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點點頭,算了,反正課也不是很多。帶景言混幾天,等我拿到畢業證就萬事大吉,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真的?” 邪王訂製寵:爆萌小醫妃 景言眼睛一亮。

“嗯!”我點頭,卻有種上當的感覺,這貨是不是早就計劃好了?

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第二天景言又得去一次祁家,我知道他其實很不想去,可是沒辦法,誰讓人家有你的想要的東西在手,不去也得去。

快上課的時候,我卻接到了莫北春的電話。

“小蘇,在學校?”莫北春問。

“嗯!”

“找到屍骨了,也做了dna比對,胡小可的確死了!”莫北春開門見山的說。

“那…那個和胡小可長的一模一樣的人是誰?”我心裏一陣的驚疑,實在想不通。

莫北春說:“當年殺害胡小可的那三個人我也查出來了,其中兩個被抓了,一個叫阮春來,一個趙榮,還有一個他們稱爲老大的叫王雨山,那個人畢業後就出國了,不過聽說近日會回來。據阮春來和趙榮交待,就是老大王雨山指使煽動他們強,奸的胡小可,事後軟春來還說過要停手,可王雨山表示收了別人的錢必須要給人一個交待。我懷疑,王雨山背後還有別人!”

我點頭,當初在胡小可的鬼術空間裏,胡小可死的時候老大就說過收了別人五萬,按照現在的情況看,唯一值得懷疑的就是那個和胡小可長的一模一樣又代替她嫁給薛宇的女人了。

可是…這個女人究竟是誰?

“王雨山我們已經佈置好了,抓他是遲早的事,你放心!”莫北春說。

“我在意的是那個假的胡小可,她是整容了嗎?”

莫北春說:“我也這麼想,我諮詢過整容方面的專家,要整的和另外一個人一模一樣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是前提得兩個人本身就很像才行!”



掛了電話,我還是一陣疑惑,那個女人到底是誰?既然會用另一個人的面貌代替她活下去,爲什麼?是爲了薛宇的錢?這種可能性有,但是不大,唯一可能就是她很愛薛宇,而薛宇只愛胡下可,所以她纔會設這樣一個局陷害胡下可,可能當時她並沒有想過替代胡小可,但是沒想到發生了意外,胡小可死了,所以她纔想了這麼個一勞永逸的辦法。

想到這我趕緊撥通了莫北春的電話,把情況一說,莫北春說:“你和我想一塊了,我懷疑就是當年a大的人,而且這個人認識薛宇。”說完他補充道:“你在學校等會,我立刻就過去,我們先從薛宇的追求者查起!”

“嗯!”

我想只能這樣了,畢竟那個老大就還沒回來,現在貿然的抓了假胡小可也並不能說明她就是幕後真兇,而且貿然驚動她,還會打草驚蛇,讓老大逍遙法外。

莫北春很快到了,我離隔壁學校也近,兩個人會合後就進了學校。

因爲有警官證,查起來什麼方便,薛宇和胡小可並不在一個班,而那三個人卻和薛宇是一個班的。

據當初薛宇的老師講,當時喜歡薛宇的女生很多,但是薛宇卻單單喜歡胡小可,他和胡小可在一起後就沒聽說過和誰有過曖昧什麼的。

得,這條線不通。

於是我們和老師要了薛宇當年宿舍人的電話,好在現在信息方便,同學聚會頻繁,老師都能聯繫的上那些人。

只不過因爲薛宇很有錢,都沒怎麼住宿舍,那三個人對他的瞭解也不多,但是其中一個叫大個的人卻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很有用的消息。

薛宇有一次醉酒回宿舍住,是大個送他回來的,當時薛宇已經和胡小可在一起了。大個把薛宇放下後,他的電話就一直在響。大個子被吵的麻煩,所幸接了起來。

電話那頭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質問薛宇爲什麼不接她電話,是不是有了胡小可就忘了她了。

大個子詫異的問了句:是誰?

那女的就趕緊掛了電話。

大個子當時沒覺得有什麼,可是拉窗簾的時候卻看見樓下遠處站着一個女的。那女的目不轉睛的盯着他們的窗戶看,一動不動。當時外面還下着雨,天氣也冷,那女的也沒打傘就那麼站着。

大個子被看的心裏發虛,趕緊拉上了窗簾。

這件事情他記憶頗深。

”那你記得那女的的長相嗎?”莫北春問。

“不記得,她當時帶着口罩,我還奇怪呢,這大半夜的怎麼會帶口罩?”

… 和大個子聯繫完,我和莫北春都覺得,這個打電話的女人極有可能就是指使王雨山殺害胡小可的兇手。很明顯,薛宇認識這個女的,而且可能之前還和她有過接觸。

可是,就憑這個也查不到什麼呀!

還是莫北春說:“我們去查查胡小可身邊的人!”

我疑惑:“你懷疑是胡小可身邊的?”

莫北春說:“對胡小可和薛宇的事那麼熟悉,又能準確指使不在同一班級的三個人準確找到胡小可,這個人一定對胡小可也很熟悉!不然根本不可能安排那三個人對胡小可做那種事!”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啊!”

“怎麼?是不是很崇拜哥?”莫北春挑眉笑了笑。

“…”

我們找到了當年胡小可的班主任王老師。

“胡小可是個不錯的孩子,學習好,人長的也漂亮,不過…”

王老師頓了頓:“不過正是因爲這樣,胡小可可能招人嫉妒,她和班裏的女生的關係都不太好,好多次還和那些女生髮生過矛盾,一直沒什麼朋友!不過好在大三時班裏來了一個學生,可能因爲兩個人都沒有什麼朋友,所以她倆的關係就近了,兩個人總是形影不離的。”

“那個女生叫什麼名字?”我急忙問。直覺告訴我,我們離真相越來越近了。

王老師想了想,然後翻了翻之前的舊資料,拿出一張登記表說:“叫王絲絲,你看這個是她的照片!”

我看着照片中那個熟悉的臉,瞬間明白了什麼,這個女生就是在胡小可鬼術空間裏出現的她的好閨密!

最紅顏:男裝王妃亦傾城 “後來王絲絲去哪了?”

王老師想了想說:“胡小可出事後她也就突然休學了,從此在沒有她的消息…”

就是王絲絲沒錯了,她一定是愛慕薛宇,嫉妒胡小可,所以從她出現的那一刻就計劃好了,要胡小可身敗名裂,然後她就可以得到薛宇,卻沒想到胡小可死了,於是她代替了胡小可,嫁給薛宇。

加上可以隨意轉學上學來看,王絲絲家境良好,出的起錢僱傭王雨山等人…

莫北春顯然和我有一樣的想法!

可我爲什麼總覺得哪裏不太對勁?

我又想起鬼術空間裏胡小可的事情,最後的片段胡小可沒有給我看,即使她死了應該對接下來得事情都記憶猶新,而且第一次見她時她那滿身的怨氣,難道不是因爲想報仇?可是後來卻突然變得那麼平靜只要求我帶她看看她媽媽…

莫北春突然接了一個電話,掛了電話他很興奮道:“小蘇,王雨山回國了!”

“遭了!”我一拍腦門。

“怎麼了?”

“快去找薛宇和王絲絲!”我說。

“出什麼事了?”

鄙人不死 莫北春不解:“你怎麼比我還急?”

“路上說!”

我們上車一路往王絲絲和薛宇家去。

“到底出什麼事了?”莫北春問。

“胡小可其實是知道王絲絲害她的,她當時給我看的片段也不全面,她開始的目的並不是讓我替她報仇,也不是想去看看媽媽,她真正的目的是讓我們把她的屍骨挖出來,她就能擺脫鎮壓,然後自己找王雨山王絲絲報仇!”我說。

莫北春也明白了:“難怪!”

“而且我想當時殺了她之後,王絲絲她們一定在她身上做了手腳導致她並不能離開那一片區域,也不能出來找他們報仇,但是趙佳怡他們卻用請筆仙的方式,把她喚了出來,那天我和景言去趙家參加趙佳怡的生日派對,我想她就已經出來了,而且知道我有陰陽眼,所以利用了我!”

莫北春也完全明白了,一踩油門,車也疾駛了出去!

等到了薛宇的別墅,已經快傍晚了,天邊掛着一輪殘陽,映的整個天際都紅的像是血染了一般。

我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可能我們來晚了!

門沒有鎖,裏面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有,地上沒有半點打鬥的痕跡,根本沒人在!

“沒人!”莫北春上下找了一圈:“一個人都沒有。”

我心裏也急,卻也什麼都看不出來,這裏連一點陰氣都沒有。

“會不會不在這裏?”莫北春說着四下打量了一下:“也許在別的地方也說不定。”

“對了,a大!”

我們倆又急匆匆的趕往a大,路上我給蕭然打了個電話,可惜蕭然不在學校。沒辦法我們倆只能驅車趕回去。

a大的校園很寧靜,華燈初上,不少的情侶們走在喜校園裏,享受這着她們美好的青春。

只是今天的人爲什麼這麼多?

我和莫北春在校園找了一圈都沒有什麼,就連薛宇他們的教室和宿舍都找了。

直到最後,我們兩都累的氣喘吁吁,莫北春還一不小心碰掉了一個學生書…

我一看那書,當即就明白了。

“怎麼了?”莫北春看我臉色不對。

“我們根本就不在a大的校園裏,如果我沒猜錯我們應該還在薛宇的別墅裏,難怪剛剛感覺就怪怪的!”我說。

莫北春也急了:“不可能啊,我們剛剛明明開車走了那麼長時間的路!”

我說:“你看看剛剛你碰到的那個學生的書,上面的日期是兩年前,而且你看看這裏的人的穿着打扮,是不是和現在有點不同!”

莫北春點頭:“我們在胡小可的鬼術空間裏?”

“對,從我們剛踏進別墅起,就進了她的鬼術空間裏。這一切都是假的!”

莫北春撓撓頭,一時也沒有了主意。

我更是個半吊子,以前還能用舌尖血呀中指血殺出一條路,可錯就錯在我用的太頻繁了,眼下這麼強大的鬼術空間,恐怕我把舌頭咬下來都不一定出的去!

我們兩個人坐在長椅上,看着來來往往的學生,的確,剛剛太着急沒注意,現在在看他們時,他們臉上盡帶着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現在怎麼辦?你是陰陽先生我聽你的!”莫北春說。

“我只是個半吊子!”

“那也總比我強!”

我想了想,似乎眼下根本沒有什麼辦法可言,只能找到胡小可的真身才能打破她佈下的鬼術空間了。

“既然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不如把這學校都找一遍,興許能找到什麼吧!” 王雨山死的挺慘,半個腦袋都爛了,趴在地上另一隻眼睛不甘心的看着遠方。

而王絲絲和薛宇正直愣愣的看着對面的那一抹鬼影。

胡小可!

我和莫北春趕緊跑過去。

胡小可飄在山包上,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王絲絲。

薛宇不可置信的看着王絲絲和胡小可,不停的抓着自己的頭髮說:“這不是真的,不是…”

王絲絲則是一臉複雜的看着薛宇,又轉頭憤恨的看着胡小可!

兩人一鬼就那麼懷着各自的心思,詭異的對峙着,誰也沒說話。而我們的到來卻打破了他們之間的寧靜。

“胡小可,你收手吧,我們現在已經有證據證明王絲絲指使王雨山殺害了你,她會受到法律得制裁!”莫北春估計還是第一次和鬼談判。

聽着都讓人覺得怪異。

胡小可看了他一眼沒理他,而是把目光投向了我。

“小可,我去看過你媽媽了,她很想你!”

胡小可的神色明顯就是一頓:“我媽…她好嗎?”

“嗯,她很好,就是想你!她想見你!”我看着胡小可明顯鬆動的情緒,心裏有了一絲希望。

“是麼!”胡小可的話音剛落,王絲絲就被她吸到手裏,她的手指狠狠的掐住了王絲絲的脖子。

“放開我…“王絲絲費力的說,手腳不停的揮舞着。

我一愣,難道是我說錯話了?

“你以爲你能說服我?”

胡小可冷笑:“這兩年來我被壓在黑暗潮溼的地下,就是爲了等今天!”

“王絲絲她會受到法律的制裁,你收手,我們送你入輪迴,投胎重新做人好不好?”

胡小可陰冷的看了王絲絲一眼,此時王絲絲的臉已經通紅。

“她們家很有錢,只要花點錢她還是會出來,有誰會真正關心一個死了兩年的窮丫頭?”

胡小可另一隻忽然一動,只聽王絲絲慘叫一聲,臉上頓時鮮血涌注!

胡小可拿着手裏的一塊血色的小薄片說:“墊了這個東西啊!你這麼喜歡我這張臉嗎?”說完她又是一動,王絲絲的半邊臉幾乎都被她撕扯掉了,碎肉外翻,鮮血如注,看着十分可怖!

“胡小可…”

莫北春大喝一聲:“你住手!”

胡小可冷笑:“我死了怎麼不見你們這些警察來幫忙?怎麼?現在我還不能自己報仇了?”

莫北春被懟的啞口無言。

王絲絲的慘叫連連,驚恐的撫摸着自己的臉,滿手的鮮血嚇的她幾乎暈了過去。

“你…”

王絲絲指着胡小可用奇怪的詭異的語調大聲道:“你纔是小三!”

我們幾個都是一愣。

胡小可也鬆了手,王絲絲掉落在地上。本來驚恐的臉上突然出現了一抹可怖又詭異的笑容。

“哈哈哈!王絲絲突然大笑着看向了薛宇:“告訴她,她纔是小三。是你拋棄了我和我們的孩子和這個女人在一起了!”

薛宇依舊抱着頭,看樣子像傻了一樣。

胡小可的面色從剛剛的冰冷漸漸變成憤怒:“你胡說!”

王絲絲冷笑:“我胡說?我和薛宇本來是高中的戀人,只不過沒有在同一所大學,而他遇到了你就要跟我分手,那時候我已經懷了孩子!”

王絲絲恨恨的說:“如果不是你的出現,薛宇怎麼會逼着我打掉孩子?所以我恨你,你現在都是咎由自取!我真後悔當初沒有把你打的魂飛魄散!”

胡小可也愣了,身邊的鬼氣翻涌,似乎很難相信,自己居然是小三?

她的目光投向了薛宇。

薛宇也在這個時候擡起了頭。看着自己面前的兩個女人,一個容顏完好的鬼,一個容顏盡毀的人。

兩個女人也都看着他,那眼神似乎飽含了太多的情緒。

有憤怒,有怨恨,更多的卻是愛!

兩個女人都因爲太愛他做着極端的事情,而這一切的緣由又都是因爲他。

薛宇自責,悔恨,如果當初他能和王絲絲好好談談,而不是一味躲避,如果當初他察覺胡小可變了後能細心一點而不是一味疏遠!與她冷戰,這一切會不會都會不一樣。

薛宇笑了,眼淚卻流了出來。

這一切說到底都是他的錯!



而此時胡小可的情緒已經完全失常,身邊鬼氣涌動,看着王絲絲憤恨道:“我不信,我不是小三!”

她手裏的指甲以一個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變長,朝王絲絲刺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