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頓時感覺恐懼,他給我一種極強的壓迫感,我永遠猜不透他在想些什麼,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夜無歡對著我笑,而我笑不出來。

他的聲音很冷,很輕,「給你一個選擇,你要不要選你師父死呢?如果沒有猜錯,今晚你的那位可愛的師父就會來救你了。可惜他帶不走你。」

我警惕的看著他,問:「你要做什麼?」

夜無歡愉快的說:「給你兩個選擇,第一,焚青教殺掉姜流,第二你加入焚青教,我給你小聖女之位。」

我腦海中一片空白。

加入邪教組織……

從此成為一名妖女?!

成為姜流師父最鄙夷的那種邪門妖女?

但即使是成為姜流最討厭的那種人,我也要讓他活下去。

一定要活下去!

我摩挲著手裡的那個銅戒,姜流師父知道了會原諒我的吧……

這個銅戒是我娘親給我的。

那是我娘親的嫁妝,我哭著鬧著想要,娘親不給我。

阿爹和阿娘不喜歡向我道歉,即使真的是他們做錯了,他們也不喜歡向我道歉,也許是為了面子吧,也許是因為我是他們的女兒,所以他們覺得不需要吧。

他們唯一向我道歉的時候就是他們死之前,阿爹哭著說:「對不起,什麼都沒給你留下,田地、家畜都賣了。」

是的,那是一場偽裝成瘟疫的投毒事件,很多水源被污染了。想要治病只能花很多錢很多錢,所以田地、家畜還有阿娘的嫁妝都賣了。可卻只有我一個人活了下來。

阿娘並沒有把所有嫁妝都賣了,她還給我留了那個銅戒。

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什麼都不要,只要他們活著。

我的雙親也好,姜流師父也好,我只希望你們好好活著。

我明知道夜無歡只是為了讓姜流師父痛苦,我明知道夜無歡只是為了讓姜流師父眾叛親離,被信任的人背叛,體會一下什麼叫做生不如死,……可我別無選擇。

夜無歡是個BT,喜歡讓別人品嘗一下他曾經受到的痛苦,被信任的人背叛的痛苦。他同時也是個魂淡,喜歡誅心的混蛋。

……可我卻無法違抗他,因為我力量不足以違抗他。

夜無歡一揮手,一道勁氣襲來,我面前的柵欄頓時碎裂成無數碎片,在秋風中紛飛,小小的木屑在月光的映襯下竟然像是閃著熒光的螢火蟲。

我耳邊是木屑碎裂的聲響,那一剎那間,我感覺自己像是一隻蝴蝶,無力飛過滄海。

夜無歡哈哈大笑,他的笑容溫柔而愉快,他的笑聲也很溫柔,他對我伸出手,「歡迎我們焚青教的小聖女——妙妙!」

一切如他猜的沒錯。

他最擅長的就是操控人心。

他知道我會怎麼選擇。

我淡淡握住他的手,慢騰騰走出碎裂的地牢。

「教主!!有人夜闖我們焚青教總舵!!」一看起來就知道是NPC的弟子如是說。

說完那NPC弟子還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嘴裡嘀咕著:「這階下囚咋出來了?」

我瞅了一眼這路人樣貌的NPC弟子,衣著普通,台詞普通,估計不到兩回合就會被夜闖焚青教總舵的姜流師父滅掉。

可我沒想到是被夜無歡滅掉的……

夜無歡甚至連衣角都不沾血,我甚至沒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那弟子就噴血倒下了。

那弟子倒下的時候也是給我十足的NPC感覺!

這貨就是個NPC.

根據看過的話本,重要角色不會死得這麼快,他死之前肯定會便吐血邊說一大堆廢話,不會像這NPC一樣二話不說就閉上眼睛。

我:親,你倒是說幾句再掛啊!

夜無歡是故意在我面前出手,他為了讓我確信他有能力立刻殺掉姜流師父。

風月不相關 夜無歡仍然微笑,道:「竟敢稱呼小聖女為階下囚,死罪。」

我:……

他帶我走上祭壇。祭壇是焚青教的祭壇。

高聳入雲的紅柱子,無數銀鈴隨風飄蕩,發出悅耳的清脆之音。

祭壇四周,松柴火把熊熊燃燒著,照亮了整個祭壇。

明月高高掛在天際。清冷月光灑下來,照上祭壇中間一座石碑,石碑上刻著「仁德載物」,在月光下發出竟然發出閃閃金光,這不由得令人肅然起敬。

夜無歡站在石碑前,面對著眾多弟子,道:「傳令下去,妙妙歸入我教,成為我教大小聖女之一的小聖女,將師從大聖女向晚,以後見大小聖女如見本教主!違令者斬!」

「是!」無數人的聲音,震耳欲聾。

向晚,日後向晚這個魔教妖女大概就是我的師父了吧。 秋風起,無數的火把搖曳。

我仔細看著沒舉火把的人,如果沒猜錯,姜流師父絕對不會拿火把的。

眾位弟子說完是之後,均是下跪,口口聲聲道:「教主聖明!祝教主日月同輝,千秋萬代,大小聖女千秋不敗!」

我:……

這活脫脫的就是邪教吧!

這嚷嚷個沒完沒了,這就是洗腦吧!!

這一股撲面而來的魔教既視感啊!

「我今日要多個徒弟么?我怎地不知道?」聲音悅耳,明顯的女音,甚是好聽。

我估摸著,多半就是那位大聖女向晚了。

我聽說書人說過這等妖女,據說她簡直是狐仙轉世,全身魅的不行,一個眼神就能讓男人心甘情願去死,無數少俠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總之說書人把她說的簡直是不堪入目,是那種只能靠魅惑男人的女人。

初見這向晚,我相信她真的能魅惑男人。

因為幾個小弟子紛紛面帶桃花,含情脈脈的盯著向晚。

我:……

不用這樣誇張吧!小騷年們快把你們急切而貪婪的目光收起來好么!別給我們焚青教丟人啊!!!

知道君子和流氓的區別嗎?流氓會在美女面前流口水,而君子會咽口水。騷年們,你們能不能咽口水啊!不要把口水流水了好么!

一時之間,祭壇寂寂無聲。

借著火光,我首先看到向晚的衣著,果然很有魔教風格啊!

暴露!

暴露!

這兩個字完全概括了她衣著的特色啊啊!

苗疆特色的抹胸、短裙,脖子上掛著苗族特色的項圈,手腕上是幾串銀手鐲,還穿著披風,光著腳丫,左腳腳踝上還帶著銀鈴鐺……

我盯著她看了很久……

菇涼!!這是秋季沒錯吧!!

秋風瑟瑟沒錯吧!你穿這麼少不冷嗎?!你的小肚子不冷嗎?不會感冒嗎?!

還有你的小腳丫不冷嗎?光著腳一步一步來到這祭壇……你的小腳丫沒問題嗎?不穿鞋子真的好么……

只有那向晚一步一步走過來。

每動一下,銀鈴便發出清脆的響聲,彷彿要把人的魂兒勾去似的。

眾人不說話。

那向晚目光極冷,似乎是在微笑,可眼底卻冰冷無比,道:「教主,你今日是要硬塞給我一個徒弟?」

夜無歡微笑,臉上一副愛憐無限的神情,道:「你這麼美貌的女子,一身本事也和你的美貌一樣漂亮,不找個傳人,多可惜。」

我:這特么惡寒!誰要成為臭名昭著的魔教妖女傳人啊!!

勞資不願意啊!

我不願意傳的和她一樣好么!這麼少,冬天會冷死的好么!

向晚走過來,髮絲隨著秋風在月光下飛舞,髮絲的香氣隨著秋風傳送到眾多弟子的鼻尖,那些弟子頓時醉了。

而她腳踝的銀鈴也隨著她的走動而發出清脆的響聲。

我:太丟人了!

你們這些魔教弟子就不能有點出息嗎?

向晚卻是沖著我冷笑,道:「可是,我不知道她有沒有資格呢!」

夜無歡斜睨向晚,道:「你可以試試她有沒有這個資格。」

向晚突然笑了,只不過她的笑永遠都是那種譏諷的笑,道:「這麼說,試試是可以的,在試試的途中她死了也是可以的?」

夭壽啊啊啊!

什麼叫做試試的途中我死了也是可以的啊啊啊!!

你這麼說分明是想待會兒試試我身手的時候宰了我吧!

沒錯吧!

夜無歡留著我的小命還是有用的,他不會答應的!

夜無歡開口道:「好。」

火速打臉啊!!

好你妹啊!!

不良大小姐 一點都不好啊!

人家要殺的不是你,你好個毛線啊啊!

向晚拿出一把細長的長刀,沖我譏笑道:「來,讓我試試。」

試個球啊啊啊!

怎麼看你都不是試試的樣子好么!你是想殺我的吧!!沒錯吧!

你的刀怎麼是黑色的啊啊!不會有劇毒吧!!不會吧!!

向晚補充道:「小心哦,我刀上的毒見血封喉。」

又是火速打臉啊!

你妹的!

你就是想殺我吧!

你的畫風怎麼看都不是試試的好么!

向晚兩手持劍,虎虎生風的站在那裡,美是美,就是畫面有點不搭!

畫面太兇殘了吧!!

我拔出破鐵劍,尋思著:這妖女成名已久,我不信她手裡沒點真本事,先下手為強……但好像根據我看過的話本,先下手的好像都是比較弱的……

不管了!

這麼一想,手持的長劍便如疾風驟雨般狂砍亂劈,以攻為守,完全不要命的攻擊,不給對方迎擊的機會。

向晚像是花蝴蝶一樣穿梭在劍影之間,避開之後還好整以暇的拿著長刀稱讚我道:「好身手!倒是個墮入魔教的好苗子!」

完全打不到啊!

她還沒還手啊!

我跟隨姜流師父學過很多上乘劍法,也算是道家弟子,本事還是有的,可還是打不過啊!向晚在劍影中穿來插去,趨退如電,來去自如,一個瞬間就逼近我,長刀猛然砍過來。

速度很快!

這給我的感覺的確是想要了我的命!

蓋世小村醫 菇涼你果然不是說說的啊!

你果然是想要我的命啊!

『砰』我拿著劍死死抵住她的刀,一時之間,我的虎口都快麻了,而她的長刀離我的脖子僅僅是一線之隔!

百日盛寵:總裁的絕色小妻 見血封喉的毒刀啊!

她刀上有毒啊!

「砰!」驚變四起,一個黑影猛然掠過來,一手抓住我的手腕!

熟悉的手。

熟悉的聲音。

「是我。」

嗯,是姜流師父。

我用餘光看到夜無歡嘴角微微揚起。

向晚譏笑,幾枚銀針飛出,快如閃電!

好快的速度!

我微楞之際,姜流師父便抓著我的手,而我的手裡抓著劍,師父一橫掃,我的劍就掃下那些毒針,並順勢砍在那把劈過來的長刀上!

火光四射!

我們三人直盪了開去!

「有刺客!有刺客!」魔教弟子慌忙大叫,一時之間幾位膽大的弟子紛紛拿著劍砍過來!

姜流師父依舊站在我背後,抓著我的手腕,我的手裡依舊握著劍。刷刷刷,姜流師父一劍橫掃兩個弟子,一腳踹中後面一個。

向晚譏笑,「什麼正道,我最討厭啦!去死吧!」 我看得出來,她要動真格的了!

向晚本來打算殺我們,可她現在卻沒動,因為她知道她背後有人。

轉過身來,她看著自己背後的人,譏笑道:「小君離,居然是你,許久不見,沒想到再見面你倒是充滿了殺氣啊!」

君離不答,一劍就砍過去,這一劍之勢仍是凌厲驚人,向晚大意不得。

姜流師父抓著我站在石碑之上,微笑道:「多謝君離兄今日相助,君離兄不可戀戰,我們走。」

風雲緣2 君離急忙退開,若有若無的看了一眼夜無歡,抬頭看向石碑上的我和姜流師父,道:「走。」

我:「對不起,我不走。」

夜無歡微笑。

秋風吹得他黑衣飛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