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高興的拿着衣服跑進試衣間。換好衣服出來時還給自己綰了個簡單的髮髻。


一出門就感覺唐書愣了一下,然後笑了:“真漂亮,很適合你!”

我走到鏡子前看了看,發現真的還挺好看的,尤其這個顏色特別適合我。

“多少錢?”我問。

“5800!”店員說。

“好,我要了!”

店員愉快的幫我刷了卡,我拿着衣服,心裏美滋滋的,我其實一直很想以穿着古代的衣服在景言面前露一次臉,畢竟景言就是個古人!

女爲悅己者容麼,我也是很虛榮的。

和唐書吃了飯,下午又逛了一會兒,我纔回了家。



星期一

我照常去上課,小冉看我氣色不錯問我:“你和景言和好了?”

我笑道:“我們從來也沒鬧彆扭啊!”

“那你的手怎麼回事?你是割腕了嗎?”她不解的看着我。

我一怔,忙解釋:“當然不是了,我是不小心劃了一下。”

其實用了蕭然的藥我的傷口好的很快,已經結痂了,果然錢花在哪哪好啊!



下課後,我和小冉去食堂吃飯,小冉突然指着一個走路搖搖晃晃的女生說:“小顏,你看陳琪那是怎麼了?”

我順着她的目光看去,果然看見我們班的陳琪走路奇奇怪怪的,像是有人提着她走一樣,或者可以說她像極了一個木偶!

我疑惑的打量了她,這一看差點沒把我嚇死。

陳琪身上居然纏着好多黑線,那些線埋入她的皮肉中,的確像是有人提着她走一樣,我順着那線朝上邊看去,只見一個男人正滿臉興奮的牽引着那些線。

當然,那個男人不是人!

就在我擡頭的空隙那個男鬼的目光也落在我身上。離得太遠我雖然看不清他的長相,不過我看卻清楚的感覺到他對我笑了一下。

我一個機靈,再看他雙手一用力,抽回了手裏的線,而陳琪盡然軟趴趴的倒了下去。

沒錯,就是軟趴趴的,那樣子就像是身體內的骨頭都被抽走了…

“啊!”

最先發出尖叫的是她身邊的一個女生,因爲陳琪正倒在她的身上,她開始以爲是誰的衣服或者什麼,回頭看到是個人,正想說什麼,卻發現了那人的不對勁…

我再擡頭看那個男鬼時,卻見那團線已經慢慢的落在了那個尖叫的女生身上。

我一急,趕緊跑過去,可是因爲食堂人本來就多,加上突然的混亂,一時間根本擠不過去,等我到了陳琪身邊時,那個尖叫的女生已經不見了…

我四下看了看什麼都沒有,就連那個男鬼早就不見了蹤影。

而地上只剩下一張沒有了骨頭支撐的人皮…

胃裏一陣翻涌…

因爲發生這樣的事情,警察很快也來了!

“莫警官!”小冉很興奮。

我卻提不起精神,必須儘快找到那個女生,否則她的下場會和陳琪一樣。

我正要跟莫北春打招呼沒想到他先走了過來。

“嗨,柯南!”

我…

小冉愣了愣,隨即捂着嘴笑了。

我瞪了一眼莫北春:“你還有心情開玩笑!”

莫北春乾笑了兩聲,又趕緊變得嚴肅起來,應該是注意到周圍同學的眼神了。

我把看到的事簡單跟他說了一下。

莫北春神情也越來越嚴肅:“我去調監控!”說完急匆匆的走了。

我和小冉從食堂出來,小冉推了推我:“小顏,你真的看到了?”

“嗯!”剛剛也是情況緊急,竟然忘了支走小冉。

小冉臉色有點白,不過更多的是興奮:“你有陰陽眼啊?”

“嗯!”我嚥了咽口水,有點不好的直覺。

“太酷了!”

“…”

“你不害怕嗎?”我問。

“怕什麼呀,我又看不到那些東西,你看到提醒我一下就行了啊!”

呃…小冉果然是個很特別的女生。



莫北春打電話來的時候,我正窩在沙發上看電視。

“名偵探柯南?“莫北春的語氣明顯帶着調侃。

“你纔是死神,有什麼話快說!”

“那個女生找到了!”

“哪個女生?”

“還能有哪個?”莫北春反問。

我唰的坐起來:“你說那個女生找到了?她在哪?”

莫北春笑了一下:“我就知道你有興趣,放心吧,她沒事,好的很呢!”

我的心卻提了起來,莫北春說好,我卻不這麼認爲,如果那個男鬼還沒離開她,那她很快就不會好了。

“你在哪?”

“我就知道你感興趣…”莫北春的話剛說完,只聽電話那頭傳來一陣鬧哄哄的聲音。

“頭兒…你…你快看!”

“那是什麼?她在幹什麼?”

“快,快救人!”

“…”

“小蘇先不跟你說了!”莫北春說完就掛了電話。我看了看錶,心跟着提了起來,那個女生肯定是出事了!

再也沒有心情再看電視,抱着手機等莫北春的電話。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莫北春才又打過來。

“出什麼事了?”我急問。

“那個女生死了,和食堂那個一樣,骨頭沒了!這一次她從6樓掉了下來,像一塊爛肉一樣…”

我的心就是一沉,同時胃裏又是一陣的翻涌。

“現在完全沒有線索了!”他說。

“只能等了!”

我也沒有了辦法,我們學校真是流年不順總是出事。 掛了莫北春的電話,我剛打算洗澡睡覺,可是忽然感覺門被人推開了…

隨之而來的是一股陰惻惻的氣息。

我直覺不好,急忙穿了衣服從衛生間出來,正巧看到我的牀上多了一團黑線。

那些黑線仔細看,竟然是一根根黑色的頭髮。

我瞬間明白了,其實白天男鬼盯上的人不是那個女生,而是我。

我記得景言之前給我畫了張符,就放在牀頭櫃的抽屜裏。

我看了看四周並沒有男鬼的蹤影,我小心的挪了幾步想去拿符。

可是耳畔卻忽然傳來一陣陰惻惻的笑容。

那笑容尖利刺耳,雖然是一個男人的聲音,卻怎麼聽都帶着幾分陰柔。

我知道,那個男鬼就在我的身後,我嚥了咽口水,心都快跳出來了。

“你想幹什麼?”我問。

男鬼陰惻惻的說:“我要你做我的玩具!”

我呸,我暗罵了一句。

然後向前就跑,可是男鬼似乎早有預料,一團黑線被纏了過來,一瞬間那些黑線就纏在了我的身上。

只要我動一下,渾身便會傳來一陣劇痛。

我腦海裏忽然出現今天陳琪的樣子,被抽去了骨頭,簡直太痛苦了。

之前覺得跳樓或者被掐死是一種很慘的死法,現在看來,這種死法似乎更恐怖一點。

景言不在,我真的要死了。

“嘿嘿嘿!”男鬼笑了一聲,隨即手指一動,纏在我胳膊上的線一扯,我的胳膊被擡了起來。

“很好!”

“你幹什麼,放開我,我男朋友很厲害,當心他回來打的你魂飛魄散!”我沒有底氣的威脅了一句。

豪門天價前妻 男鬼冷笑:“那你爲什麼要殺了襄兒!”

“襄兒是誰?”我完全懵叉了。

敢情是來報仇的,可是是不是找錯人了?

“襄兒是我的玩具,我最好的玩具!”他深情的說道。

只因當時太愛你 “我不認識什麼襄兒,你搞錯了,快放了我!”

“我沒有搞錯!”男鬼飄到我身邊,撥弄着手裏的頭髮。

等等,頭髮?

我忽的想了起來:“你說那把梳子是襄兒?”

他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她不只是梳子,她也是我的襄兒,我最愛的襄兒!”說着盡然哭了起來,邊哭邊牽動了手裏的頭髮…

身上傳來陣陣疼痛,疼得我幾乎都要昏過去了。

同時我感覺自己的意識,漸漸的剝離了。

迷迷糊糊間客廳忽然多了一股巨大的陰氣,房間瞬間被黑暗籠罩,接着便是那個男鬼的一聲慘叫,然後疼痛似乎減輕了…

客廳似乎站了一個人,一個被巨大的黑氣包裹的人,迷迷糊糊間只聽黑影輕聲道:“雪兒,真的是你麼!”

我就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我做了一個夢,一個在殯儀化妝師,因爲職業的關係一直沒有女朋友,後來終於娶了一個老婆,老婆嫌棄他的職業晦氣,一直叫他辭掉工作,可是他卻不肯。

於是老婆揹着他找了別的男人。

他一氣之下離了婚。

他變得越來越沉默,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裏,與屍體爲伴。

漸漸的他發現,他愛上了這些屍體,他覺得屍體是很聽話的,她們不會對他大吼大叫,不會給他戴綠帽子,不會嫌棄他。她們任由她親吻,撫摸,無論他做什麼,她們只是靜靜的躺着,逆來順受!

他覺得只有和她們在一起他纔是個真正的男人…

他之前在火葬場養過一具屍體,還是一個道士告訴了他養屍的方法,他的道行淺,養了好久,好不容易有點起色,可惜卻突然功虧一簣,不知道什麼人吸走了屍體陰氣,屍體沒過兩天就腐爛了。

他沒有放棄!

每天繼續幫她們化妝,給她們梳頭…

久而久之,那把一直給女人梳頭的梳子竟然有了別樣的變化,然後一股頭髮從梳子上開始蔓延,纏住了男人的脖子…

醒來的時候已經中午了,我揉了揉發疼的頭,忽然想起了昨天的那個黑影。

那是誰?

他是真的存在還是我做的夢?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看到景言發的微信,說他們今天回來。

我趕緊起牀,吃了點東西,洗漱完畢,把那件鵝黃的漢服拿了出來。

又化了一個淡妝,綰了個簡單的髮髻,做好這一切已經天都快黑了,我坐在牀上緊張的等着景言。

心情忐忑的不行,可是越是等人,就越覺得時間過的實在是太慢了。

就在我等的快要睡着的時候,我聽到門口傳來了鑰匙開門的聲音。

我趕緊整理下頭髮和衣服,從牀上下來,站在客廳裏,我想他一定會大吃一驚的。

果然,門開了,景言興沖沖的走進來,看到我時,臉上的笑容卻是瞬間的僵住了。手裏的一袋水果也掉在了地上。

“景言!”我叫了一聲。

心裏美的不要不要的。

景言的臉色突然變得有些沉沉的,眼睛裏滿是我看不懂的情緒。

“景言,你怎麼了?”我終於察覺了不對。

景言卻幾步走到我跟前,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

“任雪,果然是你!”他的聲音冰冷又憤怒。

“景言你幹什麼,我是蘇蘇!”我掰着他的手,內心滿是疑惑和害怕!

景言這是怎麼了?

任雪是誰?

“你…爲什麼要殺我?爲什麼要把我釘在冰冷的地下一千年?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痛苦!”

景言的情緒幾乎都要崩潰了。

“說,爲什麼?”他雙眼赤紅惡狠狠的盯着我的臉問。

我眼淚瞬間落了下來:“景言,你怎麼了?我是蘇蘇啊,不是什麼任雪!你放開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