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或許,這就是青春。


吳敏回了自己的床,仍是那個安安靜靜只會看書的女孩。

葉靈似乎察覺到什麼,可是看了一眼整個宿舍,並無任何異常。 葉靈計算出來的結果,讓她很沮喪,也非常不願意麵對。

有時候不是沒辦法,而是這些辦法你覺得不可以接受。

她想到了林君安。

不知道他會在這件事中起什麼作用,但他至少可以說清楚被包養的事情,如果他肯出面來解釋……

「你覺得他們會信嗎?」賊喊抓賊,誰清楚誰才是賊?

周圍的同事也默默點頭,最解釋不清楚的就是這種事,連他們,也在聽到的第一時間懷疑了一下他們的老闆,何況是素不相識之人。

「我不是不願意跟你回去解釋,但解釋了不信的話,也沒什麼用處。」林君安有些同情的看著這姑娘,雖然人有些「孤僻」,但是勤快好學,可以繼續讀書對她真的再好不過的事。

「別太擔心,如果真的……你可以來這邊上班。」以她的能力,不進校門也不會沒飯吃。

葉靈有些感激的屢屢點頭。

這種後路都有的感覺真能安慰到她。

「我還是希望繼續上學,畢竟……」這是原主的願望。大學對悻悻學子似乎是追求的方向,就如有的人去高考,首先可能就是為了證明自己這麼多年的埋頭苦讀是有意義的,就算前面不是大學,也要去考一考,像個完美的句號一般寫在高中歷程的最後一頁。

做好中學時代的最後一份試卷,對自己,對父母,對人生,有個完整的交代。

「唉,當年我們高考……」有同事就是未用盡全力,差了那麼幾分沒有去到更好一級的學校,經常感嘆,當初要是考好了,也許今天就不是打工的了。

一班的同事商量了許久,也聽了不少經驗,但在座的,竟然沒有人被處分過。

「等等哈……」

同事在電腦上敲了幾敲,然後出來各種答案。

一條條的過濾,更有許多所謂的內幕,聽得葉靈一愣一愣的。

她的見識,何止狹窄,簡直是井底之蛙都不如……

眾人熱烈的討論,又感嘆了一番世風日下。

結果到最後,有用的信息倒是很有幫助。

原來處分是可以消除的。

關鍵是怎樣去消除。

眾人面面相窺,你看我我看你,最終目光聚焦在林君安身上。

「你是老闆你說了算。」李智笑嘻嘻的說出大家的台詞。

……這個時候說什麼老闆。

「咳嗯……」被眾望所託,林君安清清喉嚨,看著葉靈開口:「方法是有的。」

「老闆你說你說,只要我能做到!」她可不想才第一次就把任務做失敗了,雖然有失敗的機會,可是以後誰知道會遇到什麼更難的事情呢?。

「呃……」林君安看著女孩眼裡的期待,有些於心不忍,卻沒有更好的辦法:「相信你也知道,在這個世界,有一樣稱為敲門磚的東西,用這樣東西,幾乎可以把各種不可能變為可能……」

「這麼神奇?是什麼?」不知道難不難找到,但不管多難,有希望就好!

林君安看了眾人一眼,沒有說話,但是對葉靈做了個手勢。

眾人醒悟,默默點了點頭。

葉靈不解的看著林君安等待明言。 葉靈從公司出來的時候,整個人是焉的。

如果沒有辦法,她至少是破釜沉舟,要怎樣就怎樣了。

可現在呢?

有辦法,但這些辦法又把她難上了天!

一下子叫她拿十幾萬出來,她上哪拿去?拿筆畫的可以嗎?!

「你知道,現在的人不是都喜歡收紅包嗎?你要是拿點去,就有門路了。」

「……拿多少?」

「多少是根據事情大小決定的。你這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於是大家都在討論恰當數字。

從五千到一萬,從一到五,從五到十。

「最好有十來萬,你要知道,這種事不是一個人決定的……」某位同事言之灼灼的說道。

「這樣啊?……」葉靈覺得自己可以安息了。

她的全部家當不過千,竟然要百倍數。

而且只是出不入,白白花出去的?

葉靈堅決不走這條路。

同事的目光帶著憐憫,彷彿在看一個倔強的孩子,又隱約有點羨慕,能夠堅持本心的,是沒有被社會污染的人,而他們,摸爬滾打,能有幾人是乾淨的。

只是這份純心,被打擊多了,也會像他們一樣吧?

葉靈覺得好累,雖然她什麼活也沒幹。

可就是這樣一趟來回,彷彿已經用盡了她積攢的八分力量。

臨走時,林君安複雜的看她一眼。

「抱歉,幫不了你。」

葉靈連忙搖頭:「謝謝你們,已經很幫助我了。」

如果沒有他們一起商量,她更加一無所知。

現在至少知道了。

「我會再想想辦法的。」不到最後一刻都不放棄!

「我出來也蠻久了,而且不是在這邊上的學。」林君安確實有心無力。

「沒事。謝謝你了老闆!」

林君安一笑,突然靈光一現。

「或許你可以找找當事人!」

打不了官司還可以庭外和解!

葉靈疑惑的聽完林君安的理據,也覺得是可行的。

但葉靈離開他回校的時候,又想到一個問題:她願意和解,那幾個女生會願意嗎?

為什麼沒去做已經個個都搖頭?

不管結果如何,這應該是比六位數容易的事吧?

只不過……怎樣才能讓被自己打得很痛的人原諒自己?

623也不給她答案。

論衝動完後悔自己的行為應該怎麼表示自己的心意?

葉靈找了個網查了很久。

當著那人的面痛哭流涕去!——她做不到。

寫上十萬字的懺悔書——寫不出來。

負荊請罪。——上哪找荊?

葉靈看中了一條:帶上你的禮物和真誠的心。

這個可以有!

而且,心她有了,只差禮物!

為了選禮物,她逛了一天商場!

然後去找那幾個女生。

那幾個女生沒有在一起。

豪門霸婚 葉靈找到了其中一個。

女生看她的眼神像看怪物一樣。

呵笑幾聲都不連貫,似乎有什麼話想說又卡在喉嚨里說不出來。

葉靈耐心的等著她開口,心裡有些沒底,畢竟她們當時恨不得把她吃掉的表情她還是略微記得的。

當時自己是什麼態度?好像是看了一眼,覺得她們不會再站起來打她,她才慢慢離開的…… ……

說完這番話,林若煙那俏臉就忍不住通紅了起來,真是太羞人了,怎麼脫口而出說出這番話來了,完了完了,林逸會在心裡怎麼看我呢?會不會覺得我不是一個好女孩?

林逸則是明顯愣了一下,然後擺了擺手:「我也不要你的公司,不如你賺錢,然後給我花,那多好。」

說完這番話,林逸嘿嘿的笑了起來,林若煙則是沒好氣道:「那你不成了被我包養的小白臉么,一天天養著你。」

「小白臉就小白臉,反正有花不完的錢,再說了,就現在這個世道,有錢能使鬼推磨,你林若煙有錢了也能包養我林逸。」林逸笑著道。

林若煙則是瞪了林逸一眼:「拉倒吧,我也不想找一個我天天養著的男人,你還是自食其力吧,我希望我的男人是一個有上進心的。」

提到上進心這四個字林逸就納悶,無奈的搖了搖頭,不再說什麼了,林若煙則是道:「明天晚上要參加一個聚會,關於我們公司的,你也算我們公司一員,一塊去參加吧,大月氏王國的公主,聽說很漂亮。」

「好,沒問題。」林逸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看到林逸答應的這麼痛快,林若煙不爽道:「你不會是為了去看那個公主吧?」

「看那個公主幹什麼,不管是什麼公主,也都沒有我的若煙漂亮!」林逸嘿嘿一笑道。

林若煙的俏臉之上忍不住浮現了一抹羞紅:「林逸,我發現你越來越貧了,行了,不要說這些口是心非的話了。」

「我說的是你真的啊,你看看你,這麼漂亮,我都懷疑你不是人。」林逸一本正經道。

林若煙則是愣了一下,不解道:「我不是人那是什麼?」

「當然是天上的仙女咯,除了仙女,還有誰會長這麼漂亮呢?」

聽著林逸的話,林若煙那粉嫩的俏臉之上再次浮現了一抹羞紅,小心臟不受控制的跳動了起來,被林逸這樣的情話打動了。

像月霓裳這樣的女人,司空見慣,對這樣的情話基本免疫了,除非是遇到自己喜歡的男人,可林若煙就如同那一片空白的紙一般,單純的很,很容易就被這種話給勾住了。

「算你會說話,我很高興,」林若煙瞥了林逸一眼道:「行了,我不和你貧了,我要回酒店了,還要好好的準備準備,明天早上還要去見商務部長,商討一下關於和大月氏合作的事情。」

「好,那我送你?」林逸趕忙道。

「不用了,我打車過去。」林若煙笑著道。

出了這家餐廳的門,結果沒看到保鏢,林逸的眉頭忍不住緊鎖了起來:「你的保鏢呢?」

「他們都跟著方碧涵去酒店了,我是出來找我男人的,帶那麼一大群保鏢,讓人家覺得不自在。」

「啪」的一聲,林逸一手拍到了林若煙那粉嫩的翹臀上面,沒好氣道:「你知道不知道你現在的身份很重要?多少人眼紅你?出門不帶保鏢,萬一出了事情怎麼辦?」

林若煙那粉嫩的俏臉之上再次浮現了一抹羞紅,嬌羞不已,沒好氣道:「你剛剛在京城搞出這麼大的事情,鬧得人人自危,誰會沒事幹來找我的麻煩?」

仔細一想,好像事情也是這樣,林逸只好道:「好吧好吧,這一次就原諒你了,下不為例!」

林若煙吐了吐小舌頭,輕哼一聲,扭著翹臀轉身離開了。

望著林若煙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林逸差點噴血,這小妮子真是太極品了,勾的他林逸都要火起了。

一直望著林若煙離開,林逸這才轉身準備走,可是劉帥帥突然出現在了眼前,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剛剛林若煙消失的方向,嘖嘖道:「哥,極品啊,真是太極品了,早就聽說過林氏財團的總裁林若煙是難得一見的大美女,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不行不行了,哥,我可是太嫉妒你了,你怎麼把林若煙這冰山美女泡上手的?教教我唄?」

「這種事情要靠男人的魅力,像我這樣的男人,不需要任何手段就能把林若煙這樣的女人弄的迷上我,可你呢,就是用盡手段,恐怕人家也不鳥你,這就是魅力,明白嗎?」林逸點上一支煙,特別風騷道。

劉帥帥則是沒好氣道:「拉倒吧,哥,你這話也就騙騙那些清純小男生,能騙得了我嗎?」

林逸不好再說什麼了,只是道:「明天晚上,你和我一起去參加一個晚宴,月凝霜這小妮子也在,我可怕這小妮子搞出一些什麼事情來。」

「行,沒問題。」劉帥帥點頭答應了下來。

……

月霓裳來了京城,她在華海待的都快要發霉了,最後總算來了,月霓裳的身邊還有一個美姬子,美姬子的傷也早就好了,一直想要找林逸,可是對中國這個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哪裡敢來啊,結果聽到月霓裳說要來找林逸,第一個就答應了下來。

月霓裳來京城主要的目的還是想要了解一下情況,華海那邊傳的風言風語,說林逸蕩平了洪門總部,殺了洪國傑,月霓裳想要問一問這到底是為什麼,畢竟林逸答應過要放洪國傑一馬的。

當然了,月霓裳這可不是怪罪林逸,只是想要問一問。

兩位大美女,出現在了京城這個公子哥眾多的地方,立刻就有人盯了上來。

月霓裳穿著一件連體的連衣裙,裙擺特別高,都到了大腿根部,走路一扭一扭的,再加上月霓裳那雪白的肌膚,精緻的五官,火爆的嬌軀,哪裡能不引起騷動啊。

再看看美姬子,平日里的美姬子都是一身素衣,畢竟她這樣的女人對於容貌身材什麼的沒有太大的要求,可在月霓裳的強烈要求下,美姬子上身穿了一件窄窄的小馬甲,露出了她那完美的柳腰,柳腰上面還有性感的肚臍眼。

而下身則是短的不能再短的熱褲,表情當中還有一些嬌羞。

這兩個人女人不管走到哪裡,那可都是引起一方騷動。

這不,一大群人盯上了這兩位大美女,一個個忍不住咽口水,嘖嘖感慨。

旁邊停放了一輛賓利添越,車子上面坐著一位長相頗為帥氣的公子哥,他也看上了前面那兩位美女,其中一位就是京城出了名的交際花月霓裳,當下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對著後座的保鏢道:「你們上去,然後我再上去!」

「少爺,好嘞!」保鏢的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立刻明白了自家少爺是什麼意思,就是讓他們這些保鏢充當流氓,上去招惹一下,然後自家少爺來一個英雄救美,讓這兩名美女感動的以身相許。

司機和保鏢,一共兩個人,全部都下了車,脫掉了外套,露出了他們裡面的紋身,再配上這演技,活脫脫的就是兩個流氓,還真別說,這倆人給他們這位少爺做這種事情估計不是一次兩次了,演技都爐火純青了。

月霓裳也是有些後悔,當真有些過了火,看著四周這些煩人的眼睛,趕忙對美姬子道:「我們走,別在這裡惹事了!」

美姬子的俏臉之上浮現了一抹羞紅,輕輕的點了點頭,踩著高跟靴子,走路有些不自在,很明顯,她不習慣穿高跟鞋。

「妞,你一晚上多少錢呀?」兩名扮流氓的保鏢走了過來,嘴角掛著一絲殘忍的微笑,一個個毫不掩飾自己的目光,上下打量著月霓裳和美姬子兩位大美女。

…… 「你S**吧?」女生詫異過後,就是無情的嘲諷。

而且,她遞上來的是什麼?竟然是幾塊錢一包的薯片?想要道歉?想要她們的原諒?

女生氣極反笑,她們要是這麼容易就會「原諒」,還用得著……

想了想,女生又得意的笑了,現在知道害怕了?

可惜,已經遲了。

「你想我們原諒你?」

葉靈抿緊嘴,提著一袋子零食的手也緊了緊,想起當時的情境,明明是她們先招惹自己的……可是跟升學相比,她又只能選擇得到她們的「原諒」。

「嗯。我道歉,我不應該打人。」其它的,她就不能再承認是她的錯了。打人是不對,不管如何生氣,她當時是沒控制住,的確算是她錯了。

「呵,你覺得我們會原諒你嗎?」女生斜視的目光裡帶著快意,竟然有來「求」她們的一天,她怎麼可能錯過?

拿起手機,已經迅速通知同伴過來的她,要先「享受享受」這種快意先。

「如果……你們要我怎麼做才會原諒我?」葉靈第一次面對這樣的事情,完全沒有一點可借鑒的經驗。

「我們說什麼你都會做?」女生的眼珠已經滴溜溜的在轉。

「你說說看。」

「呵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