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我雙手臂全部衍生出來了黑色羽毛的附着物,我也將狀態調整到最佳,如同岩石般掃向站立不穩的落葉,直接將其踹飛起來,重重的砸在那副木頭桌子上,巨大的重力將桌子撞擊了個粉碎,我嗚嗚聲音如同在深層的地底下發出,也像是來自幽冥地獄般“落葉前輩,你或許想不到有這麼一天吧?是的,我也想不到。”


我如同幻影一般快速移動過去,一拳砸向落葉的胸口“但,從你們殺害整個古河村的人,從你們間接性的殺死了我的爺爺,從你們將我爺爺的屍體毀掉……你們就應該知道會有這麼一天!是的,這麼一天來臨了,就是現在!”我雙眼冰冷沒有絲毫的溫度。

“你、你、你不是龍空!”

落葉被眼前的這個如同怪物一般的人嚇傻了,這個人給他的感覺要比在與天地神邪教組織交戰中那個蝙蝠之王還要強悍,因爲他的身上散發而出的是亙古邪惡的氣息。

“不,我是。”

我將頭慢慢的低下去,睜着一雙暗紅色陰冷的眼睛看着落葉。

落葉不顧胸口和全身的劇痛,近距離看着這個被黑氣卷裹,半截身子冒出黑色如同鱗片的羽毛,後背張着一對透明、鋒利而又堅硬的翅膀,這是一

個怪物,更像是西方神話裏的暗黑天使:“你、你真的是龍空?”

“對!”

我將滿口吐血的落葉拽起來,雙手再次發力將手指慢慢的刺入到落葉瘦小而又幹癟的身體裏“我不會殺你,請你告訴我,你們這麼做到底是爲了什麼?”

“你的爺爺?”

落葉臉色煞白如同一張在白熾燈下的紙,鮮血的流失讓他更加的虛弱。

“是的,龍箕子就是我的爺爺,難道你這麼快就忘記了?”

我凝視着渾身顫抖的落葉“不要掙扎,我不會殺你,我只是想知道爲什麼?說!”

“嘎嘣嘣。”

落葉身上再次發出了骨頭斷裂的聲音,他咬着牙在強忍着,忽然輕笑起來“我就知道你這個逆天改名之人身負厄運,必會反噬我們,唉,只是我不知道這麼一天來的這麼快。”他慘笑着看着我“龍空,即便我告訴你又當如何?你改變不了什麼的,我勸你還是離開這裏,離開這個國度,即便你空前強大起來,也扭轉不了局面,因爲你永遠都是那麼的渺小!”

“那麼你承認是你們殺了古河村全村的人?”

我嗚啦的聲音有些沙啞。

“是的,是我們殺死了所有的人,包括你的爺爺。”

落葉因爲我手上用力,嘴角流出了更多的鮮血,不過他的嘴角依然掛着殘酷的微笑。

“爲什麼?”

我冰冷的問道:“回答我!”

“因爲他們都該死,全部都該死,包括龍箕子、阿古諾伊,若不是他們,此刻天下大統,我們玄門正道定當光耀四海!”

落葉忽然提高了嗓門,並且無比嘲諷的看着我“包括你龍空,也該死,若不是看你還有用處,不知道死了多少次,現在也輪不到你站在這裏給我說話。”他徹底的撕開面具,露出了真實的面目。

我嘴角上揚,嘴角露出了殘笑,迅速擡手,一隻手卡着落葉的脖頸,一隻手抓着落葉的肩胛骨將他整條手臂一下子撕扯下來,鮮血疾射當空,噴發出很遠“這纔是你真正的面目,對麼?你說的也對,都該死!”

(本章完) “呃…啊!”

落葉受不了疼痛,慘叫了一聲,他臉色由白徹底的變成了蠟黃,現在的他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你休想從我這裏得到什麼!”他還想保持那種嘲諷的微笑,但,現在的他已經提不起絲毫的力氣。

“你的意志力真的很堅強,你不說我也不會勉強。”

我說着話迅速的換手,用力將落葉的另外一隻胳膊也給硬生生的撕扯掉一半“我知道不是你一個人殺了所有古河村的人,但,你現在要清楚,你這是在爲他們所有人受罪,我不過是想知道事情的始末。”

“呵呵。”

落葉滿頭的汗水夾帶着血水流了下來“龍空,你太幼稚了,我根本就不會告訴你什麼,給我個速死吧!”

我瞪着落葉,用力的將他那條連着一半的胳膊也給扯斷下來“速死可以!”

“啊!”

落葉再也受不了,所有的疼痛讓他處在崩潰的邊緣,即便是他用雄厚的浩然正氣做屏障保護,也只能保住內部的器官組織不受傷害。

“砰砰。”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我的心一下子提在了嗓子眼,迅速回頭看着黑氣之外的那扇門,落葉喉嚨裏發出了咦咦啊啊的聲音,他想要大聲說話,但,被我用力的卡着脖子捋了下去。

外面沒人說話,我在想來人是誰,會不會是古家的哪位高人,就在我決定拼一把的時候,敲門聲再次響起,並且傳來了一個聲音“落葉前輩您沒事兒吧?我聽聲音您像是病了,要不要緊?我照老爺子的吩咐給您們送來了清茶……”

原來是一個僕人,我稍微定下神,卡着落葉的脖頸,拖着他走到了門口,恢復了下面容,不過嗓子依然沙啞“進來吧,落葉前輩有些不舒服。”我讓狐狸姐姐慢慢的撥開了門口的叉子。

“吱呀。”一聲,古式的木門應聲而開,一個人影出現在了門口“咳咳,這麼濃的血……”

“唰”

我抽出一隻手將其抓了過來,狐狸姐姐也快速的將那些往下墜落的託

盤和杯子卷裹了起來。

這個僕人的嘴巴剛張開,我一拳打在他的脖子上將其放倒在地,現在絕對不是憐憫任何人的時候。

落葉被我卡着脖子,生命已經到了奄奄一息的境況,儘管他不想死,但,就現在的這個環境而言,期望別人來救自己是行不通的,這個特殊的庭院怕是很少有人過來,落根,落根,他的心裏不停的在叫着這個與他一起長大的師弟的名字。

“說!”

我的聲音像是從喉嚨裏給擠出來一樣,眼睛完全凸出來瞪着落葉“告訴我,我會讓讓你速死!”我的手將落葉的脖子卡的很細“不要浪費時間,時間拖得越久你會死的很痛苦,若不然我真的會把你的魂魄弄得灰飛煙滅!”

“啊啊”

落葉喉嚨裏發出了渾濁的痛苦聲調,作爲玄門高人,他們身死不要緊,最爲重要的就是魂魄,若是魂魄不滅,他們絕對有把握在塵世重生。

“你被當成了工具,現在身陷囫圇,你所信仰的國家祕密組織怎麼不來救你?”

我手上不住的加大力度,另外一隻手的五根手指全部刺入了落葉肩膀的皮肉裏“在這個世上,沒有誰能可憐你,而幫助你的還是你自己,你要知道毀滅古河村,殺害我爺爺的兇手並不是你,你這樣死去,讓幕後的那些人逍遙的活着,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每年都爲你祭奠。”我隨後抽出手,舉在落葉的頭上,凝聚黑暗之氣慢慢的抽離他的魂魄“人生最大的痛並不是傷痛,而是活生生的被人剝離掉魂魄,你這魂魄凝聚這麼多的浩然正氣,一定會成爲陰間搶手的至陰之魄。“抽離魂魄!

這是玄門之道最爲痛苦的事兒,若是這般,他真的就活不了了,在生死邊緣,求生的本能讓他拋棄了所謂的信仰:“殺掉古河村的人全部是國家祕密組織的命令,具體的我們也不知道,我們也只是執行命令罷了。至於你的爺爺,不是我們殺死的,他的屍體我們一直都沒見到。”

“不,你在欺騙我,你眼神和言語告訴我你在撒謊!”

我手上再次加大了力度“玄門江湖的人

都知曉,齊雲山、古河村、亂墳崗隱藏着某種祕密,而你卻這般的騙我。”我背後的翅膀揮動,恐怖的黑暗之氣和蠱毒竄入了落葉的身體內,他的魂魄更是硬生生的被我抽出了一大半,他的意識形態也慢慢的趨向於模糊。

“嘎嘣嘣”

落葉肩胛骨的骨頭徹底的碎裂掉,他狂噴出一口鮮血,因爲魂魄被抽離了一半,他的身子也趨向於疲軟。

“落葉前輩,我不希望這是與你最後一次談話,我所知道的信息已經夠多了,你不要再騙我,最終的結果只是你在活活的受罪。”

我冷言道:“我的忍耐已經快要被你消磨殆盡,告訴我,到底是誰指使你們殺死那麼多的古河村民衆;你們到底爲了什麼樣的祕密;爲什麼在古河村出了事兒之後用強大的玄門陣法將周圍的區域給徹底隔離;到底是誰毀掉了我爺爺的屍體;我的婆婆阿古諾伊在哪裏,你們是不是囚禁了她?是不是國家祕密組織幕後有一個恐怖的另類存在?”我的忍耐真的早已磨掉,若不是我怕吵醒昏睡的落根還有那些古家的強者,我早就搖動手搖鈴將落葉給操控起來。

“是的,齊雲山那片區域蘊藏着數千年甚至是萬年歲月都不曾磨掉的祕密,在人類國家還未形成的時候,它已經存在,包括那片亂墳崗,然,你的婆婆和爺爺一直在守護着那裏,守護着那裏的祕密,拒絕和任何人包括國家的交往,這讓我們心生惡念,不得之而殺之。”

落葉說話的時候身子已經癱軟在背後的一條椅子上“我可以清楚的告訴你,齊雲山深處隱藏着足以毀滅一切的力量,甚至能和陰間抗衡的力量,誰若得到就是名副其實的‘神’,超越天地萬物的存在,超脫生死,你說能不讓人垂涎?而固執的阿古諾伊卻不自量力竟然與我們國家祕密組織抗衡,這讓我們產生了無盡的殺意,而這殺意也席捲了整個古河村。你的爺爺究竟是如何死的,我不清楚,但,他的屍體,我帶回去後送給了一個你惹不起的人。告訴你這些,也是無用的,所謂的那個國家祕密組織背後的存在也是虛構的,他是根本就不存在的!”

(本章完) 我靜靜的聽落葉講完,並未因爲激動再動手,而是瞪着一雙暗紅色的眼睛瞪着他“爺爺的屍體帶給了誰?還有,你還未告訴我婆婆到底在哪裏?”

落葉眼神開始渙散起來,他慢慢了閉上了眼睛,像是在想某件久遠而被埋葬的事情,最後他並未睜眼淡淡的說道:“給了我的師父,他又將其帶到了哪裏,我一無所知,所謂的毀屍滅跡我也是根本就不知道。阿古諾伊確實被我們給囚禁了起來,她的處決交給了國家祕密組織背後的那股勢力,我並不知曉,而我也不過是一枚旗幟。”

而後,他慢慢的睜開一雙沒有任何活力的眼睛“龍空,我知道你會殺了我,絕對不會放過我,對麼?”

面對落葉的詢問,我第一次出現了遲疑,有些呆滯的看着他,最終還是陰冷的擠出了一個字“嗯。”

“呵呵。”

落葉的聲音細弱蚊聲,他的笑聲裏充滿了慘淡和絕望,他低頭看着地上的一灘血水和斷掉的胳膊“我就知道,我們之間可謂是深仇大恨,古河村的土地和河水養育了你,你怎麼不爲他們報仇呢?換做是我,我也會這麼做,絕不留任何的後患。你若放過我,我更會組織人去全力擊殺你,因爲我落葉是一個有仇必報的人。”他擡眼仔細打量着這個快速成長起來的年輕人“你的變化太快了,快到讓人無法想象。”

我慢慢的鬆開卡着落葉脖子上的手“我會爲你找一塊風水寶地厚葬你!”

“謝謝。”

落葉在我鬆開手後,整個人癱軟在椅子上“你是鬥不過國家祕密組織的,更別說他背後的那股勢力,古河村那些死去的人魂魄都被集中在了一個祕密地方,而這個地方,只有京都某些高官才知道,我所知道的也就這麼多,龍空,給我一個痛快吧,我們認識也有差不多兩年了吧,死在強者手裏,我無憾,唉,終於可以對這個塵世說再見了!”他的眼睛裏留下了渾濁的淚水,竄進那些聳拉的皺紋裏,讓人禁不止一陣傷感。

“動手吧,你若不殺我,我必

當報仇。”

落葉言語變成了之前的溫和“但,我求你,放過我的師弟落根!”

“嗯!”

我含糊不清的說了一個字,隨後把頭扭向一邊,我現在竟然也有些心軟,腦子裏浮現的是落葉對自己的好,這個看似的慈祥的老人,我今天卻要手刃了他,現實真的很殘酷,太過於殘酷了。

對於他的話,我大多是信的,也正如他所言,我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放過他!

“塵歸塵,土歸土,秋風枯葉訴悲苦。”

落葉不緊不慢的說了這麼一段話“終於解脫了,送我上路!”

“狐狸姐姐,動手!”

我單手緊抓着落葉的魂魄,忽然一陣風過,白色的身影一閃,迅速的從我手裏抓着落葉的魂魄給張嘴吸食了。

而後,落葉單薄的身體慢慢倒在了地面上,他的嘴角掛着笑容。

“走好,落葉前輩!”

我慢慢的閉上眼睛嘆息一聲。

落葉的老師,就是那個身穿紫色長袍的老者,他給我的感覺一直都是強橫的,這個人極難的對付,落葉已經上百歲,更何況他的老師,這個變態怪物到底活了多久我還不知曉。

我有信心與他一戰,但,也是拼盡全力與他單對單,他一定身負國家官位,手下的強者一定不少,想要與他單打獨鬥,幾乎是妄想。

更何況他在國家祕密組織處於頂端的地位,要與他單面接觸,太難了。國家祕密組織一定掌控了很多禁忌祕法,這個紫青一定有最後的殺手鐗。更讓我憂慮的是,落葉所說的那個祕密組織背後的勢力,這個勢力一定也很強!還有那些京都的高官.

我發覺前路是一條充滿坎坷和血腥的道路。

忽然,我想到了落葉之前所說,要帶我去長白山見他的老師,這麼說紫青身處長白山,看來一切只有找到他再說了。

在這之前,我必須要把自己包裝起來,自己能變身的事兒絕對不能暴露出去。

經過一系

列的猜想和設定之後,我當務之急就是處理手頭這些事兒,我該何去何從?

逃跑是不行的,這樣的話一定會引火燒身,所有的仇恨都會集中朝向我。

現在我必須要想出一個完全之策,當我把濃厚的黑暗之氣吸收之後,隔壁房間裏依然能聽到羅根的微微打呼嚕的聲音。

“龍空,要不要把裏面那個老頭給殺死?”

狐狸姐姐眼睛裏透着無盡的殺意。

“別。”

我擡手拒絕了它“我們要放長線釣大魚,現在我們要製造一場事端。”

“什麼事端?”

狐狸姐姐經過和我長時間的相處已經對我身上的邪惡氣息和黑暗之氣熟悉了,它不再產生懼怕“你、你幹什麼?”它瞅着我又恢復到了那個惡魔的一般的模樣嚇了一跳“你不會要把古家的人趕盡殺絕吧?”

我搖搖頭“狐狸姐姐,你快躲起來。”

狐狸姐姐遲疑了下,還是按我說的,躲進了我事先準備好的黃紙盒子裏。

我從落葉身上抽出了一把符文劍,而後推開隔壁的房門,悄聲無息的走了進去,房間裏充斥着濃濃的酒味兒,落根還在睡着,他的酒未醒,也許在他思想裏,今天確實是一個高興的日子,他把古家當成了安全地帶,是的,古家也在京都,而京都是他們根據地之一,在這裏很少出事故,這也是他嗜酒的原因。

我輕微的揮動翅膀飛了過去,慢慢的舉起了手裏的符文劍,看着這個也許參與了慘殺古河村民衆的老頭,心裏莫名的泛起了殺意。對落葉我還有那麼一絲的情感,但對這個從未謀面的落根,我會毫不憐惜的殺死他,但,現在他對於我來說,還是有用的,畢竟我還要靠他來找尋他們的師父紫青!

我將渾身的氣息收斂起來,用力將符文劍劈了下來,夾帶着怒吼的陰風。

“呼!”

正在酣睡的落根聽到風聲快速的從牀上翻起,儘管此時眼前模糊,但還是動作迅速,怒吼一聲“誰?”

(本章完) “唰!”

我冷眼看着他直接揮劍照着他的脖頸砍了下去,快要到他脖子時,故意放慢了速度,落根順勢一躲,鋒利的符文劍直接劃過在他的胸前留下一道深深的血口子,鮮血和刺痛感讓他酒醒大半不住的大吼“來人啊,有刺客!”他有些慌亂的在地上滾動,眼前這個怪物讓他心生懼意,驚恐的四周閃躲,不知是不是酒精麻痹了他的大腦,居然忘記了召出自己的鬼類。

“砰”

我快速移動過去,一腳踢向他的肚子,將其徹底踢飛起來,將木質門一下子撞擊了個粉碎,在地上哀嚎不斷。

我也移動出去,但並未對他下殺手,我估計要不了多久古家的人就會到來,而後揮動翅膀帶動一陣颶風,將落葉卷飛出去,整個房間也被攪的大亂,隨後一飛沖天將整個瓦屋頂都給掀翻。

此時的古家大院也亂了起來,有很多聲音從遠處朝我們居住的這個庭院聚攏過來,幾個老者召出自己的鬼類奔跑在最前方“快,快……”

古家人甚至調動了大批的精英子弟從左右兩側暗抄過來,儘快抓着所謂的刺客,更大的目的卻是保護落葉等人,若是國家祕密組織高層成員在自己家裏出現傷亡,那麼他們必當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呼。”

我煽動一對翅膀飛起來,冷眼看着朝這個庭院聚攏的古家人。

“快看上空,有怪物!”

在幾盞大探照燈的照耀下,我如同惡魔一般的身影出現在衆人的視野裏。

“天吶,這是什麼東西?”

古家最前面奔過來的幾個老者都忍不住驚叫起來,這個長着黑色羽毛和翅膀的怪物,讓人看着心裏發怵。

我沒說話,儘管燈光很亮,在這種面具的襯托下,他們根本不可能發現會是我,等他們靠近,我扇動翅膀,磅礴的恐怖氣息直接朝四周擴散開來。

“呼啦啦,咔咔…”

周圍不時的發出巨大聲響,房頂全部被掀翻,樹木不停的搖擺甚至出現了中間斷裂的現象。

“怪物!”

狂風如同巨浪一般將衝過來的古家人呼飛了出去,隨後,我又

扇動了幾下翅膀,將這個庭院徹底的給摧毀,在一片吵雜之中快速的在空中盤旋幾下,緊跟着隱蔽在暗處,趁着慌亂用黑暗之氣將自己卷裹起來,在暗黑的樹木叢中迂迴到了坍塌的大廳內,並且用手照着自己的肩膀拍打了一下,假造自己重傷的樣子,隨後躺在了一片雜亂的木質之下。

“追!”

古家的人命令大批人朝我墜落的方向追來,我的樣子讓他們想起了那個曾經在兩大組織大戰中恐怖的蝙蝠之王,他們不敢多想快速的跑進了大廳之內“落葉、落根兄臺,龍空賢侄你們沒事兒吧……”

庭院外的一幫人順着那個怪物墜落的方向追去,卻什麼也沒尋到,古風拎着符文劍大聲命令家族裏的子弟仔細搜查,他內心憤怒無比,竟然有人在他新婚之夜大鬧古家,簡直是無法無天。

庭院內,一幫子古家老者不顧一切的衝進大廳,先是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一個僕人,隨後纔看到斷了雙臂滿身血的落葉,一些碎木落在他的身上,讓他的屍體看起來更加的悲慘。

“落葉兄臺!”

古家的那個老者急速的飛奔過去,趕忙扶着落葉,然,冰涼的感覺讓他心裏猛地一震“落葉死了!”他顫抖着手試探性的伸到落葉的鼻子底下,隨後整隻手無力的垂了下來。

“落根前輩!”

一個古家的中年男人在被亂木埋藏風廢墟中找到了上半身被血染紅的落根,此時的落根意識稍微有些清醒,抓着這個中年男子無力的說道:“我師兄呢?”

“落葉前輩他…”

這個中年男子朝後抽了一眼,喉嚨涌動了下下半句話沒說出口。

“噗!”

落根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他最爲致命的傷就是我揮動翅膀將雄厚的黑暗之氣強勢灌入他胸口的傷口之內,經過這段時間的侵蝕他已經出現了力竭的表現。

我留他活命,不代表不重傷他。

“龍空,龍空…”

最終有一個人在裏面門口位置發現了我,此時的我也被木框掩埋着,我渾身也是一片血跡,睜開了眼睛隨後昏迷過去。

第二天上午,經過醫學藥物

的治療,我和落根都恢復了些,但讓人悲恨的是,落葉被人活生生的殺死了!

這是很多人都不相信的事實,落葉死了,整個古家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古風結婚的喜慶早已蕩然無存。

古家大多數人都不敢相信這是事實,然而,落葉的屍體就擺放在他們面前的水晶棺裏。

落葉是誰?他可是國家祕密組織最高層領導者之一紫青的大弟子,無論放在那裏都是受人尊敬的。

Leave a reply