眼卻極具美感,這雙眼睛分爲的透亮有神,最好看的是它的瞳仁,竟然是藍色的,就如一顆晶瑩的藍寶石將人不知覺吸取其中。

有這樣奇異般的眼眸,而且還帶着鬼面具,在他所認識的人中也只有一個,那就是鬼面女,月華! 見得這所來之人竟然是鬼面女,月華,琉新剛鬆弛的精神又是緊張起來,因爲這女的可不是容易打發之人。

而且他在出發來大荒平原之時,在學院門口的集合處,還與此女起了衝突,只是後來由於曹鑄的插手而不了了之,但是他可清楚的記得,鬼面女曾說過,這事不算完,還要找他算帳。

在剛纔他還出手輕薄,雖是無意但琉新也知道,自己算是徹底把這個殺神得罪了,他清楚的記得,顧裏曾就說過,在學院中有一名學員出口輕挑,欲要調戲鬼面女,而被前者打的現在還下不了牀!

想到這裏,琉新更是緊張,額頭竟然也是有着冷汗滲出,也是琉新自覺理虧,剛纔他的行徑恐怕就算是個女生都會生氣憤怒,琉新擡起來頭,只是看了一下,就又低下頭不敢與之對視。

“怎麼?剛纔不是膽子還挺大麼?現在呢?連頭都不敢擡!”這時鬼面女不屑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由於情況特殊,鬼面女也不敢說的太大聲,正好他能聽到,也因此琉新從她的聲音中,聽不出喜怒。

被鬼面女冷嘲熱諷,琉新胸口也是有了些氣,他雖已無理,但卻是無意之舉,而且他也是爲了救她,想到這裏,琉新自覺氣直便擡起頭與之對視。

不過只是片刻他就有些膽怯了,此刻鬼面女那藍寶石般晶瑩的眼眸中透露出濃濃的煞氣,就好似要把他吃了一般。

“我剛纔不也是爲了救你,要不是我拉你藏到這裏,你早就讓發現了!”琉新有些不滿的低聲道。

“你還說,誰稀罕你救了,看你找的什麼地方?”鬼面女又是低聲道。

“我找的地方怎麼了?正好是一個假山中的細縫,有利於藏身,安柳堂的人也正好發現不了?” 琉新低聲的嘟囔着。不過片刻他就發現不對勁的地方了,由於他們所藏身之處是一個假山中的細縫,這細縫極其的狹小,藏琉新一個人或許足夠,但是再加上鬼面女就顯得有些不足了!

兩人都背靠這一處,相對而立,兩人間的空間卻幾乎沒有,這就導致兩人的身子挨的很緊,若是此刻從外面看,就好像兩人再緊貼着一樣。

而事實也的確如此,鬼面女的身材自不用說,前凸後翹豐滿之極,琉新已經明顯感到鬼面女那胸前的飽滿頂了過來。

感受到這琉新的臉色瞬間就變的有些紅,他擡起頭只見鬼面女就近在眼前,她的那雙藍寶石的眸子是那樣的晶瑩迷人,令得琉新不知覺便有些失神。

“你亂看什麼?再看我把你的眼睛珠子挖了!”這時鬼面女低沉帶有肅殺的聲音落入琉新的耳中,令得琉新瞬間驚醒,暗暗定神,他這纔是想起,這鬼面女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更不像是紅衣那樣對他有着好感。

琉新心頭有些緊張,她不怕鬼面女報復,而是怕她現在發飈,若她現在爆發起來,那動靜就會惹得安柳堂的人,到時候被發現了,兩人都不會有好果子吃。

不過鬼面女顯然是識得大體之人,她雖然極其的憤怒卻一直在忍着,並未爆發,這讓琉新也是暗鬆了口氣。

兩人都不做聲,這裏安靜了下來,狹小的空間內氣氛突然變得有些詭異起來,琉新雖然不敢造次,但由於環境所迫,從鬼面女的那胸前飽滿傳來的鬆軟之感,還是令得琉新難堪之極,畢竟他是血氣方剛的少年,不可能沒有一絲的反應。

這般又是過去了幾分鐘,琉新實在有些忍受不了這種氣氛,別輕聲的開口道:“你到這裏來,也是爲了尋寶吧!不如咱倆一起合作如何?”

“合作?我跟你有什麼好合作的!”鬼面女瞥了琉新一眼,那晶瑩的眸子令得琉新的心都是猛然一跳。

“外面的拱門那裏,有着兩名護衛,咱倆合作一人殺一個!神不知鬼不覺這樣也不會引起太大的動靜,至於進去之後,能得到什麼?各尋各的,各按歸屬!”琉新又是小聲說着,相談利弊。

作爲“天榜”上的學員,鬼面女的實力自不用說,而琉新的實力也不差,兩人合作相互照應,這樣也安全不少 。琉新心中打着算盤,目光期待的看着鬼面女,等着她回答。

“嗯?聽起來還不錯!”頓了片刻鬼面女小聲說道,而後有補充道:“進去裏面,能得到什麼東西看自己的運氣本事,我們兩個不平分,也不許搶奪!”

“這是自然!”琉新肯定的答道。

“那就開始行動吧!”鬼面女急切的說道,想來不是尋寶心切,更多的是不想在這裏待下去了!

“好!”琉新點點頭,而後又小聲的說些什麼,制定好了計劃,兩人從這細縫一左一右同時出去,同時攻擊!

定下計劃後,兩人都未猶豫開始執行,兩人各向兩邊緩緩移出,露出頭去,琉新看了一眼,只見那兩名護衛還是如剛纔那般沒有絲毫的放鬆。

而這時,鬼面女也側出了身子,兩人不約而同的回過頭點了一下,意思都是準備好了。

回過頭,琉新眼神變得凌厲起來,他的精神力猛然發動,將那名離他近一些的護衛籠罩,那護衛的精神立即便恍惚起來,趁此機會,琉新手中短劍瞬間脫手,直刺向那人的脖頸處。

一道破風聲響起,由於距離較近,短劍直接插入那名護衛的脖子,那人的嘴裏吐着血泡還想說什麼卻再也說不出來,無力的倒下。

這邊的動靜,將令一名護衛驚動,他瞬間就驚慌起來,準備喊出聲報信,然而他卻已經沒有機會,因爲這時的鬼面女已經出手,她的攻擊方式還是當初曾對琉新用過的那招。

魂力凝形,形成一枚漆黑的細針,雖然細小卻蘊含着極強的殺傷力,速度極快的刺入那名護衛的心臟。

兩人都是瞬間得手,那兩名護衛就這樣被解決,臨死前也沒發出任何動靜,琉新輕步的走出,目光欣喜的看向鬼面女,兩人的第一步合作,已經取得了很大的效果。

他本想說些什麼,可看到鬼面女那冰冷的眼神又是嚥了進去,搖了搖頭,琉新不再多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